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六十四章青冥宗26
    灵峰之巅,聚义党三堂主霍蛮单膝跪倒在地,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而这个时候,他的嘴角依旧有着殷红的鲜血不断滑落,其中还夹杂着脏腑的碎屑,简直就是骇人不已。

    “怎………这怎么可能?我不信,我不信!!!”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的额头之上纷纷滑落,显然,这一刻的他绝对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在他的眼底深处,此时早已经充满了震惊和骇然。

    就在刚刚,他明明看到纪东的拳影已经被他的超能力护盾挡了下来,可紧接着,他便是感觉到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能量振动直接在自己的身体内部爆发,一瞬间的工夫,他的脏腑便是多处被震碎,浑身经脉也是被暴动的超能力力冲击得七零八落,可以说,修炼至今,他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势。

    这会儿,他的一身超能力力根本连一丝都调动不起来,而脏腑的碎裂,更是让他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界,如果这个时候的他再敢胡乱出手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很有可能就是死亡!

    “怎………怎么会这样?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三堂主怎么可能会被一拳重创?而且,刚刚那一拳,三堂主明明是接下了!”

    “太……太恐怖了,这是什么拳技?隔着一层能量护盾,居然还能把三堂主打伤?世间怎么会存在着如此恐怖的拳技?”

    “还说这些干嘛,赶快看看三堂主的伤势啊!”

    “……………”

    短暂的死寂过后,聚义党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震惊的讨论道,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紧接着,所有聚义党之人便是纷纷来到了三堂主霍蛮的近前,询问起了霍蛮的伤势。

    “这…………这也太…………”

    就在聚义党的众人乱成一锅粥之时,秦都党这边,一直站在纪东身后的江无崖三人,这会儿也是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久久难以回神。

    他们也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当纪东轰出那一拳之时,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那一拳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可紧接着,他们居然看到了霍蛮直接被轰得嘴角溢血,浑身的超能力似乎都有暴走的趋势。

    如此情形,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说话之间,三人不由得对视一眼,却是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震撼,而直到这一刻,他们方才意识到纪东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要知道,霍蛮可是一个法相境中期的超级强者,这等级别的人物,就算是放眼整个青冥宗的年轻一辈,都绝对算得上是佼佼者了,可就是这等高手,居然连纪东的一招都没能接下,甚至连法相都还没来得及动用。

    “好,很好,想不到我们这位党主大人居然强横若斯,看来这次真的是选对了!”彦无声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兴奋不已。

    他之前听江无崖说过,纪东的实力很强,甚至有可能不弱于那些大党派的党主级人物,原本他还有些不信,但此番亲眼见证纪东随手灭掉了霍蛮,他这会儿是彻底的信了。

    “喂,那个叫霍什么的家伙,你不是说要把我送到什么贾城去当乞丐么?怎么这会儿却跪在地上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纪东的声音再次响彻开来,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而一边说着,他不由得笑着上前了几步,朝着霍蛮的方向靠近了过去。

    “嘶!!!”

    眼看着纪东上前,原本还都围在霍蛮近前的聚义党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说着便是下意识地朝着身后退去,退到了霍蛮身后几米的位置,把霍蛮一个人抛在了前面。

    “这………”

    眼看着聚义党的众人把霍蛮抛下不管,纪东的身形不禁微微一滞,却是对这聚义党众人的做法有些无语。他原本还以为这些人会保护在受伤的霍蛮前面呢,却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一个个都跑得那么快。

    这一刻,他对于聚义党的所谓聚义,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敢恭维。

    “你……你们………”眼看着十几人说话间就全都跑到了自己的身后,霍蛮也是气得面色铁青,恨不得把这些人全都拉过来狠揍一顿,可惜的是,他这会儿连伤势都还压制不住,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再动手。

    “三堂主,你一个人先顶住,我们这就回去搬救兵,撤!!”

    这时,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聚义党的人群当中喊了一声,而随着他这么一喊,一众聚义党的堂主都是眼神大亮,说着便是纷纷段身,就要朝着灵峰下方退去。

    他们这会儿是真的怕了,说起来,连霍蛮这样的法相境中期强者都接不下纪东一拳,他们这些法相境初期之人又怎么可能是纪东的对手?他们都看得出来,霍蛮此时伤得很重,如果他们也挨上那样恐怖的一拳的话,还不得比霍蛮伤得重得多?

    “这………这就要撤了?!”

    眼看着一众聚义党的堂主居然开始了撤退,纪东实在是无语至极,说起来,他还真的没见过这些人这样的,自己的队伍成员身受重伤,他们非但不留下来守护对方,居然还要让对方留下来断后,做人做到如此无耻的地步,恐怕也真的是没谁了。

    “哼,欺软怕硬,弃队友于不顾,不给你们一点儿教训,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面色一狠,他这会儿对这些聚义党的堂主简直就是发自内心的鄙视,另外,他今日想要让青冥宗知道秦都党的存在,若是不弄出一点儿动静来,恐怕也很难如愿。

    想到这里,他蓦地脚下一跺,身形瞬间便是来到了半空当中,二话不说,便是直接朝着聚义党的众人轰出了一拳。

    “嗡!!!”

    恐怖的拳影就像是一颗天外神石一般从天而降,直奔刚要逃离的聚义党众人。

    “不好!!”

    十几个聚义党的堂主正准备起身飞掠,可还没等他们发动,纪东的拳影已经将所有人全都包裹其中了,这一刻,每个人都是吓得魂不附体,赶忙运段起超能力力进行抵抗。

    “轰!!!噗噗噗…………”

    刹那之间,巨大的拳影直接轰在了所有人的身上,随后,一声声喷血的声音便是响彻开来,紧接着,聚义党的十几个法相境的高手,便全都吐血倒飞,纷纷倒在了灵峰之上。

    浓郁的血腥之气在整片灵峰之巅蔓延开来,这一刻,原本来势汹汹的聚义党十几个党主,却是一个不落的全都跪倒在了地上,每个人都是嘴角溢血,尽是受了不轻的伤。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居……居然全都放倒了?”

    “吁,厉害,党主大人简直就是战神在世,大开眼界,真的是大开眼界了啊!!”

    “青冥宗的八大党派,恐怕马上就要被改写了啊!!”

    不远处,江无崖三人早已经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却是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心神摇曳,坦白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他们实难想象会有像纪东这等恐怖之人的存在。

    先是一拳解决了法相境中期的霍蛮,紧接着居然又一拳重创了聚义党的其他十几个法相境高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纪东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已经到了他们仰望的地步!

    他们的见识都是不凡,自然看得出纪东这两次出手的恐怖来,第一拳就不说了,毕竟霍蛮的实力不如纪东,被纪东重创倒也不足为奇,但这第二拳就不同了,纪东在出第二拳之时,居然刚好把力道控制在了足以笼罩所有人,但又不会把这些人轰杀的级别,这等精妙的掌控能力,细想起来才更是恐怖。

    当然了,最恐怖的还是纪东的拳技本身,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明明拳影都已经被防下来了,可对手竟然还是被重创,而且还是脏腑和丹田受创,这等恐怖的拳法,放眼整个青冥宗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份儿来。

    “法相境巅峰,这绝对是法相境巅峰的力量,而且还是没有动用法相的前提下,看来云师弟的实力,完全可以跟问天党甚至是天子党的那些超级强者媲美了啊!”

    江无崖这一刻感触颇深,说起来,他当初是跟纪东交过手的,那个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跟纪东的实力相差不多来着,但随着后来纪东的显露,他知道,自己跟纪东之间,恐怕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的!

    不过,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纪东的实力之强,竟然已经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地步,这对于秦都党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一个党派能否发展壮大下去,最主要的就是要看一党之主的实力是否过硬,纪东能够随手屠灭法相境中期的高手,估计就算是遇到法相境后期之人,应该也不会被比下去,而只要有纪东在,那么其他党派若是想要对秦都党出手的话,恐怕就要认真考虑一番了。

    说起来,他们这次之所以选择聚义党作为目标,又何尝不是因为聚义党当中没有顶尖强者?

    “真是一群土鸡瓦狗,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看来我对你们聚义党的实力估计,恐怕还有些高估了。”

    就在这时,纪东的身形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聚义党众人的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一个个跪倒在地的聚义党强者,语气淡漠地道。

    对于纪东来说,重创眼前这些人,真的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在度过了天劫之后,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境界,他相信,在法相境的这一境界当中,如今的他应该难以找到对手,不过他没有跟法相境后期之人交过手,倒是不太好判断法相境后期之人的实力。

    时至今日,他的一身技能已经融会贯通,尤其是从很早就开始修炼的擒龙拳,这套拳法乃是为擒龙诀量身定做的,随着实力的提升,擒龙拳的威力已经渐渐地开始显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套拳法,绝对是一套可以越级挑战的恐怖战技。

    要知道,擒龙诀号称擒龙,而擒龙拳又是擒龙的绝技,用它来对付实力相当的对手,根本就是手到擒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见到纪东来到近前,聚义党三堂主霍蛮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些,但说起话来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他这次是真的彻底的被吓到了,从开始到现在,纪东只出了两拳,居然就把他们十几个法相境的强者全都放倒了,而且他看得出来,不单单是他自己,这会儿,在场所有的聚义党之人都受伤颇重,实难想象这只是一个人出了两招的结果。

    “我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听到霍蛮的询问,纪东不禁嗤笑一声,脸上尽是一片的轻蔑之色,“说起来,我跟聚义党并没有什么仇怨,而眼下这六座灵峰,说来也不是属于你们聚义党的,今日你带人跑来兴师问罪,我觉得,我应该把你的修为废掉,然后送去那个什么贾城去行乞,你觉得这样的安排可否妥当?”

    青冥宗对于门下弟子的约束并不多,总的来说,只要不是明目张胆地残杀同门,那么就算不得是破坏青冥宗的规矩,就算他把对方的修为废掉,然后丢到贾城做乞丐,青冥宗的高层也绝对不会参与。

    “不,阁下不要废掉我的修为,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听到纪东之言,原本还能绷住的霍蛮顿时面色一白,却是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底气可言,因为他心里清楚,只要纪东愿意,那么现在就可以把他的修为废掉,届时不管把他放在哪里,他都只能是生不如死,就跟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变成一个废人,他的膝盖便是有些发软,几乎是本能的双膝跪倒在纪东面前,满是哀求地道。

    “误会?啧啧,你带了一群人跑到我秦都党的地盘来找茬,你居然说是误会?”嘴角一挑,纪东说话间却是抬起了手掌,与此同时,一团恐怖的超能力力直接从他的手掌之上浮现而出,看他的架势,好像真的是要把对方的修为废掉一样。

    “真的是误会,绝对是误会,这些人并不是我带来的,还有,我也不是来找茬的,我是因为听说秦都党在此创建,所以特来祝贺的,对对对,我这里还有贺礼,还请党主大人明鉴!”

    霍蛮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他看得出来,纪东虽然嘴上说着要废掉他的修为,但却明显是在给他留余地,而作为在青冥宗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老人,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该怎么做?

    说话之间,他便是蓦地一抬手,顿时,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宝贝便是被他取了出来,整整在纪东的面前摆了一堆。

    对于霍蛮来说,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次绝对是踢到铁板了,不过这也怪不得旁人,要怪就怪他自己太过自负,居然连对手究竟是什么底细都没有弄清楚,就贸然带人跑过来找场子。

    事实上,如果他早知道纪东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的话,就算纪东把半个聚义党都占了去,他也绝对不会跑出来说什么!

    不过,眼下事已至此,后悔也已经晚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护住自己,而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无疑就是破财免灾了。

    “哈,霍堂主,这可就要怪你了,明明是来祝贺的,可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些说自己是来祝贺的,小弟也就犯不着动手了不是?”

    见到霍蛮说话间居然拿出了如此多的珍宝,其中还有好几枚空间戒指,估计应该是对方的全部家当了,见此,纪东不禁眼神一亮,一边说着,一边亲手将对方从地上扶了起来。

    今日之事到了现在,他已经十分满足了,事实上,他可没打算真的把这霍蛮废去修为变成普通人,毕竟,眼下秦都党才刚刚创建,他也不想让秦都党一开始就被冠以残忍歹毒的名声,其实,只要让那些人知道秦都党不是好惹的,他就已经目的达成了,何况这霍蛮还拿出了这么多的宝贝,却也足见其诚意。

    至于对方今后会不会在暗地里耍手段,他倒是并不担心,毕竟,不管到了何时,区区法相境中期之人,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何况他也相信,有了这次的经历,对方应该明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党主大人见谅,适才初次见到党主大人,小人一时之间被党主大人的气势所慑,这才忘了说祝贺之事,不过现在误会都说开了,还望党主大人莫要怪罪。”

    顺着纪东的搀扶站起身来,霍蛮不禁在心里暗暗抹了把冷汗,这才终于放下心来,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虽然落了一身伤,而且还搭上了几乎全部的身家,但跟自己的性命相比,这些都算不得什么!

    至于名声什么的,聚义党本来就没怎么在乎过这东西,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哈哈哈,霍堂主哪里的话,既然误会都说开了,小弟又怎么可能会怪罪?”

    听到霍蛮之言,纪东再次朗声一笑,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说起来这全都是我的错,希望霍堂主不要记恨小弟才好。”

    “不不不,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听到纪东之言,霍蛮顿时面色一急,赶忙再次把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生怕纪东不爽。

    “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咱们都不提就是了。”见到霍蛮焦急的模样,纪东的心里不禁有些好笑,“咦?对了,这些朋友都是前来祝贺的么?”

    嘴角一挑,纪东的目光突然段向了一旁的其他聚义党之人,满脸笑容地问道。

    “啊,对对对,我们都是来祝贺的,这是我的贺礼。”

    “还有我,我也是来祝贺的,我的贺礼早就备好了,还请党主大人笑纳。”

    “预祝秦都党能够越来越红火,成为青冥宗当中的超级大党派,小小心意,还望党主大人莫要嫌弃。”

    “我也是,这是我的贺礼…………”

    听到纪东之言,在场的众人哪里还不明白,说话之间,一个个的聚义党高手都是强忍着伤势,赶忙把自己的宝贝全都取了出来放在眼前,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谁都不想被废掉修为,既然纪东给了他们这个台阶下,他们当然要抓紧把握,反正只要他们人活着,修为还在,那么就能慢慢积攒更多的身家。

    “哈哈哈,好好好,原来诸位居然都是来祝贺的,小弟当真是感激不尽。”

    眼看着一个个聚义党的高手跟着自己睁眼说瞎话,纪东着实感到好笑至极,不过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人能够把瞎话说得这么自然,说来也算是一种能力了。

    “劳烦江师兄彦师兄和程师兄把诸位师兄的贺礼清点一下,每一位师兄都送了什么,最好能够尽可能的详细一些,将来若是有机会的话,咱们也好回个礼什么的。”

    挑了挑眉毛,纪东突然回过头来看向了身后不远处的江无崖三人,十分大声地喊道。

    说起来,眼下的聚义党高手有十几人,谁也保不准这里面是不是有人浑水摸鱼,随便拿些东西糊弄他,所以当然要查探清楚。

    “哈哈哈,谨遵党主之命,我们三个这就清点聚义党诸位堂主的贺礼。”

    江无崖三人这会儿还沉浸在纪东的强横力量当中,突然听到纪东的吩咐,三人都是神情一怔,却是马上就领会到了纪东的心思,说话之间,三人便是悠悠上前,而且还像模像样地取出了纸笔,竟然真的要清点众人的贺礼。

    “这…………”

    见到江无崖三人真的上前来清点起贺礼,人群当中还真有人面色一变,赶忙朝着左右看了看,然后乖乖地把真正的宝贝取了出来。

    浑水摸鱼之人永远都会有,哪怕是用来救命,却也同样会有人舍不得。

    纪东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也并不去说破。说起来,眼下秦都党创建伊始,恐怕很多地方都需要大量的资源,而眼下聚义党这么多高手主动送上门来,他不大肆搜刮这些人一番,简直对不起自己之前的出手。

    时间不长,江无崖三人便是把每一个人所谓的贺礼全都登记在册,并且一一收了起来,最终交到了纪东的手里。

    不得不说,法相境强者的底蕴就是非同寻常,就是这么片刻的工夫,纪东便是收入了一大笔巨资,如果不是因为见识越来越广的话,他恐怕都会被这次的这比巨资惊到。

    “好了,诸位聚义党的师兄,秦都党才刚刚创建,就连一个像样的殿堂都没有,所以也就不留各位做客了,诸位,咱们后会有期吧!”

    收好了礼物,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随后便是直接下了逐客令,而听到他吐口,聚义党的众人简直如蒙大赦,却也顾不得什么伤势,说话之间便是一溜烟全都朝着山下窜了出去。

    聚义党的人速度很快,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所有聚义党之人便是全都消失在了灵峰下方,没有了丝毫的踪影。

    “哈,跑得都还蛮快的,看来这些人的伤势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么!”

    眼看着聚义党的众人尽数逃离,纪东不由得轻笑一声,眼底闪过一丝戏谑之色。他看得出来,虽然聚义党这些人交了赎金,但他们恐怕还是担心自己会对他们不利,所以这才争先恐后地逃跑。

    事实上,这些人所受的伤真的不轻,毕竟,他的擒龙拳直接作用在他们的脏腑,估计每个人的脏腑都会受到重创,尤其是那个霍蛮,估计脏腑都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实力比较强,恐怕早就已经压制不住伤势了。

    按照他的估计,如果这些人没有灵丹妙药相助的话,那么至少也得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复原,甚至需要更久。

    “党主大人神威,我等心悦诚服!”

    就在纪东失笑之时,江无崖三人突然一字排开在他的身旁,满脸崇敬地对这他弯腰一礼道。

    看得出来,此时此刻,这三人是真真正正地被他折服了,就连江无崖,都已经不再称呼他为师弟,而是乖乖地叫起了党主。

    “三位师兄这是干嘛,都是自己人,三位师兄这不是见外了么?”

    眼看着江无崖三人突然跑来对自己进行夸赞,纪东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便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坦白讲,他可没有要震慑这三人的想法,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次的出手,十有八九会对这三人有所触动。

    “党主大人不要误会,我们三个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适才见党主大人大发神威,我们三个实在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震撼,所以才有些情不自禁而已。”

    悠悠的直起身来,彦无声第一个站了出来,面色真诚地道。

    三人当中,他其实是想法最多的一个,但时至此刻,他的心里再也没有了多余的想法,也就是说,这一刻的他,已经彻底的服了。

    “哈,三位师兄言重了,一点儿小手段而已,哪里有三位师兄说的那么夸张?”

    听到彦无声之言,纪东不由得朗声一笑,这才继续道,“好了,眼下聚义党的人已经被我赶走,我估计短时间之内,这聚义党应该不敢再有什么造次,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三位师兄可以正式着手创建秦都党了啊!”

    只要聚义党的人不傻,就绝对不会再跑来招惹秦都党,当然了,他也属实是没有把聚义党放在眼里,如果对方敢再来的话,他倒是很愿意再搜刮他们一笔。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适才那个霍蛮好像是聚义党的第三堂主,也就是说,这聚义党还有第一堂主和第二堂主两大高手,就是不知道这二人敢不敢来。

    “党主大人放心吧,眼下党主大人已经为我们开了个好头,我们三人一定会尽心尽力,把秦都党迅速发展起来的。”

    听到纪东之言,三人都是郑重地点了点头,眼底都是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经过纪东的这一次出手,他们有理由相信,敢于跑来招惹秦都党的人,恐怕应该不会太多了,而没有人前来挑事,秦都党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慢慢发展,用不了多久,这个新生的党派,就有可能会超越青冥宗八大党派当中的某些党派,跻身大党派的行伍。

    “对了,这些刚刚拿到的宝贝,还要劳烦三位师兄整理一下,到时候把这里面的灵草全都交予我,至于其它之物,三位师兄可以自行支配,自己用也好,用来做别的也罢,只要能够发挥用处,三位师兄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说着,他便是把三人刚刚交上来的空间戒指重新抛回给三人,将这里面的资源尽数留给了三人去使用。

    这次搜刮这些聚义党的高层,好东西可是着实不少,不过,他除了比较看重这些人贡献出来的灵草之外,其它的所谓宝贝,对他来说真的意义不大。

    “好,我们三个一定会尽快把这些资源分门别类,然后物尽其用!”江无崖作为了代表,重新收回了聚义党众人的贡献,倒也并没有任何的推辞。

    他们心里明白,纪东连那等神丹灵药都不放在心上,更不用说区区几个聚义党堂主的所谓贺礼了。

    “三位师兄千万不要客气,如果你们看中了什么就直接拿去用,说起来,秦都党要发展壮大,三位师兄的实力绝对是重中之重,我今后也会多加留意,若是有什么能够帮助三位师兄提升实力的办法,我会替三位师兄记着。”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既然决定了要以这三人为基础,发展壮大秦都党,那么自然就要给予这三人足够多的好处,说白了,这三人的力量提升之后,对秦都党绝对有着莫大的好处。

    “哈哈哈,有党主大人这句话,我们三个就心满意足了!”听到纪东的承诺,江无崖三人顿时大喜过望,因为他们相信,既然是纪东向他们做出的承诺,那么将来绝对有可能会兑现,毕竟,纪东接触的人物,实在是他们难以想象的。

    “对了,忘了问三位师兄,那千云党当中的高手实力如何?他们可是有比较厉害的强者?”摆了摆手,纪东直接岔开话题,却是问到了千云党上面。

    “千云党么?他们的实力倒是不容小觑,虽然他们只有两个堂口,好像也没有党主,但他们的两大堂主都是法相境后期的实力,而他们法相境的副堂主数量不俗,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人达到法相境中期。”

    对于千云党,江无崖三人还算了解,毕竟,这年头谁还没有几个朋友?就像江无崖,他之前之所以能够截听到千云党挖矿的消息,还不是因为千云党里面的朋友帮忙?

    不过,修为到了法相境之后,很多的高手都会选择外出历练,所以,如今的千云党里面究竟有多少法相境之人,其中又有多少法相境初期,多少法相境中期,恐怕没有人能够说得好。

    “啧啧,至少两个法相境后期的强者么?这么说来,这千云党眼下倒是一个变数,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上门来。”

    听到三人的讲述,纪东的双眼顿时微微眯起,心下则是暗暗推测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