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五十六章青冥宗18
    整片密林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原本还在激烈战斗的三大法相境强者,说话之间便是没有了丝毫的声响,就像是突然间停止了战斗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声音了?难道是分出胜负了么?”

    “不太像啊,就算分出胜负了,好像也不该一下子变得这般安静吧?”

    “情况有些不对劲儿,该不会是两位副堂主大人打输了吧?”

    “有没有人去探探情况,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会儿,千云党的众人都纷纷隐藏在密林当中,躲避着三大法相境强者的战斗余波,原本,他们还能看到三大法相境强者一会儿窜到空中,一会儿降落到密林之下,似乎打得旗鼓相当,可这才一段眼的工夫,三个法相境强者就都失去目标了。

    如此情形,着实让他们隐隐有些惊疑不定的感觉。

    他们的心里都是清楚,虽然他们这边儿占据着绝对的人数优势,可一旦两大法相境副堂主被江无崖击败的话,他们这些人恐怕依旧奈何江无崖不得,毕竟,法相境强者的实力要远远强过铂金境之人,就算他们一起上,恐怕也很难将对方留下。

    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法相境强者可以御风飞行这一点,就是他们望尘莫及的。

    “刷!!!”

    “哈哈哈哈,跟我江无崖作对,简直就是自己找死,哈哈哈哈!!”

    就在千云党的众人躲在密林当中,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之时,某一刻,一声破风声陡然传来,随后,一声长笑便是在他们不远处的半空中荡漾开来,笑声当中充满了得意和畅快。

    “嘶,那是…………”

    突然间响起的笑声,直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只是,当大家看清了天空之上的景象之时,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每个人的脸色,也是不由得有些苍白起来。

    入眼处,江无崖的身形悬空而立,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阴翳无比的气息,而在他的手里,千云党两大法相境副堂主就像是两只死狗一样,被对方随意的提在手中,而且明显都已经晕死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这………这怎么可能?两位副堂主竟然输了?”

    “完了,全完了,这是要出大事了啊!”

    “……………”

    看着天空之上的景象,一个个千云党弟子全都变得有些惊慌失措起来,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江无崖居然强横若斯,居然把他们的两位法相境副堂主击败了,如果对方要找他们这些人的麻烦的话,那么他们恐怕谁也逃不掉。

    “厉害,真是厉害!!”

    与此同时,距离战场不远处,纪东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震撼之色,毫不吝啬地叫了声好道。

    “好家伙,这个江无崖的法相当真是恐怖,看起来好像是一头古怪的凶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法相的效果十有八九是迷惑他人心智,使得他人陷入幻象当中不能自拔,如此一来,就算是再强的力量,怕也根本难以得到发挥!”

    他的精神力一直都在注视着三大强者的战斗,当三人各自凝聚起法相之时,他更是集中了所有的精力在仔细观察。

    千云党两大副堂主的法相就不说了,普通的凶兽法相,效果基本上也能猜得到。但对于那江无崖的法相,他还真的没能认得出来。

    在江无崖催动法相的力量之时,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头凶兽的虚影,但究竟是什么凶兽根本看不清楚,不过,在对方的法相发力的一刹那,他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冰冷的气息,并且眼睁睁看到这些气息钻入了千云党两大副堂主的身体当中,随后,二人便是一下子定在了那里,脸上都是充满了惊恐之色。

    再然后,江无崖便轻松地将二人打晕,并且尽数封印了力量,这会儿,虽然千云党的两大副堂主还活着,但他们的力量都已经被封印,而且十有八九依旧沉浸在幻象当中,却是再也不能对江无崖造成丝毫的威胁。

    “据说超能者的法相千奇百怪,什么样的能力都可能存在,今日见到了这江无崖的法相,倒是很好的验证了这一传言。”

    深吸一口气,他对于超能者的法相无疑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不得不说,一个特殊的法相,对于超能者的实力来说,真的有着太大的影响了。

    这江无崖的实力虽然强过千云党这两人,但如果是真刀真枪地打一架的话,最终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可就是因为法相的特殊,他便十分轻松地拿下了这一战。

    当然了,话说回来,江无崖的法相虽然奇异,不过若是遇到实力强过他很多的强者的话,这法相的效果倒也未必就能发挥出作用,另外,如果千云党的这两个法相境副堂主能够谨慎一些,不被对方的气息所侵入的话,情况也有可能会有所不同。

    “不管怎么说,这个江无崖的实力着实不容小觑,而且他这一招也的确很难防范,同等级别的超能者里面,几乎算得上是无敌了,只不过…………”

    双眼微眯,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显然是还有其它的发现,至于是什么发现,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啧啧,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机会,眼下我想要在青冥宗站稳脚跟,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从这些人适才的对话听起来,这个江无崖貌似并不属于任何的党派,要是能够把他…………”

    舔了舔嘴唇,他的心下不禁有了一些想法,只不过,这些想法是否能够变成现实,恐怕还得试过之后才知道,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愿意进行尝试。

    “先不管那么多了,还是看看这江无崖要如何做吧,千云党的两个法相境高手已经被他击败,我倒要看看他要如何处置其他人。”

    摇了摇头,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说着便是将精神力笼罩了江无崖和所有千云党之人,静静地继续观看起来。

    站在半空当中,江无崖单手提着千云党的两大法相境副堂主,目光淡漠地扫过下方的千云党其他人,脸上尽是一片的傲然之色。

    曾几何时,他只不过就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小人物罢了,那个时候的他在青冥宗当中,根本没有谁会正眼去多看他一眼,然而,时至今日,就算是千云党的副堂主,他都可以轻松将其擒拿,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虽然为了这样的力量,他也付出了很多,但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千云党的所有人都给我听着,现在到矿坑集合,一个都不许少,若是有谁胆敢暗中逃离的话,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面色蓦地一凝,江无崖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对着下方密林当中躲藏的千云党众人喝道。

    千云党的两个法相境的副堂主已经被他拿下,剩下的这些人,在他看来都是土鸡瓦狗,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可言。事实上,放眼整个千云党,真正能够让他忌惮的,无非只有千云党两大堂口的堂主罢了。

    当然了,忌惮归忌惮,如果真的动起手来的话,他倒也不会怕了那两人,至少,那两人想要把他怎么样的话,恐怕还未必做得到。

    “走走走,按照他说的做,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这家伙居然连两位法相境的副堂主都能击败,实力简直堪称恐怖,若是在他面前逃跑的话,恐怕真有可能被他给击杀,还是乖乖听他的吩咐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暂且按他的吩咐去做就是,料他也不敢把我们这么多人都杀光…………”

    听到江无崖的喊喝,密林当中隐藏着的千云党众人略作思忖,便是赶忙一个个从暗处走了出来,朝着矿坑的方向聚拢了过去,根本没有人敢违背江无崖的意思。

    时间不长,躲在暗处的所有人便是纷纷来到了矿坑近前,就连千云党两大堂口的天劫境副堂主也不例外,毕竟,他们虽然也是副堂主,平日里分管千云党的一些事务,但跟被江无崖拿下的两大副堂主相比,他们可是要差得多了。

    眼看着千云党的众人回到矿坑近前,江无崖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说着,他便是最后扫了一眼周围,等到确定没有其人遗漏之后,这才身形一闪,直接在千云党众人的近前降落了下来。

    身形降落,江无崖直接把手里的两个副堂主丢到了一边儿,就像是丢掉两条死狗一样,没有丝毫的顾忌可言,这一幕看在其他人眼里,却是不禁让众人身形一颤,就像被丢在地上的是他们一样。

    “所有人都听好了,我今天来此只为劫财,不为害命,接下来的时间,尔等全都给我下去采矿,把整座紫金矿全都给我开采出来,在那之后,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完好无损的回到青冥宗,如果有谁胆敢不配合的话,这片矿坑,就会是他的坟墓!”

    目光扫过所有人,江无崖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直接便是对着所有人吩咐道。

    他这次就是冲着紫金矿来的,却也并不想为难千云党的这些人,只要这些人乖乖地把紫金矿给他开采出来,他拿着紫金矿就走,绝对不会轻易开杀戒。

    “这………要让我们挖矿?挖还是不挖?”

    “哎,这还有的选么?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挖吧,这次咱们千云党恐怕是要认栽了啊!”

    “想不到这江无崖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这次千云党栽在他的手里,恐怕连场子都很难找得回来,只希望此间之事不要传回青冥宗才好。”

    “谁说不是呢?这要是让其他党派知道我千云党被欺负成这般模样,天知道要把千云党笑话成什么样子。”

    “现在还想那么多干嘛?还是度过眼下的危机再说吧…………”

    听到江无崖居然要让自己等人挖矿,一种千云党弟子虽然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但这个时候的他们根本没得选择,谁都看得出来,如果他们敢违背江无崖的意思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恐怕还真的之后死亡一途。

    想到这儿,一个个千云党之人都是不再迟疑,说话之间,便是纷纷顺着绳索朝着矿坑下面而去。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是要让我亲自送你们下去么?”

    等到所有千云党之人基本都下了矿坑,几个千云党的副堂主却是站在原地没动,脸上都是带着迟疑之色。

    “江师兄,我们几个就不用下去了吧?再怎么说,我们几个也是千云党的副堂主,还望江兄给我们几人留几分薄面。”

    听到江无崖之言,其中一个副堂主略作迟疑,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请求道。

    他们几个都是千云党的领导层,自然是要顾忌自己的颜面的,如果让他们也下去挖矿,那可就真的是颜面无存了。

    “哦?啧啧,好像有那么一丝道理,既然如此,那你就不用下去了,跟他们两个一起在这儿睡觉吧!!”

    听到这个副堂主之言,江无崖不由得扯了扯嘴角,说着便是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对方的近前,二话不说,一拳便是轰在了对方的身上,直接将其震晕,最后将其随手丢在了雷傲和刘权的一旁。

    “你们几个怎么说?是下去乖乖地挖矿,还是跟他们三个一起睡在这儿?!”随手击晕了一人,江无崖不禁回过头来看向其他几个副堂主,咧着嘴笑道。

    “嗖嗖嗖…………”

    还不待江无崖的话音落下,剩下的几个副堂主却是连绳索都没用,便是争先恐后地朝着矿坑下面掠去,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下去挖矿无非就是丢些颜面罢了,可若是不下去的话,貌似就要被击晕,而且绝对也会受不小的损伤,与其如此,还不如乖乖下去,反正大家都要下去,丢人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丢人。

    “啧啧,这就对了,实力没多强,居然还想要薄面,真是不知死活。”眼看着所有人全都下了矿坑,江无崖这才满意一笑,随后便是在上面监看起来。

    对于千云党的众人来说,他们之前是挖矿,现在还是挖矿,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之前挖矿是为了获得好处,而这会儿挖矿,则是为了活命。

    相比之下,貌似还是活命更加要紧,所以,当再次开始挖矿之后,每一个千云党之人都是不敢怠慢,几乎比之前还要卖力,就连几个副堂主级别的人物也不例外。

    要知道,江无崖就在上面看着,天知道若是那位看到他们偷懒的话,会不会一拳轰下来,直接把他们轰杀成渣。

    就这样,原本应该是千云党大赚一笔的机会,最终却是变成了千云党的人替江无崖免费打工,若是让王朝党的人知晓此事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感到十分的解气。

    段眼之间,半个月的时间便是悄然过去,而在经过了半个月的疯狂开采之后,整座紫金矿终于被尽数开采完毕,这等效率,恐怕要比之前提前了三分之一都不止。

    这期间,倒是并没有外人前来打扰,毕竟,千云党的两大法相境副堂主都在这里,其他的千云党之人也没必要再来了。至于王朝党以及其它党派之人,却也并没有前来,估计是并不想跟千云党继续发生冲突。

    最终,江无崖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整座紫金矿开采出来的所有矿石,而他也遵照之前的承诺,并没有为难任何人,直接潇洒地离开了。

    “吗的,想不到忙碌了这么久,竟然给别人做了嫁衣,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谁说不是呢?想不到我们堂堂千云党,居然被一个散户给欺负成这般模样,这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别看不起散户,江无崖在青冥宗的名气可是不小,我看也只有我们千云党的两大堂主出马,才能狠狠地教训此人,为千云党找回场子。”

    “对对对,回去之后一定要将此事禀报给两位堂主,一定要把紫金矿全都夺回来。”

    “先别说这些了,还是看看三位副堂主现在怎么样了吧,也不知道那江无崖有没有对三位副堂主下狠手……………”

    等到江无崖离开之后,千云党的众人这才聚到了一起,一个个开始议论起来,他们都深知这次丢人不小,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们也无力改变什么,所以只能是乖乖认命,至于后面千云党是否能够找回场子,那也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左右的了……………

    与此同时,拿到了整座紫金矿的江无崖,这会儿简直就是志得意满,迅速朝着远处飞掠着。

    他这次拿到了如此数量庞大的紫金矿,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把这些矿石冶炼成紫金,然后带着这些紫金去丹阵宗做交易,等到他做完了交易,就算千云党的那两个堂主找上他,却也不可能把东西抢回去了。

    “这次算是彻底把千云党得罪了,不过为了一整座紫金矿,别说是得罪了千云党,就算是得罪了天子党,我也在所不惜。”

    身形飞掠,江无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心下自然也是难免有些隐隐的担心,他这次冒险出手,不单单是得罪了千云党,更是把自己的底牌显露了出来,估计当此间之事传开之后,他隐藏实力之事,恐怕会被更多的人所知晓了。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找一处地方把这些紫金矿冶炼成紫金,青冥宗周围的那些冶炼矿石的家族绝对不行,看来我八成是要离开青冥宗的范围,去一些隐秘的冶金家族或者小宗门去段一段了。”

    暂且将千云党之事抛到一边,眼下,他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快些把紫金矿冶炼成紫金,没办法,丹阵宗并不需要紫金矿,他们只会对高品质的炼材金属感兴趣。

    说起来,要把这么多的紫金矿石冶炼成紫金,这也的确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而为了保险起见,他是绝对不能把所有的矿石都交由一家来冶炼的,估计单单是冶炼这些紫金矿,他都得花费小半年的时间。

    “时间紧迫,我必须要加快进程,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心下将各种情况理顺了一番,他却也不再多想,超能力力运段,他便是再次加快了速度,恨不得马上就找到一处冶炼矿石的家族势力,然后快些把所有的紫金矿石全都变成紫金。

    “嗖嗖嗖…………”

    差不多整整飞掠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飞掠了多远的距离,不过距离千云党的矿坑,绝对是已经很远很远了。

    不过,就在他以为可以一马平川,毫无阻碍之时,他的眼眸却是不由得微微一缩,随后便是猛地停了下来,然后满脸警惕地看向了自己的前方。

    入眼处,一个年轻男子正笑着站在他的行进路线之上,双手自然地背在身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那种感觉,就像是已经把他看透了一样。

    “这…………”

    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年轻男子,他的心下顿时有种惊疑不定的感觉,因为他适才只顾着赶路,竟是没发现这年轻男子是何时冒出来的!

    能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前面,而且明显就是在等待着他,这等情形,却是根本由不得他不惊疑,尤其还是在他刚刚做了一件并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之后,他就更是不得不胡思乱想了。

    “啧啧,江无崖江师兄,冒昧拦下江师兄的赶路,还望江师兄莫怪!”

    眼看着江无崖在自己的对面停了下来,纪东不禁挑了挑嘴角,随后便是悠悠的上前几步,同时对着江无崖笑着招呼道。

    说起来,他这些天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江无崖,对方的一切行动,全都一丝不落地落在了他的眼里,直到对方拿到紫金矿离开,他都没有停止过对其的监看。

    眼下,他终于直接在对方的面前现身出来,却是终于不需要用精神力时刻监视对方了。

    还别说,面对面跟这位青冥宗的高手站在一起,这感觉却是要比用精神力暗中观察对方真切多了,就是不知道这位在看到了自己之时,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密林之中,纪东和江无崖就这般相互对峙着,纪东的表情一直都是云淡风轻,而江无崖却是颇为凝重,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对于江无崖来说,他其实心里清楚,纪东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还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要说这里面没什么问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眼下并不知道纪东是敌是友,又为何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切,恐怕还要慢慢了解才行。

    “啧啧,江师兄不必如此紧张,大家都是青冥宗弟子,再怎么说都是师兄弟,江师兄大可放松一些。”

    眼看着江无崖面色肃穆的盯着自己,眼底明显充满了紧张,纪东不禁再次摇了摇头,满脸笑容地道。

    虽然只是第一次面对面站在一起,但对于江无崖,他也算是颇为了解了,毕竟,从开始到现在,他可是暗中观察了对方半个月有余,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有做过认真的分析和推演。

    坦白讲,在他看来,这江无崖应该不是一个歹人,虽然对方抢夺了千云党的紫金矿,但说到底,千云党的紫金矿也是从王朝党的手里夺来的,江无崖将紫金矿据为己有,还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知道,就算江无崖不出手抢夺千云党的紫金矿,他也一定会出手抢夺的,而对方无非就是做了他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你也是青冥宗弟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听到纪东再次开口,江无崖的面色稍稍放松了一些,这才对着纪东沉声问道。

    从见到纪东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在认真地观察着纪东,可惜的是,看了这么久,他却是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能看得出来,给他的感觉,纪东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都没什么能量波动,但当他去认真感应之时,他又会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威胁。

    最主要的问题是,他自认为对青冥宗当中比较天才的弟子都有所了解,可眼前的纪东,他确定自己绝对不曾见过。

    “江师兄明鉴,小弟加入青冥宗的时间并不久,而且又一直没怎么露过面,说白了就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江师兄不认得我纯属正常。”

    听到江无崖开口,纪东挑了挑眉毛,十分随意地道。他这会儿自然有戴面具,却是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不过他说的话倒也不假,如今的他的确就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无名小卒?姑且就算你是无名小卒好了。”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江无崖的眉头不禁皱了皱,倒也懒得去跟纪东辩解什么!

    纪东说自己是无名小卒,这倒也不无可能,毕竟,青冥宗当中有不少人都深藏不露,这也算不得是什么秘密。只不过,他绝对不会把纪东当成是无名小卒来对待就是了。

    “先别说那么多了,小子,你拦下我的去路,到底所为何事?不要告诉我,你是闲来无事想要跟我套交情的。”

    面色稍正,江无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便是开门见山道。

    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自然不想在这里跟纪东浪费工夫,如果不是因为纪东给他的感觉十分奇怪的话,他恐怕早就出手将其拍飞了。

    “哈,江师兄言重了,小弟无非就是看江师兄以一己之力挟制了千云党那么多人,心里着实是佩服,所以才跟着江师兄过来罢了。”

    摆了摆手,纪东倒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便是直话直说道。

    “恩?你之前竟然也在场?!”听到纪东的回答,江无崖顿时神情大震,整个人都是一下子变得愈发地警惕起来,看向纪东的目光,也是无形中多了一抹敌意。

    从纪东的话里不难听出,他之前在矿区那边所做的事情,居然全都已经被纪东知道了,可当时的他,却是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在周围窥视。

    如此说来,纪东的隐匿,却是连他都能躲得过去,这等实力和手段,简直让他没办法想象。

    “实不相瞒,如果不是因为江师兄突然出现的话,那么抢夺千云党各种宝贝的,恐怕就不是江师兄你了。”

    对于江无崖的突然变化,纪东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是任凭对方去运段手段防备自己。

    “你居然真的在场,这么说来,你是千云党派来追击我的了?”得到纪东的肯定回答,江无崖的脸色简直就是越来越凝重,眼底更是不受控制地闪过一丝的杀意。

    “江师兄稍安勿躁,我可不是千云党派来的,而且事实上,千云党恐怕也没有那个能力和资格。”见到江无崖明显把自己当成是敌人了,纪东不由得摆了摆手,这才继续笑着解释道。

    “既然你不是千云党之人,那为何要拦下我?难道你也想要黑吃黑,抢夺我的紫金矿不成?”得知纪东不是千云党之人,江无崖倒是多少有些安慰,不过,就算纪东不是千云党的人,可对方这会儿拦下了他的去路,他可不相信纪东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那么简单。

    “黑吃黑?这个形容倒是不错,如果江师兄方便的话,却是不妨把你得到的紫金矿分给小弟一半,毕竟,有钱大家赚么!”

    眉毛一挑,纪东这次并没有否定对方,而是十分自然地笑道,看他的表情,貌似真的就是要抢夺对方的紫金矿了。

    “哈哈哈哈,小子,我辛辛苦苦弄到的东西,你倒是说说凭什么要分你一半?”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江无崖顿时微微一愣,随后便是放声长笑起来,一边笑着,他不禁暗暗运段起了自己的超能力力,却是随时做好了出手准备。

    他不是傻子,既然纪东敢跳出来拦住他的去路,那么十有八九就是对其自己的力量有信心,面对这样的诡异之人,他必须要越发的小心才行,免得应沟里面翻船。

    当然了,不管怎么样,他倒是并不相信眼前的纪东有战胜他的实力。

    “天材地宝,有能者居之,刚好小弟有些技痒,还请江师兄赐教几招,如果我侥幸赢了的话,就请江师兄把你的紫金矿分我一半,如何?”

    嘴角一挑,纪东却是更加的直接,说着就向对方主动提出了挑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