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四十一章 内丹、外丹。内罡、外罡。
    ‘哗啦啦....’

    正午的天色阴沉,夏雨骤落,在小水坑中晕开朵朵水花,清澈脆响。

    ‘呼呼’的凉风吹来,夏至的温度也是一降再降,在大街上打伞的行人,穿着短袖更能深刻觉察到丝丝凉意入体,舒彻无比。

    而在这片别墅区外的街道上。

    赵舟在一家咖啡店内中坐在靠窗户边的位置上,目光透过窗户瞭望着远方的街道,好似能透过淋淋大雨,看到一公里外的高速出口。

    看样子,是在等一个人。

    同样,他自从那日杀了出口云郎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天,今天正是武运隆过来拜访的日子。

    “高速那边下雨下的很大。”赵舟身边的杨隆挂了电话,也向着赵舟说着武运隆的行程,“公路上有的路口已经限行、限速。要不然武叔今个一大早就来到了。不过,武叔现在正走的小路,估摸着再有半个钟头就来了,让我们先吃饭,别等他了。”

    这家咖啡店是杨隆的产业。不仅顾客能在这里喝咖啡,身为老板的他还能让自己沏咖啡的橱子做饭、做菜。

    但赵舟表面上是在等武运隆过来,可实际上早就神飞天外,琢磨精神如何抱丹,也没有理杨隆的话语。

    也是这段时间来。

    赵舟也看完了那本精神抱丹秘籍,只是觉得里面神神怪怪,讲的都是什么的一些东瀛信仰,说实话,一点用都没,还不如他自己推算来的准确。

    “那本书讲的是自己封自己为神,再受教徒祷告,凝聚所有人的‘精神’,让他们认可自己为‘神’,久而之久,别人说的多了,传的久了,自身都以为自己是神。若我说来,应该属于一种类似于催眠的方法。”

    赵舟望着窗外大雨,思绪回忆,也不理会旁边正在交代橱子做饭的杨隆,“这种催眠方法,就如我在三国时期杀吕布的时候,受数万将士其呼,心神一下子抬高到了‘神’的地步,感觉自己无所不能,战无不胜。可事实上,只是受了众将士的影响,心神大幅度波动,自我陶醉,被旁人给‘催眠’了。”

    “而这本书也是把这种‘催眠’的感觉加深,让自己进行头脑处于一种亢奋的‘神’状态,继而大脑不知不觉,潜意识调动五脏六腑,凝聚血液,归聚一点,达到抱丹的目的。最终用这种凝丹办法的人,再把这种汇聚血液的感觉熟悉,为其所用,也就凝成了‘丹’。”

    “可说实在话,这样自我催眠的办法需要太长的时间积累,更需要放松自我防范意识,而且还要受别人的影响再对自己进行催眠,弄不好就伤了大脑,成了傻子,得不偿失,属于邪门歪道。也总归不是自己修来的‘神’,一切都太虚,一触即破。若让我说,打铁还需自身硬,自己就是自己神,不需要别人去封,去拜。拜也是自己拜得自己,不需受别人的精神影响。”

    随着‘哗啦啦’的雨声。

    咖啡店内,赵舟一边推磨着,一边凝聚心神,想要调动五脏六腑把血液凝聚到一起,形成一个不动则已,一动惊人的‘爆发点’。

    或者让心跳放慢,血液相对静止,减少生机流失。

    可是他试了整整十天,除了能改变血管内气血流动速度,稍微把气血减慢以外,却无法让它们同时朝一处汇集,形成一个‘点’的力量爆发。

    如今,就成了一个半丹不丹的状态。

    赵舟开启化劲的时候,可以减慢血液流动速度,却无法让它们汇聚一处。

    可就算这样,丹劲大拳师无时无刻都能放慢气血流动状态的情况,赵舟也控制不了多久,化劲一过,自身气血就会恢复以往的流动速度。

    毕竟,心脏跳快一点,让血液高速流动全身,适当的运动量与情绪紧张都能做到。

    心脏放慢,短时间吃冷饮、躺床上休息也能做到。

    但若是像丹劲一样,气血强行逆流归于一处,或者平常状态下,心跳放慢时间过长,这都会导致心律过慢。就像是发动机突然哪个齿轮不转一样,心脏不跳,身体所有器官都会失去律动的动力,大脑供血供氧不足,继而神经损害,也离死不远了。

    所以,赵舟虽然推测到了方法,可也是一直小心翼翼,用加强神经细胞、以及三国时期开启化劲的方法,慢慢调动血液,逐渐让它们放慢流速,一切以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心思,让它们渐渐形成‘静止’,或者改变方向归聚一处。

    “这又是一个天长日久,熟能生巧的活计。”

    赵舟盘磨着,再又一次控制不住气血流速,让它们恢复以往的流动状态以后,也不接着练了,反而望向了窗户外面。

    同时,伴随着“哗啦啦”的雨声,一辆汽车‘嗤啦’一声,停在了咖啡店外面。

    啪嗒——

    车门打开,一位中年从驾驶位上走了出来。

    “杨隆,车停在你店门口没事吧?”来人话说底气十足,透出了‘哗啦’的雨声,又隔着咖啡店的窗户玻璃,清晰的传到了店内。

    “武叔您来了。”听到话语,正在店内磨着拳劲的杨隆也是忽的站起身子,向着进来中年慌忙问好道:“武叔您别说停在外面,就算是把车开进我这店里也成!”

    “少皮点,多花点心思放在练拳上,有赵师叔的指点,你也早就踏入了化劲。”

    来人也正是武运隆,他说着在店内扫视一圈,目光定在了赵舟身上,“师叔,师侄前两日有点事情,没有给您道贺。”

    武运隆虽然是一名丹劲大拳师,可是老祖宗们传来下来的礼仪不能废,也不敢废。

    也导致了他早就听说过赵舟虽然是一名年轻人,但真见到赵舟的时候,还是‘啪啪’两下打落身上的雨滴,躬身行礼,并且从口袋内摸出了一个小盒子,“师叔,这是我前几日在外地办事时,淘到的一个小玩意,您看看。”

    “多谢。”赵舟也回礼一番,看也没看就把东西收了起来,让他坐到了桌子对面,说了两句客套话,“早就听闻武运隆的名号,吴氏太极第一高手。这送的礼物,说不定就是什么宝物。”

    “也不是什么贵玩意。”武运隆看到赵舟也不打开自己的礼物,也是怕赵舟等会失望,倒是先自圆了一下,“几百块钱买的小玉葫芦。毕竟师侄工资太低,还要买药打磨身体,好一点的东西也买不起。这也所谓,礼轻人意重嘛,师叔别见怪。”

    “倒是这个理。”赵舟本就没对这礼物有什么期待,反而一直想等的就是武运隆这个人。

    如今,这客套话说完了,饭菜也没有做好。

    赵舟也没有再次推磨气血的意思,看到杨隆去厨房帮忙,就向着正在慢慢品咖啡的武运隆道:“搭个手?”

    “搭手?”武运隆喝咖啡的动作一顿,想了想,直接摇头道:“师叔,这不太好吧?”

    以他重礼仪的心思,定然不能一见面就和长辈搭手,这是对于长辈的不尊重,就像是踢馆子一样。

    要是比,也是哪种专门的场合,比如就像是半月前的赵舟贺喜一事,这就属于赵舟专门‘赐教’各派弟子的宣传,于情于理,各弟子可以请教搭手,学习对战经验,也能宣传赵舟的名号。

    “要不,咱们先吃饭?”

    武运隆说着,想要征求赵舟的意见,能不搭手就不搭手。

    只是,他话还没落,赵舟‘哗啦’一脚,踢开了身前的桌子,探手成爪就向着他的喉咙抓去,单单一记龙爪,没有任何招式变化,好似就如平平常常的搭手一样。

    “我....”

    武运隆也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叔说动手就动手,可已他丹劲的反应,在赵舟动手的前一刻,他浑身好似针扎,忽的汗毛炸起,下意识知道自己这位师叔的一爪不能硬接,慌忙一个驴打滚,躲了锋芒,就地双腿一撑,好似希腊神话的神灵举天一般,右手盘旋向心、肘顶架去。左手胳膊蓄劲,好似拉开了一张大弓,嗖的一声,拳出如箭,向着赵舟腰间打去。

    啪嗒——

    一声骨肉震响。

    赵舟爆发了化劲状态下,屹立不动,龙爪下劈硬接箭拳,五指内合叼着。一手摊掌万斤巨力加持,‘咯咯’筋肉作响,把武运隆想要举天的胳膊给生生压了下去,同时他左腿小撤半步,‘咯蹦’筋骨响动,又向着武运隆扎根的双腿扫过。

    武运隆见状,看到赵舟一连串擒拿压扫,一气呵成,从一记单单的龙爪,生出了无穷的变化。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力气与招式上好似都讨不了好。

    于是,他两条胳膊好似大蟒蛇一样,抖了一下,如泥鳅一般,使了一个抖劲,脱离了赵舟的擒拿,双脚踩了一个正宗的太极步子,打了一个转身,身子平移半米,来到了赵舟身侧,抬手一记转身搬拦锤,向着赵舟的肩膀砸去!想要以武式太极小方位内的短瞬连打方法取胜。

    不过,赵舟就好似开了天眼的菩萨一样,手中刚一空,又听‘呼’的一阵风声在他耳边侵袭,左半边的脸部一麻,便松肩下移,像是没有筋骨一般,肩膀平白挨了几寸,躲过了一记搬拦锤。又见武运隆右手起金蛇缠丝手跟上,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又临时打出了八极架子,单手如蹦,猛地转身后移一步,进步一踏,‘咔嚓’瓷砖地面碎的稀烂,与武运隆对上了一手。

    啪——

    一声脆响。

    武运隆眉头一皱,好似抽筋一般猛抖与赵舟对上一记的缠丝手,同时泄力般的退到了十来米外,把沿路所过的桌子椅子全部给‘哗啦’带倒了。

    “师叔武艺盖世,师侄招式上不是您的对手。力气上也不是您的对手。”他笑着奉承一番,甩了甩胳膊,五指关节有点肿胀,站在了店内门口处,也不过来了,怕赵舟接着动手。

    同样,这一切看似非常凶险,可他们两人都留了手,都没到伤筋动骨的状态,不然武运隆也不会笑着不生气。

    但同样,武运隆刚才也没有爆发所有的力道,更没用上暗劲针打的功夫,以及一些杀手。

    不过。

    赵舟也只用力一半的力道,更没用杀出口云郎的‘气刃’功夫,不然武运隆就不是五指肿胀,而是在交手的第一时间,他的双手就齐根而断了。

    可就算是赵舟没有动全力,武运隆也知道自己这位师叔力气比自己大,招式上更是诡异多变,若是让他形容,赵舟就如他小时候看的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一样,招式千变万化,身体如臂指挥,指哪打哪,就好似为厮杀而生。

    “我这师叔是和多少人交过手,或者杀了多少人,才能把武练成这样?”

    此时的武运隆向着赵舟望去,看到开了化劲的赵舟,就如看到了外面的大雨一样,心神压抑。好似让他从哪里进攻,都会受到狂风暴雨般的打击,躲都躲不掉,除非找个地方藏着,让老天爷看不到你。

    虽然,武运隆想法听起来有点玄。

    可说白了,赵舟在三国二十五年,经历了千余场大大小小的战阵厮杀,警惕周围暗箭,要没有这样的拳法厮杀手段,早就横尸沙场,立将军冢了。

    但通过这场比试也知赵舟虽然总感觉自己还未踏入丹劲,可他只要在化劲的‘神明’状态下,已经给丹劲拳师的压力非常大,或者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惊骇,想要避战。

    “丹劲武者最高的爆发潜能,应该是不到万斤力道。武运隆的爆发力应该在八千斤左右。”赵舟不知道武运隆的想法,反而利用化劲状态还未退去,再思索着武运隆的力道是多少。

    而也在他们比斗中把桌子凳子‘哗啦’一地的时候,杨隆也从厨房内跑了出来。

    只是赵舟两人交手太快,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

    杨隆跑出来的时候,也只看到了自己的店铺好像被两位长辈给砸了。

    “师爷、师叔,这....”他有点哭笑不得,但也没有什么抱怨,反而看到店内灰尘荡荡,又接着向赵舟两人道:“要不咱们去外面吃饭吧?”

    “好。”赵舟听闻,很意外的答应了,因为他也感觉自己的生活太单调,每日就是别墅里面待着,除了练拳,就是在去练拳的路上,需要适当的放松自己。

    反正又在他想来,自己无时无刻都能练拳,这去哪里也只是换个环境练拳而已。

    “这丹劲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琢磨透的,反正有武运隆在这里,一会找他问问。”

    赵舟思索着,看到武运隆也点头同意杨隆的提议,便找了几把伞,一同上了外面的车子,向着市内行去,找了一家高档酒店。

    还是杨氏企业的。

    而等到酒菜上齐,这一吃饭。

    赵舟又想着武运隆远来是客,自己一见面收了人家的礼物,就开始喊打又打,如今还要问人家抱丹方法总归有点不妥。

    于是,众人吃完饭,赵舟盘算着,让杨隆安排一下,找了几位杨氏的女孩,一块又去ktv唱会歌,放松一下心情,熟络一下关系。

    “师叔,我其实今天有任务,上面说要让我带您去一趟国安,给您安排一个职务,这样您在国内方便点....”武运隆很正直,家里有贤惠妻子,本来想婉言拒绝。但是看到赵舟好似有点不高兴,头皮一麻,也不好意思婉言了,准备到下午唱完歌再说正事。

    但等到女孩们一来,众人又到了一家杨氏的ktv以后,武运隆这一玩起来,整个一个麦霸,什么歌都是得心应手,没看出还有这项天赋。

    而赵舟不会唱歌,也让他们玩他们的,自个坐在沙发上听着,偶尔和哪位女生喝一杯。

    “快来,又到武叔的歌了!”ktv的气氛很热闹,那些女孩也许得到了杨隆的什么吩咐,轮换着和武运隆合唱。

    一时间,各种歌声嘈杂,吵得耳朵嗡嗡叫的。

    可也是赵舟也许自从习武过后,没在这么吵的地方待过,听着这些歌声,也是胡思乱想,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把丹劲、罡劲。分为内丹、外丹。内罡、外罡。

    “大脑的精神抱丹是内丹,武运隆等人的心中聚血是外丹。同样,他们踏入罡劲,体外并发罡风是外罡风。而我曾经推想的暗劲修内脏法,是为内罡。”

    赵舟琢磨着,感觉此方可行。若是成功,那么他肺腑并发暗劲,加上肺叶的强韧张合力,吐出来的就是真的剑丸!

    并且,他也觉得若是其他内脏打通了暗劲,比如说肠胃一类的,那岂不是什么食物进到肚子里,都会被体内的暗劲绞碎,营养吸收速度又是大幅度增加。

    “以我的理论,若是浑身都是神通,那么胃的神通,说不定就是关于消化。我也看过不少神话故事,知道一种神兽唤作饕餮,它就是什么都吃,什么都能消化,那么按照我神通的理解,那么它的胃说不定就是开了奇怪的神通,导致消化很快,永远都吃不饱,并且吃下去的东西,还能转化为单纯的营养补给自身,不会出现营养过剩的情况。”

    赵舟听着这些嘈杂的音乐,念头奇奇怪怪,胡乱猜测了一番,“若是我也能如此,虽说不能如神兽饕餮那般什么都吃,可我开启胃部后,会不会让我身体的抗药性大幅度减弱,每日多吃一些人参等药材,加倍的强化身体气血?”

    他思索着,瞬息开了化劲状态,想要挪动气血,慢慢向着身体中心流动,准备温养一下胃部。

    可也是在他改变气血流动的一瞬间,又停了下来,在武运隆等人好奇的目光中忽的一下站起了身子。

    因为,他刚才把气血瞬息汇集,并且在‘轰轰欲隆’的音乐声音下,心脏突然好似窒息,减慢了律动,让气血缓缓集中到了一起,致使心脏附近的血管膨胀,好似要爆发一样。

    “这是我于心口处抱成了‘内丹’?”赵舟发现了这个情况,略一琢磨,就知道这是自己无意中抱成了丹劲!若是此时让这股血液往拳脚筋脉流动,最少是成倍的劲力爆发!

    只是,心脏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短短一两秒就恢复了律动,让这股汇集的血液猛的散去,流向了四肢百脉。

    但是、赵舟却摸清了这种感觉,加以刻录,对此一幕没有什么失望。也如他曾言的单杠技巧一样,第一次无意中翻过了,那么今后离成功也不远。

    “无心插柳、柳成荫。也是我原先没敢这么试过,担心血管无法承受压力。可如今这无意一试,想用‘神’汇集血液想要温养胃部,却没想到心脏律动一窒,血液猛然一滞,在心口抱成了‘内丹’。尤其按照今日的抱丹一事来说,外丹应该是把浑身气血尽归于五脏六腑。可这般不用‘神’,而是用五脏六腑归纳血液,也如把精气神归于丹田。”

    赵舟失笑一声,心情大好,不由得夺过了武运隆的话筒,并且切了所有人的歌曲,自个点了一首‘好日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