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零八章 政朝帝王、魂归梦里!
    呼啸寒风,天色朦胧。

    在半月后的一日正午。

    雪越下越大,天地一片雪白,裹上银霜。

    而在帝都城内的皇子府中。

    赵舟站在亭落边上,正一边品着冒着热气的药羹,一边望着别院门口。

    “先生!”也是此时,随着院外传来七皇子的欣喜道贺。

    赵舟亦是见到今日下了早朝的七皇子连朝服都没换,便在两名撑伞护卫的随行下,径直走进了院子,好似有什么大喜事要对自己言明。

    ‘今日应该是要见那圣上..’赵舟看到七皇子来至,思索瞬息,也是把药羹一放,出了亭落相迎,任由大雪落身,但又被细小气旋给搅成了冰晶散落。

    “先生!”七皇子瞧见赵舟前迎,亦是慌忙扯了一把伞迎了上去,显得特别尊重这位先生。

    但随后。

    七皇子把伞一撑,却没有说什么,反而让身旁护卫出了院外,又看到赵舟点头,才紧接着言道:“先生十四日前带回来的那颗首级,在这半月内已经被六扇门的人彻底查验过了,确是那田伯光无疑....”

    七皇子言道的是半月前的事情。

    同样,那日赵舟杀了田伯光,又在翌日回来帝都的时候,就和欣喜的七皇子一同去了六扇门一趟,把田伯光的‘案子’交了,也把田伯光的人头放在了六扇门那里。

    只不过按照流程,六扇门的众人肯定还要查验一番真假,才会上表圣上,或是分发奖励。

    可也是如今在‘太子争权’的节骨眼上,又是七皇子来交的案子。

    六扇门门主得知以后,也怕其它皇子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来找事,给自己等人带来麻烦,继而他还派人特意来回了淮燕城一趟,一边调差了当日之人,一边又去衙门内找到了剩下的尸身,验实真伪,还排查了附近民众,找到了田伯光的临时住址,做下了详细笔录,按上了不下百人的红手印。

    也是这般这来来回回,麻烦麻烦小半个月。

    六扇门众人这才把事情顺清楚,有理有证,田伯光的案子也彻底定实。

    并且他们也在昨日把这张详细的‘宗录’交给了七皇子。

    七皇子亦是昨天拿到‘宗录’以后,也在今日下了早朝,特意求见了当今圣上,估摸着是为赵舟求官职。

    能看出这六扇门的‘宗录’,就像是领奖的‘证明’一样。

    若是没有,那就什么都没有。

    “我今日下早朝,把先生的事情禀报了父皇以后。父皇亦是得知先生如今名列‘地榜’,说要见先生一面。”七皇子话落,就拱手望向了赵舟,意思是事不宜迟,尽早出发。

    同样,这也是他连朝服都没换的原因所在,因为如今还要再去一趟皇宫。

    赵舟听闻,也是在这半个月中都是等着这件事情,更是没有拒绝什么。

    “这雪连着下了三天,越来越大。是不是说,明年有个丰收年。”赵舟撑开手掌,伸在伞外,好似有拉扯之力一般,让空中几寸之内的飘落雪花如数依附在了他的手掌周围。

    七皇子见到这奇异一幕,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反而像是理解了赵舟那句‘丰收年’的意思,继而笑容满面,弯腰捧手道:“正鸿提前祝贺先生,明年步步生莲。”

    “借皇子吉言。”赵舟还礼,神色不动,与七皇子一同向着皇宫方向行去。

    而也在两人踏着地上积雪,去往皇宫的一路上。

    同时,在天下第一楼处的后院。

    ‘嗤嗤’踩雪声,一名像是账房先生的中年冒着天空飘雪,站在一间屋外,隔着木门,向着屋内捧手询问道:“小人听六扇门的郑捕头讲。七皇子府上的一位宾客,于半月前杀死了田伯光。”

    “可有目证?”屋中传来苍老声音,正是第一楼的掌柜黄裳。并且,他如今听到了新的江湖传闻,亦是停止了练功,把目光移到了房门处。

    “当日....”账房先生听到楼主询问,回忆片刻,才斟酌道:“当日亲眼见者,走足贩商、江湖豪客,共四十七人....”

    他说着,又把那些见证人的具体行业年龄仔细说了一遍以后,才又多言一句道:“并且七皇子府上的宾客,名为赵舟,淮燕城也已经传开了他的名号。”

    “既有见证,便可题榜。”黄裳听到这个消息,也没什么好奇的,因为他在大约半年前见到赵舟的时候,就知道赵舟的武功定然‘不错’。

    “我那日敬酒之时,自身气息隐晦,先天不可察觉。只是没想到这赵舟却能提前防我一式,定然也是一位高手。而如今,他能杀田伯光,倒也不足为奇。”

    黄裳思索片刻,觉得七皇子如今招了一个高手,估摸着也是要争那‘太子’一位。

    于是,他见到账房先生要走的时候,还多言了一句道:“当日赵舟杀田伯光时,可有说过他在七皇子府上任职一事?”

    “未有言语。”账房先生停步下来,肯定回答。

    “既然赵舟未言,那便只题名,不提职。”黄裳话落,不再多言,示意账房先生回楼内‘换榜’。

    同样,黄裳多此一问,也没有什么其余的心眼,只是觉得赵舟没提七皇子一事,他又何必故意填上去,去给自己找不自在。

    不过,赵舟要是知晓,却不在意他们提不提官职的事情,反而会让他们加上去,好让田伯光的好友们来‘寻仇’,一起杀个干净,省的今后碰到一个一个来送死的麻烦。

    “是,掌柜。”账房亦是没有多想,只知道办事。

    并且在他拱手告退,出了院落,走入第一楼当中,便命店内伙计撤掉田伯光榜单,又在同一位置上贴上一张新的绸缎白布。

    随后,他提起笔墨,在很多侠客的望来目光中,先是书写‘赵舟’二字,又渐渐道来,

    “一月十七,赵舟于淮燕城杀田伯光,一招、一刀。可判为刀法高手。”

    “而今日,地榜之上。”

    “赵舟位列‘一百二十四’位。善用武器、刀。”

    账房先生言落、字落,朝着四周围来的侠客拱手一番,让开了位置。

    “赵舟?”旁边的十来位侠客也抱着好奇,围了上来,观看了几眼。

    “那田伯光被人杀了?倒是杀的好!”一位壮汉拍手叫好,大呼痛快。

    “田伯光死了?还是与他一样的习练刀法?那原先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一名刀客则是露出疑惑,因为他也是用刀好手,经常打探‘同行’的事情,却没有听过赵舟这个人。

    “估计是潜修多年的高手。”一位豪侠搭话,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略微点了一下头,好似高手一般。

    但他倒没想过与这位才上榜的高手‘赵舟’比划一下,只是故作深沉,想要表现出自己知道很多秘密。

    不过。

    众人聊着谈着,也就说了几句,就又朝着百名之前的榜单望去,想看看那里有没有出新的英雄豪侠。

    这也是地榜百名之后的人物,确实没大讨论的意义。

    因为地榜虽然七日一更,但每日都会小小变化,高手层出不穷,死的也非常快。

    他们如今看这些地榜,也只是想要大约记得‘百名后’的名字,下次见面小心询问一番就是,没必要去研究个半天。

    “东方不败才是高手,这半年来都上升了三十多名,到了三十七位!”在众人都走了以后,刀客与豪侠好似聊得开,又点了一桌茶水,说起了东方不败。

    “对对对,东方不败才是江湖中突然崛起的高手,从十二年前的接管日月神教,踏入了先天。短短十年之内,就从榜外四百,一直杀到了榜内四十!”那位侠客也搭话一句,还吸引了旁边几人,一同加入了闲聊。

    而也在他们废话闲扯的时候。

    赵舟也跟着七皇子来到了皇宫正门,又在侍卫验明身份之后,也进入了皇宫里面。

    也这一眼望去。

    赵舟就看到从皇宫正门到朝殿的一路上,足有半里之遥,地面上铺的全是花纹青石,打磨细腻,连成了一幅幅成体花景。

    而两侧,赵舟则是看到在大雪中还站有千余皇宫侍卫,铁甲环刀,束手而立。

    道路上还有百名不发一言的侍卫,正在不停的清扫积雪道路,保证皇宫内的道路上不落积雪。

    并且,赵舟两人走在这一路上,也没有一位侍卫向七皇子问安,皆是目视前方,对七皇子熟视无睹。

    “这些是皇宫中的大内侍卫,只听令父皇一人。”七皇子更好似早就习惯一般,轻声向着赵舟解释一句,便在两侧侍卫之间的过道上,领着赵舟经过了朝殿。

    也在这般又走上半里,过几道护卫门卡。

    赵舟一边记着这皇宫曲曲折折的道路,一边也随着七皇子来到了一处皇宫别院内的宫殿门前。

    “这是父皇审奏折的宫殿之一。”七皇子亦是小声一句,才朝着金碧辉煌的殿内躬身道:“儿臣参见。”

    ‘嗒嗒’

    也在七皇子话落。

    一位岁数在六旬左右的公公踏出殿内,就如平常的老太监一样,掸了掸衣袖,笑着朝着七皇子问安,“七皇子。”

    他说着,又笑着朝赵舟拱手道:“敢问,这位可是七皇子府中的赵大侠?”

    “正是。”赵舟先是回礼,但望着这位公公,却不知道怎么称呼。

    而公公瞧见赵舟望着自己,也是笑着道了一句,“奴才没有名字。”

    他歉意一句,也没在这问题上多言,反而虚引两人走进殿内,“圣上召见。”

    言落,他便引着赵舟二人走进了殿内,赵舟亦是抬脚跟上。

    同时。

    赵舟刚一走进,第一眼就看到了右边偏殿的一张书桌案后,正有一位威严老者,此时半靠在一张椅子上,尽显苍老之态,好似没有一点蓬勃生机。

    简单来说,就是那余岁不多,寿命将要枯竭。

    因为,这位老者已经有一百三十二岁的高龄。

    而他也正是当今圣上,更是一位普通人。

    并且他能活到这个年纪,也是此方世界灵气充裕,普遍寿命较高。再加上一些道家丹药所延寿,才能让他在没有资质练武修道的前提下,活到了这个岁数。

    “圣上,七皇子与武极先生到了。”公公领着两人进来以后,就走到桌案旁边,对着圣上小声一句。

    “圣上。”赵舟拱手一礼,也没有跪拜,因为在此方朝廷,只要踏入先天,那就不用行跪拜之礼,算是当今圣上鼓舞将士们修炼的一种‘奖励’。

    “父皇!”七皇子则是躬身捧手,不敢多言。

    “赐座。”圣上稍微抬头看了赵舟与七皇子一眼,也许正在批改奏折,政务繁忙,便先让这位公公给赵舟两人赐座。

    随后。

    圣上更是不言不语,让这位公公撑开奏折让他看。

    若是奏折上的官员提议有用,他就抬起胳膊,握着在手中有些抖的笔杆,在奏折上轻轻划上一笔。若是无用,则是半闭一下双眼,公公就会把奏折放回原处。

    而赵舟被赐座以后,亦是没有多言,闭目养神。

    一直到一刻钟以后。

    圣上批完了所有奏折,才缓缓抬头,望向了赵舟,“听正鸿所言,你想求一官职,为朕清了那江湖,让政朝,再无江湖朝堂一分。”

    他言道间语气缓慢,好似吐气一般有些长音,“可否如此。”

    “正是。”赵舟抱拳一礼,“赵舟经商多年,行走不知多少里遥,早已看破江湖险恶。如今只想要入朝为官,为圣上清缴江湖余孽,还天下太平。”

    赵舟说着,是明打明的要官,要帮圣上清缴了那江湖,话语没有任何遮掩。

    因为,他在这段时间就已经听闻了七皇子说过。

    当今圣上在九十年前建‘政国’,又用时六十年灭了‘宋,明、隋’几国以后,一直都想要把江湖统一,全部纳为‘政朝’疆土,让武林人士全部臣服,受朝廷管制。

    这样,百姓就再也不用受身手高超的江湖人士欺凌。

    并且这二十年来,圣上稳住了‘政朝’,安居了民业以后,也命令诸位皇子、以及六扇门、东厂等人去逐渐清缴江湖人士。

    可惜这将近十年来,朝堂与江湖也死了不少高手。加上朝廷大军多是在边境驻扎,无法抽调,也让两方各有胜负,这‘清缴江湖’一事就一直僵持着了。

    尤其又随着这几年来,圣上岁数越来越大,龙体欠恙,已经不可避免的到了立太子的时候。

    各皇子见闻,也是一边想争权,一边想保留实力,不想在参与清缴江湖一事。

    各大臣,包括护龙山庄,锦衣卫等等高手,也不想大开杀戮,平白得罪江湖那么多高手。

    久而久之,在这几年中。朝堂内的众人都想保留自身底蕴,就没人再去挑起两方事端,或着说是这些大臣们都在‘拖着’,等待圣上仙逝,辅佐新的皇帝。

    因为这在他们想来,新皇帝登基,肯定是自身实力保留的越好,被重用的机会越大。

    而这‘拖延状况’在朝堂内也是心照不宣,众所周知的事情。

    同样,当今圣上也知。

    只是,圣上更明白若是自己下令杀了这些大臣,或处置他们,有可能满朝会乱,朝堂人心更是不稳。毕竟他年事已高,已无力再去揣摩人心。

    但不用他们,用镇压边境的大军出征,不说外族会不会趁机作乱,可已将士们的身手,对上这些武林人士,难免有些伤亡,致使家中妻离子散。

    圣上对这些有功之将,于心不忍。

    而赵舟亦是这一段时日听闻了七皇子说完了这些事,除了感叹这位圣上余力已竭,更是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

    可前提是要得罪‘全天下的人’。

    不过。

    如今,殿内。

    圣上听闻了赵舟之言,得知了赵舟有入朝之心,却觉得赵舟不管是为了功名也好,还是为了利益也罢,他如今只是想在逝去之前,看到江湖一统,政朝上下,再无内外。

    “有人相助,总胜于我垂暮老朽,无人相帮。”

    圣上也是念到如此,在公公的搀扶下站起身子,向着赵舟许诺道:“你杀田伯光一事有功。明日早朝,朕为你封册。希望,到时你不负万民所望,江湖一统,除尽奸贼。”

    言落,他望着赵舟。

    而赵舟听闻,略微一想,知道圣上要江湖统一,自己要上封官职,是相互利益的事。

    但前提,是自己有那个镇安天下的本事。

    可不管怎么样,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不说,场面话却要说的漂亮。

    “受君之托,忠君之事。”

    赵舟拱手,抱拳,“等赵舟任了官职,朝堂江湖之中,忤逆君者死。”

    “你像朕麾下的一位将军,杀尽不忠不信的反复无常之人。”圣上听闻赵舟所言,却好似相信一般,又像是在回忆,“但那位将军却是在朕的梦中杀尽了十数万大军。而也在朕的梦中,朕亦是一统乱世江山的帝王。”

    话落。

    圣上也许是累了,在身旁公公的搀扶下,离了桌案,准备回往寝宫。

    只是,也在他经过正在捧手相送的赵舟与七皇子身边时。

    赵舟却突然发现系统向自己传出了一条关于‘世界坐标’的提示。

    【发现高级世界坐标:‘春秋战国、诸子百家’】

    携带者:政朝皇帝、正赢。

    【坐标开启时间:七年后、正赢祭祀苍天、魂归故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