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二十七章 将计就计、鼍杀张绣!
    簌簌洛洛——

    一场大雪落了不过短短半日。

    随着曹操回往军营,赵舟接着练武练劲的时候,到了夜晚,乌云散开,月亮已经出现。

    往后,日子也逐渐渐晴,落雪逐渐化开渗入泥土,或结成冰面,有些滑溜。

    在一个月后。

    一九七年,正月末。

    立春半月,温度提高,冻土也酥软、坚固了以后。

    曹操才率领数万大军出发。

    赵舟也从河流边赶回,与曹操一同坐镇前军。

    而许都与宛城三百多里的路程。

    曹操为了出其不意,特听了郭嘉等人的意见,令大军疾行,越快越好。

    但快也有个界限,前提是能到达宛城的时候,保留将士们的作战能力。

    只是,将士们得知赵舟随他们一同出征,是士气大振。

    前军、中军、后军的校尉、将军接到军令,说是疾行,第一日便成了小跑。

    “先生随我等上阵,曹司空有令,急行军!”

    前军的曹仁大吼一声,第一个下了马匹小跑而行,不想小跑的,看同伴与将军们都跑了起来,也是连忙跟上。

    可他们奔跑的速度也没多快,是曹操怕路上遇见埋伏,将士们体力不支,一击而溃,继而限定一息十步,也就是一秒大约三步。

    不仅如此,曹操也命令探路将士也分出了更多人,策马探索前方。

    “曹将军说了,武侯随我等一同出征!这一次仗一定要打的漂漂亮亮!”中军的校尉看到前军拉开缝隙,也命令着听到‘武侯’二字,继而心神激动的众将士慢跑跟上,把队伍渐渐整齐。

    后军则是疾行,保护着辎重。

    曹操以防万一还特留夏侯惇前去把守。

    当日。

    大军就赶了二百多里,当夜恢复体力。

    第二日因为离宛城近了,大军才改为了疾行。

    于当天夜晚。

    大军直接抵达了宛城附近,安营扎寨。

    可谓,兵贵神速!三百里的路程,以步兵行军两日赶到。

    后军则是在渭水设营,随时支援前中军。

    “吃!吃饱了好上阵杀敌!”

    前中军此处,将士们扎完寨篷,也在曹操的命令下大口吃肉,饮些烧酒。

    造饭取暖的火光也是毫无避讳,围绕着宛城三侧,就是让张绣他们看到的。让他们以为曹操是想趁着‘兵贵神速’,等将士吃饱,便在宛城守卫还未反应过来的时间段内连夜攻城,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事实上,将士们要恢复体力。

    曹操火光不遮掩的主要目的,是想让宛城上下‘不知道曹军是不是要攻城’的心神紧绷下一片惶惶,看有没有人会从未被大军围守的另一侧逃跑。

    同样,张绣他们确实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在曹军火光于夜色的映照中,张绣他们才知道曹操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三面围城!

    “年关刚过,曹操怎么会在正月来袭?”

    夜色更晚,宛城城墙上。

    得知曹操来袭的张绣,一身兵甲、脸色难看,用力握着兵器的手指泛白,好似被冬夜寒风吹的,又好似被城外连绵数里的造饭取暖的火光吓的。

    “他们是不是要攻城....”不止是他,守城宛城的军士相视一眼,也是忧心忡忡,慌乱准备着各种滚石圆木,也相互奔走,叫醒了还在沉睡的将士。

    “看曹军人数,最少有三万之众,将军可要三思啊....”其中,张绣身边有一位谋士,看到远处的火光,神色也是飘忽不定,不知动了什么心思。

    “文和先生!”张绣看到谋士低头沉思,也是拱手一礼,想寻一破敌计策。

    却不想这位谋士,也就是贾诩抬头猛然摇头,避着附近慌乱准备滚木的将士,轻声对着张绣道:“只能降。”

    “降?”

    张绣闻言不喜,还准备多做开口,贾诩又道:“我军将士年关刚过,军心未稳。突临战阵,怕是会大军溃败!”

    贾诩说着,又指着一里之外,隐隐约约听到的曹军呼喝声道:“而曹军士气大振,我军就算是仗着守城之利,也难不保会受破城之灾,将士十不存一。还不如趁着战事为起,我等投了曹操,以曹操这几年降者不杀的前鉴,我等定然无忧,宛城也还是将军的。”

    贾诩以自保之策说完,不再言语,捧手静听张绣回答。

    “好....”张绣听闻哀叹了一声,也在将士们求生欣喜,或憋气懊恼的神情中,下令大开城门。

    而他则率领数十亲卫,亲自去往了曹操大营,表明了自己来降的意思。

    曹操得知,也在大帐内款待了张绣众将,并且也是因为不用牺牲将士们的性命就获得了宛城以后,心中大喜,宛城也还是许给了张绣镇守。

    “张绣投降了....”赵舟则是在大帐旁侧,没有进去议事,静听他们谈话。

    驻足了一会,听到帐内张绣的言语真诚,也是因为念到张绣是才归顺的降将,目前无任何反叛的心思,杀了会引起不好的影响,得不偿失,便也离去。

    “等夜晚独身去宛城袭杀,或等张绣露出把柄,再把他毙于拳下。”赵舟思索着,就住在大帐旁边,等着张绣吃完宴席出来。

    只是大军在这里驻扎了两日,曹操与张绣为了拉近彼此关系,经常待在一起。

    并且以曹操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心思,还把张绣当成了自己人。

    赵舟得知这个情况,就有点不好下手。总不能杀了张绣以后对曹操说,如今恭恭敬敬的张绣要杀他吧?

    “在三国习武了十一年,与曹操也认识了七年有余,送我人参药物不计其数。既然曹操都开口,不能因为一个张绣就驳了他的脸面....”赵舟手指轻点桌面,盘算了一会,选择静观其变。

    也没让赵舟等多久。

    两日过后,大军该离去的时候,曹操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想法,特意在大军离去的当天,准备娶了张绣叔叔的遗孀妻妾,邹夫人。

    曹操也于这一日特意跑到赵舟的营帐内,对正在练拳的赵舟说了说。

    “先生,娶了邹夫人,估计会加深咱们与张绣的关系!就算是咱们走了,张绣念在他婶婶在我军中,也会做事斟酌一二。”

    曹操侃侃而谈,说着一些为什么要纳妾的理由。

    然而,赵舟听闻,却没有恭喜曹操一番,反而心里面知道杀张绣的机会来了!

    因为历史上也是这次事情的起因,让张绣羞恼嗔怒,过几日突然反叛,趁曹操未有戒心,夜袭了曹军大营,让曹操兵败宛城。

    但赵舟虽然知道这些事情,可是也没有阻止曹操娶亲。

    毕竟,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嘛。

    “把张绣杀了,这婚事就成了。”

    赵舟思索着,望了一眼开心的曹操,干脆不言不语接着打拳。

    反正有他在,曹操与典韦性命无碍,娶了也就娶了,管它万法作甚。

    “先生,一定要来喝口喜酒!”而曹操看到赵舟不理他,还专门又回大帐内带着邹夫人过来邀请,怕赵舟又是练功练一天,晚上不来喝他的喜酒。

    “定然会去。”

    曹操不说,赵舟也会去。不然今晚是喝喜酒了,明天就得吃喪宴。

    而等到曹操开心离去。

    赵舟也特意去往了典韦的帐篷,让他今晚注意一番,切莫多饮,谨防有变。

    这也是赵舟怕张绣提前反叛。

    典韦听闻,也是心中谨记,但也没有开口多问。

    等通知完了典韦。

    赵舟再军令一下,让夏侯惇等人,以及郭嘉等谋士多加准备,其中郭嘉等人一点就透,约莫着猜测到了赵舟的意思,配合着赵舟,也让夏侯惇等将命令军士夜晚不要饮酒,防止意外变化。

    这些事情赵舟也没有通知曹操,一切等婚宴办完再言。

    也是赵舟的军令是让将士们如往常一般戒备即可,很难看出什么变化。

    可也能看出赵舟在曹操军中威势已经与曹操无二,可以直接越过曹操,调动夏侯惇等人遣将派兵。但这番命令也是以保证曹操安危谨慎为前提,众人也不做他想,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龌龊。

    也因为曹操的婚事。

    等夜晚来临,大营中宴席大摆。

    “来来来!”

    “喝!”

    连绵营帐内醉酒欢歌,众将士好似已经饮醉。

    可是若进了帐篷,却能看到将士们的杯中尽是清水,手中握着的也不是香喷喷的肉块,而是冰冷的刀剑。

    同样,张绣也果然提前反叛,想趁着曹军将士在曹操大喜日子醉饮,继而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在大营外的树林中,安排了数千余名佩刀将士,等待夜色再深些的时候,杀入曹操营中。

    而在曹操的大帐内,十数位将领分排而坐,有张绣的人,也有曹操的人。

    “来,干!”曹操坐于正首,对众人遥遥敬杯。

    也是这个时候,郭嘉从账外走来。

    “来迟了,来迟了!”他对着众人告罪一番,挨着敬了几杯酒,走到了赵舟面前,也如先前一般敬酒,但却又小声道:“营外有伏兵,人数不知....我军亦有防备、无惧....”

    赵舟不言,一杯清酒饮尽,目光望向了帐中未有兵器的张绣,寻思着何时杀他。

    “今夜计划已成,将士都在城外潜伏,时不待我....”张绣则是摸着酒杯,眼神飘忽不定。

    这次他也是以自身犯险,独身前来,想让曹操放下提防,毕竟,机会只有一次。

    只是他思索着看到赵舟望来,却忽的又是一笑,向着赵舟遥遥敬酒道:“武侯武艺无双,张绣可是久闻大名!”

    他说着,站起身子,“一杯薄酒,请!”

    “北地枪王,我亦听闻。”赵舟看到张绣恭恭敬敬的样子,回头,又见到曹操满面红光,继而也不愿在这喜宴上见血,便先收起了心思,遥敬一杯道:“请!”

    一杯饮尽,赵舟不作他言,闭目养神,准备等婚宴过后,或者等张绣出去,再动手击杀。

    在另一边。

    张绣的其中一位部将胡车儿,也与典韦在一处大帐内痛饮。

    “将军,来,喝!”胡车儿身材与典韦不相上下,说完就敬了典韦一杯。

    可是典韦正经八方的坐着,饮了两杯以后,不再饮酒。

    “先生说了,不让典韦多喝....”他心思耿直,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既然答应了,那就不会多饮。尤其他非常钦佩对他关照有加,更有提拔恩情的赵舟,哪怕是赵舟没有见到,他也不会偷偷喝酒。

    也随着此时,大帐内的婚宴已经过去。

    突然一阵厮杀声从营外传来。

    “杀了曹操!”

    “冲!曹贼定然已经喝得不知南北!”

    “那边的大营就是曹操的住处!”

    嘈杂声密密麻麻,大营内外乱成一团。

    其中,随着‘铿锵’兵器的交击声,将士的怒吼,受伤的哀嚎,还能听到‘中计了’一类的惊恐呼喊。

    “找死!”

    也是第一声‘杀了曹操’的怒吼传到典韦的双耳瞬间,他猛然一瞪双眼,在胡车儿还没过来过来时,双手一捞,直接拧下了他的脑袋。

    同时在大帐内的张绣听到厮杀声,也是二话不说,站起身子就向着账外跑去,怕被众将围剿,更怕声名已久赵舟反应过来杀死他。

    毕竟他现在手中可没兵器,可赵舟的名号,确实赤手搏杀,他当然不敢待在这里。

    “依计行事!”

    “杀,保护将军!”

    他带来的那些将士,也是突然掀翻桌子,阻挠着众人的身形。

    ‘咚’赵舟则是脚步一踏,踩碎了桌案,如高速行驶的火车一样,猛然撞碎了一拦路之人的胸骨,双手禽杀,又扭断了身侧两人脖颈,踏步出了账外。

    此时。

    营中已经是阵阵火光,帐篷燃起。

    可是将士们未有饮酒,早就出了各自军帐,与伏兵战到了一处。

    顿时,曹军大营内皆是战马声的嘶鸣声与将士们的怒喝声。

    “随我杀!”

    张绣也从冒死杀来的伏兵手中接过一杆长枪,跨上了一匹骏马,枪影所过,曹军将士如数倒下。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自己中计,想要杀出重围。

    但曹军将士也拼着性命把张绣围在了大帐百丈方圆,任他枪法再高,也出不了账外百米远。

    “保护曹司空!”

    赵舟见到张绣被围,也不急于一时,先是吐气开声,如惊雷一般炸响营中,虽然厮杀声阵阵,但也传遍了附近数百米,让将士们士气大振。

    典韦也提着一颗人头从另一处大帐内走出,看到营外有赵舟坐镇,便也反身杀向了宴席大帐,势要把张绣带来的将领如数击杀。

    而账外张绣策马环视四周,看到自己,以及带来的将士们皆被包围在了大营以后,也是狂笑一声,知道自己计策被破,能不能杀出重围都是问题,继而也抱着必死的心思,枪指大帐外的赵舟道:“绣,早就听闻武侯名号!但心中总有疑惑,不知是武侯的武艺无双,还是绣的枪法当绝!”

    话落。

    张绣纵马奔驰,双手婉转长枪,封刺赵舟上中下三路,在火光的映照下,长枪挥动的太快,就像是画出了三朵枪花。

    赵舟也未硬接,如蛇般侧地而行,矮身一躲,轻易绕过了枪影,于战马身侧,单手成虎爪纵劈,抓住了战马前肢。就如大草原上的猛虎,突然纵跃而起,用利齿撕咬猎物的脖颈一般,一扭,一拽,‘咔嚓’一声,硬生生的把战马前肢别断了下来。

    “律....”哀鸣顿起,战马失去前肢,奔跑的身形一矮,侧跃着砸向了地面。正应了那句射人先打马,先下了张绣的坐骑再说。

    咔蹦——

    只是张绣好似不受影响,长枪一点,一弯,于半空稳住跌飞的身体,落地倒退一步,伴随着‘砰’战马落地的闷响,他又半挑着枪身,带起一捧泥沙向着朝自己袭来的赵舟反刺而去。

    沙沙沙——

    赵舟衣袖一摆,撕拉一声,长枪贴着他的胳膊而过,把练武袍透肩划出了一道豁口。

    张绣也准备借力再挑,蓄力砸碎赵舟的肩膀。

    看似是赵舟失算,让张绣占了便宜。

    但事实上,这是赵舟刻意而为,想要早点结束这场比斗,毕竟现在还在战场当中,哪里都是‘暗箭’!

    绷吱——

    也在接下来,张绣准备砸碎赵舟胳膊的时候。

    赵舟右胳膊一绕,忽的暗劲勃发,用划开的衣袍缠住了长枪,绷紧,右手借势一搭,握着枪身中心,巨力之下让张绣变不了枪势。同时,进步踏前,左手如苍鹰的利爪般,手指陷入张绣的肩膀皮肉内,并且短短的指甲如利刃般,割断了他的肩膀大筋,疼他的怒目圆瞪,也无力撒开了手中的长枪。

    啪嗒——

    也他随着长枪刚刚离手,赵舟握着他长枪的右手收回,当着了他盘膝踢脚,左手一式形意鼍行的鳄鱼撕咬,真如鳄鱼紧咬着猎物撕裂摔打般,五指更深入他肩膀的血肉,扣着肩胛骨,单手扭拽起他的身子抡圆了一圈,猛然砸向了地面。

    砰!的一声闷响,随着‘咔嚓’的骨头脆响,张绣倒立着地,反应过来想要换劲的胳膊、后颈与脊椎全部受巨力折断,身体扭曲,瞬间没了声息。

    “武侯小心!”同时,在张绣刚刚死去的时候,将士们也看到远处有数名弓箭手抽箭射向了赵舟身后。

    而赵舟在战场上也是心神紧绷,为了预防暗箭,继而毁了一件衣服,硬杀了张绣。

    现在,张绣都已经死了,大患已除,他又怎么会被这些暗箭所伤?

    也在将士们还未呼喝的时候。

    赵舟就直接掂起张绣的长枪,单手一挽,长枪如风车般旋转,把身后射来的箭矢打偏。

    ‘啪嗒’一声,继而他又脚步一点,冲出十丈之远,双手上翻蓄力,一瞬间长枪好似如蛇信般曲折,“咔咔”几声,把几名弓箭手头颅捣碎。

    随后,赵舟又好似浑身长了眼睛一般,看也不看,长枪轮了一个半圆,‘呼’的一阵好似钢鞭抽风声,划杀了身后十来名围来的敌军以后,又踏走数步,冲入敌军之中,手中长枪又唰的一变,如利剑劈开水流,轻巧灵动,省着劲力,或点、或撩,一枪封喉!

    拦路敌军皆身首异处,或是脖子上血线浅浅,被动脉血液崩开,倒地致命!

    “武侯!”

    “武侯!”

    将士们看到赵舟瞬息间杀了数十人以后,士气大振!齐声呼喝,跟随赵舟左右附近,以身挡着箭矢,冲杀附近的弓箭手。

    连夜。

    火光绕绕。

    将士们跟着赵舟把营中伏兵尽数斩杀,又冲出营帐,跟随赵舟奔向宛城。

    曹操也是趁着士气大振,让夏侯惇整备能再战的兵马,准备连夜夺下城池。

    只是,刚等到赵舟来到城外。

    城墙上的贾诩遥遥向着赵舟抱拳,命守城将士打开城门,皆降。

    “武侯英姿盖世!贾诩愿降....”

    自落。

    于今日宛城归于曹操,许都后方无忧。

    大军回许都后,兵锋指向荆州。

    并以天子诏书为大义、招降。

    荆州刺史刘表思来想去,暂且归顺。

    并且,暂时跟随他的刘备三人,看到曹操为大汉收服疆土,以为曹操匡扶汉室,继而也来到了许都,想要出一把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