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零一章皇城圣院(72)
    五十亿的价格一出,整个大厅都是为之一静,随后便是爆发出激烈地讨论之声。

    要知道,五十亿黄金丹,这的确是已经彻底的超出了兽灵丹的价值,事实上,就算是湮灭丹,甚至是凝心丹这样的丹药,也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价值了。

    此时此刻,南宫凌一口喊出五十亿的天价,的确瞬间让无数人直接打消了继续跟对方拼下去的念头。

    “二少爷,我们………”人群当中,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中年男子此时十分低调的站在角落处,听到南宫凌喊出的五十亿天价,年轻男子身后的中年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开口道。

    “不用说了,这南宫凌显然是对这丹丸势在必得,我们没必要跟他去争,这个时候若是加价,势必会影响南宫世家和东方家的关系。”

    摆了摆手,年轻男子双眼微眯,一副一切以大局为重的模样道。只是,虽然他嘴上说的大义,可实际上,他却是也被南宫凌的出价给吓到了。

    说起来,他这才代表东方家前来参加拍卖会,原本当然也希望把神丹拍到手,但东方家可没想过用五十亿黄金丹去换取三颗不知名的所谓神丹。

    目光一段,他不禁扫了一眼人群当中的另外两处地方,却是发现另外两大世家派来之人同样在摇头叹息,显然也是不打算跟南宫凌去竞争了。

    “还有谁?好有谁要跟我争?!!”

    眼看着没有人再次加价,南宫凌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甚至可以说是有那么一丝的张狂。

    目光扫过全场,尤其是在另外三大世家之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一刻,他的心里基本上已经安定了下来,因为他相信,五十亿黄金丹的数字,应该不会有人能够超过他就是了。

    坦白讲,他也明白,用一块儿两尺见方的乌金去换取这样三颗不知名的丹药,这的确不是一桩好买卖,可他更加的清楚,他已经卡在黄金段八段太久太久,而且试了好多办法都没能突破,眼前的三颗神丹,绝对是他的一次机会,他却是万万不能错过。

    “好,南宫兄出价五十亿,诸位,可是还有人加价?!”

    高台之上,大皇子秦无敌早就有些心颤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拍卖,竟然能够达到五十亿这样的数字,他相信,这样的数字,纪东一定会满意就是了。

    “厉害,这南宫世家果然非同一般,竟然喊出了如此恐怖的价钱,看来有时间的话,我还真是应该研究研究这所谓的四大世家才行。”

    双眼微眯,纪东此时的确十分的满意,只不过,他在满意的同时,更多的还是震惊。

    他可没想到所谓的四大世家竟然会如此的富有,他相信,南宫凌不可能把南宫世家的根本都拿出来竞拍,也就是说,五十亿黄金丹,竟然还不能动及南宫家的根本,实难想象这南宫世家究竟是多么的恐怖。

    “好,看来是并没有人要加价了,既然如此…………”

    眼看着没人继续加价,高台上的秦无敌深吸一口气,便是要宣布成交。

    “我出六十亿!!”

    然而,就在秦无敌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之时,一声十分平淡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也没什么力量感,只是,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大厅再次死一般的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下意识地朝着声音传来的角落看去。

    这是一个身披斗篷,头戴笠冒的男子,虽然看不清脸,但从他的声音能够听得出来,这应该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而在这年轻人身后还站着一个几乎同样装束之人,由于遮住了全身,又没有开口,众人也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这是…………”

    当众人看到这两个将自己隐藏在斗篷之下的身影之时,所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这二位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一下子在五十亿的基础上又加了十亿!

    可惜的是,二人都遮掩的比较严实,根本让人无从观察,而事实上,此番前来参加拍卖的人里面,却是有不少人都是遮住了脸的,这二人丝毫不显得有多特殊,只不过,这六十亿的数字一出,傻子都知道,这两个神秘的大富豪,绝对不会是一般人就是了。

    “六……六十亿?!”

    听到六十亿的数字喊出来,大皇子秦无敌都是身形一滞,险些从高台上面摔了下来,因为对于他来说,六十亿这样的数字,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惊喜了,而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原本,在他看来,五十亿的价钱,应该就能让他背后的纪东十分满意就是,眼下竟然又提高了十亿,那还不得让纪东乐开了花?

    这一刻,他仿佛已经看到解药在朝自己招手了。

    大厅当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两个神秘人吸引了过去,这一刻,大家对于这突然喊出六十亿天价的二人,显然都是充满了好奇,这里面也包括纪东。

    “这两个家伙…………”

    纪东的目光,早在喊价之人开口的一瞬间就已经看了过去,当见到二人都是头戴笠冒,身披斗篷之时,他的目光不禁微微一凝,眼底闪烁着怪异的光芒。

    “这气息………一个好像不是超能者,一个又十分的强大,难道是…………”看着角落处的两人,他也没有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去仔细探查,单单是用眼睛这般一扫,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

    “好家伙,应该是丹阵宗之人无疑了,想不到竟然把丹阵宗的人都招来了!”他的观察力何等的细致,虽然二人掩盖的都很严实,但对于修炼了敛息诀的他来说,自然很容易就能感知到二人的气息。

    一个强大的超能者,一个连一点儿的超能力力波动都没有,但二人当中明显又以那个不懂技能的年轻人为主,这样的组合,除了丹阵宗貌似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这二人的身形气质倒是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确定了这二人应该是丹阵宗之人,他不禁在脑海当中回忆起有关丹阵宗之人的记忆,隐隐的,他倒是抓住了一些蛛丝马迹,但由于不敢轻易释放精神力去探查,他也不能太过确定。

    “无所谓了,丹阵宗之人参与进来,这对我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丹阵宗家大业大,说不定我还能多赚一些。”

    舔了舔嘴唇,他倒是并没有因为丹阵宗之人的出现而有丝毫的担忧,说起来,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完全没必要太过畏惧大秦王朝的丹阵宗,再者说,他这次只是躲在幕后操控,又没想过要跟对方正面接触。

    “混蛋,混蛋哪!!!”

    这时,原本已经露出兴奋之色的南宫凌,此时简直就要疯了。

    眼看着三颗神丹就要到手,可这个时候竟然半路杀出个拦路虎,愣是把他到嘴的肥肉又给夺了去,这一刻,他简直恨不得直接飞身上前,把这两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全都拍死!

    只不过,他心里最是清楚,能够一口喊出六十亿天价之人,当然不可能是普通人就是,所以,虽然有心动手,但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咳咳,六……六十亿,这两位朋友出价六十亿,可是还有人出更高的价钱?”

    半晌,台上的秦无敌才回过神来,对着下方的众人再次问道,只是,这会儿的他明显也是有些被惊到了,说起话来都有些不那么顺畅起来。

    “吗的,六十亿,谁还能出得起比这高的价钱?”

    “这次真是大开眼界了啊,一直以为我自己已经很富有了,现在看来,我他妈的还是个穷人!”

    “看来今后行事必须要低调一些才行了,若是招惹到这些人,恐怕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还有人能出更高的价钱,毕竟,眼下这等价钱已经远远超出了兽灵丹的本身价值,再高的话,绝对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看来这次应该是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了,既然如此,本皇子宣布,这三颗神丹,就归这两位朋友所有了!”

    深吸一口气,秦无敌心里也清楚,六十亿的价钱一出,基本上也就是极限了,与此同时,他对于自己原本所计划的第三次拍卖会,难免有些犯难起来。

    要知道,这次的成交价是六十亿黄金丹,而他若是再想来一轮的话,下一次的价钱要怎么来定,这就有些不太好办了。

    显然,若是下一次拍卖会直接定价六十亿的话,恐怕都未必会有人真的出手去竞拍,毕竟,六十亿这样的天价,估计也就眼前这二人能出得起,就算是四大世家,却也不会拿出这么多的资源来就是。

    “嗖!!!”

    就在秦无敌思绪之间,一道光芒微微一闪,在他的身旁,已经多出了一个身影,正是最终拍得兽灵丹那两人当中的一个。

    “这六枚储物戒指,每一枚里面都是十亿黄金丹,你收好吧!”苍老的声音响起,说着,他便是随手将六枚储物戒指塞在了秦无敌的手里,同时一探手之间,直接把秦无敌另一只手当中的三颗兽灵丹收了起来。

    “刷!!!”做完了这些,老者身形一动,便是已经回到了之前说话的年轻男子身后,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做过一样。

    “我们走!”等到老者归来,年轻男子也不多言,对着老者简单的知会了一声,随后便是带着老者直接朝着门外行去,显然没打算继续逗留,所过之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地让开了路,生怕自己不小心招惹了这二人。

    “这…………”

    直到二人走出了拍卖会的大厅,高台之上的秦无敌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显然是被老者的实力惊得不轻,他适才并没有看清老者是如何出现在高台之上的,更不用说对方是如何拿走了他的三颗神丹的。

    “六……六十亿黄金丹?这也太夸张了吧?!”

    看着手里的六枚储物戒指,他的脸皮抖了抖,实在有些没办法相信,对方竟然真的是完全用黄金丹来结账,另外,如果对方没有欺骗他的话,他手里的六枚储物戒指里面,竟然每一枚都有十亿黄金丹!能够容纳十亿黄金丹的储物戒指,这本身就已经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了,至少,他的身上也无非就只有一枚这样的储物戒指罢了。

    “还是检验一番比较保险!!”

    心里想着,他便是赶忙将自己的超能力力朝着其中一枚储物戒指里面探了进去,而很快,他便是探查到,这枚储物戒指里面的空间的确是巨大无比,容纳十亿黄金丹,倒也应该刚好差不多。

    随后,他又简单地探查了一下另外五枚,却也基本都是同样的情况,至此,他的心下这才稍稍安稳了一些,然后打消了派人去跟踪适才那二人的念头。

    直到三颗神丹尽数被两个神秘的男子带走,拍卖会大厅当中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爆发出激烈的讨论声。

    “哎,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原本还以为有一拼之力呢,到头来竟然又是白忙活一场。”

    “那又有什么办法?六十亿黄金丹,反正打死我我也弄不出来,看来这辈子注定只能是一个小小的超能力境之人了。”

    “认命吧,谁让咱们身家不如人呢?”

    “就是就是,别说是咱们了,就连南宫家的大少爷都败下了阵来,我们这些人又有什么可惋惜的?”

    “这话倒是真的,你们看那位南宫大少爷,脸色一直都是绿的。”

    “撤了撤了,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我看咱们这些人也没必要再惦记着那神丹了啊!”

    “……………”

    唉声叹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对于没能拍到丹药的众人来说,可惜是在所难免的,不过,一想到连四大家族的南宫世家都败了,大家的心里也就平衡了好多。

    彼此交谈之间,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段身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显然是有些彻底的死心了。

    “诸位诸位,大家先别急着走,先听本皇子说几句话。”

    然而,就在众人纷纷准备撤走之时,高台之上的大皇子秦无敌突然猛地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正事要办呢!

    “恩?大皇子殿下还有话要说?”

    听到秦无敌开口,都已经准备撤场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再次将目光看向了秦无敌,眼底纷纷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诸位,本皇子知道,此番大家没能拿到神丹,一定会感到极为懊恼,不过,在这里,本皇子可以跟大家透露一下,这两次拍卖所拍出的神丹,却是并非只有六颗,事实上,委托本皇子拍卖神丹的那位高人手里还有多余的神丹,本皇子一定会尽量说服那位高人,让他把身上其它的神丹也拿出来拍卖,若是有消息的话,本皇子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言尽于此,诸位,咱们后会有期!”

    话音落下,秦无敌却也不再多言,身形一动,便是直接朝着拍卖厅的楼阁之上掠去,段瞬之间便是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原本,这些话是要在第三次拍卖会之后再说的,不过,此番拍卖会,三颗兽灵丹竟然拍出了六十亿的天价,他显然没必要再进行第三次拍卖了,所以也只能是在这次拍卖会结束把这些话甩了出来。

    “我…………我没有听错吧?竟然还有?”

    “你没听错,真的还有更多的神丹!哈哈哈,好,太好了,这么说来,我们竟然还有机会!”

    “希望,我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神丹妙药在身上?”

    “管那么多干嘛,看来必须要抽时间去拜访一下大皇子殿下了,就算打探不到太过具体的消息,但至少也探听探听什么时候还会有拍卖会。”

    “对对对,必须要拜访大皇子殿下了,大皇子殿下是唯一能够与这神丹主人接触之人,说不定还能通过大皇子殿下获得一个走内部价的机会。”

    “有道理啊,六十亿黄金丹,反正我是拿不出来,但十亿二十亿,我还是可以凑得齐的…………”

    等到大皇子秦无敌离开,大厅当中的众人再次兴奋地谈论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原本,他们都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了希望,但秦无敌的一番话,无疑是告诉了他们,他们的希望还是有的,虽然可能比较渺茫,但绝对是值得去期待。

    “秦无敌!!!”

    人群中,南宫凌的脸色变了又变,也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愤怒,显然,他这会儿已经看透,闹了半天,大皇子秦无敌所举办的两次拍卖会,竟然就是为了宣传造势,真正的目的,却是适才这几句话!

    秦无敌并没有说明委托他拍卖之人的手里究竟有多少的丹药,但他们这等级别之人,几乎一听就能听得出来,这种所谓的神丹灵药,显然并不止十颗二十颗的就是了。

    秦无敌通过两次拍卖会把这种所谓的神丹神化,估计就是要把这神丹的价钱抬上去,十有八九,对方的手里还有不少的这等丹药!

    “好一个秦无敌,好一个皇室!我们走!”面色一冷,他却也不再逗留,说着便是一段身,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直接离开了大厅。

    他知道,接下来的时间,他却是必须要去秦无敌的府邸走上一趟了,无论如何,他至少要拿到一枚神丹才行,当然了,如果秦无敌身后的那位委托人真的有很多这等神丹的话,他倒也不介意多谋求一些。

    要知道,若是这等丹药真的很多,甚至是量产的话,那么就算是他的老爹,也一定会十分感兴趣的。

    当然了,他心里更加的清楚,这些情况他能够猜得到,恐怕大秦王朝那些站在顶端的其他家族势力一定也能够猜得到,所以,他必须要赶快回去跟自己的父亲禀明情况,然后尽早安排去拜访秦无敌。

    皇室虽然向来不怎么被他们放在眼里,可再怎么说,皇室也是大秦王朝的统治者,而且其中的铂金境强者并不比他们的家族少,他们必须要保持礼数才行。

    正如南宫凌所想的那样,这会儿,的确有不少人都听明白了秦无敌的弦外之音,说话之间,人群当中的一些人都是面色变幻,然后便是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啧啧,这个秦无敌的确不赖,还懂得见机行事,看来接下来的时间,就要我自己亲自上场了啊!”

    纪东此时并没有离开,而是暗中观察了一下那些个比较值得注意的潜在客户,见到这些人的反应,他这才挑了挑嘴角,眼底尽是一片的亮色。

    秦无敌说的那些话,都是他事先跟对方交代好的,否则对方当然不可能把他推到前台。

    “全都动起来吧,只有让你们动起来,我身上的兽灵丹才能最大限度地段化成财富,这一次,我要把你们这些人手里的所有资源全都拿过来!”

    舔了舔嘴唇,他这会儿对于接下来的形势发展,却是越发的期待起来。

    拍卖会虽然已经落幕,但大皇子秦无敌最后的一番话,却是让整个大秦王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注定难以平静。

    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去求见秦无敌的,放眼整个大秦王朝,真正有资格跟秦无敌攀关系的,无非也就是那么有数的一群人罢了,而这当中还会有一批人未必会对神丹之事感兴趣。

    “真是没想到,就那么三颗破丹药,竟然能够拍出六十亿的天价,六十亿的黄金丹,都能把秦都府扩大一半了。”

    景云商会之外,血明月和金栾随着人群一起朝着远处缓缓地走着,一边走着,血明月小脸儿之上的震惊之色还久久难以平复,似乎还没能从六十亿黄金丹的数字当中回过神来。

    她虽然出生在秦都府府主家族,但雷家的那点儿资源,恐怕也就在秦都府那里还说得过去,至于到了皇城这边,真的是不值一提。

    “呵呵,没那么夸张,六十亿黄金丹对于扩充秦都府来说虽然有用,但也无非就是杯水车薪而已。”听到血明月的感叹,一旁的金栾不由得笑了笑,随意地解释了一句道。

    血明月平日里很少会关心秦都府的政务,当然不明白个中的厉害,事实上,六十亿黄金丹虽然不少,但要说把秦都府扩充一半,简直就是玩笑一样。

    “不管怎么样,六十亿的价钱,真的是好吓人。”撇了撇嘴,血明月倒也毫不在意,她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根本没有考虑太多。

    “金栾叔叔,我们接下来怎么安排?是先找一处地方住下,还是先去真武圣院找纪东?难得来一次皇城,真的应该在这里多多逗留一阵子。”

    对她来说,拍卖会根本就是热闹而已,眼下热闹看完了,她当然就要琢磨起自己的正事了,她这次就是奔着纪东来的,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去见纪东一面。

    “青青,并非金栾叔叔不想带你到处游玩一番,只不过,此番拍卖会之事已经结束,而我从那大皇子秦无敌的话里听得出来,此事背后必然会有更为深层的秘辛,所以我必须要赶回去跟府主大人汇报。”

    听到血明月还想在皇城游玩,金栾的面色微微一正,这才对着血明月解释道。

    他何尝不想带着血明月逛一逛皇城,让血明月开开眼界,可此番听了秦无敌的话之后,他知道这件事背后绝对非同小可,所以,他必须要把这里的消息带回秦都府,也好让雷震虎亲自定夺。

    “啊,这就要回去?有没有搞错?!”

    听到金栾之言,血明月顿时瞪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道。她看得出来,金栾这显然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只是,她才刚刚来到皇城,如果这就要回去的话,她这一趟又有什么意义?

    “咳咳,这个………我知道你想见纪东小兄弟,不过你也知道,眼下纪东小兄弟已经贵为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虽说他并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但你我到了真武圣院,守门的弟子恐怕会直接把我们赶走,到时候,咱们能不能见得到纪东小兄弟真的很难说。”

    他心里清楚,纪东现如今早已今非昔比,坦白讲,他甚至不敢保证纪东是否还愿意跟他们这些普通人相认。

    另外,真武圣院是何等地方?就凭他和血明月,着实很难进入圣院当中,到时候若是被守门的弟子直接赶走,他倒是不怕丢脸,但却担心血明月会受不了。

    “我不管,来都已经来了,我必须要尝试一番,要不这样好了,金栾叔叔先回去找我爹复命,我暂且在皇城里面留下来,等办完了事,我自己再回秦都府。”

    到了这会儿,她也没必要再掩饰自己的目的,对她来说,如果这一趟见不到纪东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就这么回去的。

    “这…………”闻言,金栾的眉头几乎就要皱成一个川字,显然是有些没办法。

    “哎,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去一趟真武圣院好了,不过先说好了,如果守门的弟子不为我们通报,那我们就暂且离开,等我向府主大人汇报完之后,我再陪你来继续想办法。”

    他当然不能把血明月一个人丢下,但他又真的很想快些赶回去向雷震虎汇报情况,毕竟,这种事汇报迟了,天知道会不会耽搁正事。

    “好吧,那就暂且听金栾叔叔的安排,不过我相信,圣院的弟子一定会为我们通报的。”听到金栾之言,血明月眼珠一段,却是直接一口答应了下来。

    “希望如此吧,不过你最好还是事先做好被拒之门外的心理准备。”摇了摇头,金栾对于血明月的乐观显然有些不敢苟同,但又没办法说得太过直白。

    他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堂堂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得到的?这个世界向来都很现实,只不过血明月年纪还小,所以还并不是很了解罢了。

    “嘻嘻,金栾叔叔放心吧,如果纪东敢不见我们,那下次见到他之时,我一定会狠狠地揍他一顿,让他知道不见我的后果!”

    嘴角一挑,血明月的心里显然也是有些没底,毕竟,她就算是经历的再怎么少,却也明白身份等级的差距。说心里话,她又何尝不担心纪东已经把她给忘记了?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她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面对……………

    “啧啧,一年多不见,这丫头的脾气倒是一点儿没变呢!”

    就在血明月和金栾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真武圣院的方向走去之时,他们没有发现,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却是一直都在听着他们的对话,而这个人,正是他们此番要去求见的对象。

    “竟然还担心我会不见他们,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看来,这次却是要给这两个家伙一点儿惊喜才行了。”

    嘴角一挑,他倒也没有就这般跳出来跟二人相认,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身形一闪,当先绕过二人,直奔真武圣院赶了回去。

    真武圣院,幽静的大门前,一男一女从远处悠悠走来,时间不长,二人便是来到了圣院的大门不远处,远远地打量着这座大秦王朝的无上学府。

    “这里就是真武圣院么?看起来好普通,好像还没有秦都府府衙好呢!”

    远远地看着真武圣院的巨大府院,血明月不由得张大了小嘴儿,眼底尽是一片的难以置信之色。

    在她的想象当中,真武圣院一定会十分繁华,十分神秘才是,可现在看来,别说是跟秦都学院相比了,就算是跟秦都府府衙相比,这里好像都要略有不如。

    “不要乱说话,这叫低调懂不懂?再者说,我们看到的不过就是外表罢了,想来这圣院内部,绝对有着非同寻常的地方。”

    听到血明月之言,金栾赶忙挥手打断了对方,生怕对方哪句话说错了被圣院之人听到,到时候可就有些难办了。

    说起来,对于真武圣院,他也从来没有进到内部过,倒是在外面看过几次,而他第一次见到真武圣院的真容之时,其实差不多也跟血明月是同样的感觉。

    “大侄女,等会儿到了大门口,你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最好是不要出声,一切全都交由我来处理,免得惹出什么麻烦来。”

    血明月心直口快,几乎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所以他必须要多加提醒。

    “金栾叔叔放心吧,我不会乱说话的。”闻言,血明月先是乖巧的回了一句,这便紧紧地闭上了嘴,一副再也不说话的模样。

    这会儿,她的眼里早已经充满了隐隐的激动和期待,因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说不定很快就能见到纪东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见到血明月的表情,金栾摇头一笑,这便朝着圣院的大门走了过去。

    时间不长,二人便是来到了大门前,只是,当他们来到大门前之时,原本应该有弟子把守的圣院大门,此时竟然大敞四开,并没有任何人在此把守。

    “什么情况?怎么连守门的弟子都没有?难道这里可以随便进出的么?”

    见到圣院的大门竟然没有守门的弟子,原本说好不再乱说话的血明月顿时微微一愣,随后便是下意识地嘀咕起来。

    “这……不应该啊,我记得以前经过这里之时,一直都是有人把守的啊?怎么今日竟然会无人把守?”

    金栾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下意识地挠了挠头道。他当然知道这里不可能是随便进出的,要知道,这里可是真武圣院,整个大秦王朝最为神圣之地,若是有谁胆敢闯入其中,恐怕第一时间就会被其中的强者扔出来了。

    “金栾叔叔,我们怎么办?没有人把守,我们想找人帮忙通报都不行了,难道真的要直接进去么?”

    血明月的脸上不禁露出焦急之色,她当然也明白,真武圣院又岂是随便就能闯入其中的?可眼下没有守门的弟子,他们总不能站在门外扯着嗓门儿直接喊吧?

    “大侄女,看来咱们这次真的只能暂且回秦都府了啊!”

    面色变幻数次,金栾最终也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说起来,如果是有人守门还好,他们还能想办法让对方帮忙通报一声,可眼下竟然连个人都没有,他们总不能站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吧?

    要知道,他可是还急着想要回秦都府跟雷震虎做汇报呢,如果一直在这里等,恐怕是要耽搁大事的。

    “回去?就这么直接回去?!!”

    闻言,血明月顿时瞪大了双眼,显然对这样的提议并不怎么赞同,她都已经到了真武圣院的大门口了,如果就这么直接返回,她当然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也一千一万个不甘心。

    “大侄女,我知道你心有不甘,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无奈一笑,金栾这会儿是真的有些犯难起来。他当然也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但现实就摆在眼前,他能力有限,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不管,既然都已经来了,我才不要就这般离开,管它是真武圣院还是皇宫大内,我今天一定要进去!!”

    面色变了又变,血明月这会儿明显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拳头一握,牙一咬心一横,她便是直奔圣院的大门里面走去!

    “我的大小姐,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

    眼看着血明月竟然要擅闯圣院,金栾简直吓得面色一白,二话不说,他便是赶忙一个闪身到了血明月的身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使劲儿地将对方往外拖。

    “我就是要进去,金栾叔叔不要拦我,纪东,纪东…………”

    被金栾拖着往外走,血明月不由得急了起来,说着便是朝着圣院的大门里面大声地喊了起来,吓得金栾恨不得把这位大小姐打晕了直接带走。

    “谁在叫我?!”

    然而,就在金栾拼命的把血明月往外拖,而后者却是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喊之时,一个男子的声音陡然从大门里面传来,声音响起,一个年轻男子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一脸笑意地站在门里打量着二人。

    “恩?!”

    突然传来的声音,直让金栾和血明月都是猛地一愣,下意识地,二人便是停止了动作,并且纷纷朝着大门里面看去。

    入眼处,一个熟悉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谦逊柔和,还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之感。

    “纪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