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零九章 稽查令!
    翌日。

    天未亮,雪渐大,更胜昨日雪夜弥漫之景。

    而圣上也体会众大臣路道难走,便于昨日宣今无早朝。致使此时被积雪铺盖的帝都内街道上,也少了大臣们上朝的马车声,只有‘簌簌’雪落微响。

    可在一片灯火通明之中的七皇子府内。随着七皇子一句“恭喜先生”的道贺声,昨日的那位公公也好似刚念完了一封圣旨,递于了同在屋内的赵舟手中。

    “赵大人,接旨吧。”

    “多谢圣上。”赵舟先是朝着皇宫一拱手,才接过了这道圣旨,与一块刻有‘稽查’二字的令牌。

    “劳烦公公了。”赵舟又向着这位公公回礼。

    “赵大人言重,这是奴才的分内之事。”公公一笑,先是向着赵舟旁边的七皇子行了一礼,才像是客气般对着赵舟奉承道:“赵大人如今被圣上封册为了稽查令,今后可要多为圣上分劳。”

    “定然。”赵舟不置可否,卷好了圣旨,又把牌子挂在了身侧,并且还从怀中取出一小册子,递于了这位公公。

    “公公,此剑法是我于半年前寻到。您看看上面记载的剑法可否精妙。”赵舟的样子像是请教问题,又像是送礼。

    “辟邪剑谱?”

    公公也是脸色一正,接过略翻了几页,瞧见这册子提的小字。

    不过,他几眼望去,又按照上面的剑招内力线路,捏了一个兰花指比划了一下,思索片刻,却突然失笑道:“赵大人,您这本得来的剑法好似与奴才所创的一本武学相似。但、这辟邪剑谱却又只记载了皮毛,亦是被人改动了一番,有些意似形不似。”

    公公说着,也没隐瞒自己什么会不会武功一类的事情,更没问赵舟的此功法是从何而来。

    因为在三十年前,公公自创的这门功法就被人从皇宫盗走。

    那么在他想来,三十年中自己的这套功法也许就会流传江湖,或是幸好就被赵舟有缘瞧见了也说不定,没必要追根问底。

    而赵舟见闻这位公公透漏的消息,却琢磨了瞬息,亦是能肯定,这位公公就是创那‘葵花宝典’的大内太监。

    “辟邪剑谱的出处,本就是那葵花宝典。”

    赵舟盘算了一下,又根据自己的猜测,加上这位公公能跟在圣上旁边,如无意外,他也觉得这位公公说不定就是那位‘天榜’上的‘无名公公’。

    “若是赵大人无事,奴才就回宫服侍圣上了。”这位公公把册子还给赵舟以后,却没想那么多,或者说是朝堂上的人都知道他实力超群,没什么必要藏着掖着。

    “公公慢走。”赵舟听闻这位公公要离开,也是打散了想法,和七皇子一同把公公送出了门落,礼数到位,并且还拿出了一颗夜明珠,让这位公公收下。

    而公公瞧见这在昏暗天色下发光的珠子,也没客气什么,顺手搓在了掌心内。

    因为这‘传旨、送礼’是千百年来的‘朝堂规矩’,没法拒绝。若是拒绝了,很容易薄了两边的面子,还会让人觉得这礼‘轻’了,显得自己太贪。

    “赵大人客气了!”

    公公收了这礼,再出了七皇子府邸以后,也是没让赵舟相送,反而想着先前辟邪剑谱的事情,许了一诺道:“赵大人,若是您瞧得上这功法,改明儿奴才书写一本,给您送来。”

    “多谢。”赵舟念了一下,盛了这份情。毕竟这高深功法的图录,肯定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自己不想练,还能借鉴。若是再不要,还能送好朋友。

    “七皇子与赵大人不用送了,这光珠子打光亮着,还能照着路子。”公公则是记下了要送功法这事以后,再次一捧手告别,身子好似飘起来一般,脚落之处,踏雪无痕,三两步就消失在了远方大雪之中,寻不见了人影。

    若不是这珠子在昏暗天色下亮着,赵舟旁边的七皇子还以为公公一步踏去就消失了一样!

    “这位公公的身法倒是比那第一楼楼主黄裳还高。”赵舟则是站在院落外,望着公公消失的身影思索了几息,继而又看向了腰间挂着的‘稽查’牌子。

    而这‘稽查令’的官职,也是圣上于昨日新拟的一个官位,属朝廷命官,七品正员,专管江湖之事。

    但也是这般新立了一个的官职,加上赵舟又是七皇子府上的人。

    圣上亦是觉得当朝封册赵舟,定然会被众皇子与大臣们阻拦。

    毕竟,赵舟虽然杀田伯光有功,是该赏,但田伯光总归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致使如今封赵舟的‘稽查七品’有些太高,总会有人眼红。

    因为正七品官员,已经相当于一县县令!只是一颗人头就换来的,肯定有人不服。

    并且,如今在这‘太子争权’的利益牵扯下。哪位皇子也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平白无故的让‘对手’多个分权的‘幕僚’。

    哪怕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

    继而。

    圣上为了朝堂少些纷争,更是不想与大臣皇子们废话。

    加上今日正好雪大。圣上便以‘大雪封路’为由,命公公私下封册赵舟,待赵舟再办些‘案子’,有拿得出手的‘大事’,再‘迅速提拔’。

    到时赵舟有了名望,也是米已成炊,木已成舟。

    这样圣上也能有理由服众,让众大臣无法在明面上反驳。

    但说白了,就是如今的圣上年事已高,已经有些无能回天,只能‘以理服人’,无法在‘一言独断’。

    同样。

    赵舟根据这朝堂的状况,也能把这些事情想得七七八八。

    不过。

    赵舟却更觉得这事曲曲折折,总归还是一个‘规矩’二字,什么事也都讲究一个‘公证、公道’。自己想要‘权倾朝野’,那必须要拿出自己的本事才行。

    最简单的,就是再杀一些为非作歹、丧尽天良的江湖高手。

    因为杀一个区区的田伯光,还不够。没法让那些朝堂内的大臣们看到眼里。

    “如今已到年关,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赵舟念想一下,望着皇子府上的大红灯笼,“而我若是想与七皇子等人过一个红火年夜,就必须要加官晋职,让那些大臣封口。”

    他思索落下,盘了一下为数不多的日子,便和身旁七皇子捧手送别一番,脚步一挫,轻踏积雪,就向着帝都西边赶去。

    当然,他这一行,也不是准备把帝都内的大臣们给杀个干净。而是准备在过年之前,在清缴一些江湖高手。

    并且再用这些江湖高手性命,让自己升个官职,乐乐呵呵的过个红火年。

    尤其。

    此行的目标,赵舟亦是有了苗头。

    就是那分别位列地榜上二百六十七、八十九、七十三,九十一的‘江南四友’。

    与‘地榜八十九位’早已消失江湖十二年,如今被囚禁西湖牢底的任我行。

    “杀了这几人,江湖再少五位先天。而我、也亦能位于地榜百列。名声上,在江湖与朝廷之中都算是真正的高手。”

    也在赵舟这般思索着,按照这一段时日买来的简易绘图,出了帝都,一路西行。

    尤其他现在有‘共振’神通,五脏又是全部开‘神明’了,这回气功夫是相当快,起码一步百米,他能连踏一个半时辰,足足两千里路程,都不用进食回劲力!

    而随着时间的过去。

    赵舟出了帝都,去往西湖的一路上,大雪漫天,没有丝毫停止,天地间一片雪白。

    只是。

    这天地间足没膝盖深的厚厚积雪,却不能阻止赵舟于雪中疾行。

    伴随着‘呲呲’的积雪挤压推动声响。

    他每步所过,落脚之处,炸开朵朵雪层,再被四周劲风所卷,好似凝结成水中波浪,于身侧分行。

    不过。

    赵舟走着走着,出了帝都千里之后,也突然发现很多小道路都被积雪遮掩,埋起了河流,自己虽然拿着地图,却在这苍茫的银白大地之上,分不清出那官道土路。

    可简单来说,就是积雪太厚,天地一个样,赵舟忽然迷路了。

    不过。

    这一路上也多多少少有冒着大雪的行脚商人,或是在清扫门前积雪的山村村民。

    赵舟瞧见,亦是停停问问,辨别了一下方位,也于第三日正午,大雪渐渐落小时,经过了一番长途跋涉,赶至到了一万两千里外的西湖地域。

    同样。

    此方地界在这连绵半月的落雪中,也被积雪覆盖,附近山林也披上了厚厚霜雪,白茫茫连绵不知尽头。

    赵舟到了这里,亦是在这看上去哪里都一样的地方寻找了半日,再得下午时分,大雪变小雪,也未找到那‘梅庄’所在。

    “我记得东方不败囚禁了任我行以后,特意让江南四友于梅庄看守。并且那梅庄地牢也是建于西湖底下。按说,这梅庄应该也就在西湖附近才是。”

    小雪之中。

    赵舟在这漫漫雪地中思索片刻,便抱着慢慢找的心思。

    可没又行至几里,他绕过了一个山峰,却在一片山林边角上,瞧见了大约百米远正有几名当地的村民。

    尤其随着‘啪嗒啪嗒’的轻响传来,这几位村民年龄不大,都是二十二三的年纪,好似在这处林边湖中破冰抓鱼。

    赵舟见到了,亦是延缓了身法,走上了百米,抱着询问的心思,上前拱手询问道:“敢问几位朋友,可知梅庄何处。”

    “梅庄?”

    几位村民听到赵舟询问,抬头又见赵舟衣着不凡,大冷天的穿着一件不算厚的衣饰,就知道碰到了什么江湖高手,继而他们也相视一眼,停下了手中凿冰动作,不约而同的指了一下远处三百多米远,一座树林斜边上的‘大雪坡’。

    “那便是梅庄。只是被大雪盖着了。”

    一位村民捧手回话,也许怕赵舟不信,还放下了手中破冰的铁器,用手比划了一下在五百米外的自己村子道:“大侠是要找四位庄主吧?小人就住在附近,经常见到很多江湖大侠都喜欢去那梅庄找四位庄主喝喝茶,谈论什么字画。并且有时那些大侠也会在我们村内买些野物....”

    村民说着,脸色露出了羡慕之色。“小人也是经常见到来村中的大侠们说‘天榜地榜’,才知道那四位庄主都是江湖传说中的‘地榜高手!’很多大侠来这里,也都是来找四位庄主的!”

    他言道间,说到了‘地榜高手’与‘礼品’等词时,神情更加向往。

    同样,他旁边几位年龄稍微比他小上一些的同伴,眼中也有向往。但他们却是非常憧憬那大侠们言中的‘江湖’,更想自己也进那些大侠们常说的‘天地二榜’之中!

    因为对他们来说,江湖非常神秘,有豪情,有美酒,也不用天天劳累农务。

    尤其在他们想来的天地二榜,更是仗剑天涯,亦或是如那四位庄主一般,逍遥一生,无忧无虑。

    “多谢。”赵舟听闻消息,则是回礼一番,望向了林坡上面那处被积雪覆盖的山庄。

    同时,赵舟也在几位村民揉了揉眼,有些惊呆的目光中,脚步一踏,一步百米,瞬间就消失在了他们眼前,好像是从来未出现过一般!

    “咱们见到了神仙?!还是见到了江湖大侠!”几人哗然,震惊莫名。因为在他们这么多年来见过的许多高手中,却从来没见过赵舟这般,一步就瞬间‘消失’的本事!或者说是一种大侠们经常说的轻功。

    “他一定也是地榜的高手!或许还是那四位庄主的好友!”几位村民也是第一次见到赵舟这般的高手,不由得有些激动,都忘了今天要破冰捉鱼的事情,反而一边谈论着赵舟,一边又扯到了地榜上面。算是‘圆’了一下自己的‘江湖大侠梦’。

    可不过短短十来分钟。

    他们一边手脚比划着,一边刚落了心思准备接着破冰抓鱼时,却又见之前那位问路的‘神仙’,从远方梅庄方向踏步而来,并且手里好似提着六颗血淋淋的人头!

    “那是....”几人见到这六颗人头以后,忽的头皮一炸,有些惊惧,但也发现这六颗人头中,除了有一颗蓬头垢面的人头没见过以外,其中一颗,是梅庄的管家,另外四颗,则分别是梅庄的四位庄主!更是他们向往的‘地榜高手!’

    “这位大侠把梅庄的人都杀了!那可是地榜的高手,很多江湖大侠都来送礼的高手!”几位村民瞧见了这一幕,更是一瞬间手脚冰凉,呆滞雪地中,不敢一言,感觉今天实在惊悚离奇,见到了江湖中津津乐道的‘夺榜一事’。

    “难道这就是江湖....”原先给赵舟指路的那人,包括他的几位族弟更是脑袋晕乎乎的,对江湖生出了胆怯之心。

    而赵舟行至几人旁边,却是脚步一踩,帮他们破了一个冰洞以后,把手中人头一系腰间,继而向着几人拱手一礼道:“我为朝廷稽查令、赵舟。今日,望几位朋友做个见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