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六十五章 第一批队伍凑齐
    ‘洛洛’流水、缓缓作响。

    于半个月后,打扫干净的当铺后院当中。

    赵舟坐在了新建的石桌旁边,一手掂着茶壶,正在沏着从当铺里面翻出来的上好大红袍,一手又把玩着四颗圆润的‘铁球’,发出‘咕吱咕吱’交击的声响。

    猛的看去。

    赵舟这就是一副大老爷的做派,就差再端个鸟笼,逗逗蛐蛐,旁边莺莺燕燕。

    同样,他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地方去,就住在了这家当铺的后院里面,每日盘盘这些元宝大洋,挑选一些损坏的银币元宝搓成‘铁球’等物件,添一些新鲜玩意。

    偶尔他抱丹休息的时候,也会和如今当铺老板吴老狗言道一声,抓出一把银元出去消费消费,买一些美酒,再去周围的客栈里面听听评书,日子过得当真潇洒。

    而这家当铺也在五日前转在了吴老狗的名下,资产丰厚,金银珠宝千余,按照中赵舟的这个消费水准,还真是十年之内都花不完。

    这也是那长脸汉子与那掌柜是能人,走穴看风水样样在行,本事比吴老狗也差不了多少,加上他们心狠手辣,黑吃黑的本事一绝,整死了不少同行,获得了不少金银财宝,塞满了四五个大箱子。

    不然他们也没有那多的资金在闹市区整上一座三层楼高的当铺。

    尤其,他们在白道上还有关系,有人罩着。

    否则三层建筑加上闹市区,那可不是有钱就能买下来的。常人要是敢搞个这行业,还敢下黑手,不出几天,就得去城外寻他的尸体。

    当然,他们现在尸体早已不知道被吴老狗半夜处理到了哪里,他们这关系网也早就断了,也没人会为他们出头。

    或者说是,在有利益牵扯的前提下,没有一个人会为死人而得罪活人。

    “之前那马三每个月打点关系要花二百银元。这被吴老狗一接手,两天就花了一千多银元。这大手大脚,阔利阔气的,谁还会和钱过意不去。”

    赵舟品着茶水,也是早晨练完劲力无事,盘算了一下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作为一个总结,也是练功就是生活,生活就是道理,道理也是练心。

    而也在赵舟喝完了茶水,又在闭目圆丹劲的时候。

    正堂传来一阵‘踏踏’脚步声,吴老狗打开了后门来到了后院,又见到赵舟忽的起身为他沏了一杯茶水,才知道自己应该没有打扰赵舟练功,继而笑着上前几步,一拱手道:“赵师傅,我那兄弟陈皮阿四已经到了福满楼。并且城内的和我关系不错的‘同行’们也通知到了,今个都说了一块去福满楼聚聚,听赵师傅说说话。”

    吴老狗说着,顿了顿,又眯着眼睛望了望天上的大中午日头,“这点也差不多了,快到正午,咱们..现在过去?”

    “不能让各位师傅久等。”赵舟听到吴老狗的话语,也是起身把铁球放好,当先出了后院。

    而他这段时间以来,除了溜溜逛逛练练劲,也让交友广泛的吴老狗通知了一些同道中人,并且让吴老狗直接言明:自己想组织一支队伍,一块去探探墓,走走风水。金银全给他们,自己只是想见见那些‘鬼怪’。

    这也是赵舟做事敞亮,干脆说个明白。此举做法,无非就是想集思广益,各家各派齐全,在深山老林里面找古墓好找。

    当然,他也不怕这些人获得了宝物之后给他来个黑吃黑,当铺的掌柜与那马三东家就是前车之鉴。

    同样,吴老狗的人缘在这放着,这些‘高人’虽然不知道赵舟是何人,也不知道这一块走穴是什么意思,可也很是给吴老狗面子。

    只要他们没什么事的,都来的七七八八,想听这突然出现的‘赵师傅’说道说道,看看能不能打动他们,让他们这些高手一快去寻同一个古墓。

    而今日吴老狗所说的福满楼,离当铺也不远。

    赵舟与吴老狗穿过了一条街道,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就来到了街中心正中的这处四层酒楼门前。

    此时,挂着‘福满楼’三字,楼外雕花刻的酒楼门口处,也正站着一位面色有些戾气,神情上更有些阴狠的青年,正是陈皮阿四。

    他往这一站,就如凶神恶煞一样,路过的行人瞧见了他凶狠似狼的眼神,也都是绕着道走的。

    尤其,吴老狗也对赵舟说过,他这位兄弟不止是样子上渗人,这身手更是杀人犹如探囊取物。一手铁弹子打得比枪还准,连锁铁钩更是能勾回十几米外的鸡蛋,不伤、不碎,是这同道里面身手数一数二,堪称顶尖的一位高手。

    “老五。张启山他们都来的差不多了。”陈皮阿四见到赵舟两人过来,也是好友见面,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和吴老狗打了一声招呼,又把眼光移到了赵舟身上,抱拳道:“听老五说道过,这位是赵师傅吧。”

    “陈师傅。”赵舟回礼。

    而吴老狗在他家排行老五,基本上他的很多朋友,都是唤他老五。

    “阿四。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进去再聊。”吴老狗亦是虚引一下,示意一同进去。

    同样,今儿个这四层酒楼也是被吴老狗花重金包下,除了楼上三层清场,楼下一层,每桌上面都摆有好酒数瓶,瓜子花生齐全,还有配有两盒‘哈德门’香烟,上面印着美女图画。

    赵舟一走进,就能看出吴老狗为了这今日的聚会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更是非常排面。

    因为这烟卷在这个时代可是稀罕货。

    尤其哈德门这烟草,谁要是叼着走在路上,在旁人看来,那就是个人物,稀罕的不得了!

    “这哈德门听说在港那边才能抽到....”屋内的二三十位男男女女,也是吞云吐雾,边狠劲抽着烟卷,边说着天南地北的趣事。

    只是,他们一看到赵舟三人进来,这话头就是一变,向着吴老狗打着招呼,询问一些杂事,或者有人性子急了,直接切入正题。

    “老五,你是不是这段时间发财了?”

    “吴老狗,今天正主在哪?”

    “听说马三的当铺被你接手了?”

    “早点谈完事,我还有事要做....”

    众人七嘴八舌,也是无拘无束的惯了。有的更是生意繁忙,抽空来到这里,真没时间专门跑来抽这个烟卷,当然是早点谈完事,快点吃个饭,早些回家的好。

    “诸位叔伯、兄弟....”

    吴老狗亦是看到众人争先询问,正琢磨着怎么顺理这个事情的时候,赵舟手掌‘啪嗒’一搭他的肩膀,让他坐到了附近的一张凳子上。

    毕竟,这人都已经请到了,剩下的也不需要吴老狗再为难什么,赵舟自己就可以摆平。

    “我名赵舟。”

    赵舟先是朝着四周的众人一抱拳,看到他们言语稍微静了一些,才又言道:“我今日叫诸位师傅来这的目的,也是吴师傅说的那般,想让诸位师傅抽个时间,咱们一同去寻一处墓穴。”

    “哦?一同去寻一座墓?”

    一位脸上带着胎记的汉子望向了赵舟,也是先起身一抱拳,才笑着询问道:“敢问这位赵师傅,这里坐着的可是不一门派的兄弟姐妹,寻龙穴的本事也是各有真传,古往今来都不在一块共事。”

    他说着,看到四周的众人都深意为意点了点头,才接着道:“您这一句话,就想让我们一同帮您一块寻墓,是不是有点过了?”

    “对!”大汉话落,一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也吧唧了一口烟卷道:“赵师傅,兄弟我也不是找事,一起探墓是可以。我们这些兄弟认识了十几、二十年,也相互敬佩,早就想找一个时间比较一下各自武艺。尤其赵师傅这一组织,也算是圆了我们的心愿。”

    山羊胡子站起身来,自个倒了一杯酒,敬了赵舟一杯,“可是这地方听起来像是赵师傅选的,这危险不危险,这谁也不知道。要我说,赵师傅是不是得先拿出一些彩头?就当给我们兄弟姐们筹备了后事。”

    “对啊,这万一没寻到墓穴,或者这东西不够分,这损失的谁负责?”一位商人模样的老板也是起身抱拳了一句,他说的话也没有什么火气,这是明摆着的没点利益,谁也不会去。

    “王老板说的是,我们这年纪都是拖家带口的,这一去少说月把,这万一什么都没寻到,这婆娘孩子谁养活?”也有不少人赞同商人话语,说白了就是想先要点好处,再去谈别的事情。

    这也是人之常情。

    况且,他们盗墓,其实就是图了一个财字。

    不然,若是有其它的来钱办法,谁也不会闲着自己命长,想与那死人鬼怪打交道。

    而赵舟这次也是诚心叫这些师傅们一同共事,早就准备好了彩头,不是一句话就要钉死他们,不去就要满门杀绝,以绝后患。

    那样他们是怕赵舟了,可也坏了他们的心性,这寻龙点穴的本事怎能发挥的完全,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尤其,他们还都是吴老狗的朋友,都是精挑细选,并且讲道义的能人。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干的虽然不是光彩事情,可也是讲诚信的!一口吐沫一个钉子,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掉头就走,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歪心眼。

    “诸位师傅既然提了,那咱们就说个章程,把这事理清了。”

    赵舟看到这些盗墓的行家们一副和和气气谈生意的样子,也是觉得有趣,向着酒楼的柜台方向道:“只要去,一人三千银元。”

    话落,八位壮汉‘哒哒’的从酒楼后门走出,抬着一口半人高的大箱子,轻放在了众人身前。

    再随着一位壮汉看到赵舟点头,‘哗啦’打开,里面金白一片,晃的晕人。

    “各位师傅除了三千银元,箱子内的珠宝首饰,也可一人挑上十件。”赵舟非常豪气,因为这些物件都是当铺里面的,花完再找地方‘拿’,没什么可惜的。

    “三千银元....”

    不过,对于众人来说,他们没有赵舟那身手,又看到了这满满一箱的金银珠宝以后,却是都动了心思,感觉自己独身去盗墓一番,还真不一定凑齐‘三千’这个数。

    特别是这次寻墓走穴是‘老师傅们’一块去的,不是自己带徒弟,也不是单身前往,安全会保证许多,再加上有这三千大洋做保底,这钱确实好赚,来的飞快。

    “有吴师傅担保,这次我这条命就交给赵师傅了。”那位胎记大汉干了一杯酒,郑重一抱拳,先同意了下来。

    “赵师傅。”陈皮阿四也起身一抱拳,而他之前则是一直单独坐在一张桌子上不言不语,没有掺和什么,并且,他这次同意一同去寻墓,也不是为了这钱,而是给吴老狗一个面子。

    “赵师傅。”也随着陈皮阿四与胎记大汉表示同意,那商人与山羊胡子也是纷纷表态。

    “咱们也去....”其他人观望一圈,也是图个热闹,兄弟们聚聚,或是看到这木箱里的金银太晃眼,继而也先后同意。

    不过,也随着赵舟这一招‘财宝动人心’。

    众人看到赵舟面相年轻,又觉得这位赵师傅如此豪气干云,大手大脚,定然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子弟。

    “这赵师傅估摸是个大财主,或者是哪个真正豪门子弟,想去探探险?让咱们带带路?”

    众人心思都差不多一致,并且也动了紧跟赵舟的念头,毕竟这年头动荡不安,能跟个豪门弟子交上朋友,不说性命多多少少有些保障,这金钱方面倒也是宽裕了许多,可以补贴家用。

    只是,今日有吴老狗在这里做中间人,众人虽然猜测着赵舟的身份,可也是没有多问,该拿自己的钱,就拿,问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更是拿人手短,也没人去问赵舟何时出发。

    而也伴随着‘呼呼啦啦’的金钱砰响。

    赵舟看到众人大包小包的钱财分完,也是笑着一拱手,又让一位下人通知了酒楼老板,做饭、上菜。

    大堂中心则是又被店内的活计腾出了一个空,一位说书先生踏步而至,折着扇子,一开口就讲起了‘三侠五义里的五鼠闹东京’。

    说到精彩处,说书先生更是扇子唰的一合,‘啪嗒’脆响,敲了一下木头桌子,好似点到了人的心坎处,让人心神不知不觉的就被吸引了过去。

    “也不知这次寻龙点穴,还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

    赵舟扫视了众人一圈,亦是今天事情办得利索,心情不错,听着评书,微闭双目,一手端着酒杯浅饮,觉得自己好似纵横京城与展昭飞檐走壁禽了五鼠,一块压到了包大人的公堂之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0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