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二十五章皇城圣院96
    秦都学院,大长老燕重山的正气峰之巅,此时,秦都学院大长老燕重山正静静地盘坐在峰顶宫殿的一间密室当中,耐心地修炼着。

    作为秦都学院现如今的二把手,燕重山自从接任大长老之位以来,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来,他有着学院院长关岳的大力支持,二来,所有人都知道燕重山有一个了不得的徒弟,所以,如今的秦都学院,燕重山的一句话,份量怕是完全不在关岳之下。

    当然了,燕重山的本身实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事实上,如今的秦都学院当中,除了院长关岳之外,能够战胜燕重山的,恐怕也很难找得出来。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外人面前高高在上的大长老燕重山,私底下却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

    “哎,还是找不到突破的方向啊,我修炼这擒龙诀已经这么多年,虽然已经成功的开辟出整整四十五处丹田,并且凝聚了五十四颗元丹,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的修为才只能止步于此,根本没办法得到寸进,看来这辈子,我怕是只能做一个黄金段的超能者了啊!”

    也不知道修炼了多久的时间,燕重山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随后便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

    自从他开始修炼擒龙诀以来,他的修为便是一直卡在现有的境界,虽然实力的确是在不断的进步,可修为境界却从来不见提升,到了现在,他已经没办法继续开辟新的丹田出来,而原本的五十四颗元丹又全都已经达到了极限。

    说白了,如今的他是真的达到了自己的顶峰,如果找不到提升修为的办法,那么他这辈子也只能是止步于此了。

    “真是成也擒龙,败也擒龙,凭借这擒龙诀,我以黄金段六段的境界,却是足以硬撼黄金段九段之人,可眼下找不到突破的办法,我也依旧只能算是一个普通超能者,距离高手的层次还差得远呢!”

    黄金段六段的境界硬撼黄金段九段,听起来好像真的很是了不得,可问题是,如果遇到超越了黄金段九段的强者,他就根本没咒念了。

    “罢了罢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现如今是学院大长老,就这般了此一生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摇了摇头,燕重山只能是这般安慰自己,心里却是充满了浓浓的无奈。

    “吱呀…………”

    就在这时,开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却是有人从外面把密室的门推了开来。

    “放肆,什么人竟然这般不懂规…………恩?!!”眼看着自己的密室大门竟然被人推开,正在郁闷当中的燕重山顿时面色一沉,下意识地便是大声呵斥道。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便是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而当他看清楚进门的二人之时,他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愤怒的神色,却是立马被一片的激动所取代。

    “嘿嘿,许久未见,师尊大人的脾气可是要比从前大得多了。”

    走进密室,纪东的目光不禁第一时间看向了矮榻之上的燕重山,随后便是一脸笑容地道。

    “霄儿!!哈哈哈,真的是你,我的好徒儿!!!”

    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纪东和血明月,燕重山完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纪东开口说话,他这才猛地从矮榻之上弹了起来,瞬间闪身到了纪东的近前,毫不客气地给纪东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哈哈哈,你这小子,终于知道回来看为师了啊,好,好啊!!”简单的一抱过后,燕重山这才将纪东放开,随后便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纪东一番,放声长笑起来。

    “弟子参见师尊,徒儿不孝,这么长时间才回来看您老人家,还望师尊莫要怪罪徒儿!”

    后退一步,纪东的脸上也早已经布满了激动之色,二话不说,他便是直接单膝跪倒在地,对着燕重山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再次见到自己的授业恩师,他的心下属实充满了激动,那种感觉,就像是离家的孩子回家之后,见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样,个中的心情,根本不足为外人道也。

    “哈哈哈,起来,赶快起来!”见到纪东对自己行大礼,燕重山的脸上尽是一片的欣慰之色,一边说着,他赶忙将纪东从地上扶了起来,“你这孩子,为师知道你在外面并不容易,我又岂会怪你!”

    紧紧地握住纪东的双手,燕重山脸上的激动之色久久难以平复。

    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子,他早就已经思念得不得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为秦都学院的大长老,却是不能轻易离开的话,他恐怕都有可能去真武圣院寻找纪东去了。

    此时此刻,纪东竟然主动回来看望他,对此,他是真的感到发自内心的欣喜和满足。

    跟两年前相比,纪东已经从一个小娃娃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且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但不管纪东的身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纪东还是他燕重山的弟子,这一点却是永远都不会变。

    “是弟子的错,弟子真的早就应该回来探望师父的。”顺着燕重山的搀扶站起身来,纪东一边平复着心底的激动,一边满是歉然的道。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燕重山在他的心里就像是自己的父亲一样,坦白讲,他其实也早就想回来看望对方,只不过,之前的他忙于修炼和各种事物,这才迟迟没有回来。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不说这些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轻轻地拍了拍纪东的肩膀,燕重山是真的丝毫没有怪罪纪东的意思。

    他知道纪东要做的事情一定很多,毕竟,纪东可是被真武圣院院长看重之人,何况纪东还要修炼,不回来也纯属正常。

    “走走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去大殿那边,为师要跟你好好的聊一聊。”拉着纪东的手,燕重山却是一直都舍不得放开,这一刻,他却是真的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跟纪东说,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终于把纪东盼了回来,燕重山简直就是有问不完的问题想要跟纪东探讨,纪东这两年来的经历,还有纪东如何被真武圣院的院长看中等等情况,他却是全都想要了解一二。

    这就像是为人父母的见到自己的孩子回家之后,总想要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一样,燕重山现在就是这种心情。

    而对此,纪东却也十分的理解,也是尽可能的把自己在外面的经历讲给对方,而这一说起来,当真就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这一次,血明月并没有当师徒二人的电灯泡,在对燕重山见过礼之后,血明月就直接去找二长老齐长海报道了,说起来,她是二长老齐长海的弟子,自然也没少得到二长老的指点,虽然感情没有纪东和燕重山这么深,但礼数还是不能少的。

    “真是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真的把那么复杂的擒龙诀彻底的练成了,而且这么快就达到了黄金段九段的境界,看来这部擒龙诀落在我的手里,简直就是为你准备的啊!”

    整整聊了一天一夜,师徒二人无话不说,最终,二人便是聊到了修炼,而纪东这次并没有对自己的师父隐瞒,却是把自己已经练成擒龙诀的事情和盘托出,没有任何的掩饰。

    而在得知纪东竟然把整部擒龙诀尽数练成之时,燕重山简直就是又震撼又欣慰,另外还有一丝浓浓的难以置信。

    “擒龙诀的确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也正是因为有了这部神功,弟子方才能够走到今日,如若不然,弟子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呢!”

    纪东这会儿也是十分的感慨,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擒龙诀在身的话,他的确很难走到今日,毕竟,在他成长的这段时间里,他经受过的危险可是不少,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了擒龙诀,他恐怕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哈哈哈,这就叫做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对了,你现在的真实实力,应该能够比肩铂金境强者了吧?”

    长笑一声,燕重山对于纪东此刻的真实实力着实有些好奇,他最是清楚,如果纪东能够把整部擒龙诀练成的话,那么凭借纪东黄金段九段的修为,实力绝对会达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不瞒师父,弟子之前跟铂金段的强者交过手,结果也算是平分秋色吧!”听到自己的师父问到自己的真实力量,纪东略作思忖,还是给了对方一个相对保守的数据。

    事实上,以他现如今的超能力力基础来说,那是绝对不会比天劫境的强者差的,至于铂金段之人,他貌似已经可以完胜了。

    “铂金段强者?厉害,实在是厉害!!”听到纪东的回答,燕重山顿时面色一滞,却是没想到纪东竟然已经恐怖若斯了。

    “师父,还是说说你的修行吧,如果弟子没有猜错的话,师父的修炼,应该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却是已然没办法更进一步了,不知弟子说的对也不对?”

    面色一正,纪东不禁把话题引到了燕重山的修炼上面,说起来,他早就已经感受到了燕重山的情况,也深知燕重山所需要面临的问题,而这也是他此番归来的最直接原因。

    “你猜得不错,我虽然成功开辟出了五十四处丹田,凝结了五十四颗元丹,但以我的资质来说,却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了。”

    说到自己的修行,燕重山难免有些不胜唏嘘,好在纪东帮他完成了心愿,他倒也没什么可懊恼的。

    “师尊先不要伤心,弟子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帮助师尊解决这一问题,说不定,弟子能够帮助师尊找到晋升的道路。”

    见到燕重山唉声叹气的表情,纪东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尊绝对是不甘心于现状的,只不过,不管对方是否甘心于此,却是根本都不可能改变什么!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让为师继续提升下去?!”等到纪东话音落下,燕重山的神情陡然一变,整个人都是一下子来了精神,眼底甚至燃烧起了希望的火光。

    “这个……弟子倒也不敢保证,不过却是不妨一试。”眉头一皱,纪东并不敢把话说死,他虽然精简过擒龙诀,但也无非就是精简出九大丹田罢了,而燕重山可是整整开辟了五十四处丹田,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在这五十四处丹田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技能功法来。

    “哈哈哈,好,不管是否能够成功,你都大可放手一试,能成功最好,若是失败了也无所谓,反正为师也早就已经接受了如今的现实。”

    见到纪东皱眉,燕重山眼底的希望之火一下子弱了许多,随后才强打着精神道。

    坦白讲,他还真的不太相信纪东能够帮得到他,毕竟,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虽说纪东把整部擒龙诀都练成了,可想要改变他的现状,怎是一个难字了得?

    “事不宜迟,师尊,咱们这就开始吧,还请师尊盘膝坐好,弟子要先查探一番师尊的情况,然后也好针对性地进行分析。”

    他心里清楚,这次回到秦都学院,他恐怕也不能停留太久的时间,毕竟,皇城那边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他总不能一直呆在秦都学院躲清闲。

    “好,该怎么做,你尽管吩咐就是。”

    燕重山也不迟疑,事关他的修炼大事,他绝对要比纪东上心得多,只不过,他不想让纪东有太多的心理压力,所以才佯装不在乎罢了。

    说话之间,师徒二人便是一前一后盘膝坐好,纪东装模作样地把手抵在了燕重山的后背之上,而实际上,他却是暗中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开始仔仔细细地探查起燕重山的情况来。

    时间不长,纪东便是把自己这位师尊大人所开辟的五十四处丹田尽数掌握,并且马上针对这五十四处丹田,开始认真地研究起了可行的改造方案。

    这绝对是一个复杂无比的过程,如果能够把这项工程完成的话,那么这对于他的精神力修行,恐怕也会有着巨大的好处。

    擒龙诀一共要开辟一百零八处丹田,而燕重山眼下已经开辟了五十四处,也就是整整开辟了一半,这样的数量,说来却是属实不少了。

    只是,纪东真的希望自己的这位师尊大人并没有开辟出这么多的丹田来,因为丹田的数量越多,他想要把这些丹田串联起来创造出一部新的功法就会越难,至于究竟有多难,这个世上却是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理解。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纪东和燕重山干脆一起闭了关,对于纪东来说,这次的任务真的是太难太难了,所以必须要燕重山在他跟前,也好让他时刻进行观察研究,从而理顺出可行的修炼方案来。

    燕重山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到他,只是,当他看到纪东那一天比一天苍白的脸色之时,他知道,纪东绝对是真的在想办法帮他,只不过这个过程似乎极为复杂。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眨眼之间,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便是悄然溜走,而在经过了一个月的理顺和推演之后,纪东整个人都是变得精神萎靡,脸色简直就是苍白得吓人。

    见到纪东如此,燕重山简直心疼的不得了,却是不止一次想要让纪东停下,但却都被纪东给拒绝了。

    纪东是绝对不会做半途而废的事的,他既然决定了要帮助自己的师父找到修行的出路,那么他就一定要想办法做到,毕竟,这可是关系到自己师父的未来,哪怕是再苦再累,却也完全值得的。

    说心里话,这真的是一个痛苦的过程,纪东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修炼至今,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痛苦,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授业恩师的话,他恐怕早就已经放弃了。

    就这样,又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过去,纪东整个人已经比之前瘦了一圈,而且一看就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而见到他的变化,燕重山简直就是担心得不得了,但又没办法劝动纪东,只能是任凭纪东继续坚持下去。

    这一日,初升的朝阳刚刚照进大殿,一直都是萎靡不振的纪东,却是蓦地睁开双眼,眼底闪烁着兴奋无比的光芒。

    “通了,终于理顺通了!!”

    苍白的脸上蓦地充满了笑容,纪东二话不说,拿出事先早就准备好的纸笔,便是一通写写画画,就像是在勾勒一本天书一样。

    “恩?!!”突然响起的声音,直让燕重山也是马上睁开了双眼,随后,他便是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这………这……………”

    入眼处,纪东握笔的手几乎化作了一片残影,只是,随着光影的闪动,地上的宣纸上面马上出现了一条条清晰的经脉线路图,其中还有密密麻麻的复杂标注。

    “好小子,这也太夸张了一些吧?!!”双眼瞪得老大,这一刻的燕重山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可以说,纪东此时此刻的写画速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知道纪东是如何做到的。

    “刷刷刷!!!!”

    燕重山是完全看呆了,而这会儿的纪东思路正好,却也没心思注意一旁的对方,时间不长,他便是写写画画了好几张宣纸。

    “搞定!!!”随着最后一笔结束,纪东的脸上,终于露出一副难以言说的欣喜表情,“师父,徒儿要好好睡上一觉了,接下来,就要看师父您自己的了啊!”

    目光段向一旁的燕重山,纪东笑着说了一句,随后,他便是直接闪身到了角落处,毫无形象的躺在了地上,随后便是呼呼大睡起来。

    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这次的消耗,这会儿,他神府当中的精神力几乎已经消耗一空,没有几天的时间,却是根本不可能恢复得过来。

    “徒儿…………”

    眼看着纪东直接躺倒在地上,燕重山顿时微微一急,赶忙上前查看了一番,直到确定纪东只是累得睡着了,他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你这孩子,这般拼命干什么?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要让为师如何活下去啊!”见到纪东憔悴的模样,他是真的心疼不已,现在想来,若是早知道纪东要付出如此巨大的精力,他之前就不让纪东费这个劲儿了。

    “睡吧,好好的睡上一觉,希望不要落下什么暗疾才好。”幽幽一叹,他这才段过头来看向了纪东这两个月的成果,眼底不禁燃烧起了一丝的希望来。

    “霄儿用了两个月时间为我理顺的修炼之法,也不知道究竟行不行得通…………”他心里清楚,眼前这几张纸,绝对就是纪东为他理顺的修行之法了,只不过,直到此刻,他也不太敢相信这东西会管用。

    擒龙诀的神妙,他是十分清楚的,要说纪东用两个月的时间把擒龙诀给精简改编了,他是真的没办法相信。

    心里带着憧憬,又带着忐忑,他最终还是把几张宣纸整理好,然后便是坐到一旁,认认真真地观看了起来。

    起初,他的面色还比较平静,只是,当他一点一点看下去的时候,他的面色却是越来越激动,到了后面,他整个人都是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就像是见到了这个世间最最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

    “这………这是……………”

    颤抖着双手捧起几张宣纸,他就像是捧着一个十代单传的婴儿一样,简直就是小心到了极致!

    坦白讲,这几张纸上面刻画记录的东西,他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看懂,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几张纸上面所刻画的,绝对正是围绕他所开辟的五十四处丹田铺展开来的,也就是说,这几张纸,居然真的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

    “神迹,这是神迹啊!!他………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不得不说,眼前这一切对他来说,就是难以想象的神迹,只有神,才能做到如此神迹,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一切居然都是出自他这个弟子的手,可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个弟子,绝对不会是神就是了!

    纪东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当他醒来之时,大殿当中依旧只有他和燕重山两个人,而这会儿的燕重山就盘坐在他的不远处,手里捧着他的战果,正在耐心地观看着。

    “吁,终于把消耗掉的精神力补回来了,这次可真是够劲儿啊!”

    扫了一眼大殿当中的景象,纪东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同时在心下暗暗感叹道。

    此番为自己的师父精简擒龙诀,他真是把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也幸亏他在最后关头总算把擒龙诀精简了出来,成功为燕重山找到了修炼的出路,如果这次失败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再来一次。

    “徒儿,你醒了!!”

    听到声音,燕重山顿时惊醒,赶忙朝着纪东看了过来,而但他见到纪东的脸色已经恢复红润,并且不再像是之前那般虚弱之时,他顿时大喜过望,第一时间来到纪东近前道。

    “师父,我睡了多久了?”

    见到自己的师父一脸兴奋的来到近前,纪东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尊大人绝对是对他理顺的擒龙诀精简版有所领悟,说不定已经入门了。

    “还说呢,你已经睡了整整五天五夜,若是你再不醒的话,我都准备去找院长大人前来看看了。”

    听到纪东之言,燕重山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后怕之色,略带责怪的道。

    “五天五夜?竟然睡了这么久?看来这次的消耗的确是有些大。”听到燕重山的回答,纪东自己也是有些发愣,他着实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也幸亏是在秦都学院,旁边又有自己的师父护法,如若不然,他都不知道要多危险。

    “对了师父,我为你理顺的擒龙诀精简版,你可是已经研究过了?怎么样,是不是有效果?”

    纪东倒也不想在自己的精神力上面过多谈论,说着便是直接把话题引了开来。

    “岂止是有效果啊,你简直就是给为师创造了一部量身定制的神技,你这小子,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说到新功法,燕重山也顾不得其它,马上便是兴奋地对着纪东道。

    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可直到此刻,他都还没有彻底的从之前的震撼当中回过劲儿来。

    他已经试过了,纪东精简出来的擒龙诀,绝对能够助他继续向前修炼,虽然他是不可能把另一半的丹田开辟出来了,但他本身的五十四处丹田,却是可以一直成长下去,直到冲击铂金境,然后继续向下修炼。

    虽然五十四处丹田绝对没办法跟一百零八处丹田相比,但若是他能够把这五十四处丹田经营好的话,他照样可以成为超级强者,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顶峰!

    “师父无需见怪,这都是我修炼擒龙诀之后领悟到的,也许在师父看来这很是了不得,可实际上,道理真的很简单,无非就是需要多花费一些耐心慢慢理顺罢了。”

    嘴角一挑,纪东直接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讲了出来,至于对方信与不信,倒也无关紧要了,总之,他绝对不能把精神力之事说出来就是。

    “你说得还真是简单。”听到纪东的解释,燕重山顿时撇了撇嘴,却是显然不会相信纪东的这种解释,毕竟,他又不是傻子,如果真的像纪东所说的那么简单的话,那么纪东也不会累成那般模样了。

    不过,他也并没有打算深究此事,毕竟,纪东已经长大了,他总不能什么事都刨根问底,至少也要给纪东留点儿隐私。

    “徒儿,你精简出来的擒龙诀,简直跟原本的擒龙诀一样神奇,不过个中的很多地方,为师思考了很久都不得其法,为师却是必须要请你来解惑了啊!”

    他的资质和领悟能力有限,精简过后的擒龙诀,基本上就是一部崭新的功法,而且,由于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创造而出,其实,新的擒龙诀完全要比之前的擒龙诀更加晦涩,如果不是因为他还修炼过原版的话,他恐怕连入门都难。

    “师父放心,徒儿眼下也没有什么急事,接下来的时间,徒儿就为师父讲一讲这新的擒龙诀,希望能够助师父早日成就更高的境界。”

    想当初,他修炼擒龙诀之时,乃是自己的师父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为他讲解,而时至今日,却是要轮到他为自己的师父讲解了。

    还别说,这还真像是凡人之间的反哺一样,也算是他对燕重山的报答了吧!

    “哈哈哈,好,为师是否能够继续向上提升,可就全都要靠你了啊!”听到纪东之言,燕重山不禁朗声一笑,眼底尽是一片的欣慰之色。

    不得不说,他这个徒弟是真的没白收,之前的那些就不说了,单单是纪东眼下对他的回报,就是他从来都不敢想的。

    试想一下,如果他没有收纪东这个徒弟,那么他这辈子,又怎么可能会有继续向前进步的机会?

    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纪东遇到他是天意,同样的,他遇到纪东也是天意,他们师徒之间是相互成全,形成了一种双赢的局面。

    “师父且看,这套精简过的擒龙诀,其实与原本的擒龙诀并没有太大的出入,弟子无非就是在此基础上,把擒龙诀另外的一半修炼法门加以改换…………”

    将精简过后的擒龙诀拿在手里,纪东随后便是开始认认真真地为自己的师父讲解起来,而新的擒龙诀是他创造出来的,哪怕是其中的一些比较难以领会的东西,他也能够十分清晰地用言语来表述出来。

    燕重山听得很认真,就像是当初的纪东一样认真,而随着纪东的不断讲解,他对自己这个弟子的佩服,简直就是越发的浓郁起来。

    不理解的时候还感受不到,可随着他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他实在被纪东天马行空的想法深深的折服了。

    他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最佩服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弟子!

    大秦王朝皇城,距离四大世家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四大世家相互厮杀,最终却是全都损失惨重,到了最后,四大世家的残余力量全都暗中退出了皇城,也不知道都去了何方。

    可以说,四大世家霸占皇城资源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四大世家想要重现昔日的辉煌,必然也是遥遥无期。

    最开心的当然要数皇室,原本,四大世家因为跟真武圣院作对,所以一直都是处处压制着皇室,而现在没有了四大世家的约束,皇室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至于真武圣院那边,貌似对于四大世家的消失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一来是因为圣院院长荀万山眼下并不在圣院当中,二来,也许真武圣院也并没有真正的把所谓的四大世家放在过心上。

    少了四大世家,皇城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冷清,反倒是越发的热闹起来,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仿佛整个皇城都得到了一次新生…………

    这一日,随着朝阳升起,皇城很快变得热闹非凡,一条繁华的街巷当中,一个青年男子以及一个中年男子,不知何时悠悠的出现在了街巷深处,最终在一座正在进行重建的府邸不远处站定了下来。

    “四公子,这里便是南宫家的府邸了,属下当初奉命来过这里,不过现在看来,这里应该已经易主了。”

    身形站定,中年男子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府邸,当看到其中有不少的杂役正在对破败不堪的府邸进行推倒重建之时,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感慨之色,这才对着一旁的青年男子道。

    这中年男子看起来也就是五十几岁的模样,乍一看似乎没什么特殊之处,可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中年男子的眼底深处明显有着一丝高傲之色,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当然了,这中年男子的身体当中,更是暗暗蕴藏着极其恐怖的能量波动,显然绝对不会是一般之人。

    “这么说来,南宫家是真的已经完了?哼,那个南宫胜实在是有负重恩,师尊把他派到这里来监看真武圣院,可他竟然跟自己人自相残杀,实在是该死!”

    听到中年男子的介绍,青年男子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冷色,随后便是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模样道。

    “四公子,属下倒是觉得此事未必会那么简单,根据圣院里面那位的传讯来看,此番事件隐情怕是不少,四大世家究竟是如何灭亡的,这里面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情况,只可惜眼下四大世家的老祖都已经身死,而四大世家之人又不知道都跑到了哪里,恐怕也是无从查起了。”

    中年男子的眉头皱了皱,显然是对四大世家的突然灭亡心存疑惑,毕竟,四大世家的四位老祖宗可都是天劫境的人物,而且都是有着丰富的经验阅历,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会同归于尽了?

    “此事也没必要查证什么,反正那四个老不死的都已经挂了,就算是查明原因也没什么意义,另外,师尊如今已经大成,早就不把那个荀万山放在眼里,这真武圣院就放任他随便发展好了,量那荀万山也翻不起什么浪头来。”

    挑了挑嘴角,青年男子面色倨傲,脸上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事实上,对于他来说,什么四大世家也好,真武圣院也罢,却是全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现如今已经距离铂金段的境界不远了,等到他晋级铂金段之后,那么就能得到自己师尊的大力培养,段而晋级天劫之境,到时候,他的前途不可估量,区区真武圣院又算得了什么?

    “四公子所言极是,不过不管怎么说,长老大人此番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公子,我们还是要把此事理顺出一条思路来,届时也好回去复命。”

    中年男子的眼底深处不禁闪过一丝轻视之色,这才语气恭敬地道。

    说起来,那位长老大人的四大弟子当中,其实这位四弟子秦向晚的资质属实不错,只不过,此人做事总是任意胡为,而且又喜欢推卸责任,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选择了对方,并且已经没办法更改的话,他真的很想段投他人麾下。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随便你想个什么理由,只要能够有足够的信服力就行。”摆了摆手,秦向晚依旧是毫不在意的模样,“你我这次奉命前来这大秦王朝,一来是为了查探四大世家之事,二来却是奉命探一探那荀万山所收弟子的底细,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更加重要一些,也不知道那荀万山究竟收了个什么弟子。”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荀万山虽然在跟长老大人的争斗中败下阵,但此人绝对不容小觑,只不过,从之前南宫家汇报的信息来看,那荀万山所收的弟子好像出身平凡,并没有太过不同寻常的地方。”

    说到此事,中年男子也是面色一正,跟着分析了起来。

    “荀万山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收徒,想来那个叫做纪东的小子应该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不过就算再怎么不同寻常,在本公子面前也不值一提。”

    嗤笑一声,秦向晚根本没有把纪东放在眼里,“这样吧,你先把四大世家的事情简单查一查,等有了结果之后,你我二人便找机会接触那小子一次,眼下那荀万山还在门派那边忙活着,估计也快回来了,等到他回来之时,见到自己的弟子竟然失踪了,也不知道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说着,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厉芒,残忍地舔了舔嘴唇。

    临来之时,他的师尊已经把决定权交到了他的手里,而在他心里,既然是荀万山的弟子,当然是直接杀了就好,却也没什么可多想的。

    “一切全凭公子吩咐!”

    听到秦向晚之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倒也并不觉得对方的安排有什么问题。

    秦都学院,大长老燕重山的大殿当中。

    “哈哈哈,好,好啊,我终于把这简化版的擒龙诀理顺出头绪了啊,从今以后,我燕重山又可以继续修行了,哈哈哈!!”

    整个大殿都在回荡着大长老燕重山畅快的笑声,就在刚刚,在经过了纪东整整三天时间的讲解和指点之后,燕重山终于对新的擒龙诀有了一知半解,而从现在起,他却是可以把原本的擒龙诀抛到一边,然后一心研究这新的精简版擒龙诀了。

    “恭喜师尊,想来用不了多久,大秦王朝就会多出一个超级强者傲视群伦了。”见到燕重山畅快的大笑,纪东也是真心实意的为自己的这位师尊大人感到开心。

    精简过后的擒龙诀虽然有些难,但好在燕重山有原来的底子,所以虽然过程难了一些,可一旦入门,他相信,自己这位师尊大人绝对可以很快上手。

    可以想象,若是燕重山能够凭借新的擒龙诀精简版达到铂金境的境界的话,那么放眼整个大秦王朝,恐怕也没有几个能够是他的对手了。

    五十四大丹田,加上本身的丹田,那就是五十五大丹田,虽然跟他的一百零九处还差了一些,但他相信,凭借着五十五处丹田,燕重山绝对可以成为真正的顶尖强者,哪怕是入劫境的燕重山,也绝对能够硬撼天劫境的强者。

    “徒儿,这次真的是全靠你了啊,如果没有你的帮助,为师这辈子真的也就是到此为止了。”笑声初歇,燕重山狠狠地拍了拍纪东的肩膀,眼底的欣慰之色,简直一刻都没有收敛过。

    “师父,你我师徒之间还说这些干嘛?”洒然一笑,纪东的面色稍稍一正,“眼下师父已经把精简过后的擒龙诀理顺,接下来的时间,师父就安心的闭关修炼吧,我这里有些修炼资源,师父尽管拿去用,想来用不了多久,您老人家应该就能突破到新的境界了。”

    说着,他却是陡然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枚事先准备好的空间戒指,毫不犹豫地递到了对方的面前。

    他知道,自己这位师父的修炼并不会太容易,尤其是对于能量的需求,必将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所以,他干脆把自己准备用来冲击铂金境的资源拿出来分给了了对方一半,想来凭借着这些能量,至少能够助对方修炼到铂金境的境界就是了。

    至于他自己,反正他的办法能够多一些,大不了再慢慢积累就是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可着自己的师父来。

    “这…………”见到纪东递过来的空间戒指,燕重山不由得微微一怔,“徒儿,你这是做什么?你已经帮助为师很多了,你的东西,为师又怎么可能要?”

    他是当师父的,他不给纪东填补就已经很是过意不去了,眼下竟然还要拿纪东的东西,他当然在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师父,您就不要推辞了,弟子身上的资源多得是,另外,这里面还有三颗圣院奖励的神丹,师父稍后直接把它们吞服了吧,想来对师父的修炼也会大有裨益。”

    微微一笑,纪东不容分说地把空间戒指塞在了对方的手里,根本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这…………也罢,既然如此,那为师收下便是!”

    下意识地将空间戒指接过,燕重山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一咬牙收了下来。

    事实上,他心里也清楚纪东未必真的会有无穷无尽的修炼资源,更知道纪东的修炼所需要的资源必然会更多,可事实上,他是真的需要修炼资源来提升境界,可能他这样的做法有那么一点儿自私了,但他相信自己的弟子应该会比自己的办法更多。

    “好了,师父现在就开始闭关修炼吧,弟子要去看看院长大人,说起来,回来了这么久都还没去给院长大人请安,恐怕院长大人都要生气了。”

    安排好了自己的师父,纪东也不再继续打扰对方,说着便是告辞一声,直接去见关岳去了。

    他这次回来,一来是为了帮助燕重山,二来便是要给关岳一些回报,眼下燕重山的事情算是完美的解决了,自然就要轮到关岳那位院长大人了。

    “想不到我燕重山竟然收了这样一个了不得的弟子,这简直就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等到纪东离开,燕重山的脸上不禁露出极其复杂之色,他此刻真的很感激上苍给了他这样一份机缘,没错,收纪东为弟子,就是他的一个机缘,而且是超级大机缘。

    “不能白费了这小子的一片付出,无论如何,我燕重山都必须要修炼出成绩来!”凝神静气,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便是直接盘坐到了矮榻之上,然后便是十分认真的修炼起来。

    以前不修炼,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提升自己,而现在不同了,既然有了成为超级强者的途径,他若是白白浪费了这等大好机会,那简直就是太不应该了…………

    “嘿嘿,看来师尊大人可是劲头十足,想来有这样的劲头,他应该能够成为一方强者就是了。”

    从大殿出来,纪东不禁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燕重山的情况,而当看到燕重山此刻满脸的坚毅之色,他的心下也是充满了欣喜。

    作为一个超能者,没有谁会不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说起来,此番回到秦都学院,再次见到自己的这位恩师之时,他就感觉到了对方那种对更强境界的渴望,也正是见到了对方的那种渴望,他之前才会拼了命的帮对方精简擒龙诀。

    不管怎么样,只要自己的这位恩师能够开心,能够继续变强,那么就算让他付出更多,他也绝对是心甘情愿。

    想到这里,他不禁会心一笑,同时将自己的精神力收了回来,这才快步朝着关岳的灵峰而去。

    好久没有见过关岳,也不知道那位院长大人会变成什么样了,不过他心里清楚,关岳的手段绝非寻常,想来如今的对方,一定要比之前更加的强大就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