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七十章青冥宗32
    江无崖晋级实相境,这对于整个秦都党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大肆庆祝的大喜事,毕竟,秦都党如今虽然有六个法相境高手,但除了纪东之外,其余还都只是法相境初期的境界罢了。

    眼下,秦都党多了一个法相境中期的强者,这对于其他党派来说,无疑是一种不小的震慑。要知道,秦都党才刚刚建立,就有人晋级法相境中期,说出来也是秦都党气数的一种体现。

    “哈哈哈,江兄,我敬你一杯,你这次因祸得福,前路必将一片平坦,干!”

    大厅当中,秦都党的六大法相境高手加上纪东这个秦都党党主悉数聚齐,七人推杯换盏,一个个都是开心不已。

    说起来,一群志同道合之人能够走到一起,这无疑是一件最为幸福的事情,尤其是他们还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附的头领,这就更加的完美了,眼下,秦都党已经渐入佳境,慢慢地步入正轨,在青冥宗站稳脚跟已经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哈哈哈,多谢诸位兄弟!”江无崖这会儿是最兴奋的,只要有人敬酒,他必然是酒到杯干,没有丝毫的犹豫。

    对于自己的这次晋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个中的意义,可以说,这就是他的一次蜕变,甚至可以说是他的一次再生。

    虽然眼下只有法相境中期的境界,但他甚至相信,就算是遇到法相境后期的强者,他也绝对不会落败,就像之前对战段天成,如果那时的他有现在这等境界的话,那么段天成早就已经被他放倒了。

    “我这次能够因祸得福,说来还要多谢诸位,尤其是党主大人,如果没有党主大人,我别说是晋级实相境,就算是能够活命都难,所以,我还要再敬党主大人一杯!”

    面色稍正,江无崖为自己斟满酒杯,说着便是再次站起身来,对着纪东举杯道。他已经敬了纪东好几杯,但纪东对他的恩情,他真的无论如何都还不完。

    “哈哈哈,江师兄,咱们兄弟之间就不要再说这些了,来来来,大家一起喝,今日不谈正事,咱们只喝酒!”

    见到江无崖再次起身,纪东不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坐下说话就好,随后,他便是对着所有人笑道。

    要说开心,纪东此刻同样十分的开心,他想要创建秦都党之初,并没有想到能够如此的顺利,更是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的强援,可以说,秦都党的发展速度,却是要比他之前预计的还要好得多。

    眼下秦都党已经有了根基,只要他能够继续正确的引领下去,那么秦都党就算是想要问鼎青冥宗,也根本就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这次说来还真是痛快,先是党主大人灭了千云党的一大堂主,回头江兄又晋级了实相境的境界,这一下,我倒要看看其他党派谁敢轻视咱们秦都党。”

    一杯酒下肚,程子岳这会儿已经醉意微醺,说起话来更是傲气十足,就像秦都党已经称霸了青冥宗一样。

    “哈哈哈,程兄说得对,咱们秦都党如今已经名声大噪,我估计,像是聚义党王朝党之流,眼下都要对咱们忌惮不已,就算是强如千云党,如今不也得是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

    听到程子岳之言,郭子豪第一个站出来赞同地道。

    “诸位,虽然党主大人说今日不谈正事,但我还是要提醒大家一句,眼下咱们秦都党风头太盛,我倒是觉得,这个时候的我们必须要多加谨慎,不可有丝毫的疏忽。”

    这时,坐在纪东另一侧的彦无声突然皱了皱眉头,略作迟疑之后,他还是站出来对着众人提醒道。

    他已经彻底的被纪东折服,所以绝对是真心实意为秦都党着想,在他看来,眼下程子岳和郭子豪的盲目自信,其实对秦都党的发展并不是很有利,所以必须要加以提醒。

    “彦兄所言甚是,我也觉得眼下咱们必须要多加小心,我估计那几个排在前列的党派,十有八九该暗中对秦都党的发展进行破坏了,毕竟,他们是绝对不希望一个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党派诞生出来的。”

    听到彦无声之言,最后加入秦都党的孙浮生赶忙放下酒杯,十分赞同地道。他其实早就想提醒大家,只不过他自知自己加入秦都党的时间并不久,所以就没敢乱说话,但眼下既然彦无声提到了,他也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呵呵,彦师兄和孙师兄的提醒不无道理,眼下咱们秦都党强势崛起,恐怕有不少的党派,都会注意到我们,暗中打压其实也是必然。”

    等到彦无声二人的话音落下,纪东不由得挑了挑嘴角,颇为欣慰地道。

    他作为秦都党的一党之主,虽然加入青冥宗的时间并不长,但很多事情,他其实看得同样十分清楚,只不过,今天难得大家把酒言欢,他就没想探讨这些,但既然彦无声提到了,他也不防跟众人简单说说。

    “江师兄,眼下你的修为已经稳定,接下来的时间,还要有劳江师兄多多费心,招揽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秦都党来,咱们如今有十一座灵峰,容纳几万人应该不成问题,如果灵峰不够用的话,我会去跟其他党派交涉,让他们让一些灵峰出来就是。”

    秦都党壮大的脚步不能停,虽然如今的秦都党已经颇为强大,但基础和底蕴跟八大党派相比还是有所不如,所以必须要继续壮大下去。

    “党主放心,我早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目标,我相信,秦都党的力量,很快就能继续壮大,而且还是大幅度地壮大。”

    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微微一笑,十分自信地道。纪东这次为了他而灭掉了千云党的党主,此事会在青冥宗当中无限发酵,他相信,如今愿意加入秦都党的小党派,恐怕要有很多很多了。

    “江师兄心里有数就好。”点了点头,纪东相信,实力大进的江无崖,应该能够更好的完成他的想法就是,“诸位师兄,我会在青冥宗再逗留一阵子,这段时间,大家不必太过拘谨,等到过一阵子之后,我会离开一阵子,为大家带回更多的资源来。”

    修炼之事依旧毫无头绪,他是必须要前往青冥宗之外去寻找突破的机会的,毕竟,在青冥宗当中,想要领悟到法相真的不容易。

    “一切全凭党主安排!!”

    听到纪东之言,六个法相境的高手都是没有任何的异议,说着便是齐声对着纪东回道。

    秦都党的发展完全步入正轨,六大法相境强者,每个人都投入到了秦都党的发展建设当中,而随着这六个人运段起来,秦都党的力量,基本上无时无刻不在进步,可以说,只要秦都党以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那么终究会有超越各大党派的一天。

    纪东根本不需要操心任何的事情,眼下有了江无崖这个实相境的高手,秦都党的很多事情,江无崖自己就能搞定。

    至于招收新成员的问题,那就更是容易得很了。

    整个青冥宗的弟子都已经知道,秦都党的党主乃是一个护短之人,只要跟着秦都党,那么就绝对不会吃亏,毕竟,纪东可是为了江无崖一个人,就不惜灭了千云党的一个堂口的。

    事实上,如今的秦都党根本不需要为招收新成员而费心,他们要做的,只不过就是甄别什么样的人可以招收进来,什么样的人不能招收进来罢了。

    纪东提醒过江无崖,秦都党的原则必须是宁缺毋滥,哪怕不吸纳新的成员加入,也绝对不能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招收进来,尤其是其他党派的暗探,那就更是要想办法拒之门外了。

    当然了,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尔虞我诈,纪东心里也明白,他想要彻底断绝其他党派的奸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至少,他不希望秦都党当中有太多的外人………

    其他人都开始了紧张的忙碌,而这个时候,纪东则是选择了闭关一阵子,试试感悟一下自己的法相,同时也算是保护好秦都党的大后方,也好让江无崖等人安心在外做事。

    之前帮助江无崖晋级法相境中期,纪东其实还是有所感悟的,至少,他对于法相境的力量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今后再跟法相境强者交手,可以更加的容易一些。

    时间流段,眨眼之间,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便是悄然流过,而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纪东虽然没有领悟到自己的法相,却也使得自己的实力凝实了不少。

    这一夜,纪东就像是往常一样,静静地盘坐在密室当中修炼,而他所修炼的,正是他自己总结的飓风刀法。

    跟别人修炼刀法技能不同,纪东现如今已经不需要实战演练了,他的精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难以言说的境界,只要通过精神力不断推演,就能把一部技能演练到极致,然后从中找出优缺点来,最终推演出最最适合自己的刀招。

    “恩?有客人?!”

    就在纪东耐心地推演刀法之时,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却是蓦地从外面传来,虽然很微弱,但以他的境界,当然不可能感受不到。

    很明显的,这是有高手在外面故意释放了自己的气息,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他的。

    “啧啧,看来终于有人坐不住,想要探一探我的虚实了啊!”感受到外面传来的能量波动,纪东不禁微微一笑,同时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出去,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来人。

    那是一个一身黑衣,黑纱遮面的女子,女子的容貌倒是颇为不凡,一身能量波动也是十分恐怖,而虽然用黑纱遮住了脸,但对于身据精神力的他来说,根本就是毫无意义。

    “来的居然是个女子?却不知是哪一方的人,不过不管是哪一方的,出去接触接触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早就猜到了会有人跑来试探自己,毕竟,他这次创建秦都党,动静真的不小,整个青冥宗当中,不可能会没有人想调查他。

    心里想着,他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直接闪身出了密室,很快就来到了秦都党总部所在的灵峰之巅。

    “咯咯咯,秦都党党主果然非同一般,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我,当真是让小女子佩服。”

    就在纪东刚刚来到山顶,却是还没来得及站稳之时,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便是传入了纪东的耳朵,声音听起来倒是蛮动听的。

    “如果连自己的老巢被人闯入都不知道,我这个党主也就不用做了。”听到女子之言,纪东不由得挑了挑嘴角,十分淡漠地回道,说话之间,他却是已经在黑衣女子的面前站定,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对方。

    从表面看来,这蒙面女子倒是看不出什么敌意,就像是一个多日不见的老朋友过来聊天一样,只是,对于身据精神力的他来说,蒙面女子眼底深处的那等肃杀,却是根本不可能掩藏得住,他相信,这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辣女子。

    “咯咯咯,看来云党主倒是对自己十分的自信呢!”听到纪东之言,蒙面女子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便是更加夸张地笑了起来。

    在她看来,纪东之所以能够发现她,根本就是因为她有故意释放气息,否则的话,她才不相信纪东能够知晓她的到来呢!

    “哈,我当然自信了,对了,暗处的那位朋友是姑娘的护卫么?姑娘还是让他不用藏了,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跟人说话的时候还被别人听着,因为那样会很没安全感。”

    嘴角一挑,纪东倒是能够猜到女子的心思,而对此,他也不去辩解什么,而是直接将目光段向了一旁的一处角落,十分平静地道。

    他的精神力早就发现,这蒙面女子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原本,他也没打算把暗处之人揪出来,不过既然这蒙面女子跟自己叫板,他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恩?”

    等到纪东这一次的话音落下,蒙面女子终于有些动容,脸上的笑容也是瞬间消失不见,眼底深处则是闪过一丝浓浓的震撼之色。

    她万万没想到,纪东居然会发现暗处之人,而更让她难以置信的是,纪东居然猜得到暗处之人是她的护卫,这等本领,可就真的让人有些难以想象了。

    “咯咯咯,怪不得连段天成那样的强者都被你轻松地废掉,看来小女子对云党主的实力估计,恐怕是有些过于保守了呢!”

    短暂的震惊过后,蒙面女子这才平静了下来,随后便是再次笑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的她,笑容明显与之前不太一样,一边笑着,她不禁随意的朝着暗处摆了摆手,似乎是示意暗处之人可以暂且离开了。

    看着眼前的纪东,黑衣女子的目光已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起来。

    不得不说,纪东的强大,当真是出乎了她的预料,原本,她还以为纪东虽然名气很大,但实力应该绝对不如她的,可现在看来,纪东的实力,恐怕未必就会在她之下。

    整个青冥宗,她自认所有的天才强者都认得,可眼前的纪东,她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也许纪东的面容是做过了什么掩饰,但他的一身气息,对她来说一样是陌生的,如果她认识的那些人里面有纪东这号人的话,她绝对不可能认不出来。

    “怎么样,云党主,现在可以跟小女子安心地说几句话了吧?”

    打量了纪东一阵子,黑衣女子这才挑了挑嘴角,满脸笑容地道。她已经屏退了暗中之人,说起来,她原本是想带人过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把纪东直接拿下,却没想到纪东居然如此警觉,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让暗处之人继续留下来了。

    “嘿嘿,这还差不多。”听到黑衣女子开口,纪东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继续道,“说吧,不知姑娘此番前来我秦都党的地盘,究竟是所为何事?”

    纪东倒是没有想太多,当感受到暗处之人已经撤走之后,他对于这黑衣女子的印象倒是好了那么一丝,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大半夜的跑到他的地盘来,他可不会认为对方会有什么好心。

    “倒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最近总听说秦都党党主之名,心里着实好奇的很,所以就前来看一看,而现在看来,我这一趟来得还是蛮有意义的。”

    听到纪东的询问,黑衣女子似乎也放松了心神,真的就像是跟纪东闲聊了起来一样。

    事实上,她来见纪东,其实真的没什么目的,要说目的,还真的就只是想要见一见纪东,看看纪东究竟是何许人也,可现在看来,纪东掩饰得实在是太好了一些,她是不太可能弄得请纪东的身份的。

    “呵呵,我不过就是青冥宗当中极为普通的一员罢了,姑娘跑来看我,实在是没什么意义,纯粹就是浪费时间而已。”

    听到黑衣女子之言,纪东不禁有些失笑,不过话说回来,从对方的眼底深处,他还真的没有看出对方有说谎,貌似对方还真的就是出于好奇而来的。

    “好了,既然姑娘只是想要来此看我一眼,那么眼下看也已经看过了,姑娘还是请回吧,这深更半夜的,咱们孤男寡女单独相处,说出去怕也不太好听吧!”

    神色稍正,纪东干脆下了逐客令,却是并不想跟这黑衣女子过多交流。

    他心里清楚,以这黑衣女子的实力,还有适才暗中保护黑衣女子的高手来看,这黑衣女子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说不定就是排名靠前的几个大党派之人,甚至有可能是青冥宗高层的弟子什么的,而这样的人,他眼下还并不想招惹。

    “咯咯,干嘛这就要赶小女子离开?怎么,云党主很害怕我么?”

    听到纪东居然下了逐客令,黑衣女子再次发笑,眼底更是闪过一丝揶揄之色。她其实能够感受得到,纪东是绝对有些忌惮她的,而这才是她最希望见到的情况,如果纪东真的无惧无畏的话,那问题恐怕就真的大了。

    “在下行得正走得直,为什么要害怕姑娘?难道姑娘的身份很高么?”听到黑衣女子之言,纪东同样是摇头一笑,满不在乎的道。

    “咯咯咯,云党主不用想着套我的话,我的身份,恐怕还不能告诉云党主,至少眼前绝对是这样。”

    黑衣女子心思通明,哪里看不出纪东是想要故意探听她的身份底细?不过眼下的她还不想暴露,所以绝对是不会说的。

    “姑娘倒是谨慎,不过说真的,我对于姑娘的身份,真的没什么兴趣。”嗤笑一声,纪东也明白对方眼下并不想暴露,可事实上,他此刻已经记下了对方的容貌和气质,只待他有空去打探一番,说不定就能打探到。

    只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对于蒙面女子的身份还真的不是太过好奇,不管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反正绝对不会影响到他和秦都党就是。

    “好了,我真的还要修炼,恐怕就不能陪姑娘聊天了,姑娘若是想要继续停留一阵子,在下也不会阻止,咱们后会有期。”

    咂了咂嘴,纪东却也不再多说什么,话音落下,他便是蓦地身形一闪,直接朝着宫殿那边掠去,竟是直接把黑衣女子自己晾在了那里。

    “这……………”

    眼看着纪东竟然说离开就离开,竟是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黑衣女子顿时面色一滞,整个人都是有些发呆。

    她的身份非同一般,还从来没有人敢把她晾在一旁不管的,纪东绝对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

    “居然敢直接丢下我不管?”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她这会儿还真是感觉到十分的新奇,说起来,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过如此情形了。

    “哼,哪有那么容易,既然来都已经来了,若是就这般离开,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打探到,岂不是要被别人笑话?”

    气哼一声,她并不想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毕竟,她连纪东的基本情况都还没有打探到,如果就这么离开,它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纪东接触,届时再想探听纪东的底细的话,恐怕就要越发的困难了。

    “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无论如何,今日都一定要打探到你的身份!”

    攥了攥小拳头,蒙面女子也不迟疑,心思一动之间,她便是蓦地脚下一动,却是直接朝着纪东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很快便是追到了秦都党的大殿门口。

    “喂,再怎么说我都是客人,难道云党主就不能请客人进屋喝一杯么?”

    追到大殿门口,她刚好见到纪东要进殿,所以赶忙吐气开声,对着纪东喊道。

    “啧啧,既然姑娘不担心被他人说闲话,那就请进殿好了,区区一杯水酒,在下倒还拿得出来。”

    见到蒙面女子跟了上来,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却也不再驱赶对方,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陌生的蒙面女子,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回到了秦都党的宫殿,纪东这次倒是没有回密室,而是找了一间比较宽敞的会客厅,直接把蒙面女子带到了会客厅来。

    他原本是不想跟对方过多接触的,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离开,他当然也没什么可怕的,说到底,对方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就算对方有暗算他的心思,他也自认可以应对。

    “这会儿实在是太晚了些,我也没办法让人去准备什么,不过姑娘若是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陪你喝几杯。”

    来到大厅,纪东直接在一张桌案旁坐了下来,同时对着蒙面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才一脸笑容地道。

    “好啊,能够跟秦都党党主一起举杯共饮,说来也是小女子的一大幸事,刚好我这里还有一坛不错的好酒,今天就请云党主一起品尝。”

    听到纪东之言,蒙面女子微微一笑,却是直接坐到了纪东的对面,说话之间,她更是一抖手,直接取出了一坛美酒来。

    “恩?姑娘居然还随身带着美酒?”眼看着对方取出了酒坛,纪东不禁微微一愣,随后笑着道。

    一般说来,喝酒的都是大男人,他还很少会看到女子随身带着美酒的。

    “怎么,我就不能随身带着美酒么?不过话说回来,这坛酒还是我之前花费了大价钱弄到手的,原本是打算贡献给长辈,不过既然今日遇到了云党主,就拿来跟云党主一起尝一尝。”

    话音落下,她却是再次一抖手取出了两个精美的酒杯,又随手揭开了酒坛,超能力一动之间,便是分别为自己和纪东斟满了一杯。

    “今日冒昧前来打扰云党主,我先干一杯表示歉意,云党主请!”

    斟满了酒杯,蒙面女子先是将其中一杯酒推到了纪东面前,随后便是端起了自己的酒杯,轻轻地掀开了面纱的一角,优雅的一饮而尽。

    “哈,姑娘倒是有些言重了。”眼看着蒙面女子说话间已经一杯酒下肚,纪东不禁轻声一笑,同时十分自然地将对方推过来的酒杯端了起来,轻轻地嗅了嗅,“恩,果然是难得的佳酿,说来在下也是个爱酒之人,所以就不跟姑娘客气了。”

    话落,他也是端起了酒杯,一口喝了下去,却是要比对方豪迈得多。

    “恩?咯咯咯,云党主还真是信得过小女子,难道云党主就不怕我在酒里下毒么?”眼看着纪东一饮而尽,竟然连一点儿的迟疑都没有,蒙面女子顿时微微一愣,随后便是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想过好几种可能,但惟独没想到纪东会是这样的反应,在她看来,纪东八成是不会喝她的酒的,毕竟,她跟纪东并不熟,而这个世上,没有谁会随随便便就把别人的酒喝掉,尤其是在眼下这种情况。

    可事实却是,纪东还真的就把她的酒给喝了,而且还喝得那么干脆,这一刻,她对于纪东,不禁越发的看不透起来。

    “哈哈哈,我虽然接触过的人不多,但最起码的识人能力还是有的,我觉得姑娘绝对不会拿毒酒让我喝,如果姑娘真的那么做了,我大不了认栽就是。”

    听到蒙面女子之言,纪东顿时长笑一声,满不在意的道,而一边说着,他竟是一抖手,却是再次为自己斟满了一杯,就像是喝上瘾了一样。

    事实上,他当然不可能不防备这蒙面女子,只不过,他已经用精神力探查过,这酒应该不会有问题,另外,他虽然把酒喝了下去,但却早就通过精神力进行了处理,只不过对方根本看不出来罢了。

    至于什么识人能力,当然只是他随便找的一个蹩脚的借口而已。

    “不愧是秦都党党主,就从云党主的这份胆气和见识,小女子就要再敬你一杯,请!”

    听了纪东的回答,蒙面女子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服字,她甚至突然有种感觉,放眼整个青冥宗,貌似还真的找不出一个像纪东这般有胆识的人了。

    “厄,这个………惭愧惭愧………”

    等到蒙面女子话音落下,纪东不禁气息一滞,心下难免有种怪异的感觉,他看得出来,对方似乎是真的相信他的话了。

    “云党主,如果小女子没有猜错的话,云党主应该是戴了丹阵师制造的易容面具了吧,却不知云党主为何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再次喝下一杯,蒙面女子不禁笑了笑,随后突然对着纪东问道。

    “哈,姑娘猜得不错,我的确是有戴易容面具,至于我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姑娘问问自己不就行了?好像姑娘也戴着面纱呢吧?”

    对于对方能够猜到自己并不是真面目示人,他倒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他心里清楚,眼下的青冥宗,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会暗中探查他的底细,要查到这些,其实一点儿都不难。

    “咯咯咯,好吧,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都不要说对方就是了。”听了纪东的回应,蒙面女子再次娇笑起来,却也不在此事上面过多纠缠。

    “说说云党主创建秦都党的想法吧,我相信云党主应该不会只是为了玩玩那么简单,却不知云党主可否透露一二?”

    眼下已经跟纪东坐到了一起,蒙面女子显然不想错过这等打探消息的机会,如果能够弄清楚纪东的目的或者是底细,她这次也算是立了一功了。

    “啧啧,看来姑娘还不是单纯地想要跟在下喝几杯酒那么简单啊!”

    听到蒙面女子再次提出问题,纪东不禁撇了撇嘴,“也罢,既然姑娘问到了,那我就简单说一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心思电段,纪东的心里,却是突然有了一些想法,“不瞒姑娘,我之所以创建秦都党,其实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就是我自己的确想要创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组织,这样能为我带来很多的方便,而另一方面,我也是有些责任在身,至于是什么责任,这个恐怕就不便跟姑娘说了。”

    说着,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却是让人不免充满了遐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