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四十四章 雪夜听书
    ‘隋唐演义、第六十二回。裴元庆在东镇门外....’

    一间病房中、随着沙沙的收音机声响。

    于半月后的一日清晨,太阳刚露出一点白,天色阴沉沉的,寒风呼啸、窗台上的积雪被凛冽寒风‘簌簌’吹落。

    也正在这间病房内。

    赵舟端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身边放了一个收音机,闭目聆听里面传来道道说书声。

    同样,收音机里这零零总总百十来回、讲的也是隋唐演义之中的两军对阵,英雄好汉。

    不过。

    赵舟偶尔听到两方武将相斗时、双手也轻滑比划着,好似伴随着收音机里传来‘仓啷锵锵’的声音,身临战阵,与隋唐第三好汉裴元庆厮杀、拼斗,战于东镇门前。

    这也是他无事可做。

    生活也挺简单,于半月前下楼溜达的时候,在小商贩那里买来了一个收音机,又花了点钱,买了一整套的评书全集,几节充电电池。

    如今,赵舟唯一的娱乐模式,就是听着收音机里的评书,一边推演着招式,一边抱着‘内丹’,倒也悠闲自在。

    “大哥....”也随着一声迷糊的声音,旁边床铺上的王超也许是被收音机的评书声吵醒,知道赵舟是叫他起床。

    而赵舟听着收音机,正在和裴元庆‘比武’的时候,听到王超这一嗓子,倒是手上招式一停,筋骨内的大筋绷紧,发出‘铮’的一声似弦断的声响。

    “我刚正在和裴元庆将军比试武艺,本来不分上下。可你这么一打扰,我却被裴将军给轰到了马下,挑断了手筋。”

    赵舟说着,睁开眼睛,抖了抖胳膊,明明说的非常严肃,但事实上胳膊一点事都没。

    因为他刚才正是自己与自己对练,那一声‘铮’响,也是模拟出被人打下马匹的声响,增加身临其境的紧张感觉。

    同样,他想象中的裴元庆,也是与自己身体素质一样的大拳师,不然他在怎么大意,也不会被人给断了手筋。

    “大哥,你别说的这么玄乎。”王超看到自己的这位大哥有些像是练武练着魔以后,也是心中有些嗖嗖凉意,有点害怕,但又不失吹捧道:“谁能招式上拼过大哥,还不是大哥自己与自己对练的,断谁的筋骨,还不是大哥说的算。”

    说完,王超呼的一下就起身坐了起来,利索的下楼去买早餐了,一点不见十几天前的半死不活模样。

    不过。这倒不是他身体强壮,恢复能力强。

    而是半月前,赵舟突发奇想,想用虎豹雷音震荡王超的骨骼,看看能不能增加他的骨髓细胞活跃度,继而早生血肉,恢复伤势。

    这样的猜测也是赵舟抱丹之后闲来无事,想要用此法求证医学与自身,看看自己能不能如武林高手一样,用内功帮人疗伤。

    况且,现在还有一位明晃晃的病人。

    于是。

    赵舟就带着好奇、在医院内待了半个月,晚上回杨氏的一家酒店住,白天就过来帮王超治病。

    用的也是虎豹雷音震荡骨骼的方法,避着伤口,捏着王超受伤部位附近的筋骨发力,共振,激发骨髓的造血生肉速度。

    也如赵舟自己换血换细胞一样。

    还真别说。

    王超每天大鱼大肉,营养也不错,骨质也好,尤其他在赵舟的指点下,也把虎豹雷音的发劲技巧练得更加娴熟。

    致使这十来天过去,他被赵舟这一手‘骨骼共振’的医术下,身上刀伤也好的七七八八,让医生们非常惊讶。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王超这还没十来天,就好的差不多,怎能让他们不稀奇。

    “这虎豹雷音的治病方法,倒是真如武林高手用内力治别人伤势一样,都是让细胞活跃,加快新陈代谢。可是武林高手需要渡去自己的内力,有些顾此失彼。但我却不用消耗什么劲力,反而在平常用虎豹雷音练劲的时候,就能帮人治疗伤势。”

    “尤其王超也会虎豹雷音,这效果就更加显著,十来天过去,原先深可见骨的伤口,如今都已经可以拆线了。”

    赵舟思索着,看到王超下楼买完早饭放到桌子上后,也是摊手一抓,避开王超早已愈合的伤口,五指稍微用力一捏他的胳膊腕骨。

    同时,赵舟五脏内如闷雷回荡,嗡嗡作响,准备再帮他疗最后一次伤,也是让他体会虎豹雷音的震荡技巧,早日踏入更高的境界。

    “咯咯”王超则是紧咬着嘴巴,但牙齿还是在这‘共振’下,轻微上下开合。尤其,在这般骨骼震动下,他也感觉胳膊内的骨头里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酸痒的钻心,非常难受。

    并且为了更好的震荡骨骼,赵舟这捏的力道也有些重,五指深陷王超皮肉,尽可能的贴近他的骨头。

    也导致了等着半个钟头过去,赵舟手掌刚一离开,王超的胳膊上就留下了五个青紫的指头印。

    “你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熟悉虎豹雷音的发力技巧,配合气劲打磨骨骼内脏。”

    赵舟这最后一个疗程做完,又单手探去,搭在了王超手腕上,一听。又一望他的双眼,看到他眼睛忽闪忽闪的精气神十足,继而也代替医院下了出院证明,“今天就可以出院。”

    “大哥,谢谢。”王超搓了搓胳膊上的紫印,也笑着由衷道谢了一声。这些指头印也是在他搓过没多久,在骨骼的持续震荡下,也慢慢晕开了一些,一两日就可以完全消退。

    “举手之劳。”赵舟听闻王超道谢,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感谢的,反而学会了一招医术,心情也挺不错。

    “大哥!”

    可是王超这人比较执拗,总想着赵舟对他不错,如今自己也出院了,是不是报答一下,比如吃个饭之类的。

    于是,他看到了赵舟现在也没听书,三下五除二的把包子一吃、一咽,便小声的打着哈哈道:“大哥,我刚才约了朱佳还有张彤。而那个朱佳,就是大哥前几天见到的那个美女,一个电台的主持人。”

    他说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也是把这两位美女当成了请吃饭的借口,“等会她们接我出院,说中午一块吃个饭。你看....”

    “好。”赵舟不等王超说完,就应下了这个情面。这样也是能让王超心情舒畅,觉得‘恩情’还了一些,继而不念叨这些,才能更早的踏入暗劲、化劲。往后种种。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张彤两人好似真对王超有什么特殊的情感,一个不顾生意,一个专门请假过来接王超出院。

    随后,她们相视一眼、一大堆嘘寒问暖,醋意顿生的废话说完,再把出院手续一办。

    赵舟四人开着一辆车子,又来到了一家大酒店内,点了一桌好菜。

    “大哥,下午去不去看电影?”也是吃饭的时候,王超还从张彤那里拿来了四张电影票,是朱佳现订的。

    “好哇!”张彤先应了声,她早就想在这半月内和赵舟多聊聊,请教一下国术拳法问题,只是赵舟早上帮王超治了伤后就出去溜达了,她基本上就没见到过。

    “走吧赵大哥!”朱佳递给了赵舟一杯果汁。因为王超才出院,酒没有上。

    “恩。”赵舟听到王超还要看电影,也是点了点头。反正在他想来,哪里都能练劲,还不如让王超还恩情。

    于是。

    等到饭饱喝足,众人去了影院,座位坐好。

    赵舟看到这部电影里面男女主角明明相爱却死活要虐心的剧情没什么意思,就又从口袋内拿出了一副耳机,连着了收音机,又开始了听书、推演招式。

    而这副耳机,是买收音机的时候送的,和收音机一样,都是黑色的,非常时尚。

    赵舟有时候在公共场合怕影响到他人,也会带上耳机听评书,配上一身练功服,真的很赶潮流,一点都不脱离社会。

    同样,像电影院这样的场合,赵舟也没有影响他人,更没有和旁边想说话的张彤交谈,不想打扰到她看电影。

    一直等到两个小时的虐心电影演完,又在朱佳的建议下看了第二部。

    当六七点左右的时候,电影才散场。

    如今。也正值冬天,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出了电影院,赵舟也收了耳机,把收音机塞到了练功服上这两日专门缝制的口袋内,又开始了‘外放模式’,不过这外放的声音一点也不大,不是在那种非常静的环境里,一点都不到收音机的响声。

    可是赵舟听力早已今非昔比,通过收音机的响声震动,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也能推断出收音机里正在放着什么评书。

    这样的方法在赵舟想来也能锻炼自己的‘听识、身识’。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赵舟等人又去吃了顿晚饭以后,也分道扬镳。张彤是去店里查看今日业绩,朱佳是开车送王超回家和父母报平安。

    赵舟则是如这半月来一样,大冬天的晚上黑漆漆的,又冷,街上没多少行人,他就开始听书溜圈,融入自己‘阵前沙场’的世界里,也不担心收音机没电。

    因为他充电电池带了八十节,并且随身携带充电器,保证万无一失,不会突然中断。

    同样,他每天都是这样,早上看病,中午、下午、晚上都是听书溜达,浏览一下本市的夜色风景,等半夜一两点的时候,才会找个开门的小店吃一顿宵夜,回家杨氏酒店休息。

    今夜同是于此。

    不过,赵舟溜达着做做公交,踩踩积雪的时候,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忽的一阵冷风吹来,天空飘落了朵朵雪花,还没几分钟,就渐渐落大。

    赵舟见到,也正好路过了一家公园,看到附近没人,也没有值班人员,身子一纵,翻过了不到两米的围栏,进入了公园里面,找了一个水池边的凉亭避雪。

    “这下着雪,躲在一座凉亭里面听着书声,打磨着劲力,倒是有一种萧瑟的感觉。”

    他思索着,翻找了一下磁带,把‘三国演义’评书的磁带装上,感受着丝丝冷风,回忆着三国时期的二十五年,也是温故而知新,更圆一下没有和很多名将交手的遗憾。

    也随着‘簌簌’的雪落微响。

    夜色越来越深。

    公园里无人打扰,水面上的薄冰,也落满了几层飘雪。

    ‘话说这曹操....’

    也是这个时候,赵舟听着评书声,手掌推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声踏雪的轻微‘吱吱’声从百米外响起。

    映着模糊的大雪,离得近了,可以看到是八名相貌普通青年,但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物件在向着赵舟这边走来。

    “大半夜的还有人来公园?还是值班人员来巡逻?”

    而赵舟突闻踏雪声响,也是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往那些人身上一扫,又看到他们话也不说,突然抬起手的那一刻,猛地感觉事情不对,继而身子一纵,向着亭子外的雪地跃去。

    同时,沉闷‘砰砰’的消音器枪响,他刚才靠的一颗原木柱子上也出现了几个弹坑!

    收音机也在赵舟纵跃的一瞬间掉落地面,磁带嗑出,‘董卓进京....’的评书声也是戛然而止。

    “这是有人要杀我?”

    赵舟跃出凉亭的同时,也是心中忽的一思,好似变为了鬼怪,在雪地里纵横挪移,脚步一刻不停,向着百米外的假山跑去,看似不敌要走。

    可事实上,这也是因为赵舟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枪手,准备先找一个掩体再说,省的他把这几人杀了,还有更多的枪手在附近埋伏,那样就真成了靶子。

    “只要他们敢追,拉近了距离,我就有把握把他们全部留下来,不管来多少人。”

    赵舟浑身气血隆隆作响,大脑一片清明,还在想着对策,也能看出这八位枪手给赵舟的压力不够。

    同样,这八人也不是专业枪手,只是接受了几月训练,就过来刺杀赵舟。

    不过,随着一阵‘砰砰’的消音沉闷枪响,那八人枪不离手,虽然枪法算不得熟练,但也不停的再朝着赵舟射击,看似有什么血海深仇。

    可是赵舟速度太快,一步三四十米距离,左右飘忽不定。大雪又遮拦了不少视线,无一颗命中,全部打在了地面的积雪当中,发出‘嗑砰’的碎石声响。

    “追!”

    几枪放空,他们又见到赵舟进了假山,继而想都不想,好似真的被什么仇恨遮拦了双眼一般,也不怕什么埋伏,便踏着积雪向着赵舟追去。

    殊不知他们还未到假山前面的时候,伴随着‘嗤’的一声,像是蒸汽火车的鸣笛声一般。

    赵舟在他们头顶前方处的一颗假山石头后面,觉察到附近无人,只有他们八人后,顿时手指扣下了几颗碎石,当做暗器射向了两名枪手的咽喉处,动了杀手。

    咔嚓——

    也是不分先后的气管断裂声,血液溢出,两名枪手身子一顿,正跑着时仰面倒下。赵舟也如冬眠的大蛇一般,沉腰坐跨,一个肩靠,数吨重的假杀石头轰然落下,横跃十几米远,一名枪手躲避不及,‘咔嚓嚓’的骨骼断裂响起,被假山石头生生压死,染红了周围落雪。

    也是这个时候,赵舟好似刚才是寄生这颗石头上面的青苔一样,从这颗石头侧面跃出,还未等周围的枪手反应过来,化手成刀,又切断了附近三名枪手的脖子。

    啪嗒——

    其中一具尸体刚刚落地,手中枪械走火,也让附近几米外仅剩的两人反应过来,朝着赵舟开枪就打。

    不过,离得距离近里,他们手中的枪械对于赵舟来说已经可有可无。

    还没等到剩下的枪手开枪,赵舟顿步一踏,一记叼手,打碎了一人的喉咙,同时反手拽着他的衣领,向着最后一人扔去,也没用多少力。

    毕竟现在危机解除,附近有没有其他人,赵舟想要留一个活口。

    ‘噗噗’的入肉声响。

    最后一人刚刚下意识朝着赵舟开枪,也使得子弹全部打在了飞来的尸体上面,也被尸体给带了一跌,压在了他的身上,一同摔倒在了雪地里面。

    同时,赵舟上前两步,‘咔嚓’一声把他的胳膊肘踩了一个对弯,手中的枪械也无力放开。

    只是,这名枪手虽然枪法不怎么样,可也像是某个组织的杀手一般,胳膊筋骨在雪地里面漏了出来,也是紧咬着牙齿不言不语。

    赵舟见到,也没有管他,又分别踩碎了他的脚骨,才捡起两把枪械,继而又探了一下周围情况,确定没有人以后,才又走了回来准备询问。

    不过他这走了一圈,顺便翻看了其他人的尸体想要找一些线索的时候,他也明白了是谁要过来杀他。

    “出口云郎,真理教的人。”

    赵舟提着一个人的尸体,扔在了最后一名四肢尽废的枪手旁边,“这个人的样子,和我半年前见过的一位东瀛人很像。他当时就陪在出口云郎旁边,我对他有些印象。”

    “咳咳咳....”枪手一直在咳嗽,嘴角溢出血液,对赵舟的话语不答分毫,反而眼中有些狂热,也有些怀念。

    而赵舟见闻,也不用去问,知道他什么都不会说,但通过这种狂热的眼神,也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出口云郎那天带来的教众,全是这种精神上类似狂热的样子,和‘V字仇杀’、‘搏击俱乐部’等等的狂热情景非常相似。

    同样。

    这些枪手确实是真理教的人,也是出口云郎的最后一批死忠,想要为自己的教主报仇。

    不过,他们本来有五十多人,全部变卖了家产来国内潜伏,又通过一些渠道购买枪械。

    可惜,赵舟半年前在京城,平常又在杨氏,杨隆他们又是形影不离。

    这些枪手得知这样的情况,也是知道自己等人没有过人武艺加身,枪械还又不熟练,没有十足把握动手,怕赵舟警觉,也就潜伏了起来。

    但日子久了,很多人复仇的心思淡了,也都渐渐离去回东瀛,最后只剩下他们八人相依为命。

    一直等到赵舟来到王超这座城市。

    这八人也许是看到了有机会,又见到赵舟一人,害怕时间再久,自己等人的复仇心思也渐渐淡了,继而定下了今日袭杀的决心,知道机会不能错过。

    只是,此行一事,八人也只剩下他自己。

    “赵先生....”

    而随着一声长叹,这名枪手听到赵舟没有再问,也许是知道自己失血过多,将要死去,反而长叹一声,放下了复仇的心思,笑着望向赵舟,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段中文道:“阁下的武艺....我深感敬..佩,但是教主之仇....必须要报....虽然我们知道会死....可也许我们的所作所为....也如你们国内有句老话那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又能知....”

    枪手笑着咳出了一些血沫,不再言语,艰难的移过目光,望着夜色天空时瞳孔渐渐涣散,映出了飘飘落雪。

    而赵舟见闻,也未作他想,又回到了凉亭旁边,弯腰拍了拍掉在地上的收音机,换上了一卷新的磁带,顿时‘沙沙’了几声,又传来了一位评书先生的声音。

    簌簌——

    赵舟也侧耳听着评书,比划着招式,踏步积雪,如公园里听曲儿的人一般,在大雪纷纷的夜色中向着公园外走去。

    ‘春天萌芽出土,夏天荷花飘飘,秋天树叶被风摇,冬天百草穿孝。四字并成一字,不差半点分毫。暑去寒来杀人刀,斩尽世上的男女老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