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四十章 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翌日,清晨七点。西省赵氏武馆门口。

    贺朋等人在今早练完武,便向着馆内的赵舟一捧手,道别一声,回往学校。

    这也是小假期匆过,众弟子又到了上学上班的日子。

    不过,这一个小假期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比他们一辈子见识的都要多,更做到了常人一辈子没法做到的事情!

    因为在昨日的时候,不管他们再怎么不情愿,但为了这‘投名状’,也皆是拿起刀剑在浑浑噩噩,或是手脚哆嗦,亦或是闭目的状态下,像是刺人皮玩偶一样,最少杀了二十人!

    这也最终完成了自家神仙馆主的吩咐,都获得了可以挑选绝学内功的机会!

    “我昨天浑浑噩噩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要不是贺朋师兄在回来的路上告诉我,我还不知我杀了二十四人..”

    如今。

    他们走在大街上,小声交谈,正在唏嘘昨日发生的一切,好似恍然如梦,不敢相信自己能下去手杀人。

    可此时他们聊归聊,却没有昨日狼狈呕吐的样子,也没有呆呆愣愣的迷茫,更没有对赵舟有什么恨意。

    反而他们向着学校行去的一路上,精气神充足,身子行的笔直。

    但也有的弟子勾着脊椎大梁,双手好似划船般一摆一挑,亦或是有的弟子轻踩脚步,一起一伏,都在无时无刻的练习着昨日才获得的内功法门。

    而他们所练的功法当中,其内就包含了少林‘易筋经’,武当‘梯云纵’,逍遥派‘小无相功’,全是顶尖门派的顶级功法!

    再加上赵舟昨日又帮他们洗髓换骨,赏赐药膳。如今几人体质如原先的贺朋一般,力有四五百斤,都算是‘武林小高手!’

    特别是再算上这些‘顶级秘籍’,他们‘自身起点’更是高的没边,远远超过了此方世界的所有门派弟子!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激动还来不及,怎么还会迷茫前路。

    同样,他们更是感激自家馆主还来不及,怎会还有那可笑的恨意。

    尤其几人去往学校的一路上,也是闲的无事,还在聊着这‘对与错’,都在向着周围的师兄弟们表明着自己的‘忠诚武馆的心思’。

    “馆主说了,玉不琢不成器!何况咱们杀的都是邪教中人!”

    “而让我想来,咱们杀了那些人,更是应该被‘中原修炼者’称为正义之师才对!”

    贺朋行于众人中心,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正在循循教导着两侧的诸位师弟,“并且,馆主说严师出高徒。哪怕让我们杀人,也都是为我们好,想让我们心性早点成长起来,省得与那青灵道的人一样!”

    “对,熊师兄说的对!”旁边的熊子神色严肃,抱拳一礼,附和道:“那青灵邪道的事情就是例子。因为就是他们的师父放任不管他们,才会让他们那副德行!”

    “师兄言之有理!”旁边众弟子深以为然的点头,非常肯定贺师兄与熊子师兄的话。

    而他们聊天是聊天,练功是练功,礼数归礼数,身体幅度也不是很大,在附近的行人看来,只是觉得几人走路姿势‘奇怪’了些,显得‘太拽’,别的倒没什么。

    可不管如何。他们经过了这一夜的时间过去,也把那杀人的恐惧慢慢磨平,逐渐把‘后怕’的心思正了过来。

    不然,他们若是在抱着这般什么惊惧的心思练功,又见附近路人好奇的目光,早就心神杂乱,内力四散经脉,瞬间就走火入魔了!

    但众人心思能这么稳,也是赵舟告诉他们杀人这事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杀了一些邪魔外道,当成平成拍死苍蝇蚊子就好,反正都是为民除害,只是这苍蝇蚊子大了点罢了。

    但,不管这‘害虫理论’能不能说通。

    武馆门口的赵舟见到众弟子离开,并且觉察到他们没有其余的心思以后,也没什么想的,反而摸了摸卧在自己胳膊上的雏鹰。

    “这一个假期倒是又圆了几位弟子的筋骨。剩下的就是接着广泛收徒,或是在这些弟子当中先挑选一位‘记名’弟子。”

    “而真传弟子的事情。我这假期游遍几省,一路所观,倒是真没什么好苗子,还是随缘吧。”

    赵舟思索瞬息,把这事先压下以后,一边让旁边的周萧看着店面与胖嘟嘟的雏鹰,一边盘着手珠上了二楼,准备刷一遍‘深井地狱’,看看这颗青色舍利是哪一部天龙菩萨。

    毕竟,收徒只是为了发展势力,但发展势力的前提下,自身实力才能根本。

    赵舟一直看的很明白,不会舍本求末。

    而也随着赵舟上楼,刷完了一遍‘深井地狱’,观其井内图像,也得知那颗青色舍利为‘迦楼罗’,又名‘大鹏金翅鸟’,算是一种天生能飞的神异灵兽。

    这也难怪那青灵道人获得这颗舍利,又温养了几十年之后,可以驱使灵气,御空飞行。

    “八部集齐了五部,就差其三。而剩下的就是一边寻找,一边再把风灾与火劫再融几次,打好自身的底子。”

    赵舟盘算一番,定好了路子,才又开始接着想真传弟子的事情。

    而说白了,他所想的真传弟子一事,就是想找一位资质不错,并且喜欢练国术的人。

    但听起来是简单。只要赵舟展现实力,不管让弟子学什么,他们都会学。

    可真当一堆耳熟能详的顶尖秘籍与国术大纲一摆,让弟子们自己挑,怕是都会向往‘江湖’。

    同样。

    贺朋等人就是抱着‘侠客江湖’的想法,才挑的易筋经等类的内功秘籍。

    尤其对于他们如今被正骨的资质而言,修炼易筋经更是如虎添翼,不仅能把自身底子打的更好,还能相辅相成,让资质更上一层。

    而也是这般。

    赵舟得知也就没多言什么,反正又不是真传弟子,一切从宽管理,只要心性与实力提上来,不落了赵氏武馆的名头就行。

    “经过青灵道一事,贺朋他们也有了‘血性’,更懂得了‘规矩’。但以这样的性格,他们已经不融于学校的生活了。”

    赵舟念了几息,就熟练的打开了电脑,好似在寻找什么。

    只是,这倒不是他在众弟子身上按了监控器,准备实时监控,看看弟子们有没有‘遵守规矩’。而是他今日早已练完功了,正闲的无事,准备再找一款网络游戏玩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顺便在游戏界里也宣传一下‘有钱的赵师傅’名号。

    说不准放松娱乐的途中,还会再碰到一位‘有舍利的严老板’。

    而也在赵舟拿出限量版网银盾,准备开始玩新游戏的时候。

    时间也走到了早上七点半左右,大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

    同时。

    贺朋等人也边聊,边练功的漫步下,行了一路,穿过了学校大门,来到了大学的食堂当中,准备再吃点早饭。

    “馆主说了,咱们每天除了喝药汤,还得大口吃肉!”

    食堂内。

    贺朋兜里鼓鼓囊囊的,全是百元大钞,“众师弟,今天这顿饭我请了,一人两个肉饼,两个鸡蛋,一碗肉面汤。不够再添!”

    “贺师兄,这饭应该我请的!”熊子先是方方正正的抱拳一礼,礼数很到位,才开口说话。同样,他们等人的口袋内也是或多或少的装着一打钱,都是从邪教那里捞来的。

    尤其还不止这些,每人卡上最少六位数!并且还有很多古董物件没有处理,如今都在武馆内放着,准备这两天再卖卖。

    可不管怎样,食堂内的饭还是挺照顾学生的,都不贵。贺朋等几位大汉再怎么能吃,也超不了千数。

    “今天我请!”贺朋听到众师弟抢着要掏钱,则是大手一挥,两张红票子往食堂师傅一递,尽显豪迈之色,更显出了‘三师兄’的风采!

    而大师兄是复印店周萧,他是第一个进武馆的。但上班族冯诚与贺朋虽然是同时进,可因为贺朋年龄小,就排在了第三。

    当大家得知也没什么意见,反正都和自家人一样,没有因为师兄师弟的称呼,就有什么勾心斗角的想法。

    “谢谢三师兄!”熊子等人见到贺朋请客,也没废话,皆是‘啪’的一声,抱拳一礼,便站在了食堂打饭口,等着端饭。

    只是几人规矩上一板一眼,一会‘师兄师弟’的,倒是让盛饭的师傅有点摸不着头脑。更让食堂内的同学们多瞅了几眼,觉得几人是不是看武侠小说看多了,竟然敢在学校内这么明目张胆的‘拉帮结派!’

    “上次大二的冯少就是拉着社会上的人干架,被学校开除了,还是全校通报批评。没想到事情还没过去几个月,又有人开始搞这团伙势力了..”

    同学们大致这般想着,更有人准备给老师通风报信,打一打小报告。

    不过,当他们看到这些人皆是体育部的壮汉,又是学生会的几位领导,也就没那嚼舌根的话,权当熊子几人是在‘闹着玩’。

    而贺朋等人虽然知道自己这般会引人瞩目,显得太‘做作、别扭’,和大学生活格格不入,但是‘师门规矩’不能乱!

    并且这‘懂规矩’又有什么丢人的?

    尤其自家的‘仙人馆主’更是重礼数的人,他们也是引为榜样,平日来更是众师兄弟们互相监督,纠正各自错误。

    再加上他们昨日又杀了‘不懂规矩’的人,也不难保证是不是自家馆主给予他们的‘警示’,让他们‘引以为戒!’

    ‘在乎学弟们的眼光干什么,做好自己的就行!我又不是为了别人活的..’熊子这般想来,更是以身作则,等饭菜端好,先示意贺师兄落座。

    “师弟们客气了。”贺朋当仁不让的坐在了饭桌,才向着身后的熊子等人侧手道:“诸位师弟,请!”

    “请!”熊子弟子落座,身子端得笔直,就像是这段假期时间在武馆内吃饭一样,有板有眼。

    “我曹,这还真演上了!”食堂内的同学们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觉得几人‘太入戏’、‘有点意思’。

    “也不知道政教处的处长来了以后,他们会不会一哄而散,写下‘认错保证书’?”还有的同学在小声开着玩笑,可也没有去汇报什么。

    而也在众同学小声攀谈。贺朋等人围着一桌,吃着丰盛鲜汤肉饼的时候。

    食堂外面突然‘嗒嗒’脚步声,走进二十来位同学。并且他们略微扫了一眼,就直向着贺朋这一桌行来。

    “贺朋,最近过的怎么样?”二十七名同学中的当先一人,笑着和贺朋打着招呼,看似两人早就认识一般。

    只是贺朋见到来人,则是说了声‘过的还不错’后,就有点不想搭理这些人。

    因为这来的二十几人,基本上都是赵舟第一次招募弟子的时候,没能坚持下来的人。

    而他们本来是打算着五一长假去武馆的,只是有的人回家,有的人看女朋友,他们单独几人又不好意思去,就一直拖着,拖到了现在开学。

    不过,他们昨天都返校的时候也商量了一下,决定中午放学的时候去赵舟那里,来个‘负荆请罪’或是用别的新鲜法子。

    但是他们当中有一人,刚才在学校门口见到了贺朋,于是又通知了一下众人,决定先一块来到了这里‘探探口风’,再看看中午如何行事。

    ‘这些人估计是看我那次运动会拿了第一,才知道馆主教的是真的。所以他们如今就是想要通过我这个口子,联系馆主..’贺朋心里清楚的很,于是,更不会让他们顺着杆子往上爬。

    毕竟,贺朋就算领这些人过去,赵舟也不会同意,明显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并且不仅如此。他们还曾经嘲笑贺朋‘蹭吃蹭喝’,以及诸般言语都有点不太好听。

    以至于贺朋如今功成,没有去找他们事都是好的,哪会想和他们废话什么。

    ‘嗒啦’碗筷声音响起,贺朋接着吃饭,无视了桌旁的二十来人。

    ‘这是大师兄说的“逃兵?”’熊子等人思索着,见到自己师兄没说话,也很懂规矩的没去沾这闲事,一同扒拉饭碗就行。

    但二十来人的其中一人,则是望向了吃肉饼的熊子,语气笑哈哈道:“熊哥都不说句话吗?咱们好歹也是一个班的!”

    “说什么?”熊子被人点了名,这话得接。

    “说一说..”这人也是顺着杆子爬,想要让熊子说一些圆一圆气氛之类的话。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贺朋把碗筷一摆,向着这人道:“这事不要提了。”

    贺朋说着,又望向众人,“是你们自己没能坚持下来,就不要再多说了。这天下没有后悔药。”

    “帮忙说句话都不行?”这二十来人听到贺朋说话不给面子,也忽的一下来了脾气!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让贺朋帮他们去武馆内说句好话,动动嘴皮子多简单的一件事情,怎么现在弄得比求仙拜佛都难?

    “那赵馆主脾气那么好,不就是说说话吗?”有人‘切’了两声,也不想和贺朋说话了,大不了自己去武馆问问。“就是,赵馆主脾气那么好,怎么会教出你这样暴脾气的徒弟。”也有人摇了摇头,抬脚就走,心中更是决定了今后再也不和贺朋打交道。

    “都是一个学校的,这抬头不见低头见,必要这样?”有的人在当和事老。

    “等!”但众人当中却有一个东瀛人伸手拦着想走了两人,又用有些别扭的中文询问道:“他..是你们说的高手?”

    “对。”有人应了一句,好似有点不敢得罪这位留学生。

    “我要是能打败他,你们跟..我练空手道吧!”这个东瀛人则是早先听闻了什么武馆的消息,继而就跟着众人过来看热闹的。

    当然,以他们弹丸之地的精神,还会顺便再挑战一下这个瘦不拉几的贺朋,来宣传一下他们的空手道,就是那抬着胳膊劈砖头的那种。

    哗啦——

    而贺朋听闻了这东瀛人想要练练,则是身子一倾,一式燕子抄水,提膝就踏,根本和这东瀛人就没什么废话!

    因为自家馆主曾经说过,东瀛人也归为害虫之类,见面杀了就是道理!

    同时,这东瀛人也是没想到贺朋二话不说就动手,继而还没反应过来,随着‘啪嗒’一声脆响,他大腿骨在贺朋的接近千斤的力道下尽碎,身子滑行七八米远,‘砰砰’撞到了一排桌椅,多处关节受损,一时间疼的晕了过去,躺在了地上不动了!

    这还是贺朋想着在学校杀人不太好,于是稍微留情了一下,不然踹到了心口,这人早就死了。

    “杀人了!”但是食堂内的同学看到如此震撼的一幕,猛然尖叫了几声,吓得站起了身子,撞到了身前的桌椅。

    “这是武林高手?!”还有看到东瀛人腿骨变形的同学,更是瞪大眼睛,‘哗啦啦’的窜离座位,不顾汤汁洒了一身,赶忙远离了东瀛人躺着的地方。

    “报警!”而这二十来人看到贺朋好似把人打死,也忽然迷瞪过来,赶忙拿出手机。

    因为小打小闹,大家都是年轻人,带着骨气,就不吭气了。严重一点,也是能遮就遮。可如今这好似是死人了以后,那是谁都不敢隐瞒,只能让警方来查。

    尤其他们还听闻这留学生身份不一般,根本不是自己能招惹的,肯定是要摆脱这次事件,省得牵连自己等人!

    “这事和咱们没关系,是贺朋动的手!”这二十来人也是被这一幕吓的不轻,一瞬间打消了什么去武馆的心思,反而还没等接通电话,就相互撇清与这事的关系,像是相互‘串供’一样。

    同时,他们也怕贺朋找他们的事,继而跑到了食堂另一头,离贺朋几十米远,站在了食堂入口处,心神才稍微安定了一下。

    而贺朋把人废了以后,则是神色不变的坐在了原先的位置上,与同样气定神闲的熊子等师弟接着吃饭,好似有恃无恐!

    “他们难道就不害怕?!”这二十来人当中有的愣住。但更多的人是等到警局电话打通以后,赶忙说着这里发生了命案。

    “不对,那熊子的父亲只是一个装修公司老板,根本得罪不起这位留学生!”胆子大没走的同学,也是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在胡乱猜测,想知道贺朋等人为什么‘有恃无恐’。

    “快快!”几分钟以后,校方也是接到通知,来了不少老师,以及医务室的人员,想看看东瀛人还能不能抢救。

    “你们哪个班的?!”同行而来的政教处主任则是大步走到贺朋桌前,“还有体育部的张熊,你们还想不想毕业了?”

    主任火气是真的大,怒目圆瞪,就像是黑旋风李逵一般,得势不饶人!

    只是也在他接下来朝那伤者看去,看到东瀛人弯折变形的腿骨从皮肉露出,又僵硬扭头瞧见贺朋等人望着自己不说话以后,则是忽的心中一炸,一扭头走了!

    “欺软怕硬!”很多同学都瞧见了这一幕,说实话是有点出了一口恶气,但更多的是感觉这事越来越大了。

    因为那东瀛人虽然没死,可是免不了落了一身残疾,还不如死了了当。

    “说不定这东瀛人会讹贺朋一辈子!”有人叹息两声,感觉贺朋一家子毁了。

    “那东瀛人的父亲是本市的一家进口车车行老板,听说认识不少大人物!”还有的人听闻过东瀛人吹袭,得知了一些小道消息。

    而不管众人怎么说。

    又当几分钟时间过去,一直等到外面响起‘滴滴’警笛声,八辆警车直接开到学校食堂外面,众位同学才是话语一顿,不说话了。

    “谁报的警?”十几位警察分列队形走入食堂,第一眼就看到了还在就地抢救的东瀛人。

    “怎回事?”一位三十来岁的副所声音洪亮,询问了食堂内的众人,想要快速知道一下事情经过,好做安排。

    “警察叔叔,是我打的电话..”那二十来位同学则是神情紧张,走到副所旁边,七嘴八舌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又指向了饭桌旁边吃完饭后还在安心喝水的贺朋几人。

    “就是他们打的!”二十来位同学异口同声。

    并且有的人脸上还有幸灾乐祸的样子,是记恨贺朋原先不给他们面子。

    ‘现在怕了吧..’一人心中畅快出气,想要大笑几声,但这场合肃静,他只能一只手掐着自己的大腿上的肉,保持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悲愤样子,就像是后悔刚才没有拦着贺朋一样!

    “警察同志,这些学生,学校是真的管不了!您带去局里,通知他们家长吧!”教导处主任也不知道何时又回到了食堂,开始说着贺朋等人怎么怎么着,不尊师重道等等。

    “这位老师,不要说无关的事情。”副所则是挥手打断,根本不给他面子。

    同样,也在下一瞬间,随着这位副所朝着贺朋等人行去。

    在这二十位同学与教导处主任想来的‘举起手来,趴下别动’标准喊话没有随之响起,反而这位副所走到了熊子等人面前,好似确认了一番,才开口问道:“是你们伤的人?”

    这位副所正是前段时间教育贺朋熊子等人的副所。

    而这时间也没过去多久,他也一眼出了熊子等人,正是那位‘神秘赵馆主’的徒弟。

    可这么多人在这看着,他就算是不敢得罪贺朋等人,也没法明目张胆的庇护,只能先把那东瀛人送到医院以后,再去武馆一趟,看看那赵馆主能不能摆平,别让自己左右为难。

    “带走。”这位副所归理完了思路,也轻微一点头,让贺朋等人跟他‘走一趟’。

    “好。”贺朋等人瞧见副所的神色,琢磨一下,也是明白这个意思。继而他们老神在在的就跟着副所出了食堂,上了一辆面包车样式十四座的警车。

    而接下来,副所安排了伤者以后,对这二十来位同学就没有那么好的神色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带走!录笔供!”副所让手下的警察看着,让他们分别上了其余几辆车子,防止他们串供。

    而他则是上了那辆十四座警车,向着后排坐上的熊子等人略微一点头,才看向了驾驶位上的老警察道:“李老师,先去一趟西街赵氏武馆。”

    “赵氏武馆?”老警察挂档的动作一顿,知道这几人怕是有‘门路!’但随后李老师又接着熟练起步,什么疑问都没有,专心开车就是。

    滴滴——

    也出了校园,一路行过。

    八辆警车本是一同向着警局方向行去,可是开着开着,当路过了赵氏武馆的小街口,那辆十四座的警车就脱离了车队,向着不过几十米外的武馆行去。

    “他为什么..”另外几辆警车上的二十来位弟子瞧见了,倒是一愣,发现这事绝对有问题!

    但是他们说着,又见到驾驶位上的两位警察一点表情都没有,更是一瞬间心中发冷,慌忙闭起嘴巴,不敢说话,只想自己录完口供、笔供,安安稳稳的回学校就行。

    因为他们也不是没看过什么小说,哪里还不明白人家馆主这是有关系,可以让自己弟子先在‘外面串供’,再去‘里面口供、笔供’。

    ‘我只要能回去,再也不去找贺朋的事了..’他们又开始后悔了。

    而在武馆门口。

    滴滴——

    警车刚停在了这里,正在练功的周萧也朝外望去,看到警车当中走出了贺朋等人。

    “怎么回事?”周萧收起了架势,作为大师兄,肯定要询问一下。

    同时,赵舟也从楼上走下,望向了走进馆内以后,突然有些沉默的众弟子。

    “馆主..”贺朋等人见到自家馆主的一瞬间,说话更是有些支支吾吾了。

    因为他们虽然在外面表现的豪迈,是不想为馆主丢面子。可真当他们回到了武馆,那心里就是七上八下。

    毕竟,打人虽然没错,赵舟也让他们打。但是在他们想来,自己等人早上去上学的时候,自家馆主好像是真的让他们好好去读书,没有让他们在学校里面找事。

    这就像是父母才把孩子送到学校,让他好好学习,可转眼父母刚到家,那头的孩子就在学校打了人,被老师赶了回来一样。

    可想而知,孩子真到了家门口,不管是心中愧疚,还是怕挨打,都是不敢进家门。

    只是赵舟见了,则是没有搭理他们,也没有说他们,而是向着想言什么的副所询问了一下事情经过。

    而也在一番说道。

    赵舟得知了前因后果以后,才向着心中害怕责罚的众弟子道:“既然回来了,那哪里都不用去了,今日在武馆好好练武就行。”

    “而为师,等会儿会去你们学校一趟,与你们院长沟通一番,这学,以后就不用去了,反正你们无心学习,那么今后专心在武馆内练武就好。”

    赵舟说着,也没理会突然露出笑容但又赶忙低头的众弟子。

    而是望向了旁边副所,看到了他的脸色有点无奈,也知道自己有些太过霸道,于是也卖个面子,拱手向着副所道,

    “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伤了筋骨很正常。可在赵舟想来,孩子还小,就没必要再去局里走一趟,有话在这说就好。”

    赵舟和和气气,一边让周萧去复印店里取笔墨,一边又望向了神情变为苦笑的副所接着道,

    “但赵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若是那人实在伤的重了,副所不妨说下医院地址,我今晚便买些水果,带着徒弟们去看望伤者一下。顺便再去伤者家中说道说道,我相信那人的父亲应该是能体谅一下才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7/1661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