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二十二章 潜入长安,袭杀吕布!
    踏踏——

    随着‘咔咔’的兵甲碰撞,忽轻忽重的脚步声。

    曹操等人满脸血污行了三里路程,抄了林中近道,有些叹声叹息的走出了山林,来到了洛阳城外的大路上。

    “先生,我们先回洛阳营寨。”

    曹操此时神色有些疲惫,望着一边回忆战斗经过,一边摊手虚打的赵舟道:“袁绍他们的部队应该也会于这两日进发,从虎牢关那里赶往这边。到时,再商量对付董卓的对策。”

    “兄长说的是。”曹仁回身望着不足三百余的将士,发现许多都身负伤势,被同伴架着,“将士如今疲惫不堪,需要回营中整顿一番。营中还有不少驻守将士,尤其袁绍等人虽然没用,但也是威慑,量吕布他们也不敢来!”

    “恩。”赵舟听闻点头,也是一路上休息了稍许,他破着浪费吃了一颗强身丹,当做食物的气力补充,身体劲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防备着吕布的再次来袭。

    只是三里路程一路行来,他警惕四周,却未听到马蹄声,如今的大路上除了曹操等人与一些逃亡的洛阳居民外,他也未见到其他人影。

    不由得,赵舟停下了拳架势,回忆了一番战斗经过,左右一想就知道赤兔马定然是被自己之前打伤,动了筋骨,不然以吕布桀骜的性格,被诸侯吹捧的‘天下神将’,肯定不是咽下这口恶气。

    “赤兔应该是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足以负人再次奔袭....尤其吕布也知道骑着其它马匹不是我的对手,继而就放弃了追杀....”

    之前与吕布对战时心神集中,赵舟也不知道千斤巨力会不会打伤神异的赤兔。

    反正千斤的力气,要是和黑熊对上一掌,黑熊是一点事都没,所以赵舟也不敢肯定比黑熊珍惜,更称得上是世间仅有的赤兔会不会被自己打伤。

    不过。

    他如今想明白了。

    又回忆了一下对战经过,想到赤兔挨了自己一拳后,确实是颤抖着马蹄掉转身子,舍身要救吕布,之后赤兔也没再用前蹄蹬来。

    “赤兔定然是受伤了!”

    如今少了生死危机,赵舟集中心思仔细回忆一番,也想起了这一幕,

    不由得,他脚步一顿,也不往大营方向行去,反而又转身望向了长安方向。

    “孟德,你先去大营处等我。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赵舟既然知道了赤兔受伤,那么也就知道了之前就算是接着在林中缠斗,吕布也定然不是他的对手,足可以在吕布大军赶来之前把吕布击杀!

    也是赵舟以小心为前提,才临时脱身。

    只是,如今曹操也安全了,后患已消。

    赵舟想到这里,也不愿多言,对着曹操交代了一句,就直接向着长安方向赶去。

    “先生,你要去哪里?”

    赵舟还没对曹操说过自己与吕布交过手,曹操也不明白自己的先生这是拐回头准备杀了吕布!

    他如今只是以为赵舟是不是想要寻找一下失散的将士。

    “送孟德一份大礼!”赵舟脚步不停,纵踏山林灌木,几息时间就消失在了山林当中,抄着近道追赶吕布等人。

    可谓报仇不隔夜,今日事,今日毕!

    曹操等人得见,知道追赶不上,也对视一眼,没有选择去追。

    “等回往大营,再叫上一些人,寻找一番之前失散的将士....不能让先生独自冒险营救....”曹操思索着,怕赵舟独自一人有失,留下了曹仁等一小部分将士在林外作为策应以后,又带上其余的夏侯惇等将,顶着疲惫火速回营。

    而赵舟所言的大礼。

    也被他们误解成为了赵舟想要多救回一些共赴生死的同胞将士。

    杀吕布,他们没有想过。

    一是觉得赵舟有可能不是吕布对手,二是他们觉得赵舟就算能打过,可是吕布那边却有千军万马,赵舟独自一人,又不是神仙,怎能于万军中取吕布首级?

    也随着时间过去。

    等到曹操等人回往营中,整顿带人。

    林外的曹仁对着林子望眼欲穿,并且等到了几位逃亡的将士,询问赵舟在哪里的时候,林中的赵舟也追上了吕布的大军,并且以林中树木为掩体,避着附近的探子,跟着吕布大军摸向了长安城方向。

    等赵舟跟到这里。

    太阳也渐渐西落。

    赵舟从林中找了个没人的方向走出,来到了长安城外,也看到城外到处都是跪拜痛哭,或是急匆匆赶往城内、城外的居民,也有不少从洛阳迁家过来的士子,大官。

    而董卓先行带领的重要文士、朝廷命官,已经被他安排到了城内。

    ‘嗒嗒’

    马踏尘土,伴随着士兵沉重的兵家碰撞。

    吕布大军也如数来到城外。

    “你等在此安营。”

    吕布望了一眼长安,一边让一部分将士于城外扎营,或者汇合大军总寨。一边让一小部分将士随着自己接着往城内赶去。

    城外边上。

    赵舟就半挨着身子混迹在城外杂乱的人群中,在几位被士兵拦着的居民后面隐藏自己身形,也看到不远方的进城军队当中吕布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当先向着城内而去,但身下的骏马却不是赤兔。

    “果然,赤兔负伤....”赵舟瞧见这一幕,等到吕布进城,稍微瞭望而过,也看到几位佩戴刀剑的将士半托着赤兔,有意挡着赤兔的身形,遮掩于阵列当中。

    又等一会。

    等到这些军队全部进城。

    城外的百姓才排起队伍,验明身份,陆续进城。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验明。

    城外百姓、士子、大官加起来足有数千余众,要是全部一一核实,三四天也不够用。

    于是,赵舟就看到很多盘查将士对照着一些画纸,或是看到熟悉的大官,如数放行,连跟随的佣人都不用排查。

    “原来是吴大人!”

    “这不是李掌柜吗?我前几日还带着兄弟们在你们洛阳那里的酒楼喝过酒!”

    “多谢军爷,等小老儿再开了酒楼,定然请众军爷一番!”

    进城队伍缓缓前行,随着士兵的盘查,有的是大商人,有的是朝廷大官。

    也有一些气质不凡,或是身着绸缎,大方得体的士子。

    盘查将士见到这些人,怕他们是哪位大官的子嗣,或是有官位在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抱着不得罪的心思,接连放行。

    “进城如此容易。我本还想等到夜色再深一些,翻入城中。”

    赵舟看到守城士兵如此草率盘查,并且大致一扫,发现这些人当中还没有林中见到的那些士兵后,便借用附近的众人掩藏着自己,一边恢复着赶路的消耗的体力,一边心思慢慢放松,慢慢排队,准备杀吕布之前把状态提升到巅峰。

    等长长的队伍到了城门边。

    这时天色也更深,盘查的将士疲惫,都换了几轮,审查越来松懈。

    也快到了关城门的时候。

    当赵舟来到这里,盘查士兵看到赵舟一身绸罗练功服,气质悠然,就像是生活在战国期间的大家族子弟,如今来观赏长安风光。

    继而,他们也像对待那些士子一般,还真没人敢多问,记载了一下名讳,就让赵舟走到了城内,根本就没想到赵舟是来杀他们将军的。

    也不难看出,古时盘查如此松懈,也难怪战争,迁城,或是出征打仗的时候,自己一方的军营里有很多敌军的探子,很多计谋也都被识破。

    也于是有了很多军师谋士当日定下了计策,都是分开施行,每批将士都做一个步骤,导致了很多将士哪怕打赢了仗,短时间内都不知道自己军师用了什么连环计。

    而赵舟来到城内,却又望向了盘查士兵道:“听闻吕将军神勇盖世,今日来此就是想见将军一面。可否告知吕将军住处?”

    “哦?你也是想给咱们吕将军送礼的?”

    将士好似听多了这样的询问,并且听到如此赞赏自己将军的话语,更是心下引以为傲,抬手一指城内道:“我家吕将军就在此处的城北大院,过来前面的拐角,走上百丈,就是将军府邸。只是将军明日便会回往军中,你要送礼,估摸着没机会了。”

    今日给吕布送礼的太多太多,有商人,也有朝廷大员,他们不外乎都是想让吕布关照一下自己。

    尤其吕布住的离城外这么近,他也是准备在明日住往军营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保护好自己的家眷。

    更重要的是他的住址也不是什么秘密,就像是长安新建的皇宫当中就是董卓住的,也没见董卓被害。

    更别提天下无敌的吕布!

    “若不是丞相迁移帝都,将军定能把十八路诸侯如数杀尽!”这位将士是如此想着,但事实至此,他也不敢说什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当盘查士兵。

    “多谢相告。”赵舟听闻了将士相告,又看到此时夜色以深,街道上除了巡逻的士兵外,只有行色匆匆的路人以后,也直径向着军士所说之处行去。

    路上,他观察左右,计算好了杀完吕布后的离开路线时,路过巡逻将士盘查,便与这些将士言道:‘自己与吕将军有故,特此寻他。’

    “有将军认识?”很多巡逻将士听到,根本想到不有人敢在被大军包围的长安城中说谎,也怕赵舟真与吕布认识,不敢得罪,都放行左右。

    但赵舟也没有妄言,他确实与吕布认识。

    尤其他这次是独身一人,城内房屋掩体多,城外又有茂密树林,来去自如,根本无所顾忌。

    就算是巡逻将士把自己带到吕布面前对峙,那更好,少了许多麻烦。

    也是一路走来。

    路过了几波巡逻士兵后,赵舟也来到了吕府,门前有好几辆马车驻步,看似是来送礼的人,但都被拒之门外。并且他们说的都是与吕布认识,可守卫就是不放行。

    赵舟瞧见这一幕,就知道之前的理由不管用,正门也是走不通,继而脚步一踏,绕到了一处没人把守的院落墙边,翻身而入,又踏在院落内的墙上,如壁虎游墙,贴着吕府的屋檐,隐藏身形,寻找吕布所在。

    五进五出的院落。

    赵舟路过一座亭落,跃过了两间厢房,避开了一些吕布亲信,也与一处像是练武场的地方,发现了正在磨练戟法的吕布。

    “是谁?!”

    等赵舟来到这里的时候,吕布也是戟法一停,望向了院落的上方,好似听到了轻微的脚步。

    啪嗒——

    赵舟见到吕布发现他后,也没遮掩从院落砖瓦上落下。

    只是映着院内烛火灯光,吕布霎一瞧见约莫十米之外的赵舟后,就是猛地一惊。

    “是你?”

    他低喝一声,紧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指向赵舟,心神拧紧。

    赵舟见到吕布皱眉的样子,却忽然一笑道:“吕将军,别来无恙。”

    “哦?别来无恙?”吕布看到赵舟笑容,也是凝眉更皱。

    “此人怎么敢来被大军包围的长安?”

    他思索刹那,看到赵舟脸色平静,下意识以为赵舟是来投奔董卓的,也没有叫人,反而忽的轻笑一声,但手中方天画戟却片刻不离的指着赵舟道:“你武艺与本侯不分上下,本侯念你投靠心切,可为你引荐丞相。”

    “这倒不必。”赵舟抖了抖袖子,左手摊掌前伸,右手挽了一个环抱,“今日吕将军兵马繁多,你我二人未分胜负,将军心里估计也有些不痛快。不如趁着此时夜深人静,无人干扰,你我二人一决高下。”

    话落。

    赵舟不待吕布回答,瞬时爆发了暗劲,脚尖一点,身体窜起,如苍鹰捕食,又如猛虎,全身骨骼剧烈抖动,发出阵阵闷雷之声。

    伴随着衣裳略过空气的声音,呼呼风起,如猛虎踏在了苍鹰之上!

    “你....”十来米的距离转瞬而过。吕布见到赵舟突然出手,也来不及喊人,便竖起长戟一拨,指向赵舟胸前。同时,脑袋一侧,防止赵舟在用那式‘吐气开声’。

    啪——

    一声肉体与钢铁碰撞的声响。

    赵舟今日在前来的路上,已经模拟过了与吕布交战的各种方法,此时见到吕布一戟袭来,顿时单手成爪卡着了方戟,以力压人,防止他再变化招式。

    尤其,赵舟爆发暗劲的力道足有三千多斤,吕布最多也只有一千五百斤,两人劲力差的太多。

    也是吕布如今没有赤兔纵身的冲力加持,让他出戟的力道,以及出招,还是收招,亦或是被人架招都差了太多。

    被爆发暗劲力气远远大过于自己的赵舟一卡,一扭,没赤兔助力,他便抽不出方戟,演变不了自己的戟法,只能双手相握对持,一脚踢出,想要逼退赵舟,再行他策,或是喊府中亲信。

    不过。

    赵舟看到他下盘一动,知晓他要出腿,便猛地一拽方戟,让吕布身体前倾一些,同时踢膝上踏,一脚踏碎了吕布的小腿骨。

    ‘咔嚓’一声,骨骼脆响。

    吕布脸色痛苦,右边身子一矮。

    赵舟猛然松开方戟,成掌一震戟身,让吕布手心一麻防止再变招式。

    另一只手成鹰爪上滑,贴近吕布身前,顺势摸过了吕布的喉咙,穿过了皮肉,把他的气管生生扯断,同时鹰爪下劈,猛然一侧成拳,砸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砰!

    一声铁甲碰撞震响,吕布胸前衣甲凹陷,飞出三米多远,方戟脱手而出。

    ‘铿锵’兵器跌落地面,吕布则是握着喉咙躺在了屋前石台阶,脖子处的血液从手缝中溢出,短短几息,双手就无力放下,没了声息。

    赵舟见到此幕,把方天画戟捡起,划过吕布头颅。又收了吕布的首级与方天画戟放入空间,趁着劲力未消,纵身上了院落,连踏附近屋顶,直朝城外而去。

    从见到吕布,到击杀他的十几息时间内,是一刻也未停留。

    配上凛冬的圆月,惨白夜色。

    赵舟于万军包围的长安城内杀了吕布,一身白衣连跃民房屋顶,纵横挪移的瞬间,除了没有白马,正应了侠客行那句: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而也在赵舟刚刚离去的时候。

    赵舟与吕布两人的打斗声让府内亲信觉察,等他们抱着疑惑的来到了练功场上,也看到吕布的无头尸身。

    “将军!”

    “来人!”

    “吕....将军....被杀了....”

    赵舟在吕府外的屋顶之上,朝着城外赶去的时候,身后阵阵嘶吼声传来,回荡城北一隅,伴随着‘哗啦’兵器出鞘声,吕府之处灯火通明。

    “出事了....”城门处的将士隐约听到‘将军身死’的言语,也是心中一个激灵,拿起刀剑驱赶排队的百姓,命人把城门放下。

    可是赵舟却没想过从城门而过,他早就想好了对策。

    当他来到了城墙一角后,反而连踏几步,提着一口心气,手指如利爪般扣着城墙缝隙,‘嗒嗒’尘土飞荡,硬生生蹬上了六丈有余的城墙。

    “是谁?!”在此处镇守的将士,看到一团黑影从城内跃出,猛然一惊,抡刀斩来。

    但随后‘咔嚓’一声,赵舟于空中顺势扭断了他的脖颈,夺过他手中的兵刃,奔走几步,反手卡着石砖墙缝,顺着城墙侧身滑落。

    ‘哗啦啦’

    一时间刺耳的声音响起,火光在刀刃处飞舞,在夜幕下非常显眼。

    城外的百姓也看到一团黑影从五丈高的城墙上跃下。

    “那是一个人?”

    “那可是五丈高?!难道他不怕摔死?”

    见到这一幕的百姓纷纷惊呼,要知道跳下六丈高的城墙,已经相当于现实世界约莫着七八层楼高的楼房跃下。

    不管身体任何部位着地,都是骨骼错位,刺穿人体,或是内脏震裂的下场,不死也是重伤。

    只是,赵舟落到地面的时候,反转了一下身子,好似一点事都没有一般,扔掉了刀刃处早已扭曲的长刀,又朝着林外跑去。

    “来人!来人!”

    也是这个时候,城门还未关上。

    城外的百姓还没从赵舟翻落城墙的这一幕反应过来,又见到几位骑着高头大马的魁梧大汉冲出城门,向着城外的军营跑策马奔腾,边歇斯底里的大喊道:“快来人!吕将军被赐遇害,那贼人朝着洛阳方向跑去!快点派人去追!”

    他们的喊声有些嘶哑,眼中充满着急、恐惧,浑然因为吕布的事情,忘记了逢临战事,将死不可传言。

    “吕布既然死了?!”

    也因为他们的喊声,城外百姓喧哗一片。

    “是不是那人杀了吕布?”有人指着隐入山林的赵舟。

    “定然是他!不然有正门不走,谁会敢从城墙上跳下!”

    “对对对,有可能就是此人杀了吕布!”

    百姓仿佛不敢想象般相互询问,没想到有人能杀了戟挑十八镇诸侯,神将一名扬天下的吕布!

    “快追!”

    “别让那人跑掉,此人还拿着吕将军的首级!”

    一直等到远处兵马奔腾,百姓看到这些衣衫不整就快马跃入林中的将士,又听到吕布首级都被人摘了以后,才真的相信此事定然不假。

    但又好奇的向着附近的人询问道:“那....能杀了吕布的人....又是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