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六十九章青冥宗31
    幽静的密室之中,纪东此时双手背后站在那里,而在他的面前,江无崖此刻正盘膝坐在一方矮榻之上,浑身上下都是笼罩着一股黑色的雾气。

    “真是想不到,江师兄这次的受伤居然会给他带来如此契机,只是,他的情况似乎有些复杂,想要一举达到实相境的境界,似乎存在着一些问题。”

    看着眼前的江无崖,纪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眼底充满了复杂之色。

    说起来,按照正常情况的话,江无崖其实早就应该醒了,可直到此刻,江无崖居然一直都没有段醒,而就在不久前,江无崖的身上居然释放出了一股黑色的雾气,将其整个人包裹其中,并且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不断闪烁起来。

    他看得出来,江无崖现在的情况,正是修为突破的征兆,可问题是,江无崖也不知道究竟修炼的什么功法,领悟的法相也着实怪异,虽然契机已经出现了,但就是迟迟没能迈出这突破的一步。

    “这还真是一件麻烦事,如果是普通的境界,我倒是能够帮得上忙,可对于法相境的境界,就连我自己都毫不了解,真的是爱莫能助啊!”

    苦涩地摇了摇头,他这会儿当真只能是干着急,毕竟,他距离法相境都还有一段距离,就别说是帮助别人领悟法相境中期的境界了。

    “看来只能是看你自己的了,不过你放心,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稳住,大不了就不要这次契机罢了!”

    冲击实相境的契机,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领悟到的,江无崖这次能够有这样的机会,那几乎就是用命换来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打断对方,但若是真的发生危险的话,他也只能是以对方的性命为重了。

    就像是之前的铂金段、天劫境一样,法相境的突破同样伴随着巨大的危险,如果在突破之时发生不可控的意外的话,那么就只有法相溃散,身死道消一种结果。

    以江无崖现在的情况来说,真的不太适合进行突破,但机会难得,如果不让对方尝试的话,就连他都会感到十分的可惜。

    想来江无崖之所以迟迟没有段醒,应该也是为了保持住这种状态,也好让冲击的成功率更高一些。

    想通了这些,纪东却也不再过多考虑,干脆就站在一旁为对方掠阵,如果对方真的冲级失败,他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对方的性命和修为。

    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纪东倒也不急,就这般把精神力释放到对方的身体周围,甚至是渗透到对方的身体当中,观察着对方的每一丝变化。

    不得不说,这个过程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次借鉴,毕竟,他眼下还没能领悟到属于自己的法相,说不定就能从对方的突破当中有所领悟。

    就这样,二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而时间就在这等静谧的空气当中慢慢地溜走,不知何时,江无崖身周的黑色雾气越来越浓郁,几乎在其身周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圆球,而房间里的能量波动,也是渐渐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

    “到了关键时刻了啊,是成是败,恐怕就要在此一举了!!”

    某一刻,纪东的眉毛微微一挑,心神不由得紧绷起来。他的精神力早就观察到,这会儿,黑色雾气当中的江无崖已经面色苍白,皮肤甚至出现了裂口,明显是在经受着巨大的痛苦,看起来,似乎是江无崖的法相太过强大,而他本身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

    “江师兄的法相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如此恐怖?”双眼微眯,他这会儿是真的有些被江无崖的法相惊到了,他看得出来,江无崖的法相要实体化的话,简直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要穿越无尽的时空,重新现世一般,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江无崖的身体扛不住的话,都有可能会被这法相生生吞掉!

    “不行,我必须要做点儿什么,再这样下去的话,江师兄还没等突破成功,身体恐怕就已经被拖垮了!!”

    情况紧急,纪东也顾不得多想,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将自己的木系超能力力大把大把地释放出来,直接朝着黑色雾气当中的江无崖输送过去。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否能够帮得到对方,但这却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如果不行的话,他恐怕只能强行将对方的突破停下来,一切以性命为重。

    “嗤嗤嗤!!!”

    随着大把大把的木系超能力力涌入身体,说话之间,江无崖身上的那些裂口,便是肉眼可见的开始愈合起来,不仅如此,随着纯净的木之力加入,江无崖的面色也逐渐变得好看了许多,那些原本疯狂破坏着他的身躯的黑色能量,居然被木之力大把大把的中和掉许多!

    “恩?有效果?!!!”

    见到江无崖此刻的变化,纪东简直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这次居然赌对了,姑且不管江无崖此番突破能否成功,至少,在他的木之力保护之下,江无崖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就是,而这样一来,对方就能有更多的时间进行突破,而不用担心丢掉性命。

    “好,好啊,这么看来,江师兄这次成功晋级的希望简直要大了几倍不止,而一旦江师兄能够成功晋级的话,凭借着他这等恐怖的法相,想来就算是法相境后期的强者,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舔了舔嘴唇,他的心里不禁充满了期待,如果江无崖真的成功晋级,那么秦都党就有了法相境中期的强者坐镇,届时,他的压力无疑就能更轻一些。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江无崖本身,一旦晋级成功,那么江无崖就相当于是迈出了自己最最艰难的一步,从今以后,他的成就必将不可限量。

    “加把劲儿啊江师兄,若是倒在这个时候,那可就太过可惜了啊!!”

    精神力释放到周围,庞大的木系超能力力更是不断的输入进去,这一刻,纪东完全忽略了自己的付出,却是一心一意地帮助对方突破起来。

    秦都党的异军突起,无疑让青冥宗的各大党派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感觉,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想到,秦都党崛起得居然如此之快,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秦都党便已经初具规模,其中法相境的强者就足足有七个之多,而且还有一个法相境后期的强大存在。

    秦都党党主废掉千云党云门堂三大高手的情况已经人尽皆知,可以说,仅此一件事,就已经让各大党派对秦都党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最关键的问题是,当日纪东干掉段天成之时,居然连法相都没有动用,这样的一个事实,当真是太过可怕了,毕竟,意相境强者动用法相与否,实力可是天差地别的,所有人对于纪东动用法相之后的实力,都是有种心凉的感觉。

    不难想象,眼下这样的一个秦都党,必然已经进入了所有党派的视线……………

    这里是一座属性之力浓郁,环境清幽的高大灵峰,整座灵峰虽然位于青冥宗靠外一些的位置,但却是一座难得的高等灵峰,就算是跟青冥宗内部的一些灵峰相比,都有着十分不凡的地方。

    此刻,就在这座灵峰的一座大殿里,足足二十几人正围坐在一起,彼此谈论着青冥宗眼下的情况。

    “真是想不到,青冥宗居然会突然冒出个秦都党来,这对于咱们王朝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啊!”

    “的确如此,青冥宗如今有八大党派,而眼下这个秦都党,明显是冲着要创建第九大党派来的,这等心思,明眼人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纠正一点,事实上,现在的秦都党已经是青冥宗的第九大党派了,他们眼下有六个法相境强者,其中那个神秘的党主居然连段天成都能轻松废掉,这等实力,简直堪称恐怖。”

    “正是如此,说句丧气话,放眼我们整个王朝党,恐怕也就柳堂主能够跟那秦都党的党主过招,至于其他人,恐怕就算是一起上,也未必会是这种人的对手吧?”

    “还是由墨灵堂主说说你们对这个秦都党党主的调查情况吧,这么多天了,墨灵党主应该对这个秦都党党主有所了解了吧?”

    “不错,请墨灵堂主说说情况,也好让大家心里有个数。”

    “……………”

    整座宫殿里有八张座椅,分别坐着八个青年男女,每人身后都有两个气势凛然的高手站在后面,这会儿,其余七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其中一张座椅,那里,一个一身黑色劲装的女子静默的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参与到其余七人的讨论当中。

    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冷漠的女子,而她也是王朝党八大堂主当中唯一的一个女子,只不过,王朝党的八大堂口,这黑衣女子所掌管的灵武堂,绝对是王朝党不可或缺的一堂。

    “灵武堂已经动用了能够动用的一切力量,只不过,直到现在,对于此人的信息都几乎是零,不单单是灵武堂,想来就算是其他党派,眼下也不可能探查到此人的信息,我怀疑,这个秦都党的党主应该是戴了易容面具,现在的他,并不是以真面目示人。”

    见到其他七人把目光看向自己,墨灵倒也不迟疑,说着便是把自己眼下所掌握的情况跟其他人说了一下。

    作为王朝党的情报机构,灵武堂的战斗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搜集情报的能力绝对没的说,而且其他堂口还要无条件支持灵武堂的行动,可以说是王朝党当中比较超然的一个堂口。

    “不是以真面目示人?这是什么玩法?难道是见不得人么?”

    听到墨灵之言,其余几人都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显然对于这样的信息不是很满意,因为墨灵基本上就是在告诉他们,这位秦都党的党主很神秘,没有人知道其真实的身份是什么!

    “根据我的推测,此人的身份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此人就是青冥宗当中某个隐藏极深的普通人,但获得过很好的际遇,但背后并没有什么人做支撑,所以并不想那么快暴露自己,免得被针对。”

    “另一种情况就是,此人也有可能是青冥宗的某位高层布置的棋子,甚至有可能是排在前两位的党派故意暗中布置的,但这种可能性应该小一些。”

    墨灵的眉头皱了皱,显然也清楚大家对于这样的结果绝对不会满意,所以便是继续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推测。

    事实上,这个秦都党跳出来的太过突然,而且又毫无痕迹,也许整个青冥宗知道他身份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罢了。

    “此人的身份的确存在着诸多可能,既然灵武堂没有确切的情报信息,我们王朝党就不能轻易有所动作。”

    等到墨灵的话音落下,八张座椅之上,一个看起来颇为深沉的青年男子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幽幽开口道,而随着他这一开口,其余几人的目光赶忙段向了他,等待着他的说辞。

    “眼下这秦都党虽然建在了我们王朝党和聚义党之间,但他们并没有打我王朝党的主意,而是拿下了聚义党的十一座灵峰,只此一点,我们王朝党就不能主动去招惹他们,眼下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时刻做好防范,如果这秦都党想要抢夺我王朝党的资源的话,我们必须予以足够强力的回应。”

    柳天辰的目光扫过全场,随后便是淡然开口道。

    作为王朝党第一大堂口尊武堂的堂主,柳天辰乃是现如今的王朝党第一高手,意相境的修为,已经跻身青冥宗一流高手的行列,由于王朝党没有党主,他现如今其实就是扮演着王朝党党主的角色,至少他的话语权要比其他人强了好多。

    “柳堂主说的是,既然秦都党还没有跟咱们发生冲突,我也觉得眼下没必要主动挑衅,但只要他们敢胡来,王朝党绝对不惧就是了。”

    “对对对,不就是一个刚刚建立的党派么?聚义党怕他们,可咱们王朝党可不怕,虽然聚义党在名次上依旧在王朝党之上,可眼下谁不明白,我们王朝党的战力绝对是要高过聚义党的。”

    “就是,有柳堂主在,我们王朝党如今已经可以跻身更高的排名了………”

    一个个堂主再次探讨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傲然之色。

    这些年来,青冥宗八大党派的发展都很迅猛,而这里面最值得一提的,其实正是王朝党。

    王朝党的成员基本上都来自青冥宗下辖的八大王朝,虽然八大王朝在资源上最是匮乏,但他们的基础并不是很差,最主要的是他们的韧性要好过青冥宗下辖各个宗门或者是世家的弟子。

    正是这样的韧性,才使得八大王朝的弟子来到青冥宗之后,都会迎来一次巨大的爆发式发展,并且有很多弟子都能取得不俗的成效。

    虽说眼下王朝党的排名依旧是排在最后,但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清楚,眼下战斗力最低的绝对不是王朝党,之所以依旧把王朝党排在最后,那是因为王朝党比较保守,很少会把自己真正的力量表现出来。

    这里面还涉及一个方面,那就是王朝党的八大堂口人心不齐的问题,也许是因为王朝党弟子所处的王朝比较喜欢勾心斗角,所以使得王朝党的成员们很难真正的团结一心,如若不然,王朝党的排名,估计早就已经上升到很高的层次了。

    “诸位,秦都党之事,大家最好全都做到心中有数,我建议灵武堂那边继续保持对秦都党的监视,最好不要被发现,而只要他们不主动前来挑事,咱们也就暂且认了这个邻居。”

    听着其他人讨论了一通,尊武堂堂主柳天辰不禁再次插话进来,对着所有人建议道,当然了,说是建议,其实基本上也就相当于是命令,毕竟,眼下整个王朝党就他一个意相境高手,其他人就算心里不服,但嘴上还是要听命的。

    “柳兄言之有理,有这样一个邻居在,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若是将来能够跟他们交好的话,说不定对我王朝党来说也是一个壮大的机会。”

    “哈哈哈,的确如此,不过这就要看这秦都党的发展势头,以及其他党派的反映了,不过不管最终是什么结果,王朝党从中牟利的可能性都不小。”

    “啧啧,这些话题眼下最好还不要讨论,传出去并不好…………”

    对于王朝党来说,如果秦都党壮大起来的话,那么就能成为王朝党与其他党派之间的一个屏障,有秦都党在前面顶着,他们的压力能够减轻不少。

    而一旦秦都党被其他各大党派打压致残的话,说不定王朝党就能捡个便宜,把支离破碎的王朝党收编进来,届时自然就能收获非凡。

    “好了,这些话题的确不应该现在谈论,对了,潼栾副堂主,你们的那位堂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他这次闭关了这么久,可是有什么成效?”

    柳天辰的目光微微一闪,突然把视线段移到了对面的一个青年男子,随后似是无意地道。

    “回柳堂主的话,我们的堂主大人最近倒是有所参悟,不过距离突破还有一段距离,毕竟,在座的诸位都知道,意相境的境界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成的。”

    听到柳天辰问到自己,潼栾不禁微微一怔,这才赶忙恭声回道。作为真武堂的副堂主,他这次是代表了真武堂堂主来的,不过他毕竟不是堂主,所以一直没怎么太说话,直到此刻柳天辰问到他,他这才不得不站了出来。

    当然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想必也都是真武堂的那位堂主大人事先交代好的就是。

    “有所参悟?呵呵,不错不错,希望天涯兄能够早日悟得意相境的境界,那样的话,咱们王朝党就有两个意相境的高手了,届时,就算是排在前列的几个党派,也断然不敢轻视我王朝党。”

    听到潼栾的回应,柳天辰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缩,这才一脸笑容地道。

    事实上,在场的众人谁还不明白,他是绝对不希望真武堂堂主晋级意相境的,毕竟,一旦那位也晋级意相境,那么他在王朝党的地位,必然就要被撼动,再也不可能像现在这般一家独大。

    当然了,他心里更加的相信,意相境的境界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入的,真武堂的那位才修炼多久?如果这么快就能晋级意相境,那他也属实无话可说。

    “还有一件事,趁着大家今日都在,我跟大家介绍一个人。”目光闪了闪,柳天辰也不再继续询问真武堂的情况,而是突然段过身,将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女子拉到了前面来。

    “这是…………”见到柳天辰拉过来的年轻女子,其他人都是微微一愣,却也没有人出言打断。

    “呵呵,诸位,这个乃是我的亲妹妹柳素心,她刚刚加入青冥宗不久,今后还望诸位能够多加提点,多加照顾。”

    “素心见过诸位堂主!”

    柳天辰话音刚落,年轻女子便是上前一步,对着所有人微微欠身道,那等大家闺秀的风范,却是让在场的众人都赞叹不已。

    “原来是柳堂主的妹妹,果然是有其兄必有其妹,柳堂主的天赋冠绝群伦,想不到令妹居然也如此天才了得。”

    “是啊,素心姑娘刚刚加入青冥宗,居然就修炼到了铂金境的境界,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将来的成就必将不可估量。”

    “有时间的话,素心姑娘可以到我们战武堂做客…………”

    等到见了柳素心上前对着自己等人见礼,一众堂主们自是不敢怠慢,毕竟,这可是柳天辰的亲妹妹,而且天赋的确不凡,值得他们夸赞一二。

    “多谢诸位的夸赞和肯定,素心愧不敢当,另外,今后有暇,素心一定会登门拜访诸位的。”柳素心十分淡定,她有这样一个哥哥在此,当然不会畏惧在场的其他人。

    “好了,大家彼此熟悉一下就好,今天的集会,我看就先到这里吧,诸位可有什么异见?”

    听着其他人对自己妹妹的夸赞和邀请,柳天辰虽然表面很淡漠,但他的眼底深处却是不无得意,毕竟,众人对柳素心的肯定,其实也是对他的一种变相地忌惮。

    “没异见,既然如此,大家就散了吧!”

    “我还要继续去完成之前没完成的任务,大家回见。”

    “我也忙到了一半就赶回来了,诸位,有事就差人去叫我,我随叫随到的………”

    没有了其它事情,众人说话之间便是纷纷起身,就要相互告辞。

    “嗡!!!呼呼呼!!!”

    然而,就在众人站起身来准备各自去忙碌自己的事情时,一股难以言喻的能量波动陡然从远处传来,在场的铂金境之人倒是没有太清晰的感受,但一个个的法相境高手,却是不由得把目光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有人突破境界了!那里是………嘶,好像是新成立的秦都党的位置?”

    感受到远处传来的能量波动,众人纷纷朝着窗外看去,随后便是一个个震惊的道。

    狂暴的能量波动充斥了整个密室,然后朝着密室之外传去,蔓延向青冥宗的一座座灵峰,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都被这突然间出现的能量波动惊扰了心神。

    “好,太好了,终于晋级成功了啊!!”

    纪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笑容,同时缓缓地停止了木系超能力力的输出,而这个时候,盘膝坐在他面前的江无崖已经慢慢地稳定了下来,笼罩在其身周的黑色雾气,也是被其收入了身体,露出了他的真容。

    “不容易,实在是不容易,这次幸亏我的木之力发挥了效果,否则的话,江师兄恐怕绝对难以迈过这一关,说来真是够惊险了。”

    看着盘坐在那里,还在疯狂吸收周围天地属性之力的江无崖,纪东的心里着实庆幸不已。

    说真的,江无崖这次真的很危险,当然了,不是说因为对方受了伤,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危险,而是只要对方去冲击法相境中期的境界,那么就要经历这样的危险,而如果没有他在一旁掠阵的话,那么江无崖真的很难有活命的机会。

    这么长时间的冲级,他都不记得自己输出了多少的木系超能力力,总之,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好几处丹田,里面的木之力都要被抽干了。

    不管怎么样,虽然过程比较惊险,但结局最终还是好的,也许,这就是他跟江无崖之间一种命运上的联系吧!

    吞噬了那么多的木之力,江无崖这会儿根本不需要补充太多的能量,时间不长,他身周的天地属性之力便是慢慢地趋于稳定,而他的一身气息,也是随之平稳了下来。

    “刷!!!”

    说话间,江无崖的双眼竟是猛地睁开,顿时,两道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应该是跟他的法相有些关系。

    “啧啧,恭喜江师兄,从今日起,江师兄就是一个实相境的强者了啊!”

    眼看着江无崖睁眼,纪东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随后便是对着对方恭贺道。

    江无崖晋级实相境,这对于江无崖本人,亦或是对秦都党,都可以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尤其是江无崖本人,他想要驾驭自己的法相,就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而迈入实相境,无疑就是一次巨大的进步。

    另外,江无崖的法相属实十分的恐怖,眼下晋级了实相境,他估计,现在的江无崖,就算是对战上意相境的强者,都很有可能会表现非凡。

    “云师弟,请受愚兄一拜!!”

    睁开双眼,江无崖第一时间便是看到了眼前的纪东,见到纪东,他二话不说,直接便是翻身跪倒,对着纪东行了一个大大的大礼!

    这是他第二次跟纪东行大礼,而相比于第一次,这一次的这一礼,无疑更加的情真意切,也更加的心甘情愿。

    说起来,这些天以来,他虽然一直都没有睁眼,但实际上,他其实对外界的一切都了若指掌,尤其是纪东为他输送了那么多的木系超能力力之事,他更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没有纪东在场的话,那么他这条命,必然是要终结在冲击实相境的路上。

    这一刻,说纪东是他的再生父母,根本一点儿的问题都没有。

    “江师兄,你这是干嘛?赶快起来。”

    眼看着江无崖跪倒在自己面前,纪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赶忙将对方扶了起来。

    “云师弟,多余的话,愚兄就不说了,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云师弟的,我若是做了任何有损云师弟之事,必遭天打雷劈,魂飞魄散!”

    顺着纪东的搀扶站起身来,江无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能够感受到,纪东之前为了救他,绝对是耗费了不少的心力,另外,纪东这般直接帮助他,其实也是担了好大的危险的,因为一旦他冲击失败的话,他的法相会发生什么变化,根本没有人能够预料,说不定对方就有为他陪葬的危险。

    “哈,江师兄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都是兄弟,没必要说这些的。”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禁朗声一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

    其实,他真的没觉得自己这次的付出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早就已经把江无崖当成是自己人来看待,那么当然就有义务帮助对方。

    “哎,云师弟的境界实在是高出愚兄太多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会永远记住就是。”

    见到纪东的表情,江无崖几乎马上就看出了纪东的想法,见此,他对于纪东的敬服,简直就是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当一个人可以把付出看得那么淡的时候,那就说明对方是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人,这等信任也好,帮助也罢,真的让他无比的感动。

    “好了好了,江师兄就不要说这些了,现在感觉如何?可是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摆了摆手,纪东也不去跟对方继续辩解,而是直接段移话题道。

    “云师弟放心,我这次成功晋级实相境,不但没有任何的不妥,甚至连我的法相也能更好的驾驭,从今以后,这法相却是再也不能对我自己造成损伤了。”

    说到正事,江无崖也是不再纠结那些情感上的东西,因为他已经决定,从今以后,他是绝对不可能会背叛纪东就是了,如果他背叛纪东,那么他这辈子就真的不配为人。

    “哈哈哈,好,这简直就是太好了。”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由得朗声一笑,这才继续道,“既然江师兄已经彻底的没事了,那我就让几位师兄进来了啊,貌似他们这会儿都在门外着急着呢!”

    “几位师兄,你们可以进来了!”

    略作停顿,纪东这便陡然间吐气开声,对着外面大声喊道。

    “嗖嗖嗖!!!”随着纪东的声音落下,一声声破风声接连传来,时间不长,密室的门便是被推开,随后,以彦无声为首的几人,纷纷出现在了纪东和江无崖的面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