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众舍利!
    下午五点四十左右。

    在少有行人来往的连云巷子口处。

    随着‘咔嚓’几声,赵舟与周萧等人下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巷子内走去。

    而这一路上,因为赵舟和贺朋两人说过,这次是找几位名朋友聊天,导致了他们也没有开口询问什么,跟着馆主走就行。

    也在没几步远。

    几人路过了两家打着彩灯的洗发店,也见到了那位美女高手。

    “赵师傅,洗头吗?”美女这次给赵舟抛了一个媚眼,看似赵舟这段来又来过连云巷子一样,相互之间都认识了。

    但实际上。如今是现代化社会,沟通方便,加上孙大夫前一段给赵舟发过一个聊天群号,致使赵舟也加入了一个二十四人的聊天群里。

    于是,多日来的闲扯南北,就互相知道了姓名。

    其中这位美女二十多岁的年纪,名叫燕燕,大家都这么称呼她的。

    同样,燕燕平常搓着手机,也是无聊和群里的人扯东扯西,或是追追电视剧,用来打发时间。不然天天干站着,也不是个事。

    而她在这开的这家理发店,也是正儿八经的理发那种,价格也不贵。

    “孙师傅在哪。”赵舟听到燕燕和自己打招呼,这回也是停下了脚步,向着她询问了集合的位置。

    而赵舟今早捡着的那只雏鹰年龄太小,则是被他放在了武馆内,用一大个箱子搭建的简单巢穴装着了。

    “孙大夫在钱师傅的烤肉摊。”燕燕望了望赵舟身后的贺朋与冯诚一眼,也没有多问什么,就道出了本次突发事件的集合位置。

    “多谢。”赵舟和燕燕一告别,没什么废话,又带着三人向着那‘刀法高手老钱’那里行去。

    “馆主,咱们是去吃饭吗?”走在坑坑洼洼的巷子内,上班族冯诚询问了一句。因为他刚才听到了那位燕燕说到‘烤肉’二字,以为这次是过来‘聚餐’的。

    ‘来武馆四十天了,天天喝馆主的药汤,但还没请过馆主吃过饭....’冯诚思索着,其实想要掏钱,可惜自己是‘月光族’,加上这还没月底发工资,担心自己钱不够。

    于是,他就觉得这次若是再让馆主‘出门以后还要再请一顿饭’,就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老友请客。”赵舟也没和冯诚说那么多,反而想等到见了那‘真东西’以后再慢慢说道。

    “馆主,我一直有个疑问,能不能在吃完饭后问您一下....”眼镜贺朋看到冯诚开口,也琢磨着想问了一下‘洗髓丹’的事情。

    这也是他今天中午接到了赵舟的通知,没有来武馆内练拳,反而是在宿舍内洗着昨天脏了的衣物,导致了他还没问清自己的事。

    同样,他昨夜吃了一块药膳,足矣让他两三天之内都没有任何‘饥饿’的感觉,营养上也足够保持‘充盈’状态,赵舟才没有让他来。

    但是不管饿不饿,贺朋却是一直想问自己的身体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其,这问题他已经憋了一天了,可又怕‘泄密’的情况下,这个不能说,馆主不能问,真的有点如鲠在喉,连平常最喜欢的看书爱好都抛在了脑后。

    “吃完饭,办完事,回武馆再说。”赵舟一边走着,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似是宽慰一下,实际则是暗中捏了一下他筋骨,测了一下他如今的饿体质。

    ‘抬举力量有一百八十多斤,是原先的两倍有余。’赵舟得出了结论,“加上他如今骨头正了,身子矫健。再学几式杀招,也算是个“练家子”。’

    赵舟思索着,不动声色的安慰了一下贺朋,就接着向前走去。

    也不过百米距离。

    众人还没出了这处过道,就闻一股饭菜香味从出口的街道上飘来。

    再一拐出,赵舟瞧见这里和一月前看到的一样,各个老板抄着菜肴,加上如今是下班时间,百十个桌椅板凳坐了七七八八,生意比那天晚上好上一些。

    “赵师傅来了。”老钱串着新鲜羊肉,看到赵舟一行四人过来,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而烤肉摊后面的桌椅旁,孙大夫一桌六人。有的提着公文包,看似上班族,有点还是膀大腰圆,像是老板。也有普通的人,或是胳膊上有纹身的。

    反正形形色色,各行各业,如今正一桌和和气气坐到一块,正在大口吃着肉串。

    “不能喝酒啊!”孙大夫坐在正头,正和众人开着玩笑。

    但也是随着老钱那一嗓子,他亦是侧头看到赵舟来至,就站起身子,摆手招呼,“赵师傅,来,这里。”

    赵舟听闻,带着人过去,路过老钱,拿出两张红票子一递,“二十串。”

    钱是该收收,账目分明。

    赵舟也没想过占熟人便宜。

    “赵师傅客气了!”老钱咧嘴一笑,手一抹,两张票子就揣到了兜里后,挽起小刀,一刀三两六,算上佐料火炭费,也差不多是按进货成本价给的。

    这功夫就不算钱了。

    “赵师傅还点什么。”孙大夫见到赵舟点串,在桌子上的大盘子里拨了十二串烤得流油的大块羊腿肉,“咱这边有现成的,还是刚烧的。毕竟大伙晚上办事,得吃饱肚子。”

    “我几个徒弟能吃。这哪够。”赵舟往板凳上一坐,笑着言了一句,串一接一分,又递给了身后站着的周萧三人。

    这也是明面上向着众人介绍了一下,除了孙大夫等人知晓的周萧以外,贺朋二人也是他的徒弟,今天晚上是过来‘长见识、开眼界’的。

    “不够再添,时间还有一会。”同样,孙大夫也知道赵舟开武馆的事情,毕竟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赵舟也是明说。

    而随后,孙大夫招呼着让人拿了几个板凳,示意贺朋几人坐着,却又压低了一下声音,询问了赵舟一句,“入伙啦?”

    孙大夫问的是贺朋二人‘如今’是不是‘修炼者’。

    可问归问,他也没担心两人是‘外人’。

    因为他亦是知道赵舟自身本事或许也很高,加上还有个方子,只要徒弟肯练,那么成修炼者是早晚的事。

    但如今他看到赵舟带‘新人’来,虽然自己知道归知道,可他也身为‘修炼者组织首领’,得对过来助拳的几位朋友有个交代。

    “不操心,我看着的。”赵舟几十年的老江湖,也知道孙大夫是怕自己的两位徒弟在晚上‘坏了事’,继而就打了个保票。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别人为难。

    “来,赵师傅,干一杯!”孙大夫不说这事了,以茶代酒,满上。

    赵舟亦是没什么拒绝,该喝喝,该吃吃。

    “唉,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肉串。”冯诚二人也感觉没什么不对,吃着烤串,听着几位修炼者聊着一些趣事。

    周萧则是知道什么,可也没什么担心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千难万难,都不如先填饱肚子要紧。不然饿着肚子,真碰到事了,想跑都没力气。

    而这样的吃喝场景,一直持续到晚上五点五十八九。

    孙大夫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才看了看腕表,向着众人使了个眼色道:“点到了,走。”

    ‘走?还有其它项目?’冯诚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反而以为吃完饭后还得去唱歌蹦迪、洗澡按摩,走个一条龙。

    贺朋则是想问‘洗髓丹’的事情,赵舟去哪,他去哪。

    “走。”其他人听到了孙大夫的话,也是把碗筷一放,没吃完的串,拿着边走边吃,向着巷子外走去。

    “早点利索完,晚上回家去接我闺女下夜自习。”

    “你闺女多大了,咋没听你说过?”

    众人边走边聊,打趣的打趣,也没什么紧张的,因为他们处理过不少‘灵异事件’,早已经习以为常。

    “钱师傅,告辞。”赵舟把烤好的串一取,叫上贺朋几人。

    “有空常来玩。”老钱则是在基地镇场子,平常从不外出。

    而也随着众人走出巷子。

    门口的燕燕见到了众人,也没说‘洗头’了,反而很腼腆的和众人笑了笑,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随后。

    众人来到巷子外,一位早先出去的平头纹身壮汉,‘呼呼’的开着一辆十二座的商务车,也正好几人坐下,还空出了两个座位。

    “走嘞。”孙大夫做到副驾驶,赵舟则是带着周萧几人坐到了后排。

    啪嗒——

    车门一关,平头踩着油门,向着十五公里外的南城边郊行去。

    而也是到了车里,没有了大街上的‘外人’以后,众人在这一路上也开始交谈等会的‘除鬼’事情。

    “孙大夫。”车座靠前排,老板模样的中年开了话头,并且还从口袋内拿出了一张自己画的‘驱魔符’,“等会在我摆好一座‘困阵’后,需要诸位朋友把那‘精怪’引过来,然后,我再用这驱魔符镇压....”

    老板神情凝重,向着众人说道着等会的规划。

    能看出他不仅是这个组织的‘道长’,更是组织的核心人物,是‘灵异事件’中专门布局规划的‘军师!’

    “放心吧李老板!那‘精怪’道行不高,肯定伤不了我们!”众人也是打着保票。

    因为他们听闻的消息,是一位路人喝醉回家的时候,好似在家属院外见到了一只‘高来高去’的精怪,能口吐白雾,把他给迷晕了。

    可还没等精怪有什么动作,又正巧夜班回来的一位壮汉给吓跑了。

    而被精怪迷晕的路人,也是被好心的壮汉叫醒,让他打电话通知了自己的家人,给接了回去。

    不过,路人再得白天酒醒过来,想想不对劲,就在第二天查了监控,才知道发生的事情,并且第一时间报了警。

    同样,这警局的局长得知,也是把监控调走,又下了封口令后,才通知了孙大夫,想让这位管辖区的‘高人’过来处理一下。

    ..

    “不管怕不怕,还是小心为妙。”

    李老板虽然知道这个消息,但又是不放心,还特意又取出了几张‘护身符’,分发给了众人,包括赵舟四人也各有一张。

    “一会都听李老板的安排,切莫疏忽大意!”副驾驶的孙大夫神情严肃,说着,他还从副驾驶坐下取出了一把三尺利剑。顿时,配上他的白发胡须,一身唐装,还真有些剑仙风采。

    “馆主....”

    而也是这个时候,贺朋与冯诚也发现有点不对劲。

    因为且不说这事是真是假,他们单看车内众人的神色严肃,拿着真刀真剑讨论‘等会的除鬼一事’,加上车子向着城外开去,尽往人少的道路走。当然在一瞬间觉得有点不对,神情有点紧张。

    感觉自己要么就是被绑架了,要么就是真接触了一些不得了的‘大事件!’

    但其中见识过‘洗髓丹’的贺朋还好一点,尤其他见到身旁的‘高人馆主’一点都不紧张以后,反而自己有些期待,希望这事是真的。

    ‘要是真有鬼怪,说不定也有神仙....’贺朋握着双手,心中向往着自己说不定也会有‘飞天遁地’的一天。

    不过,冯诚听闻了这些诡事,就是一脸迷糊加上心神绷紧,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把护身护攥在了手里,希望这事是假的,更希望这只是馆主等人的‘角色扮演的冒险类游戏’。

    而赵舟见到冯诚紧张,也没解释什么,或者说是车内的众人都解释过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

    于是。

    去往南城郊外家属院的一路上,贺朋是东张西望,有点坐不住,想快点看看鬼怪什么样。

    ‘希望是假的....’冯诚则是心里压抑,感觉这事要是真的,那么自己二十五年来的三观都要崩溃了。

    但也是这个时候,车子行在一处人烟稀少的马路上,还没行到南城郊区家属院时。

    闭目的老板却猛然睁开眼睛,向着开车的平头道:“停车!”

    老板说着,见到众人目光望来,也指了指手中的罗盘,此时,罗盘的一根指针也正在轻微颤动,缓缓的指向了东南角。

    “那精怪在前面大约一百米,剩下的路子步行。”

    老板话落,众人也没说话,把车靠边一停,轻轻打开车门,就跟着老板出了马路右侧,踏在绿化青草地上,向着马路边上的一条河道行去。

    可也没走上多远,老板又是脚步一停,突然指向了前方六十米外靠近小河的一颗树下。

    同时,众人在夜色中映着河边的探明灯光,也看到这颗树下有一只一尺大小,好似正在‘吞云吐雾’的精怪,或者说是一只成了精的‘黄皮子’。

    而它如今也正像是人一般盘膝而坐,肺腑一起一伏,两只爪子静放身前,并且有淡淡白雾从它口中来回溢出。

    “快!抓住它!别让它跳进了河里!”老板发现精怪后就低喝一声,众人也好似习以为常般‘哗啦啦’的以远超常人的速度,一步七八米!

    唰唰——

    孙大夫更是一步二十多米,直朝河边奔去!

    同时,他们奔跑过程中,也是往身上贴符的贴符,取宝剑的取宝剑。

    一时间在这夜色下。他们身上五光六色,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周萧与贺朋二人见了,也是在赵舟的示意下,贺朋一步二三米,周萧踏步七八米,一同随向众人。

    只是,还没等两人来到近前,孙大夫一马当先,二话不说,趁那黄皮子刚惊了一下,还没迷瞪过来,就随着剑光一闪,‘嗤啦’一声,被孙大夫斩去了头颅!

    “孙师傅好功夫!”众人停下了脚步大赞。

    而站在原地没动的赵舟见了这修炼者组织的除鬼一事,说实话,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车上说的还像是那么一回事,有点规划章程,看似像是‘高人除魔’。

    可是真当这从发现精怪到战落,简直就是两帮人街头混战一样!

    简单来说。

    就是领头的见了对面就一人,并且还是弱不禁风的身板以后,顿时喊了一声‘上’,身后的人都‘呼啦啦’的涌过去了,连什么战术安排都没有,就是逮着往死打!

    “这黄皮子还没成道行,常人见了,若是不怕,也能逮着轻易杀了。”赵舟也没对众人发表什么看法,只能说也许是此次鬼怪不行,没必要让孙大夫等人施展车中所言的布局、大阵。

    不过,赵舟虽然感觉这一幕有点落牌面。

    但他身后的冯诚见了众人‘五光六色’‘健步如飞’,倒是眼皮子直跳,没想到今天和自己吃饭的一桌子,全像是电视里的道士、侠客一般,‘道术、招式’撩人眼球,处处展现‘除魔高人’的风范!

    尤其他也在一瞬间明白了,这不是什么游戏,而是真的‘灵异事件!’

    不然,这人怎么能一步‘飞上’十几二十米,一个眨眼就到了河边,杀了那只像人一样盘膝的黄鼠狼!

    “原来现实中真有高人和鬼怪....”冯诚今日见到的这一切,说实话对他冲击挺大的,直接破了他二十五年来的无神论,让他相信了网上的一些奇奇怪怪的灵异事件,也许真的存在!

    同样,再加上这一车子都是高人,就连和他一块学武的贺朋都‘健步如飞’,继而他也猛然联想一二,顿时望向了赵舟,有些激动,又有些期待道:“馆主....”

    “等会回武馆再言。”赵舟见到冯诚神态全是向往,就知道冯诚不管原来是不是真的喜欢练武,但如今确实是喜欢上了这种‘高来高去’的一幕,并且也想求自己教他。

    于是,也没什么好说的。

    赵舟看到踏入社会多年的冯诚也因为此次事情改了三观以后,就知道目的完结,继而,赵舟也告别了还在相互吹捧的众人,准备带着众人回往武馆。

    但也在离去之前,赵舟见那孙大夫从黄皮子身旁捡到了一枚‘泛白舍利’,倒是略微一思,过去客套了一番,许了几种自己研究的治病方子后,给换了过来。

    随后。

    赵舟把这舍利一收,就拦了个车,带着众人回往武馆。

    但这一路上,赵舟除了决定天天拦出租麻烦,继而准备想自己买一辆汽车以外,也开始琢磨手中的这颗‘泛白舍利’。

    “这舍利通体灰白,好似结晶,定是一种骨灰所凝。”

    而我所触,亦是在这舍利中觉察到了一种曾在神鬼世界中感受到的‘大自在’佛性。

    由此推断。这舍利定然是哪位得道的高僧所化。也是我常言的‘天众’菩萨。

    也是、那黄皮子能成精,肯定是这舍利中的佛性所影响。

    就像是佛祖座下,还有偷灯油成仙的精怪。也不难保证一些动物挖到了高僧遗骸舍利,继而会不会开了灵智,学那妖魔吞吐日月精华。

    但这黄皮子得到佛家机缘,成精以后,却未有做善事,反而为祸乡里。说玄乎一点,也是菩萨的因果得报,让它被斩身死,又把机缘落在了悬壶济世的孙大夫身上。

    “可我亦是没偷没抢,是用几种治奇病的方子来换,也算是助孙大夫造化世人,机缘当落于我。”

    当回到武馆以后,赵舟思索着,也把事情捋顺。但他倒也不在乎什么玄乎因果,只是不想欠别人的,尤其孙大夫也算是熟人。

    而后。

    赵舟先是看了看雏鹰,发现它钻到了毛巾下面睡着,才开始以同样的方法,帮冯诚伐毛洗髓一番,让他知道,他的这位馆主才是真正的高人。

    而秘籍一事,赵舟则是拿出了自己绘录的‘拳术总纲’,以及‘葵花宝典,易筋经’等等一类的内力、招式秘籍,让他们自行挑选。

    只是,他们略看了几眼,就都选了‘易筋经’。

    赵舟见闻,又把自己的拳术总纲收了起来,也没什么失望。人各有志,不喜欢的何必强求。

    反正练来练去,都是他武馆内的弟子,又跑不到‘江湖’中的少林寺。

    而此事落了。

    赵舟和他们分化了一下章程,让他们不懂就问,每日请加苦练。也和他们说了,只要‘功成’,那么上班上学就没什么用。

    同样,也是这么一句‘不用上学上班’的话,让他们意志更加坚定!

    而时间匆匆,也在这五天过去。

    到了第四十五天,四月二十八日。

    最先出现气感的是贺朋,他在第一日找到了气感,于第五日晚上踏入了后天一层。

    但冯诚也找到了气感,可还没有成功,需要静下心来练习。

    可不管为何,有没有踏入什么境界。

    赵舟也在这五天内教了两人几手八极拳的杀招,作为防身之用,也算是帮他们开开‘武者的血性’。

    尤其他们先前还被赵舟正骨一番,都服用了‘进化灵兽药膳’,力气上是绝对够格,抬举力量都达到了二百斤左右。

    加上他们站桩四十天,也打好了下盘,知道怎么借力,也不会轻易被人给掀了‘底’。

    简单来说。

    就是两人除了手上没人命以外,以他们如今四十五天后的身体素质,已经堪比才进入三国世界的赵舟。

    可要知道,赵舟是在晚清没日没夜的推了将近三个月磨,恨不得把十里八村的磨都给磨平。

    而这二人却是几天之内平步青云,劲力蹭蹭蹭的涨。

    同样,这也能看出徒弟资质不重要,只要跟对了德才兼备的好师父就行。

    但其中踏入了后天一层的贺朋却劲力更足,已经相当于三国一年的赵舟,可以着手打死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