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179章 魔女梦溪
    回到家,沈崇用医生教的办法检查了下梁仔,然后他惆怅了。

    狗子的恢复情况并未逆天,只比普通狗子略快一点,大约是妖怪自带的生命活性增强,和自己远远不能比。

    这就意味着,为了狗子着想,不能让它出马。

    虽然梁仔这货听见能出去搞事,兴奋得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但沈崇还是保守的拒绝了它的非分之想。

    为了沈万山组合的长期可持续发展,不能竭泽而渔。

    “老大你就让我去吧,相信我,我吕梁山搜救神犬老吕出马,别说是猫,就连猫身上的跳蚤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为了能出门搞事,梁仔又给自己安上了新头衔。

    “省省吧你,你骨伤还没痊愈,不宜活动过多。有点自觉行不行?”

    “我自觉没问题啊!”

    “闭嘴!”

    沈崇决定去一趟基地,私人花点功勋值请人帮忙得了,找个猫而已,不见得需要梁仔这种顶级侦察兵,次一级的也行。

    只要能让欣欣高兴,稍微败点功勋值,可以承受。

    反正我现在超有钱,顺便还能找八哥标哥打听下到底是买进阶版还是凌云战靴!

    其实这事换到别人头上,也能到西南分部水贴区发悬赏帖。

    只要肯掏功勋值,不用多,税后二十个即可,有的是混吃等死的编外人员主动接单。

    但沈崇考虑到“大佬我错了”这个ID现在已经成了罕见的黄四品中尉,相当扎眼,实在不想在水贴区公开暴露真实身份,还是忍一忍吧。

    结果事情比他想象的还容易,回西南分部后,听说他有求,刚从外面回来的三十三中队里立马有人跳出来免费帮忙。

    正是顶替董沐成为第四小队队长的猫妖小哀,没想到这妹子看起来有点不好亲近,内里倒是蛮热心肠的。

    她理由倒也充分,既然走丢的是同类,反正接下来有两天休假,闲着也是闲着。

    沈崇没打听他们之前忙什么事,一日不转正,这些事他一日不会多嘴。

    别人主动讲他都不想听,生怕不留神给套牢了强行转正。

    此外,八哥也给了他明确建议,先买《灵源基础-进阶版》。

    在成为玄级,起码在练满黄级一品的体能训练之前,轻易不要尝试凌云战靴。

    那东西是双刃剑,一旦玩得不溜,失误劈了个叉,后果相当严重,能把人的身体整个撕裂了。

    八哥自己就有一双,试用心得相当深刻。

    凌云战靴本身是属于凌云套装的其中一个部件,要买齐所有部件后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套装共由战靴、肩甲、护臂、腰带、护腿板五大部分组成,没有手上拿着或者戴着的东西,头上也没有。

    这玩意儿与玄能拳套的运用方式和原理截然不同。

    其最大特点,是会根据使用者自身的心念和灵源(妖元)催动,为使用者提供额外的推动力。

    比如使用者想迈腿往前走,那么在抬腿跨步那瞬间,凌云战靴就会突然涌出股往前的推力,具体力道强弱根据使用者自身的灵源(妖元)强度而定。

    如果这一脚是凌空摆腿,再配合上脚底的推力,那摆腿的杀伤力将会得到极大程度增强。

    其效果有点像沈崇前世神话故事里哪吒的风火轮,看起来棒棒哒。

    可这东西一则是燃烧灵源速度极快,黄级四品恐怕动不了两下就得歇菜。

    二则是万一运用不纯熟,双腿的鞋子分别往两个方向推,那简直画美不看了。

    套装里没有头盔和手套也正因此事。

    腕关节相对脆弱,很容易就拉伤了。

    脖颈又不同于其他关节,反而需要保护。

    总不能学六神合体机器人,把拳头和脑袋飞出去砸人吧!

    当然,对于顶级的玄级选手来说,如果能凑齐整件套装,又将每个部件运用成熟,对战力的加持将会达到相当恐怖的程度,当然对身体的压力也会极大。

    可惜这东西实在太贵,到目前为止八哥本兔都没能买齐。

    听八哥说得恐怖,沈崇当场打消念头,拿定主意买进阶版了。

    和猫妖小哀谈妥后,沈崇看时间竟已到凌晨十二点,试探着给林知书发了个微信过去。

    “睡没。”

    “没,睡不着。”

    林总的潜台词,你孩子妈失眠了,不得关心我一下?

    “那正好,我这找到办法了,把你闺蜜电话给我,我去帮她找猫。”

    老林当场绝倒,就不该对他的脑回路产生任何多余的期待。

    “你也不看看时间!这都十二点,别人早洗洗睡了,你想做什么?”

    沈崇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候找孩子妈要她闺蜜的联系方式,还是要帮人家找猫,展开方式是有点奇特。

    正偷看他聊天的标哥拍拍沈崇肩膀,“沈哥,咱俩有得一拼啊。”

    沈崇没理他,“但你不是说别人着急吗,我看欣欣又怪难受的,我心里也急啊。”

    “得了,这事你甭操心,把欣欣哄开心就行。我们把蜀都最出名的几家宠物搜寻公司都给包圆了,这会儿正连夜掘地三尺呢。”

    沈崇只想吐槽她,你以为有钱能让鬼推磨,就能出豆浆啊?

    如果那猫真有你说的那么机灵,我打死都不相信搜寻公司的人能成功。

    我背后这位猫妖小哀,才是专业对口的最专业人士呢!

    沈崇又问了下小哀的意见,她表示没事,如果今晚没找到,明天再去也行。

    “那行,如果明天还没找到,你给我说,我带人……呃,总之我能搞定。”

    “我不信。”

    “林知书同志,请仔细回忆一下,过去你对我的每一次质疑,最终的下场是什么。咱们毕竟自己人,我成天这样被动的打你脸,我也很无奈啊。”

    “我睡觉了,晚安!”

    沈崇起身和三十三中队众人告辞,又赶回家,然后当着梁仔的面下单购买进阶版。

    他本意是想让狗子高兴一下,不曾想竟又把狗子给坑了。

    这货像望妇石那样等了个通宵,哈莉专员并没有来,只在第二天一早给沈崇发了个短信,表示由于购买商品比较贵重,保密级别较高,正在走程序。

    早上沈崇给梁仔说这事时,这货当场就晕过去了。

    林知书的闺蜜那边,和沈崇预料的情况别无二致,所谓的几大宠物搜寻公司忙乎整夜,全做了无用功,毛都没捞到根。

    “看吧,我就说吧,你赶紧和人联系一下,我这就去请高手。”

    林知书将信将疑,“你真有办法?不可能啊!”

    电话里,沈崇深吸口气,“我说欣欣妈,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这个人的情商真的有点低吗?”

    “你哪来的勇气嘲笑我!”

    “得了,咱们大哥别说二哥,脸上麻子一样多。麻溜的,你先给人打招呼确定一下,你闺蜜不反对,我这就带高手过去。”

    “中午直接在我闺蜜家小区门口见面吧。”

    “那也行。”

    挂断电话之后,林知书又很是无奈的给她闺蜜打过电话去,表示中午沈崇要过来帮忙找猫。

    向梦溪说不用了,自己都到公司上班去了。

    林知书耸肩,“他非得说他有办法,我能怎么办呢?”

    向梦溪调侃着,“哟,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吧,世上还有能让你林大女皇无可奈何的男人?”

    林知书抚着额头,这发小闺蜜也挺让她头大的,“你到底还要不要找猫了?”

    “他真能找见?”

    “反正他说可以,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

    “那行,我这就回家,你中午带他来吧。哎,我再问你个事啊。”

    林知书有点不详的预感,“说!”

    向梦溪调侃着,“你老说自己当初留下欣欣,只是想要孩子,和沈崇没有丁点关系,那你现在对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

    “那我可得好好看看了,反正我现在单着也是单着,到时候如果我看顺眼了,万一不小心给你撩走了,可别怪我啊。”

    林知书急道,“你这死妮子要点脸啊!想男人了自己去找,盯着我碗里的做什么?”

    这事她是真的有点怕,沈崇这死榆木头对自己好像是真没多少兴趣。

    以向梦溪这妖精的姿色和性格,说不定还真能给他撩歪了去。

    别看她现在好像是在开玩笑,如果不及时制止,她能当真!

    到时候真变成段子里那种闺蜜挖闺蜜墙角的丑事,怎么收场?

    向梦溪咯咯咯直笑,“还说没兴趣呢,都变成你碗里的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直面自己的内心,给你男人和你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呢?你自己又不珍惜,让人一直在外面吊着单着,这对人家也不公平呀。我可是为你好,现在的男人呐,结婚了要守身如玉都很难,更何况你还让他飘在外面。”

    “我是要给你敲响警钟,最近圈里圈外关于你男人的传言可有点多呢,夸他才华不凡,器——宇轩昂的可不少。你要不珍惜,他早晚会因为生理需求爬别人床上去,比起便宜别人,还不如照顾一下我这个孤寡老妞呢。”

    向梦溪在说到气宇轩昂时,用特别加重的语气拉长了“器”,相当的意味深长。

    “滚!是气宇轩昂!大气的气!你再这样我不带人来了啊!”

    “好好好,不逗你了。你懂我意思的,我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林知书揉着自己的眉毛,太阳穴胀痛得厉害。

    可她知道向梦溪说得没错,沈崇如今二十八岁,还在血气方刚的时候,加上他本来就是运动员出声,如今还保持训练强度,精力少不得旺盛。

    男人又不像女人的定力强,一直让这家伙飘着,万一他真爬上别家女人的床,那自己算个什么?

    可我总不能,真和他做点什么吧?

    我都完全没做好心理准备,完全没往这方向想过呢!

    这事真是想不得,一想就只剩下头胀。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

    与公司高层打个招呼,林知书拎包出门。

    沈崇这边则直接去了基地,猫妖小哀已经候着他了。

    并肩进电梯时,猫妖小哀想了想说道:“到时候我可能得用本体,不然我现在就先化形吧。”

    沈崇寻思是这道理,正想问她化形的话不需要去换衣间什么的吗,她就直接动起来了。

    沈崇瞪大了眼睛,相当好奇。

    加入斩妖这么久,更亲手抓过好些个妖,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妖怪化形的现场直播呢。

    只见娇小玲珑的小哀浑身上下突然亮起璀璨的光芒,恍如一盏人形节能灯。

    更不可思议的是,披在她身上的衣服竟也跟着她一起变亮堂了起来。

    再紧接着,亮闪闪到脸孔都看不真切的人形节能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在电梯间地面变成个小巧的身形。

    光芒再黯淡下去,出现在沈崇眼前的就是个很有气质的中华田园狸花猫了。

    地上并没有衣服。

    “呃……我还以为得帮你收衣服呢。”

    小哀轻轻的瞄了声,“我衣服是特制的,可以跟着化形一起变化。”

    沈崇长叹一声,“唉!”

    听小哀这意思,以后和别的美女妖怪打交道,能吃免费肉眼豆腐的机会很渺茫啊。

    “叹什么气?”

    “没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灵能者和妖怪的认识还是很浅薄呢。对了,如果买的话,这衣服贵吗?我考虑是不是要给狗子准备一套。”

    小哀摇头,“你说的是吕啸粱吧?不用,它要化形还早呢,才黄三品。”

    “也对。”

    沈崇和老林先在向梦溪家小区外面碰头,老林先给他介绍了下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故意敲打他。

    向梦溪住在市区里,也是个别墅区,看起来蛮高档的,别墅均价比老林的还贵,但房子面积小很多。

    向梦溪的确不是一般人,蜀都天际游戏公司的董事长兼CEO,一个狂热的游戏爱好者。

    天际游戏,华夏国内排行前十的大型手游及页游开发公司,估值五十亿。

    那么向梦溪的身家必定少不了。

    这倒是验证了胡青林那套圈子理论,果然是什么人就会和什么样的人走在一个圈子呢。

    林知书打着伏笔,“哎,等会你见着人小心点啊。”

    沈崇纳闷,“怎么了?”

    林知书叹口气,“她脑子不太正常,反正她说的话你当耳边风就行了。”

    老沈这次可算开窍,懂了。

    老林这是怕咱们一起演电视剧成三角恋啊!

    你对我这是哪门子信心啊!

    “好吧,你放心。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嗯?”

    “哦不对!我对一般的女人不感兴趣!”

    “哈?”

    “大姐,咱能正常的交流吗?我不是来撩妹的,是来办完正事就走的。你以为我请到帮手很容易吗?”

    林知书这才想起左看右看,没见人,“帮手在哪呢?”

    沈崇秀了下自己怀中的小哀猫,“在这。”

    “你用猫去找猫?”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此时此刻,林知书突然有种感觉,可能今晚又得请宠物搜寻公司的人来一趟。

    看她那满脸诧异到想打人的表情,沈崇没办法反驳。

    我又怎么好告诉你,人家小哀猫是斩妖里的小队长,可能人家的情商比咱们俩加起来还高呢!

    “你别开玩笑了!早知道你就这馊主意,我干嘛浪费时间陪你过来!”

    林知书果然不服。

    沈崇长叹一声,“欣欣妈,忘记被打脸的恐惧了吗?”

    “可你这也太乱来了吧!”

    沈崇决定给她秀一下,指着小区林间道路那边的一棵树,上面还挂了个不知道谁家阵亡的风筝。

    “小哀!上!去把风筝给我拿下来!”

    小哀并没有上,只是淡定的一爪子拍在他脸上。

    妈蛋,我只是来帮忙的,别把我当狗子逗来玩!

    信不信下次体能训练抽死你!

    “咳咳,这是个失误。”

    林知书又是绝望,又是窃喜。

    看样子今天是白来一趟了,不过也好。

    向梦溪那小妮子是个嘴炮帝,到时候她发现沈崇这么不靠谱,应该不会再搞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吧。

    二人一猫到楼下时,向梦溪正和好几个人在那边交谈。

    宠物搜寻公司的人还没完全撤场,开价高达二十万的大生意,谁也不愿轻言放弃。

    感觉到林知书和沈崇的动静,这小妞一转过脸来,沈崇突然觉得眼睛发亮。

    艾玛,这大眼珠子,好长的睫毛,齐耳短发,相当卡哇伊的蓬蓬裙!

    如果给她把头发染成蓝色,再拍扁了,那不就是蕾姆吗?

    “哟!林女皇你这么早就来啦?”

    向梦溪个头不高,但身段很匀称,走路时小腿儿迈得很快,却毫不凌乱匆忙,给人以干练却又可爱的感觉。

    “向妖精你能别叫我外号吗?”

    林知书咬牙切齿。

    沈崇却暗自点头,一看这两人相互间的态度,貌似比一般的闺蜜还近得多吧。

    林女皇,这外号起得真贴切。

    不过老林也不怎么客气啊,怎么能叫别人妖精呢,以我看,该叫蕾姆才对。

    “你好,我叫向梦溪,是林大女皇的发小,从小穿一条裙子长大的。我看你长相还挺帅,如果林女皇不介意,再等几年我万一还没把自己嫁出去,也不介意和女皇大人同一个男人。”

    沈崇:你特么在逗我!

    老林说得对,这女人脑子果然不正常!

    林知书按住自己额头,脑仁又开始痛起来了。

    她近乎是用咆哮的喊出来,“我介意!”

    向梦溪嘿嘿着,伸手来拍沈崇肩膀,“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抓住机会啊。先前林女皇还在电话里和我说,你是她碗里的男人呢。”

    沈崇默默看着她,强忍住抽她的冲动。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可能觉得我在装逼。

    但我现在,真的不想泡老林。

    求求你不要帮倒忙行吗!

    别以为你的气质很蕾姆,我就不舍得抽你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