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三十七章 给面子归给面子、该截杀还是要截杀
    ‘踏踏....’

    赵舟走进影院,一阵沉闷激昂的音乐隐隐回荡影院内部。

    他蹬上了两层不高的台阶,也映着大屏幕上拍卖物品的景象灯光,看到影院内三百平米的面积,已经不算小。

    座椅和平常电影院一样,排排并放,二十二排,每排二十多个座位,分别都坐有七八人不等。

    每排座椅上、有的相熟的坐在一起,交谈着屏幕上投影的物品。或者有的人走动同排座椅,和旁边的人招呼熟络,多结交一个朋友。

    亦或者有人的是独自一人占据一排,他们带着女伴、或是保镖,更带着晚辈过来长长见识。

    而座椅最前面的大银幕前,则是一张老木桌子,上面摆着一口瓷器,一位中年拍卖师站在木桌旁边,指着大屏幕上的投影景象介绍。

    赵舟来的也正是时候,听到旁边送水果的狰狞大汉介绍流程,也知道离太岁拍卖还有三小场。

    于是,他随意和杨隆找了后排没人的座位一坐,这位拍卖师也好介绍完了这件瓷器,拿着一个话筒,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从四周音响中传出,压盖隐隐约约的沉闷音乐,“南宋的官窑青瓷、底价十万!”

    官窑青瓷是个值钱的玩意,要是真的,这十万有点少。

    不过,赵舟心不在此,也没过多关注,更感觉他们挖出来的东西,走的是黑市拍卖的流程,只要盗墓的时候没有死人,那么卖多卖少都是赚。

    “三十万!”也在赵舟吃着苹果,和杨隆闲聊的时候,中间的一排座位上,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朝着四周一拱手,“这东西老郑相上了,大家伙给个面子,屋里就差个瓷瓶摆放。等老郑摆上个把月,过了瘾、谁要喜欢登门问我老郑要,我老郑拱手相送!”

    老者说完又捧了捧手,但在座的宾客都知道老郑明面上说的就是客套话。

    毕竟他如今真把东西都买下了,再隔几个月的时间,这里坐的都是有脸面的人,谁也不好意思上门要东西。

    “郑老板,你要喜欢,就拍了呗,黑子又不会以为你故意压价,就带人盗你家祖地!”一位胖子老板听闻老郑如此不要脸,也是笑着打趣,只是话有点毒。

    而黑子就是拍卖会老板的外号,真名叫什么,没人闲的的无聊去打听,怕惹不必要的麻烦。

    “三十万、一次!”拍卖师看到众人明打明把价格锤死了,表情也没什么变化,走着正规的程序,落了三声小木锤,让人直接把东西送到了老郑的手里。钱是刷卡的,现结。

    随后,又拍了两件小古董,一把青铜匕首。

    这次老郑没有再说什么客套话,和别人一同喊价。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影院内争先恐后吆喝着相继响起。

    赵舟坐在后排看他们争的面红耳赤,也没有插上一脚。

    一直等到一位老板以五百万的价格把青铜匕首买下,台上的拍卖师交了物品,才让人抬上一堆纯白色、好似玉石一般的‘肉块’,赵舟才凝神望去,听着拍卖师的介绍。

    “这是老板在前一段‘捡’来的宝贝,名为太岁,相信各位老板们注重养生,应该都听说过。”

    拍卖师在台上说着,让投影机放出图片,“并且这块太岁清洗过了,如今净重二百八十四斤。我们老板也找人检验过,这块太岁符合标准。可以食用,或者泡水。”

    很多野生的太岁其实是不能吃,也不能泡水喝的。

    因为它属于混合物的集成,很容易重金属超标,人喝下去就会出事,弄不好就一命呜呼。

    所以,买来太岁的客人,不管店家有没有检验报告,反正几百万、几十万都花了,最好去找权威机构检测一下。

    同样,这些老板觉得黑子认识的人估摸着检测古董是好手,但检查太岁估计就玄了。都抱着买回家再检测的心思。

    “低价一百万。”

    而不管诸位老板怎么想,拍卖师啰啰嗦嗦的介绍完以后,也开始让众人报喊价格。

    “二百万!”

    大厅内的前排位置,胖子老板一手抱着一位年轻的女伴,一手伸出了三根手指,当先喊了价格,“听说这东西能治脂肪肝,诸位就别争了,让胖子我保着命吧。”

    “我还听说能治癌症。”有人不乐意,不给胖子老板面子,也紧跟叫价道:“三百万!”

    “看着东西稀奇,四百万!”一位唐装老者品着茶水。

    “八百万。”赵舟念在黑子是杨隆朋友的份上,也是走着正规程序一块喊价,也觉得停新鲜。

    尤其他卡内正有今日打上的一百万‘年薪’,加上前段时间又换的钱财,总共一千多万。花完了还有空间内的珠宝,娱乐会所的‘零花’又有总馆补助,这钱是够用了,饿不着。还不如图个拍卖会的喊价刺激。

    “两千万!大家给个面子,胖子也别抢了。我家里就缺个太岁摆设,等我买下来了,到时候给大家伙切一点。”老郑笑呵呵的,又瞧上了太岁,用的还是一样的客套话,只是把赵舟的价格抬了接近三倍。

    不过,老郑关系网比较大,是搞建筑行业的,本省黑白都有人,开两句玩笑话可以,可真没人敢得罪他,很多人看他加价,也就不吭气了。

    也是老郑不知道赵舟身边坐着的杨隆是谁,不然他只要不怕半夜被人摸到家里把自己嘴缝着,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说这些‘客套话’。

    同样,也是杨隆为人很低调,很少有人认识他。

    这家拍卖会老板黑子也是机缘巧合,在前年自己十来名手下因为喝酒闹事被杨氏的人扣着,他亲自去杨氏请罪领人的时候才认识了杨隆,送了不少的古董,最终把人给领了回来。

    “师爷,咱要不要?”杨隆对太岁没什么研究,但是看到赵舟叫了一口价,就随口问一问,一点都不在乎什么老郑。

    尤其杨隆虽然低调,但是很爱面子,不愿被‘外人’压一头。

    “两千万以上你能拿出?”赵舟听到杨隆询问,倒是反问了一句。

    “我最多能拿出八千万。”杨隆也是想了一会,感觉找诸位师叔伯、以及兄弟姐妹借一借,能凑出个把亿来不成问题,实在不行先欠着黑子。

    而在赵舟和杨隆商讨的时候,胖子老板本来还想喊价,但看到老郑出手,也搂着自己的女伴不叫价了,“这可是你说的,等你买到手了,我可是真会去你家讨上一点。”

    “放心!”老郑一笑,望向了拍卖师,示意他别等了,该敲锤子了。

    “两千万一次!”拍卖师看到没人叫价,也开始敲着小木锤。

    但这个时候,中间座椅上传出了一声叫价,“五千万!”

    “这是不给我老郑面子?”前排的老郑嘿的一声,正准备说道两句,只是他勾头一看喊价的这个人,反倒是笑了笑,拱手坐下了。因为他到的这个人有点惹不起,也不想平白生事。

    可是赵舟却不管你是谁,他看到老郑被人喊得不吭气,也觉得少了‘竞争对手’,继而随即加价道:“八千万。”

    八千万已经很多了,这里在座的老板虽然都是黑子特请的‘财主’,都能拿出,但是免不了公司资金紧张,或是帮会里发不了薪水。

    所以,他们也真的放下了争的心思,不言不语。

    但先前的人,听到赵舟加价了以后,却紧接着喊道:“一亿!”

    也在他的话落。

    赵舟映着有些昏暗的灯光望去,看到喊价一亿的这个人,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带着一条大金链子,半闭着眼睛,轻晃着脑袋,身旁还坐着四位一米九多的保镖,成碗型于中年四角身侧后座位,随时观测周围。

    “一亿,还有没有更高的?”

    拍卖师很融入气氛的大喊,配着有些沉闷激昂的音乐,再次烘托着众人出价的心思。

    而赵舟看到自己观察的这个人望来以后,也是拱手客气道:“此物对我有用,朋友可否割爱?若是朋友需要,我也会割去一些....”

    赵舟很给杨隆这位外号黑子的朋友面子,能商谈下来,就不用其他办法,也不砸他的场子。

    只是他说着,却看到这位中年略闭起眼睛,不听赵舟说完,就又把头转了回去,拉长了音调,自己给自己加价道:“二~亿!”

    中年非常的狂,轻晃着脑袋,好像很融入激昂音乐,有点不把拍卖场里的人放在眼里。

    同样,黑子是盗墓的,他认识的人,基本上没一个正儿八经的生意人。比如这位中年就是外省一个大帮会的头头,手底下走私贩、赌,什么都做,和黑子一样的性质,手底下都是亡命徒。

    也难怪在座的老板们不愿和他竞争,怕惹上什么麻烦。

    只是有的带黑性质的成员、头头,不是都和这位中年一样张狂。他们更多时候和平常人一般,说话客客气气,这样才能少生事,多发展。

    可一样米、养百样人。

    若是每个人都是和和气气,相互忍让,也不需要法律了,家家户户一片安定。

    赵舟也不能指望所有人都和自己遇见的杨露禅、张仲景、曹操等等一样好客,善良,为人宽厚。

    所以,他看到这位帮派头头是明摆着找事以后,知道多说没用,也不解释,直接加价道:“三亿。”

    拍卖会一事,赵舟也是图个新鲜,凑着玩玩。

    尤其他刚才盘算了一下系统内的珠宝,也得出自己的最大资金差不多就是三亿。再多,他就没有了,也不想欠人情去借。

    毕竟,他是不需要钱。可别人需要,借了肯定要还。

    “四亿!”

    但这人好像真和赵舟杠上了,想都不想直接加价,并且他身边的四位保镖也偏转脑袋,紧紧盯着了赵舟,好似施展什么压力。

    “好。”赵舟见到这一幕,心中倒是乐了,对着中年背影抱拳一礼,也不加价了,就好似怕了这四位人高马大的保镖一样。

    “师爷....”杨隆见到这人找事,也是半站起身子,准备叫黑子过来,找那人好好聊聊。

    赵舟则是手掌一搭,把杨隆轻易按在了座椅上,“你朋友这是做的买卖生意。这人有钱,东西本该归他。总不能在拍卖会上以势压人,砸了你朋友的招牌。”

    “您是说等拍卖会完了再谈这事....”杨隆一愣,想到赵舟一打九的本事,顿时知道了这位头头和自己这位师爷的梁子怕是结下了。

    这事不算完!

    也在往后的三件古董器具拍卖,赵舟看也没看,两人也提前出了影院,向着镇外的一处停车草坪走去。

    此时不到十二点,远离电影院的镇子外面还是有车辆来往,行人虽然不多,可也有偶尔在市里加班才回来的人。

    而赵舟两人穿过了小镇,来到了镇子外面,正准备等拍卖会散场再找那位头头的事以后,却看到镇子停车草坪上正有一名约莫五十多岁的壮年,慌忙小跑几步,直径向自己两人行来。

    “杨少,您这位朋友若是想要太岁,我去和那人聊聊?看看能不能让他加点钱过手?放心,钱我出!”

    这人对杨隆说话客客气气,一副讨好模样道。

    也不出什么意外,他正是黑子。

    他之前知道了杨隆到了自己场子,并且通过手下的传信也知道了‘太岁’这事,也是早就带着几名手下,来到了镇外,看似一直再等赵舟两人。

    这也是他和那位头头不算太认识,只是熟人介绍过来的,不知道怎么圆场,没法在场子里搭话,只能外面商谈。

    “没事,你不用管。”杨隆听到黑子言语,摇了摇头,又对着赵舟拱手一番,才向着黑子介绍道:“黑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这是我师爷!杨氏第一高手!可不是我朋友啊!”

    “第一高手?!”黑子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不禁慌忙请罪,他可是知道杨氏的势力有多大,自己的团伙在对比杨氏就如大象灰尘一样,更不要说第一高手!

    但他又不知道怎么称呼赵舟,继而也随着杨隆问好道:“师爷您好!我叫王向!”

    “赵舟。”赵舟点头,回礼拱手。

    也在赵舟话落,黑子也让远处的几名手下过来,对着相貌年轻的赵舟恭恭敬敬的喊了声“赵爷”,让一名经过的行人好奇不已。

    而也在众人问好的时候,那位头头也带着四名保镖从镇内走出。

    “把东西放好,别磕碰着了!”一来到这里,他也没看赵舟黑子等人,让附近留守的几名小弟,接过两名保镖拿木板抬盖遮着的太岁,放入了后备箱内。

    末了,他与一位保镖上了一辆名牌轿车,摇下车窗对着脑海中有点印象的黑子道了声别,就向着盘山公路开去。赵舟两人是看都没看,感觉和自己不是一个档次。

    “这黑子是什么人都请!明眼人就能看出是这两人叫价叫不过,想找黑子帮他们出面求情。”头头隔着车玻璃对着赵舟哼笑一声,也是不想和赵舟等人废话,干脆走了利索。

    他忽然不知,要不是赵舟看到附近还有不少行人,以及刚从拍卖场出来的老板,怕给才认识的朋友惹麻烦,拂了黑子的脸面,早就让他知道这‘求情’是如何求的。

    但如今赵舟看到头头开车离去,附近的这些老板也走得差不多以后,也与黑子道别,上了杨隆的车。

    “走。”赵舟望向了行入盘山公路入口的四辆轿车。

    “好!”杨隆一见到这头头不理他,以及拍卖场的一事,也是心中来气,二话不说踩着油门跟上,准备拦着他们的车后说道说道,把这事捋顺了。

    “保护赵爷和杨少!”黑子见到赵舟两人离开,以他精明的心思一琢磨,联合拍卖场的事情,就能把这事猜的七七八八,知道等会要出事,也赶忙吩咐旁边的几名得力手下,拿上了自制枪械,土制炸弹,一块上了一辆没拍照的破桑塔纳跟上。

    也在出了镇子,上了成‘Z’形、连绵十来公里的盘山公路上。

    随着‘呼呼’地风声。

    头头他们四辆轿车,先后行驶在双行道上的狭窄山路上行驶,大晚上的速度也没多快,稳定在了四五十迈左右。

    但因为是早早出发,已经和杨隆拉开了将近两公里的路程。

    加上这里都是弯道,每过一个弯,就要减速下来一些,任杨隆有些憋气,但为了安全考虑,把车速提到了六十左右,想要追上头头他们,估计还要不少时间。

    不过,车辆在经过了一个山腰,道路成蛇形盘绕的山体,是一条绕山分叉道路。

    此时,来到山顶处的赵舟隔着车窗户向下望去,也看到车辆下方的二十米外山腰处,一条单行道路上有隐隐车灯,正是头头他们的车辆将要驶来。

    “从这里跳下去,直接能截着他们。”

    赵舟心思一动,环顾四周看到没有其它车辆以后,也不愿耽误时间慢慢追逐。

    继而他也未对杨隆言语,直接身子一纵,从车窗冲出车外,脚步连点,卸下了冲劲以后,从道路护栏处望下,看到山腰处头头他们的车辆行来,也不管停车叫喊自己的杨隆,便从道路外的悬崖跃下,贴着山体,如泥石流一般向着山下的道路砸去!

    呼呼——

    伴随着阵阵风声,与山体小片泥土剥离的声响,赵舟瞬息间落地,蓄力架了一个熊靠山,撞向了第一辆行来的车辆!

    同样,赵舟也记得很清楚,第四辆黑车是放有太岁,也是头头的座驾,其它三辆都是小弟的车子。可若想事情办得顺利,定然要把这三辆汽车上的人废了再说!

    砰!

    也随着赵舟蓄力一撞,接近万斤力气爆发,伴随着一阵‘咯吱’刺耳的钢铁扭曲声,直接把这辆才行驶来的轿车侧面撞出了一个大片凹痕,车门向内扭曲。

    “怎么回事....”轿车也是突然受巨力冲击,让车上司机还未反应过来,就离地半米多高,横着向道路外冲去,坠落到了四十米高的悬崖外面!

    蹦蹬——

    山下传来一声巨响,汽车扭曲撕裂,车上的人也是凶多吉少。

    同时,伴随着‘吱吱’的刹车声,其它车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皆停在了原地,想要查看。

    但赵舟解决完了第一辆车上的人之后,身影未停,一步二三十米的距离,如缩地成寸般踏走几步,跃起三米多高,屈膝用力一顶踏,如液压机一般,把第二辆汽车的车顶压出一个大凹坑。

    ‘哗啦’前挡风玻璃也是碎裂一地,车里一位高马大保镖与一名小弟下意识的刚摸到手中枪械时,脑袋、后背就被钢铁车顶给搅成的稀烂!被车顶压着趴在了前档上。

    “不是车祸!”

    “保护光哥!”

    后面两辆车的保镖反应过来,发现此事不对,也拿出枪械隔着车玻璃,映着车辆灯光,朝着车顶的‘人影’射击。

    ‘砰砰!’一阵枪械连续响声。

    赵舟早就开启化劲状态,随时注意四周,在保镖刚拿出枪械的时候,顺势双手一搭车门,弯身下了车顶,来到了车辆一侧,让子弹落空。

    与此同时,他双手把两吨重的汽车竖起身前,随着一阵‘铛铛’的响声,火花四溅,用车顶一面也把剩下的子弹全部挡下。

    “不好?!”第三辆车保镖离得近,看到这非人的一幕,也不知道自己等人是遇到了袭击,还是碰到了什么灵异事件,继而心下一个激灵,纷纷跳车。

    也在他们刚刚跳车的时候,赵舟听闻枪声减弱,蓄力爆发,好似巨人投石一般,把两吨重的车辆掷出,凌空飞起两米多高,向着第三辆车子砸去。

    并且车辆掷出的瞬间,赵舟贴地而行,捡起了一块山体滑落的小石子,‘嗖’的一声,如飞剑暗器一样,‘哗啦’一声砸烂车窗玻璃,把第四辆车上的保镖眼睛给活活穿瞎,又破坏了大脑组织,脑后而出,血浆溅了头头一身一脸。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两车相撞一起,撞向了山体一侧,铁皮撕裂,扭曲镶嵌到了一块。

    而赵舟在两辆汽车相撞之前,也紧随其后来到这里,单手一划,如利刃般把一名闪避车辆的保镖喉咙割断,又前踏一步,一记钻手把另一名的保镖胸口打碎之后,举着他的尸体,来到了第四辆车前,防止那位头头开枪射击。

    只是赵舟这一切都如兔走鹰落,飞鸟过隙,短短十几秒内,就杀完了所有能威胁他的人。

    导致了这位头头看到自己的保镖与手下已经如数身亡,只剩下了他自己,吓得魂不附体,连枪都拿不稳。

    尤其他如今映着车辆灯光,也看到这个袭击他们的人影,正是拍卖会上那名被自己压价的人,更是悔恨和恐惧顿生而出。

    “这位大哥....”他惊魂未定,满脸都是驾驶座上保镖的鲜血,哆哆嗦嗦的,看到赵舟站在道路中央,把自己的路给封了以后,也知道自己威胁不了赵舟,继而也把手中枪械放下,坐在车里动都不敢动,浑然没有拍卖会上的傲视天下,只想求饶。

    但赵舟根本没有听他言语,路过车辆的瞬间成一记鹰爪,探手打碎了车窗,把他的喉咙给捣碎后,转手向下,顺手又打开了后备箱的开关。

    继而,赵舟脚步不停,看到威胁全部消散,也扔下了保镖的尸体,来到了打开的车尾,望向了被遮阳布盖着的太岁。

    “师爷!您....”也在赵舟掀开了遮阳布,看到太岁没有损伤以后,随着‘沙沙’泥土声响,杨隆才从上边的道路滑了下来。

    并且刚才的一幕他也全部看到了。

    也是因为看到,杨隆目露崇拜,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没想到一个人的武力,竟然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能空手掷出车辆!这是怎么练的?”杨隆心脏蹦蹦跳着,想说什么,但望了一眼没有表情的赵舟,以及几名保镖的尸体后,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害怕,不敢问。

    同时,也随着‘滴滴’的喇叭声,黑子也开车行了过来,停车、下来了四名手握军用正规枪械的手下!

    “赵爷,杨少,您....”

    只是他来到这里,看到遍地的尸体,山体处扭曲的汽车,又看到赵舟单手拎起了三百斤的太岁后,却猛地想起杨隆所说的杨氏第一高手的言语,一瞬间闭上了嘴巴。

    “难道这像是车祸的一幕,是这位赵爷....”黑子思索着看到赵舟向自己拿枪的手下望来,突然头皮忽的一炸,直接打散了所有心思,扭头向着四名手下大喝道:“快!你们几个把枪给我收了!再把这里处理一下!还有!你们回去一人,去给赵爷拍卖来的太岁找一个唐宋时期的御用箱子装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