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半年神通圆满!战半步宗师!
    秋风绵绵、半年后的一日上午。

    帝都,辉煌皇宫中的一座小园亭内。

    随着院内的树梢上‘吱吱’秋蝉鸣,附近假山周围池子内的‘潺潺’碧波流水。

    亭中石桌旁的赵舟喝了一杯清澈药羹,闭目思索几息,站起了身子,接过身旁宫女递过来的一捧鱼食,仍入旁边池水内的几条鲤鱼附近,引得鱼儿争先游去。

    而赵舟抛了鱼食,则又踏走几步,来到了庭院空地,接过一名太监递上前来的精致木剑,映着附近的树木凉阴,开始盘演各种剑法招式。

    呼呼——

    旁边亦是站着几位宫女,拿着蒲扇帮赵舟轻轻的打着凉风。

    这一时间看上去,赵舟就像是哪家的王爷皇子一般悠然自得。

    而同样,赵舟也在这皇宫大院之内待了整整半年时间长短,未有踏出一步,好似早就忘掉了清扫江湖计划。

    但事实上。

    半年的赵舟听了封册,自己被圣上封为了‘正三品巡查使’以后,其实就想准备回府休整一番,继而杀向日月神教,清缴邪魔外道,再归纳一下灵药秘籍。

    不过。

    圣上也在当日念在赵舟出工出力,又听闻了公公说‘赵大人杀了百损道人,实力得当一绝’,却是龙颜大悦,赐赏一番,让公公为赵舟送去了不少灵药、宝丹。

    并且圣上的意思也很简单,一是想让赵舟平添武艺,内力再雄厚一些。二是让赵舟的保命手段再多上几种。

    三那,则是想要再拉拢一下这位‘忠臣’的心。

    反正,在圣上想来,自己宝库内的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不趁着如今有人帮他,便当做礼物相送,也算是物有所用。

    于是。

    半年前的赵舟得到了这些灵丹宝药,又想着自己来这个世界本就是想利用皇宫的资源修炼。

    继而,当这东西齐全了,他就觉得自己何苦的再跑来跑去,扒拉那些‘贫苦’门派。还不如拿着这些宝药在帝都之内踏踏实实练武练劲来的实在。

    但其实,更重要的一点。

    还是半年前的时候,那护龙山庄庄主等四位半步宗师,没有在赵舟当日听封之日上朝,反而一直在郊外游猎,好似这段时间不用处理政务一般,颇有些‘不务正业’。

    赵舟亦是觉察这几人没有回朝,略微琢磨了一下,就知道这‘撕破脸皮’的时间,比他想象中的来早了一些。自己此行‘出城’一去,若是没有些风险,说出去肯定是没有人相信。

    尤其。

    赵舟练拳几十年来,更是深知隐忍一道,在自身实力没有达到预期之前,也定然不会‘出城’去招惹这些‘半步宗师’,顺便再去冒那个‘猜测中的撕破脸皮’。

    因为,他都懂得下手不留情,更不敢保证这些人物是不是真的撕破了脸皮,见到自己以后,二话不说,就是不想放过自己。

    特别这还是四个人,赵舟出了城后就是一打四!

    于是,赵舟计划改变,先练功,再说事。

    同样,也不出他所料。

    那四位半步宗师,也是见得赵舟如此大规模挑起‘江湖事端’,又被圣上加官进爵,还加上百损道人被杀,继而他们就知道赵舟‘大势’已成,更怕赵舟抢了自己等人手中的权利。

    所以,他们私底下商量了一番,决定准备阻止赵舟‘出城’,必要时还会用一些‘手段’,防止赵舟今后的官位大过他们。

    而赵舟在避祸趋福下也是这般想着,于半年前就没在自家的‘巡查府’住了,反而来到了皇宫大院。

    因为赵舟感觉在自己家里练功都不会太安全。

    当然,在赵舟想来,自己也不是怕了他们。而是与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所想计划一般,早就想在皇宫内安安稳稳练功,踏踏实实练劲。

    然后等功成之后,再找他们一一说事。

    而那天。

    赵舟向着圣上说明了‘这个围城’情况,并且表明自己想在皇宫住一段,先突破一下‘内力境界’,再‘出城安民立天下’以后。

    圣上也能明白他们要阻止赵舟‘出城’,继而也同意了,反而没有训斥他们为何如此。

    毕竟圣上只要这么说,那是治标不治本,只会引发更多的‘暗斗’。

    而也在当日。

    自从赵舟住进了皇宫,基本半年来是寸不未离,除了练功就是练功。

    可说白了,赵舟也不想这样,反而他想去清缴江湖妖孽。

    但是他这段时间干的‘大事’太多,不自不觉,就给自己画上了一个‘死局’。

    虽然他若是硬要出去,还没有那么严重到‘身死’的地步,可也总会被这些人提前逼出这个‘江湖世界’。

    说到底。那还是实力不够,有些难受。

    可也算是被他们逼着,让赵舟这半年来省了不少没用的剧情任务,被硬生生的‘禁’在了帝都,练了整整半年的功!

    同样,在赵舟住往皇宫的七日后,那四位宗师也是回到了帝都。

    并且他们回来没有说什么,更没有找皇宫内的赵舟谈什么。但意思很明显,有他们在的情况下,赵舟已经捞完了不少功劳,是该‘歇’着了,不要太过分。

    与此。

    还不止是他们。

    江湖上的人,不管是什么名门大派,还是门中的半步宗师,他们半年中听闻了赵舟不仅坏了规矩,还把铁剑门灭门的消息以后,更是震惊莫名,江湖轰动!

    称不上恨之入骨,可也咬牙切齿。

    但他们又听闻赵舟‘足不出户’,也总不能杀入帝都,那样和造反没什么区别。

    尤其帝都内还有六位半步宗师坐镇。他们若是想来,也要仔细掂量一下。

    最多只能紧盯着赵舟的举动,只要赵舟出城,他们才会说章程,派人暗杀。

    不由来的,这朝廷江湖,一内一外,还硬是把赵舟‘封’在了皇城之内,让他安安稳稳的开始了无忧无虑的练功。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的是,赵舟也在这半年来成功的圆了第二次火劫劲力!抬举力气达到了整整四万斤!

    同样,这样的‘爆发式力量’增长,在所有人想来肯定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赵舟修炼的体系与他们不一样。

    可若是他们真的知道,也不会放任赵舟这般‘神速练功’,反而会向圣上‘弹劾’,让赵舟去‘清缴门派’,然后于途中下杀手。

    然而。不管为何。

    赵舟在第二次劲力圆满以后,还与十天前开了第三次火劫,也是他推算‘风灾’前的最后一次火劫。

    可当此‘火劫’一融,赵舟却发现自己没有猛地大幅度提升力气,而是整个身体都大大改善了一遍!

    简单来说。

    就是他的身体筋脉又增长了一些,让自身六识更加敏锐,‘共振’神通也从五倍吸纳灵气,提升到了整整六倍!

    尤其前几日公公来送药的时候,赵舟还与公公搭手了一番。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可以捕捉到公公的身法动作,手脚也能完全跟得上!

    于是。

    时至今日。

    赵舟亦能推断出,如今自己定然能力战天榜高手,不落下风。

    因为,公公习得是葵花宝典,本就是以轻功著称!

    而他如今能观察到公公的身法招式,还怎会怕其他人。

    除非他们踏入宗师之境,用内力打出十万斤以上的力道,或是御空飞行。

    不然,在这地面上,赵舟既然能捕捉他们的身影,再有数十吨的拳劲加持下,只有他们怕赵舟的份。

    “这半年过去,我也算是在他们的‘囚禁’下修成了正果。”

    庭院内,赵舟悠悠盘演剑法,推磨了几遍,整理了一下所得所获,也开始归纳着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实力提升对比。

    “而我来到这个江湖以后,按地榜名次,我才是百名先后。”

    “但自我圆了所有神通,当算是五十之内。杀铁剑门,二次劲力不算圆满,算是十位之前。”

    “月前、我圆了劲力,应或介于天地二榜之间..”

    “但如今。我开了第三劫,却足以能称得上为天榜中的半步宗师....”

    赵舟收起剑招,琢磨几息,才望向了半年之中都未踏出的庭院外面,“而以我如今所想。若是我出了这皇城内外,这世间之中应该是无人能拦于我赵舟才是。”

    ‘嗒啦’

    赵舟思索落下,亦是停下了手中的剑法招式。

    而他旁边的那位太监瞧见了,好似知道这位半年来没出过门的‘巡察使’如今练了剑法,又要刀法。继而赶忙捧来了一把雕刻细致的木刀,想要把这木剑换了下去。

    同样,这些精致的武器都是出自赵舟之手。

    是他自从晋升了‘巡察使’以后,在大内皇宫的半年里,平时闲的无事,自个找了些木柴雕刻成的,算是打发时间。

    听其想来。

    可见赵舟这半年来过的有些心酸,哪还有皇子王爷般的悠闲?

    不过。

    赵舟此时放下了手中长剑,又摆手拒了太监手中的长刀,却走到了一位宫女旁边,掀开她身前托着的碟盘,取出了一颗红枣大小的深紫色蛇胆以后,像是吃糖豆一样的填到的嘴里,心中尽是悠哉。

    “没想到那神雕峡谷的菩斯曲蛇在皇宫之中也有存在。而此蛇也被圣上在皇宫内圈养了足有百条,并且圣上还与三月前送于了我十条有余。”

    “而此蛇也于一些佛经中记载一样,浑身隐隐金光,头生肉角,行走如风。取其蛇胆服之,即可增加内力,更能淬炼肉身。简直就是专门修炼自身体魄的武者神药。”

    “就算是我如今服上一颗,也相当于吃了半株五百年人参,药力非凡,十日不用进食。尤其,若是没有这些蛇胆提供充沛药力,我也无法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开了第三次火劫。”

    赵舟盘算着,吃了蛇胆,感受着体内暖洋洋的感觉时,也摆手让身旁众人退下。

    而他则是思索了一会,抬脚就向着半年内都没有踏出的院外行去,准备开始自己的清扫计划,算是回报圣上的‘药材之恩’。

    更是他半年来一直待着,如今看到‘时机一到’,早就想出去‘走走’。

    “巡察使今日怎么出院门了?”这些宫女太监,瞧见了赵舟走出院落以后,倒是惊奇了一下,可也没有小声多嘴交谈。

    但随着赵舟出了院门,向着将近一年前去过的偏殿路上。

    一位同样是想去拜见圣上的大臣,在这皇宫过道中拐了一个弯,在下一瞬间见到了前方的赵舟,却是‘唉’的惊异了一下,不知道赵舟为什么‘敢’出来?

    “难道这赵舟就不怕被庄主厂公等宗师看到,再把他给轰回去?还要不要面子了?”这位正二品大臣心中想着,没有上前与赵舟搭话,反而转了个身子,又拐了回去,看似要向谁打什么小报告一样。

    不过,赵舟现在已经称得上是无所畏惧,更不怕什么半步宗师。

    他此时觉察到这人离去,也没什么在意,接着去往朝殿,想要向圣上说一些事情。

    可也巧。

    他刚踏入朝殿院子,圣上也在公公的搀扶下正好从殿内走出。

    “圣上。”赵舟见闻,抱拳一礼,根本没有什么废话,直言道:“赵舟听闻六大门派要与一月后围剿光明顶,继而赵舟想趁此机会,把这些贼子一网打尽。”

    “善。”圣上点头,“可有。何需?”

    圣上也没问赵舟为何知道,反而问赵舟需要什么,因为这‘大事情’早在一月前天下皆知,连宫内中人亦是所闻。

    “千骑。”赵舟捧手,“只需千骑围山,赵舟定然不会放跑一人。”

    “点派。”圣上拿出玉佩,“公公令千人随巡察使。”

    “遵!”公公应是,先是搀扶圣上又回殿内休息,才和赵舟又去点派禁卫。

    而随后整理一番,整理骏马重弩,宝刀利剑。

    赵舟带领了千骑出了皇宫大门,也回往了自家督查府一趟,带上了半年来一直在督查府内的百骑。

    “巡察使!”他们在练功场内练功的时候,见到赵舟回来,慌忙行礼。

    “巡察使!”林平之也与半年中练了九阴真经,加上玄冥神掌,一身武艺亦是提到了后天四层,资质在此方江湖已经算是上佳。

    四年必踏入先天。

    “走。”赵舟做事雷厉风行,叫上了百人准备齐全,又汇合了府外千骑,直朝城外行去。

    而他在城内也没受到什么阻拦,很快便出了城门,准备向着光明顶方向奔行。

    只是。

    也在赵舟出了城门还没百米,却见一位脸色白净,身穿宦官服的一位老者在官道上站着,好似一直再等自己。

    “止。”赵舟挥手令千骑止步,自己则是策马上前,站与他十丈之处,下马拱手抱拳。

    “厂公。”

    “赵巡察使。”老者回礼,正是厂公。也是被那打小报告的大臣通知以后才赶到此处等候。

    同样,不止是他。

    那庄主等人也分别守着另外三个城门口,就是要堵着赵舟,不让他再去挑起事端,继而加官进爵,影响自己等人的权益。

    “赵巡察使。如今是要去往何处?”厂公回礼询问,面子上是和和气气,看不出所以然来。只想让赵舟接着回宫,安安稳稳的当个正三品大官。

    “除魔卫道。”赵舟也是神色不动,一边静望着厂公,一边对千骑下令,“你等先行一步。”

    “是!”众禁卫听其吩咐,因为不知道那么些条条道道,反而以为巡察使要与厂公说什么大事,也真的就先行一步。

    “赵巡察使。”厂公也没在意两侧众禁卫绕着他们策马离去,因为他只要镇压了赵舟,足够有时间追上他们。

    “如今收手还来得及。”厂公又劝了一句,“那江湖中人可是没有得罪您,犯不着兴师动众。到时惹来了高手就麻烦啦。”

    “厂公,是您此时让路还不算晚。”赵舟亦是好言劝说,“不管他们是否有高手,您可莫要与那邪魔外道同列。”

    “赵舟!”厂公听闻赵舟说到他是邪魔外道,倒是噎了一下,因为朝堂上还真没人敢这么说他。

    但是大事要紧,厂公想了想,还是念在与赵舟同朝为官的份上,又放缓语气道:“您这是要杀人去。哪里是除魔卫道?”

    他说着,又稍加重些语气,“您这分明是去霍乱天下苍生!”

    “厂公,莫要口无遮掩。”赵舟正了神色,“是你等不遵圣上旨意,才会让乡野百姓被那江湖余孽欺压。”

    “哦?”厂公哼一声,音震百米,好似想要敲醒赵舟,

    “政朝百姓千千万万之计。官员不过万万之一,杀人放火,谁又能完完全全的管的过来?”

    “是死是活,说不好听了是他们的本事不行,更是他们的命数!”

    “就像是刘伯温说的,成事在人,谋事在天..”

    “是那飘渺无闻的天意!”

    “天意。”赵舟负手而立,无动于衷,“那我如今就是他们的天意。”

    “你..”厂公见到赵舟不思悔改,不听自己劝告,顿时怒急生笑,继而他也不愿多言,内力浩瀚,于半空瞬间形成了一道一丈大小的拳印,直朝着赵舟劈来,想要把赵舟打醒以后,带回皇宫让其好好清醒清醒。

    “巡察使,您已经入魔了,让咱家带你回宫休养几日。”厂公控制了不少力道,约莫着这一击足以给赵舟打成重伤。

    “非也,分明是厂公自知理亏,想要动手而已。何必讲那些歪理。”赵舟单手罡风缠绕,一记普普通通的力劈华山,‘哗啦’音爆炸响,带动了附近气流,搅散了这袭来的丈许拳印!

    同时,赵舟踏步一走,十丈距离顺过,一式形意虎劈,伴随气流呼啸,直向着厂公的脑袋袭来!

    ‘好快的身法!’厂公见闻不好,下意识双手一架,‘啪嗒’骨肉砰响,伴随着脚下青石地面‘哗哗’寸寸崩裂,碎石飞溅。

    ‘哗啦’他的双腿足足陷下地面半米多深,直没大腿,周围一尺青石尽皆粉末。

    “厂公,是你该好好回宫中休息几日,想想那道理律法。”

    赵舟念在此人没有对自己下杀手,继而也没有接上杀招,反而言道了一句,踏走几步,一步四五十丈远。

    ‘砰嗒!’也在下一瞬间,厂公怒气勃发,身上内力缠绕,崩碎了身边一丈内的青石,飞身出了土坑,想要再言,或是再打。

    只是他刚回首望向赵舟的时候,就发现赵舟早在一里开外,并且转瞬又消失在三里外的官道尽头。

    “坏了坏了!这赵魔头神功已成!得赶快通知庄主神捕他们,我一人已经镇不住这魔头了!”厂公见到自己放跑了赵舟,一只手抖着,丝丝鲜血从胳膊上溢出,染了衣袍片许。

    不过,他却没有在意自己硬架赵舟劈手的伤势,反而想要通知庄主等人赶快想个应对的策子。

    不然这六大派围剿光明顶,不说谁胜谁负,怕是都要被赵舟带人给全包了场子以后说起了像‘铁剑门一事’的天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