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31章 沈崇你个混蛋
    这三天,林知书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过来的。

    她守住了自己的诺言,那天之后真没再带欣欣去过医院。

    尽管欣欣闹得很厉害,她依然扛住了。

    小孩子终究还是能哄下来的,林知书告诉欣欣,爸爸的病已经好了,不在医院了。

    爸爸请了好多天的假,得回去上班了,很忙的,不要去打搅爸爸。

    等过些天爸爸不忙了,妈妈再让你去找他。

    林知书一边这样哄着,另一边又同时想了很多办法,每天都让蒋玉把欣欣在学校里交好的同学请到家里来玩耍。

    几个小孩子闹着闹着,三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但林知书却并不轻松,告别后的第二天,她耗费巨资从美国克利夫兰请来的全球顶级医疗团队下飞机的同时,她就曾试着背着欣欣给沈崇打去电话,也吩咐蒋玉想办法联系上他。

    哪怕沈崇自己都放弃了,但林知书却并未真的放弃他,甚至早在与胡教授见面后就开始安排人联系克利夫兰方面。

    但结果却很无奈,无论谁的电话打过去都无法接通,提示是没有信号。

    这时候沈崇的手机已经上缴给鼠爷,鼠爷正吩咐手下磨磨蹭蹭的改装着呢,打得通才有鬼。

    蒋玉无奈,又到西华医院打听,院方给出的明确说法是沈先生已经痊愈出院了。

    林知书会信才怪,她坚定的认为沈崇自知命不久矣,不愿死在医院中,强行出院,想找个无人问津的地方默默死去。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林知书发动了极大的关系网,上穷碧落下黄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照理说,以林知书使出去的力道,哪怕是长年在逃的通缉犯也该有点苗头冒出来了,可结果就是沈崇这人仿佛凭空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唯一的线索是他出院之后打车去过温河县,在天香国色里买了很多玩具,然后又带着东西回了市区,再到电脑城买了新电脑和新手机,还是通过透支信用卡和网贷买的。

    最后,他把电脑带回了家,再莫名其妙的去了西二环,从此了无踪影。

    林知书在心中揣测着沈崇的行为动机和心路历程。

    他为什么要做这些?

    回天香国色,是因为他想在临死前再看看和欣欣留下重要回忆的地方?

    他买的那些玩具,应该也是欣欣曾买过的吧?

    这是他留给欣欣的最后的回忆?

    透支信用卡与网贷疯狂消费,正符合普通人临死前的行为模式。

    他买的电脑对普通人来说还不便宜,属于中高端配置。

    林知书觉得,或许这是出身贫寒的沈崇心中多年的夙愿。

    以前他省吃俭用的过日子,想要却又舍不得。

    他无亲无故,更无资产,银行与网贷都无法追回欠款,人死债消。

    现在他拿不用还的钱买了这些东西,哪怕只能看一眼,也算弥补生前遗憾了。

    可林知书觉得到时候自己还是要掏钱帮沈崇把钱还了,不能让欣欣的爸爸变成个用命来赖账的老赖。

    或许,他真的已经死在某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了。

    沈崇你这个……混!蛋!

    这天下午,林知书从公司回家,正好蒋玉陪同着欣欣同学的家长将人送走,欣欣站在家门口与同学依依惜别。

    林知书让司机停车,脑袋靠着车窗,远远看着什么也不知道的女儿,内心一片惆怅。

    我这谎到底该怎么圆下去呢?

    现在就告诉欣欣,爸爸又换工作了,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很久都不回来?

    可从小就在国外长大的欣欣没那么好骗,她坐过很多次飞机,去过很多地方,她知道这世上没有远到飞机都到不了的地方。

    头疼。

    沈崇你这死没良心的,你倒好,两腿一蹬就把自己不知道埋在哪儿,什么也不用再管不用再问。

    留下我孤儿寡母在这世上,你怎么对得起我?

    怎么对得起欣欣?

    她又悚然惊醒,我一个人活了这么多年,没有沈崇我也把欣欣好好的带到这么大,为何莫名其妙在脑子里蹦出孤儿寡母这种可笑的词?

    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终于不用再被欣欣老闹着要去见爸爸,也终于可以放下芥蒂,开始试着去接纳那些追求自己的年轻俊杰。

    哪怕最后真找了个“演员”回来,但只要他能在欣欣面前演好一辈子的“好爸爸”,也不是不能接受吧?

    反正我也讨厌那种事,我甚至不需要和对方有什么夫妻之实。

    对方只要乖乖演个好爸爸就行了。

    我不愿意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强迫我……

    好吧,除了沈崇这个混蛋。

    总之,今天我再给欣欣撒下最后一个谎,以后就不用再撒谎了。

    等她再长大些,自然也能承受这件事。

    所以我其实应该开怀大笑?

    可我笑不出来。

    那么,我应该悲伤?

    林知书摸着自己的脸颊,的确有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所以我的确是悲伤的,我真可笑。

    那边欣欣刚送走同学,转身就看见远处停着的妈妈的车,撒着欢儿就往这边跑来。

    车里的林知书用衣袖轻轻抹掉脸上的泪花,收拾心情,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开门,下车。

    女儿跑得近了,脸蛋红扑扑的,看来她下午玩得很开心。

    “妈妈,你回来啦!”

    欣欣大声喊着,作势要抱抱。

    林知书笑着,并拢双腿,让欣欣一把扑到自己大腿上。

    欣欣的小脸蛋隔着绒风衣在林知书平坦的小腹上磨蹭着,“妈妈,欣欣好想你呀,明天可不可以不要工作呀?欣欣明天都不上学。”

    林知书无奈的笑着,摸摸欣欣的头,“妈妈不工作的话,就没有钱给欣欣你买新玩具和新衣服了啊。”

    欣欣想了想,眨巴着眼睛,略显犹豫着说道:“但是爸爸在上班呀,爸爸可以给我买新玩具和新衣服呀。”

    林知书想笑,又笑不出来。

    沈崇那点收入,一个月给你买个衣袖都不够吧?

    “爸爸给你买的和妈妈给你买的不一样嘛,还有,如果妈妈不工作的话,很多叔叔阿姨也会没有工作,就会有很多和欣欣你一样的小孩子没有新衣服新玩具了,不可以的。”

    欣欣失望道,“这样的吗?那妈妈你还是继续上班吧。但是我可以去找爸爸玩呀!现在让蒋阿姨带我去找爸爸,好不好?”

    绕来绕去,结果又绕回到林知书最不想听到的话。

    林知书微微张嘴,现在就想给欣欣撒完之前只撒到一半的谎言,告诉她,爸爸很久很久都不会回来了。

    但她嘴张到一半,看着女儿那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又觉得于心不忍,更怕被不断的反复追问。

    “妈妈,你快告诉我可不可以嘛。”

    欣欣抱着林知书的手不断的摇晃着。

    林知书依然不答,只牵着欣欣往别墅大门走去。

    蒋玉在铁门边候着,见林知书被欣欣烦得不发一言铁青着脸的样子,赶紧迎上前来,说道:“欣欣,蒋阿姨带你去看动画片好不好?妈妈还要工作。”

    欣欣躲开蒋玉的手,大喊道:“不要!我不要!我要爸爸!我要我的爸爸!”

    “别喊了!”

    林知书突然就发火了,“欣欣你能不能听话一点!妈妈已经很累了!”

    林知书的声音有些大,欣欣被吓了一大跳,吵闹声戛然而止,短暂寂静之后取而代之是低声啜泣。

    “蒋姐,你先带欣欣上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林知书揉揉自己酸胀的太阳穴,强行将欣欣的小手送到蒋玉掌心,然后走到泳池边凉亭下,抽了张椅子坐下来。

    蒋玉叹口气,俯身哄哄欣欣,牵着肩膀还在兀自抽动的小女孩进了楼。

    坐在湖边,林知书犹豫再三,打了个电话出去,并非给沈崇的,而是找上另一个熟人。

    “老古,帮我在北山公墓联系一块墓地。尽快,要风水最好的地块。好的,你先帮我问一下,问到了马上给我回复。”

    她是要给沈崇买块墓,哪怕找不到尸体,衣冠冢也是要的,将来万一找到再放进去好了。

    不管他现在到底死没死,但至少也快死了。

    他没有双亲,和其他亲戚也早已断了联系。

    如果他真死了,有能力又愿意给他安排后事的,其实只有自己,总不能让他成孤魂野鬼吧。

    而这个时候,活蹦乱跳的沈先生正坐在公交车上疯狂编排林知书打算如何剥夺自己的抚养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