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204章 老林隔空威震沈拳王
    沈崇听不见这些人在讲什么,只能借着不够明亮的夜灯打量过去。

    糟老头子们觥筹交错,时而眉飞色舞,又时而齐刷刷露出神色凝重之态。

    沈崇拳头拽得紧紧的,他真不想承认,看见这些老货皱眉,就很想上去抽他们。

    算了,先等狗子把情况打听清楚吧。

    坐他身边的狐三姐发现异样,小声问道:“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沈崇摆摆手,“没什么。”

    说完,他又把头摆正,但眼神依然时不时下意识往那边飘。

    三姐哪会被他敷衍住,早留心着他的目光了。

    良久,三姐突然拍拍沈崇的肩膀,“沈哥。”

    沈崇回头,“哎。”

    三姐语重心长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对他们产生莫名敌意,但我作为老江湖,得提醒你一句,不要因为自己身怀异力就自觉天下第一,更不可轻动杀机。与我们相比,普通人看似弱小,但这世道他们才是主流。如果没有凡人历经千年万年将时代推到这等地步,我们也享受不了如今的好日子。”

    沈崇大惊。

    梁仔的窃听风云都差点被平息了。

    沈拳王和吕梁神犬都自诩厚颜无耻之辈,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三姐你这刚打了别人一耳光的大佬,是从哪借来的勇气昧着良心讲这话?

    是在下输了,输得彻底。

    三姐被沈崇目瞪口呆的样子看得俏脸微红,“咳咳,你可别这么盯着我。不然我会以为你对我有意思。”

    沈崇果断别过脸去,狐狸精好可怕,动不动就乱撩人。

    “没有,我和梁仔对三姐绝对没有任何不敬的地方!”

    能帮人提升修炼进度的地级大佬呢,三姐的确是斩妖的稀缺资源,地位可高。

    “沈哥你上次的事,我也知晓了。我突然提这由头,其实是想劝你。你对斩妖的重要性不输于我,所以很多高层都怕你误入歧途。”

    沈崇知道她指的胡青林之事,点头,“多谢三姐提醒,往后一定多多注意。这次实属无奈,他已经危及我的家人,我必杀他。”

    “但你可以假借他人之手吧?何必亲自下场?他不是已被定案了吗?”

    沈崇摇头,“不妥,以普通人的手段未必能必抓住他,我容不得任何差漏。”

    “也罢,我相信你是做事有把握之人。但你初得灵源,终究免不了沉迷力量,尤其你虽是黄级成长,进阶却还如此之快,心态上必有漏洞。”

    对狐三姐这话沈崇并不认可,果断顶杠,“哪有,我觉得我心态挺好的啊。”

    又开始窃听的梁仔都忍不住想给老大点赞。

    送你三个字,注定孤独终老。

    三姐都没料到沈崇居然会顶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轻咳两声才强行扭转话题,“不说那个,方才我扇那人耳光,其实也并非我暴躁易怒。我们行走在世间,总免不了被不识时务普通人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挑衅,对吧?”

    因为聊天没按照预写的剧本走,三姐这话题扭得相当生硬。

    沈崇顿时恍然,难怪她今天专门安排,把自己带这里来,又毫不留情的教训那保安。

    这都是有原因的。

    自己上次手刃胡青林,虽然免了罪责,但终究引人警惕。

    三姐这是拿了上峰的授意,要给自己做心理辅导呢!

    她做得很精巧,直到现在才露出狐狸尾巴,想来是斩妖对自己的性格有所了解,故意让她做隐蔽点、流畅点,不要太刻意。

    沈崇又是无奈,又有点感动。

    斩妖越这样,越证明他们看重自己。

    换个别的灵能者,还到登海来听演唱会呢,早进监察狱思考人生了。

    他们还真是费心了。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老沈身上的。

    “三姐你说得对,但遇到这种事该怎么办呢?咱们毕竟是异人,总不能面对挑衅还得夹着尾巴做人吧?”

    狐三姐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头盖脸打到他怀疑人生,再展现出自己的实力,让对方明白你不是他可以招惹的人,让他连事后报复的心思都不敢有。”

    “别沉迷在扮猪吃虎的快感里,那对你的人生毫无意义,只会让你不断陷入无谓的麻烦,并最终让事情发展到无法收场,只能杀人的地步。咱们要杀的邪道还有很多,就别和普通人过不去了。对吧?”

    沈崇先是微微张嘴,脑子里闪过诸多画面,从和胡青林认识的第一幕,到亲手将他推下悬崖那瞬。

    如果我当初别那么老实说自己只是个业务员,吹成展曜科技的中层干部……

    “三姐,受教了,多谢!”

    狐三姐笑着点头,拍拍沈崇的脸蛋,“哎,真乖。”

    沈崇顿时脸红,默默往旁边躲出去半米。

    却说梁仔那边的窃听风云渐渐出了成果,这家伙表情阴晴不定,时而微微颔首表示赞许,时而强忍笑意。

    沈崇忍不住问,“狗子你听怎么样了?”

    梁仔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老大别打扰我。”

    二十米开外,那张桌子上,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狠狠抿了口酒,“你们说这事过分不过分,老许他好歹浸淫行业二十来年了,算得上咱们国内的行业龙头,怎么遭得住林一工业这样搞,欺人太甚。”

    另一人同仇敌忾道,“老许输得是有点惨,前些天见他时,他提到这事都捶胸顿足,直骂现在的年轻人锋芒太盛,行事不择手段。”

    四十来岁那人点头,“可不吗,谁能想到林知书这小女娃看起来年轻,却有雷霆手段,魄力惊人呐。”

    最为年长的那个倒比较淡定,轻飘飘的咀嚼着口中瓜子。

    “这事吧,我和你们看法不同。有志不在年高,巾帼不让须眉,林知书虽然年纪轻,但从她回国这些年,林一工业进展神速。老许他没早点引起警惕,早做打算,输了也没资格说三道四。别人又没搞暗箱,都是摆明车马的短兵相接,怪得谁来?”

    另一人也道,“是这理儿,老许胜在经验和耕耘多年,但敌不过年轻人的锐意进取杀气腾腾呐。”

    先前最是替老许不忿的那男子也无奈点头,“是啊,谁能想到她能那么搞呢……”

    又是几分钟后,那群人终于聊到别的方向。

    见梁仔收摊,沈崇一脸在意的盯着它。

    狗子深吸口气,低声道:“老大,我觉着吧,不然你还是给我换个嫂子?”

    沈崇一巴掌给丫把嘴都拍歪了,“正常点!好好说事!”

    狗子很惆怅,“唉,他们聊的是嫂子前段时间和人抢生意。”

    “嗯哼?”

    “是一个二十六亿的,叫什么大型石化产业园区的非标定制及标准设备统一招标。”

    “这个我懂,就是很多大型石化工业里面,那种顶天立地的大罐子,还有超粗的那种管道,各种各样的整流器,冷却塔什么的……”

    “老大你说这个我不懂,能别打断我吗?”

    “好的好的!”

    “当时想参与这个项目有很多家单位,其中实力最强的,是他们说的一个叫老许的老头,是国内工业设备制造领域的老牌龙头,反正就是很拽的那种。第二家就是嫂子了。如果完全公平竞争的话,嫂子得输,老大你猜当时怎么着?”

    啪!

    狗子又挨了一锤,这次不是沈崇打的,是三姐。

    “别瞎卖关子!”

    八卦之魂燃烧起来的三姐急匆匆追问。

    梁仔赶紧继续道:“他们说项目必须找专业的顶级团队进行针对设计,投标方要么自带设计资质,要么得拉上最好的设计单位。嫂子太霸气了,直接把六家国内最强和三家海外最了解华国国情的顶级设计企业给包圆了,全都签了大单,还有时效性排它协议。”

    沈崇了然,“这样那个老许就找不到最好的设计单位了!”

    梁仔点头,“是这样,时间又很紧张,老许只能找次一级的公司,做出来的东西无论是质量水平还是时间,都差点意思。另外几家更惨,简直全是糊弄人的东西。”

    沈崇听得咋舌。

    “那什么投标评分的结果简直无悬念,嫂子把老许和另外三家公司都给打趴下了,其中两家还有跨国企业背景。听他们说,嫂子大概多出了一亿多的设计费吧。”

    沈崇掐指一算,以这种项目的利润率估算,总投资额至少二十六亿,利润少则数亿,多则十亿余。

    只要老林赌赢了,当然稳赚不赔。

    虽然概率很低,可万一赌输了,给老许又或者别人及时找到替代公司,那岂不血本无归?

    我去,老林她居然说赌就赌了?

    狐三姐突然笑着拍起手掌来,“沈哥你女人这霸气,这魄力,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女中豪杰啊!我狐三姐佩服,佩服至极!你该和你女人多学学!”

    沈崇很是尴尬。

    看过了太多老林在自己面前大失方寸的模样,都快忘了她本来是个商界女大佬。

    没料到在数千公里外也能从别人嘴里听到老林霸气侧漏,威震八方的丰功伟绩。

    那和家里完全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沈崇脑子里都禁不住幻想那画面。

    她身穿风衣,健步如飞,凤行虎步,目光冷冽。

    她领着九家顶级设计单位,用让人绝望的气魄,带队杀进招投标会议现场。

    她俯瞰全场,无人敢直视。

    那一个个行业龙头代表看她不顺眼,又拿她毫无办法的绝望眼神……

    啧啧。

    当时老林一定走路带风,气吞山河吧?

    我这当男人的略长脸,又瑟瑟发抖呢。

    一亿多啊!

    说砸就砸了!

    败家娘们儿!

    事儿聊得差不多,三姐明天又有演唱会,又确定了那群人不是要对老林不利,沈崇觉得可以收队了。

    几人起身要走,马晓玲带着人过来了。

    马大姐背后人不少,约莫二三十号,里面还有六七个国内一线男女艺人,三个超一线巨星。

    旁的陌生面孔反而站位更靠前,江湖地位似乎更高,里面应该有今天这酒会的组织者。

    马晓玲和其中一个中年人态度最为诚恳,歉意至极,表示今天招待不周,怠慢贵客了。

    马晓玲又和大家正式介绍了下三姐,向众人推崇三姐才是真正的大师,自己这点皮毛本事,连三姐的三成功力都不到。

    众人纷纷侧目,再次为刚才的事情表示歉意,上前来敬酒。

    狐三姐却态度坚决,不喝酒,只态度和善的与众人随口交流着,时不时互相留个联系方式,表示将来有适当机会可以合作。

    众人没敢邀酒,纷纷表示理解。

    旁边的沈崇这才明白,为何三姐认识的朋友都那么酷炫了。

    胡青林的遗言说得好,这就是圈子。

    其中有个人让沈崇略感在意,来自华灿娱乐的赵姓副总裁。

    此人姓赵,行事举止落落大方,态度也相对平静。

    说明他在华灿娱乐中虽然只是个副总,可在今日这群腕儿和BOSS里,地位却最高!

    然而,他只是未曾谋面的老林堂妹的小弟之一!

    这就很皮了。

    妈蛋,怎么感觉自己越有钱,离老林却越远了?

    等三姐打完招呼,马晓玲还想把沈崇介绍给众人。

    沈拳王正无所畏惧的想上前接招,却被在后面狗子的咬住鞋跟,拼命把他往后拖。

    沈崇只好先告了个罪,避开众人牵着狗子到墙根处。

    “傻狗,干嘛?”

    “傻子铲屎官!你不想活了?”

    “怎么了?”

    “咱们从家里开车到机场的路上,老大你不是和我提过嫂子的妹妹是那什么华灿娱乐的老板吗?”

    “对啊,咋了?”

    “姓赵的是华灿娱乐的高管,肯定能接触到嫂子的堂妹!万一他回去聊到你,堂妹把你名字和身份对上,再跑蜀都来确定一下是不是你。然后,她又发现你居然和三姐出双入对,你想怎么死?”

    沈崇微微一怔,好像……很有道理?

    “到时候老大你跳进黄河洗不清!你要把嫂子拉三姐面前解释,还是要把三姐拉嫂子面前解释?虽然老大你自己注孤生,光明磊落的光棍一条,但遭不住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沈崇心头那叫个满意啊。

    狗子进步好快!

    我完全被比下去了!

    “梁仔你汪汪队立大功了。”

    沈崇万分感激的摸了下真·狗头军师的脑门,然后赶紧杀回去。

    幸好马晓玲和三姐没经过他点头,没胡乱介绍。

    沈崇过来之后几个眼神,人精马大姐和狐狸精三姐就全懂他意思了。

    风紧,扯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1868/1661880.html