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谁拿事架着谁?
    晚上八点。

    海岩大酒店二十层,一处灯火通明的宽敞客厅内。

    赵舟手中‘咯吱’搓着精炼石,坐在一张宽敞的沙发上。身后站着贺朋等人。

    而前方十米外的几张沙发上,严老板等几位股东,以及五十来位四省的修炼者,则是一边偷瞄着被赵舟搓成各式各样形状的天外陨石,一边望着沙发中间原本放桌椅的位置上,如今正站着的二十来位青灵道弟子。

    同样,这站立不安的二十来人,都是那位道士的弟子。

    他们是在拍卖会草草结束以后,就被赵舟给领到了这里。

    而赵舟也是想要当着大家的面,向着他们盘问一点事情,把来龙去脉给顺清楚了以后,顺便再通知他们的‘掌门’来领人。

    但是赵舟如今刚坐到这里,还没有发问,这些弟子都是手脚打着摆子,心生恐惧,更有甚者还哭了出来,半跪在了地上,想要求赵舟放过自己。

    “剑仙!小人也是被师父逼得,迫不得已啊....小人当时已经劝过师父不要竞拍了..”有的弟子说着自己曾经相劝自己师父,可自己师父不听,反而怎么逼迫自己等等,道出了‘身不由己’的意味。

    “剑仙放过我吧....我都按下印记了..”更有的弟子为了保命,已经不顾自己师父身死,反而在先前离开拍卖会的时候,在那名册上按了自己的手印。

    ‘这位赵师傅把青灵道的人全部留下,难道是要准备下死手?’四省众多的修炼者见到这一幕,则是有些压抑,心中紧张。但也不敢为青灵道求情,反而明哲保身,不言不语。

    这也是他们在离开拍卖会的时候都签过印记了,已经和赵舟算是无冤无仇,又何必再多言惹事。

    “赵师傅是在为咱们西省扬名啊!”再远一点,孙大夫一行人也在赵舟后方的沙发上坐着,可他们没有紧张,也没有什么不安,只是单纯的过来看看事情怎么‘解决’。

    “你们的事,等会再说。”赵舟则是没理会这些哭嚎求饶的弟子,而是先让冯诚把一张金卡递给了沙发对面的严老板。

    不出意外,赵舟是真用十亿现金把这块石头拍下来了,不是开玩笑。

    “这石头值这个数。我拍下了,严老板验验数。”赵舟搓着精炼石,‘咯咯’揪心声音从掌心内响起。

    一直待石头强行扭曲,温度灼热,赵舟才停了动作,准备等石头凉却一下,再接着用劲力、罡风‘分离杂质’,到时,等到这石头圆润,便可以喂自己的众多武器。

    “赵师傅,这钱就算了吧。”严老板望着冯诚手中的金卡,说实话,要是原先游戏上认识的赵师傅买他东西,他会‘打折’、接下。

    但如今他发现了赵师傅是一名‘剑仙’,并且还救了自己一命以后,还真的有点不敢接,也不好意思接。

    “朋友归朋友,钱这东西不能乱。”赵舟则是让冯诚一边硬塞给了严老板,一边又望向了精炼石的主家,一位大派修炼者,以及正向着自己露出奉承笑意的诸位股东,

    “尤其这拍卖会也不是严老板一人说的算,总不能让你吃了亏。”

    “赵师傅..”严老板握着金卡,想说什么。其他股东也想开口,不想接这个钱。

    “当时我说了,这人情两清,不掺和别的。”赵舟摆了摆手,意思是这事揭过,再提就没意思了。

    “多谢赵师傅。”严老板也是行商多年,懂得察言观色,继而也不再谈。因为换个方面想来,他觉得赵师傅有这样的本事,也不差那钱财。

    但之前的话。是客套场面话,也是不能少了。

    而结完了这事。

    赵舟才望向了早已吓得不轻的青灵道众人。

    “今天当着四省这么多师傅高人的面。”

    赵舟说着,站起身子,朝着四周抱拳行礼,等这些师傅同样站起身子回礼以后,才又接着道:“你们青灵道的人把话说清楚,事捋顺了。让诸位师傅评评是非对错,再通知你们的掌门青灵道人来领。”

    赵舟这话套了几个圈,明面上是让四省的高人们当个见证人,就像是江湖门派内的长老掌门‘审问晚辈对错’一般,先把‘罪’给问清楚,再让‘长辈师父’过来领人,或是受罚。

    但暗地里,赵舟则是把众人绑到一块。

    因为四省的众人都知道赵舟杀了道士,肯定和青灵道的梁子结下了。

    而如今分对错一事,不管这些弟子说的对错,这些师傅们听到以后,肯定要说‘错的’,不然那就是明面上和赵舟作对,今日能不能出了酒店都是问题。

    当然,他们若是真要说这些弟子是‘错的’,那也是把青灵道人给得罪了。

    ‘赵师傅是想让咱们捆成一股,强逼着咱们“攀山”..’四省的修炼者们都不是傻子,能明白赵舟的意思。无非不就是让他们四省做个见证,到时候让过来领人的‘青灵道人’忌惮,继而不敢找赵舟的事。

    但他们却是不知道,赵舟不是怕了谁谁谁,而是想要趁着四省的人都在,继而想捏个青灵道是邪教的理由,便可名正言顺的屠宗灭户,以绝后患。

    毕竟,律法社会,什么事情都讲究个道理。

    尤其赵舟现在身为师父,也是想让自己的徒弟都看看,什么叫做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剑仙,这事是我不对!”

    也在赵舟刚才话落,一位弟子就高呼一声,上前两步,想要跪下认错。

    但也在下一瞬间,赵舟前踏一步,就给他架了起来。

    “我不是你师父,你也不是我徒弟,经不得你这一拜。”赵舟把他扶了起来,又在他恐惧的目光中拍了拍他的肩膀,“而诸位师傅都是讲道义的人,你哪里错了,说清楚。让诸位师傅们听听。”

    赵舟说着,还拿出了舍利,“还有,把这事也给顺清楚了。”

    “我....”这位弟子看到舍利的时候,就是瞳孔一缩,有些害怕。因为他发现今日这祸事不是拍卖会的争吵引起,而是他们青灵道是真的有事情惹着了这位‘剑仙!’

    “这是师父的鬼器!”但他在求生的念想下,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把自己所知道的事迹全部说上了一遍。

    其中、就包括他师父‘养鬼’害人。以及六年前发生的一切来往,还有他们想要害死严老板的事情。

    ‘果然是他们!’严老板听到那位弟子阐述完了事情经过,也是心头冒火。可是赵舟与诸位师傅还没说什么,他也没有其余的动作。

    “青灵道好大的本事!这强买强卖没办成,还有事后算账的?”四省的师傅们如今也听明白了,合着这事是早就发生,两方早有恩怨。

    可同样,他们此时知道了赵舟是真的来找事的,不是什么口角之争,这梁子是十有八九解不了。

    不过。这错确实是青灵道的错,这些师傅们不管怎么说,还是在道义上认为是那道士坏了规矩,是该罚。赵师傅杀了他也是对的。

    因为现在这舍利在赵舟手上,赵舟完全可以说一句‘是那道士想害自己’。

    “这青灵道就是个邪教!”孙大夫这边一行人,则是有什么说什么,一副自己人的派头,很给赵舟面子。

    赵舟见闻,看到这些弟子这么痛快的就认错了,也是让旁边的熊子拿出了一副笔墨,让这些人把罪证写出来,签上字。

    毕竟这白纸黑墨的,加上还有贺朋在一旁拿着摄像机拍摄,这可是铁证如山,谁也不能说是自己的逼迫的。

    尤其四省的一些高手都在这里,还能称得上是公平公正。

    而这些弟子接过笔墨,也是深呼几口气,稍微稳住了发抖的手指,才开始‘沙沙’的书写起来,把自己师父的罪证全篇写下。

    末了,十来分钟过去。

    虽然这字体在他们有些紧张下,写的歪七八扭,可也能看明白意思。

    他们感觉差不多了,还各自按上手印,分出了先前搭话的那人,交给了正在沙发上品茶的赵舟。

    “让诸位师傅都看看。”赵舟也没有多看,就让旁边的冯诚拿着‘罪证’,让四周的四省师傅与几位股东验验。

    “和他们刚才所说的一样。”孙大夫这边的人则是仔细瞅了瞅,确认无错,才让向着赵舟点头示意。

    “平省这边看过了。无误。”严老板等人看了一遍,也确定分毫不差。

    “都对。”

    最后,方省几位修炼者再逐字一对,把罪证一还冯诚,再和四周修炼者对视一眼,便向着赵舟一捧手,“赵师傅,您请?”

    他们意思是过程完了,也没错,该说怎么完事了,是通知青灵道人来领,还是走正规程序把他们都给送到局子。

    “剑仙..”青灵道的众弟子也是心中焦急了半天,后背早就被冷汗给打湿了。

    而赵舟接过罪证,则是突然放缓了语气,向着青灵道弟子询问道:“你们师父平日里待你们如何?”

    “我..这..”他们一愣,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更不知道赵舟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们虽然不懂,也恨赵舟,但脸上就是一副茫然的表情,想要快点把这事结了。

    ‘只要他给师爷打电话,师爷一定回来救我们!’众弟子现在只想让赵舟快点联系他们门派,然后赶紧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到时在想着让师爷为他们师父报仇等等。

    “你们罪证上也写了。”

    而赵舟瞧见他们愣住,倒是指了指罪证,“上面写着,六年前是你们惹祸在先,可你们师父想要为你们出一口恶气,才会动用鬼器害死严老板。”

    赵舟说着,看到他们想说自己奉劝不了的样子时,却是摆手打断,继而又言,“而为弟子不顾道义。这样的师父,也确实是好师父..”

    赵舟说到这里,话语又是一转,

    “但你们这般轻易的便把自己师父罪证交出来,虽然是大义灭亲,道义上难能可贵。但在情理上来说,也是与背叛师门亲者、卖荣求生之辈无疑。”

    赵舟言直于此,不待众人言语,突然进步一踏,手掌罡气勃发,瞬息抹过了这二十一名还未回过神来的弟子!

    同样,赵舟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看不起这样卖师求生的人,觉得当杀!

    但他们要有骨气,宁死不屈,硬是捍卫自己师父的尊严。说实话,赵舟更不会放过他们!

    因为这样抱有‘复仇心思的人’谁知道他将来会成什么样,还不如直接杀完了事,何必再整那么多没用的麻烦。

    “这张罪证不止是这道士道义上的错,也是这些弟子的情义不对。”赵舟杀完了这二十一人,随着尸体倒地声,也向着四周突然戒备起来的四省修炼者一抱拳,

    “而这青灵道长的弟子不敬孝道,我也是帮青灵道清理门户。若是青灵道人得知,应该是会感谢我才是。”

    赵舟言道间,让冯诚拿出之前搜来的手机,给那青灵道人打去电话。

    同时,贺朋也关掉了录像机,仔细保存好。

    因为这都是罪证,到时青灵道人若是不讲理,赵舟大可让他看一看,让他知道自己也是奉的忠孝二字,没有乱杀无辜。

    “这..”而四省修炼者望着这一地的尸体,却是不相信赵舟的话,但也不敢明说,只能心中想想。

    ‘这赵师傅哪里是收集什么罪证....分明就是和那青灵道撕破了脸皮..’四省修炼者,有的能明白赵舟的意思,但更多的是觉得赵舟手段太过阴狠,硬是要逼着青灵道人与他一战生死。

    因为简单来说。

    就是青灵道人若是得知自己的徒弟死了,肯定会问缘由。

    可当他知道了自己徒弟是被他徒孙出卖,再加上赵舟的蛤蟆一事确实有过节,不占理。那么于情于理上,青灵道人哪怕是在想杀了赵舟,也会把这事不了了之,省的让别人笑话他们青灵道蛮不讲理。

    可如今赵舟不仅杀了他的徒弟,还杀了他的徒孙。那这已经不是什么道义了,而是摆明了要找事!

    因为哪座宗门的徒弟不占‘情理’二字,也是交给自己宗门处置,哪有外人插手的事情发生?

    这也是常说的‘清官难断家务事’,也像是一家人吵架,就算是报了警,也没法插手去管,只会落不了好。

    但是赵舟却逮着这个‘不忠’而不是‘情理’的机会,直接把人杀了,那么道义上来说也是对的。

    别人就算是要说,也只会说一句赵舟管的太宽,不能说别的。

    然而,不管说什么。

    这次毕竟是死的人太多,还都是青灵道的人。再加上四省的修炼者都在看着。

    青灵道人只要得知,那不管是对还是错,都得出手,不然自家道门的名声与脸面就臭了。

    说白了,这已经没有什么道义,只要青灵道人还要脸,就必须报仇!

    而赵舟这一式,也是把青灵道人给架着了,两人只能活一个。并且还是青海道长必须先出手,不占那理。

    ‘好毒的心思..’四省的修炼者盘摸过来这事,皆是手心生汗,没想到这位赵师傅不仅武艺高,连算计人的心思都这么高明!

    因为他们想来想去,都觉得赵师傅在道义上是对的,很理所当然,但却把另一个门派给逼死了。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过,若是青灵道的人都和和气气,除妖降魔,又怎么会落在赵舟的手上。

    而赵舟待得冯诚打通了电话,又通过青灵门内的人联系上青灵道人以后,却没有管四省的人如何去想自己,而是接过了电话,准备和正主说道说道。

    “谁找我?”在赵舟刚拿着电话,那头也传来有些沉闷的声音。

    同时,大厅内也一片安静,四省修炼者皆是凝神倾听,想到听一听这事怎么了结。

    “青灵道人。”赵舟先是询问了一句,确定一下是不是正主,省的自己说了白说。

    “你是?”那人反问一句,又疑惑道:“你怎么拿着我徒弟的手机?”

    “青灵道人,幸会。”赵舟得知是正主,也是先礼仪上问了一句,才又回答道:“是你徒弟送我的。”

    “恩?”青灵道人则是听到赵舟这边安静,心中不由来得生出不好的预感。

    “那我徒弟?”

    “被我杀了。”赵舟也没什么隐瞒,直言相告。

    但青灵道人听闻,却没有接话,好像是顿了几息,才又问,“其他人如何。”

    “不忠之人。”赵舟不置可否,“也被我杀了。”

    “那你是谁。”青灵道人听到这里,反倒是语气没有了波动,心平气和的问了一句。

    “西省..”赵舟听闻,知道今日这事一过,自己定然扬名,也就不掩饰什么,“西省,赵氏武馆馆主,赵舟。”

    “记下了。”青灵道人言落,便挂断了电话。

    而赵舟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也没有说上那么多,反而向着严老板道:“今日处理了些琐事,把严老板的酒店脏了。”

    “赵师傅..这没事....哪里的话!”严老板还没说话。其余的几位股东倒是纷纷言语,因为他们都是被赵舟的‘琐事’二字给吓着了。

    ‘杀人都是琐事,那什么是大事....’几位股东说实话,也是见过世面的人。

    可是他们今日见到了赵舟一口气杀了二十多人,并且这还不算完,还有意思想灭四省顶尖大派青灵道满门以后,哪怕是在城府深的,也会感受到一股惧意。

    ‘在他眼中,人命和草芥无疑!’四省的修炼者也是有点不敢和这位赵师傅打交道,实在是有点害怕,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不过。

    冯诚与贺朋两人可是腰杆挺的笔直,以有赵舟这样的‘师父’为荣!

    但熊子等六人,楼上才见了赵舟杀人,就心里有点‘慌’,知道自己好似拜了一位不得了的‘师父!’更知道自己回头无路,只能一路跟到底!

    尤其再随着这二十多位弟子一死,他们更是心中炸毛,着实吓得不轻!

    要不是几人相互搀扶着,加上又怕落了自家馆主的面子,他们早就跑出了酒店,或是瘫倒在地了。

    同样,熊子等人来平省一行,见到了这些‘大场面’以后,心态也会相应改变。

    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投名状!’

    这都是在赵舟的计划当中。

    而如今。

    赵舟结完了这些事情,和严老板等人客气一番,晚上也不留宿了,今夜便准备回往西省。

    于是。

    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赵舟与孙大夫等人一同出了酒店,便和四省修炼者告别,各自回去,任他们传播自己的消息。

    但这时,也才晚上九点。

    众人赶赶夜路,等回到西省,也就晚上十二点左右,还能去老钱那里吃串烤肉,燕燕那里洗个头,倒也不算太晚。

    尤其,赵舟看到熊子六人上了车后,有些迷茫的状态,也是抱着吃烤肉的想法,准备带弟子兜兜风风,晚上就让他们留宿武馆,好好调整状态。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一路上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众人平平安安的就回到了原来的城市。

    熊子等人也是经过了一路,慢慢调整好了心情,但也发现自己好似是变了些。

    ‘咱们往后还能融入大学生活吗....’他们看到自家馆主杀人以后,也想起了赵舟曾说过的‘杀人报他名号’。

    可以前,熊子等人以为这位馆主是有点关系,说话才这么霸气。

    但是理智告诉他们,杀人死罪!

    只是、如今他们看到自家馆主杀人无事,并且还有不少自己父辈也需要仰望的大老板,在自家馆主一声令下,就帮忙自家馆主处理后事以后,却觉得‘杀人报他名号’的这事是真的!

    于是,熊子等人就觉得自己今后若是碰到了什么事,只要自己占理,是不是也可以下杀手?

    而也是以他们这样隐约有‘打人下死手’的心态,怎么还能如以往一般。

    但不管怎么说。

    众人回往西省,小聚一餐,期间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到了深夜。

    赵舟则是带着众弟子回往以后,也开始串连舍利,想看看这两颗是哪部天龙。

    期间,也是一切顺利。

    等舍利一串,赵舟进入‘深井地狱’,观其新多出来的两个图样形态,也认这两颗舍利,分别是‘乾闼婆、紧那罗’。

    同样,随着两部天龙汇聚,舍利品质亦是上涨到了‘四倍吸收’。

    而赵舟又拿了这两部天龙以后,也是在想那青灵道会不会还有其它舍利。

    但无论怎样,那青灵道人为了面子,就算自己不言不语,也定然会来找自己的事。

    赵舟也不用过多担心,并且为了防止两人错开,干脆就在武馆内等着,到时自然知晓。

    而也随着时间的过去。

    翌日,五月六号。

    下午四五点。

    武馆内。

    赵舟正教着更努力练拳的熊子等人时,随着‘滴滴’的车声,一辆豪车停在道馆对面,并且王象天从副驾驶下来以后,好似有什么事情一般,拿了一份帖子,来到了武馆门口。

    “赵师傅,青灵道的信。”王象天拿着信件走进,和熊子等人点了点头,就把书信交到了赵舟手上。

    赵舟一打开,上面字迹简练,短短一两行。

    ‘明日正午,贫道邀请了西部八省各派于青灵山一聚,不知赵氏馆主赏脸?’

    青灵道人也不是没有办法挽留面子。更不是非得失了道义,先出手找赵舟的事。

    因为这一封信来了,赵舟去,他会扬言徒弟有错,师父替亡徒请教赵舟,即生死各安天命,有了下杀手的道义情理。

    赵舟不去,那就是怕了,往后方了圆了,什么事更好说。

    但这‘邀请信’的圆润一法,也是建立在自己有威望的前提下,不然到场的没几个重要门派,更没几个大人物,赵舟大可以不去。

    ‘能邀请小半个中原。这青灵道还真是个大门派。’赵舟看完书信,则是思索自己,书信一折,望向了关心自己的众弟子,

    “去一人把车子开过来,晚上先到丰省,休息一夜。待得明日去青灵道拜山,让道长与西部八省众派,都看看他徒弟徒孙的罪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