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脱胎换骨的眼镜,与一只小宠物。
    武馆内。

    夜晚八点。

    赵舟把眼镜单独留下来,是准备用‘虎豹雷音’,震荡潜藏在他体内还未吸收的‘强身丹汤’药力,帮他‘洗髓生骨’一番,好让他‘脱胎换骨’。

    “你也已经练了三十九日。底子扎的差不多了,是该教你一两手打法。”

    赵舟明面上没有说帮眼镜伐毛洗髓,反而走到了他的身后,看似是想测试他的筋骨,继而传他一两手杀招。

    因为赵舟想用此番言语,让他即集中精神,但又放下紧张,才能让‘虎豹雷音’的洗髓功夫发挥到极致。

    简单来说,就让他气沉丹田,站好桩劲,进入‘练武状态’。

    “谢谢馆主!”

    而今年刚上大三,年龄二十岁的眼镜,在四十天前跟着赵舟的时候,身材个头还是有些中等。

    只是随着这时间过去,他如今反而有些偏瘦,个子相应的显的高了一点。

    不过,他如今听闻馆主要教自己功夫,却没有那么多想法,反而立马沉腰坐胯扎了一个熟练的马步,也说不上高兴,反正就是笑着脸,是挺好奇期待的意思,想知道这‘武功招式’是什么样的。

    但是还没等他高兴太久。

    赵舟转到他的背后的时候,等了二十多息,瞧见他扎好马步,肌肉半松半驰之间,却直接一手成龙爪扣在了他的脖颈,拇指按着他的脊椎!

    同时,赵舟一手掌心向下,刷的一下!贴着他有些瘦弱的胳膊一扫一顺,四指摁在了他的手腕脉搏处一撑,让他胳膊与肩膀平行拉直。

    “馆主?!”眼镜脊椎被擒的一瞬间,后脑勺一凉,仿佛感觉整个脊椎都脱离的身体,能清晰的感知‘它’的存在。

    因为这是赵舟强行把他的毛孔给‘闭合’了。

    “我在帮你修正筋骨。”赵舟觉察此番状况,随口说了一句,也没多解释什么,反而双手一抖,像是甩浸湿的衣服一般,‘哗啦’一震,好似把眼镜整个骨头架子都给抖‘散’了。

    同样,眼镜也是脑袋一晕,直接散了力气,说不出话来,要不是被赵舟卡着骨头,他现在整个人都是‘飘’的。

    而赵舟擒着他手腕的单手横过,一式龙形搜骨,又分别测了他浑身有些瘦弱的筋骨一番,也感知到了眼镜为何跟着自己越练越瘦,就像是被自己虐待了一样。

    尤其再加上自己通过今天无意中听到的‘眼镜混吃混喝’,也约莫着明白了事情始末。

    ‘我说他怎么三十几天来天天跟着练,还没练出力气,反而越来越瘦。原来是他这段时间因为财力上的原因,都没怎么吃饭。还是全靠我熬制的强身丹汤部分药力,才维持了每日的身体所需。’

    ‘可这样一来。他的身体细胞‘弱’了,也没法完完全全的吸收药力。’

    赵舟觉察到这个情况,倒是没有什么看法。

    毕竟人艰不拆,没什么好说的。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伴随着武馆内响起‘嗡嗡’闷雷声。

    赵舟双手一架,左右分别擒着他的肩膀,用虎豹雷音震荡他的骨骼筋肉,一边让他身体细胞把那些残留的药力吸收,利用的剩余药力,刺激他的骨髓再度生长,增加骨骼密度。

    一边根据他的体型,稍微移动他的血肉,帮他从新‘接骨’,修正出一副最适合他身体的‘骨骼架子’。

    随后,再用虎豹雷音帮他把骨骼与血肉之间的裂缝‘震荡长好’。

    而与此同时,眼镜也是一时间迷迷糊糊的,浑身有些别扭,像是抽筋了一样,感觉自己的‘骨肉’好似‘分离’,非常难受。

    好在这还是赵舟隔断了他的‘疼痛神经’,让他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不然,在这般‘骨肉分离’下,他早就痛的乱打滚了。

    但也是在眼镜这般浑浑噩噩,脑袋晕晕沉沉的时候。

    赵舟却突然双手一提,一按,像是种萝卜一样,‘啪’的一下,把他身子给钉在了地上,非常笔直,好似练武场上的标枪。

    并且,他个子也长高了0.2厘米。

    不过,这却不是脊椎拉直后长的,也不是骨骼之间的脆骨再生,而是实打实的每块骨头都‘增长’了几微米。

    “活动一下。”赵舟言道一句,看到眼镜迷糊过来,便让他走上了两步,把‘新骨架’活动开。

    而眼镜刚回过了神,听闻馆主言语,也是潜意识的迈动脚步时,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体内发出‘呲呲’的响声,又感觉到‘骨肉’像是被拼接到了一起,没有了那种‘分离’感觉。

    反而他一瞬间感觉身体暖暖呼呼的,就像是自己每天才喝完‘药汤’一样。

    “这就修正筋骨?”眼镜现在还是迷糊着,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此时他走上两步,亦是能感觉自己身体‘轻’了一点,就像是突然卸下了双手双脚上的沙袋一样,非常神奇!

    于是。

    眼镜思索着了一下,就知道这‘修正筋骨’一法,一定是馆主的‘独家秘技!’

    说不得正是和电视上的那些‘高人传法’一般!

    尤其。

    眼镜还早就感觉这位馆主有点不一样。

    先不说馆主只收两个徒弟,单说他每日喝完了像是白开水一样的‘清淡药汤’以后,都能一天不饿。

    并且他连试了三十天,没有吃其它的东西。

    可要是按照普通清水,或是汤汁,早就饿的皮包骨头,或是一命呜呼了。

    “馆主也许真是传说中高手....”眼镜按照赵舟的吩咐,在馆内走来走去的时候,也开始胡思乱想,猜测自己的这位馆主是不是隐藏在城市中的‘武林高手’,或是什么‘医学圣手’。

    而赵舟见到眼镜活动的时候身体一切正常,则是抬头看了看武馆内的挂钟,发现一番正骨,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到了九点左右。

    “今日帮你校正了筋骨。回去好好睡一觉,明日准时过来,再教你拳法。”

    赵舟和眼镜摆了摆手,一边示意他早点回学校,省的遭到宿管员的训斥,一边也在整理这次‘洗髓’的思路,当做一种练功推演。

    但又在下一息,赵舟却好似想到了什么,望向了正激动向着自己道别一声就准备出门的眼镜,“每日中午,若是有空余时间,也来武馆练拳。”

    赵舟想到是眼镜的‘蹭饭’一事,再加上他不愿和自己说他家的状况,就知道眼镜的自尊心比较强。

    于是,赵舟也就没有说别的,只是让他过来吃饭。

    到时候,自己再带他吃点好的,营养跟得上,他也不会身材这么单单薄薄,有点‘弱不禁风’,再把修正好的骨骼给‘饿坏’了。

    “谢谢馆主!”眼镜听闻这句话,倒是从猜测、激动的状态回过神来,样子有点腼腆,说来说去都是‘谢谢馆主’四字。

    而赵舟看到眼镜不停的道谢,则是让他稍等几息,又上楼拿了一块半重的‘进化灵兽血肉药膳’。

    这也是赵舟见眼镜神情真挚感谢,加上自己身为‘长辈’,就干脆再拉他一把。

    ‘如今他的筋骨被我修正再生,正是‘饥饿’的时候,倒是可以多吃点东西。’

    赵舟推算了一下,感觉眼镜吃这药膳没问题以后,也把这馒头大小的‘腊肉’递到了眼镜的手中。

    “睡觉之前必须吃完。”

    话落。

    赵舟手一摆,开始了推演拳法,也没理他。

    而眼镜再一感谢,拿着药膳回去学校的一路上,本来下意识是不舍得吃,想留作明天。

    但他想起了馆主的话以后,还是非常听赵舟的话,开始边走边吃。

    并且这药膳和寻常腊肉差不多,很有嚼头。

    只是带了一点药苦味。

    可好在是肉,又是比馒头大不了多少。

    他走了一会,待得药膳吃完,也小跑了起来,又开始享受那种‘身体轻松’的感觉。

    而这剩下的路程也不长,三四百多米。

    眼镜慢跑了一会,也进了学校,回到了宿舍。

    “贺朋回来了?”一室友听到门响,望了眼镜一眼,又开始玩游戏。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另外几个室友也是得空打了个招呼,没提武馆的事情。因为他们也知道贺朋家境不太好,于是一月来都没提过这茬。

    而平常暗地里说贺朋‘蹭吃蹭喝’的,多半都是另外几个班的人。

    同样,这些人也去过赵舟武馆练过几天,可受不了天天按时按点跑步站桩,就不来了。

    但他们也知道贺朋在学校好像不吃东西,就靠那两碗‘面汤’过活。

    当然,是不是真的如此,他们也不可能天天跟着贺朋,查究的那么明细。

    只能说贺朋自从去了武馆以后,他们目前是没见过贺朋在学校吃过饭。

    不过。

    贺朋已经被那些人这般言语说了整整半个月,早就习惯了。

    “今天馆主叫我有点事。”贺朋看到室友们都在玩着游戏,也没和室友说那么多,而是直接拿了一本课程,上床看书。

    可是没过一会,他却突然感觉有点瞌睡。

    “这才九点半。”贺朋一般都是十点多,十一点睡得。很少有这种不到十点,就瞌睡的好似倒头就能睡着的感觉。

    只是,瞌睡就睡,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也许是馆主帮我修正筋骨....”他把眼镜一放,还在想着今天的事情时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与此同时。

    他胃中的药膳也在渐渐分解,像是‘流水’一样,通过他的胃肠,把药力渐渐渗透入在了他的全身筋骨当中。

    这个时候,时间也走到了晚上一点左右。

    寝室内的室友基本上都已经休息。

    可是早早睡下的贺朋,却感觉浑身的骨头里就像是有蚂蚁爬一样,难受异常。

    但是他又醒不过来,并且身子还没有乱动,直愣愣的躺在床上。

    而也在这一晚当中。

    贺朋感觉自己应该是一生当中最难熬的,因为他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好似有意识,但又在做着噩梦,梦见自己好像蛇一般的蜕了一层又一层的‘皮’,梦境有点惊悚。

    一直等到早上五点左右,春末的天色微亮。

    他才猛然睁开眼睛,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

    “好久没做噩梦了....”

    他晃了晃了脑袋,望向窗外,看到天色不早,也准备洗漱一番,去和那高人馆主学点‘真招式!’

    “也不知道馆主会教我什么....”他抱着期待,准备下床找自己眼镜时,却突然一个翻身下了上铺,身手非常灵活,加上他没穿鞋,还有点落地无声,没让寝室内的同学惊醒。

    “我身手这么好....”贺朋觉察这一切,也猛地愣了一下。

    并且他扫视四周,发现自己不带眼镜也能看清东西,视力明显比原来好上许多以后,更是差点失声喊了一句‘我曹’。

    ‘冷静!冷静....冷静!’他觉察到这一幕后,呼了几口气,压下了有些激动的心思,又抬起胳膊搓了搓脸。

    可这一搓,他也看到自身皮肤真的‘蜕皮’了,就像是被太阳晒后,自身的修复蜕皮一般起了一层‘皮’。

    同样,这也是他经过了一夜的‘药力休整’,加上‘筋骨的磨合’,继而他身体大幅度强化了一遍,把死去、或是无用的细胞,全部排出了体外表层,才会产生这一层‘死亡细胞’。

    这也正是他做梦,梦到自己的‘蜕皮’一景。

    而贺朋搓了一下体表上的‘灰’之后,虽然没看到自己皮肤变白,也没闻到什么味道,但也突然想起了电影电视里那种经常出现的,吃上一颗,就能脱胎换骨的‘洗髓丹!’

    因为他只是晚上睡了一夜,早晨就发现视力恢复许多,以及稍微一用力,就能翻越床栏的身手!

    再加上如今这一层‘污垢’,如此这神奇一幕,怎么能用科学解释?

    只能说是那洗髓丹!

    ‘我真是遇到了“高人”..’贺朋心脏砰砰跳着,发现自己如今的状态就和那吃了洗髓丹的场景一模一样以后,就猛握双手,想要高喊几声,来抒发心中的激动。

    但他亦是知高人还在武馆内等着自己练武,继而知道武馆‘报道’才是正事,于是便赶快拿了几件衣物,准备去洗漱一番。

    可是‘吱纽’一声,贺朋也许是没有熟悉自己的力道,在开门的时候,不小心把长条形的铁门把给拽弯了点,快成了对勾形状,就连门把锁心处的房门铁皮,也在门把的作用力下突出了一两厘米。

    ‘冷静!’贺朋觉察这一幕,扭头看到室友都没醒来,又双手握着门把,锁心。

    随着‘吱吱’油漆掉落声音,他把门把又给按了回去。

    而等他做完这一切,也望了望自己的双手,有点恍然如梦,感觉自己仿佛成了‘大力士’一样,好似只要自己愿意,能把这门把给硬生生的‘别’出来。

    ‘我现在力气有多大?’

    贺朋思索了一下,虽然心中越发激动,可是当他拿出不值钱的手机一看,发现时间都走到五点二十左右以后,就忽的放下了心中的想法,赶忙去水管那里洗漱。

    ‘哗啦啦’的水声。

    大早上的也是没人。

    贺朋不惧水冷,一冲一搓一洗,毛巾一擦,感觉身上干净,不会在注重礼数的馆主面前失了‘礼’后,便衣服一套,在五点四十左右,又把洗漱东西放回宿舍,便噼里啪啦的下了楼,直向着武馆那里跑去。

    而这将近两公里的路程,贺朋可谓是半跑半冲刺,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一直到在五点五十左右,他来到了武馆街上,离武馆仅有三四百米,已经可以看到武馆开门映出的灯光时,他才知道自己一口气跑了将近两公里!

    “按照这样的体质,那么几天后的春季运动会,一千五百米的项目,我岂不是一口气可以跑下来?”贺朋冲刺完了以后,突然想到这个,也是突然喜欢上了平常讨厌的运动会。

    因为他原先的体质不太好,前两年的运动会基本上都是倒数第几,被心仪的女同学看不起过。

    “贺朋。”

    而也是这个时候,还没等贺朋多想。随着‘滴滴’的声音,周萧骑着电动车,拐了个弯,瞧见了贺朋,倒是停下了车子,示意他上来。

    “周哥。”贺朋见到周萧,赶忙问了一声好,因为他平常复印资料的时候,周萧得知,都是让他过来,免费帮他复印。

    “走。”周萧没那么多废话,百米多的路程,两人还没聊上两句,也来到了武馆门前。

    “贺朋来了。”上班族也是刚到,正打着哈欠。

    “馆主!”贺朋见到赵舟,则是和上班族问了声好,就想和赵舟说一下自己的‘事情’。

    “不用言明,今日莫提。”赵舟却指了指药汤,示意他们先喝药。

    末了。

    赵舟看到贺朋还想说话,则是又向着三人道:“明日周末,晚上若是无事,带你们去个地方。”

    话落,赵舟见到三人点头称是,也没多解释什么。

    而赵舟所言的事情,则是他刚刚接到了孙大夫的电话,说是城南一处家属院内,好似有人在昨天晚上见到了传说中的‘鬼’。

    于是,孙大夫就通知了一下众人,言今天晚上六点在连云巷子集合,一同去往家属院盘查。

    同样,赵舟昨日帮眼镜开了资质,算是半个自己人,让他知晓了一些自己的‘本事’。

    可上班族还是傻傻愣愣的上分,肯定也要通过一个机会,让他了解一下‘行情’。

    “不能让贺朋提前显露本事。毕竟冯诚还是普通人,万一他见到这奇异一幕后心生害怕,晚上不来怎么办。”赵舟思索完了这些,今日也没教他们拳法,还是如往常一般,让他们先站桩再说。

    一直等到早晨七点,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

    赵舟把武馆门一关,也没有在馆内练武,反而走到了几里外的一处公园,和几位普通的老爷子开始盘太极。

    “赵师傅又来健身了呐!”

    公园的河边,有个舞木剑的老爷子,他瞧见了赵舟过来,也是打了声招呼,可见赵舟这一段都是来这边练拳的。

    “公园‘空气’好。”赵舟一心二用,也是一边和几位老爷子聊着,一边推着拳法。

    而赵舟是功夫不耽误,可几位老爷子聊着聊着,就几人收了架势,聚在了一起唠起了家常,问问谁家孩子多大,哪里上学上班,有没有结婚。

    赵舟见闻,还是打着自己的拳法,听着几位老爷子说着自家儿孙大事。

    可也是这个时候,赵舟转身搬拦锤,回首望向一处河边小林中的时候,却看到远处树下正有一只才出生几天的雏鹰,走两步,就摔倒地上,盘腾着刚有些毛茸茸的翅膀,想要站起来,可就是站不起来。

    赵舟瞧见,就走过去扶了它一下,帮它站起来以后,准备接着回去打拳,却又发现这只‘啾啾’低鸣的雏鹰正跟着自己走两步,又‘啪嗒’轻响摔倒了。

    “你父母去哪里了。”赵舟把它捧到手里,帮它拨掉了身上沾染的露水。

    ‘啾啾’这只雏鹰用小巧的鹰喙叨赵舟的掌心,也不会说话。

    而赵舟则是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朝附近几颗大树瞧了瞧,发现这城市的公园里确实有个鹰巢,而且里面也有一只合拢翅膀,一尺大小的黑鹰。

    只是它此时虽然正合拢翅膀,围着巢穴,但早已死去多时,尸体也已经僵硬,才让雏鹰掉了出来。

    “是被人用针枪打死了。”赵舟看到它腹下个针眼血洞,染红了附近的毛发,血液也早已干枯凝成了血痂。

    “这鹰是猛禽,这里又是城市,总归不安全。会有人专门驱赶。”

    赵舟思索几息,听到掌心内的雏鹰‘啾啾’的叫声,继而把这只雏鹰放到了自己的口袋内,又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今后随我练武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