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规矩’由来、与记下少林!
    十五日后,秋末。

    晌午时分。

    帝都皇宫森严肃静的朝殿内,随着此时响起‘嗒嗒’的靴履脚步声,下了早朝的赵舟与七皇子同行出殿。身后还跟着不少脸色阴霾的大臣。

    “恭贺先生、升正一品巡抚职位!”

    出了宫殿的七皇子走在路上,亦是见到这么大臣们脸色不对,说话间压低了声音。

    但他虽然小声,可脸色喜意却掩饰不住,因为赵舟官职越大,他的保命机会就越多。

    同样,赵舟这般入朝一年中从七品升到正一品,提升之快,也是让赵舟两人身后的不少大臣又是嫉妒,又是无奈羡慕。

    “我入朝为官三十七年,还是跟着二皇子多有提携,如今才到了正五品....”一位头发花白的大臣叹息。

    “赵舟在皇宫内待了半年,果然是像庄主说的那般魔功大成,又要开始挑起江湖与朝堂的恩怨!为己谋私!”一位大臣望着前方赵舟的背影,则是愤恨不已。

    而这位愤恨的大臣说的也是半月前,赵舟除了在光明顶事落,并且让千骑先回往帝都以后,他还又独身跨越数千里,单人清扫了足有数千余众的日月神教总坛,基本上是杀了干净。

    于是。

    赵舟拿着这般功绩与‘独身转战千万里的身手’,再回了朝廷中时。圣上念在自己这位‘忠臣’还要游走各州,收编江湖门派,继而就在今日给赵舟封赐了‘八府巡抚’一职!又兼任大内禁卫总管!

    简单来讲。

    这样的官职对于政朝来说,只要赵舟领着禁卫出巡,那便是相当于代当今圣上巡察各州各郡!

    若是逮着地方知府州牧的罪证,还可以强行押回帝都问罪,责令任免!

    也是如此大的权力,怎能不让这些大臣们嫉妒?

    尤其还不止是这些大臣们羡慕。

    就连庄主等四位半步宗师也是愤愤不平,一是气赵舟果真把事情搞的越来越大。二是气自己就算是知道,可如今就是镇压不住赵舟,只能眼睁睁看着。

    但说白了。

    他们也想清缴江湖。可事实上,江湖上的‘半步宗师’不比朝堂来的少。

    其中武当派的张真人,以及在逍遥派隐居几十年的逍遥子,武功更是比他们高强倍余。

    同样,他们几年前大规模清缴江湖的时候,也是与逍遥子等人领教过了。

    他们也是实在打不赢,还伤了自己不少人手。

    江湖上的又怕朝廷大军,不想多动干戈。

    继而两方才会私底下商谈了一番,定下了一个‘规矩’,让天榜宗师不能插手江湖一事,也让江湖上太平了好几年。

    特别是庄主他们不用再战江湖以后,手底下的高手几年来不仅没有消耗,反而在慢慢增多,底蕴增厚。

    各位皇子因为争权,也对这几位‘朝廷半步宗师’多加追捧,‘送礼拉拢’。

    于是。

    他们吃到了自身势力庞大‘甜头’,慢慢也真的再维护着这个‘规矩’,不想再让人挑起事端,只想和平共处。

    用赵舟的话来说,就是享福久了,武者的血性没了。

    然而,也是赵舟突然出现以后一直清缴江湖中人,却是破了他们的‘清福’,也是他们一直所言的坏了‘规矩’。

    再加上赵舟不仅坏了‘规矩’,还在官职步步高升,自身实力又越来越强,干扰了他们的利益。

    他们如今见到,肯定心里不是个滋味。

    尤其,厂公更是让人昨日传信宫中,言‘自己病了’,继而今早没有来朝。

    因为他觉得今日若是见到赵舟,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怕是会气的‘走火入魔’。

    不过。

    今日上朝的时候,除了这位宗师高手是‘生病’没来以外。六扇门是审阅数百颗人头繁忙,未至。锦衣卫首领则是在外办案,回不来。

    如今,四位半步宗师,也只剩下了庄主无事。

    同样,他今个确实也来了朝殿,眼睁睁的瞧见了赵舟被封了正一品大员。

    可庄主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说什么,哪怕是附近的官员和他使眼色,他亦是当做没有看见,像是殿内雕像一样。

    一直到此时下了朝。

    赵舟与众大臣出去。

    庄主想了想,才出了宫殿,上前几步,向着前方的赵舟一捧手道:“恭贺赵大人。”

    “多谢。”赵舟止步回礼。身边的七皇子看到两人好似‘有话要说’,则是小退几步,意思是自己知道‘自己不该听’。

    而庄主见得七皇子走远了一些,又见到周围的大臣则是绕路而行以后,才接着对赵舟道,“赵大人,适可而止。”

    “庄主明言。”赵舟无动于衷,“是何事该止?又有何事可为?”

    “江湖的事。”庄主今天是代表‘另外三人’过来好言劝说,也耐得住了脾气。笑着道:“赵大人,您这次被圣上封赐巡抚,可否是要去录那江湖侠客们的底案?”

    “正有此意。”赵舟未有隐瞒。因为他八府巡抚要拜访各门派的事情,早就在这江湖传开了。

    “赵大人,能否听我一言。”庄主还有话要劝,“您这次出巡,权当游历了山川,就莫要去招惹江湖了。”

    他说着,话语并成一线,三寸之外不可闻。

    “而您出巡之时,本侯再为您揪出几位有罪之臣,也能让您交了差事。”

    “有罪之臣。”赵舟望了他一眼,又回身抱拳望向了朝殿,“庄主既然早知道哪位大臣有罪,为何不上报圣上?难道是....”

    “赵大人!”庄主摆手打断,没让赵舟再说什么造反的话。因为他也不是真的包庇,而是那些大臣罪名还未成立,正在被如今在外的锦衣卫查着,此时不好动手盘抓。

    所以,他就想趁着赵舟出巡的时候,几位宗师一合计,算是卖个好处给赵舟,也算是拉近几人的关系,让赵舟去吃一份‘白来的功劳’。

    这也是他们如今压不住了赵舟,那就先拉拢变为‘自己人’,再慢慢劝着。

    只是赵舟说话像是撂刀子,动不动都是罪名加身。

    庄主实在不敢恭维,也就明说,不卖人情了。

    “赵大人,您难道非得鱼死网破,不顾这同朝之情了?”庄主说的干脆,大家都是为官,办事顾一下各自脸面。

    “是你等不顾圣上之恩。”赵舟却是不想和他们废话,“若是你等不为朝廷命官,我赵舟第一个杀的就是你们这些妄臣,还政朝一个清朗。”

    “你....”庄主眉头一皱,一字一句道:“赵巡抚就不怕杀了我们,引起这满朝敌视,又让那江湖乱起?”

    “你可要知道江湖上有多少高手?本侯和厂公等人在数年前也是吃过大亏,才会于如今想好好劝赵巡抚三思,可莫....”

    “这不劳庄主费心。”赵舟无动于衷,“若是生了叛乱,赵舟自认为可以一力镇压。”

    “好!”庄主不再多言,猛地抱拳一礼,又摊手一引前方,但他此番动作却没有想‘打醒’赵舟的意思,反而示意赵舟先行。

    “赵巡抚、请!”庄主已经知道赵舟除江湖的根念深种,继而不想再说什么了。

    到时等赵舟吃亏以后,他们在慢慢数落,前提还是赵舟‘活着回来’。

    ‘嗒’赵舟回礼,也没多说什么,和旁边焦急等候的七皇子一同出了皇宫。

    因为他们两人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理念不同而已,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而庄主瞧见赵舟出了皇宫,却不由得心中一叹。

    “本以为赵舟念在同朝为官的份上,会听我们劝告一句,谁曾想他如此坚决....”

    庄主心里念叨着,其实自己今日没有强行拦着赵舟,一是觉得自己不一定是对手。

    二是想着,‘如今神功已成的赵舟’若是真能镇压了江湖上的所有宗师,并且把江湖真正一同的时候,大家既然没有撕破脸皮,说不定还能‘同朝为官’一番。

    同样,厂公等人这番送人情的‘交好’,亦是觉察到赵舟实力提升迅速,于是准备相应的改变了一下计划。若是赵舟真的‘功压盖世’,大不了他们反过来待在帝都皇宫,安享晚年。

    这也是四人为官多年,虽然功夫没有长进多少,但为人越发老谋深算。如今他们看到事不可为,赵舟大势已成,继而都开始为自己盘着后路,怕赵舟收拾完了江湖,再来收拾他们。

    毕竟,谁人不怕死,可以舍得这荣华富贵。

    但。这一年来的过程中,这四人对赵舟的态度变化很快,也颇有意思。

    从一开始赵舟从官七品,他们根本不认识赵舟,也把赵舟看不到眼里。

    到赵舟才入朝正五品,他们才知道朝内来了个晚辈,继而在皇宫外‘好似长辈指点’,道出‘好自为之’等类的话。

    但又在半年前,赵舟杀了铁剑门,官至三品,他们觉察这晚辈有点坏了规矩,继而开始在‘城外隐隐威胁’不让赵舟出城。

    可在月前,赵舟功成踏城外。厂公又来‘象征性合谈’,想让赵舟回去,却被击退。

    厂公又在这段时间和其他三人说过,赵舟功力胜过自己,并且有可能真能除去江湖之后。

    众人才意识到赵舟大势已成,到了现在的‘同辈结交’。尤其还有一些不太明显,却又带有一点赵舟事成,他们就‘巴结’的意思。

    但说来说去,这和‘规矩’无关,还是一个实力的问题。

    而,在皇宫外面。

    赵舟回到了府邸,也没耽搁什么时间,带上了林平之等几位禁卫长,出了城外,汇合了早已在官道附近等候了一上午的两千骑禁卫。

    这亦是赵舟升任了大内禁卫总管以后,圣上又派给赵舟的,可以全权可以带出皇宫。

    尤其两千总骑,已经是皇宫大内的禁卫一半有余,

    “行。”赵舟来至于此,下了命令,策马当先,带着两千骑向着少林方向行去。准备先少林,后武当,把这两个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拿下‘记名’,后面的小门小派就好说多了。

    说不定他们不少小派听闻‘少林归降朝廷’的消息,还会在赵舟来的路上,早早率领门人在路上等候‘签字’。

    “估摸着我此行一去,要见到不少高手,其中就有那少林的扫地僧。不过、按照他世外高人的牌面,估计着也不会与我交手才是。”

    “所以,此番去少林应该是轻松拿下,拔个彩头,”

    赵舟行在路上,想着少林总归是‘名门正派’,若是朝廷诏安,他们在慈悲的名义上,定然会从。

    因为此方政朝可是以安民为天下。

    可若是他们不从,该有的手段,赵舟也会用。

    而赵舟回往帝都的这几天,也多多少少知晓了‘规矩’的事情,知道为什么先前那么多半步宗师没有阻拦自己。

    说白了就是自己原先还没有到影响整个朝堂江湖的局势地步。

    只是如今他功法已成,再加上这一手‘记名字、挨处分’的法子又太狠,这些宗师肯定会坐不住,要说道说道,进门喝喝茶。

    不过。

    赵舟亦是早就知道这江湖高手繁多,又是决定自己既然做了,那定然要去亲自上门会一会这些高手。

    而。

    也在一路轻骑,经过山水河川。

    赵舟用时十七日长短,走走停停,也率领众人来到了少林山下。

    并且少林寺众人好似知道赵舟会于这几日来至,也是早早让所有弟子在上山的台阶两侧值守站立,足有三千余名专门迎接赵舟等人。

    一时间看上去场面很大,像是迎‘转世菩萨’一样。

    “巡抚大人。”同时随着一声佛号,同样在山下等待赵舟许久的少林方丈,就如早就知晓赵舟升了巡抚一样,开口就道出了赵舟的如今职务。

    “方丈。”赵舟回礼一番,一边让禁卫下马,围拢此地山林。一边又带着五百骑上前,也没什么废话,直接拿出了一道圣旨,

    “今日来此,不为别的。是圣上谕旨,封少林为‘护国寺’。”

    赵舟封赐他们,看上去是让他们占了个便宜,平白多了个‘护国寺’的称号。

    但实际上,这一道圣旨下来,若是他们接了,赵舟一句话,那今后他们就要为朝廷出力。

    若是不从,那就是抗旨,更是名正言顺的绞杀不忠之人。

    可如今不接,那更是反叛之人,赵舟就要说事了。

    “遵。”方丈瞧了瞧远处的这千余把劲弩,亦是明白这个道理,继而双手接过。

    因为他深知这位赵巡抚既然第一个来他们这,那么定然就抱有‘杀鸡儆猴’的目的。

    若是自己此时乱言,或者有一句不满,这位巡抚肯定会二话不说,便万箭齐发,害了他这些无辜弟子的性命,让别的门派看看,‘这就是不从的下场’。

    同样,方丈能做到一派之主的这个位置,又不是傻子,何必去触了这个霉头,试试赵舟的刀利不利。

    “方丈大师慈悲为怀。”赵舟看到方丈接旨,倒是笑着追捧了一下。

    “是巡抚功盖天下。”方丈颇有无奈。可既然圣旨都接了,事都做了,那说话定然还是挑着好的来说了。

    “听闻藏经阁秘籍繁多。能否让赵舟一观?”赵舟则是想着那扫地僧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搭把手,倒不是真的看他们的书。

    “可。”方丈却不知道赵舟的心思。但是他想了想自己都诏安了,还是虚礼示意赵舟上山,排场走完。

    赵舟见闻,亦是没有多说,一边让禁卫开始记录众弟子的名字,一边踏走几步,进了少林寺内,穿过几条院落,来到了足有四层多高的藏经阁院落门前。

    只是少林寺的弟子都去了山下阶梯接应赵舟,也使得如今藏经阁门口没有弟子把守。

    “请。”方丈来到这里,又虚引藏经阁内,自己则是没有进去,怕赵舟‘拿’的太多,心里难受。

    而赵舟别送了方丈,进了这藏经阁内,映前就是满目古朴图册,分别整齐放在阁内的数百架子上。

    同时,也随着一道‘沙沙’扫帚声,赵舟朝左边望去,看到一位老僧身穿洗的干净的破旧灰袍,清扫着阁内青石地面。

    “你为何没去签案。”赵舟走到老僧身前,“八府巡抚、赵舟。”

    “巡抚大人。”

    老僧见到赵舟望来,先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把扫帚放好,才打了一个佛号。但他却没有回答‘记名’的事,反而望着四周经文道:“巡抚大人可是观阅经文。”

    “非也。”赵舟却没有望向这江湖中人做梦都念想的种种秘籍,反而看向这位僧人,双手抱拳道:“赵舟来此。是想向大师请教一番。”

    “请教?”僧人看到赵舟行了一个武者礼,却是带有歉意道:“怕是让巡抚大人失望了。老衲虽然身为少林弟子,但确实不会武功,只是一位扫地僧人。而先前未有下山录案,也是怕浪费了巡抚大人的笔墨文册。”

    “若是大师不出手,赵舟也不强人所难。”赵舟撤了礼,“毕竟,你我如今皆是同朝为官,总有一日会搭手一二。”

    他见到这扫地僧不愿出手,也是不再谈这个事情,落了什么没趣,反正高手众多,也不在乎他一个。

    但老僧怕因为自己的话惹得赵舟不快,继而给少林带来灾祸,却又指了指附近的藏书,“巡抚大人可以看看这些经文秘籍。里面多有上乘武学,诸般禅理心意。”

    他说着,又向着阁内的佛像一拜,“亦或是拜见我佛、明愿。老衲可为巡抚大人填油点灯。”

    “不了。”赵舟听闻扫地僧的好意,却道了一声谢,指了指藏经阁外,“如今江湖未定。我心不平,念不了这禅理佛经。意亦不静,也点不了那佛前明灯。”

    话落。赵舟捧手一礼,出了藏经阁,准备等禁卫把少林僧人名字记齐,就去往下个门派。

    “阿弥陀佛。”扫地僧则是对着赵舟背影打了个佛号,亦是接着清扫一尘不染的藏经阁地面。

    而赵舟出了藏经阁外,也没对旁边悄悄望着自己衣袖口袋的方丈说什么,反而想着今日的扫地僧虽然不想与‘搭手’,但江湖上却有一人绝对会对自己出手!

    哪怕自己是朝廷的命官!此人也绝对会杀自己而后快!

    而那人,也不是别人,正是五十年前便列于地榜‘第一名’的‘逍遥子!’,亦是逍遥派的祖师!

    因为,赵舟可是把他的徒孙杀了,并且以那时空者的资质,放在这个世界简直就是天人之资!他这一杀,简直是断了他们的门派光辉前程!

    “那时空者仅用三个月的时间就后天圆满,若不是心性自傲太差,又来回两界穿梭游玩,说不得两个月功夫就踏了先天,三年之内进宗师。简直就是那传说中的位面之子。”

    在禁卫记录少林弟子的时候。

    赵舟在一间正堂内思索着,手中把玩着一个刻有‘逍遥’二字的玉佩,正是天山童姥与逍遥子送于时空者的‘身份牌子’。

    如今一直赵舟被留着,也没有扔掉,指不上哪天有用。

    同样,此牌子也不是普通信物。因为逍遥子等人曾经对自己的门派弟子吩咐过,让他们见这牌子犹如见掌门。

    可知逍遥子等人对时空者的期望非常大!权力也放的很宽!

    “若是逍遥子等人见到了玉佩,估摸着能猜测一二。”赵舟思索落下,收起了玉佩,等待名册记录。

    而待得日落。

    禁卫记完名次。

    赵舟也没耽误功夫,便辞过方丈挽留,率领众人下山,绕过附近方圆区域,顺便路过记了几派之后,直向天山缥缈峰行去,准备和逍遥派的众人说一个‘好消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