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八十一章皇城圣院(52)
    目光一闪,纪东幽幽的上前半步,毫不慌乱地回道。

    “你倒是会为自己的师父考虑。”摇头一笑,冯无敌不置可否,“说吧,你想要让本院帮什么忙?如果能帮得上,本院倒也不会袖手旁观。”

    当初跟纪东交恶之后,他其实也希望能够有机会弥补一番,眼下纪东主动找上门来,似乎是有意要跟他示好,对此,他自然希望借此机会对大家的关系进行缓和。

    “多谢副院长大人。”听到冯无敌的回答,纪东不禁心下一喜,这才继续道,“是这样的,弟子最近修炼,却是缺少一些修炼资源,所以希望能够拿身上的一些东西,跟副院长大人换取一些修炼用度,不知副院长大人是否方便。”

    “哦?你想跟我做交易?”等到纪东话音落下,冯无敌不禁面色一闪,随后便是饶有兴致地问道,“要说修炼资源,本院的身上的确有一些,却不知你又能拿什么来与本院交易?”

    “不知这东西可否入得副院长大人的法眼?”听到对方的询问,纪东也不迟疑,抬手之间,便是把自己剩下的所有秘银全都取了出来,放在了对方的面前。

    这剩下的秘银要比之前跟两大长老做交易之时的秘银多不少,原本他是打算把最多的留给玉长老的,可惜那位玉长老竟然拒绝了他。

    “恩?是秘银?看起来数量还不少!”见到眼前的大块儿秘银,冯无敌眼神一亮,随后便是暗暗点了点头,“这东西的确可以换取一些修炼资源,却不知你想用它换多少?”

    “弟子知道副院长大人是金系超能者,如果可以的话,弟子希望能够换取一千五百万枚金元丹,不知副院长大人以为如何?”

    纪东也没什么好顾虑的,直接便是说出了自己心底的价位,他倒是没有索要太多,因为他知道,这块儿秘银,其实是不值这样的价钱的。

    “你小子还真是敢张嘴,一千五百万金元丹,这可不是一个公平的价格。”双眼微眯,冯无敌对于纪东提出的数字的确有些暗暗心惊,而事实上,纪东提出的数字,的确有些超出了这块秘银的价值。

    “弟子还没说完,如果副院长大人愿意接受这个数字的话,弟子还有比这更好的东西,却也可以一并卖给副院长大人。”

    摆了摆手,纪东示意对方先不要急,这才继续说道。

    “哦?还有什么,你一并拿出来吧,说不定本院可以考虑考虑。”听纪东这么一说,冯无敌再次目光一闪,对着纪东道。

    “副院长大人请看!”闻言,纪东也不多说,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块儿差不多两尺见方的紫色金属来,正是比秘银高一个等级的紫金!

    “恩?这么多的紫金?!!”

    眼看着眼前突然多出来的大块儿紫金,冯无敌的瞳孔都是不由得微微一缩,眼底的光芒,则是越发的明亮了起来。

    如果说那一大块儿的秘银只是让他心动的话,那么眼前的这块儿紫金,却是着实让他有些势在必得的感觉了。

    同为炼制神兵利器所需的炼材,紫金和秘银完全就是两个级别的东西。

    如果说秘银比较珍贵的话,那么紫金则可以用珍稀来形容,意思就是不仅珍贵,而且极为稀有。

    这两种金属都是从各自的矿石当中提炼而来,但紫金矿的规模向来都不及秘银矿的百分之一,而且更加的罕见。

    就拿纪东此时拿出来的这块儿紫金来说,恐怕任何一座紫金矿,都很难冶炼出如此多的紫金,哪怕是那种规模比较大的紫金矿,怕也得几座矿才能冶炼出这么多。

    所以,当见到纪东把这东西拿出来之时,冯无敌几乎已经报了必须要将之据为己有的想法,哪怕是多花一些金元丹,他也在所不惜。

    “副院长大人,您觉得这块儿紫金如何?副院长大人不妨开个价让弟子听听。”见到冯无敌眼底那一闪而逝的震惊和贪婪,纪东简直就是欣喜不已,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应该能够大赚一笔了。

    “好东西,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小家伙,别说本院占你的便宜,这样吧,那块秘银,一千五百万金元丹,本院收下了,至于这块儿紫金,本院愿意出八千万金元丹,你觉得可否满意?”

    金元丹这东西,他今后只要有时间,并且找一处五行之金比较浓郁的地方,却是很快就能再次积攒起来,但紫金这等宝贝,那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得到的。

    坦白讲,没有谁会拿紫金来换金元丹这些东西,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同等价值之物,恐怕也就纪东这等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才会把这等宝贝拿来换取金元丹。

    “八千万金元丹?这…………”

    听到冯无敌之言,纪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似乎是对于这样的价钱并不怎么满意。不过,在他的心里,此时却早就已经乐开花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原来这么一块儿紫金,竟然会值这么多的资源,八千万金元丹,这根本就是他从来不敢想的数字。

    “怎么,难道这样的价钱,你还不满意么?”

    见到纪东皱着的眉头,冯无敌不由得心下一凛,似是有些不悦地道。

    “副院长大人可能有所不知,在弟子前来副院长大人这里之前,弟子还曾去了几位长老那里,除了玉长老因为身上没有五行元丹之外,其他几位长老,就连这样一块儿秘银,都给出了远超副院长大人的价钱,看来副院长大人并不是很有诚意跟弟子做生意啊!”

    摇了摇头,纪东丝毫不被对方的表情所影响,因为他心里清楚,既然对方肯出八千万金元丹交易他的紫金,那么对方一定会舍得出更多。

    其实他心里多少也能想到,像紫金这等贵重的金属,恐怕是用一些少一些的,可五行元丹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但对于冯无敌这等强者来说,如果一年的时间不停不休地凝结金元丹的话,少说也能凝结数以亿计的数量吧?

    他之所以让对方先出价,就是想看看对方对这紫金是否是真的动心了,而只要对方动心了,他相信,只要对方能够支付得起,应该就不会让他把这紫金带走。

    说白了,他并不是不知道紫金的珍贵,而是眼下的他只能用这东西来换取自己眼下最需要之物,毕竟,这紫金在将来能够为他创造再多的价值,可若是他没有实力活到将来,那也跟一块儿石头没什么区别。

    “也罢,小家伙,那你说吧,你想要多少的金元丹,才能把这块儿紫金交易给我?”

    听到纪东提到四大长老,冯无敌的心下不禁微微一急,在他心里,还真的害怕纪东把这紫金拿去给其他长老。

    “一亿五千万金元丹,如果副院长大人觉得可以,那咱们这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若是副院长大人不同意的话,弟子就去找其他几位长老聊聊,另外,弟子之前听师尊说,咱们另外一位副院长大人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

    目光一凝,纪东连迟疑都不迟疑,说着便是直接说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离谱的价格。

    “什么?一亿五千万?小子,你这是在开玩笑么?!”听到纪东说出的数字,冯无敌顿时瞪大了双眼,似乎是被这样的数字惊得不轻,当然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伪装的因素在里面,那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看来副院长大人是不接受了?既然如此,那弟子就不再打扰了。”

    心下一动,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可惜之色,随后便作势要去把地上的东西收起来,结束这次交易。

    “慢着!!”

    见到纪东要把东西收走,冯无敌顿时面色一急,赶忙阻止了纪东的动作。

    “小家伙,本院又没说不答应,你干嘛如此心急?”阻止了纪东的动作,冯无敌面色闪烁,赶忙对着纪东安抚道。

    “那副院长大人的意思是…………”

    “实不相瞒,本院身上的金元丹,一共也就只有一亿一千万左右的数量,我看不如这样吧,这块儿秘银我不要了,你把这块儿紫金给我,我把身上的一亿一千万金元丹全都给你,另外,本院承诺亏欠你四千万金元丹,一年之内,本院定会为你补齐,你觉得这样是否可行?”

    上亿的金元丹,就算是他不眠不休地凝练,恐怕也要一年的时间,而这当中会有多大的消耗,根本不是旁人所能想象的。最主要的是,他堂堂的圣院副院长,总不能每天什么都不干,就一直坐在那里凝结金元丹吧?

    如果不是因为他真的很想得到这块儿紫金的话,他真的很想一口回绝了纪东。

    “看来副院长大人还是蛮有诚意的,既然如此,弟子就做这个让步了!!”

    听到冯无敌开出的条件,纪东顿时喜形于色,直接便是答应了下来。

    从八千万一下子提到了一亿五千万,虽然还有四千万的欠账,但仅仅是一亿一千万的金元丹,他就已经十分的满足了,至于那四千万欠账,他相信对方绝对不敢赖账就是。

    从副院长冯无敌的府邸出来,纪东的心情简直就是一片大好,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此番竟然会从冯无敌那里得到如此之多的金元丹!

    原本在他想来,自己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拿到五千万金元丹就已经是不错了,没想到现实竟然给了他这样一个大惊喜。

    带着大把的能量资源,他直接返回到了自己在新人区的小屋当中,随后便是把自己关了起来,暂且与外界隔绝。

    “终于凑够了啊,算上之前弄到的三千五百万五行元丹,我的身上,差不多有了一亿五千万的五行元丹了,这样的数量,却是足够我冲击黄金段九段的境界了啊!”

    盘膝坐在矮榻之上,纪东的脸上一直都是充满了笑容,久久难以从兴奋当中回过神来。

    对于此番跟冯无敌的交易,他并没觉得自己有吃多大的亏,毕竟,他此番换取的东西,正是他眼下最急缺之物,另外,放眼整个大秦王朝,他好像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为他提供如此多的五行元丹了。

    “看来这些珍贵的炼材着实是好东西,虽然我的身上已经没有了紫金,但眼下我还剩下一块儿秘银,以及一块儿不小的乌金,更是有一块儿天外神石,这些东西,将来应该能够为我创造更多的价值吧!”

    之前在那黑衣人的戒指里,他却是得到了不少的稀有金属,那块儿紫金的确是比较珍贵的,但更珍贵的却是那块儿一尺见方的乌金,他相信,那块儿乌金的价值,一定会比那块儿紫金高出数十倍。

    “眼下资源已经足够,是时候冲击黄金段九段的境界了啊,待我晋级了黄金段九段,我的实力就能更上层楼,届时,我就可以更加放心大胆地去跟那黑衣人争斗了啊!”

    暂且将所有的心思抛到一边,他知道,自己是时候把修为更进一步,朝着更高的境界迈进了。

    说心里话,上次跟黑衣男子斗过一场之后,他的心里其实也是隐隐有些警惕的,毕竟,那黑衣男子身后一定会有强大的势力或个体在暗中支持,如果对方的实力强过他太多的话,对他来说绝对会有着不小的危险。

    而为了消除这些危险,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努力提升壮大自己!

    “开始吧,等我把修为提升到黄金段圆满之境,我就可以继续与那黑衣男子进行周旋,一来可以慢慢揭开他们背后的秘密,二来也可以想办法从他们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为我进入那更强的破劫境做准备!”

    有了上一次与黑衣男子的交锋,他相信,黑衣男子背后的势力绝对十分的富有,如果他能够把黑衣人背后的秘密彻底揭开的话,那么得到一些好处几乎是必然的。

    从黄金段到破劫境,这中间需要的能量恐怕要多了去了,如果单单凭借他慢慢积累的话,没有个百八十年恐怕都难以突破,所以,他必须要从现在开始就为自己冲击破劫境做准备,而黑衣人背后的势力,绝对可以作为他重点关注的目标。

    心里想着这些,他却是已经将自己此番得到的五行元丹大把大把的取了出来堆积在身周,同时将金色蒲团取出来坐在了身下,这才运段起了自己的擒龙诀,开始了自己疯狂的修炼。

    随着擒龙诀开始运段,他身周的五行元丹简直就是肉眼可见的在不断缩水,那等缩水的速度,就算是心劫境的强者见到,怕是都会被惊得心神摇曳。

    一百零九处丹田,五颗元丹,每一颗元丹都要从黄金段八段晋级黄金段九段,而且还都是五行超能力,这里面需要的能量,恐怕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

    纪东丝毫不心疼那些不断被吞噬掉的五行元丹,他心里最是清楚,他吞噬的五行元丹越多,那么他的实力提升的就会越大,所以,他巴不得自己此番修炼,能够把身上所有的五行元丹都吞掉呢!

    “嗤嗤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东已经不记得自己吞噬掉了多少的五行元丹,但他的修为,却是迟迟没能来到黄金段大圆满的境界,而这个时候,他身下的大地似乎都感觉到了他对能量的渴望,竟是开始朝着他的身体当中不断输送起土元力来。

    脚下的大地,正是五行之土最主要的存在形式,而纪东作为全系五行超能者,当他开始修炼之时,自然而然的就会与周围的五行之力有所感应,只不过,能够将大地当中的土元力吸取出来,那也不是每一个土系超能者都能做得到的。

    有了一丝丝的土元力相助,他的修炼速度无疑变得更加的快了起来,而就这样,他把自己所有的心思完全沉浸在了修炼当中,这一修炼,便是整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他身上将近一亿五千万的五行元丹,却是差不多只剩下了一千多万的数量,而这还是因为他吸收了不少的土元力的缘故,若非如此,恐怕这一千多万的五行元丹也早就被他用光了。

    “嗡!!!!”

    某一刻,整整修炼了一个月之久的纪东终于浑身一颤,随后,以他为中心,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直接出现,这个时候,那仅剩的一千多万的五行元丹,也被他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吞噬着,直到这一千多万枚的五行元丹几乎就要消耗殆尽之时,他这才幽幽的停了下来。

    “哗啦啦!!!”

    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碎响一闪而逝,而随着这一声碎响传开,纪东的身上陡然释放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来,也幸亏他反应及时,第一时间运段起了敛息诀收回了这股气息,否则的话,圣院当中的高手,恐怕会以为真武圣院又多出了一个心劫境以上的强者呢!

    “成功了,黄金段九段,我终于进入到黄金段九段的境界了啊!!”

    双眼睁开,两道亮芒似乎要穿透周围的墙壁,这个时候,纪东的一双眼睛简直就像是两颗璀璨的星辰,让人不敢逼视。

    “啧啧,变强的感觉还真是痛快,想来现在的我,就算是对上四大长老,应该也完全有着一战的实力了吧?!”

    感受着身体当中不断流段的恐怖力量,这一刻的他,还真的很想找四大长老那等级别的强者切磋切磋,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少斤两。

    小屋当中,纪东不断的感受着自己此时此刻那等无与伦比的强横力量,心下着实有冲动去找四大长老打上一架。

    坦白讲,这一次修为突破所带来的力量提升,就连他自己都并没有预料到,当然了,为了冲击黄金段九段,他所消耗掉的资源,也是完全超出了他的估计。

    说起来,这一次也幸亏他从冯无敌那里弄到了那么多的金元丹,如若不然,他恐怕只能是用自己身上的那些奇珍异宝来顶替,而那个时候,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除了超能力力的提升,他的精神力也再次得到了进步,距离那更强的五级丹阵师之境,却也只不过就是一步之遥而已,只要他能够突破到破劫境,那么他的精神力铁定可以迈进五级丹阵师的境界。

    “这一次真可谓是收获甚大,别说是损失了一块儿紫金,就算是把那块儿乌金也搭进去,我也完全算得上是大赚特赚,看来我倒是真的应该感谢那位副院长大人。”

    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来适应新的力量,纪东的心情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对于他来说,全新的力量,不过就是增加了他的自保能力而已,而事实上,他今后的路貌似还有很长很长。

    “一个多月了,那个黑衣男子的伤势,估计也应该好了七七八八了吧?看来是时候去看看他的情况了。”

    完成了修炼,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凶兽材料店的黑衣男子,他的心里一直都有估算着时间,按照他的推测,之前的黑衣男子受伤严重,一定会想尽办法恢复伤势,而对于他为对方留下的伤势,他的心里自然有数。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会一会他,只希望这家伙不要暗中逃了就好。”想到那黑衣男子,他的心下自然也是难免有些担心,毕竟,如果对方真的暗中逃了的话,他这条线恐怕就又要断了。

    鉴于此,他连一个招呼都没有跟圣院的任何人去打,便是再次离开了真武圣院,然后直奔记忆当中那座凶兽材料店的方向行去。

    保险起见,他并没有直接前往凶兽材料店,而是选择了在靠近凶兽材料店的一家客栈暂且住了下来,而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这客栈与那凶兽材料店之间的距离,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要了最好的房间,并且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得随意前来打扰自己,纪东这才盘膝坐好,然后将自己的精神力缓缓地朝着凶兽材料店释放了过去。

    修为晋级黄金段九段,他的精神力水涨船高,如今的他随便一个念头,就能探查到几十里开外的情况,最远的距离,却是能够探查到六七十里开外!

    精神力一扫之间,那家熟悉的凶兽材料店依旧还在营业,而很快,他便是在凶兽材料店的顶楼发现了那个黑衣男子。

    “啧啧,果然还在疗伤,看来他的恢复速度却是比我的估计还要差了一些,看样子至少还得半个月的时间,他才有可能彻底复原。”

    见到黑衣男子并没有逃走,而是在凶兽材料店里面养伤,他的心里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却是终于可以安稳下来了。

    “这家伙居然并没有去找他人寻求帮助,而是全凭自己的力量在支撑,这还真是够小心的了。”

    黑衣男子的伤势可是不轻,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其他人帮忙疗伤,但他相信,黑衣男子恐怕不会有什么朋友,甚至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他身受重伤的话,到时候不趁机把他给剁了就不错了。

    “这样最好,在他的伤势没有恢复之前,他应该不曾有过行动,也就是说,我此番来的一点儿都不迟。”

    一切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虽说他的算计稍稍有那么一些偏差,但这对他来说显然是无伤大雅。

    “也罢,这里的环境不错,而眼下的我已经把修为提升到了一个极致,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做出更高的突破,既然如此,我就在此陪你耗上一阵子,看看你伤好之后,是否能够耐得住性子按兵不动!”

    黑衣男子伤势没恢复好之前,那是铁定不会轻易有所动作的,不过,他这次中了纪东喂他的毒丹之毒,心里一定不会安稳,所以,等到他的伤势完全恢复,他说不定就会去想办法获得解药,那个时候,纪东就能继续从对方的身上挖掘出更多的秘密了。

    “在那之前,我还是钻研一下自己这一身的技能好了,尤其是那游龙身法,以我现在的实力,将那游龙身法练至大成,应该已经不会有什么困难。”

    修炼就要一刻不停,方才能够有所进步,眼下的他已经没办法在力量上进行提升,但却完全可以在技能上面多下工夫,因为技能的提升,也是实力提升的一种方式。

    而除了游龙身法,他还要把敛息诀继续修炼下去,也好早日将敛息诀第三层次彻底练成,到时候就真的可以隐身了。

    另外,他还想把自己的刀法融合到一起创建一部属于自己的刀法绝学,可以说,他想做的事情多得是,但却必须要一步一步地来,不能贪功冒进。

    接下来的时间,他就一边在客栈的房间里修炼,一边监视着黑衣男子的一举一动,而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黑衣男子在养伤期间的确是老实得很,不但连一次都不曾外出过,竟然也没有接触任何外人,好像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恢复伤势上面。

    差不多整整过了二十几天的时间,纪东把自己的游龙身法终于练至大成,就连敛息诀也有所领悟,而这个时候,黑衣男子也终于彻底地恢复了伤势,并且在房间里凝眉苦思起来。

    “啧啧,很好,看来这家伙终于要有所行动了啊!”

    见到黑衣男子恢复好了伤势,并且开始皱眉思索起来,纪东知道,自己的推测再一次得到了印证,伤势尽复的黑衣男子,恐怕真的是要有所行动了!

    房间当中,黑衣男子幽幽的下了床,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那个该死的小杂种真是可恶,我眼下虽然把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但损伤的元气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儿所能恢复得了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这小杂种挫骨扬灰,以泄我心头之恨!”

    一边适应着刚刚恢复过来的身体,黑衣男子的嘴里一边恨恨地咒骂着。没有人能够想象他此番的损失,可以说,这一次对于纪东的行动,简直让他失去了所有!

    身上的伤势就不说了,单单是他被纪东抢走的储物戒指,就是他全部的家当,其中不但有他从那里带出来的无尽天材地宝,更是有着他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珍贵金属,原本他还想把这些金属带回去,说不定能够从那位的身上换取大把宝贝,可现在,这一切想法怕是全部都要落空了。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问题是,纪东还把他的经脉穴道动了手脚,他这些天一边恢复伤势,却也一直都有感应着到底是哪些经脉穴道被纪东动了手脚,可感应了好几天,他也没能确定是哪些穴道出了问题。

    “那小子竟然还逼我吞下毒丹,这也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问题,那毒丹的解药只有那位的手里才有,可我一时半会儿恐怕很难回得去,另外,若是让那位大人物知道了我中毒之事,到时候是否会赐我彻底解毒的解药都很难说,看来,我必须要为自己做一些考虑才行。”

    除了经脉和穴位被纪东做了手脚这个问题之外,他所中的丹毒无疑也是一个大问题。

    他最是清楚那丹毒的恐怖,除了那位炼制的解药之外,这个世上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够解得了此毒,可他心里清楚,在那位的面前,他恐怕连一只蝼蚁都算不上,他想要解药,就必须用足够有价值的东西去交换,而那还得看对方是否会追究他中毒的原因。

    “如果拿不到彻底解毒的解药,那我至少要为自己准备足够多压制毒性的解药,否则它日毒发而死,简直就是窝囊到家了!”

    原本,他的身上还有几十枚压制毒性的丹丸的,可惜全都被纪东抢了去,眼下,他的身上竟然连一枚压制毒性的丹药都没有,这无疑让他的心里很不安稳。

    心里想着这些,他的脸色不禁变幻数次,最终,他不禁猛地一咬牙,直接坐到了房间里的桌案前,然后提起笔来写了四张一模一样的书信,用桌案上的信封一一装好。

    “来人!!”

    做完了这些,黑衣男子陡然对着楼下喊道。

    “蹬蹬蹬…………”听到他的喊声,楼梯上陡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个年轻的小伙计便是来到了房间当中。

    “掌柜的有什么吩咐?”小伙计稍稍有些拘谨,略带紧张地询问道。

    “派人把这四封信分别送到我们四大府域的分店当中,越快越好!”见到小伙计到来,黑衣男子直接将手里的四封书信交到对方的手里,面色十分严肃地道。

    “是,小的这就去办!”接过书信,小伙计不敢怠慢,赶忙快速地跑下楼,安排人手前去送信了。

    “不管怎么样,我要先在自己的手中掌握一些解毒丹才行,就算是因此而损失一些傀儡也无所谓了!”

    等到小伙计离开,黑衣男子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看,因为对于他来说,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是绝对不应该随便召集那几人的,但眼下事出紧急,他的确已经没有了其他办法可想,毕竟,相比于其他的,他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也不知道那小子是否会派人暗中监视着我,保险起见,还是做一些伪装比较好。”皱眉思索了片刻,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房间里翻找了半天,竟是找出了一些女子梳妆打扮之物,然后便是给自己做起了伪装。

    时间不长,他竟是将自己从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一般人绝对难以认得出来。

    做好了伪装,他又在房间里随便找了一枚闲置不用的储物戒指戴好,这才幽幽的下了楼,然后直接离开了店铺……………

    “很好,看来这家伙是要集结自己的同伴了啊!”

    客栈的房间当中,纪东的精神力早就把黑衣男子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就连对方适才所写的四封书信都没能逃过他的监控。

    他看得很明白,黑衣男子明显是在召集什么人前来,而不用说,这被他召集的人物,应该就是对方的属下。

    虽说他现如今已经盯上了黑衣男子这条大鱼,但他更希望的是自己能够掌握黑衣男子所经营的整个网络,至少,他也要弄清楚对方的整个势力究竟是如何构成的。

    “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够耍出什么花样来!”看着黑衣男子离开店铺,似乎是在朝着皇城之外行去,纪东却也不再迟疑,说着便是站起身来,直接离开了客栈。

    只是,再次走出客栈的他,却也不再是之前的模样,就连他身上的气息也完全变得不一样起来,这个时候,就算是跟他最亲近之人站在他的面前,恐怕也绝对不可能认得出他。

    黑衣男子懂得伪装掩饰,他就算是现学现卖也能学会了,何况他还有着神兵面具以及敛息诀这等手段在身,只要稍稍运段起超能力力,并且暗中运段敛息诀,一切就全都搞定了。

    伪装之后的黑衣男子依旧很是小心,几乎每走一段路,他都会小心翼翼地侦查自己是否被人跟踪,如果不是因为纪东有精神力在身,可以远隔几十里就能掌握他的一举一动的话,恐怕还真的很难成功跟踪他。

    就这样,黑衣男子走走停停,差不多足足用了一天的时间,这才终于来到了皇城的大门,并且悠悠的出了城,直奔皇城之外的镇狱山方向掠去。

    “原来所谓的老地方竟是在皇城之外,看来应该就是镇狱山的方向了。”感受到黑衣男子奔着镇狱山的方向而去,纪东略作迟疑,便是随即跟了上去。

    天色渐暗,镇狱山当中的兽吼声渐渐变得多了起来,这个时候,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镇狱山外围的一片树林当中,却是并没有进入镇狱山。

    看得出来,这老者似乎十分的警惕,却是在密林周围观察了很久的时间,这才找了一处灌木丛生的隐蔽之地,换上了自己标志性的一身黑衣,将自己伪装过后的面容掩盖在了漆黑的斗篷之下。

    做完了这些,黑衣男子便是直接隐藏在了密林当中,而随着夜色渐浓,他整个人几乎都与这片密林融为了一体,一般人绝对难以发现他的存在。

    “真是不赖,这等隐藏手段,都快要赶上我的敛息诀了,但可惜的是,除非你把自己变成空气,否则的话,就算你的本事再大,又如何能够逃得过我的精神力锁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