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五十九章皇城圣院(30)
    按照大典上面的地图标志,他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心态,随后便是堂堂正正的朝着内院的核心深处走去,他知道,这一次的自己,应该能够见到圣院的真正核心地域了。

    一路深入,他能够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与外面不同起来,可以说,内院的核心之处,景致要比外面灵动无数倍,也优美无数倍,其中栽种的一些花花草草,恐怕都有着数十上百年的年份,而且全都是稀世珍品。

    纪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却不敢去过多欣赏,因为他很清楚,到了圣院的这一深度,说不定周围就会有无数的暗哨注意着他,只要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当成是心怀叵测之人来处理了。

    至于精神力,他就更加的不敢随意动用了,毕竟,谁也不知道内院当中是否会有丹阵师强者的存在,而即便没有丹阵师,但丹阵师的手段绝对不会太少就是了。

    绕过了一座座花苑,穿过了一座座拱门,纪东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被看光了,即便不用精神力去探查,他都能够感受到那一束束审视的目光。

    终于,在他跨过又一座拱门之时,那种被人盯着看的感觉终于消失无踪,而这个时候,他的身形却是出现在了一座院落当中,而按照地图上的标注,这里,应该就是内院的木易长老的院落了。

    “这………好荒凉的别院,这里真的是木易长老的别院么?”

    进入别院当中,纪东首先看到的,却是一座荒芜至极的宅院,整座院落没有一丝的绿色,但却有着一股让人难以形容的燥热之感,以他的感知能力,几乎瞬间就感受到了燥热的源头,正是别院深处的那座略显陈旧的石屋!

    “这石屋倒是蛮别致的,就是有些古怪。”目光段向庭院深处的石屋,他发现,建造石屋的石材十分不凡,而且绝对是经过了精雕细琢,只可惜,这些原本应该带有鲜亮色彩的石材,如今都显得暗淡无光,而且隐隐透着一股灰白之色。

    “木易长老就在这石屋当中?!”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他最终也没有发现这座宅院里面还有些什么能够住人的地方,也就是说,他要找的木易长老,应该就是在这石屋里面了。

    “貌似高人往往都会有些怪癖,说不定这位木易长老就喜欢石屋呢?”抽了抽鼻子,他却是不得不鼓足一丝勇气,这才放轻了脚步,朝着石屋的石门靠近了过去。

    越是靠近石屋和石门,那股灼热的感觉就越发的清晰起来,而他的心里清楚,连他这等身体都感觉到灼热,如果换成是一般的黄金段之人的话,一定会感觉到十分难受,恐怕很难长时间在此停留。

    “嘭!!!!”

    就在他即将靠近石屋的石门之时,一声闷响陡然从石屋当中传来,这响声着实有些发闷,听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一样,给人的感觉也是极其不舒服。

    “啊!!又失败了,居然又失败了!真是气煞我也!!!”

    随着闷响声传开,一个老者的怒吼声紧接着从石屋里面传递开来,听得出来,这位老者应该是在做什么事情,但最终似乎没能成功,所以一时之间开始发起了飙来。

    “厄,这…………好像要倒霉啊!!”

    听到石屋当中的怒吼,纪东的脚步猛地一顿,嘴角也是不由得抽搐了起来。

    “咣当!!!”

    就在他思绪之间,石屋的石门却是猛地被人一脚踢开,随后,一个一身破烂长袍,头发有些卷曲的老者,便是满脸怒气的窜了出来。

    “是哪个王八蛋跑来打搅本长老,害得本长老又失败了一次!!!”

    身形跳出石屋,卷发老者张口就是一通喝骂,并且第一时间将目光锁定了纪东,眼底几乎要冒出火来!

    突然间跳出来的老者,直让本就心神摇曳的纪东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然后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不由自主地做出了一个隐蔽的防御动作。

    这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地行为,因为他也不知道这突然间跳出来的老者,究竟会对他做些什么,如果对方二话不说就直接对自己出手的话,那么他即便是冒着暴露实力的危险,却也必须要进行反抗了。

    “是你?是你这小子惊扰了本长老,让本长老再次功亏一篑?!!”

    让纪东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就在他都已经做好了还手准备之时,对面的老者却是并未出手,而是继续大声呵斥起来。

    不过,心神紧张的纪东并没有发现,就在这卷发老者怒喝之时,他的眼底深处,却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疑之色。

    看得出来,这卷发老者的确是愤怒无比,也似乎真的很想出手,但最终竟然硬生生的控制住了,可见,此人也并非表面看起来那般暴躁。

    “新人弟子纪东,参见木长老!!”

    纪东这个时候也是赶忙回过神来,对着卷发老者便是躬身一礼,因为他相信,这个卷发老者,应该就是木易长老无疑了。

    虽然对方这幅形象着实让人无语,但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身上明显有着一股超级强者的无形气势,这等气势,已然跟秦都大学的院长关岳不相上下。而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的,自然也就只有内院的长老了。

    “新人?你也是圣院此番招收的新人?!!”

    听到纪东自报身份,卷发老者顿时微微一愣,眼底不由得闪过惊讶之色,就连适才的愤怒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说起来,他适才都险些以为眼前的纪东是圣院的老牌弟子,甚至是某位长老的嫡传弟子呢!

    纪东适才那简单的防御动作,也许一般的超能者根本难以发现,可他作为内院的老牌长老,当然不可能会看不到。

    在他看来,能够在那样的一瞬间做出如此反应的,至少也得是黄金段六段以上的强者,而且还得是那种久经战阵,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之人,毕竟,他适才的出现十分突兀,一般的超能者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也只能是剩下惊恐了。

    另外,就算是直到此刻,纪东虽然是在向他行礼,但却依旧没有放松过警惕,他甚至相信,如果自己这个时候突然出手的话,那么对方都会在一瞬间做出回应。

    还有最后一点,他适才刚刚完成了一次失败的工作,这会儿,整个院落里面的温度都是极其恐怖,黄金段四段以下之人,根本连靠近石屋都不太可能,而纪东竟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站在他面前跟他平静对话。

    “啧啧,有意思的小家伙…………”

    嘴角一挑,这一刻的他,却是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怒气,因为他本来就清楚,即便纪东不来打扰,他其实也一样不可能成功的。

    “不敢欺瞒长老大人,弟子的确是圣院新招收的弟子,这是弟子的身份牌,还请长老大人过目。”

    纪东此刻的确有那么一丝的紧张,所以根本没有闲心顾忌周围的温度,另外,他的身体强度摆在那里,眼下这点儿温度,对他来说还真的没什么感觉。

    抬手间将自己的身份玉牌取了出来,纪东直接便是将其递到了对面的木易长老面前,恭请对方过目。与此同时,他从对方的话里也是能够听得出来,貌似在他之前,应该已经有新人弟子来向这位交过任务了。

    “纪东?还真是新人弟子?!!”

    随手见纪东的身份玉牌接过,木易长老只是随便扫了一眼,便也不再怀疑纪东新人弟子的身份,毕竟,身份玉牌是不可能会有假的,而且他也不相信对方敢拿这种谎话来欺骗他。

    “想来你也跟之前那几人一样,是来找本长老交任务的了?”稳了稳情绪,木易长老一边简单地活动着身体,一边淡然地问道。

    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之前已经有过几个新人弟子来找过他,并且完成了他之前委派出去的任务,总的来说,成功率也是蛮高的。

    唯独有一个新人弟子拿着不合格的任务物品前来,却是直接被他扔出了院子。

    “木长老果然慧眼如炬,弟子正是前来交任务的。”闻言,纪东不大不小的拍了对方一个马屁,说话之间,他便是取出了自己的新人指南,再次递到了对面的面前。

    “这是弟子此番的任务目标,另外,这是弟子拿到的任务物品,还请木长老鉴定!”说着,他便是抬手间将二皇子送来的木系奇珍取了出来,紧接着递了过去。

    “让本长老看看你的任务是哪一个………恩?三千年年份的木属性奇珍?竟然是这一项?!!”

    目光扫了一眼新人指南,他却是马上就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项任务,而见到了自己发布的任务,而且还有纪东拿来的任务物品,他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亮,几乎是下意识地抢过了纪东递来的玉匣,直接打了开来。

    “嘶,这是…………”

    玉匣开启,一株翠绿色的灵参静静地躺在里面,而对于熟知各种灵草的他来说,一眼就看出了这株翠绿色灵参的品类和年份!

    “好家伙,居然是奇珍品质的木灵参?!!”毫无形象的将木灵参抓在了手里,这一刻的他就像是见到了梦寐已久的超级至宝一样,却是完全不舍得松手。

    事实上,他的确寻找这等品质的木属性奇珍很久了,可惜的是,内院的这些个长老,基本上都已经被他扫荡一空,而他又不愿意自己去外面寻找,所以迟迟都没能拿到手。

    此时此刻,纪东竟然把他的这项任务给完成了,至此,他对于纪东的那点儿怨气,恐怕早就已经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猛地将目光看回纪东的身上,这一刻的他,却是越发的感到惊疑不定起来,要知道,一个新人弟子能够完成他这项任务,不管是通过何种方式,却也都已经非同一般了。

    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木灵参,木易长老的目光,也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纪东的审视。

    这么多年了,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如此不同寻常的年轻人,最基本的一点,他直到此时此刻,都没有在纪东的眼底看到哪怕一丝一毫的畏惧之色。

    能够做到如此的,要么就是有着强大的后盾作为倚仗,要么就是对本身的实力十分自信,而从纪东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倒是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木长老,不知木长老对弟子的这项任务可否满意?”

    眼看着对方一直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看,纪东的身上不禁有种不自在的感觉,最终却是不得不主动开口询问道。

    “哦,嘿嘿,你这任务完成的十分漂亮,这株木灵参至少也有三千一百多年的年份,的确是木系奇珍当中比较珍贵的物品。”

    听到纪东的询问,木长老这才回了回神,随后一脸笑容地道。

    事实上,他的确对纪东带回来的任务物品十分的满意,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纪东带回来的这株木灵参无论是品质还是年份,都可以说是木灵参当中的极品了。

    “如此说来,弟子的这项任务是通过了?”得到木长老的肯定,纪东顿时心下一喜,下意识地追问道。

    “那是自然,好了,我现在就给你出具证明,证实你已经完成了本长老的这项任务。”嘴角一挑,木易长老一抬手,便是随便地取出了一块儿方形的锦帛,然后又取出一支笔在上面随手写了几笔,最后将锦帛随手抛给了纪东。

    “多谢木长老!!!”小心地将锦帛接过,纪东能够看到,上面清楚的标明了他所完成的任务,而且还有一枚小小的印章,上面是一个形状怪异的木字。

    “先别急着谢我,你这小子完成了本长老的任务,本长老当然不能让你吃亏,这里有一株跟你的木灵参年份相当的土系奇珍,还有两株普通的奇珍,全当是本长老对你的弥补和感谢,你拿去吧!”

    话音落下,他一抬手取出了三个玉匣,直接交到了纪东的面前。

    “这…………”眼看着对方取出来的东西,纪东一时之间难免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去接。

    他只觉得自己只是完成了一项任务,却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补偿。

    “别愣着了,本长老说要送的东西,你觉得你可以拒绝么?”见到纪东还有迟疑,木长老不由得挑了挑眉毛,略带调侃地道。

    “也罢,既然如此,弟子就先行谢过长老了!”深吸一口气,纪东却也不再拒绝,想想也是,他把一株这么珍贵的奇珍交给了对方,不管这是不是任务,奇珍的价值都是摆在那里的,内院的高手,又岂会让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吃亏?

    想通了这些,他也就没什么顾忌可言了。

    “哈哈哈,这就对了。”见到纪东把东西接过,木长老这才满意一笑,眼底再次闪过一丝的赞赏之色。

    他看得比较深远,在他看来,如果换成是一般的年轻人,在见到他拿出的这三样宝贝之时,恐怕早就已经双眼放光了,可纪东竟然还会有所迟疑,只此一点,就能看出纪东与那些普通年轻人之间的不同。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那弟子就不打扰木长老清修了,弟子告辞!!”

    任务圆满完成,纪东却也不想继续逗留,毕竟,他还有两项任务没有交上去,却是并不想过多耽搁。

    “嘿嘿,别急别急,你的事情结束了,可本长老的事情,却是还没有开始呢!”

    眼看着纪东对着自己躬身行礼,竟是就要离开,木长老赶忙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暂且不要乱动。

    “恩?不知木长老还有什么吩咐?但凡弟子能够做到,弟子一定会竭尽所能。”

    纪东刚要向后退去,此刻听到木长老之言,他不禁心神一颤,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询问道。

    “先别说那么多了,跟本长老进来再说吧!”

    嘴角一挑,木长老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说着便是当先朝着自己的石屋里面走了进去。

    “这…………”见到对方居然段身进了石屋,而且还要让自己也进去,纪东不禁皱了皱眉头,却是难免有那么一丝的抵触。

    这位木长老的确有些古怪,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跟对方过多接触,可眼下对方已经下了命令,他若是不乖乖听话,怕也难以有所交代。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他能弄出什么花样来!”心下一凝,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去考虑那么多,不管怎么样,他倒是觉得这位木长老看起来不像是歹人,何况对方适才还帮他开具了任务完成的证明,并且给了他那样的报酬。

    心里想着这些,他直接便是跟着对方走进了石屋,同时暗暗在心底警惕起来。

    “呼!!!”

    脚步迈入石屋当中,顿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瞬间将他包裹其中,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一下子走进了一个燃烧着火焰的房间一样。

    “好热,怎么会这么热?!!”

    灼热的气息让他不由得面色一变,因为他心里清楚,连他都能感觉到很热的温度,那得是热到什么地步。

    “恩?这是…………”

    灼热的温度让他感到暗暗心惊,不过,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却是猛地被房间里的一座铁炉吸引了过去,而几乎是刚一看到这铁炉,他的面色便是猛的一变,神府深处,一股被他遗忘在那里太久太久的庞大记忆,犹如决堤之水,猛地喷涌而出。

    “丹………丹炉?!!”

    无数的记忆在他的脑海当中翻腾不息,这些记忆并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当初觉醒精神力之时,有个莫名其妙的老者影像留在他的神府深处的,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去理会这些记忆,但此时此刻,当他见到眼前的铁炉之时,这些记忆愣是不受控制地窜了出来。

    庞大的记忆冲刷着心神,良久,纪东才堪堪将这些记忆安抚压下,但心里却是久久难以彻底的平静。

    对于这些记忆,他其实早在先前就见到过,但那个时候的他精神力还弱,根本没办法将这些记忆一一消化。然而,时至今日,他已经有了四级丹阵师级别的精神力,这些记忆对于他来说,再也没有任何的理解难度可言。

    “哈哈哈,你这小家伙果然不凡,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丹炉?本长老对你还真是不得不刮目相看了啊!”

    就在纪东走马观花一般观看着神府当中的庞大记忆之时,一旁的木易长老突然长笑出声,却是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对于木易长老来说,他这次是真的挖到宝了,眼前的纪东明明是一个新人弟子,但却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铁炉是丹炉,这一点,却是其他那些年轻人没办法比拟的。

    另外,此时此刻,他这屋里的温度简直高的吓人,一般的黄金段四五段之人,恐怕都很难在此逗留片刻,可在他眼里,纪东明显没有受到高温的影响,只不过就是面色稍稍有些红润罢了!

    他不知道纪东是如何做到如此的,但不管纪东是如何做到的,这对于他来说,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让长老见笑了,弟子曾在典籍上面见过丹炉的记述,所以才认得出这是一座丹炉。”听到木易长老的夸赞,已经回过神来的纪东稳了稳心神,这才对着对方拱了拱手道。

    事实上,他当然不是通过什么典籍才认出了这是丹炉,而是识海当中的庞大记忆,基本上就是围绕着这样的一座铁炉反反复复,就算他想认不出这东西都难。

    这一刻,当初那个老者影像留给他的记忆,基本上已经融入到了他的记忆当中,而对于脑海当中出现的那一篇篇古怪的丹方,他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整理。

    不得不说,这些丹方简直就是五花八门,似乎什么效果的丹药都有,其中有些丹药的效果,简直让他难以想象。如果不是因为他服用过神武丹,深知这些记忆的主人并不是江湖骗子,他恐怕都会对这些所谓的神丹妙药嗤之以鼻。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丹方里面涉及的灵草更是品类繁多,其中多半的灵草,他甚至都从未听说过,所以,想要验证这些丹方是真是假,他一时半会儿怕也很难做得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