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四十三章 我有个建议
    隔日一早。

    城市中小雪纷飞,渐渐而落,道路上一层浅白。

    也在赵舟昨晚挂了王超电话以后,也带上了将近三十名杨氏弟子,开着十辆普通轿车,一同来到了这座小雪飘落的城市。

    同样,这多出来的二十名杨氏弟子,也是老拳师们虽然不知道赵舟要干什么,但是知道自己这位第一高手赵舟有事要办,所以除了杨隆十人外,专门又为他多派了二十人。

    并且这二十人除了拳术不错,还精通枪械使用,每人都配了一把手枪,防止各种意外情况发生。

    看这架势,十辆车、三十人,就像是黑势力佩枪寻仇一样。再合着赵舟,‘枪炮武术掺神仙’,这国内什么帮派都挡不住。

    吱吱——

    而此时也随着车轮压雪声。

    在这座城市的一家医院旁边的落白道路上,伴随‘咕碌碌’的刹车前滑雪路,赵舟这十辆挂着异省牌照的轿车停在医院正门口。

    咔嚓——

    一声车门轻响,赵舟也从中间的轿车跨步而出,也没他有什么动作,瞬息就站在了轿车的一米开外,腰板直溜溜的,好似这车内一跨,像是进了一个短距离传送门一样。

    “杨隆,王超伤势如何了。”

    他在车外望着医院,小雪落在他脸部、头发、脖颈等,都被一股轻微的抖动,震成了细细冰晶,落入领口,转眼又蒸发殆尽,好似他身体就如一个熔炉一般。

    “赵师爷,王超昨天缝合了伤口,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正在医院里修复,约莫着要养个一月、两月的。”

    ‘咔嚓’杨隆打开车门,从后面的车子下来,小跑两步跟上了赵舟,其他弟子则是有条不紊的找停车位。

    “一会跟过来两人就行。”杨隆也是一边说着,一边和赵舟朝医院走着,让停完车的众弟子不要一起跟来。

    “你们在车上,我叫上吴师兄和师爷、师兄一起过去就行。”众人弟子也很听话,分出了两人跟上,随着赵舟一同进入了住院部的大门。

    同时,当众人进来以后,‘呼呼’的一阵暖风吹来,伴随着一股轻微消毒水与各种药味繁杂,还有压低的咳嗽声,各种低声交谈就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里。

    “医生,我孩子感冒了,要去哪里挂单子?”

    “妈妈,我头好疼,今天能不能不去上课了.....”

    也许是天气忽然转冷,医院内挂号的人特别多,身穿练功服的赵舟四人也没有引起什么瞩目。

    “师爷。王超在五楼五零三。”杨隆进入到了住院部里以后,也像是导游一样,指着前面的电梯。

    赵舟则是看到电梯处人太多,不愿等待耽误时间,朝着电梯旁边的楼梯处走去,示意他们一块与他爬楼梯。

    同样,众人也都是天天锻炼拳师,顿时随着楼体内‘噼里啪啦’一阵脚步声回荡,三下五除二的就来到了五楼。

    再一出楼梯口,朝过道里走一走,赵舟认准了房号,让杨隆把门一开,透过门缝也看到了正在病床上发呆的王超。

    只是,现在病房里面除了发呆的王超,还从打开的门缝内飘出一股淡淡香水味。

    等赵舟走进,就看到除了一名像是老板模样的杨氏弟子正在看着报纸。在病床靠里的一侧边上,还有一位气质上佳的美女在削着苹果,手边放着一个饭盒,香味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而她也正是王超的一位朋友,张彤,一位名牌香水的分省代言人。也是今早王超醒了以后,通知她过来的,怕麻烦赵舟的这位‘老板朋友’。

    “大哥?”王超听闻房门响声,也一下子看到了赵舟,慌忙着就想起床道个谢。

    “王超....”旁边的张彤想拦着,怕王超牵动伤势。

    “师....”那位老板模样的杨氏弟子也赶忙起身招呼。

    不过,还没等到所有人话语落下,动作做完,赵舟步子一跨,三四米的距离一纵即逝,站在了床边,手一搭,王超就像是没骨头一样,又忽的一下溜进了被窝里。

    “你伤没好,动作太大,容易伤了才缝合的伤口。”赵舟说着,环视一圈,也让那位老板不要开口,省的一会王超好奇,还要不少废话解释。

    那位老板也是心领神会,又低头看向了报纸。

    而王超躺在被子里,看着外面走进来的杨隆等人,又把头转向了张彤旁边道:“大哥,这是我一位朋友,她来照顾我的,不用麻烦大哥的朋友了。

    他说着,又有点不好意思,像是解释,“我早上自从起来,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大哥的朋友就接了好几个电话,应该是有事情要做,我也挺不好意思的。而且听医生说,大哥的朋友一夜没有合眼,所以我才联系了张彤,想让大哥的朋友休息一下,可是杨老板非得等大哥来....”

    杨老板就是老板模样的杨氏弟子。

    他也是一宿没合眼,累得不行。

    可他等到张彤来到以后,也是赖着不走,不是想和张彤这位美女搭关系。而是想等赵舟来到,落下个眼熟,这也是做好事必须留名的心思,不然谁知道是他昨天办的事。

    并且他还有‘赵舟不来,他就不放心’的理由应付王超。这也是光明正大,很符合昨天‘保护王超’的总馆吩咐,没什么错误。

    “多谢。”王超解释完,真诚向着杨老板道谢了一句。

    “出门在外,相互帮助。”杨老板也是看到赵舟来到,并且又见到自己这位师爷向自己点头以后,心中虽然激动异常,可多年经商城府在这,脸上保持着微笑,不动声色。

    不过,他稍后到赵舟没有什么吩咐,杨隆又摆了摆手,知道没自己事情了,也很懂人情世故的出了病房外,把门给轻轻带上。

    也等到他走以后。

    王超又稍微起了一点身,脸色有点不好看,“大哥,昨天的事情起因,我敢肯定不是意外,是有人要杀我!”

    王超把赵舟当成了自己尘姐的朋友,都很神秘。所以他也是有什么说什么,没有什么遮掩。

    反正昨天的事赵舟都知道了,这也没什么隐瞒,王超觉得还不如把事情说清楚,也让自己的这位大哥知道怎么回事,不像是在骗他下这趟浑水一样。

    “有人杀你?”赵舟也是顺着话,往床边板凳上一坐,就当听故事了。

    张彤也是削着苹果的手一顿,很好奇这个事情,也更好奇赵舟的身份。

    因为她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生意人,也懂得国术,更有拳术高明的师傅。致使她刚才看到赵舟一进了屋子,脚一抬、一落,眼前一花,赵舟就出现在了王超身前的时候,也是心下一揪,知道遇到了高手!

    “看王超这位大哥的身手,脚步一动,就出现在了三四米外,尤其他气息还很平稳,就像是没动过一样。我有一瞬间错觉,他刚才那一步踏出,更好似是把屋内的东西都硬生生的拉过去一般,是我们在朝着他挪动....”

    张彤在听着赵舟与王超说事的时候,心下琢磨,也知道赵舟这是把武练到了一种境界,才能出现这种好似场景扭曲的‘别扭’感觉。

    听起来很玄,可起码刚才赵舟要是杀她,或者杀屋里的人,是一个人都跑不了,跳最近的窗户都不管用。

    张彤就是有这样的直觉,才会对赵舟非常好奇,想知道他的功夫是怎么练的,为什么高到她根本没听说过的地步。

    “事情就是这样....”

    只是,王超不知道张彤的心思,反而念着昨天的事情,像是告状一样向着赵舟道:“我估计就是赵钧派人杀我!尤其他还是省城的二公子,就算是我死了,最多他人顶罪,也没人会为我一个平头老百姓出头....”

    “而且。我也听另一个朋友说了,赵钧出国留学时期认识不少国外涉黑势力,关系网很大,很有可能也想在国内整这一套,我估计就他计划展开、试探局势的一个引子!不过这样的人也没什么怕的,说不定真搞出来事了,他们一家都玩完。”

    王超说着,当这一番话全部说完,心中的怒气也少了许多,很快心神静下来,知道自己拼不过,还不如踏踏实实练武来的实在。

    也听着他这些话,能看出赵钧关系通天,几般人都惹不起。

    “那你准备怎么做。”

    可是,赵舟坐在板凳上的时候四四方方,双手一搭。杨隆等人站在他的身后,目视前方,让赵舟很有一副‘教父柯里昂’的派头,明面上就是说,这事才刚刚开始,一点都不怕什么赵钧。

    “我怎么做?”王超也是被这一幕整愣了,因为他这番话也没想过报仇,只是想找人说到一下,打发心中的郁闷气而已,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大哥真的想帮他找场子。

    但这事要弄大,吃亏的好像也是他。毕竟这可是法律社会,人家拼不过你,还不能讲道德礼法?

    “对呀。”张彤看到赵舟不像是开玩笑,也是心下斟酌了片刻,抱着两不讨好的心思,尽量息事宁人道:“那赵钧不止是父亲有实权,他的叔叔伯伯也是在上面掌管各个要职。若是伤了赵钧,王超在国内很难待下去,更有可能牢底坐穿。”

    张彤言言道道的这番话,其实也是为王超与赵舟着想,死仇化小,小事化了。

    尤其,她更为王超安排好了路子,想让王超去京城找自己的一位长辈,寻求庇护,量赵钧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再找事了。

    但是赵舟听闻没什么想法,直接对杨隆道:“找到赵钧,把这个人带过来。”

    抓一个人而已,赵舟觉得让弟子们去办就好,不值得他去出手,还不够耽误事,同样也不怕什么赵钧,因为他还和赵钧的爷爷辈人认识。

    “好!”杨隆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听到了赵舟的吩咐,也不管赵钧是谁,直接对身边的两位师弟试了一个眼色,就一块出了房门。

    “大哥,这事就算了吧....”王超说白了才习武两年,踏入社会更是才一个年不到,还没有转变为后来无敌天下的气度,此时就有点左右为难。想报仇,又怕出大事。

    “我....”张彤也是一时气急,感觉自己说了半天,感情就是白说了。

    不过,赵舟四四方方往这里一坐,好似真如有什么气场一样,张彤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大约在上午十一点左右,张彤正琢磨着要去给王超两人买点饭菜,就去自己店内上班的时候,走廊外面传来一阵‘踏踏’的脚步声,一位神情有点害怕,又有些惊异的青年被杨隆几人架了过来。

    “师爷,人带到了。”杨隆说着把赵钧一推,露出了架在他后腰上的枪械。也正是这把枪械的威慑力,让赵钧一路上非常听话,连人来人往的医院,他都不敢大声乱叫,说有人‘绑架’他。

    因为,昨晚砍王超的那些涉黑实力的头头全部死了,死在了他家的感谢宴上,他也亲眼看到自己的这些手下不是被枪打死,就是死在了杨隆等人的重手下,无一生还。

    也是这些人为非作歹,杨隆等人下手还真的没什么仁慈,更没什么不忍,一副杀人魔王的样子,当时非常恐怖,更是让赵钧心生恐惧,半天都没回过身,最后还是被杨隆等人架到了车上。

    “这些人到底是谁....”

    同样,也是那副血腥的场景,家里沙发、地面到处都是血迹的样子,让赵钧被‘绑架’了以后,一路上都很迷茫,又很恐慌。

    一直到他现在进了医院,看到了病床上同样有点为难的王超,才心下一个哆嗦,知道这些杀人枪手是王超找来的人。

    “王哥!”赵钧也算是能屈能伸,刚一被杨隆推搡一下,一瞬间就借势跪在了床边上,向着王超不停的道歉,“王哥!这事是小弟不对,小弟昨天喝多了,鬼迷了心窍,才会让人对付您!”

    他说着,想起那些杀死自己手下的枪手叫赵舟师爷,继而看到王超有些不忍的样子,知道这事还得求那位‘师爷’,又忽的转身一拜,向着赵舟各种求饶的话语纷纷而来。

    只是,赵舟不愿多听,直接向着赵钧道:“给你父亲打电话,就说是我杨氏赵舟请他做客。若想此事清算干净,就让他早点过来。”

    赵舟看到王超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没有达到那种天下之人皆可杀的地步。

    所以,赵舟想了想,也不动手杀了赵钧,省得对王超今后有什么负面影响,最后导致王超踏入不了见神不坏的境界。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赵钧,有些得不偿失。

    尤其,赵钧的舅舅爷爷辈的人都在京城,半年来听闻了赵舟的名声,也以‘千百年前是一家的理由’专门找在国安的赵舟吃过饭,套过关系,想要拉拢赵舟,又想和杨氏交好。

    两边人也算几场饭局认识。

    说到底,赵舟按照赵钧爷爷舅舅人‘千百年前是一家’的话语,其实还是赵钧的‘长辈’,要谈事情,肯定要是让他爹过来谈。

    “好!”

    然而,赵钧没听过赵舟的名号,但为了自己的小命,又听到这位大哥开口松动,也是慌忙给自己父亲打电话。

    等‘滴滴’几声落,电话接通,他也把赵舟的话语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

    “杨氏?”

    而赵钧的父亲关系网通天,连带着京城知道的事情也很多。

    可在国内知道的越多,也怕的越多,关系网交杂错乱,一头大象扔进去都能绞成肉泥。

    比如此时,赵钧父亲正在办公室里审查着文件,猛地听闻自己孩子电话,就知道自己孩子惹了祸事,惹到了势力遍布全世界各地的杨氏,不由得眉头一皱,没有心思看文件了。

    “这位大哥说,他叫赵舟....”

    但紧随其后,赵钧父亲又听到‘赵舟’二字,就是心下一慌,把文件扫了一地,知道这事大发了!

    “你怎么惹到赵师傅了?!”他低喝一声,先劈头盖脸的骂赵钧一顿,虽然不知道自己孩子因为什么事情犯错,但他也知道自己孩子平常有些不规矩,说不定就是哪里得罪了赵舟。

    还不如先骂一顿,先端正自己的态度再说。

    “京城的几位叔伯本来还想让我出差的时候,去京城那里拜会一下赵师傅。这可倒好,时间是提前了,赵师傅也来到本省了。但这次拜会,却成了赔罪领人!”

    赵钧父亲想着长辈们交代的事情,就非常来气,可又怕赵舟下什么杀手,弄得事情无法挽回。

    因为他可是知道那位教主、出口云郎等等一行人,就是赵舟杀的,赵舟也没隐瞒,这是上层都知道的事情。

    同样,赵舟敢这样下杀手,那么他儿子也有点危险。

    就算是没有危险,那少一顿打肯定是无法避免的。

    而隔着电话的一头,赵舟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怒火不像做假,也知道这事和他父亲没什么关系。

    “我....”赵钧也听到疼爱自己父亲好似认识赵舟,还如此愤怒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更是心下惊恐,但又有点轻松。

    因为他知道自己父亲既然与这位‘赵师傅’认识,那么他的小命应该是保着了。

    “你先和赵师傅赔不是,我马上就过去!是第三医院吧?”电话那头的他父亲神色匆匆,也没在电话里和赵舟道歉,觉得这样有些不礼貌,准备当面再谈。

    不过。

    两边挂了电话,赵钧父亲开车来这里的时候,怕自己儿子吃什么皮肉之苦,又怕和赵舟的关系闹僵,也和京城内的长辈通过话,想让他们先说两句好话,来一个曲线救国。

    可是赵舟的电话就没开机,那些赵钧的叔叔爷爷辈打了半天打不通。

    不得已,赵钧父亲又打电话联系了几位德高望重的拳师,想让这些拳师联系一下杨氏,看看能不能沟通到赵舟。

    “武师傅,我孩子好像因为一些事情,不小心惹到了赵舟、赵师傅....”

    去往医院的一路上,赵钧父亲坐在后座,言语非常小心,知道武运隆是国安的大员,实权很重,说话也很有分量,想让武运隆帮他说说好话。

    同样,武运隆的这个电话号码,还是他去京城办事的时候和长辈们有幸一块请武运隆吃饭要到的。

    并且,他还一直把武运隆的电话号码当成除家族以外的护身符,每过节日都要问候一下,培养两人的关系,不想浪费这个人情。省的哪日升到了京城,除了家族的人以外,连个朋友都没有。

    只是他不在武术界,也不是太极的传人,不知道赵舟其实是武运隆的师叔,尤其还受到武运隆的尊重。

    “赵师傅那是我师叔!打你孩子就打了,没死就行!”武运隆说完就挂,号码拉黑,接着磨练自己的劲力。

    “武师傅....”赵钧父亲听到电话里的忙音愣了一下,失望一叹,又抱着心思,联系了广东三虎的戴军,也是有病乱投医。

    “赵师傅?”但是戴军还没听完,单单听到赵舟二字,就把他的电话挂了。

    “他怎么会惹到杨氏的赵舟?”挂完电话以后,戴军也只是好奇,没敢打听。因为他如今名声不错,日子过得红火,美滋滋的。

    但若是惹到了赵舟,突然哪天赵舟以请教的名义,给他寄一份‘生死状’怎么办?

    签,他估摸着自己会死,要么残废。

    不签,他估计自己会名声扫地,还要受到杨氏的排挤。

    毕竟,赵舟可是杨氏的‘第一高手’,更是国内武术界公认的‘天下第一’,这名声可不是说着玩的,是赵舟在京城半年来打遍众门派拳师得来的!

    他戴军自认为,千千万万不如。

    同样,赵钧父亲联系的众拳师们,基本都是这样的想法,怕赵舟‘登门拜访’他们。继而他们先后接到了赵钧父亲的电话,都是听都不听,或者敷衍一番,直接把他的电话挂了。

    以至于,赵钧父亲一直来到医院,站在王超房门前的时候,也没有一人帮他。

    “算了。”赵钧父亲很无奈,敲了敲门,等到里面传来进,他才踏足走了进去。

    “爸!”赵钧现在在椅子上坐着,也不像是受到折磨的样子,反而手中捏了一个苹果,上面都是指甲印,可知他内心很烦躁,又很害怕。

    不过,赵钧父亲看到了以后,却没有心疼自己的孩子,反而问都不问,大步上前,一巴掌‘啪’的抽在了他的脸上,让苹果打着滚的到了墙边,“你到底惹了什么事,让赵师傅专门点我名过来?”

    “我....”赵钧捂着脸,看到自己父亲向着赵舟道歉,又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赵舟,也没有隐瞒什么,把昨天发生的事全部讲了。

    从他组织势力开始,一直到昨天围杀王超。

    也是随着他讲完。

    “你想黑白通吃?”赵钧父亲更是怒急攻心,抡起了旁边的椅子就打,“国家严打,你可倒好,黑白都沾,是想害死咱们一家?幸好王师傅没出什么事,不然我今天就要打死你!”

    他父亲说着,也不像是作假,手中的板凳呼呼到肉,把赵钧打的乱躲。

    而赵舟大致一看,就知道赵钧是真挨打了,但是他的父亲却是再做戏,希望这事就此揭过。

    “打不管用,该犯还是要犯。”赵舟出言叫停,也没有因为这几板凳上去,就让这事过去,但也说什么更‘过分’的话。

    “那,赵师傅您说。”赵钧父亲看到有门,也是想听听赵舟的口风。

    “我有一个解决方法。”

    赵舟说着,也让杨隆叫几名弟子上来,才又言道:“把你孩子送到杨氏总馆,在那里好好学武,等哪日成了‘丹劲’,性子稳了,再让他出来。并且教拳师傅我也找好了,是一位老拳师,杨行杨师傅。”

    杨行杨师傅,是一位很严格的拳师。

    尤其他等会接到赵舟的吩咐,定能让赵钧天天出不了杨氏总馆,做到在小村那里练武,和坐牢没什么区别。

    毕竟,王超可还是在这里生活,指不定赵钧哪天再次喝多,又来个夜砍王超,还不如让他与世隔绝,这样又没要了他的命,可谓两全其美。

    “唉。”赵钧父亲想了想,也最终同意了,虽然他不知道‘丹劲’是什么意思,但也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不仅能让自己孩子好好‘改教’,还能通过他儿子在杨氏习武,趁机每年过节,去找赵舟与杨氏搭搭关系,更进自己官职。

    不得不说,他想的确实挺多,不放过任何可利用的机会,也不难怪他能坐上省城头把交椅。

    “爸您....”

    但是赵钧还想说话,不想练武,也不想体验那种好似‘牢狱’的生活。

    只是,还没等到他话落,赵舟看到了他口袋内露出的手机,直接起身一探,众人也没有看到赵舟如何动手,赵钧的手机就被赵舟胳膊一挽,捏在了手里,‘哗啦’搓成了碎片。

    这是断了赵钧与外界的联系,确保王超安全,更能让他沉下心思练拳。

    “跟着他们走吧。”赵舟把手机碎片往垃圾袋一扔,也让杨隆叫来的几名弟子,把一脸生无可恋的赵钧给硬架出了房门。

    并且众弟子防止发生什么意外,下了楼梯后,一对眼,也把刚有哭闹样子的赵钧给打晕了。

    也在众人上了车。

    赵舟站在窗边,看到一辆汽车开走以后,忽的觉得心神放空,也没什么恩情可欠,感觉自己心思更圆。

    “其实要不念叨什么事,也没什么心魔。”他瞭望一会,等到赵钧父亲等人都走以后,站在了王超床边,看到他睡着以后,帮他掖了掖被子,一时无聊,下楼溜达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