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四百九十六章皇城圣院(67)
    深吸一口气,秦无敌显然明白这解毒丹不是白拿的,而这个时候,他看到的则是更加光明的未来,并非眼前的这点儿蝇头小利。

    “很好,看来你也是个明白人,这样倒是省了好多的麻烦。”见到秦无敌的反应,纪东满意地点了点头,“听说你的手里掌握着大秦王朝最大的拍卖会,我要让你为我做一件事,如果做的让我满意的话,我会把彻底解毒的丹药给你,当然了,即便我不满意,我也会再给你五枚解毒丹作为奖励,如何?”

    嘴角一挑,纪东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可当他的话说完之时,对面的秦无敌却是早就怔在了那里,就像是痴傻了一样。

    听了纪东之言,秦无敌简直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说心里话,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如此巨大的幸福,简直砸得他晕头段向。

    虽然还不知道纪东要让自己做什么事,但仅仅是做完这件事的奖励,就让他几欲疯狂了。

    办得满意,奖励他彻底解毒的解药,而办得不满意,竟然还有五颗解毒丹作为奖励,试问,这个世间还会有比这样的交易更加美妙的事情么?总之他是真的想不出来了。

    到了这一刻,他已经毫不怀疑纪东的身上真的有彻底解毒的解药之事,因为若是纪东没有的话,根本没必要骗自己说有,毕竟,即便是十枚解毒丹,他就已经甘愿为纪东做任何事了,哪里还需要用解药做借口?

    “吁…………”良久,秦无敌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色却是早已经变得一片肃穆,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郑重。

    “阁下究竟要让小人做什么,我就算是拼了命,也一定会给阁下一个满意的结果!”

    虽说两种奖励都让他疯狂,但傻子才会不想要彻底解毒的丹药,这一刻他已经决定,就算纪东让他去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他也一定要想办法做到。

    要知道,只要他做的让纪东满意,那么他就可以得到彻底解毒的丹药,而届时,他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再也不必看他人的脸色行事了。

    “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对你来说应该也比较简单。”摆了摆手,纪东示意对方不必搞的这般凝重紧张,这才继续道,“我的手里有些丹药,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把这些丹药通过你的拍卖会拍卖出去,为我赚取足够多的利润,仅此而已。”

    他已经打探过,大秦王朝最大的拍卖会,就是由这位大皇子秦无敌所掌握的,说起来,大皇子秦无敌的母亲乃是大秦王朝第一经商世家之人,而大皇子秦无敌借着母亲的势力,将各大拍卖会纷纷收购到自己手下,现如今,大秦王朝所有拍卖会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眼前的秦无敌。

    “就………就这么简单?!”

    听到纪东所要让他做的事情,秦无敌顿时张大了嘴,却是完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还以为纪东要让自己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闹了半天,竟然就是为纪东卖些东西,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啊!

    至于要让纪东满意,那还不是容易得很?届时就算卖不出好价钱,他想方设法地自己填补上不就结了?总之,他一定要想办法让纪东满意,也好拿到彻底解毒的丹药。

    “简单?呵呵,你要是觉得简单就好。”见到秦无敌的反应,纪东基本也能想到对方的想法,不过对此,他也懒得去过多解释。

    “好了,还是先看看我要让你出手的东西吧,我看你的修炼应该是遇到了瓶颈,刚好,你就先帮我试一试这丹药的效果。”

    面色稍正,纪东突然间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刚刚炼制好不长时间的兽灵丹,随手抛给了对方。

    “恩?这是……………”随手接过纪东丢来的丹药,秦无敌顿时眼神一亮,下意识地吸了一口丹药散发开来的气息,却是有种浑身都充满力量的感觉。

    “好宝贝,这绝对是好宝贝啊!!”经商这么多年,他的眼光还是有一些的,他能够看得出来,纪东所要出手的这丹药,绝对是极为罕见的神丹妙药。

    “这枚丹药也算是我送你的礼物,你现在就服用了吧,以我的估计,这一枚丹药下肚,你应该就能突破到黄金段七段的境界了。”

    见到秦无敌盯着兽灵丹怔怔出神,纪东不禁笑了笑,对着对方道。

    “什么?这………阁下要把这枚丹药也送给我?还有,这丹药难道是能够助人突破瓶颈的神丹?!!”

    听到纪东之言,秦无敌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心下简直就是震撼不已。

    “先别问那么多了,这丹药的用处,我稍后会详细告诉你,现在,你还是先服丹吧!”眉头一皱,纪东也没心思跟对方说那么多,事实上,他这会儿也想看一看,这兽灵丹是否真的如丹阳子所说的那般厉害,刚好可以拿秦无敌做个试验。

    话音落下,他便是再次抬手打出一道超能力,直接将对方被禁锢的超能力力解封。

    “是,小人这就服丹!!”见到纪东似有不悦,秦无敌赶忙收摄心神,却也不敢继续多问。他知道,对于此刻的他来说,纪东说什么他就做什么,那就铁定不会出错了。

    心里想着,他便是赶忙乖乖地盘坐在了地上,先是略作调息,随后便是毫不犹豫地将手里的丹药吞了下去。

    他倒是毫不担心纪东给他的丹药是毒药,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还是那句话,纪东想要控制他,那些解毒丹足矣,根本不需要浪费其它心思。

    “嗤嗤嗤!!!!”

    圣灵丹下肚,秦无敌顿时感觉到浑身一热,随后,一股狂暴的力量感便是在他的四肢百骸不断的循环起来,就连他的浑身血肉,仿佛都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捶打精炼一样,不断变幻着形状。

    “很好,看来这兽灵丹的确有效果,也不枉我耗费了那么多的木系超能力力还有那么多的精力炼制。”

    眼看着秦无敌的变化,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亮芒,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秦无敌的修为还没有得到突破,但他已经看出来了,眼下,秦无敌的身体正在被兽灵丹改造,这改造的过程虽然会有些痛苦,可一旦改造完成,秦无敌的身体素质就会提升几个档次,相应的修炼资质也就提升了上去,至于突破到黄金段七段,根本就是水到渠成罢了。

    “嗡!!!”

    果然,几乎也就是不到半刻钟的时间,秦无敌的身上便是陡然释放出一股强横的气势,随后,他的修为便是直接冲破了黄金段六段的极限,一举达到了黄金段七段。

    “成了!”见到秦无敌成功突破,纪东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知道,这一次,就算自己什么都不说,这秦无敌也应该知道要给这兽灵丹定格什么价了。

    对于秦无敌来说,他在黄金段六段的境界已经停留了太多年,其实他的积累早就已经足够了,唯独欠缺的,就是那么一点儿刺激,而兽灵丹这等神丹妙药,自然能够起到刺激的效果,所以,让他成功晋级黄金段七段,实在是不值一提。

    说得不客气一些,这根本就只是兽灵丹最基本的效果罢了,完全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只是,纪东的心里知道这些,可秦无敌却并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他已经被卡在黄金段六段太久太久,原本都已经没希望突破了,可纪东的一枚丹药,竟然让他就这么轻松的达到了黄金段七段,这一刻,兽灵丹在他眼里,早已经变成了世间最最珍贵的至宝。

    “小人多谢大人成全,从今以后,小人必将唯大人马首是瞻,请受小人一拜!”

    修为突破,秦无敌这一刻却是变得越发的镇定下来,而二话不说,他便是当先起身,然后毫不犹豫地对着纪东单膝跪倒,完全就是一副要效忠纪东的模样。

    在他心里,纪东绝对是真正的世外高人无疑,这样的人物,已经完全超越了皇室的权威,而若是能够成为这等人的属下,那么,不但他所中之毒有希望被解除,甚至于他今后还能得到更多更大的好处,就算是借助对方的能力登上皇位也不在话下。

    所以,这一刻,他已经完全决定了要效忠对方,不敢有丝毫的二心。

    “啧啧,用不着行这么大的礼。”见到秦无敌跪倒在自己的面前,纪东摆了摆手,却是很容易就能猜到对方的心思,不过他也并不点破,“你适才服用的丹药,觉得效果如何?”

    “这绝对是世间最神奇的丹药,可谓是无价之宝!”

    面色一正,秦无敌也不起身,就这般跪在地上回道,而这一刻,他的心里却也难免有些隐隐的忧虑起来。

    原本,他以为纪东要让自己出售的东西应该不会是太过贵重之物,可在亲身试验了效果之后,他这才知道纪东要让自己卖的是什么!

    不得不说,如此神丹妙药,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卖出怎样的价钱,才能让纪东真正的满意。

    “无价之宝倒是谈不上,不过这东西的确算得上是宝贝。”摇了摇头,纪东示意对方站起身来说话,这才继续道,“你适才只看到了它的一种效果,事实上,这丹药的效果自然不止于此,除了能够助黄金段之人突破境界之外,它还能够让普通人瞬间成为一个超能力境七八重的超能者,并且将其身体资质直接改造成可以修炼到黄金段圆满的资质,这才是它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什么?让一个普通人直接成为超能力境七八重的超能者?并且直接拥有修炼到黄金段圆满的资质?这…………”

    听到纪东之言,秦无敌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显然是没有想到兽灵丹竟然还有这等神奇的功效,不过此时想来,他在服用了兽灵丹之后,感觉自己浑身通透,好像后面的修炼瓶颈都不在了,完全可以一路修炼到黄金段圆满的境界。

    显然,纪东所说的这一切,根本就全都是真的。

    “不止如此,以我的估计,若是一个有一定技能基础的超能力境超能者服用此丹的话,应该能够直接晋级超能力境,若是服用第二颗的话,应该就能很快晋级黄金段,说白了,三颗这种丹药,应该就能将一个普通人变成黄金段强者。”

    略作沉吟,纪东也是在心里估计了一下兽灵丹的药效能力,这才继续介绍道。

    兽灵丹是他炼制的,他自然知道这东西能有多大的效果,事实上,兽灵丹不仅蕴含着黄金级凶兽的精华在里面,更是有着他的大把大把的木系超能力力在其中,按照他的估计,他炼制一炉兽灵丹之时,输入其中的木系超能力力恐怕都比得上一个黄金段八九段之人的所有超能力力储备了。

    “这………这…………”

    等到听了纪东的再次介绍,秦无敌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心底的震撼已经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而与此同时,一股如同山岳般的压力猛地朝着他压了下来,让他简直有些喘息不得。

    三颗丹药,就能铸就一个黄金段强者出来,这个玩笑可有些开大了。

    据他所知,黄金段强者可不是随处可见的,放眼整个大秦王朝,黄金段之人简直就是少之又少,就算是那三十六大学院当中,黄金段的天才也是极为罕见,而眼下,纪东拿出来的丹药竟然能够铸就黄金段天才,他可以想象,这东西一面世的话,将会带来怎样的震动。

    “怎么样,你现在可是对这丹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见到秦无敌骇然的模样,纪东笑了笑,异常平静的道。

    “知………知道了,小人已经彻底晓得了此丹的神妙。”下意识地咽了咽吐沫,秦无敌这才继续道,“不知大人身上有多少这样的丹药,小人需要根据数量制定计划,争取将利益最大化。”

    “我也不防跟你说实话,这种丹药,我能够弄到很多,你就当是这种丹药有成百上千,然后按照这样的数量制定计划就行。”

    对于这秦无敌,他虽然算不上有多信任,但此人如果不傻的话,应该知道为他做事的好处,所以应该不会傻到出卖他。

    再者说,他这会儿不但戴了面具改变了气息,更是黑衣黑巾遮住了全部,对方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就算出卖,对他也没什么大的损失。

    “什么?成百上千?这………这………”听了纪东说出的数字,秦无敌一个踉跄,险些瘫倒在了地上。

    他原本以为纪东的手里就算有再多的这等神丹,却也不会超过几十枚就是,可纪东竟然告诉他,这等神丹有成百上千。

    成百上千的神丹,那就意味着可以创造出数以百计的黄金段天才来,而数以百计的黄金段天才,那简直要打破某种平衡了!

    试想一下,若是某一座学院一下子多出数以百计的黄金段天才,那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

    纪东并没有在秦无敌的府邸停留太久的时间,在差不多把该交代的事情全都交代给了秦无敌,并且留给了对方九颗兽灵丹之后,他便是直接离开了。

    说起来,做买卖这种事情并不是他所擅长的,他相信,以秦无敌的能力,应该能够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离开了秦无敌的府邸,他先是找了一处安全的地方撤去了伪装,然后便是直奔皇城当中的天上人间而去。

    他没有选择回圣院,因为眼下荀万山并不在圣院,他却也很难在圣院当中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所以回去也没用,既然如此,他还不如找一处地方好好的放松放松,而天上人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抛开天上人间的背景什么的不说,在天上人间听听曲儿喝喝酒,着实是一件很放松的事情…………

    再次来到天上人间,他的心情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上次来时,他才刚刚是一个黄金段二段的小人物,虽说那会儿的他实力也已经很强,但跟现如今相比,却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不过也正是上一次来到这天上人间,他才有机会发现了黑衣人势力的存在,说起来,这天上人间也算是他的一处福地了。

    “哈哈哈,这不是纪东公子么,纪东公子大驾光临,天上人间简直就是蓬荜生辉,欢迎欢迎!!”

    就在纪东刚刚进入天上人间之时,天上人间的胖掌柜便是第一时间迎了出来,就像是闻到了纪东的气味儿一样。

    “呵呵,尤掌柜,多日不见,尤掌柜倒是越发的富态了。”见到迎上来的胖子掌柜,纪东不禁挑了挑眉毛,不冷不热地道。

    对于这个胖子掌柜,他自然是有些印象,只不过,像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之人,他倒也很难生出什么好感来。

    “哈哈哈,哪里哪里。”听到纪东之言,尤掌柜朗声一笑,“纪东公子快快楼上请,小的这就为纪东公子安排最好的琴师,并且命人准备酒菜。”

    对于纪东被真武圣院院长收为弟子之事,天上人间当然早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不过,他这会儿并没有将此事点破,就像自己并不知道此事一样,毕竟,天上人间表面上就是一处普通的乐坊,知道的太多,恐怕就显得有些不太正常了。

    当然了,虽然没有点破,但在了解了纪东现如今的身份之后,他对于纪东的态度,自然是有了巨大的改变,这一点,就算他想要掩饰都掩饰不得。

    “不用安排什么最好的琴师了,就选上次为我抚琴的那位姑娘吧,我跟她倒是蛮聊得来的。”摆了摆手,纪东一边悠悠的朝着楼上走去,一边随意地吩咐道。

    “上次的琴师?好,小人稍后就去安排。”听到纪东竟然主动点了琴师,胖子掌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异色,但却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

    说话之间,二人便是已经来到了二楼,随后,胖子掌柜先是为纪东挑选了一间雅间儿,这才满脸堆笑地退了下去。

    “啧啧,这次却是可以安安心心的听一听曲儿了,这些天的忙碌,着实让人有些疲惫。”

    进了房间,纪东自顾自地坐到了矮榻之上,却是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抛到了一边,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静自在。

    说起来,他跟秦无敌约定的时间乃是三日之后,三日之后,秦无敌会举办一次拍卖会,而那个时候,他自然是要到场的,而在那之前,他只想好好的放松放松自己的精神。

    “吱呀…………”

    时间不长,房间的门便是被人推了开来,随后,怀抱古琴的蒙面女子,便是带着两个端着菜肴的侍女幽幽的走进了房间。

    “哈,尤掌柜的效率还真是够高的,姑娘,咱们又见面了啊!”

    见到怀抱古琴的女子进门,纪东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亮,同时笑着跟对方打过招呼道。

    “承蒙纪东公子照顾小女子的生意,小女子着实感激不尽。”见到坐在矮榻之上的纪东,蒙面女子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这才悠悠的上前几步,对着纪东欠了欠身道。

    这是她第三次招呼纪东了,而每一次见到纪东,她总能发现纪东身上的巨大变化,到了现在,纪东就坐在那里,给她的感觉却像是一座山一般,让她不由自主地便是有种沉重的压力。

    她知道,那是因为纪东的修为提升太快,却是已经到了让她望尘莫及的境界,在纪东面前,现如今的她,简直弱小的如同一只蝼蚁。

    不过这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毕竟,纪东现如今可是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而能够被那等强者看中,这已经足以说明纪东的不凡。

    这时,两个侍女已经把酒菜摆好,放在了纪东面前的桌案之上,然后悠悠退了出去。

    “姑娘言重了,我还记得第一次来此之时,姑娘明知道我麻烦在身,却是还好心的收留了我,这个恩情,我却是永不敢忘。”

    见到蒙面女子对着自己行礼,纪东不禁摆了摆手,十分随意地道。

    “恩?”

    然而,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蒙面女子面纱下方的俏脸不由得微微一变,身体都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纪东公子这是哪里的话,小女子怎么有些听不懂?”她可不记得自己有跟纪东说过当初暗中帮助了纪东之事,此时,此事竟然从纪东的口中说了出来,这可着实让她有些震惊。

    “啧啧,嫣然姑娘就不用跟我装糊涂了,当初我跟师姐被皇室之人追杀,那次若非嫣然姑娘仗义相助,我和师姐恐怕真的是要有些麻烦。”

    见到蒙面女子略显紧张的目光,纪东挑了挑眉毛,再次笑着开口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等到纪东这次的话音落下,蒙面女子早已经张大了小嘴,整张脸都是写满了难以置信,几乎是下意识地,她便是向后退了两步,满是警惕地看着纪东。

    她的名字根本没有人知道,就连这天上人间当中,也就只有尤掌柜一个人知道她的真实名字,但尤掌柜是绝对不会将之告诉给纪东的,所以,此时听到纪东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她实在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房间里,慕容嫣然就这般充满警惕地盯着纪东,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她实在难以想象,纪东究竟是如何得知她的姓名的。

    “嘿嘿,嫣然姑娘还是坐下来说话吧,放心,你是我的恩人,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就是了。”

    见到慕容嫣然的反应如此激烈,纪东不由得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放松一些。

    说真的,对方当初的确是帮了他不小的忙,如果当初的他真的被皇室的那个四皇子秦无量找到的话,恐怕还真的会有不小的麻烦。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究竟是如何知道我的姓名的?!”听到纪东之言,慕容嫣然依旧有些不太放心,却是并没有坐下的意思。

    “嫣然姑娘莫不是忘了,上次嫣然姑娘曾经听过在下抚琴,那个时候嫣然姑娘情不自禁,就把自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不知嫣然姑娘对于这样的答案是否满意?”

    眼看着慕容嫣然不把问题弄清楚的话,似乎并没有坐下来的意思,纪东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才略显无奈地解释道。

    “你………你怎么会…………”

    听了纪东的解释,慕容嫣然这才恍然大悟,只是,对于纪东给出的这个答案,她却是越发的感到骇然起来。

    她自然记得纪东上次为她抚琴之事,那个时候,她就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纪东的琴音,只不过,她从内心深处就不希望自己真的中了招,所以也就没有去深究,而现在看来,纪东上次为她抚琴之时,她恐怕是真的被琴音所催眠了。

    “嫣然姑娘不必惊慌,有些事,其实在下早就知道,比如这天上人间是丹阵宗的情报机构,又比如嫣然姑娘是丹阵师守护者传人等,这些对于我来说,其实都不是什么秘密。”

    摇了摇头,纪东一边自顾自地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酒,一边十分平静地诉说道。

    他今天本就是打算要跟对方开诚布公地聊一聊,既然如此,有些事情,去也着实应该让对方知道,只有这样,对方才会跟自己说些真话,而不是继续与他虚与委蛇。

    “你………你…………”

    听到纪东竟然连天上人间是丹阵宗情报机构的事情都知晓了,慕容嫣然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脸色更是变得一片惨白。

    不用说,纪东所掌握的这些信息,一定都是从她的口中打探到的,也就是说,她竟然把天上人间的秘密无形中泄露给了外人,这等恐怖的失误,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了。

    她被派遣到天上人间来,本就是丹阵宗和家族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原本,她还指望着能够在天上人间这边有所成就,然后找机会重新回到家族,回到丹阵宗当中,可现在看来,别说是回去了,就算是继续留在这里,恐怕都要成为一种奢望了。

    一想到这些,她的一颗心简直瞬间沉到了谷底,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子的绝望之气。

    “咳咳,嫣然姑娘别误会,我所了解的这些信息,都是我丹阵宗的朋友告诉我的,跟你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也绝对不会影响到嫣然姑娘就是。”

    纪东刚刚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却是还没来得及品尝,就感受到了慕容嫣然的变化,见此,他不禁被吓了一跳,赶忙放下手里的酒杯,对着慕容嫣然宽慰道。

    说起来,他是真的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会这么大,如果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这些信息会把对方吓成这般模样,他就不会说得这么直接了。

    “什么?丹阵宗的朋友?你……你在丹阵宗里面有朋友?”

    听到纪东的解释,慕容嫣然不由得眼神一亮,原本绝望的情绪,也是瞬间恢复了过来,脸上更是充满了惊喜之色。

    如果纪东真的在丹阵宗里面有朋友的话,那么也许天上人间是丹阵宗情报机构之事,真的就不是被她泄露出去的,如此一来,她的过失,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这还能有假不成?不瞒嫣然姑娘,我前些日子才刚刚从清云谷归来,却是足足在里面呆了半个月之久,期间还跟我的丹阵师朋友一起炼过丹呢!”

    见到慕容嫣然恢复了正常,纪东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次对着对方宽慰道。

    “这……这都是真的么?!”听了纪东之言,慕容嫣然目光流段,显然是在考虑着纪东所说之言的真假,不过话说回来,不管纪东说的是真是假,她当然都更加愿意相信这些是真的。

    “嫣然姑娘还是坐下来说话吧,说起来,我跟丹阵宗的关系也算不错,所以大家都是自己人,当然了,咱们的谈话内容,最好还是不要被其他人听了去。”

    摇了摇头,纪东这个时候干脆站起身来走到对方的近前,然后直接将对方手里的古琴拿过来放到了一边,并且抬手间将琴案后面的椅子抓了过来,将慕容嫣然直接按坐在了椅子上。

    做完了这些,他这才重新坐了回去,脸上尽是一片友好的笑容。

    慕容嫣然这会儿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直到被纪东按坐在了椅子上,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纪东对面,这个时候,她虽然有心想要起身,可一看到纪东脸上的真诚笑意,她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打消了起身的念头。

    到了这会儿,她显然也没必要继续伪装下去了,她看得出来,纪东的确没有恶意,既然如此,她又何尝不能把纪东当成是一个熟人,跟纪东敞开心扉地聊上几句?

    “想不到纪东公子竟然早就知道了一切,既然如此,小女子也没必要继续遮遮掩掩了!”索性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干脆抬手间将自己的面纱揭了开来,直接跟纪东来了个坦诚相见。

    既然自己的身份已经被纪东所知晓,那么一层面纱遮住脸又有何用?再者说,她慕容嫣然又不是真的见不得人。

    而随着将面纱摘下,她顿时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轻松,这一刻,她方才感受到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丹阵宗放在天上人间的傀儡。

    自从被放逐到天上人间以来,慕容嫣然就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过真容,此时此刻,当她把面纱摘下去之后,她感觉自己似乎连呼吸都顺畅了不少,那种可以跟别人真正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感觉,实在让她舒服不已。

    “哈哈哈,这才对么,明明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可竟然非要遮住脸,看,现在这样多好。”

    眼看着慕容嫣然摘下面纱,纪东先是微微一愣,但随后便是欣慰的笑了起来。他知道,慕容嫣然这是真正的放下了包袱,而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慕容嫣然,当真要比平时漂亮好多。

    虽说慕容嫣然一直蒙着脸,可事实上,那一层面纱对他的精神力来说根本造不成丝毫的阻隔,所以,他其实是早就见过对方的面容的。

    “纪东公子谬赞了。”听到纪东夸赞自己的容貌,慕容嫣然不禁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心下却是极为受用。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说起来,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别人夸赞过自己的容貌了,此时听到纪东的夸赞,她的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窃喜。

    “啧啧,我知道嫣然姑娘之前恐怕也是身不由己,不过眼下你我二人已经坦诚相见,那么咱们也算得上是朋友了吧?”

    啧啧一笑,纪东一边打量着眼前的慕容嫣然,一边充满了真诚地道。

    慕容嫣然帮过他,在他眼里就是自己的朋友,不过他也明白,他和对方能否成为朋友,还得看慕容嫣然自己的想法。

    丹阵宗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而既然慕容嫣然来自丹阵宗,虽然只是丹阵宗的丹阵师守护者,但也必然是要遵循丹阵宗的规矩的。

    “朋友么?如果纪东公子愿意的话,嫣然当然求之不得。”听到纪东说到朋友二字,慕容嫣然顿时微微一怔,这才声如蚊蚋地道。

    “好,既然嫣然姑娘同意,那么我们从现在起就是朋友了。”得到慕容嫣然的回答,纪东猛地一拍手,显然是真的十分开心。

    “嫣然姑娘,既然你我已经是朋友了,那么嫣然姑娘有什么不开心之事,是否可以说给我这个朋友听听?说不定我能够帮上一些忙,当然了,即便帮不上什么忙,但说出来之后,应该也能让嫣然姑娘轻松一些。”

    正了正神色,纪东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这才对着慕容嫣然道。

    说起来,他早就感觉到慕容嫣然是个有心事之人,这种感觉,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见面之后变得越来越清晰,以前的他没有多问,是因为就算问了,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但如今的他已经颇为强大,他真心希望自己能够帮到对方。

    “纪东公子的好意,嫣然心领了,不过,嫣然之事并不简单,就算说了,公子也很难帮得到我的。”

    听到纪东之言,慕容嫣然不由得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竟然能够看出自己隐藏至深的心事来,对此,她的心里难免有那么一丝的感动。

    “哈,嫣然姑娘不说,又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说起来,我在丹阵宗里面的朋友,地位可是相当的不一般,就算我帮不到你,她说不定也能帮得到你呢!”

    “恩?”

    听纪东这么一说,慕容嫣然不由得眼神一亮,这才想到,纪东可是在丹阵宗理面有朋友的,虽说纪东的朋友现在未必帮得到她,但也许今后真的能够有帮她说话的地方,再者说,此事在她的心里憋了好久,她何尝不想找个人倾诉?

    “也罢,既然如此,那嫣然就说一说自己的经历好了,还望不要扫了纪东公子的兴致。”

    “理应如此。”见到慕容嫣然的表情,纪东赞许的点了点头,说着便是正襟危坐,十分郑重地倾听起来。

    “嫣然本是丹阵宗守护者家族慕容家之人,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丹阵师守护者,怎奈嫣然是女儿身,而丹阵师守护者向来很少有女子…………”

    尘封已久的经历,就这般从慕容嫣然的口中一一讲述了出来,说起来,这些事情,她原本是不想讲给任何人听的,若不是纪东看出了她的心事,并且如此真诚的询问,她恐怕依旧不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纪东听得很认真,而当他把慕容嫣然的经历尽数听完之时,他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隐隐的怒意。

    不得不说,慕容嫣然的经历,着实让他有些同情,同时也感到有些愤怒。

    原来,慕容嫣然出生在丹阵师守护者家族,并且一直都以成为一名丹阵师守护者为目标,可惜的是,很少会有丹阵师选择女子作为守护者,所以,她的愿望一直没能实现,直到她年满十六岁之时,一个年轻的丹阵师竟然看中了她,并把她带去了丹阵宗。

    但可惜的是,这个丹阵师看中的并不是她的资质和潜力,而是看中了她的美貌,并且想要对她图谋不轨,而她一怒之下,却是把那个年轻的丹阵师打伤,正因如此,她才被丹阵宗发配到了这里,成为了丹阵宗在外收集情报的琴师。

    “哼,想不到丹阵宗当中竟然也会有如此败类,嫣然姑娘告诉我,那个丹阵师叫什么名字?等我今后见到他之后,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一番。”

    沉默片刻,纪东的怒气却是久久难平,语气十分低沉地对着慕容嫣然询问道。

    “纪东公子息怒,那人的身份并不普通,嫣然不想纪东公子因为我而得罪丹阵宗之人。”摇了摇头,慕容嫣然自然不会把自己的仇人告诉纪东,毕竟,若是纪东将来真的遇到那人,并且跟对方发生冲突而吃亏的话,那她可就是一个罪人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