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五十七章青冥宗19
    挑战江无崖,这也是纪东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都觉得自己应该跟对方过几招,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领略一下对方的那等怪异的法相,想来对他就会是一次不错的经历。

    “小家伙,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倒是十分的自信,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凡事三思而后行,如果因为一时兴起而丢了性命,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江无崖的面色稍稍正了正,随后便满是威胁和警告地道。

    坦白讲,他有些看不清纪东究竟是出于怎样的目的,虽然纪东嘴上说要他的紫金矿,可他并没有在纪东的眼底看到任何对紫金矿的渴望,但除了抢夺紫金矿之外,他还真的想不出纪东还能有怎样的理由。

    当然了,不管纪东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纪东真的要跟他打的话,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多谢江师兄的提醒,不过正如江师兄所说,小弟已经考虑再三,还望江师兄能够给小弟这个机会。”

    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却是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哈哈哈,好,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跟老子打这一架了,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见到纪东的表情,江无崖知道,这一战显然是在所难免,就算他不同意,对面的纪东恐怕也绝对不会直接放他离开。

    “小子,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今天跳出来挑战我,真的是一个十分愚蠢的决定。”

    舔了舔嘴唇,江无崖的身周顿时荡漾起一股冰冷的寒意,看得出来,如果这一战若是他赢了的话,那么纪东绝对是别想活着离开了。

    “现在说这些,恐怕为时尚早吧?”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依旧是嗤笑一声,并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师兄请!!”

    说着,他直接朝着对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却是把先机让给了对方。

    “够狂妄,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知道狂妄的代价,杀!!”见到纪东居然把主动进攻的机会让给了自己,江无崖不禁面色一狠,却也并没有任何的推辞,脚下一跺,一柄血色长刀,已经出现在了纪东的头顶之上了。

    “嗡!!!”

    狂暴的血色长刀,简直就像是要劈开整片天地一样,所过之处,空气瞬间被蒸发一空,刀还未到,恐怖的刀意已经要把纪东的皮肤切割开来了。

    显然,他这是明摆着要迅速解决了纪东,也好让纪东明白自大的代价。

    “恩?看来这家伙之前果然有所保留,这一刀的威力,却是要比对战千云党那两个副堂主之时强得多了!”

    眼看着江无崖的长刀对着自己斩来,纪东不禁眉毛一挑,心下顿时有些凛然。

    他能够感受得到,对方这一刀无论是从力量还是速度上,都要比之前对战千云党两大副堂主之时厉害得多,也就是说,在对方心里,他的分量居然还要在千云党两大副堂主之上!

    “虽然威力大了一些,可惜还是不够看哪!十字斩!!”眼神一凝,纪东却也不再多想,一抖手,云龙刀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顿时,一道十字刀气便是猛地杀出,竟是后发而先至,直奔江无崖的咽喉斩了下去,而他本人则是身形一动,轻松的避开了对方的长刀。

    “恩?好快的身法!!”见到纪东居然如此轻松的避开了自己的攻击,江无崖的心里不禁越发的凝重起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单单是纪东的这一次闪避,就让他对纪东的实力有了一个更为具体的感受,他相信,纪东的实力,恐怕真的不会比他弱,就是不知道纪东的法相是什么,又是否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开!!”身形猛地后退,江无崖又是一刀斩出,直接将纪东的十字刀气劈开,攻击却是越发的犀利起来。

    “好刀法,可惜速度太慢了!”摇了摇头,纪东这个时候不急不缓,脚下一错,便是再一次轻松的避开了对方的刀芒,“试试我这一招,流光斩!!”

    身形错开的一刹那,纪东的目光微微一凝,二话不说,随手便是接连斩出了三刀,这三刀快若闪电,分别从三个方向杀向了江无崖,正是他总结出来的飓风刀法第三招,飓风流光斩!

    说起来,这江无崖不想耽搁时间,他何尝又不是如此?他心里清楚,江无崖一时半会儿恐怕不会动用法相,既然如此,他就给对方一点儿实质性的压迫,也好让对方快些把法相用出来。

    “嘶…………好快的刀!!”

    眼看着三道恐怖的刀光袭来,江无崖顿时神情大震,他虽然对纪东的实力没有丝毫的轻视,但他还是没有想到,纪东的攻击居然会犀利到这等地步!

    眼看着三道刀光袭来,他很清楚,如果单单凭借自己眼下的力量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接得下的,至于凭借现在的力量战胜纪东,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天地法相,加持我身,凝!!”

    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时间去多想,心思一动之间,一团浓墨的黑影蓦地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之上,并且瞬间融入到了他的身体当中,随后,他的身体便是蓦地炸开,就像是化作了一团漆黑的能量体一样。

    “噗噗噗!!!”几乎就在一刹那之间,纪东的三道刀光直接斩在了黑色的能量团上面,但却犹如泥牛入海,直接消失无踪。

    “嗡!!!”与此同时,江无崖所化的黑色能量团蓦地一震,便是开始了急速的扩散,几乎就是一眨眼不到的工夫,黑色雾气便是已经将纪东笼罩在了里面。

    “哈,这么快就出绝招了?”眼看着黑色雾气散开,纪东也根本没有去躲避,便是任由黑雾将自己笼罩了起来,甚至是让那些黑色雾气侵入了自己的身体,而这个时候的他,双眼却是早就闭了起来。

    黑色雾气荡漾,几乎笼罩了数百米的空间,而这个时候若是有人在一旁观看的话就会发现,整片黑色雾气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一般,不断变幻着各种骇人的形象,似乎是要择人而噬。

    这便是江无崖的法相,在他的法相掌控范围之内,不管对手有多少人,对他来说都是一样,只要对手被他的法相所笼罩,那么基本上就很难安然脱离,如此恐怖的法相,放眼整个炎黄大世界,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说起来,自从领悟到了自己的法相之后,江无崖便是很少动用法相与人交手,不过只要他动用法相之力,却是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厉害,这家伙的法相果然厉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释放出如此诡异的黑雾?这些雾气不但能够让人产生幻觉,竟然还有着如此恐怖的腐蚀力,这简直就是要逆天哪!”

    黑雾当中,纪东此刻脸色不变,心下却是充满了震撼。

    在被江无崖的法相之力包裹之后,他总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对方这法相之力的效果,而这样的感受,却是要比距离几十里远用精神力来探查真实多了。

    在他的亲身体验之下,他发现,江无崖的法相十分诡异,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对方的法相的确是一头凶兽,而周围的这些黑色雾气,正是这凶兽法相所演化出来的。

    这些黑色雾气奇异无比,似乎没办法进行抵御,他之前也有试着撑起超能力护罩,可这些黑色雾气就像是无形无相一样,直接透过超能力护罩钻入了他的身体,然后直接作用在了他的神魂当中,为他制造大把大把的幻象,让他难以自拔。

    如果不是因为他身据精神力的话,他恐怕早就已经中招,而到了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千云党那两位法相境副堂主为何会突然间定在那里不动了。

    “当真是逆天的法相,如此恐怖的法相,就算是法相境后期的强者,恐怕都完全有可能会中招,看来这个江无崖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啊!!”

    心下深深的感叹了一声,他对于江无崖的法相,简直就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最是清楚,眼下江无崖的法相不过刚刚处在初期阶段,若是让这位的法相达到第二阶段,也就是法相境中期的实相境境界,届时对方再次施展法相的话,真不知道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刷!!!!”

    就在纪东心下感叹之时,一声十分轻微的声响蓦地从黑雾当中响了起来,声音很轻,几乎就是微不可查,而随着声音响起,江无崖的身影,突然悄无声息地从雾气当中显现了出来,刚好在纪东的面前站定。

    这个时候的江无崖面带冷笑,满是轻蔑地看着定在那里不动的纪东,只不过,他的脸色明显有些发黑,一看就不是正常的颜色。

    “哼,跟我斗,你还是嫩了一些,不管你究竟是何人,今天都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了!!”看着定在那里的纪东,江无崖的目光闪烁了几下,随后便是猛地一咬牙,直接朝着纪东的脖颈抓了过去。

    看他的意思,似乎是要将纪东抓在自己的手里,然后封印了力量,届时就可以任凭他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了。

    说话之间,他的右手已经来到了纪东的近前,猛地屈指成抓,直接抓向了纪东最为脆弱的咽喉部位!

    “刷!!!!”

    然而,就在江无崖刚要抓住纪东的脖颈之时,原本还站在那里发呆的纪东,却是猛地睁开了双眼,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嘿嘿,阁下是不是得意的太早了?!!”嘴角一挑,纪东却是也不客气,脚下一动之间,便是蓦地身形一错,当他再次停下之时,身形却是已经出现在了江无崖的身后,一柄漆黑的匕首,更是直接抵在了对方的后心之处。

    “嘶…………”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江无崖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之时,他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寒气已经从后背透到了前胸,他毫不怀疑,如果这个时候的自己若是敢有丝毫的异动的话,那么他绝对会马上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直到此刻,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如果不是因为周围的雾气乃是他自己所控制的话,他甚至会觉得自己也出现幻觉了。

    “怎………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双眼猛地瞪大,这一刻的他实在是没办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无往不利的手段,居然这么容易就被破掉了!

    “得罪了!!!”这个时候,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话之间,他的另一只手便是蓦然探出,在江无崖的后背之上接连点出数指,却是暂且将对方的力量封印了起来。

    虽然江无崖的法相被他破掉了,但这位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他想要跟对方聊天儿的话,最好还是把对方的力量封印了先,免得对方绝地反击。

    “你…………”感受到纪东在自己的后背之上胡乱非为,江无崖顿时面色一变,就要进行反抗,可惜的是,他的这一念头刚一生出,后心处的寒气便是猛然加重了几分,让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呼吸之间,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尽数封印住了,而这个时候的他,基本上就相当于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却是再也不可能进行反抗。

    “江师兄,还是把你的法相之力散去吧,貌似这东西对你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把江无崖的力量封印,纪东这才将自己的匕首收了起来,同时满脸笑容的对着江无崖道。

    “哎!!!”

    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只能是露出一丝的苦笑,说着,他便是心思一动,直接将周围的这些黑色雾气驱散开来,这才满脸叹服地回过头来,再次看向了纪东。

    再次看向纪东,江无崖的脸上简直充满了复杂之色,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般模样,看着眼前一脸笑容的盯着自己的纪东,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尴尬。

    就在刚刚,他还信誓旦旦地要把纪东如何如何,可这才一段眼的工夫,他竟然就被纪东制服了,这样的情形,实在是让他感到脸上发烧,更是有些不敢去看纪东的眼睛。

    “啧啧,怎么样江师兄,适才这一战,江师兄可还尽兴?”

    嘴角微弯,纪东就这般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江无崖,语气略显轻佻地道。他看得出来对方似乎有些尴尬,事实上,他其实也觉得这一战结束的有些太快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他,谁让对方的杀招对他无效呢!

    对他来说,江无崖跟其他普通的法相境初期之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虽然对方的实力的确不凡,可对于已经度过了天劫的他来说,这样的江无崖,真的有些不够看。

    “什么都不必说了,既然栽在了你的手里,那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我很想知道,你为何没有受到幻象的影响?”

    摇了摇头,江无崖将心底的那点儿尴尬情绪抛到了一边,十分光棍地对着纪东道。

    既然他拜在了纪东的手里,又被纪东封印了力量,那么他的一切自然都已经不再由他说了算,不管纪东要如何处置他,他都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只不过,他真的很好奇,纪东为什么会不受他的法相之力所影响,如果不把此事弄清楚,他简直就是死不瞑目!

    “说心里话,江师兄的法相之力的确很恐怖,可惜的是,你遇到的是我,至于我是如何做到的,恕小弟不能如实相告。”

    见到江无崖似乎是有些看开了,纪东却也不再继续调侃对方,而是正了正神色道。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对方自己是如何做到的,毕竟,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得到纪东的回答,江无崖不禁面色一苦,却也不再继续追问。他心里也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手段,当然不可能会轻易告诉别人,尤其是对方用来克制他这种能力的手段,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会告诉他了。

    “愿赌服输,这是我之前获得的紫金矿,你全都拿去好了!”咂了咂嘴,江无崖直接把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指撸了下来,随手丢给了纪东道。

    纪东之前跟他约定过,如果他输了,就要把紫金矿分给纪东一半,原本,他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输,不过眼下既然输了,而且还输的这么彻底,他也没办法再留一半紫金矿在身上。

    “哈,江师兄倒是言而有信呢!”

    随手将对方抛过来的空间戒指接下,纪东不禁朗声一笑,倒是对江无崖的这等心态颇为佩服,至少,这江无崖是一个输得起的人。

    “那么多的紫金矿石,估计能够炼制出不少的紫金来呢,冒昧问一句,不知江师兄原本打算拿这些紫金矿石做些什么?”

    把玩着手里的空间戒指,纪东倒是并没有急着将其收起来,而是再次对着江无崖开口问道。

    “呵呵,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放心,所有的紫金矿石都在这枚空间戒指里面,一块儿都不会少。”

    听到纪东的询问,江无崖嗤笑一声,却也懒得跟纪东多说。败都已经败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他可不相信纪东会因为知道了他对紫金矿的用处之后,就把这些紫金矿石还给他。

    “看来江师兄并不想说,既然如此,那就让小弟来猜一猜好了。”见到江无崖的表情,纪东倒也能够猜到对方的心思,索性也就不再追问。

    “哈哈哈,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也好,那你就猜一猜,若是你能猜到,我跪下来给你磕头赔罪!”

    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便是大笑起来。

    他要拿紫金矿石来做什么,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如果纪东连这个都能猜到的话,那他就真的要把纪东当成神来供奉了。

    “磕头赔罪就算了,如果我能猜中的话,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即可,如何?”等到江无崖话音落下,纪东不禁眼神一亮,随后便是顺着对方的话茬道。

    “应你又何妨?猜吧!”撇了撇嘴,江无崖根本不相信纪东能够猜到,想都不想,便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说起江师兄对着紫金矿的用处,我倒是想到了江师兄的法相,啧啧,说真的,江师兄的法相着实非同寻常,可惜的是,江师兄本身的力量似乎并没能达到随意驾驭它的地步,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江师兄自己貌似也中了法相的毒了吧?”

    对于江无崖的情况,他绝对要比任何人都了解,毕竟,他的精神力可是观察了对方小一个月了,如果连这点儿情况都看不出来,那就真的白费了大好的精神力了。

    “你………你居然…………”

    听到纪东居然一口说出了自己中毒之事,江无崖脸上的笑容猛地一滞,却是一下子有些说不出话来。

    正如纪东所说的那样,他当初第一次释放法相之力之时,就被那等腐蚀性的剧毒所伤到了,原本这种事并不应该发生在他这个法相主人的身上,但他获得的法相有些特殊,而且他的本身实力的确是太弱了一些,这才导致他最终中毒的事实。

    “江师兄所中的毒说重不重,但说轻却也并不轻,估计这种毒十分的难缠,江师兄每次释放法相之力,都会加重毒性的发作,所以我猜测,江师兄之所以出手抢夺了千云党的紫金矿,就是想拿着紫金矿去换解毒的灵丹妙药,不知我猜的是对是错?”

    纪东也不给对方打断自己的机会,说着便是把自己这些天的观察和推断理顺了一番,然后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出来,他相信,就算自己的这些猜测有所出入,但应该也是出入不大。

    对于江无崖中毒之事,纪东是完全可以肯定的。

    江无崖的法相十分诡异,他感觉得到,那诡异的法相所释放的能量,本身的毒性其实并不大,但作为法相的主人,江无崖自己却是必须要承受法相所带给他的一切,其中就包括法相之力对身体的摧残,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了一种慢性剧毒了。

    这样的毒其实很难缠,因为要说它是毒吧,它又不能单纯的用一般的剧毒来衡量,至于要如何将这剧毒清除,恐怕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你………你怎么可能连这些都猜到?这………这根本不可能的!!!”

    江无崖此时已经彻底的被惊到了,纪东的一系列推测,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在叙述着他的内心想法一样,基本上纪东所说的一切,就是他所想所做的一切,可这些事情,他根本没有跟青冥宗之人说起过,纪东应该绝对不知道才是。

    然而,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他虽然真的难以相信,但事实就是事实,却又容不得他不信。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世界之大,什么样的人和事都会存在,江师兄觉得我猜不到你的想法,可我就是能够猜得到,不知这一局,算不算也是我赢了?”

    看着江无崖的表情变化,纪东知道,自己所推断的一切显然都是对的,事实上,他借用自己的精神力,却是早就把所有有关江无崖的可能情况都推断了数遍,最终,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这个了。

    当然了,他其实也不敢完全的肯定,但反正就是猜一猜罢了,就算猜错了,好像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你赢了,想不到你居然连这些都能猜得到,我认输,你想提什么样的条件,现在就可以提了。”

    深吸一口气,江无崖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随后便是依旧充满了惊疑不定地道。

    他虽然不知道纪东想让自己干什么,但既然他之前已经答应过纪东,那么当然就要愿赌服输。再者说,如果纪东只是让他答应一个条件的话,那么貌似他的这条命就能暂且保住了。

    “好,很好!我就喜欢这种言而有信,说到做到之人!!”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的脸色不禁越发的明亮起来,他知道,自己距离得偿所愿,应该又近了一步。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言而有信,我江无崖虽然不才,但最基本的准则还是要遵守的。”听到纪东的夸赞,江无崖的脸上不禁再次闪过一丝傲然之色,语气略显激昂的道。

    “这样最好,不过如果就凭借这么点儿事情就让江师兄答应我一个条件,这说起来恐有些不太妥当,我相信江师兄的心里怕也未必就能信服。”

    纪东并没有一口应承下来,而是站在了对方的角度,以对方的处境思考起问题来。

    “小家伙,你想多了,我说过,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那么就不会反悔,有什么条件,你就直说吧!”摆了摆手,江无崖倒是并没有纪东想的那么多,直接实话实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想占师兄的便宜,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再帮江师兄做一件事,这样一来,我不论提什么条件,至少自己也能心安理得了。”

    付出和回报都是对等的,他眼下倒是可以选择不去付出,只拿回报,但他相信,这样的交易并不是公平的交易,对未来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影响,所以,他还是决定拿出更多的诚意来。

    “恩?既然师弟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就请师弟明示了吧!”江无崖不是傻子,他相信,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纪东应该不至于这般照顾他,十有八九,对方却是另有图谋。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也没必要阻止纪东,就当是对方对自己的一些补偿了。

    “我之前观察了你所中的毒,说起来,你中的毒并不是无解,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略作迟疑,纪东终于将自己最大的筹码抛了出来,他相信,有了这个筹码,就算是没有之前的约定,江无崖也很有可能会乖乖地听他的话。

    “什么?你………你的意思是,你能帮我解毒?!”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江无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听得很清楚,纪东竟然说要帮他解毒,这种事,他真的连想都不敢想。

    “江师兄先别激动,我说了,我只是帮你想想办法,但你自己应该明白自己的情况,要说解毒,你的毒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的吧?”

    摆了摆手,纪东知道,自己必须要提醒对方一下才行,因为他可不想让对方觉得解毒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

    “了解,这些我都了解,师弟快说,你究竟有什么办法帮我解毒?若是能够解了我的毒,那么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十个、一百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也一定会答应。”

    江无崖不禁有些激动起来,对纪东的称呼也从小子变成了师弟,好像生怕纪东反悔一样。

    他的毒有多麻烦,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说起来,他虽然觉得丹阵宗能够帮到自己,但他的那些紫金是否足够让丹阵宗的超级强者出手,怕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既然如此,那我就试试看好了。”见到江无崖的反应,纪东顿时喜形于色,“江师兄的毒,并不是一下子就能解除的,我的身上有几颗偶然得到的解毒丹,说来都是极其珍贵之物,接下来的时间,我要定期给你服用一颗,估计在你能够彻底的控制法相之力之前,你的毒就算没有彻底清除,却也不可能对你造成生命威胁了。”

    他早就已经想好了为对方解毒的方案,虽然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帮对方彻底清除毒性,但至少,他绝对可以保证对方不被剧毒所伤,直到对方实力晋升,可以凭借本人的力量对毒性进行压制和排除为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