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193章 报应
    沈崇盘腿坐下来,看看时间,再抬头看天。

    不同于云笼雾罩的蜀都城,蜀南山区云层稀薄,抬头便能见着一弯银月铁钩高悬。

    月黑风高杀人夜,此处风景独好,白白便宜他风水宝地。

    感叹完,沈崇说道:“十五分钟后,胡青林的车就会从下面开过去。”

    梁仔低头往下看,正下方的国道盘山而过,里侧靠着一人一犬蹲着的这山壁。

    外侧,则是个深逾五十米的山沟,围了圈金属围栏,防止车辆失控冲下山沟。

    梁仔回头看了看沈崇堆在旁边的石头,再看看山沟,懂了。

    “那个,下面的公路有栏杆,他不一定能冲出去。”

    “不碍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哦哦。”

    “如果这时候我点根烟,看起来一定特别有气势,很诗意。”

    “老大你会呛烟。”

    “闭嘴!”

    “呃,老大你说我们在这里动手,部里还能知道吗?”

    沈崇耸肩,“天知道部里知不知道。”

    话有点拗口,但意思却很明白,斩妖的手段神鬼难测,沈崇并未抱太大的侥幸心理。

    他扭头看,发现梁仔这货已经人立起来,两只前爪并拢,脑袋低垂抵在前抓上,仿佛正虔诚的祷告着。

    “你在干嘛?”

    “我在许愿,斩妖别知道,哪怕知道了,咱们的下场也别太惨。”

    “你放心,我是主犯,你只是个打酱油的,惩罚不到你头上,至于我,伸张正义而已,他们不会太为难我。”

    “也对哦!”

    胡青林正蜷缩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他很累,接近精疲力竭。

    但他就是睡不着。

    他说不上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短短二十四小时内,自己就从一个名望、地位、金钱什么都不缺的蜀川新晋年轻富豪,变成了逃亡中的丧家之犬。

    他不知道对自己的调查已经进行到哪一步了,心里很惶恐,也很想去打听。

    但他不敢,他谁也不敢联系,手机早已扔掉了。

    不过这时候,他手上拿着另一块手机,是寸头年轻人以前准备的不记名手机卡。

    山区信号很差,但勉强时不时的能加载出个页面来。

    《震惊!正环建筑董事长胡青林涉嫌蓄意谋杀!》

    《细数胡青林七宗罪》

    《被埋藏在水泥下的真相,沉冤终得雪,胡二少的前尘旧事大起底》

    《重要播报:全国通缉前正环建筑董事长,天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胡青林,涉嫌多起恶性案件》

    《通缉令:胡青林,男,三十五岁,身高一米八一,体型中等,危险性极高,疑似携带武器》

    这一条条标题在手机浏览器首页上闪过,胡青连点进去看内容的兴趣都没有。

    这才几个小时过去啊!

    我连申辩一句的机会都没有,就提前被判死刑了。

    虽然这些事都是真的,但至少该让我上一下法庭吧?

    直接就定案了,算什么?

    真是可笑。

    荒谬。

    还以为自己已经登堂入室了呢,结果还是条丧家犬,被人翻手就灭了,连丁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真正的权势吗?

    可惜我从不曾拥有。

    林知书,沈崇!

    我只不过小小招惹你们,你们就要断我财路。

    明明是我救了你们母女俩,哪怕事情是我安排的,但我为你们受伤了,你们却毫发无损!

    你们居然要我的命!

    只要给我逃出去,我和你们没完!

    今日之事,来日我定当厚报!

    有钱有势又怎样?

    能买到长生不死吗?

    能死而复生吗?

    此仇不报,我永世难安!

    嘭!

    “艹!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开车的寸头年轻人怒骂一声,猛打方向盘,连点刹车。

    胡青林身子被带偏,赶紧坐直起来,探头往外望去,正见着前方路面右侧地上摔成四分五裂的石头。

    刚才那声音,就是这石头砸地上传出来的。

    稍稍减速的车身绕过碎石,继续往前驶去。

    胡青林顿时冷汗直流,好险,就差一点,如果这石头砸车身上那还得了?

    “我们该不会遇到塌方了吧?”

    胡青林自言自语。

    年轻人纳闷,“鬼晓得。”

    车速刚刚提起来一点,心头已经警惕起来的年轻人却又往左侧打盘子。

    又是一块大石堪堪砸在车头右侧前方,这次距离更近,崩散出来的碎石打在底盘上砰砰直响。

    “太倒霉了吧,真塌方了!”

    寸头年轻念叨一句,“老板,咱们流年不利啊!”

    “没事,咱们冲过去,前边不远就出省了,离了蜀川会安全很多。”

    “那你坐稳喽,我要提速咯!”

    “好!”

    嘭!

    又是块石头,还是砸在右侧。

    不过这次年轻人早有防备,伸长脖子提前就看到了从山上直落而下的大石,继续往外侧靠去。

    不知不觉间,这辆车距离悬崖越来越近。

    当石头落到第五块时,胡青林和年轻人都发现不对劲了。

    寸头年轻满头大汗,“这塌方也落太准了吧!”

    胡青林则面色惨白,“有鬼,不管,反正赶紧提速走。”

    车辆继续往前提速,第六块石头落下,封死了往右打的路子。

    这次石头甚至砸到了引擎盖右侧,拱起来了。

    “老板,不能再往左边偏了!不然得撞栏杆上了!”

    “那好,往右边打盘子啊你!”

    “不行!又落石头下来了!好大块!卧槽!”

    寸头青年根本就没有思索的时间,引擎盖再给砸一下,说不定就得趴窝。

    刹车不行,万一打滑,反而把车顶盖甩到石头落点上怎么办?

    往右打方向更不可能,那就是迎头冲上去找死!

    他只能死死打盘子,斜着撞向围栏,祈祷能让围栏稍稍变形,能堪堪避开。

    却说山上的沈崇,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扔出七块石头后,便顺着近乎七十度的斜坡直冲而下。

    梁仔则并未跟着他,早在他的吩咐下,从另一侧提前下山,此时正顺着围栏外侧的山沟往下溜达。

    咚!

    引擎盖还是被砸中侧边。

    巨大的冲击力几乎让引擎舱完全变形。

    刺耳的金属声响起,带起一阵火花,这车贴着围栏一直往前,将围栏慢慢挤开。

    左边车前轮都探到山沟悬崖外去了。

    车子死死卡在勉强变形的围栏里,熄火了。

    沈崇重重落地,抬头看去,不禁有些遗憾。

    本以为这车会干脆利落的翻过围栏掉下去呢,居然卡里面了。

    很调皮嘛。

    他走了过去,里面的胡青林正费尽力气的打开副驾驶门想出来。

    沈崇缓缓伸出手,把门按住了。

    他手上戴着的不是玄能拳套,而是在小钢炮越野杂物箱里抓来的一双白色手套。

    “胡老板,别来无恙?你喜欢车祸,我送你车祸,满意不?”

    沈崇笑眯眯的看着再次震到七荤八素,撞到额角冒血的胡青林,压低声音道。

    胡青林嘴唇直抖。

    他压根没想明白沈崇是怎么提前到达的这儿,并准备好这么多大石头扔下来。

    “沈……沈先生,你听我解释。”

    沈崇笑着摇头。

    突然,驾驶座上的寸头青年从腰带摸出柄玩意儿来。

    沈崇唰的一声,落地时顺手捡的拳头大小石块脱手,正中这年轻人脑门。

    他干脆利落的晕倒过去,不知道是被砸死了还是昏过去了。

    “沈先生,咱们……咱们没必要这样的!”

    胡青林做最后挣扎。

    “有必要。”

    胡青林暗吞口水,“我在海外有不记名账户,里面有五亿现金。钱都给你,放过我好吗?”

    事已至此,他没傻乎乎的光顾着求饶,而是瞬间拿出自己的底牌。

    沈崇摇头,“不能。”

    胡青林又问,“为什么?五亿啊!”

    沈崇没回答他,而是突然抬手重重一拳打在他头上,让他彻底晕过去。

    随后,沈崇往后退一步,蹲下,双手扣住这辆轿车底盘,悍然发力!

    卧推一百八十公斤,对应硬拉三百公斤左右。

    车重1.1吨,半侧重量550公斤,但此时这车本就有一定程度倾斜,沈崇可以从侧面将其掀起。

    一分钟后,随着他猛的原地跳起,一脚狠狠蹬在侧立起来的轿车底盘上。

    轿车悍然压塌围栏,轰隆隆滚落向山沟深处。

    沈崇拍拍手上的灰尘,自言自语,“你名字不吉利,所以必须死。”

    十余秒后,下方的哐当哐当声响才算告一段落,可惜没能等到烟花。

    又等了几分钟,山沟深处响起两声梁仔的长啸。

    这是之前约定的暗号,那两人都死了。

    沈崇坐回车里,心头倒说不出什么感触。

    胡青林的钱他不可能要,更不可能放他一马。

    梁子已经结到这个地步,不斩草除根,他夜不能寐。

    胡青林自有取死之道,沈崇无愧于心。

    但这事终究和过去的每一次都不太一样。

    他心里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

    等梁仔回车上,沈崇掉头往Y字路口的另一侧快速行去。

    长夜漫漫,月光皎洁,小钢炮轰鸣着渐行渐远,再从另一条省道绕了几十公里,上到高速。

    上午八点,他刚好回正大天城。

    与此同时,一条爆炸性新闻震惊全国。

    知名富豪恶行累累,多年后终于败露,畏罪潜逃,车辆失控掉下山坡而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