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逍遥派事落!
    三月后的一日清晨。

    在天山西部,一处多有霜落的山林地域。

    此时,伴随冬季寒风呼啸吹袭,与‘蹄嗒’马纵奔腾声。

    赵舟率领两千骑禁卫经过了数月的奔袭,也于如今,止步在了一座被白云环绕山顶的百丈山峰前方。

    “八府巡抚赵舟,奉朝廷之令,记逍遥派名册。”

    赵舟来至缥缈峰山下,顿时望向了山道入口前的四名值守弟子,示意他们快点通传,莫要耽误时间。

    “是..是!”其中一名弟子道了一声,‘巡抚稍等、我这就去禀报’之后,二话不说的就转身向山上跑,看似焦急的样子,就像是怕自己会下杀手一样。

    因为天上缥缈峰本就是一个大派,消息灵通,早就知道了赵舟这段时间在江湖上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一言不合,就要灭人满门。

    “是赵舟来了....”

    除了通传的那一位弟子火急火燎的回去禀报,门前这剩下的三位弟子也是听过赵舟的名号,继而神情上都颇有些紧张,一直盯着赵舟后方分开包围山峰的两千骑禁卫,与他们手中持握的劲弩,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招来了万箭齐发。

    “也不知道这逍遥子武功如何。”赵舟亦是看到这些弟子通报,也思索片刻,想着自己来完了这趟缥缈峰,说完了‘好消息’以后,还要去江湖上剩下的唯一大派,武当张真人那里的事情。

    而在这三个月中,赵舟赶往逍遥派的一路上。

    他念着来来回回太绕弯路,也改变了一下原先计划,没有专程跑来缥缈峰这里,而是沿途走了一个弯转路线,记下了南北附近愿意诏安的各大门派。

    同样,这历时三个月。

    赵舟基本上是把江湖上的门派过了一遍,全部归降了朝廷,哪怕是有半步宗师的全真教,王重阳。亦是和赵舟比划了一番,远远不如,愿意被封国教。

    可有愿意的,也有不愿意的。

    赵舟一路上也灭过几个宁死不屈的邪教中人,杀了整整过万之数,血染山门。

    但也在赵舟这般大开杀戒,并且王重阳又不是赵舟对手的情况下,很多门派都选择录下了名册,浑然没有什么前几年的‘江湖反叛’事情发生。

    因为赵舟这次又不是如前几年那般,把江湖中人全部‘赶尽杀绝、一个不留’。而是多是带着‘圣旨’前去各大门派,又封官,又是加爵。

    尤其赵舟又只是记下一个‘名字’,不是什么抄家灭族的大事。

    这让各大派得知以后,有的人觉得犯不着‘大动干戈’,使得自己弟子死伤殆尽,继而就先从了。

    或者说如今签下‘名册’的各大派,都是‘暂时性选择依附’,‘明面上答应赵舟’。暗地里实则都在等着‘更厉害半步宗师’出手,把赵舟毙于拳下,再把这名册烧毁。

    可也在他们都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的情况下。

    赵舟这‘灭门’消息又在他的有意推波助澜中,让禁卫飞鸽传书,一个月内就传遍了整个江湖。

    大致意思是、顺朝廷者昌,逆圣旨者死。让那些还未签字的江湖门派掂量掂量。

    而也这三个月中。

    赵舟亦是在一月前去了华山,见到了那位习得‘独孤九剑’的风清扬。

    并且他请教了一两手,想看看独孤九剑是如何神奇,何谓‘无招胜有招’。

    只是,那日经过了一番搭手。

    介于地榜与天榜之间的风清扬根本不是赵舟的对手,皆是被赵舟一招落败。毕竟两人实力差的太多,很难靠什么剑法弥补。

    而赵舟和他搭手了几次,也发现了这‘独孤九剑’其实打的就是一个‘六识悟性’。

    就像是对战的时候,习得独孤九剑的人,会先用过人的眼力劲,观察到对方的招式。再经过大脑审核判断,推演到对方‘破绽’,继而打出种种招式变化,或是一击毙命的杀招,杀了对方。

    但若是两方实力相差太大。

    比如赵舟身法速度太快,风清扬完全就看不清,也没有所谓的‘变化破招’一理。

    可若两方实力相近,加上此方世界注重于内功修炼,招式上略有瑕疵。独孤九剑确实能逮准机会,打出种种杀招,因为能习得独孤九剑的人,‘悟性六识’多多少少会比别人高一等。

    简单来说。

    就是想练此剑法者,首先要‘悟性高、心态稳’。能在生死对战的时候,静下心思,思索到对手的各种出招套路,再结合自己的想法,以最快的时间内打出最有效,最简单的‘破招’。

    可在赵舟想来,若是悟性高了,一法悟千法,那练什么剑法都一样,招招都可杀人。

    或者再说白一点,这剑法本来就是需要‘强大的六识来运载’,不是天生奇才,怕是连独孤九剑的门都入不了!

    或如赵舟一般,用大毅力,慢慢磨上几十年,不分昼夜练功,厮杀不下万余,吃上各种宝物,开了所有神通,‘六识神明’,杀招信手拈来,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也称得上为‘独孤!’

    同样。

    赵舟发觉这个事情,也发现独孤九剑说的不是一种剑招,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境’。

    是那种可以瞬时判断局势,打出杀招的‘意境’。

    说玄一点,就是杀人千里之外的‘剑意’。

    不过,赵舟虽然不懂这奇奇怪怪的‘意境’是什么,但他也有自己的理解,感觉自己也早已修成了这个‘意’。

    “这‘意’听上去太玄,也不知道怎么练。可我总觉得这‘意’,其实就像是肌肉记忆,再临阵对敌时,下意识打出绝杀反击,也与孤独九剑的破招式一般。”

    缥缈峰山下。

    赵舟思索着,归纳完了这几个月的经历以后,也没过上多长时间,只听山峰腰处传来阵阵脚步声,像是有人下了山。

    这时,赵舟抬头望去,隐约在山腰云雾内见到一名女子带着百余名衣着整齐的门内弟子。

    “哼!”

    山腰处,当先女子觉察到赵舟目光,先是冷哼一声,二十来步跨过了剩下的五六百米山道,止步于山门前,正视赵舟,目光豪不闪避。

    “赵巡抚来我逍遥派是何事?”这位女子二八的容貌,却是一副苍老声音,异常诡异。

    而她也正是逍遥派的天山童姥!亦是逍遥子的大弟子!

    并且她言语间,完全无视了赵舟身后的千骑劲弩,反而直瞪着赵舟,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这却是五年前的江湖朝堂一战,她的师妹李秋水、无崖子等人全部身死,无人一生还。

    导致了如今逍遥派的二代弟子,也只剩下了她一人支撑。又让她怎能不恨这些朝廷中人?

    “来贵派当然是有事而来。”赵舟也没介意天山童姥的目光,反是向着身后禁卫下令道:“登案、围山。”

    “巡抚什么意思?”天山童姥看到赵舟比自己还霸道,未经得她的同意,就要登案记名,脸色亦是不太好看,说话也带着不客气,更是带着隐隐的火药味。

    因为她除了有这些渊源仇恨以外,她本身修炼的还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这一听其名字,就知道功法如人,人如功法!若是没有了这霸气,反而见到‘朝堂仇人’以后,自己气势弱了,不敢言语。那不用赵舟动手,她自个就走火入魔了。

    “巡抚今日的围山之举。可是逍遥派得罪了你?”天山童姥本来就是这个爆脾气,还没等赵舟再言,亦是连珠炮问,“你们朝廷前几年杀了我师弟师妹,我逍遥派还没言道什么,算是仇了。但如今你朝廷中人又来我缥缈峰山前,是还想要寻事不成?真当我们逍遥派好欺负不成?”

    “此言差矣。”赵舟见得众禁卫围拢了山口,又见到山上有源源不断的弟子下来戒备,才向着越发不满的天山童姥道:“若是说得寻事一由,你等确实得罪了本巡抚。而不是本巡抚故意为难你逍遥派,更不是觉得你等好欺。”

    “我们天山派五年未踏入江湖,怎来得罪一说?”天山童姥气笑一声,脸色更加难看,“巡抚若是想强加上罪名,直言便是,何必拐弯抹角?”

    “我若是想杀你等还需罪名?”赵舟说着,看到众弟子与天山童姥脸色变得难看以后,却根本不曾在意,反而下了骏马,又从衣袖内拿出了一块玉佩,

    “当然,本巡抚依法行事,不是乱杀无辜,这点和你等邪教之人不同。”

    赵舟把玉佩摊在手心,不待天山童姥再言,“而你若是真想知道缘由,那可知这是何物。”

    “你怎会有我徒弟易皓信物?”天山童姥目光移到玉佩上面,又反问一句,“难道巡抚是见了我徒弟?还是我徒弟得罪了你?”

    天山童姥眼神带有探究,还有焦急,因为玉佩的主人,‘时空者易皓’可是他们门派的‘未来顶柱!’

    而。天山童姥收易皓为弟子一事,也是机缘巧合。是易皓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正巧到了天山脚下,又正巧被心情不错的天山童姥发现,继而收入了普通弟子。

    但易皓刚一接触内力,却在第一天踏入了后天三层!并且让天山童姥发觉到了以后,直呼易皓简直就是‘先天之体、神人之资!’

    就连逍遥派祖师逍遥子闻讯赶来,都是自叹不如,判定易皓若是好好练武,两三年之内必能踏入传说中的宗师之境!

    可知,易皓如此资质,又被逍遥子如此肯定。他定然是被逍遥派当成明珠般捧在掌心,呵护有加,要什么有什么!就算是没有,抢也要抢过来!

    尤其在那段时间中,逍遥子更是放弃了自身修炼,对他每天言传身教,不厌其烦的循循善诱,希望他早日可以支撑门派大旗!并且再杀尽朝廷中人,为他的弟子们报仇!

    然而,就在一年前左右,易皓突然失踪!逍遥派门内震动!

    逍遥子更是在这一年寻遍天下,想要找到自己的这位徒孙。

    但任逍遥子在这一年内寻便万水千山,根本寻不到。

    而如今。

    天山童姥见到这位巡抚好似知道自己的爱徒在哪里以后,却是激动不已,怎能不着急?肯定想知道个事情一二。

    “巡抚可是见到了易皓?”天山童姥神色焦急,带有一种质问的意思,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因为这玉佩信物都出现在了这位‘凶名赫赫的赵巡抚’手里,再加上他们与朝廷还与不少仇怨,那她的徒弟又能有什么好事?

    “有缘的见。”赵舟看到除了天山童姥着急以外,就连那些弟子也是目露探究,继而也没隐瞒什么,直言相告道:“可惜,本巡抚本是准备问他些事情。但贵派弟子却直接对本巡抚下了杀手,亦是动了杀心。本巡抚只能痛下杀手。”

    赵舟说着,瞧见天山童姥恍惚晕了一下,倒退了几步,却又被几位好似带有喜色的弟子扶着,倒是没什么不忍,因为这整个逍遥派都没有什么好人,哪个手里没有血腥。

    同样,朝廷是杀了逍遥派的人,看似不对。可逍遥派的人亦是杀了不少朝廷守卫边疆的有功将士。

    啪嗒——

    而也在赵舟话落的时候。

    天山童姥听闻自己爱徒死讯,又在身旁弟子的搀扶下回过神来,却突然提转自身内力,二话不说,直向二十米外的赵舟袭去!

    “我弟子杀你,你为何不引颈受戮?!”

    天山童姥话语回荡山崖,一步二十米,一式天山六阳掌,伴随着‘呼呼’风啸,灼热高温,直朝着赵舟的心口处打去!

    “从你弟子一言一行,与你行事,本巡抚亦是得知逍遥派是何秉性。”赵舟见闻,轻易侧步一躲,单手顺劈,虽然没开羽化,可在四万多斤力道的加持下,只闻‘咔嗒’脆响,便破了天山童姥的护体内力,又打碎了她的正心脊椎!

    “赵舟!”也在下一瞬间,天山童姥脊椎被断,‘啪嗒’仰面倒在了地上,还抬头望着赵舟吼道:“等我师父逍遥子回来,定然会杀了你!”

    因为易皓之事,虽然逍遥子这一段时间都未在门内,但也听闻赵舟要来他们门派的消息,正在往回赶,不日便可回来。

    不过,赵舟亦是想等此人,此时听到了天山童姥的场面话,倒是没有反击什么,反而向着禁卫下令道,

    “天山童姥与易皓袭杀朝廷正一品大员,当诛连三族。”

    赵舟说着,手指一搓,在天山童姥怒急的目光中捏碎了易皓的玉佩,“而逍遥派正好三代传人,今日封山屠宗,莫放任何一人离去此地。无论老幼,尽皆斩首。”

    赵舟话落,禁卫拨动弓弦,一时‘簌簌’弩箭齐放,这聚齐的数百位逍遥派弟子,还没踏出箭雨范围,高吼一声报仇,或求饶,便随着‘嗤嗤’入肉声响,成了活靶,如数被弩箭穿了身体!

    “结阵!”

    几位禁卫长更是齐喝了一声,让众禁卫装好新的弩箭,结成十人方圆小阵,向着山路行去,行灭门一事。

    咔嚓——

    赵舟亦是踏碎了天山童姥背心,从林平之手中接过一柄长剑,准备蹬上山峰,助禁卫除去邪教之人。

    但也是这个时候。

    禁卫围过去了山峰时,赵舟却不知怎么,突闻心神一动,朝来路望去,看到远方六七百米处,好似正有一位头发乌黑,身穿道袍的中年踏树而行,一步四五十丈远,直朝自己这边赶来!

    而此人也正是逍遥派的祖师,逍遥子!

    “此番身法轻功,在功力已经远远胜于王重阳、公公等人。可以算的上是我见过的第一高手。如若没有意外,此人定然是逍遥子无疑。”

    赵舟思索瞬息刚落,逍遥子便连番踏过山林,跃于一丈半空,抬手于空中形成一道两丈大小的金色手印,借助跃下之势,向着自己迎头盖下!

    砰哒!

    赵舟羽化顿开,周身罡风暴起,绞碎了掌印之后,两人又是‘咔嗒’拼了一记,逍遥子落地退步丈远,又侧身而上,看似不分上下。

    但实际上,逍遥子心中却惊叹赵舟劲力既然已经与自己相差无几。

    “看此人年龄不过双十有余,既然与我百年修出的劲力修为一般?还是此人与我一样,是习得什么功法,继而驻颜有功?”

    逍遥子心念闪过,也没有问赵舟意思,因为自己门派前方数百具尸体历历在目,他见到以后,早就想杀赵舟而后快!更不想与赵舟说那么多场面话。

    轰隆——

    也在下一瞬间,逍遥子直接侧身上前,或拳或掌,形成道道三尺大小的拳掌手印,凝与掌心,围着赵舟周身连番打去!

    同样,赵舟亦是未言,提劲似弓,接连虎形劈挂,大开大合,罡风绞碎内力手印,无惧逍遥子游身盘打,连番迎接而下。

    一时间‘咚咚’闷响,两人交战一处,好似朝庙钟声,回荡山崖附近,震得刚上了山崖的众禁卫耳膜轰鸣,朝着山下望来。

    可是如今赵舟与逍遥子缠斗一起,他们见闻此景,虽然相助也不敢插手,怕影响到了自家总管,帮上了倒忙。

    而也在此时。

    随着‘咚咚’拳脚声,两人拳脚往来三十余记,赵舟却突然反手向上一扣,‘咔嗒’擒着逍遥子的一记侧劈手腕,叼在了手心。

    同时,赵舟指甲好似利刃,剥开他的皮肉,准备分他筋骨断其经脉!

    “好毒的招式!”逍遥子内力运转,手腕一震,发现赵舟擒拿一记震脱不开,继而另一手带动风浪,抓向赵舟的脖子,小腿则是‘呼啦’一抬,踢向赵舟大腿内侧,想要逼退一番,再做计较。

    赵舟见闻,却是反膝侧踏,‘砰’的闷响,拼了两记,拦着了他的招式,没有分开此番缠斗。

    ‘呼呼’逍遥子得见,为了保全手腕,亦是招式没有停歇,单手或拳或掌,朝着赵舟眼耳口鼻击去,招招狠辣!

    但赵舟平端胳膊横拦一架,又猛的后仰了一下脑袋,忽的胸腹震荡,再一回,张口‘啅’的一声,只见一记一寸大小的白色剑丸,破开风声,打向了逍遥子的眼睛!

    “飞剑?”逍遥子眼神一凝,没想到赵舟有如此手段。可他也时刻提防下,瞬息逼迫内力暴起涌动奇经八脉,在两人相隔缠斗的短短两尺距离中,险之又险的侧首避过这枚剑丸。

    可赵舟剑丸打出,也放下了横栏的胳膊,跟上一记鹤手,直朝他正心口处啄去!

    咔嚓——

    逍遥子能避其一,却未能躲过赵舟这一鹤手,虽然他后退闪避及时,可还是被赵舟捣在胸下三寸,打碎了左边肺腑,内力气息又是猛地的一散。

    “危矣,已不可战....”逍遥子受了重伤,亦是觉察事不可为,继而抱着手臂被废的危险,硬生生的抽出了被赵舟擒着的手腕!

    ‘嗤啦’一声,逍遥子的手腕在被赵舟撕下了一大片皮肉筋骨的同时,双脚运转内力一蹬,后跃过将近六七十丈的距离,想要脱离此地,再想今后报复之事。

    “既然来了,何必言走。”

    赵舟见到逍遥子想要退去,亦是连步踏走,纵身百丈。

    在逍遥子听闻身后劲风知道自己逃不掉,继而反身摊掌想杀赵舟一个回马枪的同时,赵舟连劈三记手刀,将近百吨力道加持下,‘咔嚓’几声脆响,斩断了逍遥子袭来与招架的两条胳膊,一时鲜血飞溅,筋骨显露!

    赵舟瞧见,亦是没有留手,连番打过,又是一记半步崩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颈部锁骨,‘咔嚓’酥响,砸碎了他的气管,震断了他的脖颈颈椎!

    ‘哗啦’逍遥子受此重击,又在赵舟的拳劲余力下,贴地而行百米,撞在了缥缈峰山体前方,把沿路石子碾碎蹦飞。

    ‘砰踏!’赵舟踏步跟进,怕其未死,瞬息跟上,一脚又踢在了他的心口之上,碾碎了他还在跳动的心脏。

    “如今逍遥子已杀。若是江湖上得到消息,定然会有人诚心归顺朝廷。”赵舟思索着,摆退了刚围来的禁卫,又回了几息劲力以后,取过一名禁卫长剑,踏走几步跃至山腰,斩沿路逍遥派弟子,向着山顶行去,务必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