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五十章皇城圣院(21)
    “告诉我,你在丹阵宗当中是什么身份?”趁着蒙面女子还在他的控制之内,纪东知道,自己完全可以打探到更多的信息。

    “守护者传人……”

    “守护者传人?”闻言,纪东的眼神再次闪烁了一下,心下也是有了一丝的了然。

    他早就知道,很多丹阵师的身旁,都会有一个强大的超能者伴随左右,而外界就称呼这些超能者为守护者。

    这些守护者就是他们所保护丹阵师的刀和盾,遇到危险的话,他们会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丹阵师,而丹阵师想要做的事情,也可以吩咐他们去做。

    而作为回报,丹阵师会给守护者提供修炼的资源,甚至帮助守护者理顺功法,助其提升修为,可谓是互惠互利的双赢局面。

    眼前的蒙面女子慕容嫣然是守护者传人,那么应该就是丹阵宗某个丹阵师守护者的弟子,十有八九是被丹阵宗派到这天上人间来历练。

    要说丹阵师守护者的地位,其实也算得上是很高的了,毕竟,丹阵师把自己的性命都交到了对方的手里。

    不过,守护者弟子么,恐怕这慕容嫣然在丹阵宗的地位也不怎么样。

    “你可知道丹阵宗即将举办的拍卖会?”

    收摄心神,纪东继续自己的发问,誓要榨干这慕容嫣然的能量,尽可能多的掌握丹阵宗的讯息。

    “知道,丹阵宗在两个月后会有一场拍卖会!”

    “对于这拍卖会,你知道多少?”听到对方知道丹阵宗拍卖会,纪东不由得呼吸一滞,心下顿时有些火热起来。

    如果他若是能够从对方这里了解到丹阵宗拍卖会的拍卖品的话,那就可以直接完成任务,却也不用担心任务失败了。

    “没有了,不过三日后会有丹阵宗弟子来此收录情报,他们应该知道。”

    蒙面女子就像是在跟纪东话家常一样,而到了这会儿,她基本上把纪东想要了解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三日之后会有丹阵宗之人前来?”

    听到蒙面女子之言,纪东这次简直就是浑身剧颤,因为问了这么久,对方这次的回答才是最为给力的!

    虽然对方并不知晓丹阵宗拍卖会之事,但这也在他的预料之内,不过,若是丹阵宗弟子亲自来此的话,那就完全的不一样了!

    另外,他想要跟丹阵宗进行接触,最简单的方式当然就是接触丹阵宗的弟子,从而顺藤摸瓜,逐渐接触丹阵宗的大人物。

    “机会,天赐良机啊!”深吸一口气,他这会儿无疑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当然了,即便他最终也没能打探到丹阵宗拍卖会的情况,但只要他能够跟丹阵宗弟子沾上边儿,那么就是他的一种成功!

    完成内院的任务固然重要,但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跟丹阵宗发生交集,以便从丹阵宗获得丹阵师的修炼资源,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也许完不成圣院的任务真的会遭受惩罚,但对于他来说,就算是再严酷的惩罚,却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损伤就是了。

    “三天时间,既然如此,我就在此等上三天的时间,我倒要看看,丹阵宗的丹阵师,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

    舔了舔嘴唇,他这会儿简直就是充满了期待。

    “差不多了,这女人似乎已经开始有些反抗,如果我继续控制她的话,说不定在她醒来之后会受到损伤,那样的话,恐怕就要露马脚了!”

    回过头来,他发现,对面的蒙面女子似乎开始变得有些抵触,这个时候若是强行控制,保不准就会发生意外。

    反正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差不多了,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继续控制对方。

    心里想着这些,他不禁慢慢地收回自己的精神力,不再让古琴的神纹产生效果,而是单纯的弹起琴来。

    “嘤…………”

    几乎就在纪东停止释放精神力不久,对面的蒙面女子便是轻轻地呻吟了一声,随后便是缓缓地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我………我这是睡着了么?!”

    缓缓地睁开双眼,蒙面女子的脸上不禁充满了惊疑不定之色,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半呆滞地状态当中。

    “今日真是遇到知音了,想不到在下的琴声,居然会让姑娘听得如此入神,实在是在下的荣幸。”

    这个时候,纪东已经缓缓地收回了手,结束了自己的弹奏,随后便是对着蒙面女子笑着道。看他的表情,似乎对于自己这次的弹奏很满意,也很欣慰自己遇到了懂他的知音。

    “我………我…………”

    听到纪东开口,蒙面女子猛地将视线段移到纪东的身上,却是刚好见到纪东站起身来,悠悠的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眼看着纪东靠近过来,蒙面女子的脸色简直越发的苍白起来。

    她还记得,之前听到纪东的弹奏,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神简直就是说不出的宁谧,听着听着就有些不能自拔起来,而再然后,她便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作为丹阵宗的琴师,她当然明白自己适才的情况意味着什么!而越是如此,这会儿的她才越是感觉到担心起来。

    “姑娘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这时,纪东已经来到了矮榻近前,看着蒙面女子惊疑不定的目光,不由得十分关切地道。

    “我………我没事………”深吸一口气,蒙面女子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些,却是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镇定得下来!

    “公子的琴技着实让小女子佩服,看来小女子之前实在是献丑了。”深吸一口气,蒙面女子不着痕迹地站起身来,却是一直保持着跟纪东比较安全的距离,一边说着,她却是一边悠悠的朝着自己的琴案走了回去。

    如果说之前的她还对纪东没太多芥蒂的话,那么经历了适才之事,她却是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说话之间,她便是坐回到了自己的琴案后面,然后暗中检查起了自己的古琴来。

    在她的查探当中,古琴并没有任何的不妥,似乎也没有他人的超能力探入其中的痕迹,也就是说,纪东适才应该并没有催动古琴的神纹。

    至此,她的心下才稍稍安稳了一些,脸色也稍稍好看了那么一点儿!

    事实上,古琴下面的神纹十分复杂,并不像是普通武器那样,只要把超能力输入进去就能催动,之前她弹奏此琴之时,也是训练了好久才敢使用的。所以,要说纪东适才有催动古琴的神纹,好像可能性真的不大。

    “哈哈哈,姑娘实在是抬举我了,我的这点儿技艺,实在跟姑娘差得远了。”朗声一笑,纪东表现得极为自然,“另外,今日也是因为这张琴,姑娘的这张琴果然非同凡响,适才弹奏之时,就连我自己都有种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

    见到蒙面女子的眼神变化,他知道,对方一定是觉察到了一些什么,而为了打消对方的疑虑,他不由得深深看了桌案上的古琴一眼,这才继续道。

    “哦?呵呵,我的这张琴乃是一位能工巧匠打造,的确有些特殊之处。”见到纪东的表情,蒙面女子眉毛一挑,心下却是越发的安慰起来。

    从纪东的表情来看,她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了,看来,她之前可能真的是听得太过投入,这才有些失神。

    “不知公子是否还想听曲儿?”稳下心神,蒙面女子整了整神色,随后便是继续对着纪东询问道。

    她这会儿也是有了记性,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会再把自己的位子让给别人了。

    “不必了,今日想起了诸多往事,若是继续听下去的话,恐怕就要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了啊,所以今日就到这里吧!”

    摆了摆手,纪东的眉毛突然微微一挑,“难得此番有人请客,还请姑娘吩咐下人为我准备些酒菜,在下这次就在这里多多放松几日。”

    之前七王子已经说过要请客,他刚好借着这个借口,在此停留三天时间,也好等待丹阵宗之人前来。

    “好,小女子这就下去安排,若是公子还有什么吩咐的话,随时招呼外面的人即可。”听到纪东之言,蒙面女子悠悠的站起身来,将古琴抱在了怀里,然后十分恭敬地对着纪东回道。

    话音落下,她便是悠悠的向外走去,似乎也并不想继续跟纪东纠缠。

    “丹阵宗的手段就是不一般,看来这次丹阵宗之人前来天上人间,我一定要抓住机会,跟丹阵宗产生一些交集!”

    等到蒙面女子离去,纪东的面色不由得肃穆起来,自言自语道。

    以前的他对丹阵宗了解的不多,倒也没觉得丹阵宗有多么了不起,可随着他接触的丹阵师手段越来越多,他对于丹阵宗自然是越发的向往。

    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适才见到的那张古琴,就让他都不得不垂涎,而这恐怕只是丹阵宗的冰山一角罢了。

    “先不想那么多了,一切还是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我也没必要太过心急………”摇了摇头,他心里也明白,自己万万不可急功近利,毕竟,跟丹阵宗打交道,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都必须要保证安全第一。

    “也不知道这七王子等的客人究竟是什么人物,看这天色,应该差不多也该到了吧?”

    精神力一直都有注意着七王子梁玉主仆二人,他发现,这主仆两个一直都耐心地在窗前等待,看起来竟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另外,天上人间的门前已经换成了天上人间的人,却是依旧不让闲杂人等进门,如此看来,这七王子等待的客人,恐怕还真的非同一般。

    这个时候,天上人间的下人也把酒菜送了上来,如此一来,他干脆就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安静的等待着七王子的行动,他倒是很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让这位逍遥王府的七王子如此重视。

    华灯初上,皇城的夜晚少了一分威武雄壮,但却多了一抹神秘莫测。

    街巷当中,一个黑衣男子头戴笠冒,几乎把整张脸全都遮了起来,他的步伐不急不缓,就像是普通人在街市当中闲逛一样。

    不时的,黑衣男子还会出没一些商铺店铺,期间却是没有购买任何东西,就像是没有让他中意之物一样。

    也不知道逛了多久,黑衣男子的身形,却是最终来到了一座三层高的楼阁前面。到了阁楼前面,他的身形却是停了下来,略作迟疑之后,这才继续朝着楼阁的大门走去…………

    与此同时,天上人间二层的一间房间里,已经等了大半天的七王子主仆二人,这会儿明显有那么一丝的疲累之感,七王子本人更是盘坐到了矮榻上面闭目养神,只留下中年护卫守在床前观察。

    “殿下,人来了!!”

    某一刻,窗口的中年护卫突然眼神一亮,随后猛地段过头来,对着矮榻上的七王子喊道。

    “恩?!”听到中年护卫的喊声,七王子猛地睁开双眼,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亮色,随后便是身形一动,瞬间来到了窗前,朝着窗外看了过去。

    入眼处,一个头戴笠冒的黑衣男子正在朝着天上人间靠近,说话之间已经距离门口越来越近。

    “走,随我下去!!”见到黑衣男子到来,七王子梁玉却是不敢怠慢,赶忙带着中年护卫前去迎接,很快,二人便是急匆匆下了楼,先黑衣男子一步来到了天上人间门前。

    而几乎就在他们来到门前的下一秒,黑衣男子的身形,便是同样来到了天上人间门前。

    “哈哈哈,前辈终于来了,晚辈可是恭候多时了啊!!”目光在黑衣男子肩头位置的灰色标志上扫了一眼,七王子突然朗声一笑,十分亲切地对着黑衣男子道。

    看他的模样,好像他跟黑衣男子十分熟悉,所以一直都在此恭候对方的大驾一样。

    “进去说话吧!!”黑衣男子这个时候微微抬起头来,但由于被笠冒下面的黑纱遮挡住,他却是依旧没有露出颜面,只不过,他的目光已经穿透了笠冒下面的黑纱,看到了七王子肩头位置的特殊图案。

    “前辈请!!”听到黑衣男子的吩咐,七王子也不迟疑,赶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黑衣男子倒是毫不客气,点了点头,便是当先朝着里面走去。

    很快,主仆二人便是跟随着黑衣男子来到了二楼,并将黑衣男子让进了房间。

    “你守在门口,不得让任何人靠近,否则格杀勿论。”等到黑衣男子进了房间,七王子这才段过身来,对着自己的贴身护卫吩咐道。

    显然,他接下来要跟黑衣男子之间的对话,却是连他的护卫都没资格知晓。

    “殿下放心,属下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殿下的。”点了点头,中年护卫也知道,自己就算修为再怎么高,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仆人罢了,自然没资格了解太多的秘密。

    吩咐好了中年护卫,七王子这才段身进了房间,然后确定了一下房门是否已经关好,等到查探无误之后,这才幽幽的来到了黑衣男子近前。

    “见过大人,适才为了掩人耳目,小人多有怠慢,还望大人莫要见怪!”来到黑衣男子近前,七王子几乎瞬间换了一副面孔,十分恭敬地对着黑衣男子施了一礼道。

    “免了!”见到七王子对自己见礼,黑衣男子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声,这才继续道,“是秦无双派你来见我的?”

    “不错,二皇子殿下如今正处在争夺继承人之位的关键时刻,所以不好随意现身,这便派小人前来。”

    七王子完全就像是变了个人,再也没有了丝毫的颐指气使,好像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奴才一样,那等卑躬屈膝的模样,恐怕是他从未有过的。

    “把手伸出来!”听到对方之言,黑衣男子似乎并不确定,却是突然对着吩咐道。而对于他的吩咐,后者当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忙将手伸了出来。

    “很好!!”将七王子的衣袖掀开,黑衣男子直接看向了后者的手腕,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算是验明正身了。

    “外面那个是你的护卫?”随意的坐到了矮榻之上,黑衣男子也不摘下自己的笠冒,直接对着对方讯问道。

    “大人放心,他是我梁家的死士,对小人极其忠诚,另外,他对小人之事一无所知,大人可以当他不存在。”

    他当然明白黑衣男子的意思,所以赶忙解释道。

    “如此最好,若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届时倒霉的只能是你们自己。”扯了扯嘴角,黑衣男子不禁扫了一眼周围,语气淡漠地道。

    对于他和他背后的势力来说,眼前这些人都是他们的棋子,他们可以随时将其抛弃,也完全不担心泄露,因为即便泄露了,这些人也根本很难对他们造成影响。

    当然了,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的,否则他们也不必大费周折选择在这里进行碰面。

    这天上人间乃是他们精心挑选之地,这里的房间都是用金绵木打造,只要关好了门,房间里的小声谈话根本传不出去,另外,这里深受像七王子这等大家子弟的喜爱,在这里见面,也能减轻外人的怀疑。

    “好了,闲言少叙,这里是今后一年的解药,你拿回去给秦无双吧!他知道你们应该如何分配。”黑衣男子也不多问,说话之间,他的手里却是陡然多出了一个大号的玉匣,直接抛给了对面的七王子。

    “多谢大人,小人定会把东西段交到他手上。”小心地接过玉匣,七王子就像是捧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一样,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还有其它事么?”将解药交到了七王子手里,黑衣男子扫了对方一眼,随口询问道。

    “二皇子殿下想要再控制两个人,所以还请大人再赐予两颗神丹。”将玉匣收起,七王子整了整神色,赶忙恭声道。

    “哦?还要控制两人?”闻言,黑衣男子略作迟疑,但最终还是一抬手,取出了一个小一些的盒子,“秦无双应该是有分寸之人,就如他所愿好了。”

    话落,他却是把手里的盒子也直接抛给了七王子梁玉,随后直接站了起来。

    “好了,本座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尔等好自为之吧!”说完,他便是直接朝着门外走去,竟是一刻都不逗留。

    房间里,七王子梁玉面色阴沉,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戾气,这与适才的卑躬屈膝,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手里的小盒子,眼底深处尽是一片的仇恨之光!

    “就是这该死的东西,如果不是这些东西,本王子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般模样?”随手将盒子掀开,两枚白色的丹丸静静地摆在里面,而见到这两枚看似十分金贵的丹丸,他的仇恨之色更浓,整张脸都变得有些扭曲!

    想当初,他也是怀揣着无数的梦想和野心,想要成就一番大的作为,可自从他被二皇子秦无双算计,服用了这样的一枚丹药之后,他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时至今日,他的性命都已经不再由他自己来掌握,而是完全捏在了别人的手中,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糟糕透顶。

    “秦无双,我迟早要把你碎尸万段,以泄我心头之恨!!”猛地将盒子盖了起来,他这会儿真的恨不得把二皇子秦无双一刀斩杀。可他更加的明白,如果这个时候秦无双死掉的话,那么他必然也要为之陪葬!

    所以,恨归恨,他却是不得不乖乖地为其办事,而且还得祈祷对方能够飞黄腾达,最好能够早日成为大秦王朝的储君,以至最后的大秦王朝皇帝!

    “吱呀………”

    “殿下………”

    就在这时,开门声从外面传了进来,却是守在门外的中年护卫送走了黑衣男子,这才折返了回来。

    “人走了?!”见到自己的贴身护卫归来,七王子这才神色稍正,语气平缓地道。

    “走了!”中年男子不敢迟疑,赶忙回道。

    “你觉得此人的实力如何?”慢慢地回过头来,七王子的神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对着自己的贴身护卫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