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146章 神来之笔
    如果乐乐爸爸到此为止,不再继续发挥,那他今天应该不会倒大霉。

    可沈崇因为欣欣而额外赠送给他的宽容大度,让这男人产生了错觉,认为看起来斯文有礼的沈崇挺好欺负。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就是这道理了。

    乐乐爸爸突然站了起来,从另一边绕着孩子们走了个圈,冲到欣欣背后。

    他也没看欣欣的画,嘴里继续吐槽着,“小姑娘家家就在家里打扮好了,跑出来学什么画。”

    说完,他以极快的动作俯下身去,捏开画板上的夹子,将欣欣画得差不多的画一把拿了下来。

    骤生变故,欣欣正画得认真呢,哪想到会有人来抢自己的画。

    封吹雪面色大变,没料到乐乐爸爸这么过分。

    大人间说点风言风语,沈先生不和你计较,你怎么会想到去对小孩子的画出手!

    沈崇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发现自己真是小瞧了人的劣根性。

    这男的活该离婚,什么叼毛性子,怕是有点神经质吧。

    心里咒念着,沈崇已经起身。

    那头欣欣先放下画笔,然后猛的直起身子,以极快的速度去抢乐乐爸爸手中自己的画,“还我!”

    乐乐爸爸往后退出去一步,下意识用力往回扯。

    嗤啦一声,欣欣快画完的水彩画,从中间被扯成两片。

    欣欣手中一片,乐乐爸爸手中一片。

    乐乐爸爸稍许有些尴尬,他没想到这小女娃反应这么快,动作这么突然。

    欣欣的眼睛一下子红了,但却没哭。

    沈崇鬼魅般站到乐乐爸爸身边,梁仔如果在这里就能闻出来,老大身上散发着要揍人的味道。

    封吹雪的动作也不慢,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沈崇与乐乐爸爸中间拦着。

    这里毕竟是她摊位,出了事对她不利。

    她先一把从乐乐爸爸手里抢回半截画,又好声好气的从憋着劲的欣欣手里要回另外半截,拼在一起,顿时眼神大亮。

    封吹雪就这么两手各自举着半截画,拼着展示给大家,嘴里夸道:“欣欣画得很好啊。乐乐虽然得了奖,但要赶上欣欣,还有些距离呢。”

    她这是在打圆场,沈先生现在已在爆发边缘,大概只有夸他女儿才能让他高兴一下了吧。

    不过封吹雪真不是昧良心瞎夸,欣欣这副水彩画的确厉害。

    里面是一家三口手拉手逛游乐场的场景,比小男孩乐乐画得好多了,色彩运用简直专业,人物刻画不仅传神,但眉目都抓得十分生动。

    一家三口的容貌特征都抓住了,里面的小女孩瞧着很像她自己,男人的眉目则和沈崇此时的形象神似。

    更厉害的不仅如此,她甚至用不多的水彩笔墨,勾勒出好几种游乐场里的娱乐设施。

    这才多久没见,欣欣小朋友居然也突飞猛进了。

    封吹雪展示一番,立刻引发惊叹。

    乐乐爸爸可算看到,顿时面红耳赤。

    他眼睛不瞎,这小女孩的确比自己儿子厉害多了。

    沈崇这时候还蹲在地上哄欣欣,“欣欣不要哭,画没有了,我们回头再画一副,好不好?”

    欣欣鼻子红红的,还是没掉泪,就是讲话有点哽咽。

    她茫茫然的摇着头,“我……我画的是我梦里的事情,外婆……外婆说这种画不能坏的,坏了就不吉利。我的梦成不了真了。”

    沈崇又从封吹雪手里接过裂成两半的画,看着里面的场景,有点心疼。

    上次欣欣画的是一家三口看落日,今天画的又是一家三口手拉手逛游乐园,还记得她的生日愿望也是要自己与老林一起陪她过。

    天知道自己这倔强又懂事的女儿到底做了多少次这种梦。

    沈崇摸摸欣欣的脸蛋,“我们把画粘起来好不好?”

    欣欣继续摇头,“不,不要。粘起来就更不灵了。”

    沈崇深吸口气,慢慢站了起来,“吹雪老板,你让一下。”

    封吹雪直摇头,“沈先生,你别……别冲动。”

    乐乐爸爸还不知道大难临头,还不服气,“小时候画得好有什么了不起,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沈崇斜跨一步,避开封吹雪,摆臂出拳,怒骂。

    “佳!我佳你一脸的佳!”

    没什么风云雷动,他就是那么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劲道十足的一拳揍在了乐乐爸爸肚子上。

    这男人捂着肚子吐着酸水就软了下去。

    沈崇已经收了力道,不然这一拳能打爆他的脾脏。

    职业选手对付普通人就是这道理,多出一拳算我输,保证一步到胃。

    “爸爸!”

    小男孩乐乐扔掉画板就扑到他爸身边,开始嚎啕得震天响。

    封吹雪没料到沈崇行事这么雷厉风行,说动手就动手,都不带眨眼的,事先都没征兆的。

    沈崇脸上却依然笑眯眯的,反倒又去给欣欣做思想工作了,“欣欣,爸爸已经给那个叔叔惩罚啦。做了好事要表扬,做了坏事要受惩罚。所以呀,爸爸给他上了一课。”

    为了不在女儿心目中形成暴力男的形象,沈崇真的是煞费苦心,揍了人,还得装出副为人师表的样子。

    吐了好久的酸水,男人可算能咳嗽着说上两句,没安慰儿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恨瞪着沈崇。

    “咳,咳咳。你打人!咳咳!”

    沈崇脸上依旧笑呵呵,耸肩,“没有的事,我是给你免费上一课,教教你做人的道理。你泡妞我管不着,但你得擦亮自己的眼睛,别总想踩着别人的脑袋泡妞,妞也不会喜欢你这种货色。”

    封吹雪脸微红。

    乐乐爸爸勉强站起来,摸手机,“我……我报警。”

    沈崇依然在笑,“你只管报警好了。”

    “小伙子,脾气不要这么冲。不好的。”

    “就是,小伙子不然你们和解一下吧,和气生财嘛。”

    旁边公园里凑过来看热闹的大爷大妈帮着打圆场。

    其中一个大妈还走上前拼命给沈崇使眼色,低声道:“小伙子,道个歉,真的。我家老头子年轻时候也这么冲,因为个小事被弄进去关了几年,亏大了。”

    蜀都的大妈永远都这么热心肠。

    沈崇笑笑,“多谢大姐了,但这事还得让我从头说。这个人呐,我忍不了哇。”

    他也没添油加醋,只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讲了。

    立马就有大妈问封吹雪,“女娃娃,刚才真是这样?哟,小姑娘长得是挺俊的,真招人喜欢。”

    封吹雪红着脸点头,“大婶,是……是这样的。”

    沈崇又补刀,“所以呢,这位乐乐爸爸啊,带着儿子学画是假,公开调戏良家妇女,哦不,良家少女是真。他搁我面前哔哔呢,我也就把他当个屁给放了,当着我这当爸的面,撕了我女儿的画,你们说我该不该揍他?”

    有些脾气冲的老头果断跟着举手挥拳,“该揍!狠狠的揍!我家娟娟小时候被流氓调戏,我追了那孙子三条街,腿都给他打折了!”

    “对!虽然我家的是娃,但我也要说,谁敢欺负我孙女儿,我打死他!”

    “揍死丫挺的!”

    群众们自有自己的判断,现场民情闹成这样,恐怕乐乐爸爸报警也讨不得好,他自知理亏,牵着儿子灰溜溜的就跑了。

    林家那几个保镖藏在人群中,见事情安然揭过,又悄没声息消失掉。

    等人陆续散去,沈崇继续安慰欣欣,“我们把画藏在心里好不好?爸爸给你保证,一定让你的梦变成真的!”

    欣欣还是不高兴,“爸爸你怎么做到啊?”

    沈崇挠头,想了想,“呃,不知道。”

    欣欣突然说道,“我看电视里都演的,爸爸你亲一下妈妈,应该就可以了。”

    沈崇抚额,宝贝女儿你都看了些啥电视剧啊!

    “爸爸,好不好嘛。”

    欣欣撒起娇来。

    沈崇无奈点头,“呃,爸爸努力吧。”

    欣欣眼睛亮了,破涕为笑,“真的?那我回去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

    沈崇面色大变,“别!这是爸爸给妈妈准备的惊喜!你说出来就不灵了!得多给爸爸一点准备的时间!”

    欣欣这才略失望的讪讪点头,“好吧。”

    沈崇暗自抹了把冷汗,鬼门关前走一遭,这滋味比揍人恐怖多了。

    “就是我的画……唉。”

    欣欣虽然被安慰了回来,但看着破成两截的画,还是满心遗憾。

    沈崇想了想,准备自己照着欣欣的重画,但他信心不足。

    虽然他脑子记得清楚,也是个很合格的画匠,但要他复刻写实派的油画或许还行,让他完全复刻出孩子手笔的水彩画,反而更难。

    画画最难在想象力,更难在将心情融入画境,欣欣都做到了。

    沈崇这画匠很难将欣欣当时的心情融入进去,画出来就算看着一模一样,也缺乏灵魂。

    封吹雪这时候走了过来,蹲下说道:“欣欣,姐姐帮你画好不好,保证一模一样。”

    欣欣不敢信,“真的?一模一样喔?”

    封吹雪笑得眼睛弯成月牙形,“嗯!”

    沈崇也不信,“吹雪老板你别乱承诺哇。”

    封吹雪从他手里一把抢过两片画,“我可是专业的!一个月前我可能还没信心,现在嘛,就看我的吧!”

    沈崇不动声色直挑眉,她竟直接说出来了?

    听她这么说,她不仅气质有变化,画技在一个月内也突飞猛进了?

    欣欣抽了凳子坐在封吹雪后面看小姐姐一笔一笔的画,嘴越张越大。

    她记不太真切自己刚才是怎么画的了,但小姐姐上色的顺序好像和自己刚才真一模一样?

    封吹雪一边画,还在一边给沈崇说话:“对了,乐乐爸爸回头万一真报警了……”

    沈崇无所谓的摆手,“没事,随他来,倒是给你添麻烦了。”

    封吹雪也不在乎,“等会我就把学费给他退回去,再把他拉黑了,这种人我不伺候。”

    沈崇又问,“吹雪老板你刚才说你一个月前还没信心?进步这么快啊?”

    封吹雪不假思索的答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呢,这段时间好像每天醒来对色彩和构图都有新的认识,好像看什么都五彩斑斓起来。我还去看过心理医生呢,医生说我没病。”

    “爸爸!你不要打扰姐姐画画啦!”

    欣欣心急自己的画。

    沈崇果断闭嘴。

    接下来,他大约有点能体会科信处里众人看自己时那种拜神的眼神是怎么来的。

    吹雪老板的画技,真的有点吓人,让人惊叹!

    她完全复制了欣欣的画,从运笔结构,到收笔时的细微变化,再到两种或者数种不同的颜色层叠在一起的渐变。

    正如她所承诺的那样,一模一样。

    甚至,连神韵都完全复刻了。

    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着下笔的封吹雪,沈崇脑子里冒出四个字,神来之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