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六十九章皇城圣院(40)
    “不必了,凌长老,本座这次前来,是有一件事想要问你,还望凌长老能够如实回答。”摆了摆手,冯无敌的面色微微一正,却是异常的严肃。

    “恩?不知副院长大人有何吩咐?只要本长老知道,绝对不敢隐瞒。”眼看着冯无敌如此严肃,凌战的心下微微一凛,难免有些惊疑不定的感觉。

    冯无敌的为人,他也是多少有些了解,他知道,这位副院长大人绝对是得罪不起的。

    “好,本座问你,院长大人为何要收那个小家伙为徒?!”冯无敌也不多言,直接便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听到冯无敌竟然问的是这个,凌战不由得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为难之色。

    “凌长老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里没有其他人在场,本座可以保证,凌长老对我说的每一句话,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眼见凌战的反应,冯无敌几乎瞬间就能确定,对方一定是知道此事的内情的,只不过应该是有所顾忌,所以才会有些迟疑。

    “这个…………”挑了挑眉毛,凌战也明白,自己适才已经露出了破绽,这个时候就算他说自己不知道,对方也绝对不可能会信就是。

    “也罢,反正此事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只是,副院长大人最好不要把此事跟别人提及,免得院长大人会不高兴。”

    “放心,本座以性命担保,绝对不会对他人提及一个字!”猛地一拍胸脯,冯无敌也算是下了大本钱,却是把性命都拿来做起了保证。

    “副院长有所不知,院长大人之所以会收那个小家伙为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那小家伙完成了一项任务………厄………”

    说到这里,凌战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却是不由得微微一滞,明显有些再也说不下去的感觉。

    他突然想起来,貌似纪东之前要交的那项丹阵宗拍卖会的任务,好像正是要交到冯无敌那里的。

    “完成了一项任务?什么任…………恩?!!”

    听到凌战的解释,冯无敌也是微微一愣,而几乎就是瞬间的工夫,他便是蓦地面色一变,显然也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告诉我,那小家伙完成了什么任务?!!”

    面色一寒,冯无敌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有些低沉起来,浑身上下更是透着一股子的凌厉之气。

    “这……就是丹阵宗拍卖会的任务………”见到冯无敌的表情,凌战长老不禁有些面色发苦,但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他显然已经没办法不说了,“那小家伙拿到了丹阵宗拍卖会的拍卖品清单,后来经由院长大人询问得知,那小家伙的朋友,正是丹阵宗那位女长老的弟子,所以…………”

    说到这儿,他便是直接停了下来,因为他相信,以冯无敌的聪明老练,当然不可能想不明白这里面的利益关系。

    “嘭!!!”

    “可恶,该死!!!”

    等到凌战长老的话音落下,冯无敌顿时浑身一颤,下意识地一掌拍下,却是把凌战的矮榻直接拍成了齑粉。

    恐怖的气势在冯无敌的身上不断攀上,这一刻,这位内院的副院长大人完全处于暴走的边缘,如果这会儿谁敢招惹他的话,怕是瞬间就会被他灭成渣渣。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上天为何要如此捉弄与我?!”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此时此刻的冯无敌真的很想骂娘。

    当凌战长老把事情的始末讲述给他之后,他已经彻底明白了荀万山收纪东为徒的原因。

    丹阵宗的那位女长老,他当然知道那位的份量有多重,而对于那位女长老收徒之事,他倒也有所耳闻,只是,让他完全没想到的是,那位长老所收的弟子,竟然会是纪东的朋友!

    他并不知道纪东跟那位长老的弟子有多么的亲近,但不管有多亲近,单单是纪东能够拿到丹阵宗拍卖会的清单一事,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该死,那项任务明明是应该交到我这里的,怎么会被荀万山半路劫了去!”双拳紧握,他这会儿简直就是又急又怒,又悔又恨,如果不是因为凌战在一旁的话,他真的很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之前,他收到弟子的禀报,说是有新人弟子前来交付任务,而那个时候的他正在忙着研究技能,所以就没有第一时间把纪东招进来。

    现在想想,如果他当时直接把纪东叫进屋里,并且见到纪东拿出来的拍卖品清单的话,那么纪东这会儿早就是他冯无敌的弟子了,又怎么可能会被荀万山抢了去?

    然而,现在倒好,他不但没能把纪东收入门下,反倒是把纪东拱手让给了荀万山,而更加要命的是,就是因为他的一时大意,他的儿子和弟子还把纪东彻底的得罪了,原本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可段瞬之间就变成了巨大的麻烦!

    一想到这些,他简直都要把肠子给悔青了。

    “副院长大人,正所谓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副院长大人倒也无需太过挂怀,毕竟此事已经既成事实………”

    眼看着冯无敌铁青的脸色,一旁的凌战长老略作迟疑,最终还是轻声劝道。

    他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过程,在他心里,却是只以为冯无敌错过了一次机会,但并不知道冯无敌父子还跟纪东发生过冲突,所以也没有觉得此事有多么的大不了。

    “凌长老不必说了,告辞!”

    不待凌战说完,冯无敌便是猛的一抬手,直接打断了对方后面的话,说着,他便是铁青着脸色,直接段身离去。

    凌战不了解内情,当然可以说得十分轻松,可他作为当事人,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释怀?

    “这………”眼看着冯无敌怒气冲冲地离开,凌战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心下难免有些难以理解的感觉。

    “用得着发这么大的脾气么?不就是一个弟子么,将来能不能利用得到还说不定呢!”他也能够理解冯无敌的心情,但说心里话,纪东无非就是丹阵宗那位大人物的弟子的朋友而已,如果那位大人物的弟子难成大器的话,纪东这条线根本也就没什么用了。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被那位大人物选中,想来今后的成就怎么都不会太差才是。

    “不管怎么说,这个叫做纪东的小家伙好像都不太寻常,能够让另外三个家伙都如此重视,这已经足以说明他的厉害,院长大人收他做弟子,应该也算不上亏。”

    修炼这么久,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一些的,他相信,纪东绝对不是一般的年轻人,也许经过荀万山的调教,今后的纪东真的能够成为一方强者也说不定…………

    与此同时,副院长冯无敌的宅院当中。

    “可恶,实在是可恶!!!”

    密室里,冯无敌一脚将密室中间的石桌踢飞,狂暴的怒气,却是越发的难以压制起来。

    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可他偏偏已经了解到了全部,深知这一切后果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那种跟自己生气的感觉,实在让他找不到发泄的途径。

    “来人!!!”

    猛地段过身,他对着门外便是一生大喝,语气当中充满了愤怒。

    “刷!!”听到他的喝声,一个青年男子赶忙推门而入,乖乖地单膝跪倒在地,“副院长大人有何吩咐?”

    “去,去把冯浩宇和宋勉给我叫来!!”

    深吸一口气,冯无敌尽可能的稳了稳心绪,对着青年男子咬牙切齿地道。

    “是,属下遵命!!”感受到冯无敌身上那动荡的气势,青年男子不敢迟疑,赶忙身形一闪,就去寻找冯浩宇和宋勉去了。

    冯浩宇和宋勉都受了伤,这会儿并没有回各自的住处,而是全都在冯无敌的宅院当中养伤,所以,时间不长,二人便是一齐来到了冯无敌的密室当中。

    “父亲,您回来了,院长大人叫您前去究竟所为何事?!”

    刚一进入密室,冯浩宇便是赶忙上前一步,对着密室深处的冯无敌问道。

    之前冯无敌正在为他疗伤,然后就被荀万山派人叫走,他估计,这里面十有八九会跟纪东有关,毕竟,在那之前,纪东正是被荀万山的人带了去,而且刚好跟他发生过冲突。

    一旁,宋勉老老实实地跟在冯浩宇的身后,虽然没有开口,但眼底同样是充满了好奇之色。

    “跪下!!!”

    然而,就在冯浩宇和宋勉二人都满是好奇地等待着冯无敌的回答之时,一声怒喝却是陡然从冯无敌的口中传开,震得二人耳膜生疼。

    “这…………”听到冯无敌的怒喝,冯浩宇和宋勉都是微微一惊,显然都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还不跪下?!!”眼看着二人还在发愣,冯无敌怒气更盛,一抬手便是打出了两道超能力,直接便是打在了二人的膝盖上面。

    “噗通!!”这一下,还在愣神的二人再也难以站立,直接便是全都跪倒了下来。

    “说,为何要去招惹那个纪东?”

    一招放倒了冯浩宇和宋勉二人,冯无敌的目光犹如两柄利刃一般,狠狠地扫过二人的双眼,使得二人全都是面色一白,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没能收到纪东做弟子,这对于冯无敌来说的确是一个损失,但此事已经难以改变,他就算再怎么后悔也没用。

    此时此刻,让他最是郁闷的,却是自己的儿子和弟子竟然跟纪东交恶,让他跟荀万山身边之人站到了对立面,而跟荀万山的人敌对,这绝对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一想到此,他就对眼前这二人愤恨不已,如果不是因为这二人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他的弟子,他恐怕早就把二人拍飞了。

    “父………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是院长大人用那个纪东做文章,为难父亲大人了么?”

    跪倒在地,冯浩宇的脸上不禁露出惊恐之色,声音颤抖地道。他虽然平日里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的,但在他的父亲面前,他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他很清楚,若是惹得自己这位老子不开心,结果将会是多么的恐怖。

    “哼,我问你们,之前到底是谁先惹的事?!”

    听到冯浩宇还在询问自己,冯无敌冷哼一声,却也不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继续沉着脸问道。

    “这…………”见到自己父亲的反应,冯浩宇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异色,显然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父亲明鉴,孩儿之前与宋师弟前来给父亲请安,却是刚好在门外遇到了那个纪东,后来那纪东与宋师弟发生了一些口角,宋师弟被激怒动了手,但却不是那纪东的对手,最后,孩儿无奈之下为宋师弟出头,却没想到也不是他的对手…………”

    冯浩宇面色变幻,便是把之前与纪东发生冲突之时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只不过,他却是把自己想要抢夺纪东手中金阙刀之事直接忽略掉,使得自己一下子撇开了责任。

    “这么说来,是你先主动去挑衅的人家?!!”等到冯浩宇说完,冯无敌的面色再次一黑,直接便是看向了冯浩宇侧后方的宋勉,语气愤怒地道。

    “师尊明鉴,是那个小杂种先辱骂弟子,弟子这才愤而出手的,这一点,师兄可以为弟子作证!!!”

    见到冯无敌愤怒地盯着自己,宋勉简直吓得亡魂大冒,赶忙向前爬了几步,满是无辜地道。他当然不敢把冯浩宇想要抢夺纪东那金阙刀之事说出来,因为他相信,得罪了冯浩宇,一定会比得罪了冯无敌还要可怕。

    “哼,我不管是谁先辱骂的谁,从今日起,你们二人给我乖乖地呆在府里,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得出门半步!!”

    冯无敌不是傻子,问到现在,他已经很清楚,问题必然还是出在他的儿子还有弟子身上,不过,这会儿的他其实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纪东竟然能够把他的儿子打伤,这恐怕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之前因为没倒出时间,所以他也没来得及去调查,此时此刻,纪东已经被荀万山收为了弟子,他恐怕就更难随意去调查对方了。

    现在想想,纪东居然连冯浩宇都能打伤,要说纪东只是一个普通的新人,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如此看来,荀万山收纪东为徒,恐怕也未必就只是因为纪东跟丹阵宗之人相熟这一个原因。

    想到这些,他脑子里的思绪不禁变得越发的混乱起来,同时也越发的后悔,毕竟,如果他之前把纪东收为弟子的话,那么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父亲竟要如此惩罚孩儿和宋师弟?”

    听到自己的老爹竟然要无限期关自己的禁闭,冯浩宇的脸色不禁越发的苍白起来,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问题比较严重的话,自己的父亲绝对不会狠心至此。

    “发生了什么?好,那我就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

    听到冯浩宇发问,冯无敌不禁把心底那无头的思绪暂且抛开,“告诉你们,就在刚刚,院长大人当着我和四大主事长老的面儿宣布,从今以后,那个纪东就是他的嫡传弟子了,现在,你们可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难免再次提高,简直就是怒不可遏。

    “什么?院长大人收了那个纪东为徒?这………这怎么可能?!!”

    等到冯无敌的话音落下,跪在地上的冯浩宇和宋勉都是神情大变,身体如遭雷击,全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们是真的被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给惊到了,原本,他们还以为是荀万山以纪东为借口,对冯无敌进行了警告或者责备,这才让冯无敌如此愤怒的。

    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问题明显要比他们想象的严重得多,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荀万山竟然把纪东收为了亲传弟子!!

    被荀万山收为亲传弟子,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纪东,已经是内院的太子爷了,说不定今后的内院院长之位,都有可能是人家的!

    最要命的是,纪东成为了院长荀万山的弟子,那也就意味着,纪东今后所代表的就是院长荀万山,如果纪东想找他们的麻烦的话,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宋勉的眼睛都有些充血,指甲刺入掌心都毫无察觉。他实在没办法接受这个现实,如果是其他人被荀万山收为弟子还好,可偏偏被荀万山收为弟子的是纪东,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打击。

    当初在府院之争当中被纪东击败,他只觉得是自己的运气差了一些,所以并没有多想,后来加入圣院,他直接成为了副院长冯无敌的弟子,在他想来,自己今后必将跟纪东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届时还不是想怎么羞辱纪东就怎么羞辱?

    可直到此刻,纪东竟然成为了内院院长的弟子,如此一来,他的身份瞬间就被对方比了下去,而且再也不可能会有翻盘的机会!

    一想到这些,他便是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再也提不起一丝修炼的劲头。

    内院的院长收徒,这无疑是一件大事,几乎就是几天的时间,整个内院上上下下便是全都知道了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之事。

    对于纪东能够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不少人自然都是羡慕不已,谁都明白,从今以后,纪东在内院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就算是两大副院长,怕也没有了在纪东面前倚老卖老的资格。

    不过,大家的心里也清楚,虽然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但一切还得看纪东自己是否努力,如果纪东拿不出与身份相匹配的实力的话,那么不用大家说,荀万山自己恐怕都会把纪东打入冷宫。

    所以,眼下去羡慕纪东,其实也是为时尚早。

    荀万山并没有对外封锁消息,如此一来,纪东被内院院长收为弟子之事,自然很快就传到了大秦王朝皇室,而皇室了解到此事之后,各大府域自然也是纷纷收到消息。

    秦都府府衙,府主雷震虎的议事大殿当中。

    此时此刻,秦都府府主雷震虎率领执法司司主林泉,护卫统领金栾,以及两大副司主和两位副统领,尽数聚集在大殿当中。

    只是,这会儿的秦都府七大主事者都是乖乖地单膝跪倒在地,因为此时,大殿的上手位置,一个身着黄袍的中年男子正在宣读大秦王朝皇帝秦天的旨意。

    “奉大秦王朝皇帝诏,秦都府府主雷震虎自掌管秦都府以来,克己奉公,尽忠职守,即日起,秦都府五年内所缴纳赋税不必上缴国库,另,雷震虎劳苦功高,特赏赐黄金丹两百万枚,黄金级神刀三柄,奇珍异宝五十株,钦此!!!”

    黄袍中年男子声音洪亮,每个字都铿锵有力,而随着他将圣旨上面的旨意一一宣读出来,大殿下方的雷震虎等人都是神情震荡,一个个全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雷府主,接旨吧!”眼看着下方的雷震虎竟然愣在那里,黄袍男子不禁微微一笑,十分友好地提醒道。

    “雷震虎接旨!!”听到黄袍男子的提醒,雷震虎这才猛地神情一震,赶忙站起身将圣旨接了过来,但却依旧有些难以平静。

    三天前,他已经得到了消息,秦都学院弟子纪东被内院院长荀万山看中,直接收为了亲传弟子,在那之后,他就一直在想,大秦王朝皇室是否会派人前来有所表示。

    今日一大早,秦都府府衙的大门就被推开,随后,眼前的这位特使便是召集了所有人,宣布了大秦王朝皇帝秦天的旨意,只是,对于皇室的这次表示,他真的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

    “恭喜雷府主了,雷府主的辖区之内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看来从今以后,雷府主就是大秦王朝三十六府域当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府主了,哈哈哈哈!!”

    一边将一枚古朴的储物戒指递到雷震虎眼前,黄袍中年男子不禁长笑一声,脸上尽是一片的亲近之色,显然,就算是贵为大秦王朝皇帝秦天的特使,他现如今也丝毫不敢对雷震虎有所怠慢。

    皇室早已经查明,刚刚被圣院院长荀万山收为弟子的纪东,说来可是与雷震虎走得很近,据说还是雷震虎女儿的救命恩人,深得雷震虎的器重,也没少受雷震虎的恩惠。

    可以想象,雷震虎与那位天才年轻人之间走得有多近,而一旦那位天才有所成就,雷震虎的前途,实在是难以估量。

    “多谢特使大人。”深吸一口气,雷震虎先是把储物戒指拿在了手里,随后才稍稍回过神来,“特是大人言重了,雷震虎才疏学浅,修为也并不出众,第一府主之名,却是万万不敢染指。”

    “哈哈哈,雷府主就不要谦虚了。”听到雷震虎之言,黄袍男子摆了摆手,“雷府主,在下还要回去复命,就不再过多逗留了,它日雷府主到皇城之时,一定要到府上痛饮几杯,也好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

    “一定一定,恭送特使大人!!”拱了拱手,雷震虎倒是不敢怠慢,说着便是率领众人亲自将黄袍特使送出府衙,直到对方带着队伍离开,这才带着众人回到了大殿当中。

    “哈哈哈哈,好,好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纪东小友简直就是秦都府的福星,哈哈哈哈!!”

    等到没有了外人,雷震虎再也抑制不住心下的欣喜,放声长笑起来。

    “哈哈哈,恭喜府主大人,秦都府崛起的时候到了。”

    “恭喜府主大人,贺喜府主大人!!”

    眼见雷震虎放声长笑,一旁的护卫统领金栾也是长笑一声,对着雷震虎大声恭贺道,而随着他的笑声落下,其余几人都是面带兴奋地高呼起来,每个人都是开心的不得了。

    谁也没有想到,皇室竟然下了这么大的手笔来奖励秦都府,抛开那些珍贵的物质奖励不说,单单是五年的赋税不用上缴国库一点,就可以说是难以想象的了。

    可以试想一下,五年的赋税不上缴国库,届时全都投入到秦都府的建设当中,那得把秦都府建设到何等的规模?届时,就像是黄袍特使说的那样,秦都府成为大秦王朝的第一府域都不无可能!

    “哈哈哈,同喜同喜,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大喜事!!”

    听到众人的恭贺,雷震虎再次长啸一声,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兴奋,他知道,秦都府这一次真的要一飞冲天了,谁也别想阻止。

    “真是想不到,纪东小友竟然会被圣院的院长看中,看来我之前对他的评价,还是有些过于保守了。”

    兴奋过后,雷震虎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纪东,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此时此刻所得到的一切,根本就全都是借了纪东的光,说白了,皇室明面上是在奖赏他,可实际上根本就是在讨好纪东罢了。

    “那位纪东小兄弟的确非同一般,当初他来府衙之时,我就觉得此子前途不可估量。”执法司司主林泉双眼微眯,舔了舔嘴唇道。

    “不错,纪东小兄弟的确非比寻常,不过正如府主大人所言,我们对他的认识,恐怕还是有些太少了。”

    护卫统领金栾也是再次开口,脸上尽是一片的叹服之色。他跟纪东接触的比较多,也从来没有低估过纪东,可现在想想,他对纪东的了解,恐怕根本就是最最表面的东西而已。

    “诸位,眼下并非是谈论这些的时候,既然纪东小友为我等争取到了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看来我们兄弟几人,却是必须要大干一场了!!”

    大手一挥,雷震虎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表情,这一刻,他压制了无数年的野心,却也终于慢慢地显露了出来。

    秦都学院,幽静的树屋当中,秦都学院院长关岳盘膝坐在一座蒲团之上,在他的对面,秦都学院大长老燕重山此时也盘坐在蒲团上面,二人之间摆着一壶清茗,袅袅的雾气在二人之间升腾,如梦似幻。

    “真是想不到,霄儿竟然如此争气,不但带领学院拿下了府院之争的桂冠,更是受到了圣院院长的重视,我这个做师父的,真是死也瞑目了啊!!”

    轻轻地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燕重山不禁长长地感叹一声,脸上的神色却是说不出的复杂。

    纪东被圣院院长收为弟子之事,他自然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无疑,对于纪东所取得的成绩,他是打心眼里为纪东高兴。只是,一想到纪东有了更好更强大的师父,他的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醋意。

    “你那个徒儿绝非池中之物,我敢打赌,他今后的成就,恐怕绝对不止是圣院院长弟子那么简单。”听到燕重山的感慨,对面的关岳不禁挑了挑嘴角,一脸神秘地道。

    相比于燕重山,他跟纪东接触的时间才是最多的,对于纪东,他其实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抛开其他的不说,单单是纪东以超能力境的修为就有了堪比黄金段三段的实力之事,恐怕就是其他任何人都不曾知晓的。

    “圣院院长的弟子已经很是不凡了,不过我也相信,以霄儿的资质,他今后的成就必然不会局限于大秦王朝,说起来,大秦王朝也好,内院也罢,充其量就是大一点儿的角落而已。”

    咂了咂嘴,燕重山的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野望,作为纪东的师父,他希望纪东能够走得更高更远,去领略这个世间真正的精彩,那样的话,也可以算的上是不枉此生。

    “哈哈哈,有些事情并非你我所能左右,纪东那小子绝非常人,他将来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恐怕他自己都难以想象。”朗声一笑,关岳摆了摆手,“不说这些了,圣院的奖励已经到了,这些资源对我来说已经无甚大用,大长老拿去看看,有用的尽管拿去用,因为这本就是你的弟子为学院争取来的。”

    说着,他便是一抬手,取出了一枚储物戒指,随手抛给了对面的燕重山。

    秦都学院为内院的院长培养了一个弟子,这份儿功劳当然不小,圣院那边不需要荀万山嘱咐,下面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做的。

    “哈哈哈,那我就不跟院长大人客气了。”接过储物戒指,燕重山也是长笑一声,笑声当中充满了畅快。

    他知道如今的关岳已经非比从前,很多东西对于这位来说,都已经起不到什么效果,所以也没必要跟对方谦让。

    “今非昔比,燕长老还是尽可能的把精力用在修炼上吧,纪东那小子是你的一个机会,至于学院的一些琐事,尽可能的交给其他人去做就是。”

    眉头微皱,关岳略作迟疑,随后语重心长地道。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说到底还是修炼最为重要,以前的燕重山因为希望渺茫,所以可能对修炼之事并不怎么看重。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纪东的得势,定会为燕重山带来很多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机会,只要燕重山抓紧把握,未必就没有冲破桎梏的可能。

    “多谢院长大人提醒,我会认真考虑的。”听到关岳之言,燕重山也是眼神一凛,随后便是笑着拱了拱手,“院长大人时间宝贵,我就不继续打扰了,告辞!”

    “请!”

    两人都是老关系,却也不需要有太多的礼数,说话之间,燕重山便是出了树屋,悠悠的朝着自己的灵峰而去。

    “真希望那小家伙能够早日修炼有成,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强者!”等到燕重山离开,关岳的双眼微微眯起,心下对于纪东,却是越发的期待起来……………

    纪东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已经在整个大秦王朝传递开来,但凡身份地位足够之人,都已经知道了他的名讳,等到他再次走出圣院之时,偌大的大秦王朝,却是再也没有他去不得的地方,也再也不会有他得罪不得的人。

    只可惜,对于这些,他根本就从来不曾关心过,这个时候,他的全部心神都已经沉入到了修炼当中,简直就是与外界隔离了。

    属性之力动荡的修炼池里,纪东忘掉了时间,忘掉了身份,心里唯一想着的,就是努力吞噬身下的灵液,然后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从进入到修炼池到现在,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悄然溜走,而经过了半个月时间的修炼,他的浑身气息早已经要比之前强大了太多,只不过,虽然他的实力变强了,但他身下的灵液,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减少。

    要知道,这修炼池可是荀万山花费大代价建造的,平日里乃是供他修炼之用,如果这里的灵液那么容易就被用光,那才是真的不正常了呢!

    “嗤嗤嗤!!!”

    某一刻,纪东的身周再次荡漾起一股凝而不散的恐怖气势,随着这股气势散开,纪东身下的灵液猛地加快了流速,迅猛的朝着他的身体当中汇聚而来。

    “呼呼呼!!!”

    随着大把大把的灵液被他吞噬到身体当中,他的浑身衣衫都是猎猎作响,整个院落里面都是吹起了一阵的劲风。

    “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纪东的身体再次微微一颤,随后,他身下的灵液便是剧烈的荡漾起来,良久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好,黄金段四段,我终于达到黄金段四段的境界了啊!!”

    等到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纪东的双眼猛地睁了开来,眼底尽是一片星辰般的亮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