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六十三章青冥宗25
    从江无崖三人的对话来看,这个叫做五行之地的地方明显有些不太寻常,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的很想研究研究。

    “既然云师弟不知道五行之地,那我就跟师弟简单说一说好了,不过云师弟听一听便是,却也没有必要往心里去。”

    听到纪东的询问,江无崖的面色变了又变,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十分淡然地道。

    对于纪东不知道五行之地这件事,他虽然心下有些好奇,但纪东已经做过解释,不管他信与不信,他也不可能从纪东的嘴里问出什么来,所以索性也就不再多问。

    事实上,他选择追随纪东,一来是因为纪东救了他的命,二来则是看中了纪东的潜力和底蕴,至于其他的,他也没必要了解太多。

    “说起这五行之地,那就要从一个流传在炎黄大世界的传说说起,据说,在当初的炎黄大世界当中,有一个强大的宗门,名为五行宗,这个五行宗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堂口,每一个堂口都代表一种五行属性,其中的弟子都是相应属性的五行超能者,在当初,炎黄大世界宗门林立,还没有三十六大宗门之说,而就算是当初所有的宗门加在一起,都不是五行宗的对手。”

    虽然是在讲述一个传说,但江无崖还是说得十分入神,好像当初的炎黄大世界当中,真的存在这么一个超级巨大的宗门一样,而随着他的讲述,一旁的彦无声和程子岳也是不觉间露出向往之色,似乎也是相信五行宗的存在。

    “五行宗?所有弟子都是五行超能者?”

    听着江无崖的讲述,纪东的脸上也是不由得露出一丝惊疑之色,不过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既然都已经说了是传说,那么就算是再不真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个全都是由五行超能者汇聚而成的宗门的话,恐怕实力真的会强大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据说,五行宗在炎黄大世界称霸了无数的岁月,但正所谓物极必反,就在五行宗如日中天,笑傲天下之时,上苍却是突然降下了天罚,把整个五行宗夷为了平地,而我们所说的五行之地,正是五行宗覆灭之后留下来的遗址。”

    说到这儿,江无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似乎也觉得这个传说并不是很靠谱一样。

    “天罚?覆灭了整个五行宗?这…………”听到江无崖的讲述,纪东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同样觉得这个传说似乎有些过于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了。

    “天罚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五行宗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了么?”目光流段,纪东几乎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道。

    “这个没人能够说得清楚,不过据说是因为五行宗的实力太强了,已经威胁到了上苍,所以才被上苍降下天罚覆灭,也正是因为如此,五行宗覆灭之后留下来的遗址才会充满了戾气,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五行之地简直就是真正的人间地狱,只要去过一次,那么绝对不会想去第二次!”

    再次说到五行之地,江无崖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惊惧之色,就连脸色都是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与此同时,一旁的彦无声和程子岳同样是神色变幻,眼底深处同样闪烁着心悸之色。

    “恩?!!!”

    眼看着江无崖和另外两人的神色变化,纪东不由得眼神一凝,显然是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江师兄,如果小弟没有猜错的话,江师兄应该是去过那所谓的五行之地吧?”双眼微眯,纪东相信,眼前的江无崖绝对跟五行之地有所联系,说不定对方就去过五行之地,而且十有八九,对方在五行之地应该经历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

    “吁,不瞒纪东师弟,我的确到过五行之地,不过只是进入了五行之地的外围罢了,根本不敢深入五行之地内部,然而,就算是五行之地的外围,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的,这一点,想来彦兄和程兄都应该有所体会。”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江无崖倒也不隐瞒他去过五行之地的事实,甚至直接把彦无声和程子岳也拉了进来,显然,他们三个都是有过五行之地的游历经历。

    “江兄所言甚是,五行之地危险至极,我们当初都只是走到了五行之地的外围,但即便如此,也是险些命丧其中,党主可能还不知道,每一年,青冥宗都会有成千上万人命丧五行之地,而能够从那里面活着出来,简直就是一件幸运到了极点的事情。”

    江无崖话音落下,一旁的彦无声不禁点了点头,满是感慨地道。

    “对对对,那五行之地根本就不是人去的地方,我老程算是胆子比较大的了,可现在想想,若是让我再去一次五行之地的话,我绝对不会再去了。”

    听到彦无声之言,一旁的程子岳也是接过话茬,满是赞同地道。

    说起来,五行之地就像是一处充满了诱惑的化外之地,无数人都希望能够从五行之地里面得到奇遇,从而一飞冲天,可事实却是,那些想要从五行之地得到好处之人,基本上都已经死在其中了,能够活着从五行之地走出来的,真的是少之又少,至于能够得到好处的,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看来那五行之地应该是给三位师兄都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啊!”听着三人的讲述,纪东对于那所谓的五行之地简直就是越发的好奇和向往起来,虽然从三人的言谈表现来看,那五行之地绝对是充满了危险,不过既然大家都知道那里很危险,可却还是要冒险前去,那就说明这五行之地一定有着值得去的原因。

    “敢问三位师兄,那五行之地最吸引人的东西是什么?该不会只是因为那里的五行灵晶比较多,所以三位师兄就跑到那里去冒险吧?”

    他并没有去询问五行之地的危险之处,因为若是他想去的话,那么就算那里再怎么危险,他也很愿意前去走一走。

    “嘿嘿,当然不是五行灵晶了,党主有所不知,在前往五行之地以前,我们三个都只是天劫境的境界罢了,而在从五行之地出来以后,我们三个便是迈入了法相境,而这,便是五行之地最最吸引人的地方。”

    听到纪东的询问,这一次最先开口回应的是程子岳,他说起话来比较直接,而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之时,原本还一副淡漠表情的纪东顿时眼神一凝,脸色瞬间变得十分怪异起来。

    灵峰之巅,纪东的目光不断闪烁,心跳都是不由得加快了几分,足足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这才收摄心神,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好家伙,这五行之地竟然还能助人领悟到法相?这个玩笑可是开大了啊!!”

    宁心静气,他的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但在他的心里,却是久久难以彻底的平静下来。

    程子岳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没有前往五行之地之前,他们三个还只是天劫境的境界,而从五行之地出来之后,他们就都已经成为了法相境高手,不用说,这里面起到关键性作用的,绝对就是这五行之地了。

    “啧啧,这还真是一个好消息啊,我如今正在为领悟法相而发愁,想不到就得到了关于领悟法相的信息,看来这所谓的五行之地,我是非去不可了呢!”

    在晋级天劫境之后,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对于领悟法相真的是一点儿的头绪都没有,如果不借助一些外力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何年何月才能领悟到属于自己的法相。

    然而,此时此刻,江无崖三人居然给他带来了这样一个好消息,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他的一个机会,而且是绝对不容错过的机会。

    “三位师兄,小弟有些好奇,三位师兄究竟是如何在那五行之地领悟到自己的法相的,难道那五行之地可以直接就让人心灵大开,然后自然而然的就领悟到法相了么?”

    沉吟片刻,纪东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好奇之色,随后直接对着三人询问道。

    他的心里已经决定,五行之地,他是迟早都要去一趟的,说不定那里真的能够让他领悟到自己的法相呢?而在前往五行之地之前,他当然要做好准备功课。

    既然江无崖三人都去过五行之地,而且又都是在那里领悟到的法相,说不定三人就能给他一些启发,至少也让他对五行之地有所了解。

    “我当时走到了一处绝境,然后跟一头凶兽遭遇,最后我用尽了全力将那头凶兽斩杀于刀下,当时的我只记得自己兴奋得不得了,然后就领悟到了法相。”

    听到纪东的询问,最先开口的还是程子岳,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这三人当中,程子岳是最容易结交的,他在帮助对方长出了手臂之后,对方就已经彻彻底底地把他当成了自己人,不管是什么事,都不会对他进行隐瞒。

    “我的情况也差不多,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被一群变异凶兽围攻,当时同行的还有其他几人,可惜后来只有我一个人活着走了出来,出来之后不久,我就领悟到了法相,至于我的法相到底是不是跟五行之地的经历有关,我也说不好。”

    第二个开口的是彦无声,看得出来,他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这段经历,不过既然是纪东开口询问的,他自然不好不回答,而且又不能说假话。

    “我的经历跟你们有所不同,我当初在五行之地迷失了方向,最后陷入了一片幻境当中,当时同行的也有十几人,不过由于陷入了幻境,大家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自相残杀起来,最后也是只有我一个人坚持到了最后,随后就领悟到了法相。”

    江无崖最后一个开口,他说的倒是十分轻松自在,只是,一旁的纪东三人都能听得出来,虽然对方说的很轻松,但当时的情形,恐怕对于江无崖来说,绝对是一次噩梦般的经历,毕竟,之前的两人都是跟凶兽动手,而他可是亲手杀了同行的伙伴,虽然当时是陷入了幻境,但杀人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居然这么简单就领悟到了法相?”

    等到听了三人的讲述,纪东的心下不禁越发的火热起来,他听得出来,虽然三人的经历都可谓是十分的危险,但回报却着实可观,最重要的是,三人领悟到法相的过程在他看来真的太过简单了,如果单单是斩杀几头凶兽,亦或是从幻境里面走出来就能领悟到法相的话,那以他的实力来说,还不是轻轻松松就能领悟到法相了么?

    “简单?党主没有亲身经历过,自然难以体会其中的艰难,要是党主大人也经历一次的话,你就知道是不是简单了。”

    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和彦无声都是抖了抖脸皮,倒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但一旁的程子岳显然不同意纪东的说法,撇了撇嘴道。

    在他们看来,没有亲自到过五行之地,根本就不可能领会到五行之地的恐怖,不过对于这些,他们也懒得跟纪东去辩解。

    “云师弟,你难道是对着五行之地很感兴趣么?要我说,云师弟如今已经是法相境的境界,着实没必要去那五行之地冒险,再者说,云师弟背后有丹阵宗支持,要什么资源估计都能弄得到,却也没必要到五行之地去探寻什么宝藏。”

    江无崖的面色稍稍正了正,随后对着纪东提醒道。

    他看得出来,纪东显然是对五行之地很感兴趣,不过他是真的不建议纪东去那里冒险,毕竟,那等危险之地,并不是你的实力强就可以走得出来的,事实上,比他们强的强者多得是,可同样有不少人都死在了五行之地当中,就算你是再怎么恐怖的天才也一样。

    在他想来,纪东的境界应该早就达到了法相境,而既然如此,前去五行之地冒险真的很不值得。

    “不瞒三位师兄,我的确对这五行之地很感兴趣,不过也只不过就是单纯的感兴趣罢了,将来有机会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去走走,不过绝对不是眼下,毕竟,咱们的秦都党才刚刚建立,我是不会丢下大家不管的。”

    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禁挑眉一笑,十分自然地道。只不过,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他的心里,却是早就已经有了决定。

    “这………”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不禁有些无奈,“哎,云师弟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关于五行之地的典籍,相信看了那些典籍之后,云师弟有可能会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

    该说的,他基本上都已经说了,至于纪东自己究竟要怎么选择,他恐怕是不可能左右的。

    对于五行之地的探讨,纪东几人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原本,纪东的确还想跟三人询问更多的,不过,当得知青冥宗当中有关于五行之地的典籍之时,他便是停止了对三人的询问。

    既然有专门对五行之地的介绍,他自然没必要再从江无崖三人身上打听什么,等抽出时间之后,他大可自己查阅典籍,想来应该能够了解得更多。

    “三位师兄,眼下秦都党初步建立,正是需要吸纳一些高手的时候,不知三位师兄可是还有什么散户朋友,实力能够跟三位师兄别相差太多的?”

    讨论过五行之地的话题之后,纪东不禁把话题引回到正事上面来,说起来,随着他对青冥宗各大党派的了解越来越多之后,他深深的感觉到了秦都党眼下的差距,虽然已经有了三个法相境强者,而且实力都是相当不凡,但这样的数量,恐怕还远远不够。

    据他所知,就算是排名最靠后的王朝党,至少各大堂口的堂主绝对都是法相境以上的境界,其中估计还会有法相境的副堂主,眼下秦都党的三大法相境高手,恐怕连王朝党都不会太过放在眼里。

    虽然他本人的实力绝对过硬,但他总不能整日守着秦都党,别的什么事都不做,最好秦都党当中能够多一些高手,这样既能有足够的震慑作用,又能使得秦都党的发展更加迅猛一些,也好早日达到问鼎巅峰的地步。

    “看来纪东师弟真的是对青冥宗的情况不甚了解,说起来,青冥宗的散户,修为达到法相境的,还真的就只有我们这么几个,而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眼下也就只有两个散户达到了法相境,想来这二人的实力也要比我们高出一个层次,只不过,这二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很少会回青冥宗,而且跟我也没什么交集。”

    听到纪东问到青冥宗的其他法相境散户,江无崖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对着纪东讲解道。

    坦白讲,他真的很好奇,纪东怎么会连这些情况都不知道,按道理来说,恐怕也就只有最近新加入进来的青冥宗新人,才会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可打死他他都不信纪东会是刚刚加入青冥宗的新人。

    “说起这两个散户,我倒是有过一些接触,不过党主大人就不要考虑把他们拉进来了,据我所知,当初问天党就曾对这二人发出过邀请,但最终都被他们拒绝了,所以想要把这二人拉进来,基本上没什么可能。”

    这时,彦无声突然插话进来,对江无崖的话补充道。

    “哦?看来这二位应该是习惯于独来独往了啊,只可惜他们这会儿不在青冥宗,否则的话,我倒是很想去试一试。”

    闻言,纪东不禁眉毛一挑,不无可惜地道。

    他知道,问天党乃是青冥宗的第二大党派,连这样的党派都没能请得动,足见这两个散户的心思,不过,凡事无绝对,如果他能够见到那两位的话,却也未必就不能把对方说动,拉入秦都党当中来。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暂且搁置一边,等秦都党创建起来之后,我们再慢慢去吸纳那些小的党派,甚至是想办法把一些大党派当中的强者挖过来也不无可能。”

    秦都党的发展必然需要一个过程,但不论如何,他都对秦都党的壮大有着绝对的自信,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挖八大党派的墙角?这…………”听到纪东之言,三人马上都是明白了纪东的想法,而对于纪东这样的构想,三人都是不由得眼神一亮,却是都没有任何的怀疑。

    如果这话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的,他们可能会付之一笑,全当是玩笑话,可说这话的是纪东,那就完全不同了。

    他们很清楚纪东的底蕴有多么的恐怖,要说纪东能够把其他党派的高手挖过来,这种可能性还真的不小。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等了这么久,咱们要等的人终于来了啊,听起来好像人数还不少,难道是要群殴我们几个么?!”

    摆了摆手,纪东却也不再跟三人继续谈论这些事情,说话之间,他的目光不禁朝着灵峰下方看了下去,满脸笑容地道。

    “恩?!”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三人不由得微微一愣,说着便是纷纷顺着纪东的目光看了过去,只不过,他们的实力虽然都很强,但跟纪东相比,恐怕还是差得远呢!

    “嗖嗖嗖…………”

    不过,并没有让他们疑惑太久,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一声声破风声便是从灵峰下方响彻开来,说话间的工夫,十几个人影便是御风而来,很快便是出现在了四人所在的灵峰之巅,并且朝着四人降落下来。

    “来了!!”

    眼看着一大群的人从灵峰下方飞掠而来,江无崖三人顿时神情一凛,却是对纪东的实力敬佩不已,要知道,他们根本连一点儿的动静都没听到,可纪东竟然能够提前那么多感知到聚义党之人的到来,单单是这一手,就是他们没办法比拟的。

    “啧啧,来的还真是不少,看来这聚义党的高手属实是蛮多的么!”

    纪东没有去管其他人的表现,当听到聚义党的众人到来之时,他的目光便是在对方的一个个高手身上纷纷扫过,坦白讲,对于这样的人数,他真的有那么一丝惊奇,不过,实力到了他现在的级别,显然不是多几个人就能把他吓到的。

    “刷!!!”

    说话间的工夫,聚义党的十几个法相境高手已经一齐降落在了纪东四人的对面,随后,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便是悠悠的上得前来。

    “哪一个是秦都党党主?现在跪下来磕头认错,说不定本堂主还能放他一条生路,否则的话,本堂主定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中年男子来到前面,招呼都不打一个,便是直接对着对面的四人高声喝道,而话音未落,他的目光不禁朝着对面站在最前方的纪东看了过去,脸上尽是一片的倨傲之色。

    随着聚义党众人的到来,灵峰之巅顿时变得刀拔弩张起来,尤其是聚义党为首之人的一通乱喊,更是使得峰巅的气氛有些凝重。

    秦都党这边,纪东的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脸色并不怎么好看,不过,他倒也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就这般淡漠地打量起对面的众人来。

    纪东不出声,江无崖三人自然不会主动冒头儿,他们心里清楚,这是纪东第一次带领着秦都党与其他党派之人进行对峙,不管结果如何,却是都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一切,都要看纪东自己如何应对了。

    “喂,对面的人哑巴了不成?本堂主问你们话呢,你们为何不回答?”

    就在这时,对面的一众强者前面,聚义党三堂主霍蛮再次低喝一声,而这一次,他基本上就是直接看着纪东喊的,毕竟,这会儿谁都看得出来,纪东就是秦都党这四人的头头。

    “都说聚义党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原本我还不信,但眼下听了你这个大嗓门地乱吼乱叫,我觉得乌合之众这个词用来形容你们,简直就是对这个词汇的一种侮辱。”

    听到聚义党三堂主的再次开口,纪东不禁摇了摇头,随后便是满脸失望之色地笑道。

    眼前的聚义党众人,说起来整体实力当真不容小觑,一共十五人,清一色都是法相境的高手,为首的这个喊话之人更是应该达到了法相境中期的境界,这样的一支力量若是放在外面的话,简直可以用堪称恐怖来形容。

    可惜的是,到了他现如今的境界,并不是对面的人数多就有用的,至少眼前这样的数量绝对不够。

    “放肆,居然敢说我们聚义党是乌合之众?你小子想死不成?”

    “该死啊,整个青冥宗,还没有哪个人敢说我聚义党是乌合之众的,你小子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杀杀杀,我们聚义党沉寂太久了,今日就把这什么秦都党灭了,让所有人知道得罪我聚义党的下场。”

    “不错,敢侮辱聚义党,一定要让这些人生不如死…………”

    听到纪东居然如此毫不客气地出言侮辱聚义党,一众聚义党的堂主们简直就是火冒三丈,纷纷大声呵斥起来,就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一样。

    “哈哈哈哈,好,好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居然敢跟我霍蛮叫板,看来我聚义党真是太久没有大动作了!”

    这个时候,聚义党三堂主霍蛮也是长笑一声,显然也是被纪东的话彻底的激怒了。

    他已经对纪东进行了观察,虽然看不出纪东的具体修为,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压制对方,毕竟,对方的年纪明显不大,他可不信纪东的修为还会在他之上。

    “霍蛮?不好意思,没听说过。”听到对方自报姓名,纪东知道,对方这是想要用名头压自己一筹,估计十有八九,对方在青冥宗当中应该也是有些地位,毕竟,对方无论是年纪还是修为,都的确算的上是老资格了。

    “厄,这…………”听到纪东之言,霍蛮的身形不由得微微一滞,简直就是遭受了一万点的伤害,原本刚刚积攒起来的气势,几乎一下子就弱了下去。

    秦都党这边,江无崖三人也是有些憋不住笑,他们相信,纪东恐怕是真的不知道这个霍蛮,而事实上,这个霍蛮的确是个人物,在青冥宗当中的影响力也颇为不凡,就算是他们三个,也绝对不会轻易招惹这位。

    如果不是因为有纪东带头,他们恐怕早就退避三舍了,绝对不会跟对方发生直接冲突。

    “小子,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霍爷,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否则的话,我今日必将废去你的修为,然后把你丢到贾城去做乞丐!”

    霍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简直有种脸面被人踩在了脚下的感觉,他出道至今,还没人敢这么不给他面子,不得不说,纪东今天真的是踩到他的底线了。

    “说你是乌合之众你还不服,就冲你提出的这些要求,你就担得乌合之众四个字!”听到霍蛮之言,纪东嗤笑一声,“也罢,我今日就陪你低俗一回,这样吧,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从此不许踏入我秦都党的范围一步,否则的话,我也会让你知道利害!”

    纪东的双眼陡然微微一眯,舔了舔嘴唇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会儿显然也是有些动怒了。

    “混账,看来今日不给你点儿教训,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本堂主不客气了!给我过来吧!!”

    话已至此,霍蛮哪里看不出来,纪东根本不是几句话就能威胁的,不过这也没什么,等他把纪东擒下,并且废掉修为之后,他会让纪东乖乖地跪在他的面前的。

    “刷!!!”

    说话之间,他的身形猛地一闪,直接便是对着纪东抓了过来,刹那之间,一只巨大的爪影已经出现在了纪东的眼前。

    眼见爪影袭来,纪东连动都没有动,而身后的江无崖三人纷纷瞳孔一缩,尽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也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不知死活!”

    纪东能够感受到霍蛮的杀气,很明显的,对方应该是经过了不少的杀伐走过来的,只是,对方把杀气用在他身上,这真的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给我破!!!”

    眼看着爪影已经来到眼前,纪东的脚下猛然一跺,直跺得整座灵峰都是微微一颤,与此同时,他的手掌猛地一震,瞬间变掌为拳,直接朝着对方的爪影轰了出去。

    “轰!!!”一个巨大的拳影猛然杀出,却是后发而先至,刹那之间,霍蛮的爪影直接被淹没其中,而巨大的拳影却是余势不减,瞬间将霍蛮笼罩其中。

    “什么?!!!”

    眼看着恐怖的拳影袭来,霍蛮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做梦也没想到,纪东的实力,居然会强横若斯!

    可惜,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因为纪东的拳影,已经来不及去躲闪了。

    “凝!!!”关键时刻,他想都不想,猛地运段超能力力,在自己的身前凝聚出一面超能力盾,却是要硬抗纪东这一拳。

    “轰!!!”说话之间,巨大的拳影直接轰在了超能力护盾上面,但最终愣是被超能力盾扛了下来。

    “哼,不过如……………”

    “嗡!!!”

    “噗!!!”

    眼看着纪东的拳影居然连自己的超能力护盾都没能轰破,霍蛮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然而,还不待他继续得意,一股恐怖的震动便是透过他的超能力护盾传来,随后,他便是感觉到自己的脏腑猛地一颤,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