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二十章战(63)
    而事实上,他这还真不是开玩笑,这一趟单独行动,还真的有不少凶兽想把他当成美餐,只可惜那些凶兽的实力着实太弱了些。

    “不管怎么样,回来了就好。”关琳琳的脸上同样是笑意隐隐,心底的一块儿大石终于可以放下了。

    纪东不在的时候,她就是这支队伍当中最应该负起责任的一个,那个时候的他方才意识到纪东在这支队伍里面的意义。

    眼下纪东归来,她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那等感觉,完全不是用语言所能形容的。

    “纪东师弟,看你的表现,似乎收获不菲啊!!!”陆盛华的注意力一直在观察纪东的表情变化,从纪东的脸上,他看到了浓浓的喜意,不用说,纪东这一次外出,绝对是获得了不菲的收获。

    “哈哈哈,还是陆师兄懂我。”听到陆盛华之言,纪东再次长笑一声,这才稍稍正了正神色,“小弟幸不辱命,倒是斩杀了不少的凶兽,这一次内院之争的冠军,倒是不可能会被别人抢去了。”

    虽然并没有打算把自己的所有收获全都说出来,但坐实冠军之事,他还是应该跟大家分享一下的。

    “什么?纪东师弟,此话可是当真?!!”

    短暂的惊愣之后,所有人的神色都是变得有些兴奋起来,因为他们都是清楚,纪东绝对不会信口胡诹,而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这次内院之争的冠军,应该就是真的稳了。

    “别的不敢保证,但对于此事,我倒是可以打包票。”自信一笑,纪东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一边故作得意地道。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我们可以拿冠军了,我们可以加入到内院了!!”

    得到纪东如此保证,大家对于此事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怀疑,而一想到自己等人马上就能以冠军的身份尽数加入到内院,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喜悦的笑容,如果不是因为还在树上,他们恐怕早就已经兴奋得跳起来了。

    “对了,冷情姑娘,把内院赐予你的储物戒指借我用一下,我稍后再还你。”说话之间,纪东突然将目光段向了韩冷情,一脸笑意地道。

    “这………纪东公子可是想分我一些猎物?如果是的话,我看就不必了。”听到纪东要借自己的储物戒指,韩冷情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却是并没有把戒指交出来。

    她心思通透,哪里看不出纪东的想法,只不过,她并不想让纪东把猎物分给她,因为这样有可能会使得秦都大学的成绩受到影响,如果真的是因为她而耽搁了秦都大学,那她可真的不好意思了。

    “呵呵,冷情姑娘此言差矣,大家既然能够聚到一起,这本就是一种缘分,而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也有为这支队伍分心费力,这是你应得的。”说到这里,他也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继续道,“冷情姑娘放心,我这次收获甚丰,就算是分一些猎物给你,对我们来说也是毫无压力。”

    他这次的确猎杀了太多的黄金级凶兽,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那一头黄金级六段的家伙,其实就铁定能够保证夺冠了。

    “这…………”听纪东这么一说,韩冷情还想拒绝,但见到纪东皱起来的眉头,她知道,自己若是再拒绝的话,那就显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一切听从纪东公子的。”话落,她这才摘下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递到了纪东的手里。

    “嘿嘿,这才对么!!”见到韩冷情递过戒指,纪东不禁满意一笑,说这边是将韩冷情的储物戒指贴在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上面,将里面的凶兽转移给了对方一些。

    “好了,这些凶兽应该足以让冷情姑娘排进前列,加入到内院应该没什么问题。”分好了凶兽,纪东随手将戒指递换给了韩冷情,却是没有丝毫的心疼之色。

    “多谢纪东公子,小女子感激不尽!!”重新将戒指收好,韩冷情赶忙对着纪东欠了欠身,脸上尽是一片的感激之色。

    坦白讲,纪东着实没有义务这么做,而既然纪东做了,她自然需要在内心深处感念纪东的好。

    她倒是没有去看纪东转给了自己多少的凶兽尸体,不过既然纪东说可以让她排在前列,那么她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日落月升,大秦王朝的内院之争,转眼间便是过了十日时间。

    这十天的时间里,参加内院之争的众多队伍,恐怕全都过得不怎么安逸,损兵折将的情况怕也是数见不鲜了。

    无疑,秦都大学的情况一定是最好的,因为有纪东的存在,秦都大学并没有出现减员的情况。

    这几天的时间里,众人并没有继续猎杀凶兽,而是干脆在镇狱山当中四处游玩,欣赏着镇狱山当中的另类风景。

    原本,除了纪东之外的其他人还是十分紧张的,毕竟,镇狱山当中凶兽遍地,若是被凶兽围攻的话,他们恐怕依旧要十分被动。

    不过,在转悠了一天的时间都没有遇到强大的凶兽之后,大家的紧张情绪全都慢慢舒缓开来,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游玩当中。

    当然了,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纪东,因为纪东一直都表现得自信满满,而他的这种自信和轻松,无形当中便是影响着大家,使得大家自然而然的跟随了他的节奏。

    纪东是真的无惧无畏,他很清楚,在凶狼王被自己击退之后,镇狱山当中恐怕再也没有凶兽能够给他带来麻烦,何况他的精神力时刻释放在周围,即便真的遇到了危险,他也能够第一时间加以应对。

    带着众人四处游荡,纪东其实是很想再找到几处先人遗迹,看看能否获得更多的宝贝和机遇,就像那金色蒲团,那东西的价值已经得到了充分体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金色蒲团被某个大家族大势力得到的话,那么用不了多久,这个大家族大势力就会成为一方巨擘。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座金色蒲团,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如果让外人知道纪东的身上有这么一样宝贝,就算是大秦王朝的皇帝,恐怕都会屈尊抢夺。

    纪东的愿望是好的,但比较可惜的是,先人遗迹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他之前发现了两处先人遗迹,说白了也都是机缘巧合,如果是他刻意去寻找的话,恐怕还真的未必就能找得到。

    “这里好漂亮,想不到镇狱山当中还有如此秀丽迷人的地方,这次真是大开眼界了呢!”

    一片清澈的湖水中央,纪东一行人跃出水面,纷纷降落在了湖中心的小岛之上,而这小岛,正是纪东之前突破到黄金一段的那一座。

    简清清的美目光芒熠熠,简直对眼前这片景致喜欢得不得了。

    “这里的确是一处宝地,我之前在岸上的时候,却是根本都没有发现此间的小岛,纪东师弟能够发现这里,着实是福缘不浅!”

    关琳琳站在小岛之上,目光在周围扫视一秦,顿感心胸开阔,神清气爽,而这个时候的她,简直对纪东更加的叹服了。

    修炼之人,福缘这东西很是玄妙,有些人也许天赋一般,可就是福源深厚,最终照样能够成就非凡。而有些人也许天赋卓越,但运气极差,也许最终只能白白浪费了天赋。

    然而,纪东就完全不同了,他的天赋没的说,福缘竟然也会如此深厚,这样的天才,还真的没有不扬名立万的道理。

    “若是能够一直生活在这里就好了,想来当初隐居于此的前辈先人一定每天都过的十分开心。”

    韩冷情的目光也完全被周围的湖光山色所吸引,同为女子,她跟简清清一样,都对这等美丽景致没有抵抗能力,那属于女人的天真一面,这一刻表露无遗。

    “这里的确不错,但却未必适合久居,倒是经常来此散散心应该不错。”挑了挑眉毛,纪东可不像两个女人那般天真烂漫,“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暂且在此逗留一日好了。”

    在突破到了黄金一段之后,他已经深切体会到了自己修炼方式的不同,眼下这片湖泊水汽迷漫,属性之水的力量十分浓郁,他相信,在这里修炼,对自己的好处绝非一星半点儿。何况在哪里游玩都是玩,这里属实是一处不错的选择。

    “算算时间,距离内院之争结束只有五天的时日,在此逗留一日,我们差不多也要赶回去了,免得耽搁了正事。”

    关琳琳的眉毛挑了挑,对着纪东提醒道。游玩是小,内院之争的排名是大,合着他的想法,她甚至觉得现在就回去更加的稳妥,只不过决定权并不在她手里。

    “关师姐说的是,今日,我们在此逗留一日一夜,明日一早,我们就掉头回去,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微微一笑,纪东哪里看不出关琳琳的心思?只是他艺高人胆大,深知自己绝对不会耽误了正事,至于内院之争的头名,他又何尝不想马上就拿在手里?

    幽深的远古密林当中,秦都大学的一行五人加上中途加入的韩冷情,悠然地走在莽莽苍苍的深山之间,一行六人不急不缓,甚至是有说有笑,却是十分的轻松自在。

    “终于回到镇狱山的外围区域了,再也不用担心被强大的凶兽攻击了啊!!”

    掠过一片片的深山老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终于离开了镇狱山的内部区域,回到了镇狱山相对比较靠边儿的外围地带。

    跟镇狱山的内部相比,外围区域的环境变得清幽了不少,也不再像内部区域那般煞气凛然,回到这里,包括纪东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有种安心之感。

    在镇狱山深处的湖心小岛停留一日之后,纪东便是带着大家原路返回,这一路上,大家也算是边走边玩,最终整整用了将近四天的时间才回到了镇狱山外围。

    说起来,这次进入镇狱山的众多队伍,秦都大学的队伍绝对是走得最远的,至于其他学院之人,恐怕根本不可能深入那么远,毕竟,并不是所有学院的队伍当中都有纪东这等超级强者的。

    “也不知道其他学院都是什么情况,这一路归来,我们竟然连一座其他学院都没有遇到,看来这次的内院之争,必然是伤亡惨重的一次。”

    关琳琳的脸色也是彻底地打开,因为到了现在的位置,以他们这些人的实力来说,还真的没什么危险可担心了。

    “死伤惨重是一定的,不过这都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倒也怨不得他人。”听到关琳琳的感叹,纪东不禁摇了摇头,同样是略有感慨地道。

    事实上,此番镇狱山之行,单单是在他们手上折损之人就不少,而他这中间也有见到过其他学院之人,似乎各大学院都各有损失。

    就像他之前随手救下的一队人,想来应该至少是属于三个学院的,可活着的人却只有九个,按照每支队伍五个人的编织,单单是这三座学院,就折损了六名弟子,而这还是在数天之前发生的,至于这九人最终是否都活了下来,他是一点儿都不敢保证。

    “修炼就是如此,想要成为强者,那么就要冒险,相信内院用这种方式举办内院之争,为的就是让大家勇于挑战危险吧!”

    韩冷情的脸色稍稍有些复杂,但还是站出来说道。

    说道损失,恐怕没有哪座学院能够比得上东都学院了,抛开之前在外面损失的四人不算,此番进入镇狱山之中,五人队伍如今只剩下了她一人,她甚至能够预见到,当她走出镇狱山之时,天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成为其他学院的笑柄。

    另外,她作为领队,最终没能把自己的队员带出去,她的内心深处也是充满了自责的。

    “咳咳,先不说这些了,还是暂且离开镇狱山再说吧!”

    听到韩冷情的感慨,秦都大学众人的脸色都是有些古怪,最后还是纪东站了出来,岔开了这个有些敏感的话题。

    坦白讲,东都学院也好,另外三大学院也罢,他们的损失,完全都是秦都大学一手促成的,如果不是因为秦都大学的话,那么凭借四大学院的实力,倒也不至于会损失如此惨重。

    当然了,归根究底,这些人都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们先有害人之心,那么秦都大学也不会送给他们那么大的一份儿礼。

    “也不知道内院会给内院之争的头名准备什么奖励,希望不要太差才好。”简清清这时察言观色,赶忙站出来帮衬道,而一边说着,众人已经再次迈开了脚步,朝着镇狱山之外行去。

    这里距离镇狱山的边缘也就百里左右的距离,如果是全速前进的话,根本用不了多久时间就能到达,不过眼下时间还早,众人倒是没有着急的必要。

    大家全都看得出韩冷情的忧伤,所以再也没有人去说不该说的话,而是想方设法说些让对方开心的,减轻她的忧伤。

    时间不长,整支队伍便是再次恢复了欢笑,气氛颇为祥和。

    “咦?”又走了差不多几十里的距离,队伍最前面的纪东突然眉毛一挑,下意识地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关琳琳跟纪东并排走在最前面,听到纪东的轻咦之声,他不禁神情一紧,赶忙对着纪东询问道。

    都已经走到了现在的距离,眼看着就要走出镇狱山了,他还真的担心阴沟里翻船。

    “呵呵,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继续走吧!!”听到关琳琳问到自己,纪东摇头一笑,倒是并没有多说。

    见此,关琳琳也不再多问,说话间,一行人便是继续向前,眼看着距离镇狱山边缘越来越近。

    “嗖嗖嗖!!!”

    差不多又走了不到十里的距离,一声声破风声陡然响起,而随着破风声传开,一个个身影蓦地从树林当中闪身而出,说话之间便是拦住了一行人的去路。

    “哈哈哈,又有猎物送上门了,兄弟们,给我围起来先!!”

    恣意的狂笑之声响彻在密林当中,而随着笑声响起,一个个年轻男子的身形接连闪动,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一大群的年轻男子便是围成了一圈,把秦都大学的众人围在了中央。

    “恩?!!”突然间冒出来的大群男子,直让秦都大学的众人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幕出现。。

    “人还不少啊,看来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会有投机取巧之人的存在。”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倒是并没有任何的忧色。

    他之前就已经观察到了这些家伙,也想到了这些人在此的目的,此时见到这些人拦住了自己等人的去路,他知道,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对的。

    “厄,不会是遇到打劫的了吧?!”

    这时,纪东和关琳琳身后的四人纷纷回过神来,每个人的眼底都是写满了奇异之色,却是都没有太多的担忧。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难道还能是好人不成?”摇了摇头,纪东说话间上前几步,眼底不禁闪过了一道厉芒。

    眼前的这些家伙,竟然足足有二十人之多,而且明显是分成了四支队伍,看来,这四支队伍应该并没有进入镇狱山深处去猎杀凶兽,而是一直留在这里等候其他人出来,然后坐享其成。

    这四支队伍都有黄金段强者坐镇,其中三支队伍甚至整整有两个黄金段的强者,也就是说,眼下的二十人里面,黄金段强者就足足有七人!

    密林之中,二十个年轻人围成了一圈,气势相当的惊人,而这会儿,每个年轻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残忍的笑容,摆明了就是不怀好意。

    在他们的包围圈当中,秦都大学的一行人倒是十分的平静,但脸色也并不是很好看。

    “不知诸位朋友把我们几人拦下所为何事?在下好像并不认得诸位吧?!”

    稳了稳心神,纪东示意其他人暂且稍安勿躁,而他则是扫了周围一圈,这才淡漠地开口道。

    眼前的四支队伍,其中黄金段之人虽然有七个之多,可这七个黄金段之人当中最强的无非只有黄金段二段的境界,其余都是黄金段一段之人,这样的一股力量,当然不可能被他放在眼里。

    “小子,别跟我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把你们此番猎杀的凶兽全都交出来吧,那样的话,还能让你们少受点儿皮肉之苦。”

    李牧云的脸上尽是一片的冷笑,他这次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拉拢了三座学院,并且最终说通了这三座学院跟自己一起在此守株待兔,截至目前为止,他们已经抢劫了好几座学院的好几支队伍,收获倒是颇为丰厚。

    此番参加内院之争的各大学院当中,能够让他们忌惮的,也就只有四大学院的四支队伍,除此之外,他们自信可以抢夺任何一座学院。眼前的这六人一看就不是四大学院的弟子,他们自然可以放心大胆地抢上一票。

    “如此看来,诸位是摆明了想要拦路打劫了?”

    听到李牧云之言,纪东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鄙夷之色,眼底更是充满了轻蔑之意。

    “恩?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李牧云的面色微微一黑,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杀意。他看得很清楚,眼前这个明显比自己还小了很多的家伙,竟然敢对他露出鄙夷的目光,这分明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

    他们之前已经打劫了几支队伍,还没有哪支队伍的人敢用这种眼神看他的!

    “身为大秦王朝年轻一辈的精英子弟,你们不去镇狱山深处猎杀凶兽,反倒是拉帮结伙在此企图不劳而获,你想让我用什么表情来看你?”

    见到李牧云恼羞成怒的模样,纪东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冷,倒也不禁有些怒气上涌。

    此番前往镇狱山深处猎杀凶兽的各大学院,每一支队伍恐怕都是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期间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如果那些付出了努力的人归来之后,还要被眼前这些人所欺辱的话,那就真的太让人伤心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