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侠以武犯禁!
    四月二十九。

    上午,万里无云。

    在一所大学的操场上。随着一两万名同学围个大圈,向着场内齐呼‘加油加油’的喊声中。

    赵舟站在南边一群大学生的后面,一边捏上一点点药膳,喂着口袋内露出小脑袋正‘啾啾’低鸣的雏鹰,一边瞭望着这所大学正在举办的春季运动会。

    而这也是赵舟听闻了贺朋说要报名‘一千五百米’拿个第一为武馆争光,这才练完功闲着无事,就当平常溜圈,混到了这所大学里,想要过来瞧上一瞧。

    当然,赵舟此次一行,除了过来要看看徒弟以外,也是想要根据各个运动项目中的同学们表现,看看这所大学里面有多少‘资质好的同学’,到时候让贺朋一块拉人入伙。

    “按照贺朋所说的运动会项目,一千五百米长跑应该是在十点左右,于跳绳项目的后面。”

    赵舟思索着,一心三用,不仅随时注意着操场内正在进行跳绳项目的同学,也在逗着一直‘啾啾’叫的雏鹰。

    而随着这五六天时间过去,雏鹰已经长到半个巴掌大小,身上羽毛也渐渐长齐,毛毛茸茸,圆圆胖胖的非常可爱。

    平常在赵舟练功的时候,它还会动不动的就在武馆地上翻滚撒娇,围着赵舟转着圈子。

    同样,它对赵舟这么亲近,赵舟也是很下心思,平时喂它的也是一点点进化灵兽药膳,并且是由自己亲自把关,确定无任何风险,才开始喂的。

    不过,这几天过去它这长得圆圆胖胖的,毫无鹰的样子。都快成了才出生小鸡,翅膀还没身子一半长。

    但是赵舟发现这个情况却不以为意,等过几天用‘洗髓’的功夫,帮它正骨就好了,何必对才出生几天的孩子要求那么高。

    换句话来说,血性和坚毅可以长大后培养,学飞的路上,也不一定非要去跳那悬崖,走一样的路子。

    而此时。

    随着一声哨响,赵舟摸了摸雏鹰的脑袋,又望向了运动场的时候,就看到那些跳绳的同学也笑着,或是无奈的回了各自班级。

    同时,各个班级内又走出了不少穿着运动装的同学,一共四十一人,分别来到了这‘一圈四百米’的操场跑道上,准备进行下一个项目,一千五百米长跑。

    其中就有一身廉价运动装的贺朋活动了一下关节,从场地北边来到了跑道起跑线上,一点都没有紧张,反而充满期待,想要拿这次比赛第一。

    只是也在贺朋兴致勃勃的时候,同样参加比赛的一位外班同学却一边活动手脚,一边走到了他的旁边,像是无意中‘问人’一样。

    “哎呦,这不是蹭吃的贺朋吗?”这位同学说着,看似脸上挂着笑意,但暗地下却在施展‘攻心之术’,想要破坏竞争对手的道心,可谓深谙‘上策伐心’一道。

    “那就是蹭吃蹭喝!”旁边听到的另一位同学,则是轻哼一声,和这人前后搭配,落井下石,虎鹤双行,给予贺朋沉重的绝杀合击。

    “你们有意思没?这都是什么人那!”不过大多数同学却是厌烦这种挖苦别人的言语,继而说道了这二人几句,让这两人干笑几声,收了各自招式架势,又回到自己的起跑线上了。

    而贺朋则是向着帮他说话的同学道谢几声,也没向这两人多说什么,感觉说多了没用,还不如拿出自己的本事让他们闭嘴、佩服就成。

    “准备。”裁判也从裁判台那走来,站在突然安静的众人前方伸出手一比划,口中叼着哨子,开始倒数计时。

    ‘不能拿倒数第几....’众同学也是有得看着裁判手势,有的望着地面,还有瞭望前方跑道,观察路况,没人再说话了,都集中了心神。

    但贺朋摆了个起跑架势后,却抬头扫视了四周的同学一圈,想要要看看馆主来了没有。

    可在这时,随着‘咻~’的一声哨响,众同学开始匀速慢跑,节省体力,以求最后的冲刺拿名额。

    只是贺朋听闻哨声,却提转稀薄的内力,运转周身,肌肉绷紧,嗖的一下,双腿大筋好似弹簧一样,一步一两米的距离,一开始就选择冲刺。

    嗒嗒——

    十几步迈过去,短短七八秒,便把那四十一位参赛者给甩出了四五十米远。

    “开始就这么猛?是不是嗑药了?”这些参赛同学望着贺朋的背影有些愣神,但是脚上却没有耽误功夫,还在匀速慢跑,没有被贺朋给带乱了节奏。

    ‘攻心计划生效了..已经让贺朋心态爆炸....’那位嘲讽的两位同学则是幸灾乐祸,想要笑出声,但又怕跑步的时候笑岔气,就憋的非常难受。

    “能不能跑下来?”操场四周的同学瞧见贺朋绕着场地从自己面前‘呼’的跑过,倒是有不少人都惊讶出声,感觉贺朋要么是傻了,要么就是真的‘深藏不漏’。

    因为一般的长跑比赛,都是四步一呼吸等等长跑技巧,再采取跟随战术,大约有一圈到两圈半要慢跑,到了最后二三百米的时候,才是根据自身的体力状况开始全力冲刺。

    但也有一些身体素质高的,八百米就开始冲了。

    可除此以外,不管怎么说,也没有一开始就冲刺的。

    “贺朋绝对跑不下来....”贺朋班的同学见到这一幕,虽然知道贺朋在体能上比他们强一点,但是贺朋连续两年都是倒数三四,并且比赛过程中都是一开始跟着带头的慢跑,从来没有这么‘火爆!’就像是磕了枪药一样!

    “装的吧?”四周各个班的同学也听说过不少能一开始冲刺跑完全程的,可那些多是少数。

    但也巧的是他们自己学校就有一位,还是前年被其它学校‘接走’了。没想到如今又来了一位,并且看贺朋健步如飞,神态自若的架势,比那人跑的还快还稳!

    “又要破学校记录了。”裁判席上的学生会会长等人,则是小声探讨什么。

    “这学弟可以。等年底长跑比赛就能踩其它大学的脸了!”学校体育部的部长更是想要把贺朋拉过来。

    “这..上报?”体育老师则是望向了神色严肃的校长,但是校长却没有说话,示意有学生在那里,不谈论那么多‘外事’。

    而也在四周同学与老师们的交谈注视下,贺朋脸不红气不喘的跑了小四圈,倒也真把这一千五百米的路子给一口气冲了下来了!

    “呼——”到了这个时候,贺朋才深吸了一口气,抖了抖胳膊腿脚,调节了一下身体机能。并且他回身望去,也发现自己拉后面的人整整八百米、两圈!

    “哇,好帅!”

    “厉害!”

    操场四周的同学也在此刻爆发‘噼里啪啦’的掌声与欢呼,声音在操场上凝聚不散。

    “我曹,他..他真跑下来了....”那嘲讽的同学,见到贺朋好似‘不屑’的望来,又听到四周排山倒海的欢呼掌声,倒是一时间心血上涌,忽的一下仰面栽倒了地上,这是先喜后悲,道心已碎,怒急岔气了。

    “快快!”跑道外面随时待命的‘后勤队’,见到一位同学好像是体力不支倒地后,也是嗖嗖的跑了过去,给一脸悲哭的嘲讽同学放到了架子上,一边安慰着他只是一场比赛,一边给抬到了医务室。

    但也有知道‘武馆’的同学,见到贺朋从冲刺到跑下来的这一段时间内,已经想到了此事绝对不一般!

    “那武馆是真的?”

    “贺朋天天没吃饭,还这么有力气,肯定是那药汤的功效!”那些没曾坚持下来的三十多名同学虽然各有所思,但都非常后悔,暗叹早知道有这样的‘机缘’,肯定是累死累活也要坚持!

    因为谁不想有个过人一等的好身体。

    可他们却没有想过,任谁知道了面前的东西就是‘真正机缘’,那么换谁都会坚持。

    这难就难在所有人‘明知道’这不是机缘的份上,还能坚持下去,这就难能可贵了。

    尤其,就算赵舟不是真教他们功夫,但每日让他们天天跑步站桩,这练出来的劲力,也是他们自己的,又不给赵舟练的。

    像这样都坚持不下来,也不想学,那就不说什么了,人各有志。

    不过。

    这些没有留下的大部分同学念到了‘馆主和气’,又想到了这机缘难求,就准备运动会结束的时候再去武馆那里坐坐。

    但不管他们如何去想。

    在贺朋出了跑道,回到班级,体育部部长、以及两三位老师就走了过来,大肆表扬贺朋。

    “这位同学好样的!有没有意思来体育部....”学校体育部部长是大四的同学,虽然二十一二的年纪,但却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背心撑得滚圆,称得上是一位壮汉。

    学校里也很多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熊子。但敬称上都叫他‘威武高大的熊哥’。

    “贺朋,喝什么?”贺朋的同学也是给贺朋递水的递水,拿衣服的拿衣服,并且还开玩笑的给他按摩肩膀,享受着高规格待遇。

    “熊哥,我想想再去体育部..还有..我拿水自己来就好了,不用麻烦大家..”从未被如此关注过的贺朋,一时间见到众人这么礼待他,倒是有些腼腆,也有点不好意思。

    而相距这里不过三十多米远的赵舟瞧见贺朋比赛完了,又见贺朋旁边站着个身子骨扎实的同学,倒是拿出了手机,给贺朋发了一条‘斜前方’的信息。

    ‘嗡嗡’,贺朋感觉同学给自己递过来的衣服一震,继而拿出手机,打开信息,看到是馆主发的,就唰的一下抬头朝前望去,也看到了斜前方人群后的赵舟。

    赵舟见闻贺朋望来,也肯定般向他点了点头,又抬手偏了一下,意思是把那熊子带到武馆。

    “学长,我能看下吗?”赵舟身旁的几位女同学,看到赵舟抬手露出口袋内的圆圆胖胖雏鹰,倒是爱心勃发,想要过来摸一摸。

    赵舟见闻,则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馆主!’而贺朋看到赵舟对他肯定点头后离去,倒是一时间激动不已,比享受这高规格待遇还要激动百倍!

    但是贺朋激动归激动,也明白馆主的意思。

    于是,他就一改之前婉言拒绝的样子,反而带着歉意,向着刚离去的熊子喊道:“熊哥,我想进体育部。”

    “真的?”熊子脚步一顿,回身瞧见贺朋样子诚恳,也猛地笑了起来,“你能想通很好!要知道咱们体育部各项健身器材齐备....”

    零零落落。熊子见到贺朋同意,也是说了一大推体育部的好处,比如一日营养三餐,还有将来考研加分等等,半天说不完。

    而也随着时间过去,伴随着他一阵废话。

    日头中午。

    熊子为了庆贺体育部再添一位‘大将’,也利用中午的休息功夫,带上贺朋,又叫了几个兄弟,说去学校外面搓一顿。

    不过,这熊子有钱去饭店吃饭,倒不是他克扣了学校拨发给体育部的银两。

    而是他家庭本身就富裕,虽说称不上大富大贵,但偶尔带兄弟们出来吃顿高价饭还是没问题,钱也都是他自己掏的,从不AA,很够意思。

    贺朋也是念着和熊子套关系,就同意了,和赵舟请了个假,说晚上带熊子过去。

    只是。

    一行七人说笑着出了学校,刚走了几条街道,还没来到目的地的饭店,却见二三十米外正有一个青年站在公交站处,看似正在挤着一辆公交。

    但他眼睛却左右乱瞄,手掌若无其事的偏移向前,快要伸到前面一位正在打电话的女孩皮包里,动作也非常隐秘。

    “你真的喜欢我?”要不是女孩不知道和电话里说到什么,开心的笑了一下,拿手捂了一下嘴巴,露出了身侧位置,还真不好发现这小偷的手法。

    “小偷?”熊子秒了几眼,确定这人是真的再掏包以后,就是二话不说的冲上去。因为他怕自己高喊一声,会让女孩受到惊吓,再被这小偷给伤到了。

    还不如这二十多米的距离一口气冲过去,把那小偷推开,或者试着抓住他。

    并且他身后的几名同为体育部的部员,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都是见义勇为的性格,抬脚就跟。

    “这人是个小偷!”公交站牌的众人看到这些年轻人这么大的阵仗,也好似才发现了正在掏包的小偷,纷纷叫喊。

    但是熊子等人虽然反应很快,可是贺朋见到了这偷包一幕,却是以更快的速度踏走而过,来到了听到众人叫喊以后想要逃跑的小偷面前。

    同时,贺朋也是才获得了一身劲力,加上今天被人追捧一上午,心情有点激荡,看到小偷要跑,继而像是江湖中的豪侠般,除恶扬善,抬手右掌下翻,划圆劈下,没收一点劲力,一记形意劈手杀招,下手毫无分寸,瞬间斩在了小偷下意识遮挡的胳膊上面!

    顿时随着‘咔嚓’脆响,小偷的胳膊受这将近五六百斤的打击力力道下,皮肉撕扯,骨骼奇异扭曲,胳膊被砸了个对弯撕裂!

    他也猛然‘啊’的一声惨叫,抱着自己骨头筋肉都露了出来的胳膊,躺在地上疼的打滚,碎肉把身下水泥地面蹭的鲜红。

    “贺朋....你....”这一切电光火石。熊子几人见了就是头皮一麻,没想到外表老实的贺朋竟然动不动就下死手!并且还能把一个人的胳膊给‘劈开’了,这力气简直是远超自己等人几倍有余!

    “这小偷胳膊关节就剩几根筋皮连着了,接好也是废了....”熊子几人心中悬着难受,又看了看附近听闻惨叫声后围上来的人群,倒是支支吾吾说不上话了,因为这小偷虽然有错,但是下这狠手,就有点太过分了。

    尤其他们听到人群中传来的‘这小子手太狠了’‘为什么把人打成这样’的话语,更知道这事十之八九是没法解释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体育部的一位同学,看到围观的人指指点点,倒是小声的骂了一句。但他也没让这些人听见,不然等警察闻讯过来,估摸是一个作证的人都没。

    不过,那小姑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很害怕这‘鲜血淋漓’的场面,但听到几位‘事后诸葛亮’的路人比划事情经过,也知道贺朋帮了自己。

    继而她就强忍着见了血肉的恶心,想要等警察过来后为贺朋作证。

    “我给我爸打个电话,看看能处理不能?”熊子看到人越聚越多,则是小声说了一句,就拿起电话,想要通知一下自己父亲,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脉。

    毕竟总不能让学校知道了,给贺朋挨个处分吧。

    “别。”贺朋也是打完人以后,心气下了,就有点害怕吃牢饭。但他如今望着疼晕的小偷愣了一会,也是反应过来,强镇定着脸色,抓着想打电话的熊子,“熊哥,你能不能去街西的武馆里,找赵馆主....”

    贺朋如今把人打出事以后,第一反应就是无所不能的馆主。

    除此之外,他就感觉没人能帮他。

    但同样,今天出个这事,贺朋也是心中打鼓,怕馆主责备自己惹事。

    此时他也是真的后悔,想锤自己几下,也想告诉自己,为什么刚才那么冲动,学什么不切实际的大侠。

    “我现在去找!”熊子看到贺朋镇定的报了一个人名,也以为贺朋是‘有门路’,于是便留下了其余部员为贺朋‘作证’,他则是迈起步子就在大街上跑了起来。

    而也是这个时候。

    在两条街外的武馆内。

    赵舟刚练完劲,喂过雏鹰,正准备搓上两把游戏,就见到了气喘吁吁的熊子跑到了自己武馆内。

    “您..您是赵馆主吗?”熊子喘了两口气,很礼貌,但也很紧张。

    因为在来的一路上。他突然觉得要是这位馆主听闻了自己徒弟把人打废以后,还会不会接这个梁子。

    尤其他看到这武馆内‘干净整洁’,连个学员都没有,反而更是心中不打底。

    ‘稍微有点人脉,朋友给面子也会来捧捧场吧....’熊子见到赵舟年轻,也觉得赵舟能开这么大的武馆,应该是有点人脉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何事。”赵舟则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而以为贺朋是把这人给提前‘请’来了。

    “我....”熊子念叨了几息,想要说事情经过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一条信息,上面显示‘到了西街警局’。

    也是看到这条信息,熊子知道事不能拖,也向着赵舟说明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全完死马当活马医。

    “失手打断了一人的胳膊。”赵舟听闻,也没什么说的,反而感觉废了一个贼人很正常,行侠仗义,才是任侠风范。

    但他亦是知道这个世界是讲法律的,于是也准备去所里讲讲法,论论事情对错。

    “走。把人领回来。”

    赵舟话落,就向着西街那边行去。

    “馆主....”熊子看到这位馆主连个通关系的电话都没打,也是搞不明白,只能赶忙跟上,看看这事咋处理。

    而三条街外。

    警察局内的大厅值班室。

    贺朋一行人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排椅子上,他们身前则是站在一位年约三十左右的副所。

    “见义勇为也是分状况的。”

    如今,身穿一身正装的副所在屋内来回走动,正在循循善诱的教育这些同学们,希望他们对法律有个明确的认识,而不是‘以暴制暴’,这样只会让事情更加恶化。

    同样,小偷则是被他们警员给送往了医院,希望小偷胳膊能接好,到时在说道说道,这样也能让这几位学生少受点‘责罚’。

    但该通知家长的还是会通知,该备案的还是要备案,规矩不能变。

    可也是这时。

    随着‘踏踏’的脚步声,赵舟带着熊子走了进来。

    “你是?”副所看到这些同学们的目光突然定在走来的熊子身上,就知道几人有关系,继而就询问了两人之中看似稳重的赵舟。

    “赵舟,贺朋的师父。”赵舟说着,没有理会一脸愧疚的贺朋。

    “师父?”副所皱眉了一下。但他能在这个年纪做到这个位置,也是个能人,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继而他也没有多问什么,反而想着现在有个‘管事的长辈’来了,就先让赵舟坐在了一张值班室的桌案旁,说道一下此次的恶性事件。

    “贺朋把人打住院了。”

    副所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叹息一声,就想把事情经过详细的说一下,让这位‘监护人’好好教育自己的徒弟一番。

    “而那人胳膊是废了,医院医生也来电话了,说接好也不能干重活。真的,为了一个贼不止。您徒弟还小,正是上学的年纪。”

    副所苦口婆心,望了一眼到了警局就充满悔意的贺朋,又向着好似在聆听的赵舟道:“并且,贺朋年纪轻轻的,这下手也太....”

    “不用多言。”赵舟轻敲桌子,

    “该废。”

    “唉!你这人,你....”副所噎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因为他本来还觉得赵舟在听,会思索,但却没想到自己说了白说。

    尤其说实话,副所也感觉贺朋做得对,于是就想让赵舟批评教育贺朋一番,在赔点钱,先把人带走,再说以后的官司事情。

    可是他没想到这位‘家长’却是这么个意思,根本没把法律放在眼里!

    简直是‘无法无天!’

    同样。

    熊子等几位同学,见到赵舟与警察的这番对话,先不说这事是对是错,却忽然发现‘这位馆主’才真的是‘别人家的家长!’

    因为要换成自己家的,听到自己孩子把人伤了,又进了所里,不说打一顿,肯定要说道两句。

    可若是听闻自己把人打废了,那更是不得了!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但‘贺朋的家长’在他们看来,却是一副‘我徒弟废的该,没打死都是手下留情’的意思。

    “还有这样的师父?”熊子几人相视几眼也迷茫了,或者说很羡慕。

    不过。

    也没让众人再想,也没等那警察再言。

    一位副局却从警局外面回来,望向了一身练功服的赵舟,约莫几息,才笑着道:“赵师傅,刚才孙老师给我打电话了,我可是吃饭都没吃,就赶回来的。”

    副局客客气气的,好似早就认识赵舟一样。这也是赵舟来的路上,和孙大夫联系了一下,让他帮忙‘摆平’这件小事。

    “局长可知伤者住在了哪家医院。”赵舟则是说起了那小偷的事情,“我想带着徒弟去看看伤者,再送点鲜花水果。”

    “赵师傅,这没事,您先回去吧。”副局说着,虽然答非所问,但示意赵舟跟着他出门外的时候,却小声说了一句,“发您手机上了。到时候赵师给老弟一个脸面,叫孙老师一块吃个饭?”

    “定然。”赵舟抱拳,也未再言,带着贺朋几人就出了局子。

    “馆主....”

    而贺朋第一次进局子,倒是有点紧张,浑然没有一怒之下把那小偷给废的英雄样子,反而不停的再给赵舟道歉,说自己为武馆添麻烦了。

    但是赵舟却挥手打断,当着好奇自己身份的熊子几人面,望向了贺朋道:“再有下次。只要道义上是正的,出了案子,打死了人,就报我赵舟的名号。你是我赵氏武馆的人,天塌下来,也有我赵舟撑着这片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