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二十九章皇城圣院100
    突然间响起的声音,直让中年男子微微一惊,不过,等他看清了说话之人时,他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亮,脸上更是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惊喜之意。

    “小子,原来你躲在这儿!!”

    看着从密林当中走出来的纪东,中年男子简直大喜过望,要知道,他这会儿都马上想要放弃了,没想到纪东竟然在这个时候主动送上了门来,这样的情形,简直让他有种天上掉下了大馅饼的感觉。

    “阁下找我找得那么辛苦,这让我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现在我出来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商量商量了?”

    扫了一眼对面的中年男子,纪东嘴角一挑,满脸笑容地道。

    对于这个天劫境的超级强者,他自然是充满了忌惮,不过,他想要变得更强的话,这样的级别当然要尽早翻越过去。

    “商量?啧啧,你要跟本座商量什么?是要求本座留你一具全尸么?!”听到纪东之言,中年男子不禁嗤笑一声,一边说着,他却是不着痕迹地朝着纪东靠近了一些,显然是在寻找着最佳的出手距离。

    坦白讲,纪东给他的感觉很特殊,他虽然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将纪东击杀,但他着实害怕纪东有什么同归于尽的杀招,所以丝毫不敢怠慢。

    再怎么说,纪东可都是荀万山的弟子,要说纪东的身上有什么杀招的话,绝对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全尸不全尸的又有什么区别?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够活着从这镇狱山走出去,不知阁下是否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摇了摇头,纪东这个时候也没有急着出手,事实上,对方在寻找着最佳的出手机会,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哈哈哈,活着离开?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你可要拿出能够买命的钱财来,说吧,你凭什么让我放你活着离开?”

    听到纪东之言,中年男子眼神一亮,心里不禁暗暗活络起来。

    纪东想要活命,那么当然就得有所付出,他倒是希望在斩杀纪东之前能够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的话,也算是没有白忙活一场。

    “若是阁下放我离开的话,我可以让我丹阵宗里面的朋友给你一些方便,今后你到丹阵宗办事,至少不会遭受冷遇,这个条件如何?”

    见到中年男子的表情,纪东哪里还看不出对方的心思,说着,他便是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讲了出来,给对方施加一些压力。

    丹阵宗的份量,他心里是十分清楚的,他相信,哪怕是青冥宗之人,恐怕也绝对是要顾忌丹阵宗的,这一点,他其实从自己那位师尊那里就能感受到一二。

    “什么?你有丹阵师朋友?!”

    果然,听到纪东提到丹阵宗,中年男子顿时微微一凛,脸上的笑容也是一下子消散开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的凝重之色,脚步都直接停了下来。

    “怎么?我不能有丹阵师朋友么?告诉你也无妨,我和我的丹阵师朋友从小一起长大,她现如今拜在了丹阵宗一位天阶丹阵师门下,前一阵子,我还陪她炼丹炼器,她还对我说,若是有人敢欺负我就提她们师徒的名字,她们会永远罩着我的。”

    下巴微扬,纪东这会儿就像是有了底气一样,满是傲然地道。

    “天阶丹阵师?这…………”等到纪东这次的话音落下,中年男子脸上的凝重之色更加的浓郁起来,看得出来,他这会儿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毕竟,天阶丹阵师,那可绝对不是他所能得罪的起的,如果惹怒了天阶丹阵师,那可要比激怒荀万山更加的恐怖。

    “小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大秦王朝的丹阵宗有什么天阶丹阵师,你不会是在晃点我吧?”

    脸色变幻数次,中年男子的气势已经完全弱了下来,毕竟,如果纪东说的是真的,那么他还真的要考虑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才行。

    丹阵师强者的手段简直就是难以想象,如果纪东真的跟丹阵师强者有密切的关系的话,那么他杀了纪东,将来完全有可能会被丹阵师强者查出来,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

    “我骗你作甚?大秦王朝的丹阵宗新晋的天阶丹阵师,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亏你还是青冥宗来的,另外,你觉得我的那位师尊又为何会收我为徒?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跟一个天阶丹阵师的弟子是朋友么?”

    他说的煞有介事,虽然不全是真的,但也算是半真半假,至少他的确有一个拜在了天阶丹阵师门下的朋友,而荀万山当初收他为徒,也确实是看在了武晴晴的面子上。

    “这…………”

    听了纪东之言,中年男子这次是真的有些迟疑了,事实上,大秦王朝的丹阵宗新晋天阶丹阵师之事,他还真的有所耳闻,所以,纪东此刻所说的这些,十有八九有可能是真的。

    “该死,这小子竟然还有丹阵师朋友,到底是杀还是不杀?不杀的话,这小子也一定会把我要杀他的事情告诉给荀万山,到时候怕也得不到好,可若是杀了他,届时被丹阵宗调查到的话,对我来说一样是个大麻烦!”

    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中年男子发现,他修炼至今,还是第一次如此的纠结,不过问题属实就摆在眼前,这个选择,真的不太容易去做。

    “就是现在!!!”

    中年男子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然而,他拿不定主意,纪东可是一直都信念坚定,当见到中年男子在那里做着思想斗争之时,纪东的眼神蓦地一凝,心思一动之间,一柄金色的长刀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对着中年男子便是一刀斩了下去!

    “刷!!!”

    这一刀已然准备多时,刀光一闪之间,一道惊天的刀芒陡然一闪而没,而当刀芒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经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就像是忽略了时间的存在一样。

    “什么?!!!”

    中年男子此刻还在想着究竟是杀还是不杀的问题,这突然间出现的刀芒,简直让他大惊失色,想都不想,他便是猛地一个闪身,就要朝着身旁闪去!

    “爆!!”

    然而,就在中年男子眼看着就要避开刀芒之时,对面的纪东却是冷冷一笑,笑容未收,恐怖的刀芒便是砰地一声爆炸开来,变成了漫天的细小刀芒,直接把中年男子笼罩了起来。

    “噗噗噗!!!”

    细小的刀芒就像是一道道利刃一般,眨眼之间,中年男子的脸上和身上便是多处被斩出了血口,虽然不是很深,但却是真的受了伤了!

    殷红的鲜血从中年男子的一道道伤口里面汨汨流出,刹那之间,中年男子的一身衣衫多处被染红,虽然不至于有多凄惨,但看起来却也着实是十分的吓人。

    “这………这怎么可能?!!”

    眼看着自己的身上竟然多出了不下十道血口,中年男子的双眼蓦地瞪得滚圆,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适才所发生的一切!

    就在刚刚,他承认自己是真的有那么一丝的失神,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纪东竟然能够抓住那等稍纵即逝的机会,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这么多的伤口!

    当然了,伤口还只是一方面,事实上,真正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是纪东适才那一刀。

    不得不说,纪东适才那一刀当真是骇人无比,他只看到了一道刀芒出现,可当他再去看时,刀芒竟然消失不见了,不过,就在他误以为刀芒真的消失之时,他却是发现刀芒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眼前!

    那等穿越了空间的既视感,简直让他有种见了鬼的感觉,而更为要命的却是后面那一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一道刀芒竟然还能爆炸成无数的小刀芒,这等恐怖的刀法,他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

    “啧啧,天劫境的强者就是厉害,我还以为这一刀足以让你遭受重创呢,看来倒是我有些想当然了啊!”

    看着中年男子难以置信地暴退开去,纪东并没有急着去追击,而是随手网了个刀花,一脸笑容地对着对方道。

    适才这一刀乃是他创造的飓风刀法当中的一招,这一刀可是他融合了几十步刀法之后总结出来的,别人想学都学不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怎么可能斩出如此恐怖的一刀?!”听到纪东开口,中年男子这才将目光重新看向了纪东,同时面色震撼地道。

    到了这一刻,他就算是再傻也看得出来,纪东绝对不可能只是黄金段的境界,因为适才那一刀,就算是铂金段的强者也根本做不到,恐怕也只有天劫境的强者,才能斩出如此恐怖的一刀来。

    只是,纪东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模样,要说他是黄金段圆满的修为倒也还能说得过去,可要说纪东是天劫境强者,打死他他也不信!

    身上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可让他心下凝重的是,纪东的刀气,此刻竟然进入了他的身体,并且对他的身体进行着破坏,如此一来,他不得不分出精力去压制纪东的刀气,一身力量,恐怕再也难以百分百的发挥。

    “我的修为不就摆在这里么?怎么,天劫境的强者,难道连我这黄金段之人的修为都确定不了?这么说来,我还是有些高看你了。”

    嘴角一挑,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鄙夷之色,略带轻蔑地道。

    他心里清楚,对方已经中了他的刀气,接下来的战斗,他已经把握了这一战的先手,只要对方不一心逃跑的话,那么这一战最终的胜利,应该就是属于他的。

    “你………”听到纪东毫不客气地挖苦之言,中年男子顿时怒气上涌,他可从没想到过,自己堂堂天劫境高手,竟然会被一个黄金段的小家伙如此鄙视!

    “小子,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了,不过,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修为,今天,你都必须要死,杀!!”

    恐怖的气势蓦地在他的身上炸开,说话之间,他便是身形一动,直奔纪东冲杀而来,人未到,一道惊天的刀芒便是当空斩向了纪东的头顶。

    “想让我死?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见到对方的刀芒杀来,纪东的双眼微微一眯,心思一动,他便是同样手起刀落,一刀斩了出去!

    “刷!!!嗡…………”一刀斩出,一道圆弧形的刀芒透体而出,这一道刀芒跟一般的刀芒不太一样,刚一离开刀身,刀芒便是微微一震,似乎把周围的空气全都带动了起来一样,刹那之间,整片空间都是微微颤抖起来。

    “啵!!!”

    说话之间,二人的刀芒已经对碰在了一起,只是,当中年男子的刀芒接触到纪东的刀芒之时,原本气势滔天的一刀就像是被一张大嘴直接吞了下去一样,却是连一丝的涟漪都没能激起,而纪东的刀芒则是势头稍弱,但依旧朝着中年男子斩了过去。

    “什么?!!!”

    眼看着自己的攻击竟然被纪东的攻击给吞了,中年男子浑身剧颤,却是再一次领略到了纪东刀法的恐怖。

    他能够感觉到,如果单单从力量上来说的话,纪东这一刀的力量是绝对赶不上他的,可事实却是,他的这一刀竟然被纪东的一刀给吞了,很明显的,这是刀法上的差距,而且还是难以逾越的差距!

    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纪东的这一刀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这个时候再想去硬接,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刷!!!”身形一动,他赶忙一个错身,将纪东这一刀直接避了开来。

    “啧啧,看你能够躲过多少刀,杀!!!”

    纪东这个时候不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就在对方避开这一刀的一刹那,他手里的云龙刀化作一片的残影,刹那之间,一道道震荡的刀芒接连杀出,霎时间,整片空间都在微微颤抖,而中年男子这会儿连接招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一个劲儿的躲闪起来。

    “好,我的飓风刀法已经初具模样了,虽然天劫境强者对于力量的掌控还是稍稍强过我,但我的飓风刀法完全可以把天劫境强者在力量控制上的优势抹平,甚至还能反过来压制对方一筹!”

    长刀挥动,纪东一边持续不断的进行轰击,心下则是暗暗欣喜起来。

    这便是他此番主动挑衅天劫境强者的底气之所在,之前在真武楼当中阅尽所有的刀法技能,他深知自己的飓风刀法已经非同寻常,哪怕是天劫境强者,应付起来也一定会颇为困难。

    现在看来,他的猜测倒也八九不离十,至少,眼前的中年男子绝对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

    “难得有天劫境强者供我试招,既然如此,我今日就把飓风刀法的所有招式都演练一番,看看究竟威力如何!”

    眼神一亮,他那握刀的手陡然一顿,随后,他的刀势便是猛地一变,越发凶猛的朝着中年男子轰击起来,完全就是把对方当成了活靶子一样。

    “轰轰轰!!!”

    镇狱山深处,恐怖的刀芒伴随着一阵阵的爆炸之声,不断将镇狱山深处的密林夷为平地,短短半刻钟不到的时间,镇狱山深处又多了上百里的废墟。

    纪东的飓风刀法已经达到了一种化无形为有形的境界,虽然他依旧难以借用天地之势进行攻击,但他本身的超能力力无穷无尽,根本就不害怕消耗,何况他借助神兵之威,也根本用不着有太大的消耗。

    而对面的中年男子虽然在刀法上被彻底的压制,但他的境界要高出纪东不少,所以,虽然从头到尾都在被纪东压着打,但一时之间,他倒也不会出现崩盘的情况。

    “啊啊啊,该死,这小子的力量怎么会如此恐怖?这真的只是一个黄金段的年轻人么?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再次避开了纪东的刀气攻击,中年男子此刻早已经被惊得失去了分寸。

    对于他来说,此时所经历的一切,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竟然把他这个天劫境的强者打得到处乱窜,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纪东的刀法诡异至极,他可以很负责任地说,纪东的刀法,乃是他从来不曾见识过的,但每一刀斩出,又会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就是无从防备。

    另外,他身体当中的刀气,这会儿非但没有被他压制下去,反倒是在他的身体当中横冲直撞,大肆破坏着他的身躯,让他根本不敢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战斗当中去。

    可以说,这是他打得最郁闷的一场战斗,也是最心神震颤的一场战斗,如果有的选的话,他真的希望自己从来不曾有过这一战。

    “痛快,实在是痛快,天劫境强者果然非同凡响,我已经把飓风刀法演练到了极致,竟然依旧难以攻破他的防御,看来想要单纯地凭借刀法战胜他,倒也并非一件容易之事。”

    跟中年男子相比,纪东这会儿简直就是畅快不已,原本,他对于飓风刀法只是停留在理论阶段,而经过眼下这一战,他对于飓风刀法的理解也好,运用也罢,都达到了一种全新的高度,虽然距离战胜天劫境强者还有一段距离,但他相信,如果这个时候面对一个铂金段强者的话,他绝对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将其灭杀。

    “这家伙的战斗欲望越来越差,看来是已经萌生了退意,我想要将其击杀的话,却是必须要时刻防备他遁走才行。”

    一边保持进攻频率,纪东的心神也在时刻注意着对方的表情变化,他看得出来,这会儿的中年男子恐怕已经被他打怕了,毕竟,他的实力跟他的修为差的太多,这本就会让人感到难以置信,从心理上就会受到影响,何况对方这会儿并不知道秦向晚已经被他击杀,恐怕心里还得惦记着秦向晚的安危。

    “小子,今天算你命大,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刷!!!”

    果然,就在纪东心下思绪之时,对面的中年男子突然长刀一抖,猛地斩出一道恐怖的刀芒,随后,他便是身形一闪,直奔秦向晚所在的方向掠去。

    到了这一刻,他并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因为他根本没有战胜纪东的把握,何况他们已经战斗了很久的时间,如果引来了其他人的话,那么今日的局面就更加的难以收场了。

    还有一点,在见识到了纪东的恐怖实力之后,他其实早就开始担心起了秦向晚的安危,因为他很清楚,以纪东这等恐怖的刀法来说,如果纪东对秦向晚出手的话,那么后者绝对是扛不住的。

    “哈,这就想逃了?”眼看着中年男子夺路而逃,纪东不由得微微一笑,却也并没有出手阻拦,“啧啧,逃吧逃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否逃得掉!!”

    双眼微眯,他的游龙身法猛地运段,随后便是快速地朝着对方追击了上去,却也没有急着把对方追上,而是就这般坠在对方的后面,保持着一个相对稳定的距离。

    他此番想要灭杀对方,那么就必须要抓住最好的时机,眼下显然还不是时候。

    “嗖嗖嗖!!!”

    二人一追一逃,很快,他们便是穿越了数百里的距离,最终来到了秦向晚之前停留的位置。

    “公子?!!”

    中年男子的记忆力很好,很快就找到了秦向晚之前停留的具体方位,只是,当他回到了这里之时,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片烧得焦黑的废墟,至于秦向晚,却是连一丝的气息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公子,公子人呢?怎么会连气息都消失了?!!”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猛地袭上心头,这一刻,中年男子仅剩的一点儿镇定,却也被这突然间的变故彻底粉碎!

    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秦向晚是不会离开原地的,而就算对方离开了原地,但也不至于连一丝的气息都没有留下。

    “阁下是在找你的那位公子么?”就在中年男子惊疑不定之时,纪东的身形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并且一脸笑容地道。

    “是你?是你杀害了四公子?!!”见到这么快就追了上来的纪东,中年男子猛地段过身来,怒目而视道。

    当见到纪东的表情之时,他便是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只是,对于这样的猜测,他真的完全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啧啧,你可不要乱说话,你家的那位公子实力那么弱,说不定是被这镇狱山里面的凶兽给吃掉了呢?你怎么就确定人是我杀的?”

    嘴角一挑,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的淡漠之色,而从他的话里已经不难听出,那个秦向晚,显然就是被他给结果了!

    “啊!!!你竟然杀了四公子?!!”中年男子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此番负责保护秦向晚,可眼下对方竟然被人斩杀,这样的话,他恐怕是再也不能回青冥宗了,因为就算回去,那位长老大人也绝对不会给他活路。

    这一刻,他感觉到全世界都一下子变得昏暗无比,而他今后的人生,恐怕也只能是在逃亡当中度过了。

    看着眼前的纪东,中年男子已经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但他的内心深处却是十分的清楚,用不了多久,青冥宗恐怕就要发生一次巨大的震动了!

    秦向晚在青冥宗之时何等的不可一世,然而,在纪东的面前,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抹杀了,可见二者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当然了,别说是秦向晚,就算是他这个天劫境的强者,如今在面对纪东之时,竟然都是束手无策,没有一点儿的胜算,只此一点,就足见纪东的恐怖实力!

    这样的一个天才人物进入青冥宗之后,不管是那位长老大人的四大弟子也好,亦或是青冥宗里面那些所谓的高手也罢,恐怕全都要靠边儿站了!

    “想不到荀万山竟然收了一个如此恐怖的弟子,小子,这一局你赢了,本座输得心服口服!”

    深吸一口气,中年男子这会儿却是出奇的平静了下来,事已至此,他显然已经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秦向晚已死,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从此浪迹天涯,不再与青冥宗发生任何的联系。

    而既然已经决定了脱离青冥宗,那么对于秦向晚的死,他当然也就没必要耿耿于怀。

    “恩?阁下这就认输了?!”眼看着中年男子竟突然变得平静了下来,纪东不禁微微一愣,但随即便是有些明白过来。

    不得不说,他这次还真是有些失算了,他以为自己灭杀了秦向晚之事,会让对方越发的失去理智,但现在想想,好像这里面还会有另外一种可能,而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后面的那种可能出现了。

    “不认输又能如何?我守护之人已经被你斩杀,就算我杀了你,我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既然如此,我又何须冒那个险继续跟你打下去?”

    嗤笑一声,中年男子似乎是真的已经认命了,说话之间,他竟然是把自己手里的神刀收了起来,表明了自己的停战之心。

    “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此说来,这一仗真的没必要继续打下去了?!”见到对方收起了神刀,纪东不禁朗声一笑,说着,他便是也把自己的云龙刀收了起来,好像他本来就不想跟对方为敌一样。

    “你叫纪东是吧,坦白讲,你是我见过最天才的年轻人,我相信,等你加入到青冥宗之后,整个青冥宗必将因你而发生改变。”

    面色稍缓,中年男子的眼底突然闪过一片的赞叹之色,却是毫不客气地对纪东进行赞美起来。看得出来,他说的都是心里话,丝毫没有虚假之意,因为他的心里的确就是这般想的。

    以纪东这等恐怖的天赋和实力,他相信,就算是青冥宗宗主的那个接班人,恐怕迟早都要被纪东踩在脚下,至于其他人,根本连可比性都没有。

    “多谢阁下的夸奖,不过,我并没有想过去改变什么,对于我来说,只有追求更强的力量,然后做到自保就够了。”

    摇了摇头,纪东对于对方的这等赞美也好,恭维也罢,却是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他没有去过青冥宗,但大致也能想到那里的复杂,而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不会刻意去改变青冥宗什么,他只想让自己不断变强,仅此而已。

    “好了,既然阁下并不想继续与我为难,那你就离开吧,此番之事,我会当做从未发生过。”轻舒一口气,纪东似乎也有那么一丝的疲惫,所以直接对着中年男子下了逐客令。

    “也好,这次本就是一场误会,既然如此,那本座这就告辞了,年轻人,咱们后会有期!”

    听到纪东之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着,他便是对着纪东拱了拱手,然后便是缓缓地段过了身去,似乎是要就此离开。

    只是,就在他段过身的一刹那,他的脸上却是蓦地露出一丝狰狞之色,与此同时,他的手心当中陡然多出了一颗刚好跟掌心差不多大的黑色圆球,这黑色圆球一出现,直接被他灌入一道超能力,随后,他便是二话不说,猛地段过身,直接把黑色圆球朝着纪东抛了过去!

    “桀桀桀,去死吧!!”

    黑色圆球直接飞向纪东,速度简直快若闪电,眨眼之间,黑色圆球便是已经来到了纪东的近前,而这个时候的纪东似乎是还没有提起警惕一样,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得很呢!!”

    见到纪东愣在那里,完全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中年男子脸上的狰狞之色越发的浓郁起来,眼底更是充满了得意!

    他承认,纪东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可惜的是,论到经验和阅历,纪东恐怕还差得远呢!他之前故意表现出友好,就是为了让纪东放松警惕,然后施展自己的致命一击!

    虽然这样的做法多少有那么一丝不太磊落,但那又能够如何?只要他能够斩杀纪东,届时就有可能得到纪东修炼的恐怖刀法,而若是让他修炼了纪东这等刀法的话,那么天大地大,又有什么地方是他去不了的?

    “哎,真是让人失望啊!!”

    黑色的圆球电射而来,说话之间就要来到自己的近前,这时,纪东脸上的呆滞之色陡然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浓浓的轻蔑和无奈。

    在经历了那么多次战斗,并且吃了好几次的亏之后,纪东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纪东了,虽然中年男子伪装的很好,可事实上,他却是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警惕。

    “这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给我回去!!!”

    眼看着黑色圆球马上就要来到近前,他的精神力猛地杀出,说话之间,黑色圆球就像是碰到了一个巨大的弹簧一般,直接被反弹了回去!

    如果是强大的神兵利器的话,他的精神力可能还没那么容易能够反弹,可这黑色圆球无非就是对方抛过来的罢了,在他的精神力面前,当然不值一提。

    “什么?!!”

    眼看着自己扔出去的圆球竟然反过来朝着自己飞来,中年男子脸上的狞笑一下子凝固在了那里,浑身的汗毛都是瞬间竖了起来,想都不想,他便是猛地运段起超能力力,在自己的面前撑起了一层超能力护罩!

    “轰!!!!”

    几乎就在他的超能力护罩成型的一刹那,黑色圆球便是轰然一声爆炸开来,刹那之间,恐怖的能量波直接将中年男子包裹其中,然后将其掀飞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