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二十章 巡察使神威盖世!
    “赵舟。”

    赵舟听闻此人是东方不败以后,却抱拳一礼,没有在意这银针袖箭。

    因为那‘仓库’的丹药虽然对东方不败无用,可也几十年前帮过他赵舟,是该感谢一下。

    或者说,赵舟更应该感谢几位武当派弟子。

    因为那些瓶罐的来历,赵舟在这个世界中也查过了,正是出于武当派弟子的所用。只是他们不知什么原因,被东方不败的手下杀了以后,给夺了过去,放入了自家宝库之内。

    同样,赵舟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曾听闻武当派弟子一直谈进攻光明顶与明教的事情,就是武当派得知了这个事情,继而想要为外出游历时惨遭杀害的弟子们报仇。

    当然,在赵舟想来,这丹药总归是东方不败那里拿的,应该是先感谢一下东方不败,然后再为那些武当派的弟子说一个公道。

    “哦?”

    但是东方不败不知道这段恩怨,反而想起就是这个赵舟把自己手下‘玉真子等人’满门皆杀以后,却轻笑一声道:“我当是谁呐,原来那是朝廷的鹰犬赵舟。”

    “非也。”

    赵舟听闻这人上来就找事,言语多有讽刺,也是撤了礼,

    “若是说赵舟为鹰犬,那你等就是政朝的蛇鼠蝗虫。”

    “鱼肉百姓,祸乱苍生者,当诛。”

    赵舟言落,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感谢过了,是该说事为正主报仇了。

    继而,他抱拳道了声‘请教’以后,再无废话,直接捏拳打过,瞬息十丈,带起阵阵罡风呼啸,又随着‘哗啦’炸响。

    东方不败刚一挑起袖中银针,下意识想要招架的时候,伴随着‘咔嚓’碎响,就被赵舟从他胸口处打了个对穿,瞬时毙于拳下,让‘此地身为第一高手’的他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

    毕竟。

    赵舟如今就连创葵花宝典的公公,亦是不惧,更何况是地榜未入前十的东方不败。

    若是一手杀不死,那赵舟还都感觉自己的功是白练了。

    “巡察使赵舟,奉圣上旨意前来,清缴江湖中有罪之人。”

    赵舟杀了东方不败,亦是望向四周,言道了这东方不败的罪名,“东方不败在十二年前谋权篡位,是为不仁不忠,毫无侠士之风。应是当杀。”

    赵舟话落,也没提那武当的事情,省的还要多做解释。

    但日月神教的弟子看到自己教主死了以后,虽然惧意下‘哗哗’齐齐退了一步,可在下一瞬间,却都是怒目圆瞪,皆充满恨意的望着赵舟。

    因为他们皆中了‘三尸脑神丹’,如今唯一知道解药的教主一死,他们怎能不恨?

    同时,随着‘哗啦’的铁甲声,千骑禁卫亦是蹬上了山顶,此时正用手中的劲弩,对准了隐隐围上来想要‘为教主报仇’的日月神教众人。

    “好,好一个忠孝任侠!滥杀无辜怎么没判你自己的罪名?!”

    其中日月神教中的那位长老,也许是知道自己没有解药以后命不久矣,继而也不怕什么,反而先是怒喝一声,用充满哀怜的望了一眼身死的东方不败,才又望向了不动声色的赵舟,充满恨意道,

    “赵巡察使!不说别的。但以你半年前滥杀无辜,灭铁剑门满门。他们亦是有无辜之人!难道就是因为朝你挥剑,就被你无缘无故以罪名杀死?”

    “尤其、以你的武功,完全不惧他们,何必要下杀手?!尽可以放他们离去!”

    “这..”长老口诛笔伐,“难道就是你所说的任侠之风?”

    “白长老说的对!”旁边的弟子齐声呼喝称‘是’。

    “杀人者人恒杀之。我亦是如此,人皆可杀我。”赵舟言道一句,又不可置否的点头,

    “但任侠二字。是以尊师重道为仁。除奸恶娼者为侠。我赵舟自认全部做到了,也当为任侠之称。你可莫要乱言。”

    赵舟自习武几十年来,从来未有忘‘恩师杨露禅’之情,也没有忘诸位朋友,哪怕是如今的手下禁卫,他也是能保则保,称得上是‘仁’。

    同样,赵舟几十年来也从未乱杀无辜,杀的皆是有罪之人,亦是除恶为善,怎能不称为‘侠’。

    不过,赵舟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不需与这些日月神教的外人解释。

    “东方不败死了?”而也在东方不败来到赵舟这边,又被赵舟一击打死的时候,六大派与明教众人听闻‘赵舟’二字,也是脑袋嗡的一震。

    “是赵舟?!他不是在帝都不敢出来吗?”

    “他既然把东方不败杀了?!”

    六大派与明教众人小声交谈,虽然知道此时死了一个压着他们的‘第一高手’,却又来了一位地榜‘十七!’今日的‘事’怕是不好解决了。

    “为教主报仇!”

    而随着赵舟先前话落,那位长老见得赵舟有些沉思的时候,却继而怒吼一声,直接命众弟子向着赵舟杀来,想要杀一个出其不意。

    “杀了赵舟!”

    众弟子神情扭曲,想着那三尸脑神丹的药效发作痛苦,还不如今日和赵舟来个鱼死网破,杀了赚,死了也解脱。

    “三尸脑神丹。”赵舟亦是见到这些弟子神态诡异,略微一想,也是没有多言,羽化顿开,周身卷起一尺多长的气浪,伴随着‘哗哗’炸响,在这四五百名的弟子中穿过,一拳一脚放佛空气镰刀,残肢断臂乱飞,让日月神教的弟子像是麦田一般,被如数割下!

    “束。”

    尤其,赵舟在这数百名弟子的包围中间,还传出言语,让那千骑禁卫待命。

    而伴随着‘呲呲’皮肉撕裂声,以及怒吼惊呼。

    赵舟厮杀纵横,仅仅不到三十息的功夫,就在这光明顶六大派的众人惊惧目光中,把那日月神教当中的四百七十六名后天弟子,加上七名先天,全被自己的空气利刃给割成了遍地死尸!

    “如此武功!这还是地榜高手?说不定早就入了天榜!”

    六大派与明教众人见得赵舟单人就能灭了这日月神教以后,可谓是惊天为人,心底炸响惊雷!

    因为他们没想到赵舟的武功能高到如此地步,不仅能内力外放一尺,还一人灭了一个大派!

    这已经无法用地榜来形容!

    其中一些门内有天榜高手的门派众人,更是确定赵舟定然就是天榜上的人!

    “我本以为江湖中传的赵舟能灭了铁剑门,以及杀了百损道人,是有大内禁卫协助,才成功得手。但如今却没想到他的武功这么高!已经和我师祖不相上下,绝对是天榜高手!”

    “张前辈不是和朝廷说过,天榜高手不能插手两方恩怨吗?看这赵舟的武功,分明就是隐在朝堂内的天榜宗师!”

    众人瞳孔紧缩,也是被赵舟的武力吓到了,虽然心里砰砰打鼓,但身体却不敢动上分毫,怕当了那出头鸟,再走上铁剑门与这日月神教的路子。

    也是这般一阵沉默,众人心生惧意,或者有些人不想惹事下。

    一时间。

    光明顶上除了地上死尸的‘滴哒’血水,场面异常安静,怕巡察使也把他们给杀了。

    而千骑禁卫看到自家巡察使一人镇着了‘整个江湖’,却是推崇万分,自豪无比!

    并且他们又在赵舟的吩咐下,继而分出了百人,在六大派众人的面前,开始‘嗤嗤’的割取人头。

    而赵舟杀完了日月神教余孽以后,则是一抖衣袖,踏走几步,来到六派与明教之间,回望扫视众人,发现目光所及,众人皆是不敢对望。

    “日月神教为祸乡里。此罪当诛。按六扇门记载,日月神教曾掠杀过黎河岸边的村庄....”赵舟声传方圆百米,言着日月神教的罪行,想让这些门派知道,这朝廷不是乱杀无辜,而是杀的全是有罪之人。

    并且这些证据也是六扇门神捕亲自记载过的,分毫不差,可以落实到每个人。

    但在六大派众人听来,赵舟这般逐条名列的此番言论就是杀气腾腾,估摸着这位赵巡察使查完这日月神教,还要找他们的‘罪证!’

    “师叔!”

    “师父?”

    六大派众人觉察到这个情况,皆是望向前方的师门长辈,看似想要殊死一拼,试着逃脱了这里。

    只是,还没等他们长辈发话。

    赵舟瞧见他们好似‘误会’自己以后,却又言道一句,让他们心情忽上忽下,不知道这赵巡查使是什么意思。

    “而除了日月神教以外,武当行侠好义,可离去此山,本巡察使不会阻拦。”赵舟先点了一个门派的名字,意思是自己‘秉公办事’,不会为难那些确实为‘正义之士’的门派。

    尤其那些禁卫听到自家巡察使话落,亦是不言不语,瞬息分列两侧,留出了一个‘通道’,示意武当可以离去。

    但说实在了,他们死与不死和赵舟无关。

    可是赵舟来这一趟,是报圣上的药材恩情,必须要走个过场。

    二是。

    赵舟其实一直把此方世界当成自己的‘后方’,里面的高手迟早也是自己人,杀多了也挺可惜的。

    因为,将来在大山险境中寻药寻宝,还是需要他们,定然不能全部杀完了。

    不然,这大山深林寻宝的危险事情,总不能让更是自己人的朝廷禁卫前往。

    同样。

    赵舟是一切都以利益最大化为标准,先杀几批镇场,然后再招几批,也算是把这些人‘废物利用’。

    “巡察使是什么意思?!”众人也是听到赵舟话里有话,感觉此‘死局’还有可解,继而活络了心思,赶忙询问,想知道怎样才能下了这山,并且送这位巡察使离开。

    “而除武当以外。”

    赵舟接着言道,众人侧耳聆听。

    “而除武当外,各门各派的弟子若是要离去,需在巡查府记录姓名、出生年月,学艺几年,家住何处,家中是否有子女长者....”

    既然要行管制,赵舟就要记下他们名字,也是好做盘查。可在巡察使府上无名无姓,身怀武艺者,那便要说事了。

    “不行!”

    只是赵舟还未说完,嵩山派左冷禅却开口否决,因为赵舟这般言论,简直就是把他们收编进了巡查府!

    他这个相当六岳剑派的盟主,肯定是不会同意!

    “赵巡察使有些....”不过,左冷禅想了想,敌强我弱下,还是决定委婉劝一下,试着周旋。

    “赵....”旁边的几大派领头听闻,也想要说道几句。

    但是赵舟瞧见左冷禅当出头鸟,却直接踏前几步,抬手一挥,瞬间把站在前列的左冷禅毙于掌下。

    “左掌门如今不用记名了。”赵舟杀了左冷禅,又望向嵩山派剩余众人,“而此时就是不知嵩山派的其余弟子意下如何?”

    “记!记!”

    “我记!赵巡察使我记!”嵩山派众弟子也许有恨赵舟的,可更多却是慌忙点头,认可了赵舟的记名法子。

    其他门派的掌门弟子,也是不再言语,步子悄悄退了一下。

    只是,赵舟却是没有让他们现在记名,而是想着自己拜会那些‘半步宗师’的事情,觉得自己既然要去他们师门一趟,见见那些半步宗师。

    反正,在赵舟想来,都是要去,还不如让他们活着回去,做个见证,当个‘活的传话筒’,总比死的传信要强。

    “本巡察使知你等门派中还有不少高手。”

    赵舟想到这些,又望向了沉默的六大派道,“你等今日先不用记名,便可先行下山。回去与你等的前辈商量一番。再记名讳。”

    “到时,成与不成,你等不需言告。”

    “本巡察使会于这段时日亲自拜访所有正教邪派,录下全江湖的侠客名册。”

    赵舟话落,看到禁卫割完了日月神教的弟子人头,继而踏走几步,唤上禁卫,与随自己一同下山。

    因为话已说完,再言无益。

    但赵舟刚走上几米,还没到山口处,却又回首望向了刚‘神功大成’从宫殿当中出来的张无忌,以及后方憋屈咬牙的众人道,

    “到时,等本巡察使到了诸位门中做客时,还望诸位莫要再显刀剑兵锋,以免伤了咱们今日的和气。”

    赵舟言落,向着山下行走。千骑提着人头,护送跟随。

    各门派众人与明教亦是不发一言,或沉思,或哀叹,驻步良久,一直目送赵舟千骑下了山后,策马远去,才忽的一叹,心中的压力才真正的放了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