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一十章 挑了两边的梁子!
    五日后。

    帝都,七皇子府。

    此时天未亮,小雪停落。

    自西湖回来四日的赵舟与七皇子一同出了府邸,分别上了两辆裹着厚帘的马车后,又随着护卫点起车内炉子,‘驾’的一声,压着清扫过后的积雪,‘咯吱咯吱’直朝着皇宫方向行去,准备上早朝。

    这也是赵舟自四日前回来把那六颗人头交了以后,算是地榜排名与自身名望都够了,于是圣上念想了一番,特意让赵舟今日殿前听封册。

    但也在此时的马车内。

    赵舟却未对这上朝见圣有什么紧张的心情,反而靠在车座的兽皮绒毯上面,闭目整理了一下五日前的梅庄厮杀经过,也是每次对战之后的心得归纳。

    不过,那江南四友在地榜排名太低,功夫不行。

    唯一能进百的任我行亦是被看押了十二年,功力早就散去了大半,估计重出江湖,也在百名之后,倒退了不知多少。

    于是。

    赵舟杀他们的时候,还真没废多少工夫,也就整理不出来什么有用的生死搏杀心得。

    反而他杀的这几人,还算是捡了个便宜,属于白送到手的名次排列,以及一些名望。

    尤其赵舟杀了他们,搜寻了一番,还发现他们山庄内多有一些奇异字画,名贵古董。

    同样,赵舟也是在这方世界待了半年,消耗了一些药材,空间整当了一些位置。

    见了,当然是顺手拿之,救人济己。

    “在未能进那国库之前,此方世界的不少名贵好药,都需要拿钱来换。这古董金银,也能找到门路耗掉。”

    马车内的赵舟盘算了一下几日所得,发现自己杀了这江南四友,就像是打劫了一处大金库一般,各种秘籍与古董繁多,够自己几年所需,也算是‘财名’双收,来反一趟不亏。

    而也在马车走上了一段距离,离皇城越来越近。

    相距赵舟马车不过三四尺的的七皇子马车内。

    “这天真冷....”

    此时,随着一声哈欠,七皇子好似刚眯了一会样,紧了紧衣服,正了正神色,把自己换成了崇拜的样子,才掀开了车侧小帘子,望向了赵舟这边的马车,“先生,自四日前您回来以后,帝都内很多江湖豪侠与朝廷高手都传着您的名字,说您是一位隐藏在市集之中多年的高人....”

    七皇子说的四日前,赵舟带着六颗人头,上交六扇门的时候,第一楼也没用半天的功夫,就把地榜同时撤下了五人,把赵舟的名字排行重新书写一遍。

    这也使得很多帝都内的豪侠们,瞧见了又是这位‘刀客、赵舟’不仅夺了榜,还连杀五名先天高手以后,难免心中惊讶,一时间谈论着赵舟的事情。

    而他们说来说去,也不外乎是觉得赵舟不一般,或者感觉赵舟是不是哪一位深藏不漏的高人,突然于今年‘出世’了,想要去会一会那天下高手。

    并且,他们也浑然没有好奇赵舟为什么能找到失踪十几年的任我行,因为任我行又不是惊天动地的人物,哪值得他们天天惦记。

    可也有不少高手,感觉赵舟有点‘狂妄’,或着说是‘杀性太大’,在将近年关的时候还杀了这么多人,有点坏了‘规矩’。

    不过,更多心思细密的人,却是觉得朝廷有可能想要对他们江湖中人‘动手’。因为地榜上书写着的是‘地榜第八十九位,赵舟,兵器长刀。属朝廷稽查令。’

    这些侠客们看到‘朝廷’二字,难免会觉得是朝廷要对他们开刀了!

    这也使得帝都内有好几位‘谨慎’的侠客,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在这接近年关的几天,拖家带口的踩着雪路连夜出了帝都。

    同样。

    也在他们这般讨论与猜测下,四日过后,赵舟的名声也是一下子被在帝都传开了。

    但这消息之中更多的却是朝廷要动手的意思。

    可不管如何,‘稽查令赵舟’的名号也是被江湖中人‘记’着了,估摸着将来会有不少高手来‘请教’这位稽查令。

    而此时。

    去往皇宫的一路上,七皇子亦是想到自己府邸的这位先生名声越来越大,也是笑容满面,见到赵舟掀开帘子,还又捧手一礼道:“先生此番此举,可谓是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七皇子说着,也不怕什么江湖中人来刺杀,因为这里可是帝都,整整六位半步宗师高手镇压!

    “七皇子言过。”赵舟听到七皇子赞言,亦是拱手回礼,“受君之托,忠君之事而已。”

    话落。

    赵舟和七皇子闲聊几句,又说起了其它的琐事。

    可是,赵舟心里面想的却是比七皇子要多,知道自己这事传开了,那么就不仅是江湖中的人会找他麻烦,就连朝堂内的那些皇子、大臣,估摸着也会给自己下绊子。

    这也是赵舟既然明面上动了手,圣上又给他封了官。若是不傻的大臣,就知道圣上想要让这位‘稽查令赵舟’挑江湖与朝堂的‘大梁子’,继而加官进爵。

    到时,再等赵舟官职高了,手中权势重了,肯定就坏了某些人的利益。

    尤其先前圣上要清缴江湖的几年内,这些大臣们一没有出手,二没有出兵,早就形成一种默契。

    但赵舟却突然杀出来这么干了。不说会不会得罪人,也定然会让人心里‘不舒服’,就像是赵舟逼他们也这么做一般。

    而也是这一来二去下。

    大臣皇子们哪能会给这位‘稽查令赵舟’一副好脸色,肯定也会如江湖中人一样,时刻‘盯’着赵舟。

    “估摸着我今日封册的一事,就会有人阻拦。不过,这江湖中来一个高手是来,这朝堂上两个大臣一双也是去,我赵舟全接了就是。”

    赵舟一边思索着,一边和七皇子闲聊下,到了皇宫,下了马车,亦是与七皇子径直在两侧大内侍卫围着的阶梯过道上,一同向着朝殿行去,准备看看这些大臣会怎么着。

    只是,等到了朝殿门前。

    赵舟朝内一望,却看到殿内穿着官服、盔甲,的大臣、将军,如今正分两侧而立,皆是不发一言,气氛肃静,都在等着圣上来朝。

    看这幅场景就感觉朝廷规矩非常严,没时间和赵舟闲聊,或是说上什么场面话。

    但实际上,当今圣上却是比较开明,除非关系到民生战事以及一些祭典,必须要‘中规中矩’以外。平常早朝可以在他没来之前,大臣们可以小声交谈政事。也不注重他们穿什么,只要舒坦舒心就行。

    可圣上虽然这么说,但也没一个人闲聊,更没一个人那么舒心的随意穿着。

    哪怕站在武文最前列的六扇门门主,护龙山庄庄主,东厂厂公,以及锦衣卫首领等四位‘半步宗师’,也是穿着正装朝服,没有一点随意之感。

    而他们虽然背对着殿外,可在赵舟与七皇子踏入自身方圆百米左右时,早已觉察赵舟来至,可也未有任何动静,还是如之前一般静静站着,面向前方龙椅下的阶梯。

    并且,不止是他们。

    就连武文列的十来位年龄不一,或中年,或少年的众位皇子,以及诸位大臣将军,他们也是不曾在意赵舟与七皇子到来,好似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

    但也是这一幕‘和和气气’就像是规规矩矩等圣上的样子,让赵舟见闻了,倒是来了点好奇。

    “这是孤立与我。还是准备等会圣上封册我官职的时候,再给我撂下章程。”赵舟思索瞬息,看到这些大臣不言不语,好似没说什么场面话以后,也的站在了武官末尾,闭目养神,没什么怕的意思。

    只是他如今还没配发官服,就一身锦绣练功服穿着,在这金碧辉煌的朝殿内有些显眼,独树一帜。

    可好在衣着干净笔直,也是端正大气。

    但若是想要找事,这衣服上就能挑赵舟的不少毛病。

    然而,这些大臣却无一人多言,皆是目光端正,还是望向前方。

    一时间,赵舟就觉察整个朝堂都是压抑寂静,落针可闻。

    一直等到小半个时辰过后,外面天色渐渐朦胧明亮的时候,随着后殿传来一阵‘嗒嗒’脚步声。朝殿内才有了一点响动。

    并且伴随着一声“礼”的长音,赵舟也见到那位公公在几位大内侍卫的侧护下,搀扶着圣上来朝。

    同时,众大臣也是该躬身躬身,该拜的拜,可等到礼落之后,众大臣还是不发一言,好似今日早朝无本要奏,又回到了那沉静气氛。

    而圣上见闻,则是熟视无睹,对身旁公公道了一句,“封。”

    “遵。”公公脸上表情也不如以往笑呵呵的一般,反而冷冰如霜,捧起了一册封书,望向了武将最后方的赵舟,

    “封,赵舟为督查,正五品。赐、督查府....”

    公公声音回荡朝殿,当念完了圣旨,也是未多有一句言语,向前两步,交到了同样出了武将列上前的赵舟手里。

    这些大臣们见到,也没有阻挠、劝谏等事情发生,却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皆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目光偏移向下,直视斜前方。

    “圣上隆恩。”

    赵舟接过圣旨,捧手行礼以后,借着回身稍微扫了他们一眼,也没有站在武将列后方,反而在公公单手的虚引下,站于了武将中列。

    “如若无事要奏,退朝。”公公给赵舟排了位置,回视一圈,看到众大臣亦是等赵舟听封完毕,也是未有言语,便又回到了阶上,扶起了圣上,从朝殿后面回往了寝宫。

    也到了这时,众大臣皇子才好似反应过来一般,齐呼一声,‘恭送圣上!’

    等到圣上走后,他们三三两两结伴,也相继开始陆续出了朝殿。

    同样,赵舟当行了礼数,抬头瞧见文将列的七皇子望了自己一眼,亦是未有言语,与七皇子一同离去。

    “今日这早朝还没到晌午就结了。”七皇子出了殿门,脸色就有点无奈。因为他其实是有本要奏,可看那气氛,想着自己的事情太小,也不敢张口启奏,便闭着了嘴巴。

    “早日下了朝,也好早点听曲儿。”赵舟不以为意,言了一句,就直朝皇宫门口行去。

    而那些大臣、皇子,出了朝殿以后,也根本没人上来和赵舟与七皇子交谈,皆是各走各的,或是几人走的慢的小声交谈,连个形式上的‘恭贺同僚升官’的言语都没有对赵舟说。

    不过,也在赵舟出了皇宫,与七皇子各自上了马车。

    比赵舟提前几步出来的六扇门门主,坐着自己的马车离去经过了赵舟这里时,却‘呼啦’撩开了帘子,望向了马车内没有放下帘子的赵舟道:“赵大人,恭喜。”

    “多谢门主。”赵舟回礼,笑着一捧手,“若不是门主提案审查,禀告圣上。又派人通知楼主,为赵舟提名。赵舟亦是也做不到这督查的位子。”

    “非也。”

    门主摇头,座下的马车也未停,“若赵大人没这本事,我办的再多,也无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