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161章 交代不完的临终遗言
    沈崇颤抖着手想去搂住梁仔,但却又害怕自己贸然动它,让它的心脏都从伤口里掉出来。

    倒在地上的梁仔偏头看沈崇,轻咳两声,“咳咳,老大,对不住了。”

    “都这时候了你特么别跟我道歉!”

    沈崇说着就想抱起它就跑。

    “老大别!你动我的话,我腰子就要掉出来了。咳咳,五香狗腰子,感觉味道棒棒哒。”

    “你踏马……踏马在说些什么啊!”

    沈崇哆嗦着嘴唇,“我特么都是和你开玩笑的,谁要吃你了!鹰姐马上就过来,她是玄级高手,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坚持不住了老大,你发誓,哪怕你不吃我,也一定要把我做成五香味。五香味才是我的归宿,哦对了,快给我录音。”

    “干嘛!”

    “我有点话要给哈莉说。”

    沈崇摸出手机,“你讲,不要讲太大声,别晕过去。”

    福星高照,手机居然没壮烈,被没黄鼠狼抓到过。

    “哈莉妹妹你好,我是梁仔,来自吕梁山的吕啸粱,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骑你。这辈子看来做不到了,希望下辈子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在下倒挂金钩的厉害。”

    “你踏马,遗言就不能说点正经的!”

    “怕个毛,反正都要挂了,老大你记得一定要放给哈莉听。不然我死不瞑目。”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

    “老大你可别掉泪哇,你可是汉子呀。”

    “掉你妹的泪!”

    “记住了老大,一黑二黄三花四百,咳咳,千万不要浪费小弟我一片心意。哦对了,回头帮我给小主子说声谢谢。本来打算练壮一点,让小主子骑个田园野马什么的,咳咳……我……我快不行了。”

    “我真和你开玩笑的,我不吃狗子!”

    “我也跟你开玩笑的,自古好汉笑着走,我特么也是条好汉狗!”

    梁仔继续苟延残喘,胸口虽然是致命伤,但在失血殆尽之前,它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这种感觉是最痛苦,最绝望的。

    “等等!吃……吃?玛德我有点子了!”

    沈崇突然说道。

    梁仔略惊慌,“干嘛?老大你想把我做成麻辣的?算了我们先说好啊,不准吃我的鞭啊!”

    “滚犊子,有办法了!”

    沈崇把手伸到梁仔面前,他小臂上正有个先前黄鼠狼抓出来的伤口,现在已经愈合不少,但还是有丝丝血迹在往外面冒。

    “老大你干嘛?”

    “咬我的手!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老大你口味很重啊,回头吃我好二次循环再利用吗?”

    “别特么搞笑了!正经一点!我有自愈能力,试试看吧。你赶紧下口,试试能不能传给你。”

    这就是沈崇情急之下想出来的办法。

    不曾想梁仔却高傲的一撇嘴,“不咬,不吃。”

    “干嘛呢?你不想活了?”

    沈崇急道。

    “吾乃血统最高贵的纯血中华田园犬!不能丢了田园一族的荣耀!田园一族永远不会咬主子!死也不咬!我的前辈饿死也不会咬主子一口!”

    沈崇瞪眼,“你他娘的。”

    若非这货伤重垂死,他真想给丫一脚。

    “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要有这种无谓的狗骑士精神啊!”

    “反正我不咬!”

    沈崇试着把小臂塞梁仔嘴里,这货这时候倒来了力气,牙关扣得紧紧的,纹丝不动。

    “傻狗!”

    沈崇没奈何,心下一横,拿起手来,自己一口咬在手腕上。

    大动脉破了!

    其实这时候他腰腹间的伤口也在渗血,但那边没有大血管,他担心流量不够。

    脖颈上的大动脉流量更足,但很容易射歪,思来想去还是手腕最好使。

    没再理睬已经渐渐失去意识,碎碎念着什么“咬主子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能咬主子”的梁仔,他俯下身去,左手扶着右手腕,右手翻面朝下,像浇花一样往梁仔胸腔伤口洒血。

    时间渐渐推移,两三分钟后,沈崇脑门有点发晕,今天的出血量已然超标。

    他手腕动脉的出血也止住了,再去看地上已经彻底昏死的梁仔,这货伤得完全裂开的胸腔,竟真以肉眼可见的在迅速愈合!

    愈合效率比现在的自己略差一点,但与黄五品时差距不大。

    有戏!

    他再小心翼翼将梁仔破开的胸腔轻轻推挤在一起,也开始出现他本人身上拉拉链般的愈合效果了!

    又是两分钟过去,虽然这一片还是秃毛,但里面的肉已经完全重新长在了一起!

    试了试狗子的呼吸,虽然节奏很慢,但还在维持着,心跳也还在继续!

    骨伤一时半会儿不能好,但起码狗子的命被吊住了。

    若非自己失血量实在太大,害怕自己也晕过去,不然他真想再给梁仔身上开个小口子,再洒点上去。

    他先去把黄鼠狼妖的尸首捡起,塞皮带里扣着,再回身小心翼翼抱起梁仔就往回跑。

    沈神医此时又是头晕,又是欣喜。

    没想到真能成。

    我的血居然比白药还白药,简直是神药!

    看来,是附着在自己血液中的灵源能力短暂的帮助梁仔提高了恢复力。

    那将来万一宝贝欣欣不小心受伤了,我也能治啊!

    就是别人家的医疗兵给伤员打的是镇痛剂和消炎药,我打的是自己的血。

    代价沉痛了点,治疗过程可能也不太美观,但没关系呀。

    看疗效!别看广告!

    他往回跑没多久,背后再度传来利啸。

    顿足,回头,先前放了他个大鸽子的鹰姐电射而来,爪子下面还抓着条长达三米的蛇尸。

    果然不出所料,被黄鼠狼妖当成靠山和救兵的蛇皮哥,传说中的玄级大佬,在天敌外加实力碾压的鹰姐面前就是盘行走着的蛇肉羹。

    落到沈崇近前,鹰姐并未化形成人,说道:“刚才我看见这蛇,怕它逃掉,先去抓它了。这家伙倒比我想象的难缠,费了点功夫。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沈崇微微转身,秀了下别在身后的黄鼠狼尸身,“幸不辱命。但我的同伴受伤了,现在情况很危急,鹰姐你能帮我把它送去西华医院吗?”

    “可以。是我的判断失误,没先发现在林中的吕啸粱和黄鼠狼。”

    沈崇上半身的衣服已经碎得七零八落,倒刚好拿来给狗子当捆扎的担架,小心翼翼的将狗子包好。

    鹰姐再招呼声,便一爪提着蛇尸,一爪提着梁仔腾空而起直飞蜀都。

    梁仔已经空运去了医院,再往回赶时沈崇就没那么拼命了,他脑袋也昏昏沉沉,随时能倒。

    万一踩滑了摔下去,死倒是不会,晕肯定跑不掉,一觉睡醒之后鸡哥肯定得溜,顺便还得送小钢炮越野上西天。

    整整半个多小时过去,他才与继续搜山想要支援他的郑老板一行人碰头。

    “沈专家您这是?”

    郑老板惊疑不定的问着。

    沈崇此时的扮相实在狂野。

    上半身打光膀子,裤子也破破烂烂,前胸、后背、肩膀、手臂、小腿上全是纵横交错的伤疤,尤以他腰间的伤疤最为骇人。

    再配合他屁股后面别着死黄鼠狼的模样,活脱脱一名荒野猎人。

    沈崇有点脱力,但又不敢耽搁,没和郑老板客气,直接搭在他肩膀上借力,“郑总先别说那么多,赶紧送我回我的车上,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哦对了,帮我再安排个人送些流食到我车那儿,我没事,不用替我担心。”

    又是大半小时过去,等沈崇回到越野小钢炮上时已经快五点。

    今天终于等到正常的流食了!

    整整二十杯热腾腾的八宝粥!

    “沈专家你这精神状态能开车吗?不然我先送你去镇上的医院?对了,老刘头两口子马上过来,想给你表示下谢意。”

    沈崇摇头拒绝,一边喝粥一边发动车子,“不了,时间紧迫,改日再叙,帮我给刘老一家子说声节哀顺变。走了!”

    小钢炮越野呼啸而出,刚起步时差点冲歪,但幸好沈崇及时打盘子,又给拉了回来。

    在郑总和没能赶上恩人的老刘头一家子惶惶不安的目光下,沈专家以蛇形路线往蜀都疾驰而去。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沈专家往前开了大概两三百米,车子居然不歪了。

    “傻狗呢?”

    后座的鸡哥幸灾乐祸的问着,沈崇现在的狼狈相让它很有快感。

    “伤太重,请玄级的鹰姐送它去医院了。”

    “啧啧,真是活该。跟人混就这下场,活该!”

    “鸡哥,现在还白天呢,你别逼我对你动手啊。”

    鸡哥立马老实,过一阵子又憋不住,“反正我看你在天黑之前怕是赶不回去了,赶紧想好求饶的台词吧,说不定我心情好会绕你一命。”

    沈崇耍了个诈,“今天来这边的高手可不只鹰姐一个,鸡哥你别狂,你在玄级里也是只菜鸡。难道你不知道为了抓黄鼠狼妖,斩妖附近的高手都来了吗?”

    鸡哥顿时有点慌神,伸长脖子往车窗外望,总觉得天边飞过的随便什么鸟都很可疑,路边的蛾子或者小飞虫也很可疑。

    可怕,我竟完全看不穿这些妖怪的妖元!

    这会儿蜀都快到下班高峰期,开四个轮子的肯定不能及时到展曜大厦。

    沈崇索性先把车顺路直接开回正大天城,一路上顺便喝光二十杯八宝粥,虽然离痊愈还很远,但血倒补了不少回来,没那么晕了。

    就在地下车库里,他小钢炮换两轮子小蓝摩托,没时间换衣服了。

    沈硬汉就这么大冬天里光着伤痕累累的上半身,身穿嘻哈风十足的破烂裤,骑摩托呼啸入城。

    如果他胯下的不是小蓝摩托,而是哈雷,如果他两腿间的踏板里别夹着一只鸡,屁股上别挂着条死黄鼠狼,现在的他大概能给人史泰龙的既视感。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如此盛景,只叫路边行人纷纷侧目。

    冬天的蜀都天黑较早,六点四十分,正是即将华灯初上,夜色将落之际,沈硬汉终于将车骑到了展曜大厦附近。

    异变突生,在距离展曜大厦尚有五十来米距离时,沈崇突然觉得胯下传来股可怕的妖元辐射波动。

    不好!

    鸡哥变身时间到了!

    鸡哥身上涌出的辐射波动质还是那个玄级的质,但量却与转瞬前不可同日而语!

    鸡哥通体变为墨黑色,两爪悍然发力往下一蹬。

    小蓝摩托踏板位置从中折断,生生断为两截!

    沈崇在地上打了个滚,回头看着正大摇大摆往自己走来的鸡哥。

    它浑身的羽毛再不复原本的金红色,而是变成了比漆黑的夜晚更黑的黝黑,并闪烁着金属般的光芒。

    “鸡哥,有话好好说,别这样。怪吓人的。”

    当然其实他不是很怕,大概得被鸡哥狠揍一顿,然后目送它扬长而去了。

    鸡哥狞笑着缓缓上前,“兄逮,你先前不是很狂吗?想不想尝尝鸡爷我铁羽的威力哇。还骗我说有别的援兵,在哪儿呢?”

    沈崇正想摇头表示不想。

    他的背后却猛的又涌来股更为可怕的气势,只叫他通体生寒,头皮炸裂,四肢发软。

    这气势来得突然,去得更快,下一瞬便凭空消失。

    前一秒还不可一世的鸡哥突然秒怂,“沈哥,谢谢你不辞辛劳送我来这里啦!我早就想加入你们的大家庭啦!”

    沈崇回头,上半身修身职业西装,下半身黄黑条纹短裙的曳蜂大佬正笑颜如花的款款而来。

    她笑得很甜,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沈崇,我听说你的英雄事迹啦!干得不错哟,哎呀呀,你又带了位新同事来!真厉害!好漂亮的黑羽公鸡呀!公鸡大哥你好呀!”

    鸡哥果断低下自己高傲的透露,“美……美女你好。”

    尼玛!

    哎呀妈呀,这只大蜂子,好吓人喔,咯咯喔!

    曳蜂大佬及时出现救场,沈崇心头大石落地。

    他把黄鼠狼尸身一并交给大佬,说道:“曳蜂姐,我今天就不去基地了,我队友受伤了,得先去医院看看。鸡哥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帮我把它好好送进去啊。”

    鸡哥回头怒喷,“你别血口喷鸡!从今以后这里就是我家,求我都不走!”

    拽,就要拽到飞天。

    怂,就要怂得干脆。

    这就是鸡哥的鸡生哲学。

    不舍的看了眼再次壮烈牺牲的第二辆两轮座驾,沈崇果断将小马驹变成市政工作人员们的难题,打车直奔西华医院。

    还没到医院呢,好消息就来了。

    低头看手机。

    卧槽发财了!

    击杀黄级三品邪道组织恶妖黄鼠狼、协助击毙玄级六品邪道组织恶妖——王锦蛇、活捉护送并完成玄级六品鸡妖的心理辅导工作。

    一天之内连立三大功劳。

    西南分部最不务正业的科研天才、编外大佬沈上士要一飞冲天!

    【本书读者群号在简介里,大家加群时要看清要求喔,感谢支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