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五百七十一章青冥宗33
    纪东心里清楚,不管这蒙面女子究竟属于哪一方势力,其实说到底都是来这里探他的底细的,而既然对方想要探他的底细,他总不能让人空手而归。

    反正他的事情根本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所以,他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而且是怎么神秘怎么说,也只有这样,各大势力才会对秦都党更加重视,更加的忌惮,从而为秦都党争取更多的发展空间。

    心里有了这样的思路,纪东接下来跟蒙面女子的对话却是变得轻松了好多,而随着他的一番信口胡诹,蒙面女子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秦都党的后台似乎很硬,所以才会像现在这般有恃无恐。

    事实上,秦都党这阵子的表现,基本上可以用肆无忌惮来形容了,不管是大肆招收新成员,还是尽灭千云党云门堂的高手,这恐怕都不是一般人敢随意去做的。

    “姑娘,该说的,能说的,我基本上都已经说了,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姑娘还是请回吧!”

    也不知道聊了多久,纪东终于再次下了逐客令,对着对面的蒙面女子道,他不知道蒙面女子是否已经达成目的,反正他这会儿是已经完成任务了。

    “咯咯,好像真的不早了呢,也好,今日就先聊到这里吧,改日有暇,我再前来跟云党主把酒言欢,不知云党主意下如何?”

    听到纪东再次下逐客令,蒙面女子这次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也明白,他所能了解的,恐怕也就这么多,就算她继续留下来跟纪东闲聊,恐怕也不可能打探到更多了。

    “自然是没问题,虽然不知道姑娘是什么身份,不过我跟姑娘的聊天倒是蛮融洽的,对了,下次姑娘再来的话,我会提前准备好下酒菜,让姑娘喝个痛快。”

    微微一笑,纪东也不拒绝,似乎十分欢迎对方再来。

    “咯咯咯,那就这么说定了。”闻言,黑衣女子不禁娇笑数声,说话间已经站起了身来,“对了,临走之前,小女子要提醒云党主一句,青冥宗并不是一处乐土,云党主想要发展秦都党无可厚非,不过云党主一定要记住,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青冥宗多出一个大的党派的。”

    “多谢姑娘提醒,在下记住了!”听到黑衣女子之言,纪东不禁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很明显的,对方分明就是在提醒他要多加小心,而这绝对是为了他好。

    “咯咯咯,言尽于此,云党主好自为之,后会有期!”

    话已至此,黑衣女子却也不再多言,说着,她便是身形一闪,蓦地消失在了大厅当中,段瞬之间便是消失在了茫茫夜色深处。

    “啧啧,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子,却不知她究竟是代表了谁来的。”

    等到黑衣女子离开,纪东不禁挑了挑嘴角,脸上尽是一片淡淡的笑容。

    虽然只是简单的接触,但他看得出来,这蒙面女子对自己的确没什么恶意,尤其是对方最后的一番提醒,更是充满了友好。

    “意相境的修为,而且还有意相境的高手在暗中保护,看来这女人的身份恐怕并不简单,十有八九是哪位大人物的弟子什么的,这样的人,还是暂且不要胡乱调查为好。”

    青冥宗深处高手无数,他并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再者说,他已经记下了这女子的容貌,今后若是见到,他完全可以轻松确定对方的身份,所以也没必要去暗中调查。

    “不管怎么样,这次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儿,也许各大党派的高手,怕是都要开始行动了啊,也不知道下一次来的会是谁。”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真的,他倒是不担心任何人来找麻烦,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和手段,就算真的是天位境初期的强者来了,他都没什么可怕的,无论如何,他这次都要把秦都党壮大起来,成为青冥宗最大的党派…………

    与此同时,青冥宗深处,一座耸入纪东的灵峰之巅,刚刚跟纪东聊过天的黑衣女子,这会儿已经回到了她自己的地盘,进入到了一间幽静的房间当中。

    “少主,你没事吧?”

    就在黑衣女子刚刚回到房间之时,一个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便是窜了出来,对着黑衣女子询问道。

    “我没事,就是跟那个秦都党的党主喝了几杯,可惜此人狡猾得很,根本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说,而有些信息,恐怕也未必是真的。”

    见到黑衣男子出现,黑衣女子一边摘下了面纱,一边平静的开口道,只是,从她的语气当中,却也不难听出她的好奇和无奈。

    “属下觉得,少主还是不要过多接触此人为好,此子的实力十分恐怖,就算是我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另外,少主这个时候去接触此人,属下担心会让有些人误会………”

    黑衣男子的眉头皱了皱,随后便是善意地提醒道。

    “咯咯咯,这家伙的实力恐怕的确很强,但也未必就能强的过我,至于让别人误会么,我倒是希望那些人误会。”

    还不待黑衣男子的话说完,黑衣女子便是娇笑起来,打断了对方后面的话。

    “恩?少主的意思是…………”闻言,黑衣男子不禁双眼微眯,下意识地询问道。他知道,自己的这位主子可不是一般人,心思也要比很多人都聪慧不少,也许他所看不到的东西,对方却是能够看到。

    “我已经试探过了,按照那家伙的说法,他的背后应该是有人做支撑,不过我倒是并不这么认为。”站起身来,黑衣女子悠悠的走到了窗前,目光看向外面的无尽黑夜,眼底尽是一片睿智的光芒。

    这个时候若是纪东在场的话就会注意到,此时此刻的蒙面女子,绝对跟之前判若两人。

    “你稍后去安排一下,把我去见过秦都党党主的信息隐晦地透露出去,另外,放出消息,就说秦都党背后其实是师尊在暗中支持。”

    看着窗外的夜色,黑衣女子头也不回,直接对着身后的中年男子命令道。

    “是,属下马上就去办!”闻言,黑衣男子二话不说,躬身一礼之间,便是直接闪身出了房间。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如果这秦都党背后真的没有人支持的话,那么最后,它一定会属于我任雨晴!”

    坦白讲,纪东其实还是有些太嫩了,他的实力虽然已经很强,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实力所能弥补的。

    跟黑衣女子的一番谈话,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可事实上,黑衣女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糊弄的,有些东西,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的积累和沉淀。

    当然了,他倒也并不是非要让黑衣女子相信他所说的话,就像黑衣女子所想的那样,这个世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本来就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他的原则,最终还是以不变应万变,而不是事事都完全算计好。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个道理,恐怕什么人都懂。

    对于纪东来说,黑衣女子到访一事,无非也就是个小插曲罢了,没用几天,他基本上也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秦都党依旧平稳有序地发展着,而作为甩手掌柜,纪东则是每天都沉浸在修炼当中,不断提升着自己的实力和手段,也只有他自己变得更强,秦都党的发展才能更有保障。

    可惜的是,虽然他的实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升,但距离领悟到法相,依旧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纪东能够感觉到,如果一直呆在青冥宗的话,他想要领悟到法相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一些,看来,只待秦都党再发展一阵子过后,他就必须要离开青冥宗,去外面寻找领悟法相的契机了…………

    这一日,纪东正在密室当中安静的推演刀法,但这个时候,江无崖和彦无声的突然到访,却是将他的修炼打断开来。

    “江师兄,彦师兄,两位师兄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么?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把江无崖和彦无声让到了房间里,纪东第一时间就发现,这会儿的江无崖和彦无声都是皱着眉头,而且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以他对这二人的了解,这两人绝对是有事要跟他说,但貌似还有些顾忌。

    “党主大人,我们两个这次前来,是想跟党主大人求证一些事情,就是不知道党主大人能否实情相告,也好让我们二人做到心中有数。”

    听到纪东主动询问,江无崖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鼓足了勇气问道。

    “啧啧,江师兄有什么话尽管说,咱们兄弟之间,无须有任何顾虑的。”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才摆了摆手道。

    “多谢党主大人,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得到纪东的首肯,江无崖再次吸了一口气,“是这样的,最近外面有传言,说是党主大人创建秦都党,乃是大长老暗中支持的,我就想知道此事究竟是真是假。”

    江无崖自认跟纪东的关系还不赖,他相信,就算自己问得过火一些,纪东应该也不至于会跟他翻脸才是。

    “恩?竟然还有这种事?!!”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由得面色一滞,却是没想到外面居然会出现这等传言。

    说起来,他整日带着易容面具,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想要避开那位大长老,却是没想到这样都跟跟对方发生一些关联。

    “党主大人,眼下外面之人都说秦都党是属于大长老一脉的,更有甚者,居然还声称见到过任雨晴来过秦都党的总部,跟党主大人畅谈了一夜,那等绘声绘色的描述,简直就像是真的一样。”

    这时,一旁的彦无声也是插话进来,对着纪东补充道。

    “恩?任雨晴?!!”听到彦无声之言,纪东的眉头顿时微微一皱,心下几乎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身影,“彦师兄,你说的任雨晴是何许人也,长得什么模样?”

    “任雨晴么?她是大长老的三弟子,也是青冥宗当中有名的女凶头,长得肤白貌美,平日里更是巧笑嫣然,给人的感觉却是颇为舒服。”

    对于纪东的‘无知’,二人却是早就见怪不怪了,此刻听到纪东问起任雨晴,二人都是略作回想,便是纷纷对着纪东介绍道。

    “这…………她居然是大长老的三弟子?这个玩笑有些开大了吧?”

    等到听了江无崖和彦无声对任雨晴的介绍,纪东几乎马上就能肯定,当日跟他举杯对饮的,一定就是所谓的任雨晴没错了,只不过,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是自己最大的敌人的弟子!

    “任雨晴………大长老的三弟子………”面色变幻,纪东不禁在心底里思考了一阵子,随后便是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党主大人,您不要告诉我们,你真的见过任雨晴那个女凶头………”

    眼看着纪东变幻的神色,一旁的江无崖和彦无声都是不禁神色一紧,显然是看出了一些问题来。

    “呵呵,真的让你们猜对了,几天前,有一个蒙面女子来过这里,虽然她没有留名,不过从两位师兄的描述来看,应该就是你们所说的任雨晴无疑了。”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隐瞒,直接便是对着二人笑着道。

    “什么?这么说,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了?”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江无崖不由得身形一颤,有些难以置信的对着纪东问道。

    “呵呵,这个任雨晴跟我畅谈了半夜,这个的确是真的,不过要说我的身后有什么大长老的支持,这自然是子虚乌有的事情,难道二位师兄还没有看明白这里面的猫腻么?”

    见到江无崖紧张的模样,纪东不禁嗤笑一声,对着对方眨了眨眼道。

    “恩?党主大人的意思是…………”

    江无崖不是笨蛋,他之前因为身在局中,所以并没有考虑得太仔细,但此刻被纪东这么一提醒,他这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这里面的关键。

    外界传言秦都党是隶属于大长老的,这摆明了就是有心人的推波助澜罢了,再联想到任雨晴的到访,整个事件貌似就更加的清晰了。

    显然,任雨晴貌似是想用这种方式,把秦都党绑在大长老的战船之上,而等到所有人都认为秦都党属于大长老之时,恐怕就算他们想否认都不成了。

    正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不管秦都党究竟是不是大长老在后面做支撑,只要所有人都认为秦都党是大长老的,那么就算秦都党想要辩解,恐怕都很难让人相信。

    久而久之,大家都会把秦都党当成是大长老手底下的势力,届时秦都党的任何行动,自然也就会被冠以大长老一系的标签,也许,秦都党的最终归属,恐怕也只能是臣服于大长老一系了,毕竟,大长老在青冥宗的地位摆在那里,只要有大长老出手,青冥宗的其他高层是绝对不会参与进来的。

    当然了,如果秦都党的背后是其他人在支撑的话,那么眼下大长老一系的介入,很有可能会起到一个清除异己的效果,总之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好一个任雨晴,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会有如此心计,看来,咱们秦都党恐怕是甩不掉大长老的标签了啊!”

    短暂的思索过后,江无崖和彦无声都是已经想通了个中的枝节,这个时候,二人对于任雨晴,简直就是越发的佩服起来,而且隐隐有些忌惮。

    “这个任雨晴的确不简单,她之前故意跑来接近我,恐怕是一早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看来跟她相比,我还真是稚嫩了一些。”

    微微一笑,纪东对于任雨晴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起来,现在想想,他之前跟任雨晴接触之时,对方看似毫无目的,可实际上根本就是步步为营,每一步都是大有深意。

    “党主,任雨晴作为大长老所收的第三个弟子,绝对是不容小觑的,另外,我听说大长老的大弟子和二弟子都对她十分疼爱,而实际上就是倾慕此女,甚至有人都在传言,大长老的位子,将来都有可能会由她来接任。”

    说起任雨晴,江无崖和彦无声显然也是有所了解的,毕竟,他们在青冥宗也混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连这等身份的人物都不晓得。

    “对了,两位师兄不妨跟我说说大长老的弟子,除了这个任雨晴之外,还有什么比较厉害的角色么?”

    听到江无崖说起大长老的其他弟子,纪东不由得心下一动,随后便是随口问道。

    “大长老一共收过四个亲传弟子,任雨晴是三弟子,党主大人已经见过了,而在任雨晴之上,大长老还收过两个弟子,分别是大弟子和二弟子,其中大弟子名为何文岳,如今已经是天位境的超级强者,却是早就进入了长老堂,而二弟子贺树峰也早就已经是法相境后期的境界,如今也不知道是否已经达到了天位境。”

    对于纪东的‘无知’,江无崖和彦无声早就有所领教,所以也是见怪不怪了,事实上,大长老有几个弟子,又都是什么修为境界,这还真没有多少人不知道的。

    “天位境?大长老的弟子当中,居然还有天位境的强者?”

    等到江无崖话音落下,纪东顿时神情一怔,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震撼之色。

    天位境的境界,那绝对是现在的他想都不敢想的境界,他万万没想到,就连大长老的弟子,居然都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如此看来,大长老本人的境界,恐怕会更加的骇人听闻了。

    “不错,就是天位境,何文岳跟随大长老的时间比较早,在大长老还没有登上长老首席之位那会儿,他就已经跟随大长老了,此人天赋卓绝,乃是罕见的修炼奇才,甚至很多人都猜测,他的修为,迟早是要赶上大长老的,只不过此人在性格上有很多缺陷,所以怕是难以继承大长老之位。”

    何文岳在青冥宗当中的名声,恐怕真的没有几个人会不知道,想当初何文岳成名之时,像江无崖和彦无声等人,恐怕都还没有加入到青冥宗当中呢!

    “厉害,实在是厉害,看来我对那位大长老的了解,还真是太少了一些啊!”

    心思电段,纪东对于大长老一系的实力,不禁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他之前只顾着提升自己,却是还没来得及对大长老一系的实力进行具体的了解,而到了现在,他也是时候了解一下自己这个不得不面对的对手了。

    “哦对了,大长老还新收了一个小弟子,就是不久前的事情,那个小弟子名为秦向晚,铂金境的境界,也是青冥宗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不过此子已经很久不曾露过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长老藏起来闭关修炼去了,估计出关之后又是一个厉害角色。”

    这时,一旁的彦无声突然插话进来,对江无崖的讲述进行了补充。

    “秦向晚?”

    听到彦无声的补充,纪东不禁眉毛一挑,脑海当中第一时间便是浮现出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影像,嘴角不觉间露出一丝笑容。

    “看来这大长老一系的实力和底蕴还真是非同一般,如果他们有心要吞并咱们秦都党,说起来还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双眼微眯,纪东心里清楚,不管是那位大长老的主意还是那个任雨晴的主意,总之,大长老一系绝对是已经盯上秦都党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些人就会突然发力,想方设法把秦都党收入旗下。

    “此事恐怕需要党主大人拿定主意了,大长老的能量非同小可,如果他亲自施压的话,我们恐怕真的会很难做。”

    江无崖的眉头也早就紧紧地皱了起来,他是不希望秦都党被大长老收编的,毕竟,他选择跟随纪东,就是看中了纪东的理念,如果秦都党被大长老收编的话,那么秦都党也就不再是秦都党了。

    “此事我自有打算,江师兄和彦师兄还是尽管把心思放在秦都党的发展壮大上面好了,说起来,眼下大长老一系愿意为咱们撑腰,这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我相信,有了这样的传言,想来其他党派应该不会贸然对我们出手了。”

    微微一笑,纪东并没有太过焦急,正所谓凡事有弊就有利,大长老一系想要掌控秦都党,刚好他也需要一些客观因素来掩护秦都党的发展,既然大长老愿意跳出来当秦都党的保护伞,他当然是欢迎之至。

    对于大长老一系的力量介入,纪东的心里其实还是相当的开心的。

    首先一点,大长老一系可以为秦都党的发展保驾护航,这绝对是没什么可怀疑的了,再有一点,他跟大长老之间,恐怕迟早会有一番冲突,眼下大长老的力量主动介入进来,这无疑为他铺好了跟大长老开战的道路。

    当然了,现在的他,恐怕还没有资格跟大长老叫板,想要跟大长老作对,那么首先,他必须要把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才行。

    “江师兄,彦师兄,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恐怕要离开青冥宗一阵子,这段时间里,就要劳烦两位师兄多多照看秦都党了。”

    一番交谈过后,纪东不禁沉吟了半晌,这才对着江无崖和彦无声开口道。

    “党主大人要外出?”

    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和彦无声都是微微一怔,略带焦急地问道。他们两个心里都清楚,纪东绝对是秦都党的核心支柱,如果纪东离开的话,秦都党可是没什么保障的。

    “不错,我需要去处理一些事情,不过应该很快就能回来,这期间,两位师兄该怎么做就还怎么做,不要因为我不在就放缓脚步,我相信,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敢对秦都党出手的。”

    时至今日,他必须要外出寻找一些契机,朝着法相境的境界发起冲刺了,因为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就算他坐镇秦都党,其实也很难压得住场子,毕竟,秦都党接下来可能面对的对手,恐怕已经不是段天成那样的角色了。

    “好,党主大人放心的去吧,我和彦兄一定会管理好秦都党,绝对不会让人损伤秦都党的利益!”

    短暂的愣神过后,江无崖当先回过神来,对着纪东保证道。他其实也相信,有了大长老一系的力量介入,秦都党一时半会儿的确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而就算是有,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倒也并非完全应付不了。

    另外,他更加的相信,纪东这次外出,很有可能会为秦都党带来不一样的发展契机,等到纪东归来之后,秦都党说不定能够迎来一次不一样的爆发。

    “有江师兄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闻言,纪东顿时满意一笑,脸上尽是一片的赞许之色,“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丹药,其中有些丹药应该对诸位师兄有些用处,江师兄稍后拿去分了吧!”

    说着,他便是一抬手,取出了好些个瓶瓶罐罐,里面全都是十分珍贵的丹药,虽然不至于世所罕见,但绝对是价值不菲就是了。

    “嘶,这是………”

    眼看着纪东说话间居然又拿出了这么多的珍贵丹药,江无崖和彦无声不由得对视一眼,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感觉。

    他们虽然早就知道纪东的丹药资源十分丰富,但像这种随随便便就赏赐丹药的情况,说起来还是有些过于震慑心灵了。

    “好了,二位师兄,正所谓事不宜迟,二位师兄去安排秦都党的发展之事吧,小弟就先行离开了,二位师兄保重!!”

    随手发放了丹药赏赐,纪东却也不再迟疑,说着便是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却是一丝的气息都没有留下。

    “这…………”

    直到纪东彻底的消失无踪,江无崖和彦无声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尤其是江无崖,他自认为如今的自己已经十分强横了,可在纪东面前,他还是有种需要仰望的感觉。

    “江兄,咱们的这位党主大人,是不是过于富有了些?”

    彦无声的目光不由得被纪东留下来的瓶瓶罐罐吸引了过去,他认得出来,纪东留下来的这些丹药都是极为罕见的宝贝,其中有几种丹药,就算是他们这等境界服用了,都能对实力的提升大有裨益,估计就算是青冥宗的长老们,也很难弄得到这些宝贝。

    “吁,的确是富有了些,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也着实是一件可喜之事。”

    轻舒一口气,江无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彦兄,我知道你的修为卡在法相境初期已经有很长时间,却是一直找不到突破的契机,眼下这些丹药,彦兄看中了哪个就直接拿去用吧,想来应该能够为彦兄带来一些变化。”

    从法相境初期到法相境中期,这中间需要的心灵感悟和突破契机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但不可否认的是,纪东留下来的这些丹药,其实都是契机的来源。

    像纪东留下来的破禁丹,这种丹药可以使得超能者的经脉得到拓宽,从而使得超能者的力量有所提升,而这说不定就能带来突破的契机;还有神行丹,这丹药吞下去之后,速度能够提升好多,这其实同样是突破极限,说不定也能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感悟………

    总之,如果没有这些丹药的话,冲击新的境界就无从说起,而有了这些丹药,至少晋级的希望就能多一些,这也是为什么丹阵师的神丹灵药一直都那么抢手的原因。

    “多谢江兄理解,既然如此,那兄弟我也就不客气了,这里面的丹药,我一样拿一颗。”

    听到江无崖之言,彦无声略作迟疑,便是随手将眼前的丹药一样拿了一颗出来,却是一点儿都不贪心。

    他虽然加入秦都党的时间比较早,但也不想搞特殊化,何况他眼下的确不需要那么多的灵丹妙药,因为多了暂且也没用。

    “彦兄无需如此,你若是能够晋级法相境中期的话,那是再多的神丹灵药也换不来的,所以,彦兄还是多拿一些吧!”

    见到彦无声只是一样丹药拿了一颗,江无崖不禁轻笑一声,说着便是再次把每个玉瓶里的丹药取出了一枚,交到了彦无声手里。

    说起来,纪东留下来的丹药数量不俗,就算是平分,彦无声也不止一样一枚的。

    “这…………也罢,既然如此,那兄弟我也就不推辞了。”下意识地接过江无崖递来的丹药,彦无声沉吟片刻,最终却也没有推辞。

    正如江无崖所说的那样,如果他能够晋级法相境中期的话,那么再多的丹药花费,其实都是值得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6/1660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