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六十四章 给吴老狗的‘见面礼’
    十日后。

    阳光大好,暖春将至。

    随着早晨,‘吱吱喳喳’飞鸟清鸣,掠过上空。

    在它们身下城镇中的一家客栈内。

    赵舟手指‘嗒嗒’轻敲着桌面,等到鸟儿清鸣声渐远,继而起身打开了这间上等客房的房门,向着九叔的义庄行去。

    他此行的目的也是准备今日离开这里,寻找吴老狗。

    因为赵舟等了十天,等到义庄都快被修缮好以后,那四目道长好似有什么事情耽搁一样,一直都没有出现。

    他觉察这个情况,也感觉这自己想做的事情已经做完,没有必要再为了一人耗着。

    同样,这十来天里,义庄被里里外外也被他请来的一群无事汉子们整到了一遍,也算不上大修,就是在九叔的意思下收拾了一番。

    赵舟来到这里的时候,伴随着‘荡荡锵锵’的敲打声,这七八位壮汉正在义庄内外忙的热火朝天,虽然浑身灰扑扑的,但脸上都充满着喜意。

    “快快,把这边的墙缝修一下!”

    “清理完这片儿,再把那几块石头原封不动的放这,九叔说了,这几颗石头不能移走。”

    “赵师傅这几天可是请咱们吃了不少山珍海味,干活都麻利一点,小心一点!”

    众人吆喝着,忙里忙外,在九叔的一位弟子指挥下,清除着角落里的蜘蛛网,修补着墙面裂痕。

    等到见到赵舟过来,几人眼尖的,唤了一声‘赵老板’,更是忙的起劲,恨不得把义庄的地都耕上一边,种上庄稼。

    赵舟则是坐在院子内一张新沏的石桌旁边,和一副清闲高人模样的九叔喝茶谈笑。他的那两位徒弟,除了先前一位边帮那群汉子搭把手,边监工。另一位也正在为赵舟二人端茶倒水。

    也是废话聊了一会,等那些汉子们把活计做完,和赵舟打了声招呼离去。

    赵舟亦是喝完了一杯茶水,也向着九叔提起了离去的意思。

    “赵师傅不再多坐几日?”九叔听到赵舟要走,还非常好客的挽留一声。

    “琐事繁多。”赵舟把茶杯放下,抱拳道:“再说,这几日也叨扰了九道长。”

    “赵师傅是忙人。”九叔叹息一声,好似舍不得赵舟离开一般,又从怀内拿出了一册崭新的炼器薄皮书,上面也没有什么书录名字。

    “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总结的一些甄别法器的方法,里面也有一些法器的炼制法门,这几日一同书写下来。”九叔说着,除了把书籍交到赵舟手里,并且还拿出了这几日专门制作的几张道符,“看赵师傅挺喜欢这些法器物件,我也没什么报答这修缮义庄的恩情。区区一些辟邪符咒,还望赵师傅收下。”

    九叔神态严肃,向着赵舟一捧手。

    “多谢。”赵舟一看,把符咒一接过,觉得这短短一趟就消耗了一些金子,就得到了不少道家宝贝,继而又是朝着九叔抱拳回礼一番,表示谢意。

    随后。

    赵舟也未耽搁什么,就在九叔三人的执意送行中出了义庄,向着远方走去。

    而也在赵舟走远以后。

    九叔瞧见赵舟身影消失在了远方土路,也是带着他的三位徒弟,又回到了义庄里面。

    可也是这个时候,文才刚回到石桌旁边,就摇头叹息几声,向着一副得道高人模样的九叔问道:“师父,为什么不留赵师傅几天?我看您也不想让赵师傅走....”

    文才这段时间跟着那群汉子干活,晚上也是跟着他们大口吃肉,日子过得潇洒,还真不舍得让赵舟离开。

    只是,九叔听闻了文才的话以后,高人的神态猛地一变,手掌‘啪’的一声轻响,拍了一下文才的脑袋道:“你傻啊?你怎么还看不明白?那赵师傅能瞬息杀了那僵尸,怎么会是普通人?你还真把人家当成土财主了,想要多混几口酒菜吃?”

    九叔说着,看到文才揉了揉脑袋,又感叹一句道:“尤其,为师那天晚上见到僵尸生机消弱,尸首分离,就觉察那赵师傅身手高强,但又普普通通,样子上有些不对劲!于是,为师也疑惑着借用观看他的宝剑气运为由,想要开眼瞧瞧这位赵师傅。”

    九叔摇了摇头,好似陷入了思索,“只是,为师刚开了天眼,就猛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飘忽不定。虽然为师没有朝着那位赵师傅望去,但是为师如果没有猜错,这股心悸的来源就是那位赵师傅!”

    九叔开法眼,其实就是增加自身‘六识’,看到常人不可觉察的东西,是道家中的‘见闻避险’境界,通过推演周围环境,继而推测自身旦夕祸福。

    而他那日开了法眼,也是‘直觉’上感觉身旁有一座‘好似随时会爆炸的熔炉’,再联系赵舟曾言是武者,身手高强,怎么能不知道赵舟是把自身气血练到了‘神仙菩萨’的地步,都快修成了金身!

    “平常不漏不显,若等到妖魔作祟,就是佛陀下凡渡世间。你想,以那赵师傅的一身气血,我曾见过的武圣孙禄堂与武当剑仙李景林先生也比不过。可就算是这样,这位赵师傅还天天找人给为师修建义庄,这事情有点玄乎....换作是谁,这人情谁敢接?是为师敢接?还是你敢接?或是你那师叔敢接?下半辈子还想不想安安生生过了?”

    “尤其,那日为师也是怕他以人情要挟,让为师做出一些为难的事情,继而为师才会一直保持高人形象,想要与他来个‘将心比心’。”

    九叔说完叹了一声,他也是那天感觉到了赵舟对自己没有恶意,继而才装作一副‘高人’形象,表示自己刚正不阿,正事可以谈,邪事就免。

    也在今日,他在赵舟走的时候,送一大堆远远超过‘装修价值’的东西,也是想把赵舟这位‘大仙’赶快送走,顺便再还还人情,省的赵舟再拐回头给他说几件‘人情琐事’。

    同样,赵舟等不到四目道长,也是九叔提前传信,说庄内来了位‘陆地神仙’,让他师弟这段时间哪怕住在野外,也不要回来义庄。

    “师傅好厉害!”文才两人听闻九叔诸般算计,也是纷纷吹捧,又是给九叔锤肩,又是按摩。

    九叔亦是半靠在座椅上面,小品了一口茶水,又浮现高人形象。

    但是。

    九叔说的好似天机不如他掐指一算,可事实上,无事献殷勤,是人都会觉得不对劲。

    尤其,赵舟又没有遮掩什么,他修义庄,也是知道九叔为人正直,继而想出把力,举手之劳而已。

    “这九道长估摸着是误会我了。”

    赵舟走在野外的路子上,也约莫着知道九叔送自己不少东西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两不相欠。

    不过,九叔送的这些东西,其价值上已经远远超过了‘装修费用’,对赵舟来说赚了不止一星半点。

    其中,最值钱的就是这本册子,正好和他的锻造手艺相辅相成。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大约七天以后。

    赵舟经过了千里之遥,也来到了南省一城,吴老狗所在的这座城市。

    也与九叔那里差不多。

    民国时期,大街上的建筑普遍两层楼高,两侧多半都是商铺,卖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

    街道说不上宽敞,但黄包车在大街小巷随意行走,穿过路边的小商小贩倒是无碍。

    有钱想省力的人,手一摆,在哪片休息的黄包车瞧见了,就麻溜的稳稳停到了他们前方。

    可偶尔也随着‘滴滴’的声音。

    赵舟闲逛着附近,也见到一辆老式汽车从远处街道口的人群当中缓慢经过,行人避让。

    街道上玩耍的小孩子们看到,也是非常羡慕,争先询问着自家大人,那是什么东西。

    而赵舟在街道上转悠了一圈,也向着路边无活计,并且熟络城市状况的黄包车师傅们问了问,想打听了一下吴老狗的消息,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门路。

    毕竟吴老狗在这个省份,应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只是,大部分的人听到了赵舟的询问,还真的不知道,继而笑着摇头。

    或是有知道的,也是瞧赵舟几眼,琢磨了两下,没有吭气,等看到附近有客人向自己摆手,就向着赵舟告罪几声,去拉活了。

    赵舟瞧见,也没为难他们。

    他想着地方都到了,干脆随便找了个客栈先住下,等吃饱喝足,再慢慢找吴老狗。

    “估摸着这些人不清楚我的底细,怕无意中得罪了吴老狗,才不愿意与我详谈。可城市就这么大,等到晚上去哪个大夜总会,找个几位大人物问一问,就什么门道都清楚了。”

    赵舟在一处客栈内订完了房间,也来到了屋内‘叮叮洛洛’的搓着几枚硬币。

    也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把它们捏在了一起,搓成了一个‘铁球’,上面的水印画像也给整平了。

    可是也在这么一搓,赵舟也发现前段时间在义庄村镇那里换取的钱财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于是,他也觉得除了找吴老狗以外,还得找个地方把剩余的珠宝物件兑换一下,不然晚上怎么去夜总会装个‘阔爷’。

    “这唯一的几个银元也被我给搓没了,现在还真身无分文。”

    赵舟思索着,把铁球往口袋内一装,发出‘叮当’的响声,可知他口袋内还有不少‘铁球’,全是这段时间闲来无事搓着玩的。

    而也等他装好了铁球,站起了身子,又从空间内取出了十来条三寸大小的金条,用房间里的床单一绑一系,就出了客栈,一路穿过大街小巷,想找个能典当的地方。

    “才出炉的烧饼....”

    “老板这东西怎么卖....”

    也伴随着一路上附近商贩与路人的买卖声。

    赵舟在走上了一段路程,经过了一个路口,也瞧见了一家敞亮的三层当铺,大门正东,猛一看,觉得这店开的场面,就当先走了进去。

    里面的样式也与平常当铺差不多。

    柜台位置留有木头栅栏,前方摆上桌子板凳,在拐角处通往楼上的阶梯处,后面留有一个小门,应该是通往后面的院子,商家估摸着就是在店里住的。

    “这位先生,您....?”

    此时,随着赵舟走进,坐在柜台里的中年掌柜笑着招呼一声,又见到赵舟一身衣着得体,不像是缺钱的人家以后,因为不知赵舟来意,话也不说全。

    连带着店内的两名伙计,也是向着赵舟叫了声‘爷您请’以后,端茶打水,不乱说话。

    “当东西。”赵舟往板凳上一坐,把手中的包袱交给了其中一位伙计,让他拿过去给掌柜看。

    “死当、还是活当?”

    掌柜本照例询问,可等到他接过包袱,一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十来根金条以后,又忽的把包袱一遮,向着赵舟道:“这位爷,您....”

    “死当。”

    赵舟品着茶,“金子是我自己融的,没什么凭证,你若是不好看出真假,尽可仔细验验。”

    “好....您稍等。”掌柜盯着金条顿了一下,不知琢磨到了什么,继而告罪一声,拿着包袱从后门穿过,去了后院。

    赵舟见到也没什么担心,反而想着吴老狗的事情,又向着旁边的一位伙计询问道:“你知不知道吴老狗。”

    这家当铺开在闹市街区,估摸着这些伙计也能见到不少人物,继而赵舟也是闲着无事,问问就问问,随口一句而已。

    “知道!”

    但是这位伙计却郑重的点了点头,又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知道吴爷,但是吴爷不认识我....”

    “你认识他就行。”赵舟听闻,从‘口袋内’拿出了一件珠宝首饰,“你把这东西给他,和他说声,我有一笔大买卖,他若是想做,就来这里找我。”

    这首饰与金条一样,都是那女尸的东西,沾有许些煞气,但随着出土,煞气已经流失的差不多了,对生人无害。

    不过,以吴老狗的本事,哪怕仅有一点煞气,应该是能判断出这是墓穴中出土的物件。

    同样,赵舟这一番话也会让吴老狗想到自己与他是‘同行’,或者是有事相商,尤其这还是吴老狗的地盘,安全有保证。

    以吴老狗爱交朋友的心思,说不定还真的会找赵舟见一见。

    “等事成,金子换取的钱财分你一成。”赵舟还许了一些金银报酬,想让这位伙计多上点心。

    “好嘞!”这位伙计听闻,也是眼光大亮,拿起首饰就走,却没有贪墨珠宝的意思,毕竟他入行太晚,看不懂这珠宝的价值,还不如取事后报酬来的实在。

    尤其他小跑着,径直向着约莫五百米外的街道窜去,吴老狗正是住在这里,非常近,距离也不远。

    而也在他没离开多久。

    掌柜就又从后院走了出来,向着赵舟邀请道:“这位爷,咱们后院谈?”

    “好。”赵舟起身,跟在了掌柜旁边。

    “您一个人?听您口音也像是外省的。”掌柜也如平常聊天一样,随口一句,打开了后门,露出了里面的四合院。

    “对。”赵舟走进,在掌柜的盛意邀请下,往院里石墩上一坐。

    而掌柜倒了一杯茶后,却跑到院中的一间屋子里面,应该是找‘东家’,或者‘懂行’的人来谈了。

    不过,以赵舟的听觉,当掌柜走进,却听到屋子里面稀稀落落,传来什么‘外省的人’‘一个人来的’以后,屋子里走出一位长脸大汉,坐在了他的面前,把装着金条的包袱放在了石桌上,脚下还放着一个袋子。

    “朋友。”

    这位长脸大汉自从走出来,脸色就有点不好看,先是指了指包袱内的金子,“你这东西是墓穴里面拿出来的吧?”

    “是又如何,你赚钱,我赚钱就行。问那么多干什么。”赵舟把茶杯放下。

    “你这理解错了。”长脸大汉笑着露出了烟熏的黄牙,看到赵舟平静的表情,又仔细打量的赵舟身材几眼,才最终下了重话道:“你这金条是墓穴里面出来的,本身就不干净!”

    他说着,指了指北边的一个方向,“你说,你这盗墓罪名,要是让我把你扭送到警局,这警长会不会奖赏我们当铺一些银元,再给我们送上一幅牌匾?”

    “那你说如何。”赵舟说话的时候,旁边屋子里又出来了两位壮汉,手里拿着两根木棍。

    “一百银元,东西归我。”长脸大汉说到这里,才从脚下拿出一袋不足百余的银元扔到了桌子上,同时闭着眼睛,也不说话了。但是那两位壮汉却一直向着赵舟这边走来。

    不过。

    也在下一瞬间,那位一直不说话的掌柜,却突然面露焦急的向着赵舟劝道:“这位爷,就算了吧,你看你这收的也不少,你赚钱,我们也赚钱,还帮您背了一个罪名,不然您要是去了局子,这四处无亲的,谁能保释您?就算等到他们把你放了,期间您也得吃不少苦。”

    掌柜苦口婆心的说着,又和长脸大汉说了说好话,还拦了拦正往这边走的两名壮汉,不外乎是相帮赵舟‘求情’一类。

    并且,他还和长脸大汉吵了几句,把价格提高到了三百银元!

    赵舟瞧见,也没说话,因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两人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若是外省普通人见到这个情况,以民国这个时期,还真的没什么办法,只能无奈的把还在为自己‘说好话、求情’的掌柜,当成唯一的救命稻草。

    不然,要么就挨一顿打,再送往警局。要么就是低价卖了,当吃了个哑巴亏。

    而也在他们几人在这演着双簧戏的时候,随着‘嗒嗒’的脚步声,一位相貌称得上是英俊的青年跟着那位传话伙计从正门而入,也来到了后院子里。

    “吴老狗?”

    长脸大汉睁开眼睛瞅了那位青年一眼,根本不屑理会,又望向了赵舟道:“怎么样,三百银元,这可是我给的最高的,不然咱们警局见。”

    “钱我要了,金条留给你们。”

    赵舟亦是正主吴老狗来到,尤其这双簧戏也看完了,说着,就在长脸大汉刚露出欣喜的表情时,猛然一抓桌子上一根的金条,在掌柜等人震惊的眼光中捏成了一团金饼,瞬时向着长脸大汉砸去!

    咔嚓——

    也在长脸大汉刚刚有所动作,这变了形的金条从他眼眶穿过,后脑而出,带飞了几片破碎头骨,脑组织四溢,瞬间没了声息,躺在了地面上。

    “这....”掌柜惊呼一句,想说什么。

    赵舟未有理会,手掌一掂,直接身前把三四百斤的石桌抡起,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把一名手持棍棒的壮汉砸飞撞到一间屋子内,从胸口处碾成了肉泥。

    随后,赵舟招式不停,手掌一翻,探手抓起了一百五六十斤的掌柜,提着他的后背衣领,‘哗碴’一声,把另一位转身逃跑的壮汉砸了一个对折,肋骨穿插出体外,把掌柜脸面扎的稀烂。

    短短七八秒的时间不到,就连杀四人!

    也至于此。

    赵舟前脚踏走,越过了面露惊惧神色,又在谨慎后退的吴老狗,把前门听到异响想要观察发生什么事情的一位伙计脑袋捏碎。又翻身踢膝一踩,把吴老狗旁边早已瘫坐在地面上的那位传话伙计胸骨踩断,心脏尽碎。

    也等到该杀的人都杀完。

    赵舟侧耳聆听几息,发现街道外面没有异动,又确定这三层当铺里面只有吴老狗一人以后,才望向了快退到门边的吴老狗道:“吴师傅,这第一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不如你今日把这间当铺的后事处理干净,这当铺就归你如何?当成咱们的见面礼。”

    “我....”

    吴老狗动作一顿,下意识望着眼前好似古墓里‘神魔的人物’,又防备着赵舟再对自己下杀手的几息功夫内。

    随着‘沙沙’的声响,他衣袖内的一只袖珍小狗也是狠劲的往他肩膀上摆钻去,好似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

    不由得,吴老狗心中一颤,望了望附近几句残缺不全的尸体以后,想了想,只能无奈笑道:“这位朋友,咱们都是同道中人,此乃小事,小事而已....我还要多谢朋友送我一间当铺,我应该感谢才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