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六章 一拳打爆
    赵舟话落,也没管小年轻迷茫的神态,在马路边上单手一拦,一辆出租车便打着闪灯熟练的驶出车流,停在了他的旁边。

    “去哪?”

    司机摇下车窗询问了一声,又好奇看了看赵舟的练功服,就把目光收回,也没多问。

    “去....”赵舟开口,忽然回想了剧情一下,发现自己只知道第一位死的拳师是拳法高手以外,其他的住址一类事情全然不知。

    问了一下系统,也只是告知这位拳法高手外号“南拳王”,练习洪拳。

    “洪拳高手?”

    赵舟思索着,看到司机有点想溜走的神态,也边上了车,边道出了目的地,“去找一家大武馆。”

    虽然他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是这座城市的一家大武馆馆主,总该会对这些拳术高手了解一些。

    “好嘞!原来您是找地方学武啊!”出租车司机又瞅了一眼赵舟的练功服,觉得赵舟应该是武术爱好者,如今是去拜师一类的。

    “嗯。”赵舟也没多说,闭目养神。

    呼呼——

    等出租车起步,窗外的风声阵阵,在夏日内带来了一些凉意。

    一时间,赵舟不说话,出租车司机也专心开车,除了窗外风声,车内也只有车载广播传来阵阵歌声回荡。

    也没过多久。

    随着十几分钟过去以后。

    司机转了几条路口,来到了一条繁华街道,停在了一家三层楼高的武馆门前。

    “天阳武馆是本市最大的,三层楼高,闹市中心占地一千平方面积,很多想要学武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座武馆。”

    司机看到目的地来到,也算是憋了一路话,除了介绍了一下武馆,此时神神秘秘说着一些小道消息,“尤其是我曾经还载过他们武馆的学徒,听他们说过,这位武馆的馆主不仅有真功夫,还是江湖上的人。是一位拳术大师的关门弟子!”

    “哦?江湖上的人?”赵舟目光从‘天阳武馆’的招牌大字收回,又看到司机小声小语的样子,忽的一笑,也神秘道:“我也是江湖上的人。并且师从清朝的杨露禅,杨前辈。”

    “杨露禅?那不是二百年前的人吗....”司机有点尴尬,觉得这位顾客是在打趣他说的“江湖”一事。

    毕竟,现代社会中哪有电视上演的那些侠客江湖,快意恩仇。要是有,早就乱套了。

    而赵舟瞧见司机尴尬的神色,也没多说,结了车钱,就向着武馆里面走去。

    不过。

    他才进了武馆大门,就被过道内的两位值守学员给拦了下来。

    “朋友。是来学武的?还是?”两位轮流值守的学员在武馆内待了半年,馆内的学员都认识了遍。只是,他们没有见过赵舟。

    尤其赵舟还穿着一身练功服,特别显眼。

    若是普通衣着,他们也许会以为赵舟是来找人,就让他进去了。

    “不知朋友来意?”两人职责所在,很客气的拱手询问。

    “我名为赵舟,找你们馆主有事。”

    赵舟直言不讳,“一个大事,非常重要,还望这位朋友帮忙引荐一番。”

    “有事?”两位学员一愣,看到赵舟脸色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并且语气平和,更不像是找事的。

    于是,他们对望一眼,怕真有事耽搁,也没有多说,分出一人,准备带赵舟上二楼会客厅,请示馆主。

    “赵先生,请!”带路的学员抬手虚引,礼仪做的很到位。

    “多谢。”

    赵舟回礼,跟着他路过了百十名练基本功的新学员后,也来到了武馆二楼。

    “稍等。”来到这里,这位带路的学员为赵舟倒了一杯茶水,就又向着三楼跑去。

    而二楼会客室,其实就在二楼的练武场内靠近楼梯的位置摆了三张沙发,隔着五米远就是各种健身器材。

    只是,二楼也许是功夫好,或者拜师久的弟子,他们更注重于实战,大厅中间还建了一个类似于擂台的比武场。

    此时正有两名学员在对练,旁边在使用各个健身器材的学员,也在为他们加油打气。

    “打他!快快快!”

    “攻他下盘,他腿上功夫练的不行!”

    众学员吆喝着,赵舟的来到,也只是让他们多看了几眼,以为又来了一位拜师的,也没太在意,该锻炼的锻炼,该练手的练手,该助威的助威。

    赵舟看到没人打扰,也是喝着茶水,东瞅瞅西看看,瞧瞧这些高档健身器材。

    “这武馆果然富裕,这些健身器材都挺全的,胳膊腿腰都能练到。”他观察了片刻,发现有健身器材辅助,练武很多练不到、练不均的地方,都能通过各种健身器械补足,比清朝那会通过般石头等一些练劲的普通方法要强的太多。

    “果然还是科学健身法好。以前不练武,没有注意这么多。现在练武了,加上杨前辈的指点,知道力气不均,筋骨不协调,很难在武学上有什么成就。”

    赵舟心思百转,想起了自己推磨能推出明劲,除了自己勤奋以外,要没有杨前辈指点,也只是空练出一身力气,没法扭成一股劲打出来。

    “这位哥们!”

    不过,正在跑步机上的一位壮汉,闲来无事,看到赵舟东看看,西看看,一会又沉思的样子,以为赵舟也手痒痒,想要玩玩这些健身器材,便也自来熟的打着招呼邀请道:“来试试?别客气,这东西又不要钱。”

    “哈哈,对,这东西又不要钱,想锻炼什么,选什么就好。”注意到赵舟的学员,听到先前那人的喊声,也是善意笑着,示意赵舟随意就行。

    “好。”赵舟也是不客气,想着自己今天还没练劲,便把人家的茶杯放好,就来到了一处最近的沙袋处。

    “天天推磨推磨,还真没打过沙袋。尤其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今天也还没锻炼。就像俗语说的,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这武要经常练,一懒就成习惯了。”

    赵舟拍了拍沙袋,听着这沉闷的响声,又手脚痒痒,想要“练劲”了。

    “这沙袋牛皮做的,里面装的是沙子,非常沉,别崴着手了。”附近的学员看到赵舟两个月中在推磨屋内不受太阳照耀,白白净净的样子,以为他没练过武,怕他手指关节受伤,还特意扔给他了一副拳套。

    “多谢。这倒不用。”赵舟回谢一声,静下心思,单手画了一个圆,慢吞吞的就如平常推磨一样。

    “太极?”也许是觉得来了一个新人,尤其是赵舟动作奇怪,不像是打沙袋的样子,导致了练武场内很多学员都好奇的望向了赵舟。

    特别是赵舟穿着练功服,衣袖宽敞,也不显的身材壮硕,更不像是经常玩健身器材的。

    “他是不是要转动沙袋?不是用拳头去打?”扔拳套的人也心下恍然,知道赵舟为什么不带拳套了,原来是‘推沙袋’,练胳膊上的劲的。

    只是在下一瞬间。

    当有个别学员还在观看赵舟这太极功夫,或者有的学员已经接着干自己事情的时候。

    啪哒——

    赵舟骨骼肌肉突然紧绷,划圈的右手一挽,猛然握拳,发出一声脆响,如弓弩般向着沙袋击去。

    嘣——

    一声闷响,回荡武馆,产生阵阵回音,五十多斤的沙袋,受将近五百有余的劲力打击,骤然腾起两米多高,吊着沙袋的铁链也是唰的绷紧,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好似随时在接口处断裂。

    要不是沙袋接口缝纫处于半空时受力道惯性,‘砰’的炸开,里面填充的细沙“哗啦啦”在半空中溅出,洒了一地,减少了冲击重量,说不定这沙袋就真的挣开铁链,哗的一下“飞”出去了。

    “什么声音?”只是练武场内的学员听到这声闷响,铁链的哗哗声,或者感受到沙子散在了自己的头上、脖颈处后,不管是正在干什么的也豁然回首,看到了在半空中荡来荡去,就像是坐秋千一样的沙袋。

    ‘啪’剩余半袋沙子的沙包拐了两圈,来到赵舟面前,他单手接过,不让再左右乱晃。

    “我去!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人的力气好大!”

    “刚才那声脆响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从体内发出来的?”

    “胡说,沙袋被那位学员打爆发出的!”

    看到全部经过的学员们,乱七八糟的疑问出现在了他们满脸震惊的表情上,他们没有想到这位“新人”竟然如此强悍,一拳都把沙包给“锤爆”了。

    没看到经过的学员,也在众人的咋咋呼呼下,了解事情经过,也随着他们一同感叹震惊。

    只是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明劲高手,就算是封于修,等一些拳术大师,也只是拳法练得好,力气比较大,算不上是明劲境界。

    所以学员们也不知道那一声脆响,可是比这里打爆沙袋的力气更难练,难上十倍,百倍,或是顿悟不了,终生难成。

    要不然,也不会有“千金难买一声响”的拳语。

    “这才是高手!好像比馆主还厉害!”可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但也不能影响他们的惊奇。

    “是不是沙袋没烂,铁链要是断掉的话,这一沙袋飞出去,还不得把人砸死....”有的学员还一阵后怕,但看到沙袋“飞”出的方向没有学员,知道这位高手是留心了以后,也是暗呼了一口气。

    “这多少钱。”只是赵舟看到这些学员脸上的震惊,崇拜,又看了一眼身前吊挂着的半袋沙包,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小心把人家练功的“法宝”给打坏了。

    “这位....”

    也在这个时候,正在赵舟琢磨着要陪多少钱时,一声带有笑意的声音,一位有点发福的中年男人从二楼楼梯处走来。

    “这位....赵师傅!好身手!好身手啊!我是这家武馆的馆主,李天。”

    他好似已经见到了刚才的一幕,并且听到身旁先前为赵舟引路学员,说出赵舟的名字,便笑着不谈赔偿沙袋的事情,反而邀请赵舟上楼坐坐。

    但是他心下里已经生出了招揽之心,想把赵舟聘为武馆的教练,并且还是总教练!

    “我勒个乖乖,一拳把沙袋打烂,这得多大的劲!尤其这位赵师傅这么年轻,要是多给点钱,他真同意了。说不定我们武馆还多个金字招牌....”馆主心中又是震惊赵舟的力气,又是啪啪打着算盘,但脸上却堆满笑意,眼中闪着精光,声势夺人。

    然而,他这不是属于武者的精气神体现,反而是磨盘滚打多年的商场精明。

    这导致了赵舟看到正主来了,再看到这位司机口中的“混江湖的馆主”,已经丧失了武者的精气神后,却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言明道:“馆主,你可知南拳王?”

    赵舟本来还抱有期待,想和这位馆主切磋一下,或是探讨一番。

    可惜看到他这个样子,却也不想说那么多了。

    “知道,我们是好友,他弟子有时候还来我武馆教拳。我有时也会去他家坐坐。”馆主却不知道赵舟不想理他,反而抱着邀请赵舟当教练的心思,也没有隐瞒什么,彰显自己和谁都认识。

    “那好。”赵舟点头,想了想,很认真的道:“我师傅有一封书信,需要送给南拳王,不知馆主是否方便引见?”

    “书信?”馆主想着现在什么社会,传话早就用手机,但又想到赵舟身手高超,也许师傅是哪种隐居高人以后,也是疑惑变为笑容,一边示意弟子取车,一边向着赵舟邀请道:“我今天没什么要事,如果赵师傅不嫌弃,咱们一同去往?”

    “一同去往?”赵舟见到馆主递给弟子车钥匙,心中迟疑了一下,想到有个南拳王的“熟人”相送,也好过自己搭车以后,便也点头笑着道:“麻烦馆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