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零九章皇城圣院(80)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听到吴傲之言,纪东的面色微微一沉,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道。

    “桀桀桀,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让你破财消灾,小家伙,你修炼到这等境界也不容易,本座可不想亲手毁了你,所以你还是识相一些为好。”

    不待吴傲开口,一旁的老者便是接过话茬,连连怪笑道。

    他跟吴傲之间早就有过默契,吴傲拿大头儿,他拿小头,但这对他来说也是颇为可观了,至于灭杀一个入劫境的年轻人,这倒也不会费他太大的劲儿。

    “闹了半天,二位就是想要杀人越货了?”

    等到听了吴傲和老者之言,纪东紧皱的眉头却是突然松弛了下来,随后便是对着二人道。

    从秦无敌的府邸出来之后,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别人的精神力监视当中,而这一路上,他想到了好多种最终可能,但对于眼下这种结果,他还是难免有些意外。

    眼前的吴傲还有一旁的老者,他记得自己曾经在天上人间之时见到过,那会儿,这二人还是跟武晴晴在一起,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可是没有看出这二人会如此的心肠歹毒。

    他跟这二人虚与委蛇了这么久,无非就是想要看看这二人究竟要做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能够和平的解决此事,但现在看来,他还真是太过天真了。

    丹阵宗的天才丹阵师加上一个强大的守护者,在这二人的心里,他恐怕早就已经成为人家的盘中餐了吧!

    看着吴傲还有那老者的眼神,他知道,今日,不管自己是否把身上的一切交出去,这二人恐怕都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就是。

    “也罢,既然如此,那今日我也只能是铤而走险了。”心下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眼下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今日,他和对面的两人之间,却是只能有一方活下去。

    “桀桀桀,看来,你这小家伙是想殊死一搏了?”

    见到纪东突然放松下来的神色,对面的老者不禁眼神一凛,他心里也明白,今日这一战在所难免,早打晚打都是打,而等到他斩杀了纪东之后,到时候再去拿取纪东身上的一切也不迟,只不过,这期间,他却是必须要小心纪东毁了身上的空间戒指才行。

    对于纪东来说,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是真的不想跟丹阵宗之人发生冲突,可眼下形势如此,他也真的毫无办法。

    他心里清楚,丹阵宗之人才是真正的高高在上,也许在那些丹阵师眼里,抹杀一个超能者,就像是踩死一只小蚂蚁一样简单,这一点,眼前的吴傲就能充分的向他证明。

    “桀桀桀,小家伙,死在本座手里的铂金境之人也不少,但不得不说,你将会是最年轻的一个。”

    悠悠的上前几步,老者的脸上尽是一片残忍的笑容,而在他的身周,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不断荡漾开来,最终却是将纪东死死地锁定,不给纪东丝毫的逃跑机会。

    这里是镇狱山,他完全可以放开了手脚,根本不用担心被皇城里面的强者注意到,不得不说,纪东无形当中却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很方便的便利条件。

    “呵呵,我可以把前辈的话当成是一种夸赞么?”听到老者之言,纪东不禁摇头一笑,随后便是十分淡漠地道。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老者的确很强,就算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对方击杀,不过,这里是镇狱山,也算得上是他的半个主场了,另外,他还有着自己的保留手段,如果手段尽出的话,他相信自己应该能够做到。

    “这的确是夸赞,只不过,你今后再也不可能听到类似的夸赞了,杀!!”

    听到纪东之言,老者的嘴角微微一挑,话音落下,他便是陡然一抬手,顿时,一个巨大的掌印便是出现在了纪东的头顶之上,然后猛地当空拍下。

    铂金段强者的攻击,已经完全超出了黄金段超能者的理解范畴,对于铂金段的强者来说,他们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把自己修炼的技能发挥到最佳状态,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都会带动天地之势,简直就像是无所不能一样。

    “好恐怖的掌法!!”眼看着头顶之上的手掌已经到了身前,纪东的心下不禁微微一凛,却是没想到铂金段强者的攻击竟然如此的恐怖。

    这个时候却也容不得他多想,说话之间,他便是将自己的云龙刀取了出来,一刀朝着上方的手印斩了下去。

    “噗!!!!”

    一刀斩出,巨大的刀芒直接迎上了厚重的掌印,却是直接把大掌印一分为二,而纪东则是借着这个空当,陡然从掌印下方窜了出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招!!!”

    “刷!!!”

    身形腾空而起,纪东二话不说,手里的云龙刀化作一片残影,直接朝着老者斩了下去,刹那之间,无数道刀芒就像是汇聚成了一张网络一样,瞬间就将老者笼罩其中。

    “恩?果然有两下子,我破!!”

    眼看着纪东这么轻易就破掉了自己的掌法,而且还能瞬息之间发动反击,老者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震惊之色,却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说话之间,他便是后撤半步,猛地轰出一拳。

    “噗噗噗噗!!!”

    无数的刀光刀影尽数被一只巨大的拳影所冲破,纷纷化作精纯的属性之力消散于天地之间,而那巨大的拳影只不过就是稍稍被减弱了势头,但却依旧朝着纪东轰杀而来。

    “厉害!!”

    眼眸一缩,纪东这次也算是开了眼界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跟铂金段的强者交战,不得不说,这等级别的强者,果然有着非同寻常的威能。

    说起来,他虽然在力量上已经不弱于铂金段之人,但对于天地之势的借用,他真的还差得远呢!

    “嗖!!!”眼看着拳影袭来,纪东的身形猛地在半空中一个扭曲,愣是不符合常理地闪开了一段距离,将这巨大的拳影避了过去。

    “桀桀桀,小家伙,你以为自己躲得掉么?”就在纪东刚刚避开了老者的拳影之时,原本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老者,竟是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纪东的头顶上方,怪笑声中,又是一只巨大的拳影凭空出现,直接从纪东的头顶上方轰了下来。

    “好快!!”纪东的面色一片凝重,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才行了,这等级别的强者,攻击手段简直堪称恐怖,只要他稍有疏漏,那么今日恐怕还真有翻船的可能。

    “金石拳!!!”

    这个时候想要再躲已经来不及,就算是游龙身法,都因为身在半空中的原因而没办法使用,不得不说,这也是战斗经验欠缺的体现,也是他必须要总结的经验教训。

    千钧一发之际,他陡然将自己的云龙刀收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便是朝着上方的拳影轰出了一拳。

    “嘭!!!!”

    这一拳是他把金石拳融会贯通之后的升级版,其中蕴含着金石拳所有的奥义在里面,只是,当两只拳影对轰在一起之时,他却是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然后便是被两只拳影湮灭所释放出的劲气直接拍到了地上。

    “好家伙,这家伙的力量并不在我之上,拳法竟然要压我一筹,这便是铂金境强者对于天地之势的借用么?”

    身形落地,他只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微微一麻,但却并没有受到损伤,只不过,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一记对拼,他却是又输了。

    “好小子,竟然还能站得住?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杀!!”

    眼看着纪东被自己的一拳轰向地面,老者还以为纪东会因此而遭受重创呢,可当他定睛去看之时,却发现纪东并没有受到损伤,反倒是一脸斗志昂扬的模样,这简直让他没办法接受。

    心思一动之间,他的身形便是再次贴了上来,恐怖的拳影掌印此起彼伏,似乎誓要把纪东拍死在自己的手里。

    “难得有交手铂金段强者的机会,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眼看着无数的攻击朝着自己杀来,纪东知道,自己也是时候开始拼命了,如果输了的话,那么自己的性命必然不保,但若是赢了的话,那么从今以后,他再次面对铂金段强者之时,却是再也无需有任何的忌惮。

    “嘭嘭嘭!!”

    “轰轰轰!!”

    恐怖的攻击就像是绵绵不绝的雨滴一样包裹了纪东,这一刻,纪东就像是惊涛骇浪当中的一艘小船,随时都有可能被风浪掀翻,可每每要翻船之时,纪东总能为自己争夺喘息之机,不知不觉,一老一少的战斗,竟是已经对拼了数百招,却是依旧没有分出胜负的态势。

    对于纪东来说,他的力量绝对不在对面的老者之下,可境界上的差距却是十分致命的,修为不到铂金境,永远不可能明白铂金境强者是多么的恐怖,何况老者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铂金段,心神几乎与天地合一,一招一式,都是带动着天地之势。

    不过,虽是如此,但老者想要把纪东轻松击溃,那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毕竟,纪东的本身力量足够强大,而且又有着精神力辅助,可以巧妙地将对手的力量化解掉,这样一来,即便不能反制对手,但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伤。

    也许在对手看来,这是一场可以很快就分出胜负的战斗,但事实上,纪东却是想把这场战斗拖得久一些,这样才能从对手的手段当中获得冲击铂金境的契机。

    “轰!!!”

    又是恐怖的一拳当空轰下,直奔纪东的头顶,可就在这一拳即将轰在纪东的头上之时,纪东的脚下微微一错,轻描淡写地挥出一拳,却是刚好轰在了上空拳影的侧面,虽然他这一拳的力道跟上空的拳影没办法相提并论,但就是这稍稍的一碰,上方的拳影便是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最后落在了他的身侧,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好,铂金段强者的攻击果然犀利,我终于从中感受到了一些道理,原来铂金境的境界,最重要的就是对天地之势的进一步掌握,这样一来,就能节省本身的力量消耗,从而达到攻击力的最大化!”

    再次避开了对手的攻击,纪东的心神简直越发的空灵起来,到了这会儿,他已经对铂金境强者的手段越来越清楚,应付起对手的攻击,也是越发的轻松起来。

    很明显的,像对面老者这等境界,已经很难会有超能力力枯竭的情况出现,因为对方虽然攻击犀利,但多是借助了天地之势,对本身的消耗并不大,所以,他想要凭借自己在超能力力厚度上的优势拖垮对手,绝对有些不太现实。

    “必须要想个办法实现反杀,如果一直这般被动下去的话,那么就算对方杀不了我,那么我也杀不了他,届时引来皇城里的强者前来围观,那可就相当的不妙了。”

    算算时间,他已经跟对手对拼了不下半刻钟之久,这会儿,整片镇狱山深处都已经是千疮百孔,不知道有多少的凶兽都被吓得四散奔逃,就算是镇狱山深处的那头白色凶狼王,这会儿都不敢轻易现身出来。

    “啊啊啊,小子,有种别总是到处躲!!”

    就在这时,对面的老者似乎也有些急了,突然大叫了起来,脸上尽是一片的愤怒之色。

    很明显的,纪东着急,这老者恐怕一样着急,毕竟,若是招来了其他人,那么对他来说同样没有好处。

    “不躲?不躲是傻子,我打不过你,难道还不让我躲么?”

    听到老者的叫喊,纪东不禁嗤笑一声,同时再次身形闪动,避开了对方的强横攻击,却是依旧只防不攻,一副完全被对手压制的模样。

    “该死,等本座生擒了你,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杀!!”老者这会儿是真的怒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像纪东这般恐怖的年轻人,明明在力量和境界上都不如自己,可竟然滑溜的像一条泥鳅,任凭他如何打击,对方竟然都能在关键时刻顶住。

    另外,他其实更加的清楚,以纪东这等恐怖的实力来说,绝对是有绝地反击的手段的,所以他又不敢把所有力量全都用在攻击上,却是丝毫不做防范。

    在这等心态之下,他的战斗简直就是越来越畏首畏尾,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将纪东斩杀在此…………

    与此同时,二人的战场不远处。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冯老竟然这么久都干不掉这小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守护者,才能调教出如此恐怖的天才?”

    吴傲的双眼微微眯起,心下不禁有些隐隐的担忧起来。

    他看得出来,纪东的技能天赋着实是恐怖,这等级别的天才,想来定是超级强者精心培养的继承人,说不定身份地位十分不凡。

    “不行,这种人既然已经得罪,那么就必须要将其斩杀,否则将来必成后患!”

    如果纪东真的是一个普通天才的话,他就算是放跑了对方也没什么,可正因为纪东表现出来的力量和潜力太过恐怖,他才必须要将纪东斩杀于此,以绝后患!

    “看来必须要我出手才行了!!!”

    眼神一凝,他知道,如果再这么僵持下去,对他来说绝对没有好处,想到这里,他的精神力猛地一动,便是在身周凝结了一个神纹,直接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

    “嗡!!!”神纹加身,他的身体周围陡然微微一震,便是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透明护罩,将他完全保护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精神力毫不停歇,显然是在凝结更多的神纹,说着,他的身形便是微微一闪,直接朝着纪东和冯老对战的战场靠近了过去。

    很多人都觉得丹阵师只会炼丹炼器,殊不知,丹阵师的战斗手段同样很多,事实上,强大的丹阵师,破坏力要比超能者恐怖得多,只不过丹阵师很少会出手就是了,因为也很少会有人不开眼的去招惹丹阵师,何况多数的丹阵师都有自己的守护者。

    “轰轰轰!!!”

    纪东和冯老的战斗还在继续僵持,自始至终,纪东都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可不管他如何被动,但对方的攻击不奏效,说来也是毫无意义。

    冯老的攻击力不可谓不强,事实上,这会儿若是随便换了另外一个入劫境强者的话,都早就已经被对方轰杀成渣了。

    “恩?”

    某一刻,就在二人僵持不下之时,冯老的眼底却是蓦地闪过一丝亮色,手里的力道也是猛地加大。

    “小子,能够在本座的手底下坚持这么久,你也当真可以引以为傲了,不过,你今日必死无疑,杀!!”

    眼底的亮芒一闪而逝,冯老似乎突然来了精神,就像是找到了斩杀纪东的办法一样。

    “嘿嘿,老家伙,想让我死,那就拿出点儿真本事来。”

    纪东依旧不为所动,依旧是自顾自地抵挡着对方的攻击,但却明显有些吃力起来,被对方逼着向后退。

    “死死死!!!”

    冯老的攻击越来越犀利,而他这突然间的节奏变幻,明显让纪东应付起来有些吃力,一时之间只能是不断的后退。

    “嗡!!!!”

    “轰!!!!”

    就在纪东不断后退,最终退到一片空地上面之时,在他身周的空间陡然间微微一震,随后,一声轰响便是蓦地响彻开来,紧接着,一片恐怖的火焰便是猛地燃烧起来,瞬间就将纪东吞没其中。

    “嗖嗖嗖!!!”

    随着烈焰将纪东吞没,空气中陡然响起一声声的破风声,却是一根根乌黑的细针刺破空气,从四面八方朝着火焰当中的纪东电射而来。

    刹那之间,原本还意气风发的纪东,瞬间便是消失在烈焰当中,生死不知。

    恐怖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时候,距离烈焰不远处的一株巨树之后,吴傲的身形悠悠的走了出来,脸上尽是一片冷冷的笑容。

    “哼,再强又有何用?还不是要被本少爷轻松抹杀?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作为一个丹阵师强者,他杀过的超能者可不止一个两个,尤其是跟冯老合作之时,就算是铂金段的强者,他也照样敢去暗算,毕竟,超能者对于丹阵师的手段,根本就是防不胜防的。

    “桀桀桀桀,好,好一招烈焰焚天配上暴雨梨花,公子的手段简直就是越来越纯熟了啊,桀桀桀桀!!”

    说话之间,冯老的身形飘然来到了吴傲的身旁,一边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边满是佩服地道。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吴傲的出手,说起来,对于丹阵师这等防不胜防的诡异手段,他简直就是羡慕得不得了,同时也是深深的感到忌惮。

    可以想象,就算是被火海吞没的是他,这会儿也照样要被那恐怖的烈焰烧得一片焦黑了,何况吴傲还射出了数十根神针,在那等情况之下,被火海吞没之人,绝对不可能防得住那么多的神针。

    要知道,超能者的超能力虽然能够凝结超能力护罩,但超能力护罩本身就怕被火烧,一旦引燃,根本就是防御力全无,这种情况下,吴傲射出的神针,着实就是无从防范了。

    这还只是四级丹阵师级别的力量,他还见识过自己守护的那位丹阵师出手,那才叫真正的惊天动地,想当初,一个跟他一样的超级强者,就是在那位的神阵当中被活活地折磨死,那等景象,他至今都还难以忘怀。

    “冯老,你这次可是出工不出力啊,看来这次的收获,咱们的分成要改一改了吧?”见到冯老来到近前,吴傲不禁扯了扯嘴角,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公子不要误会,并非我不出力,而是这小子的确很难缠,不过既然公子这般说了,那一切就全凭公子安排就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