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五十一章青冥宗13
    石屋当中,纪东就这般轻松随意的盘坐在石床之上,淡漠地看着对面的黑衣男子,而此时的黑衣男子目光闪烁,明显是在心里做着剧烈地挣扎。

    对于黑衣男子来说,今日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出乎他的预料了,他就算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新人弟子,居然会有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这会儿,他的一身经脉穴位尽数被纪东所封印,根本连一丝超能力力都运段不起来,这个时候的他若是敢有丝毫的异动的话,恐怕瞬间就会被纪东抹杀。

    “怎么?你是打算一直这般沉默下去了么?若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的太可惜了啊!”

    眼看着黑衣男子沉默不语,纪东不禁摇了摇头,略带惋惜地道。

    “我可以把我背后之人告诉你,但你必须要发誓放我离开,否则的话,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面色变幻数次,黑衣男子暂且压下心底的震惊和骇然,这才对着纪东讨价还价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了?我这个人并不喜欢赌誓发愿,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听到黑衣男子居然还敢跟自己讨价还价,纪东的面色顿时微微一沉,满是不悦地道。

    “除非你发誓放我离开,否则的话,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见到纪东不高兴,黑衣男子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坚定之色,依旧没有老实交代。

    在他看来,如果他把什么都说出来的话,那么纪东绝对会把他杀掉灭口,既然如此,还不如拿他背后之人作为条件,逼迫纪东发下誓言,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哎,可惜了,你可知道,你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活命机会?”

    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不禁叹息了一声,眼底蓦地闪过一丝狠色。

    “活命的机会?我…………”听纪东这般一说,黑衣男子顿时微微一愣,不过,还不待他明白纪东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便是感觉到眼前光芒一闪,随后,纪东的身形就又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嗡!!!”

    说话之间,纪东已经再一次出现在了黑衣男子的近前,手掌直接拍在了对方的头顶之上,直接将黑衣男子震晕了过去。

    “给你机会你不要,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是用我自己的方式来了解我想知道的了!”

    眼神一凝,纪东蓦地心神一动,随后,一个复杂的神纹便是在他的身前凝聚成型,然后直接被他打入到了黑衣男子的神魂当中,正是只有地阶丹阵师才能施展的迷魂神纹!

    原本,他并没打算直接动用迷魂神纹,可既然对方这般不配合,他除了动用迷魂神纹之外,却也并没有其它选择了。

    “嗡!!!”

    随着迷魂神纹没入黑衣男子的神魂当中,纪东也懒得把对方叫醒了询问,而是直接通过迷魂神纹阅读起对方的记忆来。

    迷魂神纹不但可以让受术者乖乖听话,更是可以对受术者的记忆进行直接的阅读,只不过,让受术者自己开口说话,并不会对神魂造成太大的损伤,可直接阅读记忆的话,受术者的危险就要大得多了,一旦有任何的疏忽,都会直接让其变成白痴。

    “嗤嗤嗤!!!”神纹的力量瞬间发挥作用,说话之间,黑衣男子的记忆便是一一呈现在了纪东的眼前,没有丝毫的遗漏。

    纪东并没有太过小心,因为对于他来说,在他对这黑衣男子动用精神力那一刻,对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不管怎么样,他都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身据精神力之事,哪怕黑衣男子并没有见到,他也不会让对方活着离开。

    说到底,对方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最终都是想要取他的性命,对于这种人,他自然没必要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很快,黑衣男子从出生开始到现在的所有记忆,便是全都被纪东一一探查了一遍,而当他把黑衣男子的所有记忆全都窥探之后,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副难以形容的复杂表情。

    “果然是那位大人物暗中做的手脚,看来那位大人物终于要对我出手了啊!”

    他的猜测并没有错,这黑衣男子,的确是奉了那位大人物手下之人的命令来杀他,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身份。

    这黑衣男子名为商陨,乃是真武堂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弟子,在真武堂也没什么重要身份,只不过,此人暗地里早就被那位大人物收入帐下,并且进行了一番培养,一直就隐藏在真武堂当中,刚好这次要暗杀他,所以就被启用,却是没想到第一次行动就遇到了他。

    “竟然是真武堂的自己人,用真武堂之人来暗杀真武堂弟子,这等手段还真是高明,就是不知道,如今的真武堂当中,还有着多少他们的人暗中潜伏着!”

    从这黑衣男子的记忆来看,真武堂当中并不止他一个暗中潜伏的奸细,事实上,青冥宗的各大党派当中都有那位大人物的人,当然了,也许其他党派也有在青冥宗内部安插眼线,但这些人彼此之间是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的。

    “这般看来的话,就算是真武堂的弟子,我也根本不能轻易相信,因为说不定哪一个看似友好之人,背地里就准备好了杀人的利刃!”

    眼前这个黑衣男子只是第一波,他相信,若是那位大人物知道他并没有死的话,恐怕一定会派更多的人,想更多的手段来对付他,所以,从今以后,他的麻烦恐怕会连续不断了。

    好在这些其实也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的,所以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不想那么多了,还是先把这家伙解决了再说吧,等解决了此人,我也是时候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暂且离开青冥宗一阵子了!”

    青冥宗当中的资源当然没的说,不过,青冥宗外围的区域同样灵性无比,最主要的是,到了外面,他的行动就能越发的随心所欲,完全不用像在青冥宗内部这般处处小心谨慎。

    对于纪东来说,这第一次遭受暗杀,也算是给他提了个醒儿,至少他已经明白,哪怕是在青冥宗的势力范围当中,那位大人物也是可以对他进行出手的,所以,他根本不能把青冥宗当成是安全之地。

    好在对方眼下并不清楚他的真正实力和手段,所以,即便是对他出手,应该也不会派出实力太强之人,毕竟,越是实力强横之人行动起来动静就会越大,而且那等超级强者也不会轻易对他这样一个小家伙出手。

    当然了,这只是他的理论猜测,却是并不能太过武断,事实上,他想要一直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快速提升实力,如果他强大到可以无惧任何暗算的话,那么他也就不担心对方会派些什么人出来了。

    “是时候出去段段了,青冥宗周围的名山大川多得是,我也没必要一直窝在青冥宗里面闭门造车,等我度过了天劫,那个时候再回到青冥宗也不迟。”

    房间里,纪东在经过了一番考虑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暂且离开青冥宗,到外面去找机会冲击天劫境的境界。

    他之前跟随荀万山来到青冥宗,一路上可是见过不少的名山大川,其中有些名山大川被一些小宗门所占据,但更多的灵山密林其实都是没有人存在的。

    那些名山大川同样属性之力旺盛,天材地宝也是随处可见,虽然年份都不长,但却胜在数量繁多,届时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将那些天材地宝的能量尽数凝聚成纯元丹或者是木元丹,想来凑够冲击天劫境的能量应该也不会太难。

    “估计派人杀我的幕后黑手,此刻应该已经知道刺杀失败了,就是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还会派出更强之人来杀我,若是派一个法相境初期之人来杀我的话,对我来说倒也是一次很好的磨练。”

    刺杀他的黑衣男子已经被他处理掉,而见到对方没有去复命,幕后之人自然很快就会知晓刺杀失败的事情,说不定这会儿就在为他准备新的手段。

    “不管那么多了,就算对方出动法相境后期的强者,如今的我照样是自保有余,想来不管怎么样,他们应该不至于动用超越法相境的强者来对付我就是了。”

    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对付法相境中后期的强者应该没什么问题,但若是对方出动超越法相境的强者的话,他现在铁定是敌之不过的,但只要他小心一些,就算是超越法相境的强者,也休想取走他的性命就是。

    想通了这些,他却也不再迟疑,说话之间,他便是直接起身,悠悠的从自己的石屋走了出去,直奔灵峰的山下而去。

    一路上,他的精神力自然地释放在周围,时刻掌握着周围的动静,只要有人想打他的主意,那么绝对逃不过他的感知。

    时间不长,他便是离开了真武堂的灵峰范围,并且继续朝着青冥宗之外走去,而差不多在他即将离开青冥宗的范围之时,他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亮,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笑意。

    “还真的有人在盯着我,这效率倒是够高的了。”

    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纪东就这般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外走,就像是其他正在离宗的青冥宗之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会儿,天光才刚刚放亮没多久,青冥宗外出的弟子并不多,但就是在这些为数不多的人里面,他就足足发现了三个可疑之人,他相信,这三个人里面,绝对有人是在故意盯着他的,而且实力都还不弱。

    遭遇刺杀就是昨晚的事情,想不到对方这么快就又组织了人手对付他,看来,那位大人物真的是铁了心要将他灭杀了。

    “这三个家伙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恐怕都未必比得上昨晚的那个家伙,他们该不会指望这三个家伙能把我击杀吧?”

    精神力将三个尾随自己的家伙锁定,纪东的心里不禁暗暗地思索了起来。

    在他的感知当中,这三个暗中尾随自己之人,实力都不是很强,其中一人应该是在真武堂的灵峰之上就开始跟着他了,另外两个则是在真武堂的灵峰下方,也不知道这三人是否都是真武堂之人。

    “先看看再说吧!”稳了稳心神,他这会儿也不去拆穿三个尾随之人,更没有故意将三人甩掉,而是就这般继续朝着青冥宗的外面走去。

    很快,他的身形便是来到了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之外,而几乎就在他离开青冥宗的一瞬间,三人当中的一人便是悄无声息地朝着青冥宗深处段身掠去,明显是去通风报信了。

    一人去通风报信,另外两人则是继续尾随,分工倒是十分的明确。

    而见此,纪东也终于明白,显然,这三个跟随自己的青冥宗弟子,应该并不是要刺杀他,而是对方派来盯着他的。

    “厉害,真是厉害,这是要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啊,也幸亏我有精神力在身,否则的话,就算我的实力很强,恐怕也照样要死无葬身之地。”

    精神力注视着一切,纪东的心下难免暗暗惊奇。

    看得出来,自己的师尊所得罪的那位大人物,真的已经可以用手眼通天来形容了,这也就是他,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哪怕加一万倍的小心,也断然不可能防得住对方的明枪暗箭。

    “之前跟随师尊前来青冥宗之时,我记得有一处十分险要的灵峰,那里的属性之力似乎很浓郁,就是环境稍稍有些复杂,不过对我来说却是刚刚好。”

    暂且将身后跟踪之人抛到一边,他就像是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自己一样,直奔记忆当中的一座灵山掠去。

    他跟那位大人物的较量才刚刚开始,他知道,这会儿的自己必然还没有引起对方的重视,而这也正是他的优势之所在。

    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的进步速度,也许,等那位大人物真正开始重视他之时,他已经成长到了让对方难以想象的境界,而那个时候,就算对方想要对他出手,恐怕也要小心翼翼地衡量一番了。

    青冥宗下辖的区域有多大,恐怕没有人能够用一个确切的数据来形容,但只要一想到青冥宗与大秦王朝之间的距离,却也就能想得到整个青冥宗的区域究竟有多大了。

    当纪东离开青冥宗之后,他直接按照记忆当中的路线幽幽的赶起路来,他的速度不急不缓,基本上也就是入劫境超能者的速度级别,而在这样的速度之下,任何一个入劫境超能者都能跟得上他,绝对不会把他跟丢就是了。

    就这样,在这等不急不缓的赶路当中,很快,两天两夜的时间便是悄然过去,而在经过了两天两夜的赶路之后,纪东的身形,最终出现在了一片树木苍翠的大峡谷深处,这才悠悠的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吧,这片大峡谷幽深寂静,距离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也比较远,在这里做些什么,貌似刚好合适。”

    在大峡谷深处停下身形,纪东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这才满脸笑容地自语道。

    两天两夜的赶路,让他距离青冥宗的山门已经很是遥远,尤其是他此刻所在的大峡谷,这里似乎人迹罕至,倒是有着不少凶兽的痕迹,当然了,他所在的区域并不是这片大峡谷的最核心区域,所以应该不至于有太过强大的凶兽存在。

    “啧啧,跟得倒是蛮紧的,而且做记号的手法也着实很是熟练,看来这两个家伙应该经常做这种盯梢的事情。”

    精神力朝着身后释放而去,那两个从青冥宗就开始盯着他的年轻男子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探查当中,这会儿,这两个盯梢的男子也都已经停了下来,远远地观察着他的举动。

    说起来,这一路上,他的精神力都一直有观察这二人,一路走来,二人一边跟踪他,一边在沿途留下了记号,想来应该是为后面之人准备的,也就是说,这两个青年男子并不是要对付他的主角,估计这一次要对他出手的,怕是另有其人。

    “差不多了,如果想要对我出手的话,眼下这片大峡谷简直就是最好的地方,既然如此,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在此静静地等待一番吧,希望那位大人物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嘴角一挑,他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便是直接在一块儿岩石上面坐了下来,就像是要在这里修炼一阵子一样。

    还别说,这片峡谷里面的天地属性之力虽然比不上青冥宗的天地属性之力那般浓郁和精纯,但也绝对要比大秦王朝那等地方强了无数倍,所以,当他暗中运段擒龙诀开始修炼之后,效率倒也相当的可观了。

    一边修炼,他的精神力也没有停止过对周围的监控,在他的监视当中,那两个盯梢的男子全都没有轻举妄动,明显就是在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而这二人似乎也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但却并没有彼此之间的交流,也算是心照不宣了。

    纪东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而对于这两个跟踪他的家伙,他也懒得去搭理他们,毕竟,像这两人的这种级别,他随便动一动手指头都能灭掉一大片。

    说起来,如今的情况倒也蛮有趣的,那位大人物自认为一切都尽在掌握,可实际上,掌握一切的其实并不是他们,而是纪东这个身据精神力的超级异类,当对方自以为可以算无遗策之时,其实一切都已经落入纪东的算计当中。

    这也是纪东最大的底气之所在,说到底,他之所以敢冒这么大的风险跑到青冥宗来,就是因为他身据精神力这一优势,有精神力在身,他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当然没必要去畏惧任何人。

    差不多过了小半天的时间,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而随着天色渐暗,纪东的眉毛突然挑了挑,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笑容。

    “终于来了啊,我就说么,派人盯了我这么久,不可能什么行动都没有的,看来,我终于能够跟法相境的强者交手了啊!”

    精神力一扫之间,一个面色阴翳的中年男子终于出现在了他的探查当中,这个中年男子明显是顺着沿途的记号跟过来的,这会儿正在跟一个盯梢的男子对话。

    虽然离得稍稍远了一些,但纪东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个中年男子的一身能量波动极为不凡,绝对不是铂金境之人所能达到的,很明显,这绝对是一个法相境的高手,而且十有八九是法相界初期虚像境的级别。

    这样的级别对他来说显然刚刚好,他还从来没有跟法相境的强者交过手,如果一开始就对上法相境中期实相境的强者的话,说不得还会有些风险,但对付一个虚像境的强者,胜算无疑就要大得多了。

    “恩?这是……………”就在这时,他的精神力突然注意到,刚刚到来的中年男子接连出手,却是把两个尾随他而来的年轻男子一一击杀,明显是要杀人灭口了。

    “够狠,居然连自己人都说杀就杀,这等对手,却是必须要越发的小心才行了。”眼看着来人居然随手将跟踪他的尾巴全都灭掉,纪东不禁心下一凛,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恐怕真的不是一般人,如此心狠手辣,估计手底下不知道染满了多少的鲜血呢!

    “啧啧,这样最好,既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那么就算是被我击杀,那也是我为民除害,我也没必要有任何的不忍。”

    收摄心神,他这会儿不禁越发的坦然起来,原本,他是并不希望自己滥杀无辜的,但既然对方是一个不把他人的性命当回事儿的家伙,他自然也就没必要跟对方客气了。

    “嗖嗖嗖……………”

    说话之间,解决了两个年轻男子的中年男子身形飞掠,直接朝着纪东所在的位置掠来,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中年男子的身形就已经出现在了纪东的不远处,人还没到跟前,一道惊天的刀芒,便是当先朝着纪东斩了下来。

    “刷!!!”

    恐怖的刀芒就像是划破了空间一般,所过之处,所有的阻碍全都被斩成了两半,威势却丝毫不减,很明显的,中年男子并没打算跟纪东打招呼,摆明了是要让纪东做一个糊涂鬼了。

    凌厉的刀芒撕裂了一切阻碍,瞬间就已经来到了纪东的面前,那等速度,已经超越了某种极限,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修为没有达到法相境的超能者,在这等刀芒攻击之下,绝对只有死路一条,根本不可能躲得开。

    铂金境和法相境,虽然二者之间只是一个境界的差距,但实力上的差别实在不亚于天壤云泥之别!

    “好快,这便是法相境强者的实力么?果然非同凡响!!”

    纪东早就已经发现了中年男子的攻击,不过,当见到对方的刀芒朝着自己斩来之时,他还是被惊得不轻。

    一直以来,他对于法相境超能者的实力估计,都是根据超能力力基础来衡量的,可直到此刻,他方才意识到,法相境强者的实力,恐怕并不能单单根据超能力力的基础来评判,至少他没有想到,仅仅是法相境初期的超能者,攻击力就能够犀利若斯。

    “这样最好,若是没有强大的对手来给我一些压迫,我冲击天劫境恐怕还要稍稍欠缺一些火候,刚好可以借此机会磨练自己!”

    心思电段,这一瞬间的工夫,他的脑海当中却是闪过了无数个念头,而这个时候,对方的攻击,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了。

    “刷!!!”

    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超能力力猛地运段开来,随后,他的身形便是化作了一片残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噗!!!”就在纪东身形消失的一刹那,恐怖的刀芒也刚好斩在了他所在的岩石之上,而随着刀芒划过,坚硬的岩石就像是被轰天雷炸开了一样,直接变成了满地的碎石块儿!

    “嘶………好恐怖的刀气!!”

    眼看着那么大的岩石居然被一道刀芒斩成了碎块儿,已经躲到了一旁的纪东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下对于法相境强者的攻击,简直就是越发地震撼起来。

    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他躲得快的话,那么这会儿变成碎块儿的,可就不是眼前的岩石了。

    “咦?!!”

    就在这时,一声轻咦之声紧接着传来,却是斩出了这一刀的中年男子,这会儿已经从远处来到了近前,并且眼睁睁看到了纪东避开了他的攻击。

    对于纪东能够避开自己的惊天一刀,中年男子显然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因为他相信,在自己这一刀面前,法相境以下的任何人,都不可能逃得过去,而纪东显然并不是法相境之人,自然也应该包含其中。

    “刷!!!”

    身形一闪,中年男子直接在距离纪东不远的距离停了下来,这一次,他并没有继续选择攻击,而是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眼前的纪东,眼底闪烁着阴晴不定之色。

    “真是想不到,为了对付我这么一个小角色,竟然连法相境强者都出动了,真不知道这应该算是我的荣幸呢,还是我的不幸!”

    随着中年男子身形站定,纪东的目光也是完全聚焦在了对方的身上,同时笑着开口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法相境级别的强者相互对峙,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不错,有压力,但更多的则是一股隐隐的兴奋。

    对方的实力绝对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强,但却并不具备完全压制他的力量,这种级别的对手,简直就是磨练自己的最佳选择。

    他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也许对方并不是青冥宗之人,当然了,就算是,他也铁定不会认得。

    “小子,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当听到纪东的话之时,中年男子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从纪东的言辞和表现当中,他嗅到了一股不太寻常的味道。

    他得到的情报当中,纪东的实力应该是铂金段到天劫境之间,绝对不可能超过天劫境,可从纪东适才躲避他那一刀的表现来看,如果说纪东没有超越天劫境的力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是,纪东才多大的年纪?如果是这样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家伙有着法相境的力量,他真的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啧啧,从青冥宗出来,我就发现了有两个家伙跟在身后,而且还在沿途留下了不少的记号,不过我估计这会儿的那两个家伙,应该都已经被阁下杀人灭口了吧?”

    眼看着中年男子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自己,似乎是想把自己看透一样,纪东再次摇了摇头,满脸笑容地道。

    “嘶………你………你怎么会…………”

    等到纪东这一次的话音落下,中年男子几乎是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都是瞬间变得严阵以待起来,显然,纪东说出的这些话,却是真的有些吓到他了。

    从纪东所说的这些话里不难听出,纪东明显就是在故意等待着他的到来,而这显然又不在他的算计当中,甚至于他都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别说那么多了,我还从来没有跟法相境的强者交过手,希望接下来的战斗,阁下能够让我见识到法相境强者的真正力量!”

    咧嘴一笑,纪东却也不再跟对方多说,话音落下,他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柄金色的长刀,却是主动跟对方邀战!

    “看来他们给我的情报并不准确,不过,结果应该都一样!杀!!”

    中年男子的面色变幻了数次,这个时候,他也没时间去多想,虽然纪东的实力的确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他还真的不信,一个区区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够在他的手里逃掉!

    “嗡!!!嗤嗤嗤!!!”

    手里的长刀微微一抖,顿时,又是一道刀芒朝着纪东斩了下去,随着这一刀斩出,周围的天地属性之力几乎瞬间被抽干,凌厉的攻击,瞬间就到了纪东的头顶之上。

    “游龙身法!!!”

    纪东也是不敢怠慢,周身上下一百零九处丹田疯狂运段,直接便是用出了游龙身法,因为若是没有游龙身法相助的话,他的速度是铁定跟不上对方的节奏的。

    “试试我的刀法,飓风十字斩!!”

    瞬间避开对方的攻击,纪东根本不需要时间去准备,手里的长刀微微一抖,直接便是斩出了无数刀,刹那之间,无数道十字刀气纵横捭阖,直接将对面的中年男子包裹了其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