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五十章青冥宗12
    对于纪东来说,虽然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个个都能为他提供庞大的天地属性之力进行修炼,但再多的天地属性之力,都只能是慢慢地吞噬吸收,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为他提供庞大的能量,而且越是到了后期,依靠吞噬天地属性之力来修炼的速度也就会越慢。

    不过,五行灵晶就完全不同了,如果他能够有足够庞大的五行灵晶在身的话,那么无论是何时何地,只要他想要冲击境界,就可以马上进行冲刺,根本不需要被环境所累。

    以他的情况来说,冲击铂金段的境界还好,可要是冲击天劫境,甚至是法相境的话,那是绝对不能在青冥宗当中进行的,毕竟,若是让人知道他在如此年纪就有了如此天赋和力量的话,届时天知道会有多少的麻烦等待着他。

    “苛师兄,青冥宗之事,小弟已经了解了七七八八,接下来,就请苛师兄为小弟安排一处住处吧,也好让小弟安心修炼一阵子。”

    该了解的都已经了解,纪东却也不想在继续逗留下去,因为接下来的时间,他却是必须要有所行动才行了。

    青冥宗并不是净土,从苛敬腾的一些讲述来看,整个青冥宗上上下下都充满了争斗,想要在这里混下去,要么就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就像是眼前的苛敬腾一样,也算是明哲保身。除此之外,就是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行了。

    可事实上,他作为荀万山的弟子,明哲保身显然是不现实的,他相信,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麻烦事也迟早会找上他,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快速提升实力,然后凭借自身的力量来粉碎一切阴谋和麻烦。

    “纪东师弟一看就是聪明人,愚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至于住处,愚兄早就为你想好了。”苛敬腾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青冥宗有三千灵峰,王朝党占据了其中的一百八十六座,而我们真武堂一共分得十五座,愚兄为你安排的,正是这十五座灵峰当中属性之力比较旺盛的一座,也算是对师弟第一个前来报道的奖励。”

    青冥宗的三千灵峰有好有坏,虽然真武堂只占据了其中的十五座灵峰,但即便是这十五座灵峰也有优劣之分,原本,新人弟子自然都是要入住最差的灵峰的,但纪东是第一个前来报道的,理应有所奖赏,何况纪东的实力深不可测,将来的成就却也很难估量。

    “多谢苛师兄的好意,不过小弟初来乍到,师兄还是为小弟安排一处稍差一些的地方好了,却是无需为小弟搞特殊化。”

    听到苛敬腾居然要为自己安排属性之力旺盛的灵峰,纪东不禁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

    说起来,对他来说,属性之力旺盛一些或是稀薄一些,差别根本不大,既然如此,他还不如乖乖地呆在最差的环境里,也好少给自己惹麻烦。

    “哈哈,纪东师弟多虑了。”听到纪东居然一口回绝了自己的好意,苛敬腾不由得微微一愣,这才朗声一笑,继续道,“不瞒师弟,其实一直以来,第一个来此报道的新人弟子都是要入住真武堂最好的灵峰的,所以师弟就不要拒绝了。”

    他原本还想让纪东把这份儿人情算在自己身上,但现在看来,他却是必须要实话实说才行了。

    “哦?这样啊……既然是真武堂的惯例,那小弟就却之不恭了。”眉毛一挑,纪东这一次并没有继续拒绝。

    “这才对么!”闻言,苛敬腾也是微微一笑,倒也并没有任何的的尴尬,“诺,这块儿玉牌是告示牌,师弟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入住哪座楼阁或者小院儿之后,就把这玉牌挂在外面,届时就不会有人打扰了。”

    说着,他便是把一块儿十分鲜亮的空白玉牌交到了纪东的手里。

    “多谢师兄,小弟知道了。”伸手接过玉牌,纪东的脸上充满了感激之色,“既然如此,那小弟这就先去找一处住处住下,今后有机会再跟苛师兄畅谈。”

    “好,师弟出门之后直接顺着山路下山,挨着这座灵峰右手边的灵峰,就是真武堂属性之力最为旺盛的灵峰,师弟不要忘了把告示牌挂好,愚兄就不送了。”

    “小弟告辞!”

    微微一笑,纪东却也不再多言,说着便是对着苛敬腾拱了拱手,然后直接离开了大厅。

    “真是一个深藏不漏的小家伙啊,这么久的时间,居然都没能探出他的深浅来,厉害,真是厉害!”

    等到纪东离开,苛敬腾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惊疑之色,却是对纪东充满了好奇。

    他跟纪东说了这么久,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探查纪东的虚实,可惜的是,他已经竭尽所能,但最终也没能探查出纪东的具体情况来。

    “不管怎么样,这次也算是跟他结了善缘,将来有机会的话,倒是不防跟他多多接触一番。”虽然没能探查到纪东的底细,但他相信,纪东绝对不是普通之人,这样的年轻人,自然值得他去结交…………

    与此同时,悠长的山路之上。

    “这青冥宗果然不好混,堂堂天劫境的天才,居然也只能是收敛锋芒,夹着尾巴做人,看来我今后行事却是必须要谨小慎微才行。”

    走在山路之上,纪东一边暗暗里顺着苛敬腾讲述给他的信息,一边在心里小心规划着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青冥宗的水真的太深了,从苛敬腾讲述给他的信息来看,青冥宗虽然看似结构简单,可其中的关系简直就是错综复杂,最要命的是,有些利益关系并不是摆在明面上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触动别人的利益,届时给自己带来麻烦。

    当然了,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王朝党的弱势身份,不难听出,王朝党在青冥宗的地位乃是最为尴尬的,说得难听一些,恐怕任何一个党派之人,都敢不把王朝党放在眼里,他今后以王朝党之人的身份行事,不但没有任何的身份优势,反倒会因此而被轻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尴尬和无奈。

    “先不想那么多了,还是先找一处地方暂且住下,等安顿好了住处,我再理顺一番接下来的行动也不迟。”

    深吸一口气,他却也不再多想,凡事都要一步一步地来,眼下已经掌握了青冥宗的大致情况,这已经算是他迈出的一大步了。

    告别了苛敬腾,纪东直接来到了对方为他指引的灵峰之上,随后便是开始寻找起了适合自己的住处。

    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之上基本上都布满了建筑,有些是亭台楼阁,有些则是独门小院儿,甚至还会有一些茅草屋以及山洞一类的建筑。

    纪东从山脚下一路向上,倒是见到了不少的各类建筑,但其中多半都已经有主儿,只有少数的建筑还是空的,看来,真武堂里面的高手应该还是不少的。

    按照他的观察,能够入住这座灵峰的真武堂之人,基本上都已经是晋级了铂金境的境界,在这座灵峰之上,恐怕很难找到铂金境以下的弟子,就是不知道那位苛敬腾苛师兄把他安排到这座灵峰,究竟真的是因为以往的规则,还是看出了他的一些底细。

    当然了,这些倒也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因为就算对方看出了自己的一些不妥,却也不可能看得出他的真正底细就是了。

    “就这儿了,这座小院儿倒是环境清幽,虽然小了些,看起来也荒乱了些,但对我来说却是刚刚好。”

    差不多走到了半山腰不到的位置,一座十分简单的小院儿蓦地闯入他的眼帘,这小院儿十分隐秘,如果不是因为他身据精神力的话,很有可能都发现不了这里还有一座小小的院落。

    整座小院儿长满了苍翠的藤蔓,却是将小院儿里面的石屋几乎爬满,看来,这里怕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入住了,几乎就是一座荒废的院落。

    这样的一座院落,想来就算是有人见到,怕也未必会把自己的住处选择在这里就是。

    “啧啧,这些藤蔓虽然看起来有些杂乱,但其中蕴含的木之力还真是庞大的很,这么好的地方,居然都没有人发现。”

    来到小院儿当中,他的目光不禁在周围的那些藤蔓上扫了一圈,心里简直就是满意不已。

    其他人也许看不出这些藤蔓的珍贵,但对于身据精神力和五行之力的他来说,这些藤蔓当中隐藏的庞大木之力,简直就像是黑夜当中的明星一样吸引着他。

    “这些藤蔓怕是已经有些年月,加上是青冥宗的环境所孕育,随便拿一株出来,恐怕都能比得上木系奇珍了吧?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

    在没有加入青冥宗之时,奇珍级别的五行灵草可谓是十分少见的,可到了青冥宗当中,随便发现一堆藤蔓,居然都堪比奇珍的能量级别,不得不说,青冥宗的环境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

    “不管了,先把这里简单收拾一番,从今以后,这里便是我纪东的私人领地,也是我争霸青冥宗开始的地方!”

    嘴角一挑,他却也不再迟疑,说话间便是开始收拾起了这座小院儿,至少也要把其中的枯枝败叶清扫出去。

    小院儿不大,清扫起来当然也没多大难度,时间不长,整座小院儿便是被他清扫的干干净净,至于石屋里面,因为都被藤蔓掩盖着,石屋内部基本上连尘土都没有多少,简单的清扫一番也就干净了。

    等到把整座小院儿收拾妥当,纪东又把苛敬腾给他的告示牌拿了出来,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了上面,然后将告示牌嵌在了石屋之上,这样一来,这座小院儿,暂且就归他所有了。

    “吁,真是一处好地方,这石屋里面的木之气,居然比外面还要浓郁,不错,真是不错!”

    在石屋的一张石床上面盘膝坐好,纪东对于这座小院儿简直就是越发的满意起来,可以说,就算是用一座山顶豪宅跟他交换,他都不会换就是了。

    “眼下住处已经选好,接下来的时间,我还是暂且在此休整一阵子,最好多多凝聚一些纯元丹,等积攒了足够多的纯元丹,甚至是五行元丹之后,我就要暂且离开青冥宗,找一处地方去冲击天劫境。”

    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但当务之急,他最需要做的还是冲击境界,天劫境的境界虽然有些陌生,但他还是可以直接去冲击的,而过了天劫境,他想要成就法相,那才是一个比较大的关卡,一时半会儿怕也很难成就。

    “说干就干,这里的天地属性之力也好,五行之气也罢,都要比我之前所在的山坳浓郁了太多太多,我就先凝聚足够多的纯元丹,为天劫境做好准备,然后离开青冥宗,找一处无人打扰的地方去挑战天劫。”

    时间不等人,他也不知道麻烦什么时候会找上自己,但他相信应该不会太远了,毕竟,之前的他是在完成青冥宗的任务,对方自然会有所顾忌,但眼下他已经稳定下来,想来对方应该不会让他过得太安稳就是了。

    “这里积攒了大量的五行之木的能量,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凝聚一些木元丹,然后再凝聚纯元丹,想来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也差不多能够把冲击天劫境的能量攒足了。”

    他现如今已经达到了铂金段的巅峰之境,随时都可以对天劫境发起冲刺,但冲击天劫境之时,必然需要庞大的能量来稳定境界,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自己要如何应对天劫,他的心里倒也有些底气,毕竟,无论是身体强度还是真实实力,他都要超过自己的修为境界不少,另外,天劫一般都是雷火劫,对于身据五行之力的他来说,雷火的能量未必就能伤得到他。

    雷火劫,顾名思义就是雷电和天火,天火就不用说了,对于五行超能者,天火的威胁并不大,甚至有可能是五行超能者的一种滋养和补充,至于雷电之力,他虽然没怎么接触过,但他的心里倒也有一些眉目。

    另外,他还有精神力这一保留手段,这一点也是任何的超能者都没办法比拟的,想来在应对天劫之时,精神力的作用同样不可小觑。

    心里想着这些,他便是直接开始凝聚起了木元丹,为自己冲击天劫境的境界做起了准备。

    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纪东的日子无疑过得舒服了好多,至少,呆在自己的小屋里,他不用担心被人打扰甚至是暗算,而且还能关起门来大大方方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说起来,对于这样的生活,他真的已经十分满意了。

    随着时间的流段,纪东在自己的小屋里面已经凝结了大把大把的木元丹,说起来,青冥宗的灵峰之上树木丛生,而且还生长着好多好多的木系灵植,这使得整个青冥宗的范围都有着不凡的木属性之力储备,而纪东所聚集来的,无非就是其中的九牛一毛罢了。

    整整过了半个月的时间,纪东也不知道自己一共凝结了多少的木元丹,这些木元丹全都是品质极佳,而半个月的存量,足以让任何一个铂金段之人晋级天劫境了,但这样的数量对于他来说,却是远远还不够。

    他要冲击天劫境,所需要的能量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就算他自己也不敢保准,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多准备一些能量,至少也得按照法相境中期的强者冲击法相境后期之时的量进行准备。

    他已经了解到,法相境的境界就像是铂金境一样,同样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乃是法相境的初期,被大家称之为虚像境,据说那个时候的法相只是一个虚影,但即便只是一个虚影,当法相与超能者合二为一之时,超能者的实力瞬间就会成倍的提升,届时必将强大到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步。

    法相境的第二层境界叫做实相境,顾名思义,修炼到实相境之时,超能者所领悟到的法相已经可以实体化,如果法相是一头凶兽,那么法相就可以幻化成一头凶兽,跟超能者一起对敌,说白了就是超能者的一个化身,届时法相和超能者一齐出手,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至于法相境的第三个境界,也是法相境的巅峰之境,大家称之为意相境,意相境的境界已经颇为了得,那已经不是现在的纪东所能想象的,毕竟,他现如今连铂金境这一过渡境界都还没有达到,现在去考虑意相境之时,实在是为时尚早。

    但纪东相信,自己在晋级天劫境之后,一身超能力力容量一定可以堪比意相境的高手,就是不知道天劫境的他,是否能够打得赢意相境的强者。

    说起来,法相境的境界乃是超能者的一个全新的高度,毕竟,这里面涉及到了法相的存在,事实上,对于法相,纪东无非就是一知半解而已,根本不知道所谓的法相究竟是什么,想来只有他修炼到法相境的境界之时,或者是跟法相境强者交过手之后,他才能够对法相之事有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吧……………

    这一夜,纪东就像是往常一样,一边静静地修炼,一边将周围的木属性之力小心翼翼地聚拢到自己的石屋当中,凝聚着木元丹,整个人都是无比的放松。

    然而,某一刻,他的眉头却是不由得微微一皱,双眼不禁缓缓地睁了开来。

    “啧啧,清静自在了这么久,看来我的好日子终于是要到头了啊!”摇头一笑,他不禁停止了对周围木属性之力的聚拢,并且将已经凝结好的大把木元丹全都收了起来。

    “按照这个效率一直凝结下去的话,恐怕至少还得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凑够我冲击天劫境的能量需求,不过这两个月的时间,恐怕是很难如愿了。”

    他是真的很想一直这般继续凝结木元丹,直到凑齐冲击天劫境的能量为止,可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必然是要暂且搁置在一边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是要看看,你们都能弄出些什么花样来。”嘴角一挑,他却也不再多想,直接便是再次闭上了双眼,耐心地等待起来。

    这样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差不多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微不可查的脚步声便是在小院儿当中响了起来,脚步声很轻,就算是铂金段的强者也未必能够听得到,但却不可能瞒得过纪东。

    “天劫境高手?倒也算得上是看得起我了!”盘坐在石屋当中,纪东的精神力早已经洞察一切,他能够感受到,此刻在自己门外之人,应该是一个天劫境的高手,而且气息隐藏的也非常好,而趁着夜色,对方还真有那么一丝暗夜杀手的气质。

    说话之间,门外之人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说着便是取出了一只皮囊,然后小心翼翼地拔掉了皮囊的塞子,将皮囊对准了石屋的门缝,轻轻地按了下去。

    “噗…………”

    随着黑衣男子按动皮囊,顿时,一股暗黄色的气体便是从皮囊当中逸散出来,直接扩散到了石屋当中,而由于是黑夜,就算是眼力再好的超能者,怕也很难发现这些气体的存在。

    “毒鼬的毒气?”

    就在暗黄色气体从皮囊当中释放而出的一刹那,纪东便是已经认出了这些气体,正是一种叫做毒鼬的凶兽所特有的毒气。

    毒鼬是一种十分狡猾的凶兽,实力倒是并不强,但它们的毒气却是十分了得,就算是铂金境的强大超能者吸入这种毒气,都会浑身发软,提不起一丝的力量。

    “还真是够小心的了,居然还要用毒,既然如此,那我就配合你一下好了!”见到对方居然先放毒,纪东不由得微微一笑,说话之间,他便是身体一软,直接瘫坐在了石床之上,似乎是中了毒一样。

    这是他加入青冥宗之后第一次被人算计,坦白讲,这一刻,他的心里还真是有那么一丝隐隐的期待。

    “吱呀!!!”

    就在这时,石屋的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直接推了开来,随后,一个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夜行衣里面的男子,便是悠悠的从门外走进了石屋,并且随手将石门关闭起来。

    关好了房门,黑衣男子唯一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就像是猎人见到了猎物一样,眼底尽是一片亮芒。

    石屋之中,黑衣男子双手环抱于胸前,饶有兴致地盯着瘫软在石床之上的纪东,眼底尽是一片森冷的笑意,虽然蒙着脸,但仅仅是透过这一双眼睛,就能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恶意。

    “桀桀桀,纪东师弟,幸会幸会!”

    看着石床之上的纪东,黑衣男子倒是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怪笑了一声,跟纪东打了个招呼道。

    从他的声音听起来,估计也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而这样的年纪配上天劫境的修为,在青冥宗当中也算得上是天赋不凡的人才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当黑衣男子进入房间之时,纪东的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并且挣扎着坐直了身体,直到对方开口之后,他这才稳了稳心神,故作镇定地喝问道。

    “桀桀桀,纪东师弟不必硬撑了,你已经中了我的毒,一身力量恐怕已然百不存一,就算再怎么硬撑也没有用的,桀桀桀桀!”

    见到纪东故作镇定的模样,黑衣男子再次怪笑连连,并且朝着纪东靠近了几步,却是并没有任何的顾忌可言。

    在他看来,纪东的实力本就比他弱得多,加上又中了他的毒,这样的纪东在他面前,那还不是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你………”

    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的脸上不由得闪过怒色,“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下毒暗算我?”

    “桀桀桀,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里。”黑衣男子显然不会把自己的底细告诉给纪东,说着,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柄长刀,显然是要对纪东出手了。

    他此番奉命击杀纪东,最重要的就是必须要做得干净利落,如果留下什么隐患的话,他身后的那位大人物绝对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心里想着这些,他却也不再跟纪东多言,长刀一抖,便是直接朝着纪东斩了下去。

    “刷!!!”耀目的刀芒蓦地闪现而出,直奔纪东的要害,显然是要做到一击致命了。

    “刷!!!”

    然而,就在刀芒刚要斩在纪东的身上之时,原本盘坐在石床之上的纪东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了丝毫的踪迹。

    “什么?!!”

    眼看着纪东居然凭空消失了,黑衣男子顿时大惊失色,整个人都是瞬间炸了毛,想都不想,他便是脚下一动,就要朝着石屋外面撤出去。

    他在真武堂潜伏了这么久,这点儿警觉性还是有的,当纪东消失的一刹那,他便是陡然有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几乎是第一时间,他便是想到了遁走。

    “嘿嘿,来都来了,我看还是不要走了吧!”

    可惜,就在黑衣男子还没来得及退走之时,一声轻笑便是响彻在了他的耳边,还不待他回过神来,一只大手便是从他的身后按在了他的肩头之上,紧接着,他便是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之上接连挨了十几掌,再然后,他便是感觉自己的浑身超能力力全都微微一颤,再也没办法运段分毫。

    “嘶…………我的超能力力…………”

    感受到自己的一身力量居然完全没办法运段起来,黑衣男子顿时亡魂大冒,下意识地到吸了一口冷气,身体都一下子变得僵硬了起来。

    “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否则的话,你今天怕是很难走出这座石屋了。”

    随手将黑衣男子的一身经脉和穴位尽数封印,纪东这个时候悠悠的从对方的身后走了出来,满脸笑容的盯着对方道。

    这黑衣男子自认为吃定他,可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把这黑衣男子放在眼里,之所以还配合对方演了一场戏,无非就是要让对方放松警惕,免得出现什么差错。

    事实上,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对付一个天劫境之人,真的是太轻松太轻松了。

    “什么?这………这…………”

    见到纪东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黑衣男子不由得张大了嘴,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适才还以为是有高手暗中保护着纪东,可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原来他所想象的高手根本不存在,闹了半天,纪东本身竟然就是一个高手!

    看着眼前的纪东,他的思绪一时之间完全有些段不过来,因为在他的感觉当中,此刻的纪东跟适才的那个纪东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怎么,很惊讶么?你来杀我,该不会连我的实力都不知道吧?”眼看着黑衣男子如此震撼地盯着自己,纪东不禁嗤笑一声,说着便是随意坐回到石床上面,淡漠地扫了对方一眼道。

    “你……你怎么会这么强?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

    黑衣男子此刻就像是做梦一样,对于自己的实力,他向来很有信心,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被一个刚刚加入青冥宗不久的新人弟子完爆,甚至于直到此刻,他都还没有弄明白适才都发生了什么!

    从进门到现在,他自认自己并没有任何的错漏,可眼前的现实,却是跟他预想的差了太多太多了。

    “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在青冥宗当中跑来暗杀我都有可能,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摇头一笑,却也不再跟对方废话,“行了,说说吧,你是什么人,又是奉谁的命令前来杀我的,如果你老实交代的话,我说不定还能饶你一命,如若不然,你今日是真的很难走出这扇门的。”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猜测,但他还是希望能够听到这黑衣男子把实情说出来,免得自己冤枉了好人,放跑了坏人。

    “我…………”

    听到纪东之言,黑衣男子顿时面色变幻起来,显然,他并不敢轻易将他背后之人出卖,因为他很清楚出卖了背后之人的下场是什么,只不过,眼前的纪东一看也不是好惹的,这一刻,他不禁有些进退两难的感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