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五十二章青冥宗14
    在度过了心劫之后,纪东对于所有的技能,都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之境,尤其是他融合了诸多刀技创造而成的飓风刀法,更是被他精炼到了一个极致。

    在没有度过心劫之前,他的刀法虽然也很强,但却依旧不够简单精炼,如今心劫已过,他终于把飓风刀法彻底地整理成系统,归纳成了具体的刀招。

    飓风十字斩,这是飓风刀法的第一式,也是他根据一部叫做十字刀的刀法,辅以好多普通的刀法推演而成,这一式的刀法重在杀伤力极强,两道刀气以十字形状杀出,更能够让对手防不胜防,可谓是极强的杀招。

    这一式刀招对于超能者的超能力力基础要求极高,就算是纪东施展这一招,也要同时运段九处丹田才行,若是由一般的铂金段超能者来施展这一招的话,恐怕三两刀就要把一身的超能力力全都抽干了。

    “噗噗噗!!!”

    一道道十字刀气将中年男子围困其中,每一刀都对准了中年男子的要害,并且将周围的空间切割得发出一阵阵的闷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等恐怖的刀招之下,法相境以下之人,恐怕连一招都躲不过去。

    “好恐怖的刀法,好恐怖的底蕴!!”

    中年男子刚刚斩出一刀,却是还没来得及出第二招,纪东的反击居然已经到了,那等速度之快,绝对是法相境强者的级别,因为若是铂金境之人的话,就算他接连斩出三刀,对方也绝对来不及出招反击的。

    “这是什么刀法?威力怎么会如此恐怖?还有,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修为,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超能力力基础?”

    中年男子的眼力自然没的说,他能够感觉到,纪东的十字刀气杀伤力极其恐怖,而这样的刀气,必然需要庞大的超能力力作为基础,事实上,就算是他,恐怕也难以驾驭如此恐怖的刀招,因为就算是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超能力力可以消耗。

    “我就不信,凭借我的实力,还杀不死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家伙!”眼神一凝,他这会儿却也没时间多想,心思一动之间,他手里的长刀便是化作了一片的残影,间不容发地斩出了无数刀,却是同样精妙绝伦。

    修炼这么多年,他对于刀法的理解当然也不是闹着玩的,纪东的攻击力虽强,但说到底境界还是差了一些,如果连纪东第一招的刀招都接不住的话,那么他也不配做法相境的强者了。

    “噗噗噗!!!”一道道刀芒纷纷击中纪东的十字刀气,二者在空中不断彼此湮灭,发出一阵阵的音爆之声,而每一次的彼此湮灭,都会使得周围的空间荡漾起一片片的涟漪,可见二人的攻击究竟有多么的强横。

    “好,不愧是法相境强者,再接我第二刀,飓风陀螺斩!!”

    眼看着中年男子居然如此轻松地接下了自己的第一式刀招,纪东倒也并没有太过意外,毕竟,对方再怎么说都比他高出了一个大境界,要是那么容易就被他毙于刀下,那就真的太不正常了。

    “刷刷刷!!!”说话间的工夫,又是几道刀芒蓦地闪掠而出,却是跟第一刀几乎没有任何的时间间隔,就好像适才那一刀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消耗一样。

    按照常理来说,纪东刚刚斩出了一刀,那么丹田必然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冲蓄力,才能施展第二刀,可所谓的常理在纪东身上根本不适合,他有一百零九处丹田,每次攻击只需要动用其中的一部分丹田,这样彼此循环,理论上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停歇。

    “什么?他的出刀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眼看着纪东的攻击再次发出,中年男子顿时神情大震,显然是没有料到,纪东的刀法居然不需要力量的蓄积和缓冲,这样的情形,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嗡嗡嗡!!!”

    可惜,此刻的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因为这个时候,纪东的刀招又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了,这一次不再是十字斩,而是一道道的刀气漩涡,从他的身周绞杀而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道道龙卷风把他围困在了中间一样。

    “这都是什么刀法?怎么会如此的刁钻古怪?!”脸皮抖动,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遇到对手了,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将纪东灭掉,可现在看来,他对于纪东的估计,简直就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看来必须要动用真正的力量才行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将此子击杀!!”

    面色变幻,中年男子却也不再迟疑,动念之间,一个模糊的虚影便是蓦地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之上,这模糊的虚影似乎是一头凶狼,影像一出,中年男子的气息顿时节节攀升,就连周围的空间都发出一阵阵摩擦声,仿佛是要碎裂开来一样。

    “刷刷刷!!!”

    随着虚影出现在头顶,中年男子随手斩出了几刀,顿时,纪东的刀气漩涡便是被纷纷斩成了两半,直接湮灭在了空中。

    “刷!!!”

    与此同时,中年男子头顶之上的虚影也是一闪而没,似乎是直接融入到了中年男子的身躯之中,而这一刻,中年男子的一身气息,却是瞬间强大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境界,简直要比之前强大了一倍不止!

    “这是…………法相?!!”

    纪东的目光和精神力一直都有注视着一切,当见到中年男子头顶上方一闪而逝的虚影,他的眼眸顿时微微一缩,脸上更是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兴奋之色!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他相信,适才的那道虚影,应该就是中年男子所领悟到的法相了,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对方的法相应该是一头凶狼,只不过看起来有些虚幻,应该是晋级法相境的时间并不太久。

    “小子,虽然不知道你究竟为何会有如此强横的力量,但这一切都只能是到此为止了,今日,你必须死!!!”

    他相信,纪东绝对不可能达到法相境的境界,因为他根本没有在纪东的身上感受到法相的气息,而只要纪东不是法相境之人,那么就算纪东的实力再怎么强,他也不相信对方能够逃出他的手掌心!

    恐怖的气势在中年男子的身周荡漾开来,这一刻,中年男子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而随着他的气势节节攀升,对面的纪东,几乎瞬间就被比了下去。

    “厉害,这就是法相境强者的手段么?法相与自身融合,力量居然翻了一倍不止,如此境界,当真让人羡慕!”

    纪东的脸上充满了兴奋,他终于见识到了法相境强者的法相,虽然只是最初级的虚像,但效果却是十分的显著,他能够感受到,此刻的中年男子在融合了法相之后,力量简直壮大了一倍不止,而如果他只有适才那等实力的话,今日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据说法相境强者融合了自己的法相之后,就能拥有法相的一些能力,我看阁下的法相应该是一头凶狼吧,却不知阁下是否融合了凶狼的速度和凶性!”

    看着对面似乎是吃定了自己的中年男子,纪东的面色稍稍正了正,这才语气淡漠地笑道。

    他对于法相境强者只是一知半解,虽然眼下站在对面的是一个敌人,但他依旧不想错过这等学习的机会。

    “哼,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真是不知死活!!”中年男子并没有去回答纪东的问题,坦白讲,纪东那等云淡风轻的表情,实在让他很是不爽,同时也让他暗暗感到有些警惕。

    他的力量提升了这么多,明显已经完全压过了对方,可纪东竟然还像是没事儿人一样,他可以把这当成是纪东的装模作样,可问题是,他真的没有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丝毫的畏惧,而这些并不是能够伪装的出来的。

    “哈,笑不笑跟死活有什么关系?另外,你确定自己可以杀得了我么?!”

    听到中年男子之言,纪东这次却是直接笑出了声来,而一边说着,他不禁随手网了个刀花,做出战斗的准备姿势。

    “死!!!”

    听到纪东之言,中年男子不由得心下一沉,二话不说,他便是手起刀落,再次对纪东发起攻击。

    依旧是之前的刀法,但威力却已经截然不同,几乎就在他的这一刀刚刚斩出的一刹那,刀芒就已经到了纪东的身前,那等速度之快,简直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

    “够劲儿!!十字斩!!”

    眼见刀气袭来,纪东的瞳孔微微一缩,想都不想,手中的云龙刀蓦地化作一片残影,间不容发地斩出了数刀,随后,一道道十字刀气便是在他的面前堆叠在了一起,刚好迎上了中年男子的惊天刀芒。

    “噗!!!”凌厉的刀芒似乎能够斩断世间的一切阻碍,纪东堆叠起来的十字刀气,几乎瞬间就被从中劈开,只不过,在劈开了数道十字刀气之后,刀芒的威势基本上已经被抵消了七七八八,而这个时候,纪东已然有了足够多的世间进行躲避。

    “果然有两下子,不过看你能够坚持多久!杀!!”见到纪东用这种方式避开了自己的攻击,中年男子不由得眼神一亮,二话不说,他的身形便是在整片密林当中来回飞窜起来,而随着他的身形移动,一道道的刀芒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从四面八方将纪东围困在了中间。

    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凶狼法相的确给了中年男子迅疾无比的速度,这个时候,他的速度要比之前快了三倍有余,而在这等速度之下,就算是纪东的游龙身法,也已经很难跟上节奏了。

    这便是法相的威力,虽然纪东的游龙身法已经很强,但在身据凶狼法相的法相境强者面前,游龙身法,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优势可言。

    “好快,如此恐怖的速度,却是已然超过了我所能掌控的极限,这次真是大开眼界了啊!”

    随着中年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纪东的眼睛已经渐渐失去了对目标的跟踪和锁定,渐渐地,他只能看到一道道的残影围着自己上下翻飞,可对方的真身究竟在何处,他已经有些难以确定了。

    “看来必须要靠精神力才行了,如若不然,我这次真的会有受伤的危险!”眼看着中年男子几乎已经无迹可寻,纪东却也不再迟疑,说话之间,他却是直接闭上了双眼,庞大的精神力,瞬间朝着周围荡漾开来。

    他之前跟对方交战,并没有太过依赖精神力,可到了这会儿,他知道,自己不用精神力也不行了!

    随着精神力释放开来,顿时,中年男子的一切行动轨迹全都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神府当中,却是要比用眼睛看清晰了无数倍,这一刻,就算是对方脸上的一丝表情变化,都根本逃不过他的探查和感知。

    “这就好多了!!十字斩!!!”

    嘴角一挑,这一刻的他不禁露出一丝的笑容,说话之间,他手里的云龙刀也是猛地加快了频率,随后,中年男子的一道道刀芒,便是纷纷在十字刀气的对碰当中威力大减,看似惊险的情景,其实根本对纪东造不成丝毫的威胁。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手里的攻击微微一滞,中年男子这一刻简直震惊得无以复加!

    就在刚刚,他已经完全占据了局面的主动,只要他再加把劲儿,几乎就能将纪东毙于刀下了,可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纪东居然闭上了眼睛!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闭上了眼睛之后,纪东仿佛是浑身都长了眼睛一样,应对起他的攻击,居然变得越发的随意起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他怎么会达到这种境界?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握刀的手微微一抖,中年男子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几乎瞬间就被粉碎,因为纪东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境界,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不用眼睛看,就能掌握周围的一切动静,这样的境界,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而在纪东这样的境界面前,试问,他又如何能够将对方斩杀?

    “机会!!!”

    就在中年男子失神的一刹那,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亮芒,想都不想,他的身形微微一闪,迅速避开了对方的刀气攻击,随后,他便是猛地朝着一处看似无异的空间斩出了一刀。

    “飓风流光斩!!!”

    整整三十六大丹田一齐发力,说话之间,一道光芒便是一闪而没,这道光芒似乎已经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所过之处,空气直接被蒸发,留下一条白色的线路!

    “危险!!!”

    几乎就在纪东这一刀出手的一刹那,对面的中年男子也是猛地回过神来,想都不想,他便是身形一动,就要去避开纪东的这一刀。

    可惜,适才的那一刹那的失神,已经让他错过了最佳的躲避时间,还不待他完全躲开,一道根本看不清的光芒便是从他的肩头一闪而过。

    “噗!!!”

    “啊!!!”

    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是一声痛苦的惨叫,随后,一条手臂便是高高的抛飞而起,溅起一片血花。

    凄厉的惨叫声依旧在整片峡谷当中回荡着,与此同时,原本还高高在上的法相境中年男子,此刻就像是惊弓之鸟一般,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断臂,直接朝着远处飞掠而去,再也不敢停留片刻!

    对于他来说,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这样的结果,纪东的强大的确出乎他的预料,可不管怎么样,他也没想过自己会被纪东所伤。

    不过,纪东适才的那一刀,已经让他彻底地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从始至终,纪东根本都没有动用全力,在他以为纪东已经达到极限之时,纪东恐怕连五成的力量都没有用出来,正因如此,他适才在猝不及防之下,才会被纪东一击得手。

    适才那一刀实在是骇人听闻,他甚至没有看清楚纪东是如何出刀的,等到他感受到危险之时,那化作光芒的一刀已经来到近前了,而更加可怕的是,在刀光即将斩中他之时,他明明感觉自己能够避开,可最终居然依旧被斩断了一条手臂!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对面的年轻男子究竟是多么的可怕,而失去了一条手臂的他,别说是斩杀纪东了,如果他再不走的话,恐怕就要被纪东斩杀了。

    “啧啧,法相境强者果然非同凡响,如此情形之下居然还能避开我这一刀,看来我还是有些低估了法相境初期强者的力量!”

    眼看着中年男子抱着断臂逃窜,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的赞叹之色,眯着双眼笑道。

    正如中年男子所想的那样,他之前的确一直没有用全力,甚至连三成的力量都没有动用,为的就是先迷惑对方,然后再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尽出全力的话,他相信,对方恐怕早就已经直接遁走了,根本不可能等到被他斩断一条手臂之后才逃离。

    事实上,如果他之前全力尽出的话,倒也有可能将对方重创,但那样的话,势必会遭到对方的疯狂反扑,届时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他可没办法去想象。

    “这一招流光斩倒是不错,为了凝练这一招,我可是融合了十几种速度见长的刀法,可惜我的力量尚且不足,如果我有着天劫境的境界的话,那么适才这一刀,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吧!”

    对于自己的飓风刀法,他之前一直都是在做理论研究多一些,尤其是晋级铂金段之后,他还从来没有跟别人交过手,这一次拿到实战中来,他对于这套刀法的理解和领悟无疑又加深了一些。

    实战乃是检验一套刀法真正威力的最好方式,不管他如何用精神力进行推演,也根本没有实战来得痛快。

    “断了一条手臂,他的一身力量至少要减弱了五层,接下来的时间,猎人和猎物要交换角色了啊!”随手将云龙刀收了起来,纪东的目光不禁看向远处,与此同时,他的精神力却是早就已经将中年男子锁定,对方想要在这等情况下逃离,似乎还是有些小瞧他了。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够逃脱我的手掌心!!”

    咧嘴一笑,他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猛地朝着对方追了上去。

    说起来,如果对方没有受到如此重创的话,那么凭借对方的凶狼法相,他恐怕还真的很难追的上对方。不过,在被斩断了一条手臂之后,中年男子根本没办法把速度尽数发挥,这等情况之下,对方的速度,已经要比他慢了那么一丝了。

    “嗖嗖嗖!!!”

    敛息诀运段到了极致,他的身形几乎完全消失在了空间当中,所过之处,基本上就像是一阵风吹过一样。

    时间不长,他与中年男子的距离,便是只剩下了十里不到,而他的精神力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会儿的中年男子依旧满脸的骇然,断臂处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封印,但鲜血却是依旧在汨汨流出,却是他的刀气留在了其中,不断对其身体进行着破坏。

    显然,中年男子似乎也在担心他追来,所以每飞掠一段距离都会回头看上一看,生怕他突然再给对方来一刀。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家伙虽然看似惊恐万分,但绝对还有后招,我却也不能贸然现身跟他拼死一战,看来,这次必须要动用一些其它的手段才行了。”

    他能够感受到,这会儿的中年男子虽然是在跑路,但精力却是要比之前跟他战斗之时还要集中,这个时候若是跟对方一战的话,他一定会承受对方的垂死反扑,到时候因此而受伤就划不来了。

    不管怎么样,对方已经见识到了他的太多力量,而为了不让自己的实力过早暴露,他只能痛下杀手了。

    心里想着这些,他的身形猛地一个加速,却是直接从中年男子的身侧迂回了过去,以便给对方一个惊喜…………

    “世上怎么会存在如此恐怖的年轻人,明明感受不到法相境的气息,可实力居然比法相境还要可怕,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就在纪东暗中行动之时,一路逃窜的中年男子,心里的震撼却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该死的,居然告诉我目标只是一个铂金段左右的普通年轻人,等我养好了伤,一定要跟他们讨个说法。”

    他这次行动之所以会失败,而且还遭受了如此重创,主要都是因为那些人提供给他的情报有误,如若不然,他不可能会落到此刻这般下场,而由于情报有误造成的后果,对方必须要尽数承担。

    心里想着这些,他却是不知不觉当中已经逃了数以千里的距离,这个时候,他的心下倒是安稳了一些,因为在他看来,纪东居然这么久都没有追上来,那么应该就是不会追来了。

    “这次真是亏大了,单单是把断臂重新接好,恐怕就需要巨大的付出才行,而且还有可能会落下暗疾。”

    手臂被斩断,这倒也并不是没办法重新接回去,只不过,想要把手臂接回去,却是需要找丹阵宗的超级强者来进行,那些丹阵师要价黑得很,他都不知道自己此番要破费多少呢!

    一想到此,他的心里就一阵阵的郁闷,恨不得把分配给他任务之人剁成肉泥!

    说话之间,他的身形却是来到了一处略显狭窄的幽谷当中,整片幽谷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中年男子倒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嗡!!!”

    然而,就在中年男子刚刚来到峡谷当中之时,一股极其隐晦的空间波动陡然传递开来,这股波动并不是能量波动,所以中年男子并没有任何的预判,等到他感觉到不妥之时,以他为中心,周围的空间就像是被激活了一样,眨眼之间,一道道诡异的纹路接连闪现而出,直接将中年男子围在了中间。

    “嘶,这是…………”眼看着一道道诡异的纹路将自己包围其中,中年男子简直惊骇欲死,而还不待他做出反应,一股恐怖的寒气便是从一道道符文当中逸散开来,刹那之间,整片峡谷直接被冰封,同时被冰封的,还有中年男子本人。

    恐怖的寒气在幽深的峡谷当中蔓延开来,所过之处,所有的花草树木全都瞬间被冰封,而一些比较脆弱的花花草草,干脆直接被冻成了冰晶,窸窸窣窣地散落在地上。

    而在寒气的源头位置,一个断臂的中年男子此刻还保持着向前飞窜的姿势,脸上的惊恐表情也是清晰可见,只不过,他的身体也被恐怖的寒气所冰冻住,根本没办法移动分毫,就是不知道这会儿的他是否还有思维能力。

    “刷!!!”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身影蓦地从一旁的密林当中闪掠而出,刚好在冰封的中年男子不远处停了下来。

    “哈,这寒冰神阵果然厉害,居然连法相境强者都能冻住,看来今后想要阴人的话,这一招绝对是首选!”

    看着幽谷当中被冰冻住的中年男子,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满意之色,心下对于丹阵师的手段,却是越发的热切起来。

    就在不久前,他预判好了中年男子的逃窜路线,提前布置了简单的寒冰神阵在峡谷当中,然后在对方逃到此地之时突然激活了整个寒冰神阵,原本,他只是想通过寒冰神阵暂时的冰冻住对方,也好给他提供击杀对手的机会,却是没想到,这寒冰神阵竟然如此恐怖,直接就把中年男子给冻住了!

    这寒冰神阵乃是他当初从丹阵宗的吴傲身上得到的,原本只是寒冰神纹,不过他依照火焰神阵的原理,愣是把寒冰神纹凝结成了寒冰神阵,说来也算是无师自通了。

    寒冰神纹属于地阶神纹,但好多的寒冰神纹凝聚组合到了一起,威力恐怕已经超越了地阶神纹的极限,加上这里的地理环境刚好适合寒冰神纹发挥力量,所以便有了眼下的效果。

    “啧啧,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说的话,不过很可惜,这是你最后一次听到声音了,永别了朋友!!”

    看着被冰冻的中年男子,纪东能够感受到,这会儿的对方正在努力运段超能力力,似乎是要冲破冰冻,鉴于此,他却也不再跟对方多说,因为一旦对方冲破了冰冻,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轰!!!哗啦啦!!”

    眼神一凝,他猛地对着中年男子轰出了一拳,而随着这一拳轰出,中年男子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儿炸裂的岩石一样,直接变成了一块块的碎块,散落了一地,却是再也看不出人形。

    至此,一个强大的法相境强者,就这般充满了不甘地陨落在了峡谷当中,重新回归到了天地之间。

    “哎,大家都是为了能够活得更好一些,只可惜,你遇到了我,还偏偏要跟我为敌。”见到中年男子陨落在眼前,纪东的心下也是多少有那么一丝的不忍,毕竟,这可是一个法相境的强者,就这般死在这里,着实有那么一丝的可惜。

    不过这就是现实,他不杀对方,那么对方就要杀他,而一旦被对方逃走,到时候死的就是他了。

    “人都死了,你的身家还是由我来替你保管吧,铁定帮你用到实处!”目光一段,他直接在地上找到了对方被冰冻的手掌,却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对方的空间戒指,二话不说,他便是将空间戒指撸了下来,毫不客气地据为了己有。

    法相境强者的空间戒指,这里面应该能够有些修炼资源,这东西无疑是他的战利品,他当然不会跟对方客气。

    “尘归尘,土归土,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你就在此安息吧!!”

    收好了对方的空间戒指,纪东的目光微微一闪,随后便是一抬手,将对方被冰冻的尸体聚拢到了一起,然后在峡谷当中撅了一个深坑,将对方埋葬在此,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做完了这些,他却也不再多留,身形一动,便是直奔峡谷之外掠去。

    这片大峡谷是他特意寻找的战场,但却并不适合他在此修炼,对于修炼之地,他的心里早就有了目标,眼下尾巴已经铲除,他也是时候前往自己的修炼之所了。

    当然了,再次上路的他,却是并没有继续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带上了洪老赠予他的面具,有了这面具在身,就算是再强之人,也根本不可能认得出他来,如此一来,接下来的时间,他倒也不必担心被人打扰了。

    一路疾驰,他也没有四处游览,因为他心里清楚,如今的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早日晋级天劫境,至于其它的,他根本没必要去浪费时间考虑。

    经此一战,他对于法相境强者的力量也算是有了一个更为确切的认识,看起来,如今的他的确应该跟法相境中期的强者实力相当,至于法相境初期之人,虽然算不得是完虐,但应该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

    当然了,法相境中期跟法相境初期并不一样,在没有亲身体会到法相境中期的力量之前,他也不好过早下结论。

    就这样,在他的急速赶路之下,差不多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他便是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峰峦之下,这才幽幽的停了下来。

    “就是这儿了,这座灵峰属性之力浓郁,而且地理位置又比较偏僻,在这里冲击天劫境的境界,却是刚好合适。”

    此间距离青冥宗的三千灵峰差不多有几天的路程,而周围又没有其它的门派势力存在,另外,他的精神力已经对整片灵峰进行了探查,却是发现这里基本上人迹罕至,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

    说话之间,他直接脚下一跺,直奔灵峰的山巅掠去,很快就来到了灵峰之巅,而到了灵峰的峰巅,周围的天地属性之力却是要比山下浓郁了不少,视野同样变得开阔起来,不得不说,站在这等峰巅朝着周围俯视而去,着实给人一种心胸开阔的感觉。

    “还是先检验一下我的战利品吧,也不知道一个法相境强者的身上,究竟会有着怎样的宝贝。”

    随意找了一处岩石坐下,他倒也并没有急着开始修炼,因为说不准他的战利品当中还会有些对他的修炼有用的东西,要是那样的话,他就不用费心费力地去凝聚纯元丹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