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三十五章皇城圣院106
    出了大皇子秦无敌的府邸,纪东没有任何的迟疑,直奔记忆当中的那个黑衣人法王所在的店铺而去。

    整个黑衣人组织,他已经完全交给了皇室去处理,他也相信,皇室一定能够处理的很妥当,毕竟,皇室背后站着的可是真武圣院,想来圣院也会在后面大力支持,不会给那些黑衣人任何的机会。

    不过,对于那位黑衣人法王,他却是必须要亲自过问一番才行,毕竟,就算是真武圣院当中也没有丹阵师高手,恐怕一样是奈何不得那黑衣人法王,还不如由他这个五级丹阵师出手,看看是否能够有所收获。

    时间不长,他便是已经出现在了黑衣人法王所在的凶兽材料店附近,庞大的精神力随意一扫,便是已经把黑衣人法王的店铺看了个清楚。

    “啧啧,这家伙的小日子过得还挺安逸的,看来就算是中了毒,他也并没有失去信念,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倚仗。”

    在他的精神力观察当中,那个黑衣人法王这会儿就在店铺的二楼闭目养神,就像是普通商铺的掌柜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倒是对方的实力,好像隐隐的又有所提升。

    “难道这家伙最近有收到什么指示,或者是找到了解毒的办法了?!”眉毛一挑,他的心下不禁开始思索起来,如果对方真的收到了什么指示的话,这对他来说绝对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他其实心里清楚,这黑衣人法王之所以乖乖地呆在店铺里,却是一直没有搬离此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对方要在此等候指令,否则的话,对方恐怕早就已经搬家了。

    “猜来猜去的着实麻烦,还是亲自去问问他好了!”双眼微眯,他这会儿也懒得去胡乱猜测,动念之间,他的身形便是化作一道劲风,直接朝着店铺靠近了过去。

    敛息诀运段到了极致,当他来到店铺的门口之时,他的身体却是直接消失不见,当他再次现身之时,却是已经到了黑衣人法王的房门口,至于店铺当中的客人也好,伙计也罢,却是都没有发现他的进入。

    “不错,随着我晋级铂金境,敛息诀也算是有所成就了,这样的隐身,想来至少能够瞒得过铂金段的强者,就算是天劫境之人,应该也很难发现我的潜入。”

    身形在门口停下,他对于自己的敛息诀着实满意的很,他相信,当他运段起敛息诀之后,就算是天劫境之人,也未必能够发现得了他。

    满意一笑,他却也不再多想,说着,他便是直接推开了房门,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

    “吱呀………”

    “恩?!”

    伴随着开门声响起,房间当中,原本正在闭目调息的黑衣人法王猛地神情一震,下意识地朝着门口看了过去,而当他看到一个年轻人幽幽的进门,并且随后把房门重新关闭之时,他的心头不禁微微一跳,顿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下意识地运段起超能力力,黑衣人法王浑身都是微微一紧,对着突然到来的纪东便是恫吓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要紧,我倒是一直都在好奇你是什么人!”听到黑衣人法王的喝声,纪东不禁摇头一笑,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等到他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经到了对方的面前。

    “刷!!噗噗噗……………”

    身形来到黑衣人法王近前,纪东二话不说,手指连动之间,便是在对方的身上接连点出了无数指,直接把对方的所有大穴全都封印,如此一来,对方却是一丝的超能力力都别想运段,完全等同于一个普通人了。

    “嘶…………”

    黑衣人法王都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等到他回过神来之时,他只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别人捆起来了一般,就连手脚都已经动弹不得。

    “这………这怎么可能?!!”

    双眼蓦地瞪得滚圆,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他做梦都没想到,这突然间进门的陌生男子,竟然会有着如此骇人听闻的实力!

    虽然对方只是简单的露了这么一手,但他能够感觉得到,在对方的面前,他简直孱弱得如同一只蝼蚁一样。

    “安心地睡上一觉,一会儿就好了。”将黑衣人法王的所有穴位封印,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的笑容,说着,他便是一抬手,一掌拍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使得对方直接晕死了过去。

    “知道你不会轻易开口,不过我就不信真的没办法对付你。”等到将黑衣人法王打晕,纪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着,他便是将自己此前从那丹阵宗之人身上得到的迷魂神纹取了出来,直接在现场修炼起来。

    对付这黑衣人法王,他却是必须要动用丹阵师的手段才行了,而之前从那丹阵宗的年轻人身上得到的迷魂神纹,绝对就是最好的选择。

    之前得到迷魂神纹之后,他由于精神力不足,所以一直都没有修炼,眼下的他已经晋级了地阶丹阵师的级别,这迷魂神纹对于他来说,已经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神秘可言。

    也就是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他便是把这部迷魂神纹修炼得差不多了,至少用来对付一个黄金段之人绝对是绰绰有余。

    “也不知道这迷魂神纹是否好用,另外,希望这家伙本身并没有被其他丹阵师暗中施展了什么手段才好!”

    掌握了迷魂神纹,他的精神力又在黑衣人法王的神魂当中探查了一下,最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随后,他才猛地一咬牙,开始对这黑衣人法王施展起了迷魂神纹!

    “嗡!!!”

    精神力一动,看不见摸不着的迷魂神纹直接成型,旋即便是慢慢地朝着黑衣人法王的神魂当中融入了进去。

    迷魂神纹说来并不复杂,只需要将这神纹放入想要控制之人的神魂当中,然后就可以借助神纹之力去询问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了,而被控之人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成败在此一举了啊,去!!”

    眼神一凝,他也不再迟疑,说着便是把自己凝聚出来的神纹跟对方的神魂朝着一起开始了融合。

    “嗡!!!噗!!!”

    然而,就在他的迷魂神纹刚要进入黑衣人法王的神魂之时,异变突生!

    房间当中一片死寂,黑衣人法王此刻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灰败之气,而在他的跟前,纪东此刻面色变幻,眼底尽是一片的郁闷之色。

    “竟然真的让我猜中了,这家伙的神魂被丹阵师动过手脚!!”

    精神力在黑衣人法王的身体当中扫了一下,纪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下充满了无奈。

    就在刚刚,当他的迷魂神纹马上就要融入到黑衣人法王的神魂当中之时,那隐藏在对方神魂深处的手段突然爆发,却是直接跟他的迷魂神纹相互抵消,而这样的抵消结果就是,黑衣人法王的神魂已经被彻底的湮灭了。

    没有了神魂,黑衣人法王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而他想要从对方的身上获得有用的信息,自然也就没有了任何的可能。

    “可惜了啊,原本还想着从他的身上挖出点儿什么,现在是彻底的不用想了!”

    喟然一叹,他对于这样的结果倒也并不是接受不了,事实上,他其实早就猜到了对方的神魂当中可能被丹阵师动过手脚,可惜的是,他的精神力怕是跟布置暗招的丹阵师强者还有一段距离,根本没办法发现人家的隐藏手段。

    “眼下基本上可以肯定,这黑衣人组织的背后一定是有丹阵师强者在暗中支持,而且还是等级极高的丹阵师,这倒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

    先是那种恐怖的毒丹,眼下又暴露出了强大的神纹,这些都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却是他最不希望见到的。

    身为一名丹阵师,他最是清楚丹阵师的手段有多么的恐怖,尤其是一个强大的丹阵师,如果这样的人想要弄出一些事情来的话,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会不会是丹阵宗?丹阵师强者极为罕见,尤其是强大的丹阵师,一般都是只有丹阵宗才会有,难道这黑衣人组织的背后是丹阵宗在支持?”

    想到丹阵师,那么首先联想到的当然就是丹阵宗,可从他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丹阵宗貌似并没有理由弄出这些事情来,毕竟,丹阵宗本就是超然物外的存在,根本没必要对大秦王朝这些小人物出手。

    “不应该是丹阵宗,想来这应该是一个有丹阵师强者坐镇的强横势力,看来我今后再想跟他们打交道的话,却也必须要更加的小心才行了。”

    思来想去,他基本上排除了丹阵宗的可能性,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丹阵宗要做这些事情的话,根本用不着如此的费力,而且丹阵宗也着实没有做这些事情的动机。

    丹阵宗想要什么,恐怕只需要一句话就够了,哪里用得着用这等不光彩的手段,平白无故为丹阵宗招黑。

    “罢了罢了,我就是大秦王朝当中的一个小人物,能做的也都已经做了,至于更深层次的事情,还是让那些真正的强者去操心吧!”

    摇头一叹,他这会儿也懒得再去多想,黑衣人法王已死,而大秦王朝的黑衣人势力也必将很快被一网打尽,他做完了这些,已经对得起大秦王朝,也对得起真武圣院了。

    “尘归尘土归土,想来这样的结果,对你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目光再次看向黑衣人法王,纪东也不多想,心思一动,一团烈焰便是将黑衣人法王包裹,然后直接将其烧成了飞灰。

    “到此为止吧,希望今后不要再让我跟这些人纠缠到一起了,大家各走各的路,最好不要再发生交集。”

    焚烧了黑衣人法王的尸体,纪东也算是彻底跟过去到了个别,说着,他便是运段起了敛息诀,直接离开了这间凶兽材料店。

    坦白讲,他还真的有那么一丝害怕了,他其实心里清楚,大秦王朝的这些黑衣人,恐怕只不过就是冰山一角罢了,毕竟,单单从他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同样的黑衣人势力,恐怕就要遍布了各大王朝。

    一个能够把力量延伸这么广的势力,傻子都能猜到这个势力背后的力量究竟会有多强。

    如果他只是孑然一身还好,可问题是,他有自己的亲人朋友,还有自己的师门长辈,他不能不为其他人去考虑,如果因为他的关系而让他身边之人涉险,那他可就要成为罪人了。

    “黑衣人之事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还是去一趟天上人间吧,我当初答应了人家姑娘要帮忙,离开大秦王朝之前,总不能连句话都没有。”

    从黑衣人法王的凶兽材料店出来,纪东先是稳了稳自己的心绪,这才继续思考起接下来的行动。

    黑衣人势力的事情,他并不打算继续参与,甚至于他当初想过拿出来救人的圣灵丹,他也并不打算往外拿了。

    首先一点,圣灵丹乃是极为禁忌的丹药,他并不希望这样的丹药在大秦王朝这等地方露面,那样的话,说必定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

    另外,他身上的圣灵丹就那么几颗,他就算想要救人,也无非只能救那么几个罢了,就算他救活了几人,意义也并不是很大。如果那些人想要活命的话,那就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好了,事实上,没有什么毒药是解不了的,就算真的不能彻底解除,但续命还是可以的。

    所以,只要那些人自己去努力,至少他们余下的生命应该会很充实。

    “也不知道嫣然姑娘最近的修炼如何,我答应过她帮她晋级黄金段圆满的境界,虽然别的事情恐怕做不了,但至少可以再给她多留下一些修炼资源。”

    不久前斩杀了那两个青冥宗的家伙之后,他可是得到了不少的资源,有些资源,他目前还真的用不到,但分给慕容嫣然一些的话,应该能够帮对方解决不小的问题。

    “趁着明月还没来皇城,还是尽快把嫣然姑娘的事情解决了,免得到时候被那丫头知道了还得埋怨我。”

    血明月估计很快就要来皇城参加府院之争了,他可不想等到对方来了之后再去见慕容嫣然,若是到时候被对方知道他在帮其她女子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会产生误会。

    时间流段,纪东来到天上人间已经足足有了十几天的时间,这十几天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天上人间当中修炼调息,凝练着自己的一身力量,却是并没有外出过,就像是在天上人间里面闭关了一样。

    天上人间环境清幽,而且又没有人敢来打扰,却是要比那些客栈酒楼好多了,何况在他烦恼之时,还有慕容嫣然为他抚琴演奏,着实是潇洒得很。

    他并没有选择回圣院,因为他心里清楚,眼下的真武圣院必然是十分的热闹,一来,新一届的府院之争即将开启,第二,黑衣人之事恐怕应该已经被皇室禀报到了圣院,估计圣院里面,也要来一次大清洗了。

    所以,与其回去趟浑水,还不如呆在天上人间逍遥快活,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到时候再回去也不迟。

    “吱呀…………”

    就在这时,开门声响起,直将矮榻之上盘膝修炼的纪东惊醒过来,说话之间,慕容嫣然的身形便是从门外幽幽的走了进来,对着矮榻之上的纪东甜甜一笑。

    “呵呵,正想听嫣然姑娘再为我弹一曲呢,想不到嫣然姑娘就来了。”见到慕容嫣然进入房间,纪东也是嘴角一挑,满脸笑容地道。

    “咯咯咯,纪东公子恐怕不是想听我弹琴吧?”听到纪东之言,慕容嫣然不禁娇笑一声,笑声未歇,她的身形已经来到了纪东的面前,并且毫不客气地坐在了纪东对面。

    时至今日,她跟纪东之间也算是老熟人了,所以也不会像当初那般拘谨,说起话来却是要随便得多。

    “哈哈哈,弹琴之前,要是嫣然姑娘能先说一说外面的情况也不错。”朗声一笑,纪东倒也不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直接便是实话实说道。

    他刚来天上人间的几天里,慕容嫣然一直都在房间里陪着他,直到前两天,对方才在他的请求之下去外面探听了一下大秦王朝如今的动静,此刻归来,显然应该是有结果了。

    “我已经打探清楚了,大秦王朝这些天动静不小,皇室也不知道收到了什么消息,却是带人抓了不少的人,其中有皇城之人,据说还有各大府域之人,甚至还涉及到了各大学院以及真武圣院…………”

    面色稍正,慕容嫣然把自己打探到的情况一一讲述了一遍,而一边说着,她的目光不禁暗中观察了一下纪东,却是想要看看纪东的反应。

    她心里清楚,大秦王朝眼下的变故,绝对跟纪东脱不开关系,如若不然,纪东绝对不会让她去外面打探这些的。

    当然了,大秦王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天上人间却也必须要将事情的始末调查清楚,也好把消息汇总之后汇报到丹阵宗去。

    从天上人间眼下掌握的消息来看,大秦王朝这一次的变数着实不小,而且波及的范围也是极广,甚至连真武圣院都被惊动了,这样的变故,却是要比之前四大世家自相残杀还要恐怖。

    可惜的是,天上人间虽然消息灵通,但这次的变故究竟是因为什么,他们直到此刻也没有掌握一个确切的消息。

    “哎,有些人的命运早已经是上天注定,怕也并非人力所能改变的。”听了慕容嫣然的讲述,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感慨,随后便是长长地叹息道。

    一切全都在他的预计当中,皇室和真武圣院必然会联合起来第一时间把大秦王朝当中所有的黑衣人组织抓起来,甚至连那些被黑衣人组织所控制之人,他们也应该会采取一定的措施。

    皇室也好,真武圣院也罢,他们恐怕不会有他自己那样的恻隐之心,也许在皇室和真武圣院的眼里,但凡想要破坏大秦王朝安定繁荣的,直接一刀砍了就是,哪里还需要管他们是否是被逼迫的。

    “看来纪东公子对此事的内情应该是有所了解了?”

    见到纪东一脸感慨的模样,慕容嫣然几乎可以确定,纪东一定对外面的变故知道不少,反正绝对比她知道的要多得多。

    “这些都并不重要了,嫣然姑娘,我的确是想听嫣然姑娘抚琴了,还请嫣然姑娘为我弹奏一曲吧,听过这一曲,我恐怕要离开了啊!”

    摇了摇头,纪东显然没有过多解释的意思,而是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语气略显低沉地道。

    “这么说来,纪东公子这次前来,主要就是来跟嫣然告别的了?”

    听到纪东之言,慕容嫣然的俏脸不禁微微一变,情绪显然也是变得有些失落起来。

    她是聪明人,从纪东的言语和表情之间,她其实早就已经看出了纪东的来意,另外,她其实也早就知道,真武圣院的弟子最终都是要去青冥宗修行的,只不过,她之前一直以为纪东不会那么早就去青冥宗发展,但现在看来,她恐怕是有些猜错了。

    “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不过嫣然姑娘大可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情,那么就一定会做到,就算我暂且离开了,那也是为了下次更好的归来。”

    见到慕容嫣然伤感的模样,纪东不禁笑了笑,对着对方安慰道。

    “纪东公子已经帮助嫣然很多了,嫣然知道,纪东公子乃是做大事的人,所以,嫣然不希望纪东公子为嫣然的事情浪费精力。”

    摆了摆手,慕容嫣然知道纪东怕是有些误会了,事实上,她并不是担心纪东离开之后不能继续帮助她,在她心里,就算纪东不能帮助她,但只要她能够经常见到纪东,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好了,纪东公子不是想要听嫣然抚琴么?既然如此,嫣然就为纪东公子好好的弹奏一首,希望纪东公子无论到了哪里,都能记得嫣然的琴声。”

    甜甜一笑,慕容嫣然这会儿也是暂且把伤感的情绪抛到一边,说话之间,她便是袅袅的走到了琴案之后,优雅地坐了下来。

    少倾,房间里面便是响起了美妙的琴声,只是,相比于之前的琴声,这一次的琴声当中无疑多了很多别样的情绪,听着听着,纪东却是不禁有些痴了。

    离别总是会带着一丝伤感,这一点,恐怕任何人都难以免俗,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纪东。

    说起来,纪东原本并不是一个感性之人,但在面对慕容嫣然这个水一般的女子之时,就算他再怎么理性,也难免会受到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当然了,对于慕容嫣然,他也算是尽了自己的最大能量在帮助对方了,之前的那些暂且不说,这一次,他又给对方留下了不少的修炼资源,他甚至相信,凭借着他留给对方的修炼资源,慕容嫣然完全可以修炼到黄金段九段的境界,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对方是否会用心去修炼。

    他一直都坚信,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路要走,慕容嫣然能够遇到她,已经是她的一种幸运了,但他总不能把什么事都帮对方做了,因为那样的话,对慕容嫣然来说也未必就会是什么好事。

    “风平浪静了啊,看来皇室和真武圣院的行动差不多也该落幕了,我也是时候回圣院等待府院之争的到来了啊!”

    走在皇城的街道当中,纪东能够感受到,此刻的皇城还是颇为平静的,算算时间,距离他把黑衣人之事说给大皇子秦无敌已经过了十几天,这么久的时间,皇城里的黑衣人势力,估计早就已经被彻底的拔除了。

    此间事了,他眼下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府院之争的结束,然后就跟随荀万山前去青冥宗报道,当然了,在那之前,他自然是要把血明月安排好。

    虽然血明月的实力已经颇为不俗,但他可没打算在这次前往青冥宗之时把血明月给带上,毕竟,青冥宗那边是什么情况,他眼下还并不清楚,他可不想让血明月跟着自己去青冥宗那等地方冒险。

    按照规矩,血明月应该在三年之后再前往青冥宗去报道,而他也的确希望血明月能够留在真武圣院修炼三年,三年的时间,血明月应该能够变得更加强大不说,他在青冥宗应该也已经站稳脚跟了,届时血明月前去,自然就能少了不少的麻烦。

    可以确定的是,当他到了青冥宗之后,未必就能事事顺意,毕竟,他的那位师尊大人得罪的绝对不是小人物,说不定对方会处处给自己下绊子。

    “还是先回圣院跟师尊打探打探这次府院之争的形式吧,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确保明月的安全,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到目前为止,他还并不知道这次的府院之争要如何举行,原本,他觉得自己应该避嫌,但现在想想,既然他有这样的便利条件,又为何不用上一用呢?

    再者说,他也无非就是根据府院之争的举办形式帮血明月想一想应对策略罢了,又不是要破坏竞争规则,说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通了这些,他却也不再过多考虑,心思一动,他便是加快了步伐,直奔真武圣院赶了回去。

    时间不长,他便是回到了真武圣院当中,然后直奔洪老的那处小院儿掠去。

    他心里清楚,荀万山的伤势恐怕还没有恢复,这段时间必然是要在洪老的帮助之下调理伤势,原本他是不想打扰对方的,但为了血明月的安全,他也不得不破一次例了。

    来到洪老的小院儿当中,远远地,荀万山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这会儿的对方正盘坐在洪老对面,二人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十分默契的关联,以此来恢复着荀万山损失的元气。

    “徒儿,你来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纪东的到来,盘坐在那里的荀万山和洪老几乎同时停了下来,纷纷将目光看向了纪东,前者更是微微一笑,对着纪东招呼道。

    “弟子见过师尊,见过洪老!”

    见到二人看向自己,纪东赶忙闪身上前,对着二人便是躬身一礼,“冒昧打扰师尊和洪老的修炼,还望师尊和洪老莫怪。”

    “呵呵,无妨。”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不由得低笑一声,这才接着道,“徒儿,你前来见为师,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为师说么?”

    荀万山的情绪并不怎么高,也就是因为看到了纪东,他这才有了一丝笑容,如若不然,他的脸色却是一直都阴翳无比。

    没办法,他做梦也没想到,真武圣院收入的弟子当中,竟然会有人被暗中控制了,如果不是秦天前来找他说明此事,他竟然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弟子这次前来,是想跟师尊汇报一件事。”纪东自然看得出荀万山的表情有异,甚至于他也能够猜到对方是在为什么事而烦恼,不过他却也并不去询问,全当是自己没有看出来。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挑了挑眉毛,荀万山面色稍缓,示意纪东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弟子与秦都府府主雷震虎之女血明月情投意合,却是已经定下了终身大事,弟子已经跟雷伯父提过亲,雷伯父也已经答应了弟子这门婚事,弟子这次来,就是想要跟师尊汇报此事。”

    略作迟疑,纪东并没有直接就去询问府院之争之事,而是把自己跟血明月私定终身的事情跟对方讲述了一番。

    这件事,他的确早就想跟对方说了,不过之前一直没逮到机会,眼下距离他离开真武圣院已经没多少时日,他却也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哦?竟然还有此事?!”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不由得眉头一皱,显然对于这样的一个消息并不是太过开心,毕竟,在他的计划里,可没想过让纪东去因为儿女私情而分散精力。

    他把自己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纪东身上,自然不想让纪东有什么意外,别人不知道,可他最是清楚纪东加入青冥宗之后可能会遇到的处境,如果纪东只是孑然一身还好,可若是纪东多了一个伴侣的话,说不得就会成为纪东的拖累。

    “哈哈哈哈,这是好事,看来你这小家伙是真的长大了啊!”

    这时,一旁的洪老显然是注意到了荀万山的迟疑,说话之间,他不禁放声长笑起来,为纪东师徒二人打了个圆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