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四章 一响千金!
    待杨露禅离去。

    赵舟也不做他想,呼噜噜的推着磨盘,一时间“咔咔”的磨米面声回荡屋内。

    一来、一回,推得比昨天轻松多了!

    “这强身丹挺管用的!”

    等磨盘转动了二十来次。

    赵舟发现自己也不见累,胳膊也不酸,不像昨天一样累的只想趴下睡会。

    “我说练武的人为什么要用药浴,药酒。这效果果然是立竿见影!”他边转动磨盘,边望向了屋内草堆边上的药酒,真当到了自己练的时候,他才心下了然,知道这‘药浴、药酒、丹药’就和‘法宝’一样,辅助作用很明显。

    也是他第一次服用强身丹,药力发挥的快,猛地一开始大补,增加的体质多,往后就是细水长流,是个水磨工夫的伙计,慢慢增加。

    就像是人都有一种抗药性,一开始生病,吃哪种药效果特别好,一天见效,但身体内也有抗药性。

    虽然抗药性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可这段时间再病了,再吃这药,效果就不那么明显。

    强身丹也是如此,所以要隔几天吃上一次。

    可是多锻炼,增加身体新陈代谢,却能尽快把体内的抗药性抹去,所以系统才解释道:‘根据自身锻炼强度服用强身丹’。

    只是这些道理、医理,赵舟不懂。

    反正他只知道自己推磨的时候,累了就休息一会,中午吃些饭菜,晒晒太阳,日子无忧无虑,也不用上班,咔咔的在磨盘转动声中就是一天过去。

    晚上再吃点杨露禅弟子送来的饭菜,喝上一小口像是药酒一样的小酒,嘴里腥辣甘甜。

    也乐得自在!

    “昨天除去吃饭的时间,一共锻炼了大约十小时,磨了四十斤米面。而今天锻炼了整整十六小时!磨了八十斤,装了两桶!”

    等到了要睡觉的时候,他望着满满一桶与装了半桶的米面,成就感满满。

    这种肉眼就能看到自己一步一步变强的感觉,非常享受!

    就如今天做了十个俯卧撑,起身就能看到几块腹肌一样!

    “这力气果然是大了许多,也不怎么感觉累了....”赵舟放下磨把,直起腰来,才感觉到浑身有些酸疼,可紧随其后就感觉疼痛处暖暖呼呼的。

    他觉察这个情况,也略微伸展了一下身子,大约三四分钟过去,酸痛感就消失了大半,剩下的微不可闻。

    这样的情况,今日一天已经发生了二十来次,药力一直在强化着他的身体细胞,加深韧性、提高耐力,也修复着受伤的肌肉组织。

    一天之中,他也是休息三四分钟,就开始接着推磨,练劲。

    强化的频率也非常频繁,药力发挥的很快。

    只是。

    如今的天色也不早了,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左右。

    “吱吱”附近除了虫鸣声外,静悄悄的,杨露禅再刻苦的弟子也早去梦中和“周公”对练了。

    “时间过的真快....昨天才找到的法宝都快用坏了。”

    赵舟把手掌上‘轻微破损的法宝’解下,望了一眼待机都快待没电的手机,又望了一眼磨盘,虽然还想接着练,但也知道欲速则不达,一口吃不成胖子,便也恋恋不舍的回去屋中。

    “系统,这强身丹的药效还有多久?”

    只是他躺在床上的时候,虽然感觉身体暖烘烘的,但也不敢肯定药效还能持续多久,还是询问了一声系统。

    【强身丹药效还余:三十五小时,三十七分,十二秒。十一秒、十秒....】

    系统提示响起,他脑海中的图鉴上也显出一行字迹,下面还有两行提示,一个是关于‘抗药性’,一个是关于配方解析。

    【强身丹抗药性正在减退。还余:三百小时,五十六分,四十二秒、四十一秒、四十秒....】

    【提示:抗药性与药效都会随着气运者锻炼,逐渐加速消失】

    显示完这些,系统怕赵舟不懂,又解释了一些抗药性的原理。

    “药效和抗药性时间,以后不用显示了,太麻烦。密密麻麻看着一堆,头晕眼花的。”赵舟看着这满满一图鉴的字迹,觉得麻烦,把这些‘时间提示’屏蔽掉了,只让系统提示自己什么时候“吃药”。

    但有关于抗药性的原理,他也是仔细看了一遍,知道的差不多,也随即屏蔽掉。

    “我这样一直练,倒是没练错,可以更好的发挥药力。只是消耗的会很多,也幸好系统解析出来了配方....”赵舟思索着,让图鉴又显示了丹药配方。

    【强身丹、止血散等药品配方已经解析。强身丹为当归、五年人参、玲珑草....】

    密密麻麻十来种药材的名字,分别出现在了各自归属的丹药图鉴下面。

    包括炖煮的时间,怎么样风干,什么样的药草熬煮到什么时候,放什么搭配药材,都一一列明。

    “这下可不用宝贝这些丹药了。空间内有那么多金银珠宝,药材钱是不用愁,没药效的时候,该吃就吃。但有备无患,明天去外面看看,早点买完配方上的药草,也心里踏实。”

    赵舟望着瓶罐,知道了还有药效,也先放回了系统空间,等过两天身子没有像按摩一样的酥麻感觉,系统也告知药效消失,再准备吃上一枚。

    而一夜过去。

    赵舟早晨起来推磨了一会,见到杨露禅来教自己练拳的时候,也说道了一番自己想买药草的事情。

    但他念着强身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品,也没详细说明,只提说是老配方的强身方子。

    “小事而已。只是我还要教徒弟,倒是没时间陪同赵少侠一同去,那这样吧....”杨露禅也没多问,教完了赵舟一遍拳法,就回往练武场,怕赵舟被骗,便叫来了一名懂药材的弟子,让他随着赵舟去往了县城。

    赵舟见到人来,也没做耽搁。

    回屋中拿好早就从系统内取出的金银,两人一同去镇里兑换成钱币,又去药铺转了转。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除了五年人参难寻,他们跑了靠近大山边上的山村农户家中才购到三四支以外,其它的药材很容易就买到了。

    随后。

    请这位弟子吃吃饭,送了点小礼物,赵舟又如前两天一样,推推磨,吃吃饭,休息休息。

    只是他现在休息的两三分钟内,也不是躺在草铺上了,而是在院落里面架了一口砂锅,休息的时候就熬熬药,添添水。

    这样练功熬药两不误。

    也在这悠闲练劲的时光中,这日子也一天天过去。

    赵舟也发现这个系统,基本不干扰自己任何事情,更像是辅助一般,除了提示药效消失,气运者该吃药以外,平常连个“滴滴滴”的音都没。

    他觉察到这个情况,也乐的清闲!

    每日早晨起来,在院落内打拳、温习杨露禅教他的拳法。或者杨露禅看他招式熟练,再传他几式。

    中午吃完饭,就拾点柴火,把药熬上、开始推磨。

    当然,熬药的过程中,赵舟有时候掌握不了火候,经常把药熬成“糊涂”。

    但时间一长,熟能生巧,也能熬出药汁。

    可这一锅汤汁不是能保存的丹药,他也不知道怎么把汤搓成一团。

    只能随着身体内的药效消失,先不用瓶罐内的丹药,先把这些药材烹煮出来的汤汁现熬、现喝。

    而汤汁药力也与丹药一样,都是三日时间。

    只是,入药的人参要是年份高了,这药效也多持续一日片刻。

    然而。

    随着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

    当赵舟把整个练武场,以及免费帮村民家中的小米、大米、绿豆、玉米等,只要是能磨的粮食全都磨完了以后,却发现自己一天就要喝一碗半!

    也幸好珠宝金银拿的够多,现在的物价也不贵,不然赵舟这样的喝“人参法”,很快就要少去一样练功的“辅助法宝”。

    “这两个月来,从一开始的四十斤,累死累活。到现在的一日六百斤,轻而易举。早就把整个村子里面,只要想磨面的农户粮食全部磨完。看来要想再磨米面。只能等秋收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

    赵舟思索着,看到最后一户农家道谢着把石磨旁边磨成粉的米面提走了以后,倒是不知道要干什么。

    此时,正值盛夏,夏收过后,刚刚夏种,离秋收还有一个两月。

    “去其它世界,找人练练手?”

    赵舟发现没东西可磨,心思就再也压不住了,想去其它世界看看,顺便看看系统有什么任务,或者奖励。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段时间找这个晚清世界内的国术拳师切磋一下,锻炼一下实战,先不去其它世界。

    然而,杨露禅安排过自己的弟子与赵舟切磋,基本都留手,施展不开,很难受。

    但赵舟出去比武,又怕手下没留招,失手把人打死。

    打死人,他倒不怕。

    本来国术就是用来杀人的!对练把式能学出来什么东西?

    他想了两个月,已经想的很明白。

    两个月内,他有时携带金银在村外买药材,碰到见财起意的强盗,也会念着练拳机会来了,下重手把强盗打死过。

    可强盗地痞,不是国术拳师。

    赵舟还想在这晚清世界游历一番,跟那些国术大师学学拳法,不想让自己的名声臭掉,背上“出手切磋、必下重手、生死不论”的名号。

    虽然,目前他没有什么名声,可他知道自己只要开始切磋之旅,那名气就起来的很快。

    “以我现在的劲力,手上的力道已经足可以打死人!”

    赵舟思索着胳膊挽了一个圆打出,缓缓慢慢,就像是平常推磨一样,也如公园大爷大妈的太极推手。

    可双手画着的圆圈刚满,赵舟肌肉由松至紧,力从脚底升起,腰间蓄力,手掌徒然使劲,推出一寸,就像推磨时推到的“那半圈”,该猛地拐回来了再推了一样。

    只是他现在手中无磨,没有借用的力,顿时空气中‘啪嗒’一声,他的骨骼肌肉发出脆响,衣袖阵阵。

    “明劲。”赵舟收手,脸色毫无变化。

    因为在这两个多月来天天磨磨练练,加上药材的服用,以及艰苦磨练下,于七天前,他就已经摸清了“推磨”的发力技巧,踏入了术语中常言的“千金难买一寸响”的明劲境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