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六十六章皇城圣院(37)
    “你这小家伙属实不错,这等时候竟然还能想着自己的历练任务,说来倒也颇为难得。”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眉毛一挑,心下难免有些惊讶之感。

    在他想来,纪东刚刚得到了那等超级奖励,这会儿一定正处在兴奋当中,还哪里会想得到什么任务?可事实却是,纪东还真的把任务放在心上。

    “对了,你此番的历练任务都是什么?不妨拿来让本院瞧一瞧。”

    他是知道新人弟子的历练任务之事的,虽然这些琐事都不是由他来安排,但既然纪东的任务里面有一项地阶技能的任务,想来另外两项任务应该也不会太过简单,他很想知道,纪东对于另外两项任务的完成度又是怎样的。

    “弟子遵命!”听到对方之言,纪东脸上不动声色,直接将自己的新人指南取了出来,恭敬地举过头顶。

    “刷!!!”

    这时,上手王座上的荀万山一抬手,一只超能力大手便是直接将新人指南抓到了手里,然后直接翻了开来。

    “恩?这任务………”

    随意的扫了一眼上面的三项任务,荀万山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随后便是笑着摇了摇头。

    “这冯无敌倒是处处想着跟丹阵宗攀上关系,居然连新人弟子都不放过。”

    新人弟子的历练任务都是由冯无敌负责的,这一点,他作为院长自然是十分清楚。

    不过,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冯无敌竟然拿丹阵宗的拍卖会做文章,还能弄出这样一项任务来。在他看来,那些新人弟子又怎么可能会完成有关丹阵宗的任务?毕竟,就算是他,想要从丹阵宗那里得到好处都十分困难。

    “恩?不对,这小家伙刚刚说要去找冯无敌交付任务?!”

    面色猛地一怔,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纪东适才好像说要去找冯副院长交付任务,而从这任务书上面来看,需要交付到冯无敌那里的任务,不正是那丹阵宗拍卖会的任务么?

    “难道这小家伙连丹阵宗拍卖会的任务都完成了?这好像不太可能吧?!”目光微微一凝,他的心下突然有些好奇起来。

    “小家伙,你刚刚说要去找冯副院长交任务,本院问你,这上面有关丹阵宗拍卖会的任务,你可是已经完成了?”

    心里想着,荀万山不禁略作迟疑,最终还是对着纪东问道。

    “院长大人明鉴,弟子的确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包括那丹阵宗拍卖会的任务在内。”听到荀万山问到此事,纪东的心下不由得微微一动,依旧是十分平静地道。

    “哦?那你不妨说说,你都打探到丹阵宗拍卖会将会有哪些拍卖品了?”

    听纪东这么一说,荀万山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随后向前凑了凑,明显是有些期待地继续询问起来。

    “弟子已经将打探到的拍卖品列了详单,还请院长大人过目!”说着,他便是直接将自己写好的详单取了出来,再次举过头顶。

    “还列了详单?”目光一凝,荀万山显然有些愣神,下意识地,他便是再次探手将纪东手里的详单抓了过来,然后认真地观看起来。

    “嘶,这……………”

    看着详单上面罗列的一项又一项的拍卖品,原本还一脸平静的荀万山顿时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修为到了荀万山这等境界,却是很少有什么事能够让他心生波澜了,就像之前得到无敌神功,他也只不过就是心下欣喜而已,却也并没有太过震撼。

    然而,此时此刻,当他看到纪东递过来的拍卖品清单之时,他是真的被上面的拍卖品惊到了!

    “这………这怎么可能?!”

    目光一遍又一遍地从上面的拍卖品上掠过,荀万山简直越看越心惊,越看越难以置信,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如此失态过了。

    “怎么回事?院长大人这是…………”下手位置,传功长老凌战一直都乖乖站在那里,对于荀万山的变化,他看得却是十分的清楚。

    在他眼里,荀万山此时已经不单单是失态那么简单了,因为作为一个超级强者,而且还是内院的院长,眼下这等失神的状态,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荀万山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那上面究竟写了什么,怎么会让院长大人如此震惊?!!”深吸一口气,他这会儿真的很想上前夺过清单,然后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让荀万山震撼若斯。

    “貌似有点儿意思啊!!!”

    纪东的目光也一直都在盯着荀万山,眼看着荀万山突然变得如此激动,他的脸上表情不变,心下却是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无敌神功之事给了他一丝启发,他突然觉得,把任务交到其他人的手里,明显没有交到荀万山手里那般给力,所以,他便是故意提到了自己的历练任务,希望能够引起荀万山的注意。

    还别说,他的运气不错,荀万山真的从他要了任务去看,而从对方的反应看来,貌似他的任务成果,应该是给这位院长大人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纪东!!!”

    就在这时,荀万山似乎已经看完了整张清单,却是突然间面色一正,蓦地对着下手的纪东喊道。

    他这一嗓子喊得毫无征兆,而且声音极大,却是把下手位置的纪东和凌战全都吓了一跳,也幸亏纪东并非一般的年轻人,否则的话,这一下恐怕都要被吓趴下了。

    “弟子在!!”

    神情一紧,纪东赶忙正了正神色,对着荀万山便是弯下腰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而这个时候,他的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惊疑不定的感觉,却也隐隐有那么一丝的担忧。

    “本院问你,你是从哪里打探到丹阵宗会有这些拍卖品的?”这时,荀万山的声音再次响起,倒是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从他的语气就能听得出来,这会儿的他绝对不会像是之前那般心平气和就是了。

    “这个…………”

    听到荀万山的讯问,纪东不禁眉毛一挑,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迟疑。

    “本院要先提醒你一句,若是你的回答有半句虚假,本院不单会收回之前的奖励,还会把你逐出学院,从此永不收入!”

    见到纪东竟然略有迟疑,荀万山不禁目光一凝,眼底顿时闪过一道厉芒,显然,他这分明就是在威胁纪东了。

    “是,弟子一定实话实说,不敢有丝毫的虚假。”听到荀万山之言,纪东似乎是被吓了一跳,赶忙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同时深吸一口气,似乎是要让自己平静一些。

    “不瞒院长大人,这拍卖品清单,乃是弟子的一位丹阵宗朋友告诉弟子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既然选择了这一步,那么不管是对是错,却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下走了。

    “什么?丹阵宗朋友?”纪东的话刚一出口,荀万山刚刚平静下来的脸色便是再次微微一变,眼底尽是一片异样的光芒。

    对于丹阵宗的拍卖会,他自然是有些了解的,事实上,他其实早就知道了丹阵宗这一届拍卖会都会有些什么宝贝,适才看了纪东的清单,他发现,自己所了解的那些拍卖会上的拍卖品,竟然全都囊括在了其中,而让他最是震撼的是,纪东这清单上面所罗列的拍卖品,居然比他所了解到的还要多得多!

    如此情形,实在让他感到难以置信。

    “告诉我,你的那个朋友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知道丹阵宗拍卖会的拍卖品,而且还知道的如此清楚?”

    稳了稳心神,荀万山的语气越来越严厉,好像生怕纪东说假话骗他一样。

    据他所知,丹阵宗拍卖会乃是丹阵宗的一大盛事,至于拍卖会上都会有什么拍卖品,即便是丹阵宗的人,却也不会人尽皆知,只有负责拍卖会的两大长老,以及这两大长老的弟子,才有可能知道具体的详单。

    “回院长大人,弟子的那位朋友名叫蓝晴晴,乃是加入丹阵宗没多久的新人,弟子此番在皇城当中闲逛,刚好遇到了她,便向她打探了丹阵宗拍卖会之事………”

    在心底措了措词,纪东便是把自己如何拿到拍卖会拍卖品清单之事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当然了,他说的都是一些可以对外人讲的内容,至于有些不能为他人所知的内容,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就是了。

    “蓝晴晴?你的那个朋友是个女子?!”等到纪东说完,荀万山的面色再次变幻数次,继续对着纪东问道。

    “正是,清雅姑娘跟弟子是朋友,她很早就已经觉醒了精神力成为丹阵师,但却一直在家族当中历练,直到两年前左右才去了丹阵宗。”

    点了点头,纪东再次平静的回道。

    “秦都府?你是说,你的那个女性丹阵师朋友来自秦都府?还有,你是秦都学院的弟子?!”

    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感觉自己的思维都有些段不过来了,首先一点,他这才知道,原来纪东竟是此番府院之争冠军学院的弟子!

    他早就得到冯无敌的汇报,知道这一届的府院之争冠军被秦都学院夺了去,但秦都学院都有些什么人,他倒是并未具体打探,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眼前的纪东就是秦都学院的弟子。

    当然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他这会儿已经想了起来,两年前左右的时间,丹阵宗的那位超级牛人对外宣布收了嫡传弟子,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位牛人所收的弟子,正是来自于秦都府!

    放眼整个大秦王朝,真正对丹阵宗比较了解的,恐怕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事实上,很多人虽然知道丹阵宗很神秘很强大,但对于丹阵宗真正神秘和强大到什么地步,恐怕并没有几人能够说得出来。

    无疑,作为内院的院长,荀万山不可能不知道丹阵宗究竟有多么的恐怖,这些年来,他跟丹阵宗之间所打的交道,绝对是整个大秦王朝当中最多的一个。

    正因如此,他才越发的清楚纪东能够拿到丹阵宗完整的拍卖会清单是多么的恐怖。

    两年前,丹阵宗的那位大人物收了一个女弟子,此事他早就已经听说,为此,他还特意命人打探过那个女弟子的身份背景,最终得知了对方乃是秦都府之人。

    此时此刻,纪东竟然告诉他,那个女弟子正是纪东的朋友,而且还把丹阵宗拍卖会的拍卖品清单给了纪东,至此,一条脉络清晰的想法,几乎是瞬间就在他的脑海当中成型。

    “真是想不到,你这小家伙竟然还有丹阵师朋友,这对你来说倒是一件幸事。”面色变幻数次,荀万山的表情突然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震惊和讶异,好像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根本就从未出现过一样。

    只是,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他这会儿看向纪东的目光,绝对是完全的不同了。

    “弟子惭愧,说起来,弟子当初也是恰逢其会,这才结识了清雅姑娘,不过那个时候,弟子还不知道她竟然是一个丹阵师,还自不量力地为她强出头,弄得自己险些丢了性命。”

    眼看着荀万山表情变幻,最终却是恢复了平静,纪东也是心思电段,心里多少已经有了一些计较。

    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荀万山之前的表情变化并不是装出来的,至于眼下的突然平静,却也跟他刚刚进来之时并不相同。

    “哦?竟然还有这等事?倒是不妨说说,也让本院听一听。”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的眼神更亮,就像是一个八卦长舌妇一样,饶有兴致地打探道。

    “既然院长大人有兴趣,弟子自然知无不言。”眼看着荀万山的眼神变化,纪东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越发地笃定起来。

    他看得出来,对方虽然看似是无意识的发问,可这里面绝对是有着深层的目的在其中,而眼下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自己跟蓝晴晴绑到一起,让对方知道自己跟蓝晴晴的关系是多么的亲近。

    “当初清雅姑娘在家族当中被逍遥王府的七王子逼迫,硬是要让她嫁到逍遥王府去,而清雅姑娘的家族畏惧逍遥王府的权势,非但不保护清雅姑娘,反倒是把清雅姑娘往火坑里推,当时弟子恰好在场,并且忍无可忍跟那逍遥王府七王子动了手…………”

    纪东似乎也是打开了话匣子,干脆把自己当初在武家出手帮助蓝晴晴之事娓娓道来,这其中,他自然是添油加醋,把当时的情势润色一番,并且把自己救下蓝晴晴的过程说得荡气回肠,好像自己真的险些丢掉性命一般。

    总之,听了他的这一番讲述之后,恐怕任何人都会觉得,他跟蓝晴晴之间,简直就是过命一样的交情,好得不能再好了。

    “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些事情,如此说来,你对那蓝晴晴,也算得上是有过救命之恩了。”听完了纪东的讲述,荀万山舔了舔嘴唇,眼底的光芒已经明亮到了一个极致。

    虽说纪东讲述的这些事情未必全都是真的,但大致的过程绝对做不得假,另外,蓝晴晴竟然能够把丹阵宗拍卖会的拍卖品清单写给纪东,这本就是一种对二人之间关系的最好证明。

    “我跟清雅姑娘志趣相投,可以说是真正的朋友,朋友之间,又哪里有什么救命之恩一说?”摇了摇头,纪东似乎对荀万山的话不敢苟同,直接便是更正道。

    “哈哈哈,对对对,朋友之间相互帮助,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倒是本院有些狭隘了。”听纪东这么一说,荀万山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纪东竟然会顶撞自己,不过看纪东的表情,倒也并没有不敬的意思。

    “对了,之前听冯副院长说,这一届的府院之争冠军,乃是被秦都学院所斩获,如此说来,那带领秦都学院拿下府院之争冠军的就是你了?!”

    眉毛一挑,荀万山再次把话题段移开来,好像对蓝晴晴之事并不是太过在意了。

    “弟子不敢当,此番秦都学院能够斩获府院之争的冠军,乃是几位师兄师姐共同的功劳,至于弟子本人,说起来也是沾了儿时经历的光,若非弟子从小就是以狩猎为生,恐怕也很难跟众位师兄师姐一起,夺得此番府院之争的冠军。”

    “哈哈哈,能够力压其它学院,拿到府院之争的冠军,这里面不管是有着怎样的运气成分,但最终都是能力的体现,你也不必一味的谦虚。”

    听到纪东的回答,荀万山不禁摆了摆手,随后便是朗声笑道,“之前律令堂吴长老跟本院提起你,本院就一直想找机会与你见上一面,此番以这种方式与你见面,说来也算得上是一种缘分了。”

    “能够聆听院长大人的教诲,那是弟子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微微一笑,纪东赶忙对着荀万山拱手一礼,满是真诚地道。

    在他看来,荀万山此时的反应绝对不太正常,说不定这背后就在酝酿着对他的巨大好处,这个时候,当然是什么话好听就说什么!

    他倒也不是那种喜欢溜须拍马之人,但既然是跟自己的直接利益挂钩,而且又不是违背良心和狭义道德之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起来,如果对方因为他的这些话而再次奖赏他几枚湮灭丹,或者是几柄神刀,那他不就赚大了么?

    “哈哈哈,这么多年了,本院终于遇到了一个聊得来的年轻人,很好,很好!!”再次朗声一笑,荀万山突然眉毛一挑,“小家伙,本院很喜欢你的个性,不知你是否愿意拜本院为师,从此跟随本院潜心修行?”

    说了那么多,他知道,自己是时候点明正题了!

    一个与丹阵宗那位的弟子有着过命交情的年轻人,如果连这等机会都不把握的话,他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自己内院一把手的身份和权力?

    整个楼阁当中一片寂静,无论是纪东还是传功长老凌战,这会儿全都愣在了那里,久久难以回神。

    尤其是纪东,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位内院的院长大人,竟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竟然要收我为徒?!”下意识地咽了口吐沫,纪东此时真的很想掐自己一把,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说起来,他倒是想过荀万山会因为他自爆了蓝晴晴之事而奖励他一番,可让他绝对想不到的是,对方的奖励,竟然会是收他为徒!!

    拜内院的院长为师,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恐怕但凡圣院之人都很清楚,只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等好事,竟然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一旁,传功长老凌战同样十分震撼,只不过,震撼的同时,他的眼底深处却是第一时间闪过了一丝的明悟。

    他可以说是人老成精,当然明白荀万山为何要收纪东为徒,不过,不管荀万山究竟出于何种目的,从今以后,秦都学院年轻一辈的格局,恐怕都要发生一次巨变了。

    目光不由得看向愣在那里的纪东,他的心下已经开始快速地思索起来………

    “小家伙,本院的提议,你意下如何?!”这时,上手王座上的荀万山再次微笑出声,对着纪东询问道。

    看得出来,他这次是真的动了收徒的念头,否则也断然不会如此的积极。

    “愿意,我愿意!!”听到荀万山的再次询问,纪东终于猛地回过神来,脸上顿时露出一片的激动之色,“弟子纪东,参见师尊!!”

    说着,他便是直接双膝跪倒在地,对着荀万山便是一个大大地拜师礼。

    内院的院长要收自己为徒,傻子才会拒绝!他虽然心里也明白,对方想要收自己为徒,绝对不会是因为看中他的个性,更不会是因为他的实力有多强,但不管对方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若是能够成为内院院长的弟子,这对他来说,都必将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一个普通的圣院弟子,尚且能够得到那么多的修炼资源,如果成为了圣院院长的弟子,那又能得到多少的修炼资源,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办法去想象。

    所以,这个时候的他根本也不需要过多的考虑,总之先把关系确定了再说。

    “哈哈哈,好好好,既然你同意拜师,那么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荀万山的亲传弟子了,徒儿快快平身!!”

    听到纪东同意了拜师,荀万山不禁朗声一笑,一摆手,纪东的身体便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恭喜院长大人,贺喜院长大人!!”这时,一旁的传功长老凌战赶忙上前一步,满脸笑容的对着荀万山祝贺道。他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自然清楚荀万山这次的真正收获在哪里,只不过,有些事情,是万万不能说破的。

    “哈哈哈,凌长老客气了。”听到凌战的祝贺,荀万山随意的摆了摆手,心下却也明白对方是在祝贺自己什么,不过,他根本不怕被对方看出来,因为到了他现如今的境界,别说是自己手底下的一个长老,就算是那些同级强者的看法,也丝毫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影子,去把这会儿在圣院当中的几位长老和副院长全都叫来,本院要当众宣布收徒之事!!”

    笑声落下,荀万山略作迟疑,随后便是对着楼下喊道。

    “属下遵命!!”听到荀万山之言,楼下顿时传来了中年男子的回应,随后,楼阁最下层便是传来了开关门的声音,显然是有人离开了。

    “真是没想到,本院今日竟然收了亲传弟子,徒儿,跟为师说说你的情况吧,也好让为师对你有个更加深入的了解。”

    下达完了指令,荀万山的目光这才再次段向了纪东,一脸笑容地道。

    既然已经把纪东收入了自己的门下,虽然他的目的稍稍有那么一丝的不太纯粹,但作为师父,他当然要对纪东做进一步的了解,并且付出心力去教授,毕竟,他收纪东为徒的目的就是要跟纪东打好关系,以便将来得到纪东的反哺。

    总的来说,纪东能够带领秦都学院之人拿下府院之争的冠军,而且又深得律令堂长老吴心忧的赏识,这样的能力,其实也算是说得过去了。

    另外,他看得出来,纪东的基础十分的扎实,浑身上下的能量波动也相当不凡,只要他多加指点,那么纪东将来的成就,应该也不会太差。

    “弟子生长于……………”

    听到荀万山问到自己的情况,纪东赶忙正了正神色,便是把自己的身世简单的介绍了一番。

    说起来,这些情况,可谓是人尽皆知,他就算想要隐瞒都不可能,再者说,他的身世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算不得是太大的问题,相信荀万山绝对不会在意就是了。

    “想不到徒儿你竟还有如此凄凉的身世,不过这也没什么,从今以后,为师就是你的亲人,你的父母亏欠你的,为师会加倍的补偿给你。”

    听了纪东对于自己身世的介绍,荀万山不禁轻叹一声,显然是真的对纪东的出身有那么一丝的同情,随后便是一脸柔和地道。

    纪东的出身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他要跟纪东搞好关系,就要想方设法成为纪东最亲近之人,而既然纪东没有父母,他无疑可以少了很多的阻碍。

    “多谢师尊,弟子今后也定会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孝敬师尊,为师尊分忧解难!”

    荀万山话音落下,纪东的心下难免也是有那么一丝的触动,随后便是真心实意地保证道。

    他看得出来,不管荀万山是出于什么目的收他为徒,但对方想要真心待他应该是做不得假的,而他的原则就是,只要别人真心对待自己,那么他自然也会真心去回报别人。

    “好,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人!”

    听到纪东的回应,荀万山顿时露出满意之色,心里也是不由得轻松了好多。他其实看得出来,纪东绝对是一个聪明人,也许早就已经看出了他的目的,但既然纪东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何尝不是在跟他表明态度?

    如此一来,他们之间根本算不得是谁算计谁,充其量,也就是你情我愿的互惠互利罢了。

    对于荀万山来讲,他其实并没怎么想过收徒之事,如果不是此番遇到了纪东,又刚好得知纪东竟然与丹阵宗那位的弟子是朋友的话,他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给自己弄一个传人出来。

    当然了,即便收了纪东为徒,他也未必就一定指望纪东继承他的衣钵,如果纪东达不到他的标准的话,他将来大可以收其他弟子,反正又没人规定他只能收一个弟子。

    “徒儿,既然你已拜在了为师的门下,这见面礼是绝对少不得的,为师这里有一瓶培基丹,想来对你的修炼应该会有所帮助。”

    简单的对纪东做了了解之后,荀万山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还没有给自己的这个弟子准备见面礼,想到这儿,他赶忙一抬手,取出了一个大号的玉瓶来,直接抛给了下手位置的纪东。

    “这………弟子已经得到了师尊那么重的赏赐,却是不敢奢求更多。”

    下意识地接过玉瓶,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迟疑之色,赶忙对着荀万山道。他之前已经得到了一柄神刀以及一枚神丹,对此,他的心下已经颇为满足了,倒是没想让对方继续破费。

    来日方长,他今后可以慢慢从对方的身上获得修炼资源,而不是刚一入门就疯狂索取,那样的话,却是显得自己太过现实了。

    “无妨,这培基丹对为师本就没什么用处,说来也是为师为自己的传人所准备,所以本就是属于你的。”摆了摆手,荀万山继续道,“这次收你为徒也是比较匆忙,为师也没有太多的准备,不过等此间事了,为师会为你准备最好的修炼条件,让你的修为早日提升上去。”

    既然纪东已经成为了他的弟子,那么当然就要有与身份匹配的修为,他相信,只要纪东肯努力,那么在他的帮助之下,纪东绝对可以很快成长起来,至少不会比内院的任何年轻弟子差。

    纪东的年纪还这么小,别说他的基础还算不错,即便他的基础很差,他也自信能够将其培养起来,这点儿自信,他当然还是有的。

    “多谢师尊,弟子一定会认真修炼,不辜负师尊对弟子的期望。”

    听到荀万山要为自己准备修炼资源,纪东自然是欣喜不已,他现如今最缺的就是修炼资源,如果有足够的修炼资源的话,他的实力定可以突飞猛进,很快就能成为真正的强者了。

    “今日院长大人收徒,老夫难得在一旁亲眼见证,说来也是我的荣幸,我这里也有一点儿小小的礼物,还望纪东小兄弟不要嫌弃。”

    这时,一旁的传功长老凌战再次站了出来,突然接过话茬道,话音落下,他的手里便是多出了一支玉匣,直接递到了纪东的面前。

    对于纪东,他是绝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了,先别说纪东跟丹阵宗的弟子有着密切的关系,单单是荀万山亲传弟子这层身份,就是他完全得罪不起的。

    他心里清楚,荀万山对于纪东必将十分的重视,而只要纪东再争气一些的话,那么将来的内院院长之位都有可能是纪东的,所以,他最好是尽早跟纪东处好关系,免得将来后悔莫及。

    “凌长老客气了,弟子无功不受禄,怎么可以随便接受凌长老的礼物?”

    眼看着凌战把那么大的一支玉匣递到了自己的面前,纪东不由得眼神一凝,但却第一时间加以拒绝。

    他感受得到,这位凌长老递过来的玉匣恐怕绝对不会是凡品,这样的礼物对他来说,还真的是有些过于贵重了。

    “哈哈哈,难得凌长老一片的心意,徒儿你就收下吧!”就在纪东迟疑之时,上手王座上的荀万山不禁朗声一笑,十分自然地道。

    “对对对,纪东小兄弟就不要跟老夫客气了,这株木灵参能量充盈,已有四千年的年份,最是适合小兄弟现在的境界服用,说起来,木易长老一直想要谋求此参,老夫都没有舍得。”

    洒然一笑,凌战长老一边把玉匣交到纪东的手里,一边十分自然地把自己这件宝贝的价值讲述了出来。

    “这……既然如此,那弟子就多谢凌长老了。”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如果再拒绝的话,好像就有些不识抬举了,何况他的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他不收下这份礼物的话,恐怕这位凌长老一定会很伤心的。

    不得不说,圣院院长的弟子就是不一样,之前这位凌战长老对他还是呼来喝去的,但这会儿不但要乖乖地送礼,就连称呼都变成了小兄弟,这等变化,却也让人不由得有些感慨。

    “哈哈哈,应该的,应该的。”眼看着纪东收下了自己的礼物,凌战长老果然是欣喜无比,尤其是见到纪东那等感激的模样,他的心下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这件礼物送得实在是太值了…………

    “冯无敌奉院长大人之召,前来觐见!”

    就在这时,楼阁之外突然传来一声高呼,听声音正是内院的副院长冯无敌的声音。

    “咦?冯副院长到了!”听到外面冯无敌的声音,荀万山眉毛一挑,“冯副院长进来说话吧!”

    说着,他便是随意的一摆手,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随后,最底层楼阁的房门,便是直接被打了开来。

    时间不长,轻微的脚步声便是在楼阁当中响了起来,很快,副院长冯无敌便是悠悠的来到了楼阁的顶层。

    “恩?这是…………”来到楼阁的顶层,冯无敌第一时间便是见到了王座上的荀万山,以及王座下方的凌战长老和纪东,只是,当见到凌战长老和纪东竟然站在一起,而且隐隐的,凌战长老好像还要稍稍错后纪东半个身位之时,他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心下顿时有些惊疑不定的感觉。

    “呵呵,冯副院长来了,过来说话吧!”

    见到冯无敌来到楼上,荀万山随意的招了招手,示意对方上前。

    “是!”闻言,冯无敌赶忙乖乖地来到近前,先是对着凌战长老拱了拱手,又扫了一眼一旁微笑对着自己行礼的纪东,这才重新看向了荀万山。

    “之前影兄说院长大人有大事要宣布,不知是什么大事?”稳了稳心神,冯无敌略作迟疑,最终还是对着荀万山问道。

    眼下的气氛实在是有些怪异,他着实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新人弟子,怎么会被荀万山招到这里来,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他应该问的,所以只能选择旁敲侧击。

    “冯副院长不要着急,等其他人全都到了之后,本院自会宣布。”听到冯无敌的询问,荀万山神秘一笑,却是并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

    “恩?院长大人还招了其他人?”听到荀万山这么一说,冯无敌顿时心下一惊,他倒是没想到,原来荀万山不单单找来了他,竟然还召唤了别人。

    如此看来,荀万山所要宣布的事情,还真是一件大事啊!

    随着冯无敌的到来,楼阁当中的气氛却是变得安静起来,王座上的荀万山干脆不再开口,直接来了个闭目养神。

    而荀万山不开口,凌战和纪东当然就更加的不会开口了,如此一来,一旁的冯无敌虽然心下充满了好奇,但也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在心里暗暗猜测着各种可能。

    他的目光主要还是落在纪东的身上,直到此刻,他都不知道荀万山为何会把纪东带到这儿来。

    在他心里,最担心的就是纪东之前跟冯浩宇发生的争执,如果荀万山是因为此事把纪东带到这里的话,那么这对他来说恐怕不会是一件好事。

    可段念一想,纪东和冯浩宇虽然发生了冲突,但最终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况且受伤的还是冯浩宇,荀万山应该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而大做文章,要知道,冯浩宇这些年来做过的过分之事,恐怕数都数不过来了。

    思来想去,他最终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干脆也就不再去猜了。

    “啧啧,这位副院长大人貌似有心事啊!”纪东的余光一直都有观察冯无敌,看着对方在那里坐立不安的模样,他的心下属实觉得有些好笑。

    坦白讲,如果是在他没有拜师荀万山之前,他还会对这位副院长大人有所忌惮,毕竟,他此番打伤了人家的儿子,作为父亲,没有道理那么轻易放过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